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拉脫維亞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國-拉脫維亞關係
中國和拉脫維亞在世界的位置

中國

拉脫維亞
外交代表机构
中國駐拉脫維亞大使館 拉脫維亞駐華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黃勇 大使 乐音

中國-拉脫維亞關係,是指歷史上的中國拉脫維亞(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拉脫維亞共和國)之間的雙邊關係。中國和拉脫維亞在現代的兩國建交前已有貿易和文化上的接觸,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拉脫維亞共和國則在1991年9月12日建立外交關係。

歷史[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有拉脱维亚人到中國参與抗日戰爭[1]

拉脱维亚曾是蘇聯的領土;1991年8月22日,拉脫維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最高蘇維埃俄语Верховный Совет Латвийской ССР宣佈拉脱维亚恢复独立[2]。在苏联国务委员会英语State Council of the Soviet Union承认包括拉脱维亚在內的波羅的海三國独立後,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在同年9月7日承认這些国家独立,並派遣時任外交部副部长田曾佩訪問這三國[3]:231

翌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派代表到波罗的海三国,與這些國家谈判建交[4]。代表人員先到中国駐列宁格勒(現稱圣彼得堡总領事馆,从总領事馆借來两辆汽车,先到爱沙尼亚,然後到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當時,波罗的海三国獨立了不久,所以很愿意得到外國的承认,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過程大致順利[4]。波罗的海三国都不同意用俄語写建交公报,但這些國家當時沒有人懂讀寫中文,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沒人懂得它們的語言;中華人民共和國早已料到這一點,所以特地从驻英国大使馆调来一名秘书,把以中文草擬的建交公报翻譯為英語[4]

1991年9月1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拉脱维亚建立外交关系[5]。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波羅的海三國的建交公報中,關於台灣問題的篇幅較多;拉脫維亞在建交公報中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合法的中國政府[6]

1992年1月,中華民國外交人員蔣孝嚴來到波罗的海三国,期間與拉脱维亚建立总领事级外交关係;拉脱维亚與中華民國方面簽訂文件,表示承認台湾是一個主权独立国家,認定其管辖權及於臺澎金馬地區[7]:204。及後,中华民国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設置总领事馆[7]:204。在中華民國與拉脱维亚建立外交关係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发表声明,宣布撤走駐拉脱维亚的大使馆,但沒有與該國断絕邦交;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決定增進拉脱维亚周边国家的對華關係,防止類似事件重演[8]:535。1994年7月,拉脱维亚政府派員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诺與中華民國断绝领事关系,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訂關於两国关系正常化的联合公报[9]:655;中華民國駐拉脱维亚的外交機構亦易名為「台北代表處」[10]

經貿關係[编辑]

中国-拉脱维亚貿易(1995年至2012年)
中国大陸到拉脱维亚的出口貿易[11] 
拉脱维亚到中国大陸的出口貿易[12] 

中国和拉脱维亚在現代的兩國建交前已有貿易來往;1960年,中国大陸從拉脫維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進口了一批拉脱维亚褐牛英语Latvian Brown,其中有30头牛被分配到湖南省[13]

根據經濟複雜性研究中心英语The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網站上的數據,中国大陸到拉脱维亚的出口貿易曾在2007年至2008年上升到超過4億美元的高位,雖然其後稍有回落,但在2010年至2012年繼續呈上升趨勢[11];2012年,中国大陸出口了5.54億美元到拉脱维亚,最多貨物是機械設備[14]。拉脱维亚到中国大陸的出口貿易在2011年由去年的超過4,000萬美元上升至超過7,000萬美元,但其後有回落;2012年,拉脱维亚出口了不足7,000萬美元到中国大陸[12]

文化關係[编辑]

拉脫維亞與中國的文化接觸可追溯至現代的兩國成立前。在1869年生於拉脱维亚彼得·彼得羅維奇·施密特俄语Шмидт, Пётр Петрович (востоковед)是一名漢學家,他曾学习汉語满語蒙古語,大學毕业後來到中国进修[15]:118;他在中國待了三年,期間结识了一些來自欧洲的汉学家,又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详细记录下來,常把自己撰寫的文章寄到俄羅斯发表[16]:376。此後,施密特在俄羅斯的學府教授汉語和满語,並撰寫了《官话语法试编》一书[15]:118

拉脫維亞被認為是波羅的海國家的漢學研究中心,當地不少學府提供汉語課程,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有為拉脫維亞的汉語教學單位提供教師獎學金教材;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派遣教師到拉脫維亞前,當地有來自台灣的教師教授汉語[17]拉脱维亚大学設有一所孔子学院,学院向拉脱维亚大学学生提供免费汉語教學,非拉脱维亚大学学生則要繳交學費;這所孔子学院主要教授汉语和中華文化,优秀学生有机会得到奖学金,從而到中国留学[18]

香港和拉脫維亞的學校曾有對方的交換生,而香港的大學亦有教授來自拉脫維亞[19]

參考資料[编辑]

  1. ^ 中国驻拉脱维亚使馆举办庆祝抗战胜利65周年招待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拉脱维亚共和国大使馆. 2010-09-02 [2015-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18). 
  2. ^ 拉脱维亚国家概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5-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18). 
  3.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外交史编辑室. 中国外交概览. 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2. 
  4. ^ 4.0 4.1 4.2 苏联解体:中国包机出访与独联体国家进行建交谈判. 中华网. 2015-05-12 [2015-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9). 
  5. ^ 中国与各国建交简况:欧洲-拉脱维亚. 中国搜索. 2015-04-20 [2015-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3). 
  6. ^ 新新聞周刊 (新新聞周刊雜誌社). 1991, (241–250).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7. ^ 7.0 7.1 张春英. “台独”逆流/看台湾丛书. 福建人民出版社. 2002. 
  8. ^ 曲星. 中囯外交五十年.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0. ISBN 9787214025579. 
  9. ^ 世界知识年鉴. 2006. 
  10. ^ 海外學人 (275–287). 
  11. ^ 11.0 11.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拉脱维亚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8-20]. 
  12. ^ 12.0 12.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拉脱维亚出口到中国 (1995 -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8-20]. 
  13. ^ 施启顺. 引入拉脱维亚褐牛的初步观察. 中国兽医杂志. 1963, (2). 
  14. ^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拉脱维亚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8-20]. 
  15. ^ 15.0 15.1 阎国栋. 俄罗斯汉学三百年/列国汉学史书系. 学苑出版社. 2007. ISBN 9787507729085. 
  16. ^ 阎国栋. 俄国汉学史: 迄于1917年. 人民出版社. 2006. ISBN 9787010059464. 
  17. ^ 彭飞; 张红. 拉脱维亚汉语教学的近况. 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版). 2011, 9 (5). 
  18. ^ 拉脱维亚大学孔子学院简介. 拉脱维亚大学孔子学院. [2015-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0). 
  19. ^ 行政長官款待拉脫維亞總統致辭全文. 政府資訊中心. [2015-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0).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