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擴張主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擴張主義在過去四千年一直是東亞及中國的歷史的核心特徵。

中華帝國在同治年間臻於極盛的版圖

歷史上的擴張主義[编辑]

從歷史上看,中國在歷史上一直是一個大國。 中國古代許多朝代都有擴展自己領土的行為,秦朝統一中國後開始向百越部落、朝鮮半島等地帶擴張。[1]漢朝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強大時期,此時中國進入了擴張主義的高潮。在漢朝時期,中國成功征服了朝鮮北部(漢四郡)和越南北部(交趾刺史部)。[2][3]漢朝還設法驅逐了西部的游牧部落,甚至在某個時期控制了西域,即現在的新疆,但由於氣候條件不適宜和內部動盪,漢朝並不能持久掌控西域。[4]

漢朝滅亡後,朝鮮半島從中原王朝處獲得政治獨立,只剩下越南北部在中國的控制之下。三國時代暫時停止了擴張主義,儘管如此,曹魏、蜀漢、東吳還是設法在其領土內擴大有效統治。三國時代結束後是西晉時期,但這時擴張主義不是當時中國的主要任務,因為不久進入長年戰亂的五胡十六國南北朝時期,此時中國人口大幅減少,各政權的主要目標也由擴張領土變成鞏固已有的邊境。[5]

唐朝[编辑]

唐朝被視為古代的超級大國,也是中國歷史最強盛的朝代之一,擴張主義也因此捲土重來。[6]在唐朝時期,中國設法維持對越南北部的控制(安南都護府),並且重返朝鮮。唐帝國也擴大了對新疆和中亞的控制,勢力向西延伸到里海。唐朝也曾經消滅了東突厥西突厥。唐代向中亞的擴張在怛罗斯战役後暫停,當時的阿拔斯王朝成功在中亞地區遏制唐帝國,不過當時中國仍然強大,直到安史之亂後唐朝國力下降,再次失去對西域及中亞的控制權。

宋朝[编辑]

唐朝滅亡後,中國進入五代十國時期,國內反複動蕩因此領土擴張再次暫停。其實宋朝再次一統中國,並逐步收復了邊疆,但並沒有進行任何軍事遠征,因此宋朝擴張主義色彩較弱,北宋的國土範圍相對於漢唐以及元明清來說相對較小。

元朝[编辑]

元朝是由蒙古人在1271年時建立的,元朝的領土擴張特徵可以說是所有朝代中最明顯的。[7]元朝不斷試圖征服身邊的其他領土,曾對緬甸發動了兩次入侵,導致了它的崩潰。此外,元朝還成功征服了吐蕃,是在歷史上第一次將吐蕃納入中國領土。[8]不過元朝的領土擴張並沒有全部都如願以償,比如征服越南的企圖就沒有成功,元朝海軍遠征爪哇和日本的結果也是災難性的,最終導致元朝擴張慾望的終結。

明朝[编辑]

清朝[编辑]

清朝被視為古代中國擴張主義的一個高峰,也是領土範圍最大的朝代之一。在清朝統治下,中國開始向長城之外擴張,並曾入侵朝鮮,成功征服蒙古,新疆和西藏。清朝還設法將其控制再次擴展到中亞範圍,今天的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部分領土曾在清朝的掌控之下。清朝時間中國也首次進入台灣並擊敗荷蘭,將荷蘭殖民者驅逐出島,成功將台灣置於自身的控制下,成為現代中國的大致領土範圍。[9][10]清朝甚至曾把勢力延伸到庫頁島及克什米爾,但並未能完全實際掌握。[11]但自19世紀起,中國國力開始衰退,變為歐洲的新勢力來到中國開始侵占清朝的領土。

現代中国扩张主义的討論案例[编辑]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已成功轉型為一個新的經濟、軍事和政治大國。2010年后,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随着中国的转型,中国的民族主义领土收复主义情緒越發強烈,特別是在台灣問題上堅決不讓步。[12][13]。2019年1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发表两岸统一的五项主张,要求推进中国统一,同时表示不放弃武力统一[14][15]

收复西藏[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复西藏(中国政府称“西藏和平解放” ,西藏流亡政府称“中国入侵西藏”)是1950至1959年间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全面控制西藏为目的的一系列行动。此前西藏政府曾先后试图获得国际承认、努力实现军事现代化、与中国谈判并发生军事冲突。在1950年10月的昌都战役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了昌都康区西部。1951年5月,西藏政府最终接受了《十七条协议》,1951年10月,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同意了《十七条协议》。当时,西藏纳入中国版图被美国等西方国家视为兼并。1959年之前,西藏政府一直在中国的统一领导下管理西藏。在1959年藏区骚乱中,达赖喇嘛被迫逃亡印度,此后西藏政府和社会结构解体。

东海争端[编辑]

1978年邓小平等人发起了中国改革开放,增强了中国的政治影响力和在国外的势力。一方面,中国保持中立,不参与任何战争,土地边界稳定。另一方面,中国增加了对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以及中国自身的军事和经济财富。不过,中国仍然声称拥有台湾钓鱼岛南海等主权。

南海争端[编辑]

南中国海争端涉及中国和几个邻近南中国海的主权国家,即文莱中华民国(台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的岛屿和海上主张。这一争议也涉及南中国海的岛屿礁石、河岸和其他地区,包括南沙群岛西沙群岛黄岩岛东京湾的边界以及印度尼西亚阿南巴斯群岛附近的水域。

新加坡政治評論員蔡振龙表示,南海争端被一些学者用來证明中国正在实行扩张主义政策。[16]

一帶一路[编辑]

以西方為主的國家指責中國的「一帶一路」是新帝國主義及新殖民主義,比如,由美國政府資助的媒體美國之音就批評中國政府藉「一帶一路」等方式向亞太部分國家提供貸款,進行「債務陷阱外交」,指過分借貸會導致國家主權陷入中國的手中。[17]亞太基金會副主席杰弗裡·里維斯認為一帶一路是對中亞「協調一致的帝國主義政策」。[18]中國否認指控,[19]而且西方指控也受到學者們的廣泛質疑。[20][21][22][23][24][25]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An introduction to ancient China (article). Khan Academy. [2022-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9). 
  2. ^ The Rise and Fall of Gojoseon Dynasty – What da Korea. sites.google.com. [2022-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3). 
  3. ^ Di Cosmo, Nicola. Han Frontiers: Toward an Integrated View.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2009, 129 (2): 199–214. JSTOR 40593813. 
  4. ^ Newby, L. J. The Chinese Literary Conquest of Xinjiang. Modern China. 1999, 25 (4): 451–474. JSTOR 189447. S2CID 144387079. doi:10.1177/009770049902500403. 
  5. ^ Wu, Xiaotong; Hein, Anke; Zhang, Xingxiang; Jin, Zhengyao; Wei, Dong; Huang, Fang; Yin, Xijie. Resettlement strategies and Han imperial expansion into southwest China: a multimethod approach to colonialism and migration. Archaeological and Anthropological Sciences. 1 December 2019, 11 (12): 6751–6781. S2CID 204330124. doi:10.1007/s12520-019-00938-w可免费查阅. 
  6. ^ Tang Dynasty – The Art of Asia – Chinese Dynasty Guide. archive.artsmia.org. [2022-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3). 
  7. ^ Franke, Herbert; Twitchett, Denis.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lume 6, Alien Regimes and Border States, 907–1368. 1978: 624 [2022-05-04]. ISBN 9780521243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7). 
  8. ^ The Mongol conquest of Tibet. 
  9. ^ Tensions Between China and Taiwan Go Back Further Than You Think. OZY. 31 May 2019 [2022-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3). 
  10. ^ Wang, Joan S. H. In the Name of Legitimacy: Taiwan and Overseas Chinese during the Cold War Era. China Review. 2011, 11 (2): 65–90. JSTOR 23462345. 
  11. ^ Brawling on the border: India-China tensions, and what they mean for construction – - GCR. www.globalconstructionreview.com. 18 June 2020 [2022-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4). 
  12. ^ Assertive China: Irredentism or Expansionism?. IISS. [2021-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4). 
  13. ^ Irredentism and Chinese Foreign Policy with regard to East and South China Sea. www.ipsa.org. [2021-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4). 
  14. ^ 提出“习五点” 习近平发表对台政策新论述. 多维新闻网. 2019-01-01 [2019-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1). 
  15. ^ 邓聿文. 武统台湾:习近平未来的目标?. 纽约时报. 2019-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1). 
  16. ^ 评论:谁说中国会实行扩张主义? 作者:蔡振龙 来源:中国日报网2015-11-18 09:33:06. [2022-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05). 
  17. ^ 300多億美元項目被廢!「一帶一路」在亞非中東碰壁. [2019-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3). 
  18. ^ Reeves, Jeffrey. Imperialism and the Middle Kingdom: the Xi Jinping administration's peripheral diplomacy with developing states. Third World Quarterly. 4 May 2018, 39 (5): 976–998. ISSN 0143-6597. S2CID 158999340. doi:10.1080/01436597.2018.1447376 (英语). 
  19. ^ 美方又對“一帶一路”倡議攻擊抹黑 外交部:國際社會自有公論_滾動新聞_中國政府網. big5.www.gov.cn. [2022-04-12]. 
  20. ^ The Myth of the Chinese ‘Debt Trap’ in Africa. Bloomberg.com. 2022-03-17 [2022-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08) (英语). 
  21. ^ AidData | Is Beijing a predatory lender? New evidence from a previously undisclosed loan contract for the Entebbe International Airport Upgrading and Expansion Project. www.aiddata.org. [2022-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8) (英语). 
  22. ^ Rithmire, Deborah Brautigam, Meg. The Chinese ‘Debt Trap’ Is a Myth. The Atlantic. 2021-02-06 [2022-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8) (英语). 
  23. ^ Jones, Lee; Hameiri, Shahar. Debunking the myth of 'debt trap'. Chatham House – International Affairs Think Tank. 4. Sri Lanka and the BRI. 2020-08-19 [2022-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30). 
  24. ^ Carrai, Maria Adele. Questioning the Debt-Trap Diplomacy Rhetoric surrounding Hambantota Port. Georgetow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2021-06-05 [2022-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6). 
  25. ^ Deborah Bräutigam. A critical look at Chinese 'debt-trap diplomacy': the rise of a meme. Area Development and Policy. [2022-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21). 

来源[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