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国共产党对历史的修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國共產黨對歷史的修改是指中国共产党建党以来,通过政治运动政治宣传言论审查和编写各科教科书等方式对中国历史以及其自身党史进行的修改。

对于这种“修改歷史史實以及相關的概念和定義”的做法,外界称之为「歷史修正主義」(Historical Revisionism[1][2][3][4],而有學者则稱被中國共產黨修改後的歷史為「偽歷史」[5][6][7]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則將「還原歷史」、「重寫歷史」、否定黨史、否定國史的主張称之为「歷史虛無主義[8][9][10]

历史事件[编辑]

中国共产黨的生日(1921年7月23日)[编辑]

中國共產黨官方聲稱1921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诞生纪念日。[11][12]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锦涛2011年7月1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也重申這一日期。[13]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副主任章百家表示,中共歷史很多事情沒有檔案記錄,做黨史研究的人經常發現,越重要的事越找不到答案。中共成立20年的時候(1941年)在延安要紀念,當時參加了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毛澤東、董必武等三人,誰也記不清楚“一大”是哪天開的,反正是7月開的,就定了7月1日。其實依據文獻,中共“一大”於1921年7月23日召開。[14]至於後來為什麼沒有改正日期,一位要求匿名的黨史學家表示,最重要的原因是日期是毛澤東決定的。香港大學歷史學家周遜表示,這是中共如何捏造事實很好的一個例子,這一點一直不變。而中國的國家主席胡锦涛卻在正式演讲使用明知錯誤的日期。[15]

長征(1934-1936年)[编辑]

瀘定橋戰鬥

西方媒體認為中共官方版的飞夺泸定桥有神化與傳說的成分[16][17][18][19]邓小平也對布热津斯基承認:“嗯,在我们的宣传中那就是这样了。我们需要表达我们的部队的战斗精神。事实上,那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军事行动,没什么大不了的。另一边是使用老式步枪的军阀部队,而且人数也真的不那么多,但是我们觉得必须要将此戏剧化。”[20]北大畢業的作家孙书云採訪當年紅一師師長李聚奎,他說“泸定桥戰役沒有人們後來說的那麼複雜”[21],因此孙书云在书中形容,她“有受騙的感覺”。对于这场战斗,毛泽东说:“过大渡河[a]是红军长征途中最关键的事件。如果在那里失败了,它就很可能被消灭。这种命运,在历史上早有先例(指太平天国石达开因大渡河水暴涨而渡河失败,被清军活捉,所率太平军被全歼)。”[23]

张国焘与中央分裂的原因

長征期間,張國燾對毛澤東的黨領導權構成威脅。張國燾領導的紅軍有8萬人,而毛領導的紅軍不到2萬人。但是張國燾後來被邊緣化了。[24]

1935年6月,張國燾紅四方面軍抵達岷江以西的懋功,與紅一方面軍會師。6月17日,張國燾、陳昌浩反對向東向北發展的川陝甘方針,覆電中共中央,提出向西發展,「組織遠征軍,佔領青海、新疆」。8月初,一、四方面軍混編為左右兩路縱隊。[25]張國燾率左路軍穿過松潘草地到達阿壩後,9月初拒絕繼續北上,而南下再過草地。紅一方面軍和紅四方面軍於是分裂成兩支軍隊,各奔南北。1935年10月5日,張國燾在四川馬爾康縣卓木碉另立中共中央,宣布開除毛澤東、周恩來、張聞天秦邦憲黨籍,形成兩個中共中央[26]

對於分裂的原因,中國官方聲稱:1935年9月9日,張國燾“密电”原四方面軍領導人,企圖“以武力要挾”黨中央南返。前敵總指揮部參謀長葉劍英發現這份密電後,立即送達毛澤東手中。中共中央在巴西召開政治局緊急會議,決定率領一、三軍團(即一、三軍)和軍委縱隊北上[27][28]張戎認為,所謂“密电”是毛澤東編造的謊言。十八个月以后(1937年3月30日),毛才宣布说张国焘有“密电”,企圖以武力“解决”中央。在那之前,中共中央雖然决议谴责张国焘“分裂红军”,沒有在任何場合提到“密电”[29]。军史专家夏宇立認為,至今找不出当事人葉劍英关于“密电”内容的具体说法,“密电”之说只出自毛泽东,缺乏事实根据[30]蘆笛指出,當時的前敵指揮徐向前說:「我們那時候軍隊有保密制度,像這樣機密的電報,是指定人譯的,譯的人就直接拿給這位首長看;叫誰譯就誰譯。這樣的電報不是一般人可以看到的,不是什麼都可以看的,這是軍隊的保密制度。張國燾發的這類電報都是指定人的,但誰譯的我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電報?誰看過?我也不知道。」因此如果真有專給陳昌浩一人的“密电”,則參謀長葉劍英看不到,更不可能送達毛澤東手中[31]。中國官媒新華網2013年10月轉載《南方週末》文章,表示不管「密電」是否存在,葉劍英都是「立了大功」[32]

抗日戰爭(1937-1945年)[编辑]

1965年10月10日,蔣介石在《中華民國五十四年國慶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写到:

“我們政府為挽救國家民族的厄運...接受了中共悔禍投誠...收編了它陝北的殘餘匪軍,和江南各地的股匪。初不謂共匪毛賊狼子野心,竟玩弄其邪惡的『兩手』,方其投降宣言,墨瀋未乾,正當日軍全面入侵之際,乃即公然揚言,要『七分發展,二分應付,一分抗日』!”

国民党抗日将领张发奎晚年回忆录中对抗日战争是这样总结的:

“说句真话,我从未取得过一次胜利,可是我延宕了敌人的前进,还多次重创了敌军。在整个抗战中,我们一直采取守势。”“为了宣传目的,敌人每撤退一次,我们便上报一次胜仗。中央对此十分了解,这些都是虚假的胜利”所谓粤北大捷、收复南宁,其实都是日军自动撤退。他自己是这么做,也指出其他战区的所谓大捷也大体上是如此。[33][34]

2005年,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大会讲话中承認,

国军是抗日正面战场的“主体”,国军“组织了一系列大仗,特别是全国抗战初期的淞沪、忻口、徐州、武汉等战役,给日军以沉重打击”。[35][36]

2013年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郝柏村認為,

抗日戰爭歷史在中共建政以後被“扭曲、埋沒”。例如淞滬會戰期間,1937年8月14日中國空軍首次空戰,擊落6架日軍飛機,而自身未有損失,國民政府因此將8月14日定為「八一四空軍節」,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卻沒有提到中國空軍首次空戰與勝利。[37]

2015年9月2日中華民國總統马英九台北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讲话時,批評中共“七分發展、二分應付、一分抗日”,并在紀念抗戰時扭曲史實及抹殺國民政府在對日抗戰的貢獻[38][39]。2015年9月16日,新华网发文驳斥“中共一分抗日”说法,称“轻视乃至贬低中国共产党及其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等武装在抗战中的重要作用,是严重背离历史实际的”[40]

2015年,中國抗戰七十周年系列活動主軸凸顯中國共產黨的「中流砥柱」作用,不提國民黨或國軍的貢獻[41]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表示:

“1949年後執政的中共,一直在“歪曲”中日戰爭的歷史。在國共抗戰的歷史上,中共就是在“撒彌天大謊”。當時的日本人知道,他們的主要敵人是蔣介石而不是毛澤東,對抗他們的主力是國軍而不是共軍,日本在盟軍的打擊下被迫投降,是向國民政府而不是向中共。國軍與日軍大會戰二十餘次、較大戰鬥近五萬次、付出近500萬將士的鮮血、斃傷俘日軍近200萬;正是國軍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價,才換來了中國成為世界四強之一的地位與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然而,這一切在中共“偽造”的歷史中全部消失了,剩下的只是中共軍隊的「平型關戰役」、「百團大戰」和游擊戰,似乎擁有現代化的裝備和訓練的日軍是被挖地道、埋地雷、扒鐵路、割電線、伏擊戰這些打了就跑的游擊戰趕走的[42]。”

林和立教授(英语:Willy Lam)在華爾街日報社論對頁版對於抗日的歷史修正主義也作了相同批評[4]

朝鮮戰爭(1950-1953年)[编辑]

1953年7月簽定《朝鮮停戰協定》後,人民日報發表社論,主張朝鮮戰爭不是由朝鮮發動,而是由韓國與美國發動。[43]直到1988年,中國還有大学出版的歷史書籍如此主張。[44]20世紀的中國高中歷史教科書也扭曲史實,說朝鮮戰爭是由韓國發動。2007年人民教育出版社的出版中國高中歷史教科書,則說:「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而不提戰爭爆發的原因。[45][46]

聯合國大會在1951年2月1日以44票贊成,7票反對,8票棄權,通过第498號決議,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介入朝鮮是「侵略行為」[47][48],也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指為「美国操纵聯大」,「盗用联合国的旗帜」。[44][49]1951年2月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長周恩來發表聲明,指責美國操縱聯合國,在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代表參加,且在超越安全理事會的許可權下,通過美國誣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提案,「認定是非法的,誹謗的,無效的」呼籲美軍停止侵略北韓的行為,並聲稱要將“抗美援朝戰爭”進行到底。

2010年新華網專題首次承認朝鮮戰爭是由朝鮮發動,被韓國中央日報、英國每日電訊報及加拿大全国邮报英语National Post報導。此文不久被撤下。[50][51]

据学者考证,自90年代以来,美国俄罗斯解密韩战的资料泄露了关于金日成如何策划朝鲜战争,关键资料证明中共对自己所扮角色之解释为不实。[52]不過按當時北韓並未考慮中國的規劃,毛泽东無法知道精確的進攻日期和侵略計畫,導致戰後雙方關係陷入不穩,這點還是可以肯定的。[52]在苏联和中共支持下,金日成在1950年6月25日发动了入侵南韩的战争,在三天之内攻下韩国首都汉城

三年大饑荒(1959-1961年)[编辑]

中國從1959年至1961年期間,由於大躍進運動以及犧牲農業發展工業的政策,導致全國性的大饑荒。中國政府從未直接公布非正常死亡人數,檢討責任問題,或對大饑荒道歉。[53]Clarissa Sebag-Montefiore在紐約時報社論對頁版的評論認為,馮小剛能拍電影《一九四二》揭露國民黨統治下的飢荒,中共統治下的大饑荒在中國卻是禁忌話題,顯示出對歷史的選擇性記憶。[53]

文化大革命(1966-1976年)[编辑]

中國淡化毛澤東對於“文革”的責任,而將主要責任歸於“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洛杉磯加大教授宋永毅認為,中共長期掩蓋文革的歷史真相。[54][55]宋永毅曾經因研究文革被中國當局判刑坐牢[56],對此一位西方官員表示,中共一直篡改歷史,迫害宋是中共最近掌控歷史所使用的手段。[57]北京天安门广场建築面積近20萬平方米的中國國家博物館中,對於十年文革,只展示一張照片,三行字。這是中共企圖控制對歷史的話語權,對不同的歷史觀點加以壓制的結果。[58]

六四事件(1989年4月15日-6月4日)[编辑]

六四事件」是被中國國家防火牆封鎖的敏感詞,更是中國大陸的禁忌話題。許多過去曾經歷抗議活動的中國民眾在政府干預之下多選擇保持沉默,且不願發表任何與六四事件有關的意見[59],這使得如丁子霖領導的天安門母親運動變成了少數仍堅持提及六四事件的團體[60]

历史名词[编辑]

“封建”的概念[编辑]

参见:中国封建制度

欧洲中世纪的“封建”的特点是“领主、封臣、采邑”[61],这些特点与中国传统上西周的封建制基本一致,因此,当年[何时?]在翻译西方文献时就把欧洲中世纪的制度翻译作中文的“封建”。西周的制度数千年来在中国都是称作“封建制”(「封邦建國」),的制度称为中央集权制,中央集权与封建刚好是相反的两个制度。[來源請求]封建主张“地方分权”,中央集权则反对“地方分权”。数千年来,这些概念绝无异议,至今台湾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学者都一直如此称呼[來源請求]。西周的封建制早于欧洲中世纪的封建制,与马克思的社会發展五个階段理论完全不相容。马克思本人也认为五个社会發展階段仅适用于西欧,指出东亚有特殊的“亚细亚生产方式”,但这一理论从苏联时代开始被扩大到全世界[62]

中共上台后,为配合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社会發展五个階段理论,将秦至清的社会强行改称“封建社会”,而原本西周的封建则被强行改称“分封制”。因此出现了“在封建社会(地方分权)推行中央集权”的逻辑矛盾。中國自秦朝至清朝,沒有真正的土地私有權,也沒有穩定的世襲貴族階層,因此中國並不是封建社會,而是「專制社會」。將秦朝以後的中國社會稱為「封建社會」是「偽歷史」。[7][63]此外,封建一词又被中共加上落后、迷信等原本与之无关的特点。哈佛大學费正清指出,除了把封建和地主剝削混為一談,馬克思proletariat英语proletariat形容城市沒有資本工具的工人階級,中譯卻是無產階級,也就是指窮人。結果歐洲的proletariate到了中國就變成指(鄉間)貧農。[64]

“民族英雄”之定義[编辑]

法輪功媒體批評中國教育部於2002年認定現代的民族觀念與宋朝當年不同(或宋朝沒有民族觀念,都是與現代不同),把岳飛文天祥等抗金與抗蒙英雄剔出民族英雄之列,改稱為愛國英雄[65][66]

中國教育部對这些行为作出澄清,並且指出:「从50年代后期以来,在中小学的历史教学大纲和教材中,对岳飞的评价都是一以贯之的,不存在重新定义岳飞是否是“民族英雄”的问题。岳飞、文天祥在中国历史上历来被认为是民族英雄,但学术界也存在着不同的学术观点。早在50年代后期的学术界,就有学者提出称岳飞为民族英雄是否会影响某些民族的情感。由于这个问题在学术界有分歧,因此不宜把这一类的学术讨论引入中小学教学大纲和教材。实际上社会公众对岳飞、文天祥这些历史人物高尚的道德品质、民族气节始终是歌颂和尊敬的,这一点也是我们进行中小学历史教育时一直遵循的」[67]

華夷之辨”是中國古代極為重要的一套沒有民族意識存在的世界觀,古代中國發展出的“華夷之辨”自成體系,屬於一套不同於西方民族主義的世界觀。區別「華夷」的標準,在於是否遵循“禮治”以及是否接受「先進文明」(尤其是先進政治文明)的教化,而“不藉其地與其類”(與其居住地和部落族群無關)。華夏和四夷的界線不是以血統劃分,而是以文化為分別,這裡所謂文化是指生活習慣與政治形態。遼朝遼道宗亦以契丹之出身而自視為“中華”,以“禮法”、“文物”作為區分“夷”與“中華”的標準:“上世獯鬻獫狁,盪無禮法,故謂之夷。吾修文物彬彬,不異中華,何嫌之有!”,“中華”在當時並非“民族”或“種族”概念,而是文化概念。南宋學者葉適在給皇帝的奏摺中說:“中原者我之地,中華者我之名,報復仇恥者我之義”,葉適以“中華”為南宋人命名,但其涵義,同樣與“民族”無關。學者指出,一個人是否“民族英雄”,最基本的前提是此人對“民族”必須要有“主觀認同”,然而包括岳飛在內的南宋人的“中華”是一種「文明共同體」,而非“民族(種族)共同體”;既無“民族認同”,岳飛自然不屬於“民族英雄”[68][69]

蒙元史學家姚大力認為文天祥是中國的歷史英雄,但卻並非後世所謂的「民族英雄」,認為他所以選擇慷慨赴死的理由更多基於一種王朝的遺民心態,其中沒有與新王朝勢不兩立的政治態度,更不含有後世所謂的「民族大義」:「正像元末明興這樣一個『華夏重光』的歷史時代,卻沒有結束異族統治,歌頌『民族大義』的頌歌,反而卻有底層的漢人為蒙元『異族』殉節,元遺民的事蹟提醒我們,今日人們揮之不去的民族主義意念,不是歷史上一向就存在的東西」[70]

東亞史學家宮崎市定指出元明鼎革與辛亥革命相比較,後者確實具有強烈的民族革命色彩,而前者則不然。遼金史學家劉浦江教授認為「與其說元明鼎革是一場民族革命,毋寧說它更多表現出階級鬥爭的性質。辛亥革命的成功,知識分子起了關鍵作用,但元末民變時士人不屑參加叛軍,叛軍也很少利用士人,這是元明革命攘夷色彩淡薄的一個重要原因……近半個多世紀以來,中外歷史學家已經逐漸認識到這樣一個事實:元明鼎革的性質主要是由階級矛盾引起的政治革命和社會革命,而並非像人們過去慣常理解的那樣是一場民族革命」[71]

中國人類學家、日本東京大學教授王柯指出:清末民初革命派的「漢奸」話語,其實是他們企圖在多民族國家的母體上,人工催生一個「漢族」單一民族國家時出現的「怪胎」。二十世紀初革命派接受近代民族主義的目的,其實不在於確認「民族」,而在於建立一個新型的國家──「民族國家」。民族不過是手段,國家才是目的。然而,因為現實的中國不可能成為單一民族國家,「漢奸」話語最終不過是強化了本來只是手段的民族意識而已。2002年末,有人以多民族國家為由表示不宜稱岳飛為「民族英雄」。對此國人表現出來的憤怒,就是近代民族主義造成國人將自己的政治認同最終歸結在民族,而不是國家的最好寫照[72]

「農民起義」的正当性[编辑]

对于帝制时代引发的「民变」,历朝统治者为了维持统治,稳定底层群众,通常将责任归属视为民众的反抗,直呼反抗者为“贼”;而中国大陆教科书则站在「被压迫者」立场上改称为「起义」(与中共以工农起家有关)。四川大學歷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胡昭曦表示:「張獻忠起義軍的打擊對象是明朝封建反動勢力,是地主、官僚以及從屬於他們的反動武裝,這有什麼不應該?當然,也要看到,農民義軍在這一過程中,不僅殺了地主本人,也往往殺了他的全部家口,打擊面很大,殺的人相當多。這是可以從農民樸素的階級仇恨和當時的歷史條件來說明的。絕不能因此而否定農民起義的革命性。」[73]。四川學者王家楼表示張獻忠「被过去的封建统治阶级诬蔑为『杀人狂』」[74]

明史專家陳學霖教授批評中國史學界部分學者基於政治需要及階級鬬爭意識型態的影響,美化張獻忠等人「農民起義」,作偏頗的人物評估,在學術上這種論述難以成立[75]四川省綿陽市社會科學聯合會主席楊培德亦指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的幾十年間,國內的史學界在研究評價張獻忠時,極盡美化神化之能事……,千方百計地為張獻忠屠殺無辜百姓、在四川製造無人區的罪行辯護,煞費苦心地把他打扮成高大全式的歷史人物。似乎只有這樣做,才符合馬克思主義歷史唯物主義,而對當時的親歷者、參與者、目擊者傳下來的真實的血腥記錄,一概斥為『誣衊不實之詞』。這實際上是嚴重的意識形態偏見作怪,完全違背了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史觀,將自己陷入極左思潮而不能自拔。唯物史觀要求人們必須尊重歷史,從客觀存在的歷史事實出發,得出科學的合乎歷史實際的結論,而不是帶著意識形態的偏見,對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任意塗抹。」[76]

历史人物[编辑]

董存瑞[编辑]

1954年电影《董存瑞》的导演郭维在2006年7月出版的《大众电影》第8期发表了题为《〈董存瑞〉:“真实”创造的经典》的访问记,84岁的郭维在文章中强调:“没有人亲眼看见董存瑞托起炸药包的情景。”几天后,8月19日,在中国中央电视台电视专题片《电影传奇——董存瑞》中,接受访问的郭维证明“董存瑞的英勇献身”是事后推测出来的:“以后怎么知道、确定他(董存瑞)是托着炸药包炸的呢?最后有人建议挖这个桥底下。结果最后挖到一定深度的时候,挖出一个袜底来,就是董存瑞媳妇给董存瑞缝的。班里的同志都知道,这是董存瑞的袜底。这么确定这是董存瑞……”[77]知情人说,郭维老人之所以要在生命的最后日子再次披露许多人还不知道的秘密,一是因为2007年是“反右”五十周年纪念,郭维作为一个1957年的“错划右派”,他相信只有用坚持说真话才能真正永远记取“反右”教训;二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85岁的郭维再不还历史以真相,就没有机会了。[78][79]

郭维的爆料引起董存瑞生前战友和亲属的强烈不满,并且提出诉讼[80],并根据当年董存瑞所在部队司令的回忆录等几本著作论证炸碉堡的真实性[81]。2006年《新京报》《董存瑞炸碉堡遭"戏说" 老战友作证称曾亲眼目睹》一文中,当年董存瑞所在六连蹲点的师宣传干事程抟九、时任董存瑞教导员的宋兆田证实了英雄的事迹。[82]2007年5月24日,董存瑞名誉权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有董存瑞部队程抟九、宋兆田和肖泽泉三位高龄战友等人出庭,北京青年报副刊《青年周末》记者颜雪岭有《董存瑞之妹:30多人能作证他舍身炸碉堡》一文记述有关详情。[83]2009年6月被告方欲和解,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调解下,双方在2009年11月初达成和解,以被告郭维及《大众电影》发表對王寶強的專訪文章(王在《為了新中國前進》中飾演董存瑞)及赔付费用人民幣3.5萬元结束。[84][85]此案引起注意的还有网友“文存”被起诉的事件,他于2006年9月在铁血论坛发帖《进一步玷污董存瑞的人是不自量力的最后挣扎》而被中国电影家协会在2007年3月起诉。[86]

炎黄春秋》2007年11期刊登谢文清的文章《我在解放战争中的三年采访》,其中写道,“董存瑞是因为没能及时撤出而牺牲的。”[87][88]

邱少云[编辑]

邱少云幼年父母双亡,成为孤儿。13岁的他迫于生计成了雇工,后被川军刘义18团抓了壮丁当了兵。1949年12月,解放军进入四川,占领大西南。成都战役后,川军覆灭,他被补进了当时的人民解放军第10军29师87团9连。邱少云在被补进解放军之前曾当过一年零四个月国军士兵的历史常常被后来的报道所回避。[89]据邱少云的弟弟邱少华回忆,邱少云是1949年被国民党抓走的,有一天还托人捎信来,说想吃家乡的回锅肉。后来,邱少华听说二哥以“解放战士”的身份参加了解放军,这段国军中的经历在小学课本的课文中未曾提及。[90]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小学教科书曾收录一篇文章《我的战友邱少云》作为课文,文章写道:1952年10月11日夜,邱少云所在部队在朝鲜平康以南铁原东北平康联合国军前哨阵地391高地执行战斗任务。邱少云及其战友500余人在敌阵地前沿的草丛中潜伏。12日12时左右,美军向邱少云潜伏地发射燃烧弹,其中一发落在他潜伏点附近,火势蔓延到他身上,但邱少云为了不暴露部队埋伏的地点,他忍受着剧痛,坚持不动,虽然邱少云身后就是一条水沟,纹丝不动,直到牺牲[91]

阿波羅新聞網老薩提出,邱少云被烧死的情节并不符合生理学和其他常识,即人体在受到剧烈刺激时会产生意识无法控制的神经性痉挛;人体含有油脂,被点燃后火势明显会比杂草旺很多并冒出黑烟;随身携带的弹药会在烈焰中爆燃[92]。但邱少云的排长曾纪回忆称邱少云当时的任务是剪断铁丝网,身上并未携带爆破筒。[93]

对于网络上出现的大量质疑邱少云英雄事迹的言论,邱少云纪念馆馆长王成金指出[94]

  • “为什么邱少云能在烈火焚烧中纹丝不动?”
虽然无法考证邱少云被大火、浓烟包围后,是否因浓烟导致窒息、昏迷,也无法得知邱少云牺牲的确切时间,但邱少云纪念馆馆长王成金表示,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从燃烧弹落在邱少云身边,到被烈火包围整个身体的这个时间段,邱少云还活着,并且意识清醒。“邱少云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强大意志,承受着肉体被焚烧的剧痛。”王成金说,“是因为有严明的纪律观念在支撑着他,直至生命结束。”虽然,烈火在邱少云身上一直烧了半个多钟头才渐渐地熄灭,但“邱少云烈士被大火烧着不久,就因为吸入大量浓烟窒息死亡了。”
  • “为什么在烈火焚烧之后邱少云身上的弹药没有爆炸?”
王成金说,经寻访邱少云生前战友了解到,在战斗结束后,战士们搬动邱少云遗体时,发现子弹、手榴弹被遗体死死压在泥草地上。“据邱少云战友推测,邱少云为了不暴露目标特意将子弹、手榴弹压在身下。”王成金说[95]

黄继光[编辑]

1952年10月21日,据新华社的通讯稿《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黄继光》,1952年10月19日,根据战地目击者的描述,黄继光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进攻部队受到机枪巢火力压制的时候负责爆破任务,他投掷了一枚手雷,但由于机枪巢火力太大,只炸毁了半边机枪巢。当进攻部队趁势发起冲击时,残存机枪巢内的2支机枪又突然疯狂扫射,志愿军进攻部队的冲锋受到阻止。这时,黄继光再次负伤倒下。天就要亮了,这时黄继光身边已无弹药,身体又多处受伤,最终他顽强爬向火力点,用身体挡住了2支机枪枪口[96]使得后续部队能够攻下高地。

吴谷平曾在新闻记者网中撰文写到,新华社的通讯稿《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黄继光》中提及黄继光“四十分钟的期限快到了,而我们的突击队还在敌人的火力压制下衝不上来。后面坑道裡营参谋长在望着他,战友们在望着他,祖国人民在望着他,他的母亲也在望着他,马特洛索夫的英雄行为在鼓舞他。”等心理活动的语句,记者是不可能采访到的,他认为这是通讯记者“合理想象、拔高典型”。[97]

史學相關問題[编辑]

北洋政府[编辑]

中国国民党北伐夺权后,出于合法性和正统性的需要,贬低中華民國北京政府,称其为「北洋政府」、“北洋军阀政府”。中國共產黨政权和解严以前的中国国民党政权都把北洋政府貼上“军阀混战”、“政治反动”的標籤。

王鐵群認為北洋政府是中国民主社会的开端,其民主程度远胜于國共兩党在中国大陆的一党独裁党国体制。除此之外,北洋政府在经济和外交领域的成就也相当引人注目。此后南京国民政府所创造的一系列经济奇迹也是有赖于北洋政府所作出的努力。

中共黨史[编辑]

西方學者對於中共黨史,普遍認為1976年之前中國的黨史研究是單調刻板的宣傳,而1979年之後的黨史研究則有學術價值。但也有學者認為中國的黨史研究始終沒有擺脫單調刻板的問題。[98]何方指出,偽黨史的源頭,是延安整風運動產生的「黨史編纂學」,阮銘稱為黨史偽造學派,奉毛澤東、陳云、鄧小平等人之命偽造黨史。[99]中國民间在1990年代之後對党史研究的进展,則推动中共官方不断修正過去党史中的錯誤。[35]

中国共产党在建黨90年後的2011年,官方終於出版了1949-1978年的黨史《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100]本書四年完成初稿,重大改寫四次,經過64個政府與中共組織審核,包括曾慶紅胡錦濤習近平都明確指示修改,政治局經過十二年才同意定稿,共歷時十六年。中共黨史專家楊奎松對此書不屑的說:這都是政治與宣傳,我沒有興趣。[101]哈佛大學文革史專家馬若德教授說:有個關於共產黨的老笑話,馬克斯主義者可以預測未來,但預測過去有困難。又說:共產黨重視歷史,因為它為現狀找到藉口。過去犯的錯誤,現在要找到理由辯解。[101]本書資深編輯石仲泉表示,本書最敏感難寫的部份,是從毛澤東發動反右運動開始的十年歷史。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在這段期間被毛澤東打倒,本書將此錯誤歸罪於康生。石仲泉說:你無法攻擊毛澤東,而不攻擊中國共產黨。[101][102]

國民政府與中國國民黨[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新聞報道和教科書中贬低中国国民党的形象,如称其在抗战期间「消极抗日,积极反共」,说蒋介石在抗日时“上山享福,下山摘桃”[103],对1948年后的中华民国宪法及政府也一度以「伪」称之。到近年两岸关系缓和之后,才开始出现转变。[104]但即使不称其为“伪”,也以“一个中国”原则为由禁止称呼其正式名称。

中美合作所[编辑]

中美合作所是1943年4月中美两国出于抗日目的,为收集交换军事情报、探测气象情报、训练游击部队而设立的军事合作机构。中美合作所是一个为抗日服务的军事合作机构,对抗战胜利作出过极大贡献。中美合作所从未以反共为目的,中共数十年宣传使其蒙受恶名。[105]

中共当政后,中国大陆出现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这种谬称。“中美合作所集中营”这个名字,最早见于1956年8月16日四川省人民委员会公布的一批文物保护单位的名单里。它主要指位于重庆西北郊歌乐山磁器口之间,占地约5250亩的一片地区。但事实上,中美合作所只和白公馆、渣滓洞有部分空间上的重叠,时间上仅有很短时间的重叠,而且就时间和空间上的重叠来讲,目前也没有证据说明关押、刑讯政治犯和中共党员与中美合作所有关系。[106][107][108]

國民政府在撤守到台湾前,实施了对部分被关押的中共政治犯的集体处决,这被中共称为“中美合作所大屠杀”。而事实上关押政治犯的地方,是白公馆渣滓洞等地。所以,中美合作所背负了本不该承受的集中营恶名。[109]这使得在1949年后,很多中国大陆人对中美合作所的主观印象倾向负面。

沈瑜總結台海兩岸與美國對中美所歷史的扭曲,表示美國從70年代起才開始對它的學術研究,如費正清等人,不重視它對二戰的貢獻,而將它視為基於意識形態偏見與對美國利益的狹隘定義而干涉別國內政的先例;中華民國撤退到台灣後,以它作為中美合作抗日的象徵;中共早期將它作為國民黨殘殺的象徵,以襯托中共新政權的進步,在朝鮮戰爭爆發後,則作為反美反蔣的教材,而在改革開放後,中共「清除精神污染」與「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時,還是以它作為警惕外國勢力干涉中國的例子。中共宣傳基於政治需要操弄歷史,抹去了中國人對於這一段歷史的記憶。客觀的研究中美所歷史,要描述其歷史角色與現代的回憶。[110]

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做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因当时的政治环境及高句丽历史在中国历史上的份额不足,没有强调高句丽是中国历史这一看法,但也从来没有否认这一点。事实上,于1954年开始编撰到1973年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册》(统一书号:12178•017)中,高句丽就已经被认作为中国的历史政权。这一看法也被1978年出版的《世界古代中世纪史》和1985年出版的《世界中世纪史》以及后来中国歷次出版的历史地图册及教科书所继承[111][112]

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的谭其骧认为:“历史上的高(句)丽最早全在鸭绿江以北,有相当长一个时期是在鸭绿江图们江南北的,后来又发展为全在鸭绿江以南。当它在鸭绿江以北的时候,我们是把它作为中国境内一个少数民族所建立的国家的,这就是始建于西汉末年,到东汉时强盛起来的高句丽,等于我们看待匈奴突厥南诏大理渤海一样。当它建都鸭绿江北岸今天的集安县境内,疆域跨有鸭绿江两岸时,我们把它的全境都作为当时中国的疆域处理。但是等到5世纪时它把首都搬到了平壤以后,就不能再把它看作中国境内的少数民族政权了,就得把它作为邻国处理。不仅它鸭绿江以南的领土,就是它的鸭绿江以北辽水以东的领土,也得作为邻国的领土。”[113]

2002年2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东北三省相关学术机构及大学联合组织的大型学术项目“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系列研究工程”正式启动。參與該項研究計畫的社科院研究員李大龍、馬大正和厲聲指出:「有鑑於高句麗存在的七百多年間,其主要活動範圍都在中國中原王朝管轄地區,並與中原王朝保持著隸屬關係,高句麗政權的性質應是受中原王朝制約和地方政權管轄的古代邊疆民族政權。」[114][115]

韓國歷史教科書問題

南北韩学术界认为中国的东北工程将朝鲜半岛历史的高句丽列为中国历史,是中国民族主义发展的结果,利用学术搞政治,并认为中国“自古”就承认高句丽为朝鲜历史。不过朝鲜和韩国方面,却在历史书中将传说的檀君等说成史实,大力宣扬韩国起源论

韓國外交通商部長官潘基文2004年表示:「韓國政府會阻止北京例如修改教科書等扭曲歷史的企圖。」[116]2004年8月23日,中國外交部負責亞洲事務的副部長武大偉表示不會將南韓方面所稱「歪曲的高句麗史」編入教科書,但不同意恢復中國外交部網頁中被刪除的高句麗歷史介紹部分內容[117]

韩国初高中韩国史教材从2011年起完全使用审定教科书。[118]2015年11月3日,韓國政府確定在初高中歷史課目中恢復使用國定教科書(名曰「正確的歷史教科書」),並對外進行了公告,但在韓國在野黨和民間引發了激烈的反對。一些學生和市民走上街頭抗議示威,各大市民團體也發佈了反對聲明。根據韓國政府的告示,韓國政府將正式開始編寫、製作國定教科書,計劃于2017年初發行。教科書將由首爾大學、梨花大學等6至7名教授負責編寫,總編寫人員將達到36人。[119]

1959年前的西藏歷史[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認為:西藏在1959年土地改革前是一個農奴制的社會,中國解放軍進入西藏,是把西藏從落伍的制度解放出來。反對的學者認為這是一種「歷史修正主義」,但大多重点只能放在农奴制的残酷性而不是真实性上。哈佛大學學者Tashi Rabgay表示,把旧西藏描寫成「由地主農奴組成的封建社會」是歷史修正主義,不符合事實;旧西藏也有商人,牧民,貿易商,自耕農,獵人,土匪,出家人,音樂家和藝術家。[120]Mikel Dunham英语Mikel Dunham等人認為1963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八一電影製片廠拍攝的電影《農奴》中的歷史修正主義至今依然存在。[121][122][123]

澳洲國立大學的 John Powers 教授以圖表比較中共與西藏流亡政府形容1959年前的西藏時所使用的關鍵字[124],並且指出兩方的論點各有矛盾之處[124]:x-xii

中共(描述社会底层的印象) 西藏流亡政府(描述统治阶级的印象)
酷刑 滿足
壓迫 快樂
生活痛苦 貧窮
悽慘 平和
難以置信的野蠻 令人愉悅
殘酷 善良
未開化 溫暖
夢魘 滿意
人間地獄 美麗的國家
奴役 自由
最黑暗、反動 覺醒
黑暗、殘酷、野蠻 一貫祥和
不人道的政治壓迫 仁慈的
像牲口一般工作 悠閒的工作
封建農奴制 沒有階級制度
神權政治 宗教虔誠
獨裁 達賴喇嘛政府
奴隸主 沒有優越感或自卑感
吸血剝削 沒人管
疾病蔓延,早死 無人餓死

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教科書問題[编辑]

紐約時報2004年的文章指出,「中國的高中歷史教科書不忠實於歷史,越近代的歷史越扭曲。教科書扭曲歷史事實的例子如:不提大躍進造成了中國約三千萬人死亡;說抗日戰爭勝利的根本原因是中共成為國家統一的核心力量;說新中國從不侵略外國,只進行自衛,無視中國1979年發動對越戰爭,1950年入侵西藏;不提六四事件。」[125]

《紐約時報》報導,「2006年上海市的新版中學教科書並沒有修正許多對於近代史的扭曲。」[126]上海新版教科書不談階級鬥爭和鎮反運動,上海大學歷史系朱學勤教授認為,體系上是非常大的進步,用文明史來代替階級鬥爭史,用社會生活的變化來代替王朝體系的演變,用文明來代替暴力,用普通人生活的演變,來代替帝王將相的歷史。余英時教授則認為,這是抹殺了歷史,把歷史包括共產黨犯的很多大的錯誤,像大躍進、文革、傷害幾千萬人的事情也都避而不提。學生無法通過這套歷史書,對中國的近現代史有一個客觀的瞭解。[127]

宁波诺丁汉大学教授歷史的Sergey Radchenko於2011年表示,上他課的中國學生對中國近代史所知不多,知道的也是官方說法。當诺丁汉大学的老師要進口史景遷的《追尋現代中國》當教科書時被海關扣留,海關說要把六四事件照片等禁忌題材剪掉才能過關。[128]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在2013年「毛誕」前報導,「看了中國教科書,就能了解為什麼中國人對中國歷史無知。教科書強調『毛澤東是革命家』,對於大躍進文革等造成幾千萬人死亡輕描淡寫。一本中學教科書描述毛澤東『在探索社會主義建設的過程中,犯了左的錯誤』。這種說法讓那些對毛澤東的所作所為有深入瞭解的人覺得恐怖。一位父親當年受到毛澤東整肅的音樂家說,『說錯誤是避重就輕。在我看來,毛犯了反人類罪。』」[102]

某些西方學者研究中國初中歷史課程,認為:「改革開放後,雖然課程內容還是由意識形態與政治目的主導,與毛時代相比,已經有進步。」[129]

華盛頓郵報引用紐約時報的文章,批評道:「中國在指責日本歷史教科書失實時,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也失實。而中國只有一個版本的歷史,修不修改由中共決定,這與日本不同。」[130]

曾任歷史教師的袁騰飛在講課中曾說:「中國歷史教科書真實率低於5%。」[131][132]他的講課視頻在網路上公開后,引发各立场网友的争议。

對中共修改歷史的評論[编辑]

中國大陸地區的历史观基于马克思列宁主义歷史唯物主義,这使得持不同政见者在一些历史事件中的观点与中国大陆的主流观点相左。他們包括,其他历史学派的学者、不认同该理论(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家、自由主义者、民主主义者、人权活动家、“唯心主义”知識分子以及在各种政治运动中受害者。其中,对近代史,特别是1949年后的历史,争议最多。甚至历史唯物主义本身也被其中一些人质疑。

美國[编辑]

柏克萊加大新聞學院院長夏偉英语Orville Schell教授在討論《天安門文件》真偽時说:「馬列主義政府經常大膽修改事實,有時甚至偽造紀錄,以讓歷史為其利益服務。」[133]

费维恺英语Albert Feuerwerker教授等認為,1950與1960年代的中國史學研究從研究「實際發生了什麼事」變成「證明應該發生什麼」(階級觀點),歷史淪為政治活動。[134][135]對於中國通史的歷史修正主義,目的是以馬克思主義來解釋中國歷史。[136]

John Powers教授指出,毛澤東主張「古為今用」,歷史要為中共當前的政治需要服務,在中共統治下幾乎沒有「為歷史而歷史」的說法,歷史學家的研究不准挑戰中共訂出的歷史觀點。[137] 然而任何历史研究都很难摆脱作者时代的偏见。

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李懷印教授在《重構近代中國:中國歷史寫作中的想像與真實》認為,中國大陸從1949年後受意識型態主導,普遍歪曲或隱瞞歷史。[138][139][140]

曾任《新聞自由導報》總編輯的吳仁華認為,「中國共產黨的政權能夠維持,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是隱瞞歷史和扭曲歷史。」[141]

中國大陸[编辑]

學者[编辑]

上海交通大學歷史系的劉統教授在读了中国军事科学院的档案并与该院同事探讨后發現,「中共的歷史有兩個版本,一個是教育群眾用的,比如高中的教材、大學的黨史課等等;還有一個是真正的歷史,那是藏在中共檔案裡,或是當事人口口相傳的。」[142]

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葛剑雄教授表示,「深入探討毛澤東鄧小平,或國共內戰的歷史在中國還是禁區。」「歷史在中國還是政治的工具。」[125]

上海師範大學蘇智良教授主編過上海市歷史教科書,他表示:「有時候也想寫史實,但是他必須採取實際的方式。也許十年後,中國會變成更開放的國家。」[125]

政界人士[编辑]

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之子鮑朴表示,「中共不需要客觀的歷史。中共基本的想法就是:歷史可以被改寫,作為國家的工具。但這需要不斷的审查。」[143]

曾任解放軍總參謀長黃永勝表示:「文化大革命?老家的話講,叫七門八路!我自己都不清楚是怎麽回事,我怎麽講得清楚?(黃永勝停了一下)黨不讓你清清楚楚,你自己就講不清楚;要讓你清清楚楚,你不講也會叫人幫你寫得清清楚楚。你寫了,他不需要就沒有用,等人家需要了發表出來,不過又是個政治需要。我們個人不寫也罷!要留,我就留我在法庭上说的那两句诗:惟有赭衣供瘐病,不曾涓埃答人民。」[144]

曾任《人民日報》總編輯的胡績偉認為,「鄧小平堅持反右派鬥爭是正確的,就使揭露反右派鬥爭的真相和深入研究成為政治上理論上的禁區;堅持高饒事件不能平反,設置了黨史研究的又一個禁區;堅持為劉少奇平反是恢復毛澤東思想的本來面目,只是「四人幫」的罪行,而沒有毛澤東的責任,這樣禁止深入批判毛澤東本人的錯誤路線,為國史、黨史、軍史研究設置了延續至今的政治禁區。」[145][146]

臺灣[编辑]

中央研究院院士普林斯頓大學教授余英時表示:「中國大陸從1949年到現在沒有歷史,有的『歷史』都是假歷史,是為了政治宣傳而造出來的偽歷史。要揭穿偽歷史,只有將來學術完全自由以後,資料開放,根據原始資料說話才可以。」[5]

王丹教授表示,「中共統治下,有太多的歷史真相被掩埋了。整個中國現代史,將來都會重寫。」[147]

回應[编辑]

2013年1月,習近平提出「兩個不能否定」,稱不能否定改革開放前後的兩段歷史,引發爭議。又於2013年內部講話談到前蘇聯解體的教訓,是「全面否定蘇聯歷史、蘇共歷史、否定列寧、否定斯大林,一路否定下去,搞歷史虛無主義,思想搞亂了」。[148][149]2013年5月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給「市地師級」執行的9號文件,將「歷史虛無主義」列入中國社會中七股威脅中共權力的潮流之一。文件稱:「歷史虛無主義以“重新評價”為名,歪曲黨的歷史和新中國歷史。...否定已有定論的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貶損革命前輩,詆毀黨的領袖。」[150][151][152] 之後中央黨校出版的理論雜誌《求是》,將「歷史虛無主義」解釋為「還原歷史」、「重寫歷史」、否定黨史、國史的主張[8]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的陈之骅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認為目前流行的历史虚无主义,以“还原历史”或“重新审视历史”为理由,否定革命,特别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否定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9] 陈之骅認為,「歷史虛無主義」不是要「虛無」所有的歷史,修正主義者要「虛無」的是社會主義歷史,要樹立的是資本主義歷史。[153]中國社會科學院前副院長李慎明以反「歷史虛無主義」為名,否認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餓死三千萬人[154][155]中山大學教授袁偉時對中國歷史教科書史實錯誤的指責[156],也被中央宣傳部的雜誌指為「歷史虛無主義」[10]

對「歷史虛無主義」的評論[编辑]

封從德認為,「揭示毛時代真相,正是破解歷史虛無主義。批毛不是歷史虛無主義。中共的『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為了掩盖历史真相。」[157]

王犖倫認為,「中共官媒所說的『歷史虛無主義』理論上是荒謬的,研究歷史無論採用什麼歷史觀,都必須以事實為依據,不可能把全部歷史事實『虛無』。中共官媒所說的『歷史虛無主義』,是指研究歷史得出的結論與中共官方的觀點不一致;是把學術問題政治化,將不同的學術觀點上升到意識形態鬥爭。」[154]

注釋[编辑]

  1. ^ 西行漫记》中文版译文为“强渡大渡河”,英文原文"The crossing of the Tatu River"。[22]

参见[编辑]

延伸阅读[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Ian Buchanan. revisionism. A Dictionary of Critical Theory. 牛津大學出版社. In history, revisionism is generally reserved for those historians who seek to deny that major historical events such as genocides actually took place. The so-called Holocaust-deniers are one example, but there are many others. 
  2. ^ Eric Van Young. Getting Ready for Amsterdam: The Beijing General Assembly of CISH . 美國歷史學會. November 2007. day-long symposium on the state of Chinese historiography, organized by the Association of Chinese Historians (ACH)... the discussion in another panel of the recent kinder, revisionist approach to the history of the Kuomintang drew vigorous nods of approval and a quickened interest from the audience (英文)
  3. ^ James McPherson. Revisionist Historians. 美國歷史學會. September 2003. (英文)
  4. ^ 4.0 4.1 Willy Lam. China's Own Historical Revisionism. 華爾街日報. 2005-08-11. (英文)
  5. ^ 5.0 5.1 余英時; 北明. 到歷史中尋找今天中國問題的根源—余英時縱論中國近代史. 纵览中国. 2002年2月17日. 
  6.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E6.9D.9C.E5.85.89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7. ^ 7.0 7.1 閻紹文. 反封建?——偽歷史教育!. 中国政治发展. 
  8. ^ 8.0 8.1 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 歷史虛無主義歪曲國史須旗幟鮮明反對. 《求是》雜誌. 2013年10月9日. 
  9. ^ 9.0 9.1 陈之骅. 历史虚无主义搞乱苏联. 人民网-人民论坛. 2013年9月22日. 
  10. ^ 10.0 10.1 唐莉. 當代中國歷史虛無主義的政治訴求與雙重應對. 《思想政治工作研究》雜誌. 2013年7月8日. 
  11. ^ 党史上的今天(7月1日). 新华网. 
  12. ^ 7月1日. 资料中心 (人民网). 
  13. ^ 胡锦涛: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新华网. 2011年07月1日 16:59:35 . 
  14. ^ 章百家談對中國共產黨歷史的新認識(1). 人民網. 2011年4月20日. 
  15. ^ Didi Kirsten Tatlow. On Party Anniversary, China Rewrites History. 紐約時報. July 20, 2011. (英文)
  16. ^ China's Long March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經濟學人. Apr 27, 2006. 
  17. ^ Robert Marquand. Modern China's founding legend: heavy on myth?. 基督科學箴言報. May 22, 2006. 
  18. ^ John Zumerchik; Steven Laurence Danver. Seas and Waterways of the World: An Encyclopedia of History, Uses, and Issues. ABC-CLIO. 2010: 60. ISBN 978-1-85109-711-1. 
  19. ^ LONG MARCH AND YENAN: HARDSHIPS, SUFFERING, FLIRTING, PLANNING, MYTH AND REALITY
  20. ^ Zbigniew Brzezinski. America and the New Asia (pdf). March 9, 2005. (英文)
  21. ^ Sun Shuyun. The Long March: The True History of Communist China's Founding Myth. Knopf Doubleday Publishing Group. 27 October 2010: 141–149. ISBN 978-0-307-48765-0. (英文)
  22. ^ Edgar Snow. Red Star Over China. Grove Press. 1968: 194. ISBN 978-0-8021-5093-6. 
  23. ^ 西行漫记》(又名《红星照耀中国》)斯诺,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2年,ISBN 7-5033-1547-4,第五篇“长征”中“大渡河英雄”,毛1936年说。
  24. ^ Tony Saich.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during the Era of the Comintern (1919-1943) (PDF). 哈佛大學: 第33頁. (英文)
  25. ^ 紅軍分裂解密:張國燾「草地密電」. 鳳凰網 (搜狐). 2006年2月17日. 
  26. ^ 陳永發. 《中國共產革命七十年》. 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2001年: 306–307. 
  27. ^ 紅軍長征的幾個階段. 《長征史稿》 (新華網). 
  28. ^ 汤家玉; 张成林. 历史转折关头的叶剑英 (3). 《党史纵览》 (人民网). 2007年5月14日. 
  29. ^ 張戎; Jon Halliday. 毛澤東: 鮮為人知的故事(三). 毛澤東: 鮮為人知的故事. 開放出版社. 2006年. ISBN 978-962-7934-19-6. 
  30. ^ 夏宇立. 长征时的密电:张国焘是否真的要武力解决党中央(1). 《炎黄春秋》杂志. 2011年, (第1期). 
  31. ^ 蘆笛. 「毛主席用兵真如神」(十). 《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明鏡出版社. 2011年6月1日. ISBN 978-1-935981-25-1. 
  32. ^ 哪位開國元帥受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共同器重?. 《南方週末》 (新華網). 2013年10月22日. 
  33. ^ 英美说国民党抗战“宣传太过”,为何此事还有好处?2015-12-15
  34. ^ 《蔣介石與我:張發奎上將回憶錄》,ISBN 978-988-172-293-5
  35. ^ 35.0 35.1 胡锦涛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人民网. 2005年9月3日. 
  36. ^ 中共正修改的历史评价. 南方周末. 2011年7月11日. 
  37. ^ 台灣前行政院長郝柏村隨口哼唱《義勇軍進行曲》. 鳳凰衛視. 2013年8月17日. 
  38. ^ 總統偕同副總統出席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暨民國104年軍人節慶祝活動. 2015年9月2日
  39. ^ 馬英九9月2日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講話全
  40. ^ 新华网发文驳斥“中共一分抗日”说法
  41. ^ 陸抗戰展不提國民黨 稱共軍中流砥柱
  42. ^ 劉曉波. 中共執政後對抗日歷史的偽造. 
  43. ^ 社論:和平解決朝鮮問題的第一步. 人民日報. 1953年7月28日. 
  44. ^ 44.0 44.1 彭树智; 胡益祥主编. 当代世界史讲座. 河南大学出版社. 1988年8月. ASIN B00AZI1268. 
  45. ^ 書雁. 歷史教科書中的朝鮮戰爭之中國篇. 人民網. 2010年8月2日. 
  46. ^ Robert Marquand. China, North Korea no longer close as 'lips and teeth'. 基督科學箴言報. July 25, 2003. (英文)
  47. ^ Resolution 498(V) Intervention of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Korea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介入朝鮮]. 聯合國. 1951年2月1日. 
  48. ^ Cold War International History Project's Cold War Files. Wilson Center. (英文)
  49. ^ 陈辉. 朝鲜战争中美国操纵的特殊“联合国军”揭秘. 《党史博览》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 
  50. ^ Korea's 60-year-old war still too hot for Chinese candour
  51. ^ China rewrites history of Korean War
  52. ^ 52.0 52.1 何清涟. 还未真正落幕的战争——几个有关韩战的问题.
  53. ^ 53.0 53.1 Clarissa Sebag-Montefior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Still Won't Acknowledge the Great Famine. 紐約時報. November 30, 2012. (英文)
  54. ^ 宋永毅. 文化大革命: 歷史真相和集體記憶. 田園書屋. 2007. ISBN 978-962-339-065-1. 
  55. ^ 宋永毅. 《文化大革命:歷史真相和集體記憶》前言. 華夏文摘. 2007年. 
  56. ^ 記者蕭融. 宋永毅編中國政治運動數據庫 在美獲頒學術自由獎. 自由亞洲電台. 
  57. ^ Kevin Platt. China's airbrush aimed at history. 基督科學箴言報. January 28, 2000. (英文)
  58. ^ At China's New Museum, History Toes Party Line. 紐約時報. 2011-04-03. (英文)
  59. ^ China's youth post-Tiananmen: Apathy a fact or front?. 有線電視新聞網. 2009年6月3日 [2012年2月28日查閱] (英文).
  60. ^ All references to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closely censored for 20 years. 無國界記者. 2009年6月2日 [2012年2月28日查閱] (英文).
  61. ^ 佩里·安德森. 绝对主义国家的系谱.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1: 437. ISBN 978-7-208-03589-8. 
  62. ^ 冯天瑜. “封建”考论.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0年10月1日. ISBN 978-7-500-48815-6. 
  63. ^ 任畹町. 推翻「反帝反封建」及「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國近代史論. 
  64. ^ 费正清; 戈德曼. 第十六章 中国的抗日之战(一九三七--一九四五). 費正清論中國:中國新史. 薛絢譯. 台北: 正中書局. 2001: 368–369. ISBN 978-957-09-1392-7. 
  65. ^ 大紀元 2002年5月12日
  66. ^ 新版高中历史大纲未涉及"岳飞"问题--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
  67. ^ 教育部澄清岳飞文天祥民族英雄称号被摘说
  68. ^ 再论岳飞绝不是“民族英雄”,騰訊歷史,2013-07-10,第184期
  69. ^ 王健文《帝國秩序與族群想像 ──帝制中國初期的華夏意識》,〈新史學〉十六卷四期2005年12月
  70. ^ 从文天祥与元代遗民看中国的“民族主义”, 2013-07-10 第184期
  71. ^ 劉浦江《元明革命的民族主義想像》,〈中国史研究〉2014年第3期
  72. ^ 王柯《「漢奸」:想像中的單一民族國家話語》,〈二十一世紀〉雙月刊,2004年6月號第八十三期
  73. ^ 胡昭曦《張獻忠屠蜀考辨》,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28頁
  74. ^ 王家楼 《关于“张献忠在四川”学术讨论会的情况综述》,《社会科学研究》,1980年,03期
  75. ^ 陳學霖. 傳教士對張獻忠據蜀稱王的記載:《聖教入川記》的宗教與文化觀點 (PDF). 《中國文化研究所學報》. 2011, (52): 65–69. 
  76. ^ 楊培德《關於梓潼神廟內的張獻忠塑像》,弘道2011年第4期/總第49期
  77. ^ 燕赵都市报. "舍身炸碉堡"遭质疑 妹妹为董存瑞讨清白. 2008年5月25日 [2013年11月30日] (中文). 
  78. ^ 「董存瑞」為何竟成了中國最後一名「右派」. 人民網. 
  79. ^ 朱健国. “假董存瑞”动摇“新中国”一切英雄. 《议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27). 
  80. ^ 《大众电影》"戏说" 董存瑞妹妹状告央视诽谤英雄. 河南商报 (河南新闻). 2007-04-13 [2007-05-31]. 
  81. ^ 杨威. 董存瑞生前部队司令子女寄邮件力证英雄壮举. 东北新闻网 (新华网). 2007年5月31日 [2007-05-31]. 
  82. ^ 《董存瑞炸碉堡遭"戏说" 老战友作证称曾亲眼目睹》. 《新京报》 (新华网). 2006年9月1日. 
  83. ^ 《董存瑞妹妹称30余名军人能为董存瑞炸碉堡作证》. 《青年周末》 (新华网). 2007年4月20日. 
  84. ^ 董存瑞名譽權案雙方調解結案. 北京晚報. 2009-11-09. 
  85. ^ 「董存瑞名譽權案」結果出爐:雙方調解結案. 中國新聞網. 2009年11月9日. 
  86. ^ 被指诋毁董存瑞 中国电影家协会法庭维护名誉权. 中国法院网. 2007年1月5日. 
  87. ^ 我在解放战争中的三年采访--《炎黄春秋》2007年11期
  88. ^ 我在解放战争中采访三年-搜狐
  89. ^ 邱少云牺牲内幕:因当过国军 最初只评了三等功. 中华网-军事频道. 2012-01-04. 
  90. ^ 邱少云托人捎信: 想吃家里的回锅肉
  91. ^ 《我的战友邱少云》,曾收录至小学语文教材五年制第十册第15篇课文
  92. ^ 對比邱少雲和釋廣德【阿波羅新聞網 2015-04-24 訊】
  93. ^ 史海钩沉:邱少云的战友讲述被历史遗漏的细节
  94. ^ 为英雄正名:燃烧弹落在离邱少云两米的草地上
  95. ^ 烈火烧了邱少云半小时 弹药为何没炸?
  96. ^ 《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黄继光》 新华社 1952年12月21日 原文:“这时,战友们看见黄继光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他像一支离弦的箭,向火力点猛扑过去。用自己的胸膛抵住了正在喷吐着火焰的两挺机关枪。”
  97. ^ 吴谷平. 新闻记者网:治顽症,须常抓不懈——党的新闻事业史上两次反虚假新闻运动. [2008-07-30]. 
  98. ^ Jonathan Unger. Using the Past to Serve the Present: Historiography and Politics in Contemporary China. M.E. Sharpe. 27 May 1993: 151–173. ISBN 978-0-87332-748-0. 
  99. ^ 阮銘. 對黨史偽造學派的清算—— 何方《黨史筆記》一書的價值. 纵览中国. 
  100. ^ 中共中央党史硏究室 (编). 中国共产党历史: 1949-1978. 中共党史出版社. 2011年. 
  101. ^ 101.0 101.1 101.2 Andrew Higgins. In China, a long path of writing the Communist Party's history. 華盛頓郵報. 2011-05-26. (英文)
  102. ^ 102.0 102.1 {{cite news | url=http://www.csmonitor.com/World/Asia-Pacific/2013/1223/Chairman-Mao-will-bless-you-Why-tourists-flock-to-Mao-s-birthplace-video | title='Chairman Mao will bless you': Why tourists flock to Mao's birthplace (+video) | author=Peter Ford | date=2013-12-23 | publisher=《基督教科學箴言報(英文)
  103. ^ 毛泽东. 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 1945年8月13日. 
  104. ^ 详见人教版课本《历史(初中)》《历史与社会(初中)》《历史(高中)》人民教育出版社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教材编写机构;大多数省份的高考都采用其编写的历史、政治教材。
  105. ^ 还原“中美合作所”抗日功勋. 历史频道_腾讯网]. [2016-01-24] (中文(简体)‎). 
  106. ^ 邓又平. 《简析“中美合作所集中营”》. 《美国研究》. 1988, (第3期). 
  107. ^ 简析“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美国研究》1988年03期
  108. ^ 厉华. 关于中美合作所的一个历史误会:渣滓洞暴行与其无关. 新华网转自北京日报. 2010-10-17 [2011-04-27] (中文(简体)‎). 
  109. ^ 王绍贝. “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纯属子虚乌有. 历史频道_新浪网. 2015-01-07 [2016-01-24] (中文(简体)‎). 
  110. ^ Yu Shen. SACO in History and Histories: Politics and Memory. The Journal of American-East Asian Relations (BRILL). SPRING 1996, 5 (1): 37–55. 
  111. ^ 黄洋; 赵立行; 金寿福. 《世界古代中世纪史》.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5年. ISBN 978-7-309-04646-5. 
  112. ^ 孙义学 (编). 《世界中世纪史》. 辽宁教育出版社. 1985年. OCLC 16868900. 
  113. ^ 谭其骧:历史上的中国和中国历代疆域
  114. ^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 
  115. ^ 孙宏年. “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研究工程”取得初步进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 2002-12-10. 
  116. ^ Bruce Klingner. China shock for South Korea. 亞洲時報在線. (英文)
  117. ^ 武大偉﹕被歪曲的高句麗史不會編入新的教科書. 朝鮮日報. 2004年8月24日. 
  118. ^ 韩国2017年起使用国定历史教材 命名为“正确的历史教科书”. 亚洲经济. 2015-10-12. 
  119. ^ 韓國教科書國定化引發朝野鬥爭 國會全面停轉(圖). 中新網. 2015年11月5日. 
  120. ^ China's Favorite Propaganda on Tibet...and Why It's Wrong, 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
  121. ^ Mikel Dunham. Who Owns Tibet? Mikel Dunham reviews Warren W. Smith's China's Tibet? Autonomy or Assimilation. Tricycle: The Buddhist Review. Fall 2008. 
  122. ^ China's Tibet?: Autonomy or Assimilation [Paperback]. Amazon.com. 
  123. ^ Woeser: Replaying the Film 'Serf' Won't Brainwash Anyone! . 中国数字时代. 2011-04-12. 
  124. ^ 124.0 124.1 {John Powers. History As Propaganda : Tibetan Exiles versu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5 September 2004: 19. ISBN 978-0-19-803884-9. 
  125. ^ 125.0 125.1 125.2 Howard W. French. China's Textbooks Twist and Omit History. 紐約時報. December 6, 2004. (英文)
  126. ^ Joseph Kahn. Where's Mao? Chinese Revise History Books. 紐約時報. 2006-09-01. 
  127. ^ 中國新編中學歷史書隱瞞中共劣行. 美国之音. 2006-02-11. 
  128. ^ Sergey Radchenko. China's secrecy about its past could stifle its future. 華盛頓郵報. 2011-12-30. 
  129. ^ Alisa Jones. Politics and history curriculum reform in post-Mao Chin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2002, 37 (6–7): 545–566. (英文)
  130. ^ Fred Hiatt. China's Selective Memory. 華盛頓郵報. 2005-04-18. (英文)
  131. ^ 颜昌海. 中国大陆历史教科书真实率低于5%?. 中国数字时代. 2011-05-08. 
  132. ^ 中國歷史教科書真實率低於5%. 多維新聞. 2011-05-12. 
  133. ^ Liang Zhang. Andrew J. Nathan; Perry Link; Orville Schell, 编. The Tiananmen Papers. PublicAffairs. 6 August 2008: 第461頁. ISBN 978-0-7867-2547-2. (英文)
  134. ^ Harold Kahn; 费维恺英语Albert Feuerwerker. The Ideology of Scholarship: China's New Historiography (pdf). 中國季刊: 1–13. 
  135. ^ 费维恺英语Albert Feuerwerker (编). History in Communist China. MIT Press. 1968. ISBN 978-0262560061. 
  136. ^ 费维恺英语Albert Feuerwerker. China's History in Marxian Dress.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Jan 1961, 66 (2): 323–353. (英文)
  137. ^ John Powers Senior Lecturer. History As Propaganda : Tibetan Exiles versu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ibetan Exiles versu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A. 15 September 2004: 14. ISBN 978-0-19-803884-9. 
  138. ^ 李懷印. Reinventing Modern China: Imagination and Authenticity in Chinese Historical Writing.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December 2012. ISBN 978-0-8248-3608-5. (英文)
  139. ^ 李懷印, Reinventing Modern China: Imagination and Authenticity in Chinese Historical Writing,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英文)
  140. ^ 李懷印. 重構近代中國:中國歷史寫作中的想像與真實. 歲有生、王傳奇譯. 中華書局. 2013年10月1日. ISBN 9787101092981. 
  141. ^ 吳仁華. 還原被中共隱瞞、扭曲的歷史. 
  142. ^ 劉統. 1948年共產黨戰勝國民黨的真正原因. 鳳凰網. 2008年11月14日. 
  143. ^ Andrew Jacobs. China Is Wordless on Traumas of Communists' Rise. 紐約時報. 2009-10-01. (英文)
  144. ^ 黃正. 問答錄. 軍人永勝: 前解放軍總參謀長黃永勝將軍前傳. 新世紀出版. 2010年. ISBN 978-988-19430-3-3. 
  145. ^ 胡績偉論胡趙新政:鄧小平阻平反冤案. 2014-08-18. 
  146. ^ 胡績偉. 《胡趙新政啟示錄: 并對「新民主主義」進行剖析》. 新世紀出版社. 2012年. ISBN 978-988-15570-1-8. 
  147. ^ 王丹. 共產黨是這樣長大的. 北京之春 (北京之春雜誌社). 2005年, 2月號.
  148. ^ 习近平以斯大林主义应对公民挑战. 法广. 2013年3月17日. 
  149. ^ 金鐘. 告別暴力論,回歸修正主義. 《開放雜誌》. 2013年5月9日. 
  150. ^ 中央秘密文件视宪政与人权为威胁.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3-08-20. (简体中文)
  151. ^ 《明鏡月刊》獨家全文刊發中共9號文件. 明鏡月刊. 2013-08-20. 6.宣揚歷史虛無主義,企圖否定中國共產黨歷史和新中國歷史。
    歷史虛無主義以“重新評價”為名,歪曲黨的歷史和新中國歷史。主要表現為:否定革命,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只起破壞性作用”;否定中國選擇社會主義道路的歷史必然性,稱是“誤入歧路”,黨的歷史和新中國歷史是“一系列錯誤的延續”;否定已有定論的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貶損革命前輩,詆毀黨的領袖。近來,一些人借毛澤東同志誕辰120周年,否認毛澤東思想的科學價值和指導作用。一些人將改革開放前後兩個歷史時期割裂甚至對立起來,或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或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和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歷史虛無主義的要害,是企圖通過否定中國共產黨歷史和新中國歷史,從根本上否定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地位和作用,進而否定中國共產黨長期執政的合法性。
      参数|quote=值左起第35位存在換行符 (帮助)
  152. ^ 梁柱. 详解历史虚无主义思潮. 《求是杂志》. 2013年8月12日. 
  153. ^ 陳之驊. 蘇聯解體前夕的歷史虛無主義. 《高校理論戰線》 (《環球視野》). 2005年, (第8期). 
  154. ^ 154.0 154.1 王犖倫. 社科院毛左集體發瘋. 《開放雜誌》. 2013年12月9日. 
  155. ^ 李慎明. 正确评价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 红旗文稿. 人民网. 2013年5月13日. 
  156. ^ 袁偉時. 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 冰點. 2006年1月11日, (第574期). 
  157. ^ 何谓中国的“历史虚无主义”?. 自由亞洲電台. 2013年2月19日. 

Voice of America Logo.svg 本文全部或部分内容来自美国联邦政府所属的美国之音网站。根据版权条款(英文)和有关美国政府作品版权的相关法律,其官方发布的内容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