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宣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72年尼克松访华期间所拍摄的路边赞扬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板。近年来,由宣传板中语句提炼的词语“伟光正”则成为一个含有贬义的网络词汇
National Embl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svg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宣传主要通过中国共产党主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进行控制,並在政府的運作中居於核心地位 [1]。20世紀後期,由於控制大眾媒體與政府獨裁,使得宣傳更加有效[1]。近年来中共对海外的舆论渗透与宣传举措被称为“大外宣”,被视为中国当局力图提升国际形象的一种措施。

历史[编辑]

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活动历史实际上早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它拥有多种多样的呈现形式,比如歌曲、绘画作品、海报和电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宣传活动主要是由中共中央宣传部通过国有媒体来传播,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中国政府也通过互联网在本国人民和外国人中进行宣传。中国中央电视台是中国政府传统的电视宣传管道,而印刷媒体方面的主要管道则是《人民日报》和《求是》杂志。

许多政治学者认为,中国政府的宣传主要是用来培育民族主义和人民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忠诚。也有许多学者认为,从1970年代末就已着手资本主义经济改革和现代化建设的中国共产党,一直热心于将自己描绘成爱国的政党,而不是单纯的一个建设社会主义或实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共产党,是因为后者已经在实践中遭到遗弃而不能再有效地为培植对国家的忠诚度而服务。典型的例证是,宣传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以及抗日武装游击队在抗日战争中的牺牲和事迹,以及“56个民族是一家”的官方论调。

建国初期毛泽东时代[编辑]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的几十年间,中国政府的宣传是提升对以毛泽东为中心的个人崇拜至关重要的手段,也是对诸如“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动员政治运动的重要工具。在毛泽东去世后,宣传工具被用来对“四人帮”抹黑。过去的一些宣传鼓励中国人民向一些无私的榜样学习,比如著名的战士雷锋董存瑞、加拿大医生白求恩等。又宣傳劉文彩、黃世仁、南霸天和周扒皮作為“地主階級”的四個活教材,作為“地主”醜惡的化身,形象在中国深入人心。從歷史資料來看,對這四個人物的描述大都缺乏根據,是依照“階級鬥爭”的需要而創作出來的,屬於假典型。[2]当时中国政府的宣传工具在抹黑美国帝国主义”和前苏联修正主义”的同时,赞扬其它的第三世界国家的标题革命以及亲中政权诸如阿尔巴尼亚北朝鲜

改革开放至21世纪初[编辑]

到了邓小平的经济和现代化改革时代,开始宣扬“五讲四美三热爱”,同时一个新的名词“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开始兴起。到了江泽民时代,中国共产党宣传活动的例子有,宣传“法轮功”是邪教组织,宣传“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以及宣传“三个代表”理论,而到了胡锦涛时代,建设和谐社会的发展战略、社会主义荣辱观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和清除貪污成为了政府的主要宣传内容。

2010年代[编辑]

习近平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出任总书记执掌政权后,中国党政机关开始推行“习近平的个人崇拜”,一方面宣扬“中国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清除貪污,另一方面也重提意识形态并强调其重要性,要求巩固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宣传思想部门必须守土有责”(参见习近平八一九讲话)。2013年,新华社还通过发表文章刻画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政治和社会经济动荡的场面及一些人士的不满情绪宣扬中国的动荡“会比苏联更惨”[3]。《解放军报》也发表文章,声称要像上甘岭战役那样“铆在意识形态斗争阵地上、战斗在最前沿”,争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并声称苏联解体是因为“丧失了理想信念,忘记了党指挥枪的原则”[4]。2014年周小平参加当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受到习近平会面及点名后引起广泛关注[5],中国政府开始动用宣传工具大力宣传周小平的评论文章,并压制对周小平的负面及同官方媒体立场向左的言论。科普作家方舟子因为评论周小平文章《梦碎美利坚》一文而遭封杀,此后官方媒体陆续发表多篇文章为周小平辩护[6]

意识形态的背景[编辑]

在各种文艺领域,被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所采用的现实主义社会主义者理论明确指出教育人民的目的就是在于建立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发生于1966至1976年间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个官方目的就是“改变文学艺术”。

中共中央宣传部和其它一些审查机构,包括新闻出版总署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它们监视所有出版物传统媒体网络媒体是否符合官方的政治主张。

各种审查机制[编辑]

評價[编辑]

  • 李敖如此評價中國大陸的宣傳:「共產黨宣傳是第一流的,可是現在慢慢地退步了。為什麼退步了?為什麼你們的宣傳有的時候發生了反的效果,或者宣傳達不到你們所要的效果?什麼原因呢?我認為,宣傳本身出了點問題,這就是我們所要檢討的原因。因為你們沒有見過李敖這種貨色。」[7]
  • 俄罗斯战略与技术分析中心的高级研究员瓦西里·卡申评价新华社2013年有关苏联解体的文章时称其“毫无逻辑”,使用了过时的、颠倒是非的和被歪曲了的资料,认为苏联的解体“更多是人心理的崩溃”[8]。还认为苏联的解体并非《解放军报》所说的军队丧失理想信念所致[9]
  • 方舟子指出,中国大陆在他被封杀后宣传周小平的文章“都是统一部署的结果”,并戏称为“黑色幽默”、“最高级别的黑”,称他们“把一个不学无术的‘网络作家’吹捧成‘网络世界的敲钟人’、‘这一代’的代表,把他那些东抄西凑、信口开河、错误百出的博客吹捧成‘网络正能量’、‘爱国正能量’”。[6]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Nicholas John Cull; David Holbrook Culbert; David Welch. Propaganda and Mass Persuasion: A Historical Encyclopedia, 1500 to the Present. ABC-CLIO. 2003-01-01: 73–77. ISBN 978-1-57607-820-4 (英语). 
  2. ^ 揭四大地主的真實面目:“黃世仁”是塑造的人物. 《中國經營報》 (人民網). 2013年1月22日. 
  3. ^ 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新华网. 2013年8月1日 [2014年10月14日]. 
  4. ^ 铆在意识形态斗争阵地上 (PDF). 解放军报. 2013年9月18日 [2014年10月14日].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年10月19日). 
  5. ^ 习近平寄语周小平花千芳:望你们创作更多正能量作品. 财经网. 
  6. ^ 6.0 6.1 方舟子. 官媒的黑色幽默. 新语丝. 2014-10-24 [2014-10-28]. 
  7. ^ 李敖《“停电状态”轻松解决台湾问题》
  8. ^ 一场笔战引发的争议:俄罗斯是二三流国家吗?.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3年9月5日 [2014年10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1月10日). 
  9. ^ 苏联解体是因为军队变质?. 俄罗斯之声. 2013年9月24日 [2014年10月14日]. 

来源[编辑]

书籍
  • Min, Anchee, Duo, Duo, Landsberger, Stefan R., Chinese Propaganda Posters, 245 x 370 mm, 320 pp., ISBN 978-3-8228-2619-5 (softcover)
  • Wolf, Michael Chinese Propaganda Posters: From the Collection of Michael Wolf, 2003, ISBN 978-3-8228-2619-5
  • Harriet Evans, Stephanie Donald (eds.), Picturing Power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SBN 978-0-8476-9511-9
  • Stefan Landsberger, Chinese Propaganda Posters: From Revolution to Reform, ISBN 978-90-5496-009-6
  • Hunter, Edward. Brain-washing in Red China: the calculated destruction of men's minds. New York, N.Y., USA.: Vanguard Press, 1951, 1953

參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