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日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國-日本關係
China和Japan在世界的位置

中国

日本
外交代表机构
中國駐日大使館 日本駐華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程永華 大使 橫井裕
日本驻华大使馆馆舍
中国驻日大使馆馆舍

中日關係(日语:日中関係日中關係にっちゅうかんけい Nitchū kankei */?),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日本之間的雙邊關係。在汉唐时期,中华文明在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和科技等很多方面都对日本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在日本明治維新後到1945年二戰結束前,中日间发生了多次军事冲突及全面战争,形成了战后两国的政治格局并影响了以后的中日关系。中华民国政府退守台湾以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世界多国关系紧张,两国直到1972年才建交,日本同時與中華民國斷交。在涉及臺海問題时,日本以1972年國共雙方進出聯合國為分界,1972年之前称为「中華民國」,1972年之后称为「台灣」。現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將兩國關係稱為「戰略互惠關係」,然而兩國事實上並未達到戰略互惠。而且在歷史認識、意識形態和經濟等方面均存在許多矛盾。

歷史[编辑]

冷战前期(1949年至1972年)[编辑]

1949年6月2日,中共中央為與日本進行直接貿易問題致電東北局,指出:「在雙方有利而平等的條件下,我們不需要拒絕對日直接貿易,而應歡迎日船商到中國口岸來通商。」[1]:8933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來,在外交上陷入西方国家的孤立。1951年9月8日,美日为了从战略上封锁中国大陸,在对日和会上通过舊金山和约(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皆未被邀請參加),美国同时和日本签订《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结成军事同盟。10天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发表声明指出对日和约是“非法的”、“无效的”。1952年4月28日,日本又與中华民国签订《中華民國與日本國間和平條約》,建立正式外交關係。7天后,总理兼外长周恩来发表声明,表示坚决反对此合約。[2]

1956年6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宣布除45人外,全部释放1017名日本战犯。然而,当时的日本首相岸信介[3]在1957年6月2日访问臺灣,表示支持中华民国政府光復大陆。日本政府允許中共在東京設立LT辦事處,以廖承志和高崎達之助兩人之姓氏為名,負責商貿往來和民間交流;岸信介破天荒批准中國大陸乒乓球運動員入境參加世界乒乓球大賽[4]。1958年5月2日,长崎发生日本右翼损毁五星紅旗事件,中日贸易因此中断。7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提出中日关系“政治三原则”:日本政府停止反华言行;停止制造“两个中国”;不再阻挠两国关系正常化。1959年3月12日,日本社会党书记长浅沼稻次郎在北京发表演讲,指出“美帝国主义是日中两国人民共同的敌人”,引起日本右翼人士反弹,并在1960年选前大会上刺杀浅沼。

由于美国对日本压力,两国并未建交,并且因为未签订二战和平条约,中日在1972年前属于法律上的敌对状态。然后中日双方在冷战前期双方发展了活跃的民间贸易,并于1950年代先后4次签订民间贸易协定。1960年8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会见日本贸易界人士,提出“对日贸易三原则”:政府协定;民间合同;个别照顾。自1950年代中期起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日本貿易大有增加,到六十年代中期以后,日本已经取代苏联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在大跃进与文革之间的调整时期,日本更成为了中国发展学习的重要对象。

1962年11月,中日签订了《中日长期综合贸易备忘录》。[2]自中國共產黨據守中國大陸以來,日本執政之自由民主黨對中國共產黨雖不作正式之承認,但雙方自1962年后分别设立“备忘录贸易办事處”,从事商品之交易。[5]:210日本左翼屢次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亦經常派遣文化團體赴日本從事活動。[5]:210文化大革命」後,中共與日本貿易總額略有增加,因之日本政客積極從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之活動。[5]:210由於周恩來敵視日本佐藤內閣,「建交」談判遲遲未獲具體結果。[5]:210

1971年10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提出“中日复交三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舊金山和約”是非法的、无效的,必须废除[2]中華民國政府則發表聲明加以譴責,申明中華民國才是代表中國的惟一合法政府。197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通过“乒乓外交”改善了中美关系。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开始走向正常化。日本也追随美国开始了中日关系正常化的努力,最终放弃台北當局,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唯一之合法代表。

1972年7月,田中角榮繼任日本首相,周恩來乃利用時機主動發表雙方儘速“建交”之聲明。[5]:2109月25日,田中角荣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5]:2109月27日,田中角榮會見了中国领导人毛澤東。9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政府发表《中日联合声明》,宣佈建立正式外交關係[2],彼此從事「外交」之承認[5]:210。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结束“敌对状态”,致力于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同日,中華民國政府宣佈與日本斷交。

接触时期(1973年-1989年)[编辑]

以下只記錄日本與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關係發展情況: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建交以来,以官方为主导积极发展两国关系,在经济、文化、科技等众多方面开展双边合作。天津市神户市于1973年6月24日正式建立友好城市关系,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之间建立的第一对友好城市关系。1974年9月29日,中日定期航线正式通航。[6]1978年8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與日本签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2] 10月2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访日,23日,與日本交换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2] 然而,就在邓小平访日前不久[7]靖国神社举行例行“秋祭”时,正式把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放进了靖国神社。[2]參拜靖國神社的問題在以后的中日关系中时常可以看到,但在六四事件之前,中日关系还是快速的向好的方向发展。

1979年12月5日,日本首相大平正芳訪問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诺提供第一批政府贷款。[2]此后日本共为中國提供了4批數万億日元政府贷款,对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经济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1982年6月,日本文部省在审定教科书时,修改日本在二战期间发动侵略战争的历史,引起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不滿和抗议。9月26日,日本首相铃木善幸訪問中华人民共和国,表示日中关系已进入成熟时期,关于教科书问题,日本政府将按照《中日联合声明》的精神加以解决。[2] 1989年1月7日,日本裕仁天皇病逝。2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長钱其琛以國家主席杨尚昆特使身份出席裕仁天皇葬礼。[2] 1989年4月1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国务院總理李鹏访日,日本明仁天皇在会见时谈到中日间不幸历史时,第一次以「表示遗憾」这种方式表達歉意。[2]

蜜月时期(1989年-1996年)[编辑]

六四事件后,日本在内的西方七国集团北京實施的制裁:冻结第三批政府贷款,停止双方高层往来。直到1990年7月11日,日本首相海部俊树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上宣布将恢复对中國的政府贷款。[2]1991年8月10日,日本首相海部俊树在西方发达国家中率先訪問北京,改善了当时中国在外交上的孤立局面。[2]

明仁天皇

1992年4月6日,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泽民访日,并邀请日本明仁天皇和皇后訪問中华人民共和国。10月23日,日本明仁天皇和皇后訪問中國,这是历史上日本天皇首次訪問中國。

1995年5月2日,日本首相村山富市訪华,首次参观了卢沟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8月15日,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在战后五十周年之际代表日本政府就历史问题发表谈话,明确表示愿正视历史,承认侵略,对此表示深刻反省和道歉。这段话后来被称作“村山談话”。[2]但从“村山談话”之后,中日关系没有像村山讲话所期望的方向发展。1995年8月29日,日本政府抗议中国大陆进行核试验,宣布冻结对中国的政府贷款援助。[2]

1996年-至今[编辑]

位於中國成都的广岛・四川中日友好会馆

1996年7月起,日本右翼团体成员连续四次登上钓鱼岛,引发中國内地、香港等地民間保釣運動[2]1998年4月2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胡锦涛访日,强调发展中日关系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2]这次访问并没有改变中日关系逐步恶化的局面。

1998年11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江泽民访日,这是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日,也是江泽民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成为第三代领导核心最高领导人后第二次访日。双方发表《中日联合宣言》,宣布两国建立“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友好合作伙伴关系”。[2]访问期间日本并未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期望的那样把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写进宣言并就对中国的侵略正式道歉,与1个月前日本向韩国的道歉形成鲜明对比。有评论认为此次访问是中日关系由友好转为敌对的转折点;政治學博士卜睿哲曾在其書中提到,日本曾在當年會面時提出向江澤民道歉,但是條件是中國以後不能夠再就此事向日本找麻煩,因此中國最後不肯接受日本道歉的原因是為了避免「不能再以『日本沒有反省歷史』的理由批評日本和反對日本進聯合國安理會」。[8]

2001年8月14日,中国人冯锦华在东京靖国神社门前的石犬底座上用油漆喷写了“该死”两字,抗议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在此前一天参拜靖国神社。[9]这并没有影响10月份小泉到北京进行访问,并参观了位于北京西南的卢沟桥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对日本侵华历史表示反省和道歉。[2]但小泉擔任日本首相6年,参拜靖国神社6次,使中日关系陷入最低谷。

汉级核潜艇穿越事件日语漢級原子力潜水艦領海侵犯事件中的解放軍海軍091型核潛艇,日本稱其行經石垣島附近海域

2002年5月8日,据日本方面称:有五名朝鲜人企图進入沈阳的日本领事馆,被中国武警強行带走,即「日本駐瀋陽總領事館闖館事件」。日本指责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擅自進入屬於日本國領土的使館区抓人,侵犯了日本的治外法权(《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和《维也纳公约》确定的原则「使馆馆舍不可侵犯」,和领土延伸没关系。)。但中国则认为,事件始发地点并未进入领馆区域,因而与日本无直接关系,且此举恰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主動積極维护了日本领馆正常秩序。

2003年9月18日,由日本大阪建筑公司组成的旅游团,在珠海国际会议中心大酒店中大肆“买春”,并公开称“就是来玩中国小姐的”。数百名中国妓女从珠海甚至深圳的夜总会赶过来,成为日本客的寻欢对象,被称为“日本旅游团珠海买春事件”。

2004年11月,日本稱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所属的一艘091型核潜艇从日本南部海域穿越、返回母港,即「汉级核潜艇穿越事件日语漢級原子力潜水艦領海侵犯事件」。日本政府指责中国军方違反國際法,秘密闖入日本领海,并派海上自卫队前往驱逐。中國政府则称潜艇一直在公海水域行驶。

2005年4月9日,因日本谋求“入常”和屡次篡改历史教科书问题,引起中国民众普遍愤慨和反日情绪,爆发大规模集会游行和抵制抗议活动,活动从北京上海等地迅速波及全国十数个大中城市。日方認為,自发反日示威若無政府默許絕無可能,所以示威必定为有北京当局做幕后推手。指责中國暗中策動。对此中方予以反驳,并认为这纯粹是日本政府一系列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举动引发的结果,活动纯属民间自发行为;日本不仅不自省而且将后果怪罪于中国政府,是荒唐的。最後日本首相小泉公開致歉。[來源請求]

2006年8月15日,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趁即將離任之際,在日本投降的紀念日又一次參拜靖國神社,再引起中國政府的强烈不滿。不過自小泉下野後,在第一次安倍内阁时期兩國領導人积极改善兩國關係。

胡錦濤與福田康夫於G-8會談碰面

2007年12月日本新任首相福田康夫訪問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親自會見。过了1个多月日本警方查出中國製冷凍手工水餃內含殺蟲劑「甲胺磷」成份,有毒水餃由中國河北省的天洋食品製造,日本警方也以殺人未遂罪嫌展開调查。[10][11][12]2010年3月,经过两年侦查,中国公安机关逮捕一个投毒嫌疑犯吕月庭,该人犯案时在河北石家庄天洋食品厂当临时工,因为对工资待遇及个别职工不满在饺子中投毒。[13]

2008年4月26日“饺子投毒事件”还未平息,又发生了北京奥运火炬在日本长野传递时日本右翼分子试图破坏火炬传递、殴打中国留学生,侨民的事件。[14]虽然两国摩擦不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还是在2008年5月对日本进行了五天的访问,雙方簽訂兩國第四份重要條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与日本首相在此之前的访问分别被媒体称为迎春之旅和暖春之旅。[15]

2008年10月25日,参加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的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在回国前,接受了中国央视《高端访问》栏目的采访,表示願意對「日本的殖民统治和侵略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並不認同中國威脅論的可能[16]

在2009年后民主党鸠山由纪夫菅直人政权,接近中国,融入亚洲的“新外交政策”,使得中日关系取得了进展。而然,民主党政权内政外交,尤其是关于迁走美军冲绳基地问题上的失误,使得民主党的新外交走向终结,民主党最后一任的野田政权,在外交政策上基本撤退到了自民党保守右翼的路线,并且在历史问题和钓鱼岛问题上重新引起了中日之间的严重分歧。加之中国综合国力的全面提升,中国在对日问题上不愿过多妥协。

2012年10月17日,第二次安倍内阁上台,日本自民黨總裁安倍晋三参拜了靖国神社,一度令中日關係惡化[17]安倍晉三重新上台執政後,附和美国奥巴马政权,重返亚太,巩固军事同盟,遏制威慑中国的策略,其帶領的自民黨提出修憲,更改宪法解释,主張取消當中否定的集體自衛權以允許自衛隊到海外部署[18][19],使日本成為一個正常的主權國家[20]。这些亲美遏华的外交安全政策(称谓安倍的“安全三箭”)构成了对中國安全形势的挑战,兩國關係再度惡化。

另外,在历史问题方面,2013年12月26日,安倍晋三上任後首次参拜靖国神社,否认村山谈话,质疑日本二战“侵略”之性质,再次修改教科书,这些新的历史修正主义行为也促使中日关系的恶化[21]

2015年,停止三年的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韩国首尔重新启动召开,中国总理李克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韩国总统朴槿惠出席会议。

经济[编辑]

鷹君中心外的日商廣告
豐田Alphard II於上海展示中心

中国和日本的经贸往来早在“关系正常化”之前便已開始。1972年双方「恢复正式邦交」后,两国经贸关系也从以往的“半民半官”转变为“官民并举”。1972年中国大陆和日本的贸易额为11亿美元,但在建交后的1973年,贸易额上升至20.1亿美元。在1972年至1977年这6年间,贸易总额已达167.1亿美元,是1952年至1971年20年贸易总额的1.9倍。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订,使得中国和日本的贸易又进入了新的发展期。1978年中国和日本的贸易额是50.8亿美元,1980年上升至84亿美元,1983年达到100亿美元,1987年贸易额迅速发展到156.5亿美元,在1978年至1987年的10年间贸易额增加3倍。

中国海关统计,2000年中国和日本的贸易额达831.66亿美元。从2002年开始,日本对中国贸易转为顺差。2003年前的11年,日本一直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但这一地位已被欧盟美国所取代。近年来在日本经济严重不振的情况下,许多大企业的利润主要是来源于对华投资或对华贸易。根据日本贸易统计,中國(包括香港澳門)在2004年已经取代美国成为日本的最大贸易伙伴国。

2005年中日贸易额达1893亿美元。日本是中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中国则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对中日贸易的依存度下滑和日本经济关系已显现趋冷迹象,“政冷”正在导致“经冷”。从双边层面分析,双方经贸关系发展相对缓慢;日本对华经济援助急剧减少;双发经贸摩擦近年连续不断,合作进程明显滞后。从中国角度看日本作为其主要贸易伙伴的位次在下降,重要程度在降低,贸易热度在降温;从日方角度分析,双方贸易持续较快增长,日本对中国(包括香港及澳門)的贸易额已超过对美国的规模,表明目前双方贸易还在升温。未来可能“升温的少,降温的多”,总体发展趋势是降温。

2004年日本对中投资4900亿日元中国成为日本第三大对外投资目的地,和居第二位的美国仅相差100亿日元。在两国关系艰难的2005年,日本对中国投资达到新高,较2004年上涨了19.8%达到65.3亿美元占日本对外投资总额的15%。日本对中国投资主要涉及电子、纤维、汽车制造及配套企业、食品加工和金融保险、物流、市场调查、咨询、广告流通、饮食、美容美发等服务业等领域。2005年下半年日资汽车在中国轿车市场份额已接近30%。 至2005年末,在中国日本企业达3.5万家。

2012年6月1日,人民幣日圓正式開始直接兌換,不再途經美元,為兩國節省不少手續費。

2000年-2012年日本对中国投资金额

投资年度 投资额(亿美元)
2000 29.2
2001 43.5
2002 41.9
2003 50.5
2004 54.5
2005 65.3
2006 70.1
2007 71
2008 62.5
2009 61.1
2010 57.5
2011 108.3
2012 112.1

科技、文化[编辑]

京都古城區
位于日本横滨中华街
源氏物語絵巻五衣唐衣裳

在古代,日本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中。日本在第三次遣隋使国书中称“东天皇敬白西皇帝”[22]也间接反映了日本当时对地理环境的认识。[23]这使得中原文明成为日本文化输入的第一选择。在公元8世纪以前,日本没有自己的文字,这之前的日本历史除了考古发现以外,更主要的是通过中国的史书得以保存和研究。早在中国的东汉就有了日本来中国朝贡的记载,中原文化最早是从朝鲜半岛间接传入日本。到了中国的唐朝,日本派遣了大批的留学生和留学僧,全面学习了唐朝的典章制度、律法、建筑、宗教、医学、音乐、棋艺、书法、绘画、工艺、武术、服饰、饮食等等等等,相扑和服料理以及茶道无不脱胎于中国文化,京都甚至就是中國的两京長安洛阳的一個缩影。也是在这个时期,日本在汉字的基础上创造了自己的文字,才有了自己的历史记载。

公元894年,由于唐帝国的衰落,日本停止派遣遣唐使。此后,中国向日本的文化输入陷入低谷,日本也走上了一条文化本土化的道路,形成了自己的文化特色。与日本钜细无遗的了解中国不同[24],中国直到清王朝时对日本的印象还是《后汉书》、《三国志》中的寥寥几笔。戴季陶在《日本论》开篇曾说道:“中国这个题目,日本人也不晓得放在解剖台上,解剖了几千百次,装在试验管裡化验了几千百次。”[25]到了19世纪中叶,日本的思想家福泽谕吉提出了著名的“脱亚入欧”论,对日本近现代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从明治维新开始,日本迅速强大起来,并强烈影响着东亚各国近现代化进程,中国也不例外。历史戏剧性的逆转,中国开始向日本派遣大批留学生,学习日本的经验。从1898年至1911年间,至少有2.5万名中国学生赴日本留学。[25] 然而,中国向日本的学习比之于日本就显得过于粗略和傲慢了。有证据表明,“中国留日学生的总体水平低得可怜”。[26]

1949年以后,中国和日本开展了非常有限的民间交往。中国与日本民间科技交流始于六十年代初期,当时交流的主要形式是主办中日科技座谈,日本工业界技术人员来到中国,专题介绍日本新的技术,中日双方技术人员进行讨论。该项交流规模逐年扩大,成为当时中国技术人员了解世界科技发展情况的重要渠道之一,一直延续到七十年代中期。[2]

1972年「邦交正常化」以後,中国和日本的科技和文化交流发展很快。1978年日本政府同发展中国家进行科技合作的执行机构日本国际协力事业团(JICA)开始同中国建立联系。1979年12月6日中国和日本政府签署了《中日文化交流协定》;1980年5月20日,中国和日本签订了《中日科学技术合作协定》。目前,中日民间科技、文化交流亦发展到相当规模。[2]近年来日本的流行文化对中国也产生了很大影响。如日本的电影、动画片、漫画、电子游戏等对中国几代人都产生了很大影响。

双方敏感问题[编辑]

中日领土和能源争端[编辑]

  • 釣魚台列嶼主權問題

钓鱼台列屿是一片无人岛屿,在日本被称为“尖阁諸岛”,位于东海南部,距台湾基隆约100海里,距日本冲绳那霸约225海里。目前兩國都宣称对该群岛拥有主权。

靖國神社
  • 东海油气田问题

东海油气田问题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关于东海专属经济区的划界和油气资源开发的分歧和争论。

  • 冲鸟礁问题

冲鸟礁,日本称为冲之鸟岛,是日本南部太平洋海域的一处日属礁石。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其是岩礁;日本则认为是岛屿。如果承认冲鸟礁是岛屿的话,日本将得到其周边43万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並獲得区内的一切自然资源。

中日战争的历史遗留问题[编辑]

如何看待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佔領中国的历史,一直是中日关系的焦点。在中日联合声明和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已明确表述,构成了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2]中日邦交正常化以來,双方曾经历一段蜜月期,在中国官方宣传中,「中日两国世代友好」是基调。80年代末,日本国内经济不景气引发民间右翼排外思潮不断兴起,使得很多日本人对中国人的反感甚至仇视不断加深,日本右翼势力借此否定、美化侵略历史的活动时有发生。而六四事件以來,中國政府的国际形象大损,被日本民众普遍认为是沒有言論自由、肅清異議人士、提倡仇日思想和民族主义狂热。同时,中国民众的民族主义思潮也不断兴起,加之日本在各个敏感问题上所採取的態度,使自发的反日和仇日宣传不断增多,网络上时常流传各种或真或假的“日本辱华事件”,每每激化中國民众對日本人的反感,出现了大量“抵制日货”的呼声。中国政府对于反日宣传,一般采取低调放任的态度。但对于民间反日组织的活动,亦采取高压控制方法。2005年4月,上海大规模反日示威游行,普遍认为有政府背景。但事件发生之后,安全部门秘密拘捕了一批民间反日人士。[27]

  • 台湾问题

台湾问题在这里指日本如何看待台湾的政治地位的问题,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日本国建交的前提和基础。在台湾问题上,日本基本上追随了美国的政策。

  • 历史教科书问题

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是指围绕日本国内历史教科书的编写、修订而衍生的东亚、东南亚国家对日本国内怎样看待日本在亚洲及太平洋地区的戰爭历史的争议。

  • 靖国神社问题

靖国神社供奉着自明治维新以来为日本战死的军人及军属。由于靖国神社同时供奉着14名二战甲级战犯,被东亚各国视为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征而备受争议。

  • 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日语:南京虐殺事件)是日本侵华战争初期日本军队在中华民国首都南京犯下的大规模屠杀、强奸以及纵火、抢劫等战争罪行与反人类罪行。日军暴行的高潮从1937年12月13日攻占南京开始持续了6周,直到1938年2月南京的秩序才开始好转。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南京军事法庭的有关判决和调查,在大屠杀中有20-30万以上中国平民和战俘被日军杀害,约2万中国妇女遭日军奸淫,南京城的三分之一被日军纵火烧毁。

在中国,自1947年南京军事法庭审判以来,普遍认为约有30万人在大屠杀中遇难。在日本,日本政府承认“发生过杀害非战斗人员和掠夺等行为”,但对遇难人数则暧昧不清。日本学界对遇难人数的估计有20万人、4万人、2万人等几种,也有认为南京大屠杀不存在的“否认派”。“否认派”得到部分日本政商势力的支持,在中国引起强烈反感,这使得南京大屠杀成为严重影响中日关系的主要历史问题之一。

  • 战争赔偿问题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结束前所發起的各起戰事讓中國蒙受了巨大经济财产和生命损失。日本政府在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谈判时,明确表示痛感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责任并对此深刻反省。在此前提下,中国政府决定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并载入1972年中日两国签署的《中日联合声明》。197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批准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再次以法律文件的形式确认了放弃对日战争赔偿要求的决定。[2]但很多人认为,虽然中国政府放弃了政府间的战争赔偿,但不包括民间赔偿问题,因而民间的受害者仍有权利向日本政府及有关企业提出民事赔偿的请求,如针对慰安妇和强制劳工的赔偿。在近代史上,日军是唯一有随军妓女的军队,有关针对慰安妇的赔偿问题近些年来也显得较为突出。

  • 关于日本遗弃在华化学武器问题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间,日军公然违反国际公约,使用化学武器,造成大量中国军民中毒伤亡。日军战败时为掩盖罪行,毁灭证据,将大量化武就近掩埋、遗弃。到近年,已經有十多個中國的省市自治区,三十多处发现了日本遗弃化武。由于这些遗弃化武已经过半个世纪的风雨侵蚀,锈蚀严重,有的已发生泄漏,对各地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和生态环境等造成了严重危害。为解决此问题,自1989年至今,中日已举行了最少4次政府谈判及4次专家磋商。1997年,双方成立联合工作组,並举行了4次工作组会议。在中國推动下,日本对遗弃在华化武进行了15次现场调查。日本由最初不承認這些武器屬日軍留下,到最後承認武器屬日軍所留下。1999年7月30日,中日两国政府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关于销毁中国境内日本遗弃化学武器的备忘录》,日本承诺将根据《中日联合声明》、《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原则精神及《备忘录》的有关规定尽快解决这一问题.[2]

其他战略分歧[编辑]

岐阜縣中日友好庭園
  • 日美安全合作问题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美就建立了军事同盟,并且以日美安保條約的形式确定下来,并在近年不断增加軍事預算,对此,中國认为日美的防卫对象是中国,并提出抗议;同时,也以不断加入军费投入予以回应。

  • 日本修宪和争常问题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日本,经济实力仅次于美国,但是由于日本是二战战败国,在政治上却受到了诸多限制。如日本的宪法规定,日本只能专守防卫,不能拥有军队。于是在日本国内有了修改宪法的声音,并想借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提高国际影响力,成为“正常国家”。因为历史问题,日本修宪和争常均遭到中国、韩国及其他一些地区民众的强烈反对。

  • 中日军备问题

关于中国国防开支连续18年以两位数增长一事,强调“继续注意中国国防费的增额和军事现代化仍有不透明的部分”,日本将“要求中国国防开支更加透明化”。中國则对日本回避谈及其自身军事投入不断提高,以及武器装备不断提升质量和数量,以及日本自卫队不断谋求以“维和”等名义派兵海外予以批评。[28]

其他敏感问题[编辑]

  • 日本政府对华援助

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时候,中华人民共和国同中华民国政府一样,免除了日本明治維新後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各起戰事的官方战争赔偿,对此日本政经界人士深表感激。而同时中国的发展需要日本的资金、技术,于是中日政府双方达成默契,以日本政府发展援助的形式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中国放弃战争赔偿的经济损失。

日本对华援助是ODA项目的一部分。日本对华日元贷款始于1979年。截至2006年6月,日本政府已累计向中国承诺提供日元贷款协议金额约32078.54亿日元,用于242个项目的建设。截至2006年5月底,中国实际使用日元贷款约23864.13亿日元。[2]截至2005年,中国共接受日本无偿援助累计1376亿日元(约合12.5亿美元),用于136个项目的建设,涉及环保、教育、扶贫、医疗等领域。[2]长期以来,日本一直是中国的最大援助国,如北京國際機場之興建便由日本政府提供三百億日元的援助。由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加之日本政府強烈怀疑中国政府將日本的援助使用於擴充軍備等非和平用途,日本政府正逐年减少对华援助,转而援助印度。2006年3月23日日本政府宣布冻结新财政年度的对华日元贷款计划。

  • 在日中国留学生问题

目前中國留學生佔在日留學生總數八成以上。日本规定,在读留学生不得因任何目的参加有薪工作。然而,为了维持在日开销及读书费用常有学生冒着被学校除名的风险打工。其中也有部分留學生假借讀書为名,而以打工賺錢為本業。日本也确实存在一些专以协助留学生获得学生签证并谋取高额学费的“野鸡大学”。为此,有些受骗的中国学生与学校发生冲突和争执,学校或以不予协助绪期签证威胁,中国留学生则以不辞而别及不缴纳學費作为回应,并酿成了轰动日本的“酒田短期大學倒閉事件”。也有一些中国留学生加入日本的犯罪集團,或自组帮派,依地域称为福建幫、東北幫、上海幫、廣東幫等,酿成“福岡中國留學生殺人事件”等犯罪事件。因此日本核發留學簽證的條件就變得嚴苛,以期对此不良结果予以限制。在日本国内经济长期不景气引发的排外情绪及右翼团体兴起的影响下,日本民眾对中国的态度由中日建交時的睦鄰親善,轉變成對中國人抱持觀望或不歡迎態度。

参阅[编辑]

重要文件和关系
重要事件
相关名詞

相关条目[编辑]

深入阅读[编辑]

  1. 小倉和夫:《中國的威信.日本的矜持》陳鵬仁 譯,星定石文化,2002年
  2. 黃文雄:《中國與近代東亞》李明宗 譯,草根出版事業有限公司,2001年
  3. 黃文雄:《日中戰爭 -中國八年抗戰掩蔽的真相- 》蕭志強 譯,前衛出版社,2002年
  4. 東中野修道:《徹底檢證「南京大屠殺」》,前衛出版社,2001年
  5. 郑屹:《隋代中日使节往来与文化交流》,浙江大学日本文化研究所论文刊载
  6. 江静:《元代中日通商考略》,浙江大学日本文化研究所论文刊载
  7. 戴季陶:《日本论》,1928年初版,线装书局2006年再版
  8. 王芸生:《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1932年1月11日起在《大公报》连载,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年再版,共7卷,200万字。
  9. [美]鲁思·本尼迪克特菊与刀,1946年初版(英文版),线装书局2006年再版(中文版)
  10. 李文:《东亚的崛起与全球化即“西化”时代的终结》,当代亚太2003年第1期
  11. 李文:《日本文化在中国的传播与影响(1972-2002)》
  12. 王晓秋:《中日文化交流史话》,商务印书馆,1996年
  13. 李寅生:《中日古代帝王年号及大事对照表》,四川出版集团,2006年
  14. 高明士:〈隋唐使臣赴倭及其禮儀問題〉。
  15. 鄭樑生:〈明朝海禁與日本的關係〉。

注释[编辑]

  1. ^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中日双边关系
  3. ^ 太平洋战争开战时担任工商大臣,是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的二战甲级战犯怀疑者,但是未予起诉。
  4. ^ 中日不再戰?.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李守孔. 《中國現代史》. 台北: 三民書局. 1973. ISBN 9571406635. 
  6. ^ 热烈庆祝中日两国定期航线正式通航. 人民日报. 1974-09-30. 
  7. ^ 1978年10月17日。
  8. ^ 周顯. 政經密碼 - 中國不接受日本的道歉. am730. 2013-10-24 [2013-10-24]. 
  9. ^ 〈神社狮像喷写“该死” 中国男子在日被捕〉. 香港: 《明报》. 2001-08-16: B14版. 
  10. ^ 中國冷凍餃含農藥 10日人中毒. 自由時報. 2008-01-31 [2008-01-31]. 
  11. ^ 黃菁菁. 大陸水餃含殺蟲劑日10人中毒. 中國時報. 2008-01-31 [2008-01-31]. 
  12. ^ 蕭瑋玲. 中國毒水餃殺蟲劑濃度逾標準400倍!日本逾千人受害. 東森新聞. 2008-02-02 [2008-02-04]. 
  13. ^ 日毒饺子案查明是临时工下毒联合早报》,2010-03-28
  14. ^ 圣火长野传递中国留学生被日本右翼打伤
  15. ^ 中日关系:"破冰"、"融冰"、"迎春"、"暖春"
  16. ^ 麻生向中国人民道歉 “鹰派”渐变“温柔”
  17. ^ 日本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 2012-10-17 [2014-02-14]. 
  18. ^ 日本修憲派擬改走軟化路線 認為冒進將招致反感. [2013-12-13]. 
  19. ^ 安倍加快推進修憲 或為防範中朝. [2013-12-10]. 
  20. ^ 「憲法改正草案」を発表. [2013-12-10]. 
  21. ^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要参拜靖国神社. 2013-12-26 [2014-02-14]. 
  22. ^ 原文见《日本书纪》。
  23. ^ 葛继勇、郑屹:隋倭“国书事件”新考释,东北亚学刊2001年4期
  24. ^ 今日的《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讲到川西雪山,亦承认中国现在出版的地图与实际地形不相匹配,而日本人在二十年代画的地图竟画得丝毫不错。有关抗战的中方史料中也可见到中国军人的感慨:日军侵华期间的军用地图,往往比中国军队所用地图更加详准。见北京大学邓小平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东:中日千年错看史。
  25. ^ 25.0 25.1 北京大学邓小平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东:中日千年错看史。
  26. ^ 任达:新政革命与日本,转引自北京大学邓小平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东:中日千年错看史。
  27. ^ 反日示威人士許萬平被判刑12年BBC
  28. ^ 央視-中日如何避免遲早一戰

外部链接[编辑]

使領館網站[编辑]

其他網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