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跨性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跨性別是一個概括性術語,用來描述性別認同性別表現指定性別不同的人。[1]跨性別研究在1990年代才首次被制度化為一門學科,因此很難在歷史背景下研究中國文化的跨性別。直到2000年,香港一直沒有跨性別的群體或社區。今天,他們在中國仍然被視為性少數。[2]

法律规定[编辑]

在中国,跨性别人士可在接受性别重置手术后更改法定身份证件(身份证及户口本)上的性别。根据公安部《关于公民变性后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有关问题的批复》(公治〔2008〕478 号)及《公安部关于公民实施变性手术后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有关问题的批复》(公治〔2002〕13l 号)的规定,跨性别者手术后进行性别标记变更需要向公安局提交的材料有[3]

  • 申请人的书面报告
  • 户口簿》、《居民身份证》原件
  • 国内三级医院出具的性别鉴定证明和公证部门出具的公证书,或司法鉴定部门出具的证明
  • 变更人所属机关、团体、学校、企事业等单位的,要有所在单位组织人事部门准予变更的证明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2017年出台的《性别重置技术管理规范》要求规范性别重置手术对象“年龄大于20岁且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未在婚姻状态、性别重置的要求至少持续5年以上同时接受心理、精神治疗1年以上且无效”。此外,中国法律要求接受任何手术前均需要手术病人家属签字同意[3]

術語[编辑]

由於中國對於跨性別缺乏探討,因此有很多術語及漢語方言可以表示跨性別。

  • 同志中文語境中對同性戀者的代稱之一,廣義上也可以指代LGBT(即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性少數群體。
  • 儘管變性人大多是指經過性別重置手術跨性別女性,但也可以指有使用性別重置療法性別角色改變的跨性別者。[4]
  • 目前,跨性別一詞在學術界和LGBTQ+社群以外並不流行。儘管它是作為英語Transgender的正式翻譯。[5]
  • 對跨性別女孩的冒犯性用語包括“娘娘腔”或者是“假丫頭”。[6]
  • 反串是在舞台上變裝的歷史用語,例如在京劇中男性扮演女性角色,在台灣戲曲中女性扮演男性角色。
  • 偽娘是中文對於男伴女裝的稱呼,也是部分跨性別者的身份認同、台灣媒體的揶揄詞彙。
  • 药娘是指通过口服或注射药物(雌性激素、黃體素、抗雄性激素)等手段,使其生理状态(主要为体貌特征)接近女性的雙性人狀態,通常属于中國的跨性別女性群体。[7]
  • 變態在普通話是指違反正式規範或潛規則的人,特別是與異性戀家庭的性別角色、二元生理性別和性期待不同。它也是對變裝者、戀童癖者、一夫多妻主義者、同性戀者、陽剛女性,娘娘腔男孩和跨性別者的貶義詞。[8]
  • 人妖它通常是對於跨性別者貶抑的稱呼,但是在歷史上也是對於一個人的性別表現與指定性別不同的貶抑詞彙。[9]
  • 紅頂藝人在台灣台北市成名,成為該島的首個專業雜技團。從那時起,“紅頂”和各種同音字(紅鼎,宏鼎等)已經成為常見的組合形式,表示變裝等。
  • 異裝字面意思是“痴迷於相反性別的服裝”。變裝字面意思是“角色扮演”、“crossdressing”、“Cosplay”。與此相關的是變裝皇后變裝國王,但是變裝國王鮮少流行。[10]

现状[编辑]

北京大学针对跨性别者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的跨性别女生在教育方面受歧视的现象较为普遍[11]。中国学校在招生(部分学校和特定专业)、仪容仪表规范(发型着装等)、如厕、住宿、体检、军训兵役、体育课及考试、体质与健康测试等方面都存在着性别隔离要求,要求学生严格按照学籍性别参与各项活动,如不遵守会面临记过等处分,而中国的跨性别女生只有在完成性别重置手术并修改户籍性别后方可修改学籍性别。亦曾有接受过高等教育跨性别女生因学历和学位信息长期无法修改而面临就业歧视[12][13]

參考資料[编辑]

  1. ^ GLAAD Media Reference Guide – Transgender Issues. GLAAD. 2011-09-09 [14 April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1-05). 
  2. ^ Chiang, Howard. Transgender China.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012-12-11: 269. ISBN 978-0-230-34062-6. 
  3. ^ 3.0 3.1 跨性别者性别认同的法律承认 中国相关法律和政策的评估报告 (PDF). 联合国开发规划署和中华女子学院. 2018-08-05. 
  4. ^ Baird, Vanessa. 性別多樣化: 彩繪性別光譜. 書林出版有限公司. 2003: 25 [5 July 2015]. ISBN 9789575869953. 
  5. ^ Chung wai literary quarterly 31 (4–6): 212. 2002 [5 July 2015]. 
  6. ^ Shiu, Ling-po. Developing Teachers and Developing Schools in Changing Contexts.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2008: 298–300. ISBN 978-9629963774. 
  7. ^ 药娘群像:与身体斗争的这些年. 北京时间. 2017-09-07 [2017-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中文). 
  8. ^ Erni, John Nguyet. Law and Cultural Studies: A Critical Rearticulation of Human Rights. Routledge. 2018-12-07. ISBN 9781317156215 (英语). 
  9. ^ Emerton, Robyn. Finding a voice, fighting for rights: the emergence of the transgender movement in Hong Kong. Inter-Asia Cultural Studies. 2006, 7 (2): 243–269 [2019-09-03]. doi:10.1080/14649370600673896. 
  10. ^ Cantonese: Sex 黃色字眼. Cantonese.ca. [5 July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3). 
  11. ^ 2017中国跨性别群体生存现状调查报告. MBA智库. [2022-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1). 
  12. ^ 跨性别者手术后:历时半年终于修改学历 就业遭歧视. 搜狐. 2019-12-23 [2022-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5). 
  13. ^ 王若翰. 变性人群体真实生态:唯学历证明无法修改性别 (新闻稿). 搜狐. 2012-06-20 [2022-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2) (中文(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