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華民國與新加坡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加坡與中华民国關係
Singapore和Republic of China在世界的位置

新加坡

中華民國
外交代表機構
新加坡駐臺北商務辦事處 驻新加坡台北代表处
外交代表
代表 黃偉權[1] 代表 梁國新[註 1][3]

中華民國與新加坡關係是指中華民國新加坡共和國(通稱新加坡星國)之間的關係。兩國無正式外交關係,但在對方首都互設具大使館性質的代表機構。雖無邦交,而兩國在政治、軍事、經濟等各領域皆保持密切關係。新加坡也數次在海峽兩岸官方交流間擔任第三方的角色。

政治[编辑]

外交[编辑]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後,新加坡华人拉著中华民国国旗遊行慶祝胜利。
綠色國家表示在1971年的投票中反對中華民國續留聯合國,即《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其中包括新加坡

1912年中華民國建立後,延續清朝政府時為英國殖民地的新加坡設有总领事館,1950年1月,英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后,中华民国驻新加坡总领事馆闭馆[註 2]

外部圖片链接
1989年3月7日,李登輝總統(左3)訪問新加坡,受到總理李光耀(右2)的歡迎
李光耀接見李登輝

1965年8月9日,新加坡独立建國。8月11日,行政院長嚴家淦致電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承認新加坡政府[4]:716。此後,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蔣經國均派代表赴任新加坡,蔣經國甚至派次子蔣孝武長駐於新加坡。新加坡總理李光耀任內更訪問台灣達二十五次,堪稱是訪問台灣最多次的外國領導人

1971年10月,新加坡在聯合國大會上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取得「中國」席次。

1987年6月8日至12日,行政院長俞國華伉儷訪問新加坡。[5]

1987年12月9日,新加坡環境部長麥馬德抵台訪問。期間會見外交部長丁懋時及其他政府官員,並參觀環保設施。[6]

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逝世後,總理李光耀抵台參加其葬禮,表示「我來向這位已故總統,同時也是我的好朋友致哀」。[7]7月4日,李光耀夫婦率領財政部長胡賜道、勞工部長李玉全抵台訪問,總統李登輝夫婦在臺北賓館設宴款待。[8]

李登輝也于繼任總統後的1989年3月6日訪問新加坡,和李光耀會面,這是唯一在任的中華民國國家元首以官式訪問新加坡。[9]4月17日,新加坡第一副總理兼國防部長吳作棟夫婦亦抵台訪問。[10]

1990年1月4日,李光耀夫婦抵台訪問,陪同官員包括第二副總理王鼎昌、外交部政務次長宋比得等人。[11]10月3日,新加坡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10月27日,李光耀夫婦再度抵台作私人訪問,並會見總統李登輝與行政院長郝柏村[12]

1993年4月27日,由中華民國陸委會授權的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台辦授權的海峡两岸關係協會(海協會)會長汪道涵於新加坡舉行會談。而辜汪會談也是自1949年兩岸分治以來,首度進行的準官方會晤。

1993年9月,新加坡外交部長黃根成在第48屆聯合國大會的總辯論中,表示國際社會應鼓勵台灣參與國際組織。[13]

1997年11月,新加坡總理吳作棟在參加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英语APEC Canada 1997(APEC高峰會)後,過境台灣中正國際機場,與中華民國高層官員會面。[14]

1999年9月21日,台灣發生大地震新加坡政府派遣緊急救難隊抵台協助搜救。[15]

2004年,李显龙在上任总理之前到访台湾,台湾媒体對此做出大幅報導,引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不满。[16][17]由于中国大陆主张对台湾拥有主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反对邦交国与台湾建立任何的正式关系。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声称李显龙“伤害13亿中国人民感情”。[18]这促使李显龙在当上总理后重申支持一个中国政策,反对台湾独立[19],并说台湾报章作出了推测性的报道,包括声称新加坡国防部长张志贤随同李显龙访台,即使张志贤当时人在新加坡。[17]中華民國外交部長陳唐山以「鼻屎大的國家」來抨擊新加坡外交部長楊榮文聯合國大會反對台獨的發言,引發爭議。[20]楊榮文事後對此表示「難過」,並表示台灣可以不同意新加坡對台獨的立場,但無須發表偏激言論。[21]

2008年9月,新加坡外交部長楊榮文在聯合國大會的總辯論表示,樂見台海兩岸關係趨於緩和,鼓勵兩岸繼續進行對話。[22]2009年5月,對於中華民國以中華台北名義成為世界衛生大會觀察員,新加坡外交部發言人表示,星國認為此一正面發展顯示臺海兩岸確有「擱置爭議、共創雙贏」的決心,此為國際社會之福。[23]

2011年,李光耀再度來台,與總統馬英九會晤;這也是他生前最後一次訪台。[24]

2015年3月24日,李光耀逝世後,總統马英九親赴新加坡進行私人弔唁,但在官方追悼會進行前離開新加坡回台。[25]外交部長林永樂亦前往新加坡駐台代表處弔唁。[26]

2015年11月7日,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習近平以「兩岸臺灣大陸)領導人」的身分在新加坡會面。是自1949年兩岸分治以來,雙方最高領導人的首次會晤。[27]馬英九在完成與習近平的會面後,又安排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短暫會面茶敘,李顯龍事後在Facebook貼出圖文才將消息公開。李顯龍希望「馬習會」成果可為區域帶來穩定和平,而馬英九也在李顯龍的Facebook上回覆,感謝李顯龍與前故總理李光耀促進兩岸發展。[28]

2017年9月20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應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邀請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與李克強會談後還會見了國家主席習近平等政府高層官員。會後新華社報導李顯龍說新加坡「堅持一個中國政策,反對台灣獨立。」但在新加坡官方發佈的新聞資料中,僅提及李顯龍向習近平重申新加坡會遵循自己的「一個中國」政策,並未提到「反對台灣獨立」。[29]

2017年11月11日,出席APEC高峰會中華台北領袖代表、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和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夫人何晶茶敘。李顯龍在Facebook貼出照片並寫道:「很高興與再次出任中華台北代表的宋楚瑜見面,我們與宋楚瑜及宋鎮邁一起喝茶。」[30]

2019年2月,高雄市長韓國瑜訪問新加坡,除了與連鎖超市FairPrice昇菘超市百美超市英语Prime Supermarket簽約,推廣高雄農漁產品外,並參訪新加坡國立大學,觀摩青創育成中心,為高雄市未來成立青年局作準備。[31][32][33]

代表機構[编辑]

1968年11月14日,兩國換文同意互設代表處。[34]

1969年3月6日,設立具大使館性質中華民國駐新加坡商務代表團。1979年8月1日,新加坡也在中華民國设立同等性質的新加坡駐臺北商務代表處[34][35]

1990年10月3日,新加坡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于是中华民国驻新加坡商务代表团便在同年9月30日先行改名为驻新加坡台北代表处(Taipei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Republic of Singapore);[34][35][3][36]原新加坡駐臺北商務代表處也於9月30日改名為新加坡駐臺北商務辦事處(Singapore Trade Office in Taipei)。[35][1]

事件[编辑]

原定駐新加坡代表江春男於2016年8月2日在總統府宣誓,當晚遭警方臨檢發現酒測值超標,並依公共危險罪送辦。9日,向總統蔡英文請辭獲准;[37]9月初,外傳將接替江春男的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主任黃志芳,也傳出新加坡對黃志芳以往的「高調」行事作風有意見,以致破局。外交部長李大維立法院受訪證實「黃志芳現在不是規劃在去新加坡的名單裡面,至於最後的人選,牽涉到我國跟新加坡,不是我方可以單方面決定」。[38]最後由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董事長梁國新出任駐新加坡代表。

簽證[编辑]

中華民國護照中華民國公民可以免簽證的方式入境新加坡。
新加坡護照新加坡公民可以免簽證的方式入境中華民國

持有中華民國護照中華民國公民可以免簽證的方式入境新加坡,停留最多30天且期滿即須離境。若計劃停留30天以上,應前往新加坡駐臺北商務辦事處申辦簽證,或入境後至新加坡移民與關卡局(ICA)提出申請。新加坡海關英语Singapore Customs對短期內頻繁進出該國或於停留期滿後即再度入境者(尤其以陸路出境赴鄰近之馬來西亞柔佛州後再入境),將嚴審入境目的。[39][40]

持有新加坡護照新加坡公民也可以免簽證的方式入境中華民國,停留最多30天。[41]

中華民國外交部國外旅遊警示分級表將新加坡歸類為灰色警示:提醒注意(2019年4月11日);[42]衛生福利部的國際旅遊疫情建議等級表將新加坡按疾病歸類為第一級注意:提醒遵守當地的一般預防措施,與第二級警示:對當地採取加強防護(以上截至2018年12月5日)。[43]

军事[编辑]

1975年,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与時任行政院長蒋经国签署《星光计划》,让新加坡軍隊的官兵在台湾接受军事训练。[44]此计划延续至今。

随着新加坡在1990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后,中國提议新加坡转而让军人在海南岛接受军事训练;这是中國第一次提议让外国使用国内的军事基地,为的是阻扰新加坡与台湾的军事关系。[16]美國反对,新加坡仍然继续派兵到台湾受训。[44]

2016年香港裝甲車風波[编辑]

2016年11月23日,香港海關葵涌貨櫃碼頭例行搜查期間,發現共九輛未經申報的裝甲車,以涉嫌走私軍火予以扣查(《香港法例》第60章《進出口條例》第6A條)。裝載裝甲車的貨櫃,屬於一艘來自臺灣的貨船,貨櫃目的地爲新加坡。中華民國國防部事後發佈消息,指該批“裝甲車屬新加坡陸軍AV-81八輪甲車,隨新加坡星光部隊在台灣完成訓練後返回新加坡”。[45]新加坡國防部聲明承認事件,并補充“當中沒有彈藥”、期望“盡快運返新加坡”。[46]

2016年11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記者會上表示:「中方已向星國提出交涉,要求新方嚴格遵守香港特區有關法律,配合香港特區政府做好後續處理工作。中國政府一貫堅決反對與中國建交的國家台灣地區開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來,包括軍事交流與合作。我們要求新加坡政府切實恪守一個中國原則。」[47]29日,新加坡外交部長維文指出:「新加坡向來支持一個中國原則,立場從未改變,而新加坡與台灣長期以來有特別的安排,我們在台灣做的事也不是機密,新加坡不能遺忘曾協助新加坡建立武裝部隊的老朋友。」[48]

由於香港的外交和國防權利全屬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香港無權自行處理,令人關注事件會否進一步複雜化。最後,九輛裝甲車到2017年1月才歸還新加坡。[29]

2018年新加坡空軍運送花蓮地震救災物資[编辑]

2018年花蓮地震於2月6日發生後,新加坡空軍一架C-130運輸機和派遣人員在空戰指揮部運輸團團長扎基爾·哈米德上校Zakir Hamid)率隊下,載運新加坡武裝部隊捐贈的救援物資(包括帳篷、毛毯、醫療物資、食物及照明燈),於2月9日下午飛抵達花蓮空軍基地[49]國防部參謀本部副參謀總長兼執行官陳寶餘上將代表迎接[50],並由花蓮基地空軍第五聯隊作戰科科長胡中華上校接收星國物資[49]。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少將表示該部對此致謝。總統蔡英文也致函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代表國民向他及新加坡人民表示感謝[50][51][52]新加坡國防部官方網站旋即於當日下午的新聞稿中公布此次人道救援之內容及照片[49]

經濟[编辑]

背景[编辑]

中華民國與新加坡同為資本輸出國家,與東南亞國家協會(東協)其餘各國比較,低技術層次的企業較難在新加坡尋得投資機會,但由於新加坡位居東南亞金融、貿易及運輸樞紐地位,勞動力相對較東南亞國家高,故紛紛前往新加坡投資貿易金融保險電子製造等行業。此外,由於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許多台商已將原在香港的據點遷往新加坡,以操作國際接單融資、調撥零件、支援售後服務和蒐集國際市場最新情報等。因此自1996年起,台商赴新加坡投資大量增加。為整合台商的資源與力量,成立了「新加坡台北工商協會」。[53][54]

貿易[编辑]

經濟部國際貿易局新加坡設立駐新加坡代表處經濟組[55]2009年9月1日,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外貿協會)也設立台灣貿易中心[56][57]

2018年,新加坡是中華民國第6大貿易夥伴、第9大進口夥伴、第5大出口夥伴。出口至新加坡的金額為173億6,421萬6,118美元,年減1.479%;自新加坡進口的金額為84億1,223萬1,909美元,年減3.485%。貿易呈現出超盈餘)89億5,198萬4,209美元,年增0.483%。2017年,新加坡是中華民國第6大貿易夥伴、第6大進口夥伴、第5大出口夥伴。[58]

投資[编辑]

截至2017年,中華民國對新加坡的投資累計599件,總金額134億5,071萬美元;新加坡對中華民國的投資累計2,472件,總金額81億6,145萬美元。[59]

金融業是台商投資新加坡行業的首位,目前已有彰化銀行台灣銀行華南銀行臺灣土地銀行第一商業銀行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國泰世華商業銀行中國信託商業銀行玉山商業銀行台新國際商業銀行共10家銀行在新加坡設立分行。[53]

由於新加坡位居歐亞航線樞紐地位,中華民國的中華航空長榮航空陽明海運長榮海運萬海航運等大型航運業均在新加坡設有據點與航點,並帶動相關船務與維修的投資。[53]

1999年,台灣積體電路製造公司(台積電)在新加坡所投資的晶圓廠開始動工,隨後聯華電子(聯電)於2000年宣布投入36億美元興建12英吋晶圓廠,已於2003年上半年量產聯發科技(聯發科)也於2004年在新加坡設立公司。由於大型廠商投資案的緣故,帶動周邊設備、封裝測試及相關產業的發展,從而引進中小企業從事此方面的投資。[53]

2010年,長春石化集團在新加坡裕廊島石化園區,投資生產烯丙醇異丙苯乙酸乙烯酯單體等三類產品,已於2013年開始量產。第二期投資計畫也將展開。[53]

2014年,聯電投資1億1,000萬美元於新加坡設立特殊技術中心,專門開發300毫米晶圓片特殊積體電路的加工技術;[60]王品集團旗下的蔬果品牌與新加坡餐飲集團合作,在新加坡展店2間,以新型態的素食主義概念進入傳統華人印度人素食市場,甚至穆斯林清真食品市場。[61]

經貿問題[编辑]

2009年2月,中華民國向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通報區域性口蹄疫(Foot and Mouth Diseases, FMD),新加坡便即刻暫停冷凍豬肉銷往該國。2012年,又通報OIE多起口蹄疫情,因此,新加坡至今仍未解除冷凍豬肉的進口禁令。[62]

2010年1月,銷往新加坡的禽肉產品因「低致病性禽流感」(Low Pathogenicity Notifiable Avian Influenza, LPAI, H5N2英语Influenza A virus subtype H5N2)疫情,遭新加坡禁止進口。經過協調與提供資料,並於2011年2月15日將追蹤報告遞交世界動物衛生組織,表示疫情受控制無新增案例後,新加坡自2011年2月28日起解除對中華民國的冷凍禽肉、加工禽肉產品與活禽鳥的進口禁令。但2011年3月,嘉義再傳出致病性禽流感,新加坡即自2011年3月24日暫停冷凍禽肉與活禽鳥進口至新加坡,至今仍未解除進口禁令。[62]

2013年上半年,爆發食品製造業者違法使用未經核准的順丁烯二酸酐化製澱粉粉圓米粉關廟麵等食品案,行政院衛生署(現今中華民國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於2013年5月13日公告有關「呼籲食品業者應使用經核准之化製澱粉」資訊。新加坡農糧暨獸醫局英语Agri-Food and Veterin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AVA)隨即於5月17日發布新聞稿說明該案件,受影響產品包括魚板黑輪粄條芋圓粉圓番薯粉、米粉關廟麵等,該局並呼籲新加坡民眾退還受影響產品避免食用,並採取回收下架措施。除官方公告外,順丁烯二酸案也引起新加坡媒體關注,事件發生後,泡沫紅茶連鎖經營業者,包括50嵐貢茶歇腳亭紅太陽阿甘綠茶等業者雖皆主動將產品送檢或公告產品未添加,但已損及臺灣食品整體形象。且自2014年2月3日起,新加坡要求輸銷該國的每批貨船中的部分食品必須檢附順丁烯二酸檢驗證書及測試報告。[62]

2014年9月4日,爆發問題油品事件,受牽連企業涉及各大食品製造業者如味全味王旺旺統一超商全家便利商店奇美食品盛香珍85度C黑橋牌等。新加坡媒體持續報導相關消息,農糧暨獸醫局於9月22日宣布奇美與盛香珍6項受影響產品暫停進口。之後問題油品事件持續延燒,農糧暨獸醫局於11月5日進一步公布暫停進口受影響的3項統一滿漢大餐速食麵品項。至今尚未解除對上述受問題油品影響產品的進口禁令。[62]

交流[编辑]

新加坡華人[编辑]

1945年8月15日日本無條件投降后,新加坡各地展开了庆祝抗日胜利的活动。

在1970年和1980年代,有更多的漢族移民到新加坡,到新加坡投資,工作,定居或念書。他們通常屬於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士,並且在各專業領域如半導體研發法律商業金融教育宗教、與傳媒記者等。

2011年,來自台灣屏東縣的陳碩茂阿裕尼集選區當選為新加坡國會議員,成為首位參政成功的台籍華裔人士。

娛樂[编辑]

新加坡有不少華裔歌手與演員前往台灣發展並走紅,例如:孫燕姿范文芳蔡健雅林俊傑黃靖倫阿杜等。

在電影方面,2013年,由新加坡導演兼編劇陳哲藝所執導的《爸媽不在家》獲得第50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新導演、最佳女配角、最佳原著劇本等獎項。

教育[编辑]

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有許多新加坡的華文老師來自台灣。

兩國每年皆籌組各80人的高中生友好訪問團進行互訪。中華民國政府也提供「臺灣獎學金」及「華語文獎學金」給予新加坡青年抵台攻讀學位或研習中文。[63]新加坡3所國立大學台灣多所大學簽有合作備忘錄,定期交流;[64]新加坡教育部曾運用台灣製作的影片以供小學生的電腦教學資料。[65]

觀光[编辑]

根據中華民國交通部觀光局統計,2017年新加坡抵台人數為42萬5,577人次;根據新加坡旅遊局統計,台灣赴新加坡人數為39萬5,549人次。[59]相較2016年皆有成長。[63]

司法[编辑]

犯罪事件[编辑]

2008年11月,中華民國刑事警察局外事警官隊會同新加坡警方共同追查藏身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詐騙集團,發現至少有8名新加坡民眾被騙匯出約合230萬新台幣到台灣,再由台灣的車手集團主謀率員在台領款。先將提領金額1成扣下做為佣金,再將其他9成匯到對岸。警方並查出該車手集團主謀同樣因擔任車手被捕遭羈押中,遂借提追查,全案偵破。[66]

1名新加坡青年男性在2014年11月企圖性侵前往新加坡的1名臺灣女性,2015年10月7日,被法官斥責「大膽、無恥、卑鄙」並判處7年有期徒刑,另鞭刑6下。[67]

4名在台灣的大學就讀的新加坡交換學生,在2016年底將2名台灣女性帶回租屋處輪流性侵,2017年10月6日,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判處其1年8個月到1年11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但嫌犯已與被害人和解,因此都獲得緩刑並限制出境。[68]

協定[编辑]

雙邊協定[69][54]
日期 簽署 備註
1975年8月13日 中華民國民用航空局新加坡共和國民用航空局關於修訂交換空運航權協議換函》 以下簡稱中星
1977年3月16日 《中星民航局交換航權協定》 1983年11月4日續簽
1979年9月18日 《中星關於互免空運所得稅換函》
1981年12月30日 《中星避免所得稅雙重課稅英语Double taxation及防杜逃稅協定換函》
1990年4月9日 《臺北投資業務處與新加坡經濟發展局英语Economic Development Board促進和保護投資協定
臺北國際貿易局與新加坡貿易發展局間關於貨品暫准通關證協定》
1991年5月11日 臺北觀光局新加坡觀光促進局間合作備忘錄 1996年8月19日續簽
1993年2月8日 台北證券管理委員會新加坡金融局期貨選擇權資訊交換合作備忘錄》
1996年9月7日 中華民國商品檢驗局新加坡生產力與標準局英语SPRING Singapore品保系統合作瞭解備忘錄》
2005年6月29日 《臺灣標準檢驗局與新加坡PSB驗證有限公司瞭解備忘錄》
2005年11月28日 《臺灣與新加坡符合性評鑑英语Conformity assessment作業相互承認協定英语Mutual recognition agreement 2006年9月6日、2008年2月22日修訂
2009年11月25日 台北證券櫃檯買賣中心新加坡交易所合作備忘錄》 [57]
2010年10月19日 駐新加坡台北代表處新加坡駐臺北商務辦事處有關消費商品安全資訊協定》
2013年7月24日 《台灣優質企業計畫與新加坡安全貿易夥伴計畫相互承認協議書》
2013年11月7日 新加坡與臺灣、澎湖、金門及馬祖個別關稅領域經濟夥伴協定 2014年4月19日生效[63]
[註 3][註 4][註 5]

交通[编辑]

航空[编辑]

事件[编辑]

2000年10月31日,新加坡航空班機在台灣中正國際機場起飛時發生空難,總共83人死亡,其中包括12名新加坡籍乘客與機組員。新加坡交通部部長並兩度抵台處理善後事宜。[75]這也是新加坡航空自1972年創立以來,首次發生有人員喪生的空難事件

兩國有直航班機,雙邊航班來往的城市如下(截至2019年5月28日):

客運[编辑]

 中華民國  新加坡
臺北 新加坡中華航空長榮航空新加坡航空捷星亞洲航空酷航
高雄 新加坡(中華航空、酷航)

貨運[编辑]

 中華民國  新加坡
臺北 新加坡(中華航空貨運、長榮航空貨運)

注釋[编辑]

  1. ^ 中華民國外交部為統一駐外人員內部職稱,明定大使館、代表處設大使、公使。代表處對外仍稱代表、副代表。[2]
  2. ^ 在過去,新加坡一直用新嘉坡作為其獨立初期的通用國名。
  3. ^ 2010年,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与新加坡两个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展开双方贸易会谈探索签署经济合作协议(ECA)的可能性。[70]2012年9月12日,前中华民国副总统连战宣布台湾与新加坡经济伙伴协定英语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会谈相信会在年底结束。[71]倘若经济伙伴协定成功落实,这意味着台星两地之间将享有自由贸易。
  4. ^ Agreement between Singapore and the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 on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臺星經濟夥伴協定》,ASTEP),这是台湾第一次与包括东南亚在内的亞洲国家签署经济伙伴协定。[72][73]
  5. ^ 2002年9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部長石廣生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部長杨荣文表示,如果星國和台灣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可能會自找麻煩。[74]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駐華外國機構. 中華民國外交部. 
  2. ^ 陳培煌. 統一名稱 代表對內稱大使. Yahoo!奇摩引用中央通訊社. 2012年8月31日. 
  3. ^ 3.0 3.1 駐外館處. 中華民國外交部. 
  4. ^ 呂芳上總策畫,朱文原、周美華、葉惠芬、高素蘭、陳曼華、歐素瑛編輯撰稿. 《中華民國建國百年大事記》. 台北: 國史館. 2012. ISBN 978-986-03-3586-6. 
  5. ^ 俞國華院長訪問新加坡紀實
  6. ^ 公眾外交協調會. 新加坡環境發展部部長麥馬德博士等一行三人定本(十二)月九日來華訪問四天.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87年12月8日. 
  7. ^ 綜合報導. 李光耀與蔣經國相知 台星合作40年. 公視新聞. 2015年3月23日. 
  8. ^ 公眾外交協調會. 李總統登輝先生暨夫人於本(七)月四日晚七時卅分.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88年7月4日. 
  9. ^ 公眾外交協調會. 李總統訪星行前機場聲明.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89年3月6日. 
  10. ^ 公眾外交協調會. 新加坡第一副總理兼國防部長吳作棟伉儷抵華訪問.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89年4月16日. 
  11. ^ 公眾外交協調會. 新加坡共和國總理李光耀偕夫人等一行十人.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0年1月3日. 
  12. ^ 公眾外交協調會. 新加坡總理李光燿伉儷於本年十月廿七日至廿九日來華作私人訪問.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0年10月29日. 
  13. ^ 公眾外交協調會. 聯大第四十八屆常會總辯論自本年九月廿七日至十月十三日止.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3年10月14日. 
  14. ^ 《中華民國86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中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15. ^ 《中華民國88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中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16. ^ 16.0 16.1 Singapore Military Juggles Ties with Taiwan, China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2-23. 新加坡军方与台湾和中国的关系有起有伏,《大纪元时报》,2006年8月25日。
  17. ^ 17.0 17.1 Q& A with DPM Lee on his visit to Taiwa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8-26. 李副总理到访台湾的问与答,2004年7月19日,最后访问于2014年8月22日。
  18. ^ China protests against Lee Hsien Loong's visit to Taiwan 中国抗议李显龙访台,《人民日报》,2004年7月12日。
  19. ^ China warns officials against future visits to Taiwa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7-16. 中国告诫新加坡官员今后不要访问台湾,《法新社》,2004年8月26日。
  20. ^ 台外長以"鼻屎"喻新加坡引發批評,《BBC中文網》,2004年9月28日,最后访问于2014年8月25日。
  21. ^ 新加坡回應台灣外長"偏激言論". BBC中文網.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22. ^ 公眾外交協調會. 外交部感謝18個友邦及紐西蘭與新加坡在第63屆聯大總辯論發言助我.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08年10月1日. 
  23. ^ 公眾外交協調會. 外交部感謝各國公開支持我獲邀成為本(2009)年「世界衛生大會」(WHA)觀察員.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09年5月11日. 
  24. ^ 追憶卓越領袖李光耀 總統臉書放合照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央通訊社》,2015-03-23
  25. ^ 總統赴星弔唁李光耀 私人致哀. 《中央通訊社》. 2015-03-24 [2015-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4). 
  26. ^ 林永樂赴星駐台辦事處 悼唁李光耀. 《中央通訊社》. 2015-03-24 [2015-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3). 
  27. ^ 馬習會的懶人包. 《中時電子報》. 
  28. ^ 孫偉倫. 馬英九回覆李顯龍 感謝新加坡總理父子. 《NOWnews 今日新聞》. 2015年11月8日. 
  29. ^ 29.0 29.1 大陸中心. 李顯龍見習近平 星國新聞稿未提反台獨. 《香港蘋果日報》. 2017年9月21日. 
  30. ^ 綜合報導. 李顯龍APEC會宋楚瑜 臉書貼茶敘照. 《NOWnews 今日新聞》. 2017年11月12日. 
  31. ^ 曾珮瑛. 韓國瑜搶進新加坡最大超市 7千萬訂單到手. 《臺灣蘋果日報》. 2019年2月26日. 
  32. ^ 蔡孟妤. 韓國瑜抵達新加坡 大批韓粉蜂湧如「三山」造勢. 《聯合新聞網》. 2019年2月25日. 
  33. ^ 宋珮文、柳采葳. 攻下第三家星國超市!韓再簽3年3400萬訂單. 《TVBS新聞台》. 2019年2月27日. 
  34. ^ 34.0 34.1 34.2 代表處簡介. 中華民國駐外單位聯合網站. 
  35. ^ 35.0 35.1 35.2 《中華民國103年外交年鑑》〈第二章 對外關係〉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 
  36. ^ 黃天才、黃肇珩,《勁寒梅香: 辜振甫人生紀實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8-26.》,《聯經出版》,2005年,第545页。
  37. ^ 呂伊萱、鍾麗華、歐素美. 酒駕惹議 江春男辭駐星代表. 《自由時報》. 2016年8月10日. 
  38. ^ 政治中心. 太高調 黃志芳駐星破局. 《臺灣蘋果日報》. 2016年10月12日. 
  39. ^ 簽證及入境須知.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40. ^ 免簽證資訊. 中華民國外交部. 
  41. ^ 外籍人士來臺免簽證適用國家名單.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42. ^ 國外旅遊警示分級表.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43. ^ 國際旅遊疫情建議等級. 中華民國衛生福利部. 
  44. ^ 44.0 44.1 「星光」重要性不如以往,《自由时报》,2005年3月10日。
  45. ^ http://news.tvb.com/local/5836e0ca6db28c8f107e4a52/
  46. ^ http://news.tvb.com/local/5836eff66db28c80107e4a4f
  47. ^ 藍孝威. 處置裝甲車 陸要星國恪守一中原則. 《中時電子報》. 2016年11月28日. 
  48. ^ 博聞社. 北京要求星國恪守一中原則 新加坡:不能遺忘老朋友台灣. 《博聞社》. 2016年11月29日. 
  49. ^ 49.0 49.1 49.2 The SAF Sends Humanitarian Aid to Taiwan. MINDEF Singapore. 2018-02-09 [2018-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2). 
  50. ^ 50.0 50.1 涂鉅旻. 星國C-130飛抵花蓮賑災 兩國官兵合照曝光!. 自由時報. 2018-02-09 [2018-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0). 
  51. ^ 劉麗榮. 新加坡軍機捐物資 國防部:兩國默契人道援助. 中央通訊社. 2018-02-09 [2018-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0). 
  52. ^ 蘇永耀. 總統致函感謝李顯龍 盼強化台星關係. 自由時報. 2018-02-10 [2018-02-12]. 
  53. ^ 53.0 53.1 53.2 53.3 53.4 投資環境簡介 (PDF). 經濟部全球臺商服務網. 2014年12月. 
  54. ^ 54.0 54.1 國家基本資料表.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55. ^ 本部駐外單位. 中華民國經濟部 國際貿易局. 
  56. ^ 外貿協會全球據點.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57. ^ 57.0 57.1 《中華民國98年外交年鑑》〈第二章 對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58. ^ 中華民國進出口貿易統計. 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59. ^ 59.0 59.1 《中華民國106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對外關係〉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 
  60. ^ 主要產業概況.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61. ^ 投資環境分析.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62. ^ 62.0 62.1 62.2 62.3 與我國經貿關係.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63. ^ 63.0 63.1 63.2 《中華民國105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對外關係〉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 
  64. ^ 《中華民國99年外交年鑑》〈第二章 對外關係〉 (PDF). 中華民國外交部. 
  65. ^ 《中華民國97年外交年鑑》〈第二章 對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66. ^ 黃敦硯. 詐騙集團要求錢滙台灣 騙倒8新加坡人. 《自由時報》. 2008年11月20日. 
  67. ^ 國際中心. 新加坡男企圖性侵台灣女 遭判鞭刑6下. 《臺灣蘋果日報》. 2015年10月8日. 
  68. ^ 李承穎. 輪流性侵2醉台女 新加坡4交換生輕判獲緩刑. 《聯合新聞網》. 2017年10月6日. 
  69. ^ 條約協定查詢系統. 中華民國外交部. 
  70. ^ Taiwan seeks trade agreement with Singapor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3-23. 台湾希望与新加坡签署贸易协定,新加坡报业控股,2010年8月6日。
  71. ^ 張德厚,連戰:台灣可望加入TPP 年底完成台星協議,《中央廣播電台》,2012年9月12日。
  72. ^ Taiwan, Singapore ink economic pact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8-26.(台新两地签署经济协定),《英文中国邮报》,2013年11月8日。
  73. ^ 臺星經濟夥伴協定(ASTEP)簡介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8-26.,中华民国经济部,2013年11月7日,第6页。
  74. ^ 公眾外交協調會. 中國大陸阻撓我國際空間事例(91年7月至9月事例). 中華民國外交部. 2002年11月6日. 
  75. ^ 《中華民國89年外交年鑑》〈第三章 中外關係〉. 中華民國外交部.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