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撞机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美撞机事件
KampfflugzeugF-8China-2009-01-04.jpg
事故中坠毁的解放军海军航空兵81192号歼-8战鬥机,摄于2001年1月24日其与另一架美军侦察机的对峙。
日期 2001年4月1日
地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南岛南中国海专属经济区
结果 美国EP-3E侦察机受损后迫降在海南陵水机场,飞行员在被扣押后释放。
中国歼-8战斗机坠毁,飞行员失踪,随后被推定死亡。
参战方
 中华人民共和国  美國
指挥官和领导者
中国 王偉 海军少校  美國 沙恩·奥斯本英语Shane Osborn 海军上尉 投降
兵力
2架歼-8IM战斗机 1架EP-3E电子侦察机
伤亡与损失
一架战斗机坠毁,飞行员被推定身亡 一架电子侦察机被截获并扣押,24名空勤人员被扣留

中美撞机事件,又稱81192撞机事件,美国称海南岛事件英语Hainan Island incident),是于2001年4月1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南岛专属经济区上空,中美两国军机发生的一起空中相撞事故。

当日,一架美国海军EP-3偵察機南中国海专属经济区上空执行侦查任务,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派出2架歼-8II战斗机进行监视和拦截,其中一架僚机在中国大陸海南岛东南70海里(110公里)的中国大陸专属经济区上空因採取逼迫式驅離作法与突然转向的美机發生碰撞,导致王偉驾驶的解放軍战斗机墜毀,飞行员王偉跳伞下落不明,后被中国政府确认死亡,年仅32岁。而美國的軍機則迫降海南岛陵水機場

中国指责美国侦察机故意撞向歼-8战斗机,并且在没有通知和许可的情况下降落于中華人民共和国领土,并就此严厉谴责美方。美国则认为P-3是被失控的歼-8战斗机所撞击,中方应负主要责任。[1][2][3][4][5]

中美双方就事件责任僵持不下,更演变成為了一场外交危机。经过談判,事件最终以美国表示遺憾,中国大陸释放人员、交还飞机告终。至今,中国社会上依然有对王伟的非官方纪念和缅怀活动。

背景[编辑]

涉事的美國海军航空兵EP-3E偵察機的同型飞机。

事发海域属于极富争议的南中国海海域,在战略上一直极为敏感[6],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都认同这片海域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中国专属经济区。美方认为,其在这一海域飞行具有合法性,南海的这一海域靠近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主张拥有主权的西沙群岛专属经济区。中国解释公约允许它进行排他性军事活动的权利,但美国不承认中国在西沙群岛和海南岛专属经济区内的排他性主张,认为公约赋予所有国家在其他国家专属经济区的飞机和船只航行自由,包括军用飞机和船只。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海南岛建设了部署有苏-27战斗机的军事基地[7],岛上还设有一个追踪美国空军飞行活动和监控交通与商业通信卫星的大型的电子情报设施。[8]早在1951年5月22日,海南岛就成为了在美国授意下,以香港启德机场为基地的英国皇家空军的监视目标。[9]涉事的BuNo 156511号EP-3机组从2001年1月就开始在西太平洋地区执飞侦察任务。EP-3机长证实他所在的机组已经在西太地区飞了有2年多,并对中方飞机的跟踪监视感到习惯。多年以来,中国军机看到美国飞机到来就升空监视,直到美机离开再返回基地,因此美机对于中国飞机的到来并不介意。

经过[编辑]

撞擊點
2001年1月24日,81192号歼-8战斗机与美国侦察机进行的另一次对峙。

北京时间2001年4月1日8时55分,从嘉手纳空军基地起飞,隶属于美国海军航空兵空中侦查第1“全球观察者”中队(VQ-1),正在执行PR32任务的美国海军EP-3型BuNo 156511号侦察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70海里(110公里)的公海上空侦查。中国大陸发现美国一架EP-3型侦察机飞抵中国大陸海南岛东南海域上空,由中国人民解放軍派出两架歼-8II歼击机进行监视。

美军军机完成例行侦察任务后准备返航时,与中国海军航空兵的两架歼八型飞机相遇。

中方调查指出,9时7分,解放軍飞机在海南岛东南104公里处正常飞行时,美机突然转向,其机头和左翼同王伟驾驶的解放軍海军航空兵81192号战斗机相撞,造成解放軍飞机坠毁,驾驶员王伟跳伞后下落不明。[10]

美方结论认为,上午9点15分,侦察机在六小时的侦察任务结束启程返航,两架中国解放军歼-8战斗机从中国海南陵水机场升空,在距离中国海南岛海岸线约70英里(110公里)上空,分别接近EP-3飞行22000英尺(6700米)和180海里(210公里)。[11][12]中国飞行员王伟虽然看到美国飞机已经开始离去,却没有驾机返航,反而从后方向美机逼近,引起美机人员不安。美国机组人员在回忆时宣称,中国战机曾三次非常贴近美机,然后又忽然离开,最近的时候双方的距离还不到3米。[6][13]王伟还单手驾机,取下氧气罩,愤怒地用一只手向美机人员打手势,似乎是要美机走开。由于气流作用,王伟的飞机当时很不稳定,不断上下抖动。王伟第四次逼近是从美机左后方,速度很快。美机机长奥斯本说,可能是为了缓冲逼近的速度,王伟把机头上抬,带动机身向上倾斜,撞上了EP-3侦察机一号发动机的螺旋桨。王伟的飞机立即断为两截,王伟跳伞逃生,后来下落不明,而美机机鼻脱落,一只发动机撞毁,开始垂直下坠,在30秒内下降了2000多米。[14]在紧急情况下,美机迫降在海南岛的陵水军用机场。王伟跳伞后落海失踪。但是另据五角大楼的说法当时歼8的座舱就被撞毁因此飞行员已当场身亡了。[15]

美机随后在未经中国大陸许可的情况下进入中華人民共和国领空,并于9时33分降落在海南陵水机场。台海危机发生以来,美国频繁派遣军用飞机在中国大陸沿海地带收集中国大陸军事情报,并曾经偷越中華人民共和国领空,经常与中国大陸的战斗机发生对峙。这次是最严重的一次,直接造成两架飞机一毁一伤,解放軍驾驶员下落不明。而且美国在处理这次危机时抢先报道事件,并没有按照惯例先同中国大陸进行磋商,使得事件进一步复杂化。

各方反应[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中方认为美方无视国际法上的有关制度,滥用飞越自由,是造成此次撞机事件的主要原因。

美方称4月1日的撞机事件发生在国际空域,在该空域的美国飞机享有飞越自由。中方认为,此次中美飞机相撞发生在距海南岛东南104公里处的中国近海上空,这是属于中国专属经济区的上覆空域。根据现行的国际法制度,虽然所有国家在他国专属经济区上空都享有飞越自由,但是这项自由绝不是无限制的,各国在行使这项飞越自由时要受到国际法有关规则的约束。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58条规定,各国只是在该公约有关规定的限制下才享有在他国专属经济区上空的飞越自由。该条第三款明确地规定了这种限制,即各国在他国专属经济区上空行使飞越自由时,“应当顾及沿海国的权利和义务,并遵守沿海国按照本公约的规定和其他国际法规则所制定的与本部分不相抵触的法律规章”。根据公约第56条的规定,沿海国对专属经济区的权利除开发、利用、养护和管理自然资源外,还享有该公约所规定的其他权利。按照公约第301条,一国在行使其公约下的权利或履行其公约下的义务时,“应不对任何国家的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进行任何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或以任何其他与《联合国宪章》所载国际法原则不符方式进行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这一规定表明,沿海国在其专属经济区内的“其他权利”就包括其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不受侵犯及维护其国家安全及和平秩序等一般国际法上的权利。据此,一国飞机在另一国专属经济区上空行使飞越自由时,必须尊重沿海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得危害沿海国的国家安全与和平秩序,任何无视沿海国上述权利的行为都是对飞越自由的滥用。美国没有签署《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中方认为海洋法公约的上述一系列规定已成为公认的国际法规则,即使尚未成为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同样也要受到这些规则的拘束。

4月1日撞机事件后,中国方面先后有「人机都不放」、「人机同时放」、「先放人后放机」三种方案。再后中共中央在4月2日最终确定了「人机分离」的原则。其主要因为:“第一,如果此时把美国24个人扣在中国时间太长,会引起美国民众的强烈反感;第二,美国的复活节(4月20日)即将来临,这在美国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如果到那时美机组人员还不能与其家人团聚,也会造成美国民众对我的反感,对中国的外交斡旋会造成不利影响。”在这样的原则下,4月11日下午,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向中国外交部长唐家璇递交了关于美国军用侦察机撞毁中国军用飞机的致歉信,中方同意释放24名美国机组人员,他们將于4月12日早晨6时离开中国。4月12日清晨美机载24名美国机组人员回国,7月3日晚美国军用侦察机经拆卸后由俄罗斯运输机运离中国并于次日抵达夏威夷[16]

事件发生后,中国国内又掀起了一场新的反美宣传活动。和王伟一起执行任务的中国飞行员赵宇和中国官方都指称,美国飞机在飞行中突然大转向,撞毁中国战机,飞行员王伟失踪。同时,中方还指责美国飞机在没有中国许可的情况下进入中国领空,降落在中国机场,不仅侵犯了中国的主权而且还威胁到国家安全,中国强调美方在进行间谍活动。中国政府还向美国提出了100万美元的索赔要求,但遭到美方断然拒绝,美国只同意支付机组11天食宿费用34567.89美元[17] ,赔偿问题就此不了了之。撞机事件惹民愤,美国联邦调查局当地时间4月17日(北京时间4月18日)发布消息称,他们已经证实美国一些网站在过去十几天里遭到了中国黑客的袭击,并表示类似的攻击事件可能还会发生。中国要求美国停止在中国沿海的侦察活动,并且正式道歉。

美国[编辑]

EP-3機員離開海口

美方指出,这次事件的直接诱因是美国长期在中国沿海的公海地区对中国进行电子侦听。中国方面经常派出战斗机对美国侦察机进行跟踪、监视。事故中失踪的中方飞行员王伟长期对美国飞机采取高度危险的挑衅动作,例如贴近对方不顾驾机打手势,最后终于酿成撞机事故。

美国总统喬治·沃克·布什对中国的两个主要要求都予以拒绝,表明美国不可能停止在中国海域的侦察活动,也不能为不是自己造成的事故致歉。于是双方陷入外交僵局。4月4日,美国国务卿克林·鲍威尔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对中国飞行员的失踪表示遗憾,并在稍后以个人名义致信中国副总理钱其琛,表示了遗憾。这样僵局才有所松动。4月5日,中美官员达成结束撞击事件的五点方案,其中包括美国大使给中国外长發出一封公开署名信函,对中国飞行员的失踪和美国飞机进入中国领空表示遗憾,中国方面具体安排释放机组人员,并和美国方面商讨归还美国飞机和防止今后出现类似事件等问题。最后几经修改,才出现了著名的“两个遗憾”的信件。这就是美国对中国飞行员的损失向中国人民和飞行员家属表示「真诚的遗憾」,对美国飞机在没有得到中方口头许可而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深表遗憾。

在美国机组人员获释放後,该美军侦察机仍滞留在海南岛。美国曾向中方提出拟派遣工程人员前往海南岛为军机进行维修,但中方拒绝让美国军机直接飞离,又拒绝以美军运输机将之运走。最後美国决定派遣工程人员将之拆件,并以一架从俄罗斯租用的安-124巨型运输机把部件运走,在6月6日与中方达成共识。[18]

5月29日,美国恢复对中国的侦察活动。7月3日,美军军机拆卸完毕,由安-124巨型运输机运走,至翌日抵达夏威夷的美军基地。[19]

影响[编辑]

事件影响了中美双方的关系。中方于5月曾拒绝一艘美国军舰在中国港口停泊作例行访问,拟於6月到访香港的美国扫雷舰「仁川号」(USS Inchon LPH-12),也于5月15日遭中方拒绝让其进入香港。虽然解放军相关人员的确登上飞机,但是具体是否获得相关技术并没有可靠证据。

事件发生后,中美民间的黑客之间发生的网络大战愈演愈烈。自4月4日以来,中国一些黑客组织则在“五一”期间不断攻击美国网站,美国黑客组织PoizonBOx则发动了反击战。[20]此事件之后中方军机对美侦察机的伴飞不再过于采取逼迫式。[21]至今,在中国社会上仍有针对飞行员王伟的纪念活动(非官方)。

2017年,《The Intercept英语The Intercept》记者发现爱德华·斯诺登提供的美国国家安全局机密文件中,有一份美方侦察机的损失报告,并在4月10日公布了文件。该报告中详细说明了该侦察机上的设备,和撞机事件中美方的损失。[22]

争议[编辑]

编号争议[编辑]

事发时王伟的座机的编号被广泛地认为是81192,这一说法很可能来自美国海军公开的视频资料。该视频拍摄于2001年1月24日的另一次对峙,其中一架编号为81192的飞机被认为是王伟驾驶的,于是王伟的座机确定为81192号。根据解放军的飞机编号规则,“81192”中,“8”是中国海军航空兵作战飞机的5位战术编号的固定首位数字,用来和解放军空军陆军航空兵作区分,第四位的“9”是所属航空兵师,9代表海军航空兵第9师。第二位的“1”一般是团号,这说明该机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第9师第1团。[23]

不过,也有人认为该机的机身编号应为81194。[23]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中国海军航空兵当时并非一名飞行员专门驾驶一架飞机,因此执勤时驾驶的歼-8II机号存在着改变的可能。[24]此外,有人于2013年3月还拍摄到了81192号的歼-8II照片。且事发后《中国航空图志》中刊登的一篇文章,航空史学家陈应明为王伟烈士亲属赠送王伟座机飞机模型,该模型的机身编号为81194。有人据此认定涉事飞机编号应为81194。然而,在2008年电视剧《海天之恋》中,却也出现了81194号歼-8战斗机的画面。[25]

此外,还有观点认为其机身编号为81097号。[23]当时中国官方的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都没有提及涉事飞机的具体机号。[23]2014年4月1日晚,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在播报纪念牺牲飞行员王伟的新闻中提及中美南海撞机事件中中国军机编号为81192。因此能够确定该机的机身编号为81192。[26]


参考文献[编辑]

  1. ^ Brookes 2002,第107页
  2. ^ Chinese jet 'snapped in two'. BBC Online. April 13, 2001 [March 13, 2009]. 
  3. ^ U.S. aircraft collides with Chinese fighter, forced to land. CNN. April 1, 2001 [March 13, 2009]. 
  4. ^ Richter, Paul. Chinese Plane Flew Too Close. taiwandc.org. April 6, 2001 [March 13, 2009]. 
  5. ^ Eckert, Paul. China says video shows US plane caused crash. iol.co.za. April 19, 2001 [March 13, 2009]. 
  6. ^ 6.0 6.1 Brookes 2002,第102页
  7. ^ Wuhu Airbase. globalsecurity.org. [March 21, 2009]. 
  8. ^ Lingshui Air Base. globalsecurity.org. [March 21, 2009]. 
  9. ^ Peebles, Curtis, Shadow Flights: America's Secret Air War Against the Soviet Union: Presidio Press, 2001. pp. 16–18 ISBN 0-89141-768-0
  10. ^ 环球网. 81192收到,我已无法返航,你们继续前进!. 中国青年网中青在线. [2017-07-23]. 
  11. ^ Air Forces Monthly 158. Stamford, Lincolnshire: Key Publishing: 4. May 2001. 
  12. ^ Air Forces Monthly 159. Stamford, Lincolnshire: Key Publishing: 79. June 2001. 
  13. ^ Zetter, Kim. Snowden Documents Reveal Scope of Secrets Exposed to China in 2001 Spy Plane Incident. The Intercept. April 10, 2017 [April 11, 2017]. 
  14. ^ Turnbull, Jim. Lt. Shane Osborn: looking at a miracle (PDF). Naval Aviation News. September–October 2003 [September 27, 201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May 13, 2013).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15. ^ http://www.taiwandc.org/latimes-2001-01.htm
  16. ^ 中国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 《外交案例》
  17. ^ Mufson, Steven. US to pay China $34,567 related to spy plane incident. The Washington Post (Hearst Newspapers). August 10, 2001. 
  18. ^ 俄公司中标空运美间谍飞机. BBC. 2001-06-09 [2010-12-27]. 
  19. ^ 美国间谍飞机运抵夏威夷. BBC. 2001-07-04 [2010-10-27]. 
  20. ^ 中国拒绝美国军舰访问香港. BBC中文网. 2001年5月29日 [2010年9月10日]. 
  21. ^ Ellison, Michael. China eases spy plane surveillance. The Guardian (London). July 30, 2001 [March 13, 2009]. 
  22. ^ Snowden Documents Reveal Scope of Secrets Exposed to China in 2001 Spy Plane Incident. The Intercept. 2017-04-10 [2017-06-09]. 
  23. ^ 23.0 23.1 23.2 23.3 网络作者“科罗廖夫”. 不是81192号:中美撞机事件王伟烈士座机到底是哪架. 新浪网军事. [2017-07-23]. 
  24. ^ 怪蜀黍老囧曾. 南海撞机十六年,王伟座机很可能为81194而非81192. www.wanhuajing.com. 2017年4月2日 [2017-07-20] (中文(中国大陆)‎). 
  25. ^ FFCZ, Supmil.com. 4·1撞机事件中王伟驾驶的并不是81192号歼—8. lt.cjdby.net. [2017-07-20] (中文(中国大陆)‎). 
  26. ^ 丁丁学编程. 央视纪念中美南海撞机事件中遇难飞行员王伟. 2014年4月1日 [2017-08-07] (中文(中国大陆)‎).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