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主運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主运动,通常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所發生的一系列反對中國共產黨一党专政,倡导实行自由民主人權宪政的持續性政治運動,又稱為「中國民主運動」。該運動於1978年的北京之春開始,以1989年的八九民運為最重要,2000年代後各種公民運動及維權活動(中國維權運動)遍地開花的展開同時伴著數量巨大的民變,各地天災不斷,互聯網的出現使得社會組織力量提升,但是一直受到中共政府各種形式的打壓。

概述[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国初期[编辑]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中國大陸接連發生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的政治運動人民思想與自由遭嚴重壓制,值得注意的是在毛澤東的默許下有過一個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事件當時很多知識分子表達了對極權體制的不滿最後全被肅清。四人幫下台後,北京之春被視為「大陸民主運動」的起源。同一時期臺灣著名的黨外民主運動美麗島事件等。這兩個事件均是啟蒙性的,但導致的結果卻天差地別。遷到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當時通過各種手段(廣播、傳單、間諜等)對中國大陸實施過文宣工作。

北京之春[编辑]

1978年12月5日,在北京的西单民主墙魏京生大字报《第五个现代化》可以看作是这个运动的开始。魏京生在这份大字报中称现代化最关键的是将权力保持在劳动人民手中,但共产党被一些保守人物控制,人民必须通过一个漫长的和可能流血的斗争来推翻这些保守人物。魏京生以反革命罪被判15年徒刑,并于不久后流亡美国

六四事件[编辑]

1980年代中,这些民主意见在大学生和大学毕业生中很普及。贪污官倒、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和感觉苏联东欧国家在改革方面超过了中国等因素导致了1989年的学生民主运动,最后导致部分中國人民爭取民主的天安门民主運動。6月4日中國人民解放军对天安门广场學生以武力血腥鎮壓,强制结束了这场運動。此后在中国外一些大学生组织了不同的民主运动组织。许多西方国家、人士和輿論均对这些运动和组织持有好感。

1990年代大陸的民主运动骤减,不過還是出現過中國民主黨組黨最後以大逮捕和流亡收場,六四學運領袖王丹被流放出國前於國內也舉行過一些民主活動,六四後有很多人出版抗議及反思六四的文章書籍最後大部分被查禁,各地也有親民主事件。其中法轮功也有组织大批人员参与活动,并发生了425上訪事件

2000年代[编辑]

2000年代後貧富差距急劇擴大,貪污腐敗及環境污染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政府侵犯公民權力的事件屢見不鮮,且對社會投入的資源稀少、社會微觀管理能力退化,導致國內民意沸騰每年涌现大量民众抗议性质的“群體性事件”。然而,依托于中国經濟相对稳定的发展,虽然国内群体性事件多发,但民众对生活持普遍乐观看法。在美国独立研究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13年发布的国家发展方向满意度调查中显示,85%的中国民众对国家目前发展方向持满意的态度,是在所调查所有国家中满意度最高的[(皮尤报告)]

2010年代[编辑]

由于互联网的普及,各地的公民運動與維權運動也遍地開花的展開,如中國茉莉花行動2010年廣州撐粵語行動陝北石油事件2011年陸豐烏坎事件等等,湧現出一批知名維權人士艾未未高智晟、新公民运动胡佳等,也出現了獨立參選人與公民組織,互聯網的出現對中國人傳播真相與民主自由觀念發揮了很大功勞,近年誕生的微網誌(Twitter新浪微博)讓社會力量的組織與聚集水平大躍升,中國社會總體公民意識正在快速提升,阿拉伯世界的民主革命帶給中國人很大觸動。在劉曉波獲頒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後中國國內的民主人士受到鼓舞。與此相對中國民間的公共知識分子與親民主人士紛紛鋃鐺入獄,大部分知識分子與學生日漸喪失作為知識分子與學生的社會責任,獨立思考能力轉弱。但也应当注意,不少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意见领袖”,以反对政府、反对专制的姿态,以民主、自由的名义,为自己赚取声誉,进而获益。更有甚者,过度依附于西方所谓的主流意识形态和普世价值,同样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又因为中国民主运动常年接受美国民主基金的扶持,已经逐步蜕变成为形同美国之声和自由亚洲电台这类为美国国家利益服务的组织,偏离了其建立初衷也失去了其在中国的群众基础。由此所导致的后果就是,让民主、自由等词汇成为一个所指不明的空洞的词语,成了空泛的口号,而非具有指导意义的纲领。具体的表现,例如,网络上出现一条与政府相关的负面新闻,这类意见领袖并不首先确认新闻的真实性,而是直接摆出一种反对政府的姿态,发表情绪激烈但内容空洞逻辑不清的言论,以激起“粉丝”相同的情绪。

香港與海外[编辑]

海外民運方面內鬥和貪腐嚴重加上資訊流通封鎖對於中國的作用微弱,有很多人流亡於國外舉辦各種組織也經常舉行抗議示威,在國外有很多架設服務器的民主色彩網站,但收效甚微。加之大部分民运人士实际上已经和中国社会脱离多年,观点和看法还停留在二十余年前,使得国内的受众群体很难与其产生共鸣。

香港做為目前中国共产党所治理区域中唯一实行全面民主制度的地区,對於中國民主化貢獻是直接的,有可能在日后推动大陆地区进行实质上的民主改革。很多政黨與團體會在香港抗議示威,大陸很多事件(劉曉波入獄等)最先在香港舉行抗議,比較激進的組織有社民聯。

臺灣在六四學運期間表現積極,2000年後受到狭隘本土意识冲击逐漸與大陸產生距離感,抗議事件逐漸減少,臺灣政府受到本土化與自身利益的影響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舉措,但他的自由民主體制對中國大陸來說為一個榜樣。

外國政府在六四發生初期對中國實施過嚴厲的制裁,往後同樣出於利益的考慮各種限制逐漸解除,但發表過很多反對中國侵犯人權的言論,涉及到民主問題的會議有中美人權對話中歐人權對話等,外國政府也資助過一些維權和民主人士與組織。也有些外外國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等)幫助中國民主及抗議中共。

海外民主組織較有影響力的有兩支:

  1. 法輪功:相对之下法轮功在获得大量境外资金支持下财源充足,活动频繁,发行号称世界最大的免费报纸《大纪元时报》,此報有很多反华亲民主與宣扬法輪功觀點,部分报道带有夸张和臆想的成分,无法被独立证实因而被认为缺乏基本的新闻底线。《大纪元时报》目前在世界多个国家发行但在中国被禁。法轮功组织通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取得资金支持開發了如無界自由門逍遥游等翻墻軟體使中國網民可以接触到更多被封禁的内容。目前,法轮功仍被认为是中共政权在海外的一大反对力量。但由于法轮功已经从其号称的宗教团体经逐渐沦为西方反华势力的喉舌,虽然有些民运人士主张和法轮功结盟,更多的民运人士仅从“信仰自由”的角度同情法轮功,实质上尽量和法轮功保持距离,以免信用度下降。例如民运网站“博讯”对法轮功所宣称的所谓“三千万人退党”和“苏家屯事件”保持沉默,从一个侧面也体现出法轮功的公信力已经开始崩塌。
  2. 西藏流亡政府:西藏流亡政府方面達賴喇嘛丹增嘉措從最初的主張西藏獨立而轉向讓西藏獲得真正的自治權,因丹增嘉措在西方社會上持有較大影響力且對他有正面印象,這讓西方普遍同情西藏人的遭遇因而對中國民主有一大幫助,流亡政府也和共產黨談判過幾次,西藏流亡政府目前已經政教分離民主化,民選最高行政首長西藏司政,對西藏來說是一個樣板。

未來[编辑]

中東北非的民主革命阿拉伯之春的无疾而终和其引发的社会动荡以及经济崩溃体现出革命式的民主化进程远非可取之路,只能使中国陷入长期衰败的泥潭。但必须注意到的是,如果不能有效的控制現今中國国内的逐渐拉大的贫富差距,出手解决层出不穷的贪腐问题,未來中國的走向并不乐观。社会动荡變革将会直接伤害到中国民众并使得中国在过去30年经济腾飞中的积累灰飞烟灭。

目前,中国经济正在经历新的转型。过往中國經濟的增長,一靠政府过量投资固定资产,導致产业失衡及泡沫與通脹;二靠資源开发,低效粗放生產,致使資源逐漸枯竭、環境惡化。民營企業在惡劣的經商環境及國進民退之下生存困難,政府收緊銀根更是雪上加霜。一些民營企業只得轉往影子银行,已經紛紛出現資金斷鏈倒債。这些现实问题中國經濟很有可能會硬著陸的看法日渐流行。

目前中共體制內可能出現分裂(支持改革的溫家寶等人),但是沒有強人的今天中共已是集體領導,誰也沒有一家掌控局面的能力。因要面對龐大的利益集團,對待不同意見而逐漸黑社會化。這就讓溫和轉型(體制內與外部壓力)的可能性大幅降低,也讓很多堅持非暴力革命的人轉向。現時社會各種思潮涌動、人心思變,日後只會越來越不滿,民變急劇增加且有些上升到政治層面。90後新一代的思維有別於他們的前輩而更容易接受普世價值。經濟也處于危險邊緣。[1]

雖還沒有比較富裕的國民站出來抗議,但一个威权体制在发展中往往会有掠夺中产阶层的阶段,高房价、高税收和腐败让这个群体由富变穷,越来越对政府不满。中共的一些政策,将会「毁掉」中产阶层,当他们的利益被剥夺的越来越多,生存越来越困难时,最终会从抗争现场的同情者、旁观者变为抗争者。

大中华区主要民主运动事件[编辑]

中国政府的壓制[编辑]

中国政府通常以扰乱社会治安等罪名对民主人士进行逮捕、监视居住。

評價[编辑]

網絡起著組織與啟蒙和克服恐懼的作用,真正推進社會進步的為進行公民運動的普通人(很多為法律界人士及作家和平民),這些普通人繼續帶動其他人的覺醒,讓中國的公民意識及民主意識大躍升,表面上看似無法與強大的國家政權抗衡,但它已經開始扮演一個當局無法忽視的政治力量。若就以溫和的方式使中共退讓而進行改革的方面來看,中國民運並不成功,但2000年後公民運動及維權運動為日後打下公民基礎及讓人醒悟,隨著政府打壓越發瘋狂也讓越來越多的人放棄非暴力不合作。

中共建國後的1980年代較其他年代開放自由,民主思想深入當年的大學高中生最終促成六四學運,雖錯失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但當年的這批人活躍在中國社會上,對未來中國民主健康運行起著至關重要的影響,六四鎮壓也讓共產主義信仰破滅政府統治威信下降。

影響[编辑]

苏联的改革陷入困境被中国官方用来作为他们的立场的证明。事实上这的确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现象。尽管中国已经成功地将其经济的一大部分转化为资本主义经济,在政治上,向民主自由的改革十分缓慢。民主运动内部对于应该如何对付中国和中国政府的分歧(比如就参加世界贸易组织的问题)也削弱了这个运动。

参看[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習近平 共產中國最弱勢的領袖 矢板明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