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短语的中心词(英語:headnucleus),也称中心语,指的是决定短语语法范畴的词,是一个短语的中心部分。[1] 短语的其他成分与中心词在语法语义上有着某些联系。如名词短语英语noun phrase“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的中心词是名詞“人”。类似地,一个合成词的中心词是决定语义范畴的詞幹,如合成词“手提包”的中心词是“包”,因为手提包到头来说是包,不是手,更不是提。

短语或合成词中除了中心词以外的部分是用来修饰英语Grammatical modifier中心词的,称为依存语英语dependent (grammar)[2] 中心语与依存语形成一个依存关系(英語:dependency)。有中心词的短语或合成词称之为“向心的”(英語:endocentric)(向心结构),离心结构英语exocentric(英語:exocentric)则指没有中心词的结构。中心词对于确定分枝英语branching (linguistics)的方向至关重要。中心语前置的短语向右分枝,中心语后置的短语向左分枝,中心语居中的短语左右都分枝。

简单的例子[编辑]

观察下面这两个表述:

  • big red dog
  • birdsong

名词 dog 是短语 big red dog中心词,因为它决定了短语的句法范畴,使该短语成为一个名词短语英语noun phrase,而不是形容词短语。形容词 bigred 是用来修饰英语Grammatical modifier中心词的,故称为依存语英语dependent (grammar)[3] 类似地,合成词 birdsong 中词干 song 是中心词,因为它决定了整个词的基本意义。词干 birdsong 的依存语。Birdsong 是一种 song,而不是一种 bird。反过来 songbird 就是一种 bird。

分析树表示[编辑]

分析树[编辑]

许多句法理论都是用树形结构来表示中心词的。这些分析树往往按照以下两种关系之一进行组织:要么是短语结构语法英语phrase structure grammar的构成关系(图左),要么是[[dependency grammar|依存语法英语Dependency grammar]]的依存关系(图右)。如图:[4]

字母a标记的分析树通过语法范畴标签来确定中心词,字母b标记的分析树通过单词本身来标记。[5] 名词 stories (N) 是 funny (A) 的中心词。左边的构成关系树中,名词将它的语法范畴投射到母节点中,使得整个短语是名词性的 (NP)。右边的依存关系树中,名词只投射一个节点,这个节点支配形容词投射的节点,也使得整个短语是名词性的。

更多例子[编辑]

下面要举更多的例子。左边以a标记的是构成关系树,右边以b标记的是依存关系树。以下都使用单词本身进行标记,而非语法范畴标记。

中心语后置[编辑]

Head-final trees

中心语前置[编辑]

Head-initial trees

中心语居中[编辑]

Head-medial trees

这里的中心语居中的构成关系树采用更传统的n元分枝分析。由于许多著名的短语结构语法英语phrase structure grammar理论(如管辖与约束理论最簡方案)都采用二元分枝法,这些n元分枝树可能具有争议。

X′理论树[编辑]

基于X′理论的分析树也可以确定中心词的位置,尽管对中心词的描绘不那么直接。英语的标准X′理论架构如下:

X-bar structure

这个结构中同时有中心语前置和后置:前置体现在于中心词 X0补足语英语Complement (linguistics)前面;后置体现在于中心词的投射X′在标定语英语Specifier (linguistics)后面。

中心词方向性参数[编辑]

中心词对于确定分枝英语branching (linguistics)的方向至关重要。中心语前置的短语向右分枝,中心语后置的短语向左分枝,中心语居中的短语左右都分枝。于是有些语言分类学家根据語序中的这种中心词方向性参数英语head directionality parameter将语言从句法学上进行分类,假定每种语言有一个固定的语序。下图是英文版卡夫卡变形记》的第一句话“他发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虫子”的依存关系树:

分析树表明英语很大程度上是一门中心语前置的语言,从左到右结构逐渐下降。但也有少数中心语后置的依存关系存在,如限定词-名词依存关系(a bug)、形容词-名词依存关系(monstrous bug, verminous bug)、主语-动词依存关系(he discovered, he had)。事实上中心语前置、中心语后置的混合才是常态,纯粹的中心语前置或中心语后置语言可能根本就没有。尽管如此,像日语这样的语言就在往纯粹中心语后置靠拢。如下图,同样的一句话用日语表述出来,就不难发现日语中中心语后置占绝对主要地位(从左到右结构逐渐上升):

The Metamorphosis-Japanese

中心词标记与依存词标记[编辑]

根据一个短语是中心词标记英语head-marking language还是依存词标记英语dependent-marking language也可将短语从词法学上分为两类。依存词影响中心词的形式,称为中心词标记;中心词影响依存词的形式,则称为依存词标记。比如英语的所有格标记 's 出现在依存词(拥有者)上;匈牙利语中所有格标记则出现在中心词上:[6]

所有格
英语 the man's house 依存词标记
匈牙利语 az ember ház-a 中心词标记

另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Jack C. Richards, Richard Schmidt, Heidi Kendrick, Youngkyu Kim;管燕红,唐玉柱译.朗文语言教学与应用语言学词典(第3版).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5:304.
  2. ^ For a good general discussion of heads, see Miller (2011:41ff.). However, take note Miller miscites Hudson's (1990) listing of Zwicky's criteria of headhood as if these were Matthews'.
  3. ^ Discerning heads from dependents is not always easy. The exact criteria that one employs to identify the head of a phrase vary, and definitions of "head" have been debated in detail. See the exchange between Zwicky (1985, 1993) and Hudson (1987) in this regard.
  4. ^ Dependency grammar trees similar to the ones produced in this article can be found, for instance, in Ágel et al. (2003/6).
  5. ^ Using the words themselves as the labels on the nodes in trees is a convention that is consistent with bare phrase structure (BPS). See Chomsky (1995).
  6. ^ See Nichols (1986).

参考资料[编辑]

  • Chomsky, N. 1995. The Minimalist Program.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The MIT Press.
  • Corbett, G., N. Fraser, and S. McGlashan (eds). 1993. Heads in Grammatical Theo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Hudson, R. A. 1987. Zwicky on heads. Journal of Linguistics 23, 109–132.
  • Miller, J. 2011. A critical introduction to syntax. London: Continuum.
  • Nichols, J. 1986. Head-marking and dependent-marking grammar. Language 62, 56-119.
  • Zwicky, A. 1985. Heads. Journal of Linguistics 21, pp. 1–29.
  • Zwicky, A. 1993. Heads, bases and functors. In G. Corbett, et al. (eds) 1993, 292–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