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主運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主运动,简称中国民运,常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于其国内或内地發生的一系列反對中國共產黨一党专政,倡导实行自由民主人權宪政的持續性政治運動,又稱為「中國民主運動」。該運動於1978年的北京之春開始,以1989年的八九民運為最重要,2000年代後各種公民運動及維權活動(中國維權運動)遍地開花的展開同時伴著數量巨大的民變互聯網的出現使得社會組織力量提升,但是一直受到中共当局各種形式的打壓。儘管隨經濟發展、對西方的暸解、港台等高自由度地區的潛移默化而略有鬆綁,而使政府推動確保長遠執政合法性為前提的政治改革,並逐漸進入了簡政放權階段,但在維穩前提下,有民主化推進緩慢、改革抓不到要點、甚至偶尔倒退的問題。部分人甚至完全反對由官方主導的改革。

概述[编辑]

許多人提倡的是西方的投票式民主,同時官方也對中國特色的參與式民主方向做了說明,然而民主派多不接受,他們認為只是新加坡式的民主專政體制,中國的民主運動呈現出中西方兩極分化的态势。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国初期[编辑]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中國大陸接連發生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的政治運動人民思想與自由遭嚴重壓制,值得注意的是,在毛澤東的默許下有過一個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政策,當時很多知識分子表達了對極權體制的不滿,最後全被肅清。四人幫下台後,北京之春被視為「大陸民主運動」的起源。同一時期臺灣著名的黨外民主運動美麗島事件等。這兩個事件均是啟蒙性的,但導致的結果卻天差地別。遷到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當時通過各種手段(廣播、傳單、間諜等)對中國大陸實施過文宣工作,以促進中共政權的崩潰。

北京之春[编辑]

1978年12月5日,在北京的西单民主墙魏京生大字报《第五个现代化》可以看作是这个运动的开始。魏京生在这份大字报中称现代化最关键的是将权力保持在劳动人民手中,但共产党被一些保守人物控制,人民必须通过一个漫长的和可能流血的斗争来推翻这些保守人物。魏京生以反革命罪被判15年徒刑,并于不久后流亡美国

六四事件[编辑]

1980年代中,这些民主意见在大学生和大学毕业生中很普及。贪腐,改革开放的阵痛,西方普世價值文明的衝擊,社會貧富差距等因素导致了1989年的学生民主运动。学生因政府無作為不回應而不愿退场,6月4日在鄧小平和李鵬等中共高層指示下中國人民解放军对天安门广场學生进行武力鎮壓清场,强制结束了近兩個月的和平示威,衝突導致數千名學生市民和解放軍死傷。其中领导學運的学生領袖被迫以政治避难等原因流亡海外。這是中國民主運動在國際間極具代表性與知名度的運動。

2000年代[编辑]

2000年代後貧富差距急劇擴大,貪污腐敗及環境污染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政府侵犯公民權力的事件屢見不鮮,且對社會投入的資源稀少、社會微觀管理能力退化,導致國內民意沸騰每年涌现大量民众抗议性质的“群體性事件”。然而,依托于中国經濟相对稳定的发展以及中國政府強大的維穩力量,虽然国内群体性事件多发,但民众对共產黨政權持普遍乐观看法。在美国独立研究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14年发布的国家发展方向满意度调查中显示,87%的中国民众对国家目前发展方向持满意的态度,是在所调查所有国家中满意度最高的[1]

2010年代[编辑]

由于互联网的普及,各地的公民運動與維權運動也遍地開花的展開,如中國茉莉花行動2010年廣州撐粵語行動陝北石油事件2011年陸豐烏坎事件2015年粤西抗议焚化厂建立运动等等,湧現出一批知名維權人士艾未未高智晟、新公民运动胡佳等,也出現了獨立參選人與公民組織,互聯網的出現對中國人傳播真相與民主自由觀念發揮了很大功勞,近年誕生的微網誌(Twitter新浪微博)讓社會力量的組織與聚集水平大躍升,中國社會總體公民意識正在快速提升,阿拉伯世界的民主革命帶給中國人很大觸動。成立于2004年,致力於傳播臺灣經驗的國民黨精神黨員團體中國泛藍聯盟經過十年發展。在劉曉波獲頒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後,中國國內的民主人士受到鼓舞。

香港與海外[编辑]

香港作為目前中国所治理区域中唯一实行相對民主制度的地区。很多政黨與團體會在香港抗議示威,大陸很多事件(劉曉波入獄等)最先在香港舉行抗議,每年六四事件的同日香港维园都有纪念活动,惟上述地区仅有。而比較激進的政治組織有社民聯和人民力量。[來源請求]

臺灣在六四學運期間表現積極,2000年後受到所谓『台灣本土意识』冲击逐漸與大陸產生距離感,臺灣政府受到本土化與自身利益的影響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舉措,但他的自由民主體制對中國大陸來說為一個榜樣。而不是抄袭。[來源請求]

外國政府在六四發生初期對中國實施過嚴厲的制裁,往後同樣出於利益的考慮各種限制逐漸解除,但發表過很多反對中國侵犯人權的言論,涉及到民主問題的會議有中美人權對話中歐人權對話等,外國政府也資助過一些維權和民主人士與組織。也有些外國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等)幫助中國民主及抗議中共。[來源請求]

主要民主运动事件[编辑]

評價[编辑]

民主派观点:網絡起著組織與啟蒙和克服恐懼的作用,真正推進社會進步的為進行公民運動的普通人(很多為法律界人士及作家和平民),這些普通人繼續帶動其他人的覺醒,讓中國的公民意識及民主意識大躍升,表面上看似無法與強大的國家政權抗衡,但它已經開始扮演一個當局無法忽視的政治力量。若就以溫和的方式使中共退讓而進行改革的方面來看,中國民運並不成功,但2000年後公民運動及維權運動為日後打下公民基礎及讓人醒悟,隨著政府打壓越發瘋狂也讓越來越多的人放棄非暴力不合作。中共建國後的1980年代較其他年代開放自由,民主思想深入當年的大學高中生最終促成六四學運,雖錯失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但當年的這批人活躍在中國社會上,對未來中國民主健康運行起著至關重要的影響,六四鎮壓也讓共產主義信仰破滅政府統治威信下降。[來源請求]

影響[编辑]

苏联的改革陷入困境被中国官方用来作为他们的立场的证明。事实上这的确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现象。尽管中国已经成功地将其经济的一大部分转化为资本主义经济(官僚资本主义),在政治上,向民主自由的改革十分缓慢。民主运动内部对于应该如何对付中国和中国政府的分歧(比如就参加世界贸易组织的问题)也削弱了这个运动。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