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等收入陷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个国家由于某种优势达到了一定收入水準,而停留在該經濟水準的情况。由于工资上涨,制造商常常发现自己无法和别国的低成本生产商相竞争,但他们仍未能处于高附加值产品的先进经济体内,这就是中等收入陷阱。比如南非巴西,近幾十年来一直苦苦挣扎于世界银行称之为中等收入的行列(人均国民总收入約为1,000至12,000美元,按2010年物價)[1]。类似地,一国若人口庞大,自然资源有限,它便會滯留於低收入国家之列,此為贫困陷阱。若该国人口少,但石油储量丰富,该国将自动获得高收入。假如该国的各方面优势都差不多,它就会被夹在中等收入当中,因此中等收入陷阱是较为普遍的发展陷阱[2]

通常,被困于中等收入水平的国家表现为:[3]

  1. 投资比例低;
  2. 制造业增长缓慢;
  3. 产业不夠多元;
  4. 劳动力市场状况贫穷;
  5. 国民受教育程度较低;
  6. 人口老龄化少子化严重,内需不足(如俄罗斯中华人民共和国)。

成因[编辑]

中等收入陷阱发生在一个国家的经济高速增长,并在达到中等收入水平后最终停滞。这个问题通常发生在发展中经济体发现自己卡在劳动力成本上涨和成本竞争力下降的中间,无法与高技能创新的先进经济体,或低收入低工资的经济体在廉價生產制成品上相竞争。[4]

潛在對策[编辑]

要避免中等收入陷阱,有意見認為可确定发展战略,引进嶄新生产工艺或技术,令新产品的競爭力足夠強,再對外寻找新市场,以保持出口增长。扩大内需也同等重要——生產商大量製造優质、创新的高附加值产品,日益壮大的中產階級能用其增长的购买力来购买,一樣能帮助驱动经济增长,並在此過程中从依赖廉价劳动力和资本的资源驱动型增长,转移到基于高生产率和创新的增长。这就要求必须精準且有規劃遠見地投资基礎設施和教育。有幾個人口超過2,000萬的經濟體成功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如台灣南韓[5][6]。例如韓國跨入先進國家的例子反映出建立高品質教育体系、鼓励创新、支持科學技术突破之重要。[7]不過韓國在基礎科學與先進工業國家如日本尚有一段差距,如上所述,商業創新模式的成功與科學實力依然需要聯合搭配。

阶段划分[编辑]

中等收入陷阱可以按照人均gdp分为五个阶段(按照2018年的美元汇率)

初期:世界银行中高收入国家门槛-8000美元(4000-8000美元)

中前期:8000-10000美元

中期:10000美元-世界银行高收入国家门槛(2018年大约为12600美元)

中后期:世界银行高收入国家门槛-世界银行高收入门槛*1.25(大约为12600-15750美元)

后期:世界银行高收入国家门槛*1.25-世界银行高收入国家门槛*1.5(大约为15750-18900美元) 若一个非资源性国家人均GDP突破了中等收入陷阱阶段后期的最大值,便认为是成为了富裕国家

相关国家[编辑]

下列中高等收入国家的经济增长迟滞,被认为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


下列中等收入及中高等收入国家的经济增长较快,被认为在未来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Daily chart: Running out of steam (英语). 
  2. ^ Middle Income Trap – ADB Seminar (pdf) (英语). 
  3. ^ 印尼掉进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30) (英语). 
  4. ^ Asia 2050: Realizing the Asian Century (英语). 
  5. ^ 國際投資者重新看好中國經濟,英國金融時報,2017年4月5日。
  6. ^ 彭明輝. 台灣的「中等收入陷阱」?. 
  7. ^ Asia 2050: Realizing the Asian Century (英语). 

延伸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