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華民國外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民國外交關係自1912年建國後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導致兩岸分治為第一階段,兩岸分治後至今為第二階段。中華民國政府在现今僅實際統治臺澎金馬的狀態下,與世界上22個國家具有正式外交關係[a]

1971年,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联合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取代中華民國政府在聯合國的「中國席位」,之後中華民國政府多次試圖重返聯合國未果。由於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上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日益提升,目前國際上大部分國家和中華民國並無正式外交關係,然而大多數的國家為與台灣保持密切的政治經貿往來,在台灣設立半官方性質的代表處

現況概要[编辑]

2016年01月16日,中華民國舉行第十四屆總統選舉,由反對黨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贏得選舉,由於綠營思想偏向以本土意識為主,與藍營與大陸親近的思想相左,因此造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高層的顧慮,在馬英九總統看守時期(2016/01/16-05/20)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發生許多有關國家治權上的爭議,第一在法律治權上,發生了肯亞馬來西亞兩國政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要求下把台灣詐騙嫌犯遣返至北京,台灣媒體稱為「肯亞案」、「大馬案」,此事件讓台灣民間震驚,第二在外交治權上,2016年03月1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宣布與在2013年11月14日與中華民國斷交的甘比亞伊斯蘭共和國復交[1],甘比亞承认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2],雖然中華民國官方宣稱甘比亞總統因為該國需要資金而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復交[3],但當時中華民國行政院長張善政評論說現今中華民國邦交國可能也會採取甘比亞模式「先與中華民國政府斷交,幾年後再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4],也有外交學者提出雙方建交是給予即將上任的蔡英文政府施壓[5]

  • 蔡英文政府上台後,在外交界近期需觀察的事件有:
    • 1.世界衛生組織(WHO)觀察員邀請函延後到達,且在邀請函上附註了「一個中國原則」,台灣方面在2016年05月23日開始的世界衛生組織(WHO)會議的參與程度。
    • 2.中華民國邦交國巴拿馬同時邀請兩岸領導人習近平與蔡英文參加運河通航儀式[6],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該運河第二大使用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否會運用此機會接收巴拿馬?恢復兩岸外交戰?或者打壓讓1999年運河歸還時李登輝總統只能與友邦元首見面的事件重演,打壓原本要參與開航儀式的非邦交國家高層讓他們不出席。
    • 3.外國給予中華民國免簽證上,馬英九政府時期持中華民國護照之國民可以免簽證前往之國家或地區、可以落地簽證方式前往之國家或地區總計164個。[7],原本可免簽證國家是否在蔡英文政府上台後,會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壓力而取消簽證,這些都是蔡英文政府上任後兩岸在外交方面觀察的指標。

與中華民國建有官方外交關係的國家[编辑]

中華民國對外關係的國家地理位置圖
  中華民國(實際控制區域)
  與中華民國建交並設置大使館的國家
  與中華民國建交而未設置大使館的國家
  雖未建交但設置駐台代表機構的國家(不含歐盟

自1970年代以後,大多數曾經承認中華民國代表中國的國家都已經陆续轉為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但仍有少數國家仍然承認中華民國代表中國而不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性(部份曾經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但後來斷交後轉而承認中華民國代表中國,例如伯利茲聖盧西亞布基納法索)。至2013年年底為止中华民国共有邦交国22个,主要是中美洲國家、加勒比海島國和南太平洋島國以及非洲國家。中華民國於每一邦交國均設大使館。

中華民國駐斯威士蘭的大使館

拉丁美洲加勒比海地區:12國[编辑]

大洋洲:6國[编辑]

非洲:3國[编辑]

歐洲:1國[编辑]

與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均無建交的主權國家[编辑]

順序 名稱 現況
1  不丹 雖沒有與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但在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中投下贊成票,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華民國的席位。目前在香港設有荣誉總領事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較好,兩國曾提出建交談判,但中間有印度影響,至今還無近一步的消息。
2  馬爾他騎士團 政治实体地位的国际组织,與104國建交。与两岸并无建交,與中華民國關係較好,高層曾經訪問台北。
3  科索沃 2008年自塞爾維亞獨立的主权國家,獲108个联合国会员国承認。由於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不承认其獨立,因此尚未建交;中華民國承認其獨立,但由於科索沃只承認聯合國會員國的主權國家,不承認中華民國,故双方亦未建交[8],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較好,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科索沃,但在普里斯提納設有辦事處。
4  阿拉伯撒哈拉民主共和国 目前臨時政府設於阿爾及利亞,獲46國承認。是非洲联盟的正式会员国,曾經與中華民國接觸,但如今與兩方都無接觸的消息。

與邦交國關係[编辑]

與中美洲地峽友邦的關係[编辑]

中美洲地峽包含貝里斯、哥斯大黎加、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尼加拉瓜、巴拿馬七國,在1985年之前中華民國與七個中美洲國家都有正式的外交關係,是中華民國外交重要板塊之一,但1985年12月尼加拉瓜奧蒂嘉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使中華民國在中美洲邦交第一次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破,雖然在1990年11月尼加拉瓜再與中華民國復交,使中華民國在中美洲外交板塊恢復完整,1996年,巴拿馬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相互設立辦事處,並在2016年辦事處提升為更高階的代表處,兩國發展了準外交關係,2007年06月,另一個中美地峽國家哥斯大黎加宣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與中華民國斷交,讓中華民國在中美洲外交板塊二次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破,至今,除了哥斯大黎加之外的中美地峽國家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傳出要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的消息,讓中華民國防不勝防。

中美洲國家在1991年12月成立中美洲統合體,該組織是聯合國觀察員,其成員國除了中美地峽七國之外也包含了位於加勒比海的多明尼加共和國,中華民國是該組織的觀察員,中華民國以此組織架構下中華民國與中美洲國家混合委員會外交部長會議,1992年第一次會議至今已舉辦了16次,1997年到2007年這十年間,中華民國與中美洲統合體成員國舉辦過6次比外交部長會議更高層級的中華民國與中美洲國家元首高峰會,不過已停辦。

與加勒比海友邦的關係[编辑]

中華民國在加勒比海地區到2013年為止有5個邦交國,分別是多明尼加、海地、聖克里斯多福與尼維斯、聖露西亞、聖文森與格瑞那丁,除了聖露西亞在1997-2007年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過,其餘四個國家未曾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但多明尼加與海地兩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互設辦事處,中華民國在1997年至2004年之間有舉辦8次的中華民國與東加勒比海友邦外長會議,不過因成效不大已停辦。

與南美洲友邦的關係[编辑]

中華民國於1957年7月8日與巴拉圭建交。1988年7月在東方市設立總領事館。巴拉圭是中華民國在1988年與烏拉圭斷交後,目前在南美洲唯一具有正式邦交的國家,兩國合作關係密切友好,巴國對中華民國參與國際事務活動向來堅定支持,並於每年聯合國大會總辯論時明確為中華民國執言。中華民國政府多年來支持巴國政府興建貧民住宅計畫,興建完成之貧民住宅已遍佈全國各省,廣獲巴國民眾好評。此外,兩國另簽有多項協定,包括外交及公務護照免簽證協定,觀光合作協定、文化專約、引渡協定、經濟合作協定、避免雙重課稅暨相互投資保障協定及志工協定等。

與南太平洋島國友邦的關係[编辑]

中華民國在南太平洋地區有6個邦交國,分別是吉里巴斯、馬紹爾群島、諾魯、帛琉、索羅門群島、吐瓦魯六國。在2006年與2007年時,中華民國與南太平洋島國友邦在帛琉及馬紹爾群島舉辦中華民國與南太平洋友邦元首高峰會,2009年時,第三屆原本要在索羅門群島舉辦,但台灣發生八八風災而停辦至今。

與非洲友邦的關係[编辑]

中華民國現在非洲有三個正式外交關係的國家,分別是布吉納法索、聖多美普林西比、史瓦濟蘭。2007年時,中華民國與非洲友邦舉辦第一屆元首高峰會,不過僅此辦過一次而停辦。

與梵蒂岡的關係[编辑]

中華民國駐教廷大使館

梵蒂岡是目前中華民國唯一有正式邦交的歐洲國家,現任駐梵蒂岡大使為王豫元。由於梵蒂岡國土面積極小,包括意大利在内的各国駐梵蒂岡大使館均設在義大利境內的羅馬市區,因此驻梵蒂冈使馆是中華民國唯一在非邦交國領土所設大使館。梵蒂岡在台北市設有大使館,但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之後,梵蒂岡撤回派任的大使,僅派代辦

中華民國在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位期間,因為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政治壓力,中華民國總統未踏足梵蒂岡領土,只有时任總統陳水扁夫人吳淑珍間歇性以私人名義到訪。直到2005年4月8日,陳水扁以「中國總統」(President of China)身份出席若望保祿二世的葬禮,成為中華民國外交史上首次現任元首出訪梵蒂岡。

另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於2013年3月17日親自率領慶賀團前往梵蒂岡,參加新任教宗就職典禮。這也是馬英九就任總統以來,首次踏上中華民國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馬英九此行一共停留36小時,也與多國元首互動,此行是以「友邦元首」身分與會。

與非邦交國和地区關係[编辑]

為維持與非邦交國和地区間的各項往來,中華民國在不少無邦交國設立非官方名義的代表處。特別著重於對美國、日本、歐盟及其成員國和新加坡等國的關係。

與美國的關係[编辑]

美國總統艾森豪於1960年6月18日訪問臺灣台北時與蔣中正總統搭敞篷車前往圓山行館途中接受熱情群眾夾道歡迎。蔣總統伉儷親至松山機場迎接, 艾森豪總統並於傍晚在總統府前廣場對50萬群眾發表演說。兩國總統發表聯合公報,穩固邦誼,譴責中国人民解放军對金門隔日砲擊之惡行,也依《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繼續保衛台澎金馬。艾森豪與蔣中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分別擔任歐洲及中國戰區的盟軍統帥。

中美關係被中華民國方面視作外交工作的重點。中华民国與美國的關係主要依據美國的《台灣關係法》以及美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間的三個聯合公報

美國政府的官方立場是:

美國歡迎並鼓勵海峽兩岸對話以降低緊張關係,並建立一個最終導致和平解决雙方分歧的環境。美國相信北京與台北之間的分歧可以由海峽兩岸人民自己解決。美國不斷重申和平解决分歧符合美國的利益。

這段聲明表明美國政府在表述其有關台灣問題的立場上用詞必須十分謹慎以避免觸發外交風波。明確表態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以武力統一中華民國,但也警告中華民國貿然宣布獨立將會導致立即的危險。由於在美國國內有一股很强的同情中華民國的政治勢力。所以美國在該問題上的立場表述往往是含糊其詞的,美國眾議院一度有意要求美國政府說明台灣關係法及三個聯合公報的適用優先順序,但受到行政部門強力運作而停止。

中華民國、中华人民共和国與美國都願意維持現狀,其中也包括了不清楚解釋“現狀”爲何。民進黨政府提出「四不一沒有」來向美國表明自己不會挑釁中華人民共和國造成台海緊張。陳水扁發表有關臺海方面的言論幾乎每次都逾越了四不一沒有的承諾,這種情况發生時美方都會表示「嚴重關切」,陳水扁則會再次重申自己的立場沒有改變。

因應陳水扁在2008年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舉動,美國白宮在2007年8月下旬時首次嚴正地對陳水扁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挑釁行為重申反對立場。

而馬英九接任中華民國總統之後,在兩岸問題上恢復「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原則,提出「不統、不獨、不武」取代「四不一沒有」,更曾明確表示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

美國駐華代表[编辑]

在1979年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以後,中華民國與美國不存在正式的外交關係,但是雙方始終維持非官方的經濟文化交流。美國通過台灣關係法,設立美國在台協會與中華民國保持非官方的關係。美國在台協會在台北設辦事處,在高雄亦有分支機構。技術上美國在台協會是私人機構,但其成員是美國國務院的職業外交官,以暫時脫離美國公職的方式擔任。

  • 現任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薄瑞光(Raymond F. Burghardt)
  • 現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梅健華 (Kin W. Moy)

中華民國駐美代表[编辑]

臺北經濟文化代表處(經文處)是中華民國駐美的代表機構,總部設在美國首都哥倫比亞特區,並在美國其他12個城市設有辦事處。雖然技術上,經文處非屬官方機構,但其成員都是中華民國政府任命的外交官;這些人員係持旨在促進美國與特定外國間之「友誼、商務及通航」而核發的特約簽證(Treaty visas),而非外交簽證(diplomatic visa),進入美國。

  • 現任中華民國駐美國代表:

與日本的關係[编辑]

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

在1972年9月29日,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正常化以後,中華民國與日本不存在正式的外交關係,但是雙方始終維持非官方的經濟文化交流。日本設立財團法人交流協會與中華民國保持非官方關係,與美國在台協會性質類似;中華民國也同樣在日本設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的半官方機構。

原本中華民國國民在中日斷交後,前往日本需使用浮貼於護照的「渡航證明書」,2005年起於愛知博覽會期間讓中華民國國民免簽證入境日本,日本國會更進一步通過在愛知博覽會結束之後,繼續此項措施。

各單位的現任主管/主官:

  • 中華民國駐日代表:
  • 財團法人交流協會會長:今井正
  • 財團法人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代表:沼田幹夫

與歐洲聯盟的關係[编辑]

現任駐歐盟代表:董國猷(兼駐比利時代表)

與馬來西亞的關係[编辑]

中华民国在1964年11月與马来西亚建立外交關係,设立驻吉隆坡领事馆,1969年升格为总领事馆

马来西亚于1974年5月31日与中华民国政府断绝外交关系,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后来达成协议,为了不中断两国的非官方关系来往,双方于对方首都互设代表机构。1974年8月,设立驻吉隆坡远东贸易旅游中心,1988年升格设立驻马来西亚远东商务处,1992年7月13日改为现名:驻马来西亚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

與蒙古國的關係[编辑]

目前中華民國政府沒有正式放棄對中國大陸的領土主權。與蒙古國的關係則更爲複雜,1921年以前中華民國政府一直行使對外蒙古的主權,但后在蘇聯的壓力下最終被迫妥协,由苏联做出不援助中國共產黨等三项原则来换取国民政府外蒙古独立的承认。1946年1月5日,中华民国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国民政府公告说:“外蒙古人民于民国34年10月20日举行公民投票,中央曾派内政部次长雷法章前往观察,近据外蒙古主持投票事务人员之报告,公民投票结果已证实外蒙古人民赞成独立,兹照国防最高委员会之审议,决定承认外蒙古之独立,除由行政院转饬内政部将此项决议正式通知外蒙古政府外,特此公告。”随后国民政府表示支持蒙古入联合国。[來源請求]。但因随后的北塔山事件而交恶,1947年7月28日,国民政府因為蒙古国軍隊入侵中國新疆而改變立場,反對外蒙古加入聯合國[9]。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由於外蒙古有蘇聯在背後的支持,而承認外蒙古獨立,而中華民國政府遷台之後由于苏联违背当初不援助中國共產黨等三项原则,于1953年取消承認蒙古獨立(在聯合國的控蘇案,並曾行使否決權),並宣稱一直對外蒙古有主權。直到1990年代方與蒙古國建立非官方的聯繫關係。200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民進黨上台主政後已經基本上承認蒙古國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中華民國外交部並在烏蘭巴托設有「駐蒙古代表處」。

2002年,中華民國承認蒙古國,其實早在1990年代後就不再發行中華民國全圖[10][11][12]。2012年5月21日,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發新聞稿表示「民國35年我國憲法制定公布時,蒙古(俗稱外蒙古)獨立已為我政府所承認,因此,當時蒙古已非我國憲法第4條所稱的『固有之疆域』。」否定外蒙古為中華民國領土。[13]完全承認蒙古獨立。

與其他非邦交國的關係[编辑]

目前與中華民國建交的國家僅有22個,而其他國家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的同時,也與中華民國保持半官方的經貿聯繫。由於敏感的政治問題,很多國家的駐華代表將當地的簽證申請轉給臨近的大使館或領事館處理,而不是直接在當地簽發。同樣的,中華民國在一些國家也設有非官方的代表處,受限國際政治因素,駐外代表處通常不直接以中華民國為名,常見的改稱包括台北代表處、台灣代表團等。

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宣稱對釣魚台列嶼钓鱼岛)擁有主權。在中華民國的行政区域规划中,钓鱼台属宜兰县頭城鎮所辖。

中華民國、马来西亚中華人民共和國菲律宾文莱越南印度尼西亚,对南沙群岛的主权归属存有爭議;此外,中華民國認為現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控制的西沙群島亦為其固有疆域並擁有主權;同時越南亦宣稱擁有西沙群島。2002年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缓和了政治緊張,但并未在法律层面取得實質进展。

與國際組織間的關係[编辑]

世界卫生组织(WHO)[编辑]

中華民國與世界衛生組織自1971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而使中國席位改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後,就由於中國代表權問題,失去相互間的官方聯繫;中華民國政府自1997年起每年都嘗試以不同名義重新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但每次都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反對,使其邦交国的提案都不能提交世界衛生大會(WHA)討論或表決。在不造成「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前提下,2009年中國政府世界衛生組織(WHO)同意台灣當局(即指中華民國政府)以世界衛生大會觀察員身分參加世界衛生大會。2009年5月,中華民國行政院衛生署署長葉金川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參加世界衛生大會,

國際電信組織[编辑]

中華民國原本是國際電信組織的會員國,在1971年聯合國席位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後,連帶喪失ITU的會籍。此後,中華民國原本的國際電話冠碼86被移轉給中国大陆,而另獲配發886的冠碼。在ITU的官方文件中寫為配發給「中國台灣(Taiwan, China)」。[14]

而在無線電電臺的台號,則是B開頭。業餘無線電則以BM、BN、BO、BP、BQ、BU、BV、BW、BX開頭。

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编辑]

中華奧會會旗

其他擁有會籍的政府間國際組織[编辑]

註:詳請參閱 中華民國外交部-我擁有會籍之政府間國際組織網站

與非政府組織及跨國企業間的關係[编辑]

關於國際民航事務的特殊安排[编辑]

在很長時間內中華民國的國家航空公司中華航空無法開拓部分地區的航線,而只能由其旗下的全資子公司(例如華信航空)負責經營。日本東京的航線不得在成田機場起降,只能利用只供國內線使用的羽田機場。但在1995年中華航空的飛機不再繪有中華民國國旗後,才被允許直接飛往成田國際機場。在台灣往來香港的航線方面,曾經因為香港主權移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令華航能否飛到香港成為問題,最後以更改華航飛機的標誌來解決。

有時候,建交和斷交都影響中華民國和別國的航空交通。1992年由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大韓民國建交,中華民國與大韓民國斷絕了外交關係,使得中华民国往來大韓民國的航運中斷。直至2002年12月,雙方同意以定期包機復航,而2004年9月1日經雙方談判後簽訂《台韓雙邊航空協定》,恢復台韓雙邊航空運輸定期航線。

許多國家的國家航空公司或主要的航空公司也盡量避免自行經營飛航台灣的航線。例如日本航空通過其子公司日本亞細亞航空全日空透過子公司日空航空的名義來運營來返中華民國的航線,直到2007年11月生效的台日間新航約改為母公司飛航[15];而在過去,英國航空是通過其子公司英國亞洲航空的名義來運營來返台灣的航線[16],而荷蘭皇家航空也通過其子公司荷蘭亞洲航空(機身塗裝為KLM Asia,且去除皇冠標誌)的名義運營往返台灣的航線。但因為飛機調度的因素,實際上也常以母公司的飛機飛航台灣航線。因類似狀況而成立的航空公司還包括了澳洲航空所屬的澳亞航空(Australia Asia Airlines)、瑞士航空所屬的瑞亞航空(Swissair Asia),與法國航空所屬的法亞航空(Air France Asie)。然而隨著兩岸關係漸趨和緩,這些因特殊時代背景而誕生的航空公司也陸續遭裁撤或併回。除此之外,德國漢莎航空雖然沒有針對台北航線特別設立子公司,卻改用原本專門飛航歐洲區域航線的子公司神鷹航空(Condor)負責台德航線。

中華民國雖不是國際民航組織的成員,但航空器註冊編號的冠碼仍是B-開頭,早期後面的數字是3位數或四位數,在1990年代後逐漸改為5位數。

世界自由民主聯盟總會[编辑]

「世界自由民主聯盟總會」係由「亞洲人民反共聯盟」發展而來。「亞洲人民反共聯盟」成立於民國43年,由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大韓民國總統李承晚、菲律賓總統季里諾共同倡導。民國56年擴大發展為「世界反共聯盟」(簡稱世盟)。民國79年世盟第二十二屆年會決議自民國80起改名為「世界自由民主聯盟」。民國80年世盟第二十三屆年會決議成立「世界自由民主聯盟總會」。「亞洲人民反共聯盟中華民國總會」亦隨之更名為「世界自由民主聯盟中華民國總會」。「世盟」並於民國82年加入聯合國非政府組織(UN DPI/NGO)成為正式成員,擁有全球超過一百個國家分會。[17][18]

頂級網域名[编辑]

中華民國在網際網路的頂級網域名方面,獲得ICANN分配到.tw的網域名。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臺灣的政治地位有關內容請參見臺海現狀臺灣問題

參考文獻[编辑]

  1. ^ 中共與我前友邦甘比亞建交. 中廣. 2016-03-17 [2016-03-17]. 
  2. ^ 2013年與我斷交 甘比亞宣布與中共建交. 聯合報. 2016-03-17 [2016-03-17]. 
  3. ^ 外交部:甘比亞經濟蕭條需要外援 非洲三邦交國尚無危機. NOWnews. 2016-03-18 [2016-05-24]. 
  4. ^ 張善政:無法接受甘比亞與中國復交模式. 新頭殼. 2016-03-18 [2016-05-24]. 
  5. ^ 中國甘比亞復交 專家:警告蔡英文 這只是開始. 香港明報. 2016-03-18 [2016-05-24]. 
  6. ^ 巴拿馬邀蔡習兩面手法?學者:仍待觀察. 中央通訊社. 2016-03-26 [2016-05-24]. 
  7. ^ 中華民國國民適用以免簽證或落地簽證方式前往之國家或地區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2016-05-10 [2016-05-24]. 
  8. ^ 科索沃高官表示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 新华网. 2008-03-20 [2014-06-10]. 
  9. ^ 徐淑希演說 認外蒙無入會資格 (pdf). 大公報. 1947年7月30日. 
  10. ^ 內政部函:「一、本部前曾於民國87年出版「中華民國全圖」,後因考量銷售量偏低、圖資內容不符現況,目前已停止銷售。」
  11. ^ 官方地圖將標示蒙古為國家自由時報, 2002年10月3日
  12. ^ 大陸地圖得依中國現狀標示自由時報, 2002年11月30日
  13. ^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有關外蒙古是否為中華民國領土問題說明新聞參考資料
  14. ^ http://www.itu.int/publ/T-SP-E.164D-2007/en
  15. ^ http://www.rti.org.tw/News/NewsContentHome.aspx?t=1&NewsID=88709 中央廣播電台 台日航約完成修約換函簽署
  16. ^ Why Taiwan is still an unique escape. 獨立報. 1996年9月14日 [2012年5月14日] (英文). 
  17. ^ 世界自由民主聯盟總會官方網站
  18. ^ 世界自由民主聯盟中華民國總會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