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華民國與美國關係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民國與美國關係
ROC 和 USA 在世界的位置

中華民國

美國
外交代表机构
駐美國臺北經濟文化代表處 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
外交代表
代表 高碩泰[註 1] 處長 梅健華

中華民國與美國關係史是指中華民國美利堅合眾國雙邊之關係史。随着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迁往台湾后,实际上與台灣的关系重疊。

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前歷史[编辑]

參見:中華民國歷史美國歷史

北洋政府時期(1912年-1928年)[编辑]

1913年5月2日,美國承認以袁世凱臨時大總統中華民國,開始與北洋政府建立公使級外交關係,設立公使館。1935年,兩國外交關係升格為大使級,並升格為大使館。1921年,召開華盛頓會議,簽署九國公約,再次確定通過「門戶開放政策」以維持中國的領土完整。然而,此次由美國、英國、日本、法國,及中國共同簽署的協定缺乏實施細則,且1931年9月18日,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侵略滿洲並建立滿洲國,門戶開放政策隨之不存,使各國減少約束力。

南京政府時期(1928年-1937年)[编辑]

1928年7月25日,美國駐華公使馬慕瑞國民政府代表財政部長宋子文在南京簽訂《中美關稅新約》,條約簽訂意味著美國已正式承認南京政府。中國抗日戰爭初期,美國不願捲入中日戰爭;羅斯福總統在1937年9月14日宣布禁向中日兩國運送軍火。[2]

重慶政府時期(1937年-1946年)[编辑]

參見:飛虎隊杜魯門馬歇爾使華租借法案
二战时期美国對一名國民革命軍士兵的宣传画,表明中美两国的同盟关系。

中國外交人員幾經努力,1942年之前美國對華提供1.7億美元貨款;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美國開始全力援華,1942年向中國提供5億美元無償援助,並根據《租借法案》對華租借大量軍事物資,包括「駝峰空運[2]共產國際通過其自覺和不自覺之盟友,在中美摩擦中起很大作用[3]:8;由於在重慶和後來在南京之記者反面報導,也由於共產黨和他們之同路人同美國人和美國組織積極努力建立「統一戰線」,蔣介石和美國盟友之間關係分岐不斷加深[3]:9。美軍派員來華參戰,包括「飛虎隊」、美軍第十四航空隊第二十轟炸機隊,以及「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所有上述援助合計,中國在抗戰中所獲美援總額達16.02億美元,是所有國家中對華援助最多[2]

1943年1月11日,於華盛頓簽訂《中美平等新約》。1月,美國派赫爾利駐華大使[4]:46。4月,中國與美國、英國、蘇聯舊金山主持聯合國會議[4]:46美國總統羅斯福逝世,由副總統杜魯門繼任[4]:46。6月,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奉總統杜魯門之命,將雅爾達會議關於中國方面之秘密協議轉達中方,並促請中國與蘇聯成立諒解[4]:46。中、美、英、法、等50國代表在舊金山會議中,簽訂《聯合國憲章[4]:46。7月,中國與美、英三國對日本提出勸降牒文[4]:46麥克阿瑟代表盟國於9月2日在米蘇里艦受降,中國派徐永昌參加簽證[4]:47。10月,美國定雙十節為「中國友誼日」[4]:47。11月,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辭職[4]:47。12月,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聲明,希望中國和平統一,實行民主憲政[4]:47-48馬歇爾奉派來華調解國共問題[4]:48

1945年11月21日,《美国在华空中摄影协议》签订,《协议》允许美国飞机有权在中国领空作军事调查活动。这是国民政府战后与美国政府签订的第一个出让主权的条约。[5][來源可靠?][可疑 ]

南京政府時期(1946年-1949年)[编辑]

參見:蔣中正麥克阿瑟王世杰

1946年7月,美國派司徒雷登為駐華大使,在廬山呈遞國書[4]:48。12月,美國總統杜魯門繼續發表聲明,譴責中國共產黨破壞和平商談,申明對華政策不變[4]:49

1947年[编辑]

1947年1月1日,美國政府財政部宣布解除於1941年6月凍結之中國在美資產,美財政部估計中國資產時值3.564億美元[6]:8253。1月3日,美國照會中蘇兩國,大連應即在中國管理之下,開放國際貿易,恢復中長鐵路交通[7]:486;美國駐華北海軍陸戰隊第一批4,600人開始撤退,駐北戴河及秦皇島之第七聯隊全體官兵登美運輸艦3艘,定48小時內啟程歸國;美方聲明,此次撤退與中國學生要求美軍撤出中國無關[6]:8255。1月10日,美國太平洋海軍陸戰隊司令杜納格抵華,將視察地區美軍設施[6]:8263。1月16日,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正式通知中共代表王炳南,政府決派張治中赴延安商談﹐重啟和談之門(1月18日,中共答覆司徒,仍堅持取消「偽憲」等兩項要求,否則不能重開談判。)[7]:486。1月19日,美國海軍上將柯克宣稱:國軍青島海軍訓練團係完全由美方負責,美國政府專為該團運來之訓練器材、物資價值法幣150億元;美方在青島移交中國國民黨之船隻已有26艘,大部分為登陸艇,重6萬;美海陸軍在華之費用每月為100萬美元[6]:8270。1月31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一師第十一團英语11th Marine Regiment (United States)自塘沽開拔回國,華北所駐美軍因之減少至1萬人,天津所駐第十一炮兵團則已撤至關島駐防[6]:8276。2月1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總部在華盛頓聲稱:陸戰隊並未接到關於撤退駐華軍隊之命令[6]:8278。2月7日,美國國務卿馬歇爾在記者招待會上談關於美國在華保有軍事基地問題,認為談判仍在進行,並無任何困難,目前尚有少數陸戰隊留駐青島,協助訓練中華民國海軍;美國西南太平洋艦隊贈中國900噸中型登陸艦一艘,在青島大港碼頭舉行交接典禮[6]:8281。2月3日,美軍駐延安聯絡團撤退[7]:487。2月6日,司徒雷登發表聲明,願於3月5日以前,協助中共人員撤退[7]:487。2月28日,《合眾社》華盛頓電:美國海軍部長福萊斯特在華府記者會上強調,美國不因已退出中國政局而減少駐西太平洋之海軍;美國在青島仍將駐泊艦隊[6]:8298。3月12日,司徒雷登報告美國國務院,中國內戰將使經濟日益枯竭,士氣日漸減低,在東北國共兩軍損失為1:2,在山東為2:1[7]:488。4月8日,駐北平美軍總部最後一批官兵3百多人離華返美[6]:8330-8331。4月26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命令海軍部長福萊斯特:將美國海軍剩餘船隻271艘及船隻器材、浮動船塢等移交中國;國民政府將青島作為美國第七艦隊之海軍基地[6]:8342。4月1日,西太平洋美國海軍司令查爾斯·柯克英语Charles M. Cooke, Jr.海軍上將發表聲明稱:「撤退駐華美海軍陸戰隊至關島之工作已在進行中,目前撤退之人數已逾五千名。」[6]:83254月8日,駐北平美軍總部吉倫中將及最後一批官兵369人,上午9時離開北平赴塘沽,換乘「威格爾將軍號」離華返美;駐北平美軍總部宣告結束[6]:8330-8331。4月26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命令海軍部長福萊斯特:將美國海軍剩餘船隻271艘及船隻器材、浮動船塢等移交中國,並派遺海軍軍官100名、士兵200名予以協助;國民政府決將青島作為美國第七艦隊之海軍基地,僅許美國船艦入口[6]:8342。5月1日,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鄧斐爾英语Louis E. Denfeld宣布美軍將於7月1日以前全部退出中國;美國駐華海軍總司令柯克對記者稱:美國海軍在中國自香港至天津沿海一帶,計有巡洋艦兩三艘、驅逐艦12艘、其他軍艦若干艘[6]:8346。5月11日,美國駐華海軍陸戰隊第五團撤離北平[6]:8353。5月25日,美國駐華海軍陸戰隊撤離秦皇島[6]:8361。5月26日,美國決定解除對華軍火出口禁令[6]:8361。6月12日、16日、19日,駐華北之美國海軍陸戰隊1500人分別離開天津返美[6]:8370。7月3日,中國立法院通過法案,決定將駐華美軍享有之特權延長至美軍完全撤出中國之日[6]:8378

1月4日,美國政府照會蘇聯政府,提出:大連應交由中國管理,恢復中國長春鐵路交通[6]:8256。3月17日,美國國務院重申蘇聯應即將大連交還中國管理[6]:8314。3月25日,蘇聯答覆美國照會,準備履行協定,將大連交還中國[6]:8321。3月30日,蔣召見東北保安司令部參謀長趙家驤,指示接收旅順、大連事宜;並宴別即將離華之美國吉倫中將等人[6]:8324。4月6日,為接收旅順、大連,中蘇雙方軍事聯絡小組在普蘭店舉行會談;中方代表為周璞上校等4人,蘇方代表為加里斯基少將等7人[6]:8329。4月17日,中國外交部照會蘇聯大使要求接收旅順、大連[6]:8336。5月31日,國民參政會決議請政府商洽美國借款,盡力收回旅順、大連,預防日本重建軍備[6]:8364。8月14日,美國國務院宣布美國向蘇聯提出抗議,指責蘇聯一再延宕開放大連港口[6]:8397。8月20日,中國行政院宣布,暫停開放大連,任何外輪駛往大連者,必須經中國政府同意,並不得從事中國沿海貿易[6]:8399

1月7日,蔣中正設晚宴餞別馬歇爾,再次邀請馬歇爾重返中國擔任特別顧問,答應賦予他所擁有之一切權力,共同為使中國成為中美兩國人民所想望之國家而努力[6]:8259;馬歇爾特使奉命返國繼任國務卿[4]:50。1月8日,馬歇爾離開中國返回美國,蔣中正夫婦至機場送行[6]:8260。5月7日,美國國務卿馬歇爾稱中國政府改組已具備美國貨款條件[6]:8350。11月28日,美國國務卿馬歇爾訓令美國駐華軍事顧問團團長巴大維向蔣介建議改組陸軍勤務機構[6]:8462

1月27日,中華民國經濟部派李銘等參加中美兩國商人會議,並即籌設中國商事協會[6]:8273。2月5日,國防最高委員會通過出口結滙由政府補貼100%,進口貨物從價徵附加稅50%,自次日起實行;美國以此舉危害美國對華進出口利益為由,表示反對[6]:8280。2月12日,聯合國救濟總署副署長傑克遜抵達青島視察[6]:8285。2月15日,美國對華經援在考慮中[6]:8287。2月18日,蔣中正及宋子文要求美國國務院同意聯合國救濟總署將所餘價值2.4億美元善後救濟物資中,調換價值2億元而可由黑市出售之物品,以便取得現款[6]:8291。3月21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向參議院提出請求批准《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條約》[6]:8318。4月1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發表談話稱:國務院不欲對進口銀行行使壓力,迫其以五億美元貸與中國。[6]:83254月22日,美國政府宣布:原允貸予中國之5億美元撤銷[6]:8339。4月26日,國民參政會駐會委員會舉行會議,邀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署長霍寶樹報告一年來善後救濟概況;報告稱:截至今日,聯合國救濟總署運抵中國物資逾180萬噸,尚餘七八十萬噸將陸續運來;運華物資美國部分約在八九月間可全部運到,英國及澳洲二部分則尚須明年始可運齊[6]:8342。5月26日,新任聯合國救濟總署中國分署署長克利夫蘭到部視事,前任聯合國救濟總署分署署長艾格頓是日返回美國[6]:8361。8月24日,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駐華辦事處處長克利夫蘭一行14人抵達北平視察[6]:8400

2月3日,美國民主黨眾議員邁克·曼斯菲爾德在眾議院向總統杜魯門提議,主張召開中、美、英、蘇四國會議,為中國內爭覓致和平解決辦法[6]:8279-8280。2月22日,國民政府照會蘇聯、美國、英國、法國四國,聲明:「此次莫斯科四外長會議之議程,應限於德、奧和約之起草,如有變更,應得中國之同意。」美國、法國已覆文同意,英國亦口頭同意[6]:8295。4月24日,蘇、美、英、法四國外長莫斯科會議閉幕,會議經45天激烈討論,對德和約、對奧和約及四強防德公約等,均未獲得協議[6]:8341。7月26日,中國外交部照會美國政府,主張對日和會在上海舉行[6]:8389

2月11日,重慶學生抗議美軍暴行聯合會發動學生總罷課,抗議中國國民黨特務兩次襲擊學生宣傳隊之暴行;重慶各團體組成聯合後援會,聲援學生[6]:8284。2月20日,蔣中正派赴東京盟軍總部聯繫代表王之少將會晤麥克阿瑟五星上將[6]:8292

3月24日,美國國務院公布美、英、蘇三強德黑蘭雅爾達波茨坦三項秘密協定全文[6]:8320。4月22日,蔣中正接見抵華訪問之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鄧斐爾上將[6]:8338

5月5日,美國駐軍調部物資處理團結束業務,翌日該團人員離開北平,將價值350萬美元之剩餘物資轉交中國政府[6]:8349。 5月7日,中國外交部電令駐滬辦事處,就美國水兵饒德立克擊斃人力車夫臧大咬子案,繼續同美軍事法庭交涉[6]:8350。7月1日,中國國防部成立美方剩餘物資接收委員會,主任委員由上海港口司令施北衡兼任,下設陸、海、空軍及聯合後勤四組[6]:8378

5月7日,國民政府改組後獲美國部分信用貸款[7]:491。6月23日,中美租借法案債務談判在華盛頓舉行,談判內容為:租借債務之清理、戰時三國間財政債務、未整理之戰時剩餘物資移交問題及其他戰時財政帳目,債務總額計20億元[6]:8374。7月22日,美國對外清算委員會中國及東亞辦事處宣稱:自1946年8月30日至1947年5月30日美國已供給中國之剩餘物資共約1.7億美元[6]:8387

6月27日,美國以價值約65.6658萬美元之1.3萬發子彈,售于中國國民黨方面,並允許簽發軍用品出口證;6月30日,中國共產黨發言人宣布:中國人民不予承認此項血腥交易[6]:8375。7月15日,駐美物資供應委員會與美國航務委員會在華盛頓簽訂《售購戰時建造船舶合約》,美國將戰時建造之船舶159艘售給中國[6]:8384

7月9日,美國白宮宣佈派魏德邁為特別代表赴中國,「對中國目前及未來的政治、經濟、心理和軍事情況作一估計」,以幫助美國政府「考慮對復興計劃的援助」[6]:8381。7月16日,美國總統杜魯門特使魏德邁將軍偕顧問5人啟程到中國[6]:8384。7月22日,美國特使魏德邁及其率領之考察團到南京[7]:493。8月29日,蔣介石主持國務會議,王世杰外長報告外交,就魏德邁之離華聲明作簡要説明;蔣強調中國應自力更生,勵精圖治,自立自勉[6]:8403。12月15日,美國魏德邁將軍致函蔣,告以巴大維將出任駐華軍事顧問團團長[6]:8470

7月30日,國民政府就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詢問經濟改革方案中外國資本一節提出書面答覆,聲明歡迎美商向國營及民營工業投資;美國公司及私人公司對於中國各種工業,除鐵路、兵工廠及與國防有關之專營事業外均可投資[6]:8391

1948年[编辑]

1948年1月,美國第八十屆國會開會,總統杜魯門提出特別援華法案[4]:53中華民國技術代表團赴美,商洽美國援華計劃之具體事宜。[4]:532月,美國國會通過合併援外法案,援華總數4億6千3百萬美元[4]:53-544月,中美成立雙邊協定。[4]:554月13日,杜魯門在寫給國會報告中稱:截至本年12月31日,美國對中國提供救援物資將有5萬長噸之小麥、4.3萬長噸之白米,另撥500萬美元在暹羅等地採購援華白米等。[6]:85704月20日,美國太平洋司令白吉爾、美國遠東艦隊司令葛里芬至南京訪問;白吉爾由美國駐華軍事顧問組長塞柏爾陪同謁見蔣[6]:8578。6月29日,美國國務院照會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稱,軍事援助之1.25億美元即可提取[6]:8629。7月1日,行政院美援運用委員會在南京成立,該委員會駐上辦事處同時成立沈熙瑞任秘書長;美國經濟援華團團長萊普漢亦由上海赴南京[6]:8631。7月2日,蔣飛徐州指示作戰機宜,布置泛區軍事計劃;美國軍事顧問團團長巴大維亦飛往視察[6]:8632。7月3日,外交部長王世杰與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簽訂《中美關於經濟援助之協定》,規定:美國援華四億美元,其中經濟援助2.75億美元,特種贈給予1.25億美元;美國對於中華民國政府之財政經濟有最高監督權和決定權,在中國執行監督之美國人員均享有「治外法權」待遇;美國可以在中國取得它所需要之任何戰略物資;中華民國政府允改善對外商務關係,接待美國代表團並協助其執行任務;一切執行細節須中美雙方代表協議,美方保留隨時停止援助之權[6]:8633。《中美關於經濟援助之協定》於南京簽定,分為中文及英文版本,其中最特別是美方代表司徒雷登以中文簽名。7月6日,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向美國國務卿報告,說在過去一個月裡,南京政府之威信和權力「低落到前所未有的程度」,鑒於蔣中正不能以其權力改善時局,「地方軍政長官被迫考慮區域諒解或組織區域政治結合以應付南京政府失敗或權力崩潰的局面。……現在尚不能預計什麼事件會使總統與任何可能的區域領袖間發生分裂」[6]:8632。8月,中美雙方關於組織「中國農村復興聯合委員會協定」在南京簽字[4]:55。8月13日,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偕美國西太平洋艦隊司令白吉爾,赴廬山與蔣秘密商談;美援運用委員會與美國經濟合作總署中國分署舉行聯席會議,討論美援物資料之運用問題[6]:8658。8月14日,萊普漢、俞鴻鈞在上海召集各小組會議,商討美援運用問題[6]:8658

10月,蔣中正接見美國記者,表示美國應重視中國局勢,無完整之東北,即無和平之東亞[4]:56。11月2日,杜魯門當選連任下一屆總統,由於杜魯門不支持國共戰爭,11月28日,宋美齡前往美國遊說杜魯門,杜魯門冷漠以對。11月30日,中國政府與美國政府在南京互換《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條約》批准書,宣稱該條約自即日起生效[6]:8740。12月1日,美國《外交雜誌》載文稱:自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以來,美國曾以35億美元援助中國,其中在戰勝日本以前,為14.69億美元;戰勝日本以後,達20.88億美元[6]:8741

1949年[编辑]

參見:1949年中國

1949年1月7日,艾奇遜繼任美國國務卿[6]:8771。1月26日,美國國務卿艾其遜發表聲明:美國對華政策不變[6]:8792。1月27日,美國駐華軍事顧問團撤離中國[4]:58

2月3日,美國西太平洋艦隊司令白吉爾在青島聲門;美國西太平洋艦隊為保護美僑,仍留在西太平洋,「使整個中國沿海的美國人感到安全」;美國經濟合作總署停止對解放區之救濟工作;美國經濟合作總署中國分署長萊普漢、副署長葛里芬一行抵台灣考察經濟建設[6]:8803。2月4日,美國軍事顧問團最後一批人員由團長巴大維、海軍組長奧爾特率領離華,抵達日本東京[6]:8804。2月15日,美國眾議院51人為中國局勢問題致函總統杜魯門,宣稱中國局勢已使美國「感到嚴重威脅」;「共產黨在中國之勝利,將為吾人重大的及歷史性的失敗」,要求杜魯門指派一委員會研究中國問題[6]:8818。2月28日,美國國務院向國家安全委員會提交《美國對華貿易政策報告》,主張在政治上不致力於推翻中共新政權,而是「通過允許恢復與中國的正常經濟關係,大大增強這種可以使莫斯科與中共政權產生嚴重分裂的力量」;認為這樣,可以在經濟上使美國私人企業在中國繼續做些生意[6]:8831

3月28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向國會提出報告並決定美國對華外交政策應採取之基本原則:一、繼續支持美國一向尊重中國領土主權完整之信條;二、希望中美兩國人民繼續正常之經濟文化交流關係;三、因經濟援華一事,於美國本身利益甚為重要,故應盡可能繼續下去[6]:8854。4月4日,美國參眾兩院通過一項議案,決定將1948年4月3日所通過「援華法案」延期至1950年2月15日,以該法案撥款四億美元中尚未動用的5,400萬美元繼續援助中國政府[6]:8864。6月18日,美國國務院內部,已有人主張承認中共,司徒雷登大使由南京到上海,且發表其即將回國,作承認中共之建議[8]:215

廣州政府時期(1949年4月-12月)[编辑]

1949年4月30日,美國駐廣州領事館大使銜代辦克拉克到桂林與時任代總統李宗仁會談。克拉克表示只要李宗仁能繼續在華南西南組織抵抗,美國就有可能在「未受共產黨控制的區域內,對堅持反共的力量提供援助」,並稱「美國政府今後不再援蔣」,希望李宗仁盡快赴廣州,「在廣州組織一個與蔣氏截然分開的政府,否則不易改變美國政府的態度」。並表示:「如果有一種第三勢力存在,美國必樂於出面援助。」示意李宗仁依靠「第三勢力」[6]:8898

美國陸續增派軍艦、飛機和海軍陸戰隊到青島助蔣內戰;4月30日,美國海軍陸戰隊400名由上海青島。5月5日、5月7日,美國軍艦5艘、重轟炸機4架先後增駐青島。5月14日,美國海軍陸戰隊1,500名由美國運抵青島[6]:8914

5月11日,駐美大使顧維鈞會見美國國務卿艾奇遜,除乞求援助外,並提請美國考慮參加類似《北大西洋公約》之太平洋公區域協定問題,用以表明美國對共產黨亞洲進展與世界其他地區之進展同樣關切;美國贈送中國軍艦4艘,駛抵台灣[6]:8910

5月13日,美國國務卿艾奇遜致電駐華大使司徒雷登,要司徒雷登向英、法等國駐華大使強調:「給共產黨政權以事實上的承認將從政治上鼓勵共產黨,打擊國民黨」,「我們強烈反對任何大國匆匆忙忙給予中共以無論事實上還是法律上的承認。」[6]:8911-8912。5月20日,美國西太平洋艦隊司令白吉爾令在上海美國海軍軍艦駛離黃浦江以外35處停泊;美國總統郵船公司宣布該公司輪船即日起停駛上海[6]:8921

8月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中美關係白皮書》(全稱《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特別著重一九四四年至一九四九年的階段》)[4]:61。書中表示,中華民國在國共內戰的失敗,是國府本身的領導問題,與美國無關,美國在戰後中國情勢已盡力而為,最後失敗應由國民黨負起全責,是為「袖手旁觀」政策。白皮書稱1947年蔣佔領延安「是一個既浪費又空虛的、華而不實的勝利」[9]:358國府對美國為辯護其對華靜觀政策所公布之《中美關係白皮書》發表鄭重聲明[4]:61。美國停止對中華民國軍事援助,嚴重打擊國府戰鬥士氣。

9月8日,美國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R. McCarthy)、勃里奇英语Styles Bridges(Styles Bridges)、諾蘭英语William F. Knowland(William F. Knowland)、惠里英语Kenneth S. Wherry(Kenneth S. Wherry)聯合發表「對華白皮書備忘錄」[7]:521-522。9月9日,前經濟合作署中國分署長賴普漢英语Roger D. Lapham(Roger D. Lapham)促美國中共政府予以事實承認,反對再予國民政府援助[7]:522。9月7日,美、英、法3國外長會議,英、法支持美國放棄中國政策,並早日締結對日和約[7]:522。9月13日,美國國務卿艾奇遜、英國外相貝文於華盛頓就遠東問題舉行會談[6]:9009。9月14日,美國國務院答覆伊斯勃蘭公司,不允許派軍艦護送商船進入上海[6]:9009。9月22日,美國經美國經濟合作總署中國分署台灣辦事處,簽署美援肥料6萬噸使用合同,價值約400多萬美元[6]:9015。9月23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宣布蘇聯曾有原子爆炸;9月25日,蘇聯塔斯社宣布蘇聯早有原子武器[7]:522。9月28日,美國眾議院通過《1949年共同防禦互助計劃》軍事援外[6]:9018;美國經濟合作總署撥給中國12.5萬美元,向美國購買肥料,截至現在,對華撥款已達2.16828億美元[6]:9019。10月,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繼續承認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4]:61

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後[编辑]

參見:美援美軍顧問團駐台美軍黑蝙蝠中隊杜勒斯尼克森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

1950年代[编辑]

1951年台北美國新聞處製作的美國之音(VOA)閩南語節目開播海報。

1950年1月5日,美國總統杜魯門聲明繼續經濟援助台灣[4]:63,「不介入台灣海峽爭端」。2月10日,美國國務院正式聲明:美國政府承認中華民國政府為中國的政府;美國國務院反對在臺灣實行公民投票,以決定臺灣是否繼續為中國一個省,或交付託管,或成為一獨立國[10]。3月15日,美國參議院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5,000萬美元援華案[10]:309。5月23日,臺灣、美國航線正式開航[7]:531。6月25日,韓戰爆發[4]:65。6月27日,美國總統杜魯門聲明:「臺灣未來的地位必須等到太平洋地區恢復安全,對日本的和平條約訂立,或經聯合國審議後,才能決定。」[11]杜魯門宣佈第七艦隊協防臺灣[4]:65。美國政府決定把台灣納入西太平洋防禦體系。6月29日,美國國務卿艾奇遜在記者招待會稱:「美艦隊防護臺灣,不涉及臺灣地位。」[7]:5317月,美國第七艦隊司令史樞波英语Arthur Dewey Struble謁見蔣中正,商談加強臺美聯繫事宜[4]:65。8月,援韓聯軍統帥麥克阿瑟訪臺,蔣中正兩度接見會談,並分別發表聲明,蔣發表談話謂與麥帥會談已奠定臺美共同保衛臺灣與軍事合作之基礎[4]:65。9月,美國頒布「禁運戰略物資資辦法」[4]:66。11月30日,美國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否決中共代表伍修權等提出之「美國侵略台灣案」[12]

駐台美軍軍事援助顧問團(1951年-1979年)團徽

1951年2月,美國國務院顧問杜勒斯,於東京拜訪臺駐日代表團何世禮團長,交換《對日和約》意見[4]:67。臺美以換文方式成立《聯防互助協定》[4]:67。5月1日,美國軍事援華團正式成立,5月2日在臺北開始辦公[10]:326。6月2日,美國國務院1950年有關臺灣前途文件,參議院調查通過發表[10]:327。7月,蔣中正接見抵臺訪問之美國紐約州州長托馬斯·杜威,並作會談[4]:68

1953年2月,美國總統艾森豪咨詢美國國會,決定解除臺灣海峽中立化,下令第七艦隊廢除臺灣海峽從事「中立巡邏」[4]:72。2月27日,美國宣布任命藍欽為第36任駐中华民国大使

1955年1月29日,美國國會通過《臺灣決議案》(Formosa Resolution of 1955),授權美國總統可使用武力保衛臺灣安全[13]。3月16日,美國總統艾森豪發表談話,一旦中共在金門、馬祖擴大戰爭,美國將動用原子武器[7]:594。4月3日,美國陸軍部長史蒂文茲英语Robert T. Stevens扺臺,4月5日離臺返美[7]:594。4月4日,美國第十六軍刀機截擊隊自琉球調防臺灣[7]:594。4月24日,雷福德與助理國務卿勞勃森英语W. S. Robertson奉命抵臺,4月27日離臺返美[7]:595。4月26日,蒲賴德宣布「美國臺灣聯絡中心」正式成立[7]:595

1957年3月20日,陽明山革命實踐研究院男職員劉自然,在駐台美軍上士雷諾的住宅門前,遭雷諾連開兩槍斃命,但在兩個月後,負責審理此案的美國軍事法庭卻以「殺人罪嫌證據不足」為由,宣判雷諾無罪釋放,引發台灣民眾反美衝突,史稱「劉自然事件」。1958年8月,「八二三砲戰」爆發後,美國總統艾森豪派國務卿杜勒斯來臺與總統蔣中正發表《共同聲明》,並提供8吋砲武器,讓國軍有效反擊共軍侵略,進一步穩定戰後情勢[13]。1959年,台北美國新聞處遷入原臺灣教育會館。美國新聞處原位於台北市中山堂附近,因劉自然事件遭搗毀。美國新聞處是1960年代台灣獲知歐美消息的重要管道,在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後改為非官方性質的美國文化中心(原臺灣教育會館)。

1960年代[编辑]

美國總統艾森豪訪問臺灣時的大型歡迎海報看板
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左)訪問台北,與蔣中正(右)、宋美齡(中)合影,1960年6月。圖後為美國駐台北大使莊萊德(Everett F. Drumright)。
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右)與副總統林登·詹森(左)在華盛頓白宮會見中華民國副總統陳誠(中),1961年7月31日

1960年6月18日,美國總統艾森豪訪問台北,並在總統府前廣場對50萬群眾發表演說,是唯一於任內訪問中華民國的美國總統[14]

1961年3月13日,美國贈與掃雷艦10艘,運抵高雄港[7]:667。4月2日,美國總統甘迺迪聲明,反對中共入聯合國,並繼續履行對中華民國政府和人民的承諾[7]:667

1961年4月3日,美援運用委員會洽請美開發基金將美金貸款改按臺幣計息,由臺灣銀行承擔保證責任[7]:667。7月,中華民國副總統行政院長陳誠訪問美國,與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和副總統林登·詹森會晤。

1962年3月14日,美國國務院主管遠東事務助理國務卿威廉·埃夫里爾·哈里曼訪臺,勸阻蔣中正反攻大陸,3月15日離臺。[7]:678

1963年1月24日,中華民國、美國雙方就增購美國農產品事成立協議,並正式換文[7]:688。8月13日,美國駐華美援公署署長白慎士(Howard L. Parsons)表示:美國援華貸款自下年度起縮減,並在1965年停止[7]:692。11月16日,美國軍事經濟援華考察團抵華訪問,研究臺灣需要美援實況[7]:694。11月22日,美國總統甘迺迪遇刺身亡;11月26日,新任美國總統詹森致電蔣中正,保證美國與中華民國關係不變[7]:695。12月13日,美國助理國務卿何斯曼(Roger Halisman)闡釋外交政策,表示尊重與中華民國之友誼,但對中共政權將保持「門戶開放」政策[7]:695

1964年5月,美國國務院宣布對華經援將於1965年中期停止,軍援及農產品法仍將繼續[4]:107

1965年8月31日,《美軍在華地位協定》於臺北簽定,規範駐臺美軍司法適用管轄範圍,9月國防部長蔣經國訪問美國,晉見美國總統林登·詹森討論世局,並與美國國防部長羅伯特·麥克納馬拉發表聯合聲明,決依共同防禦條約密切合作[4]:110。蔣經國三度訪美,參觀中央情報局,向旅美僑胞發表反共講話,駁斥所謂李宗仁歸大陸離間中美關係之謊言,在美活動近兩月[15]:521

1966年1月1日:美國副總統休伯特·韓福瑞抵臺訪問[16]。1967年5月6日到5月26日,中華民國副總統嚴家淦與夫人訪問美國,和總統詹森會晤。隨行人員包括:中華民國經濟部李國鼎外交部政務次長沈錡暨夫人、行政院國際經濟合作發展委員會祕書長陶聲洋等。並前往阿靈頓國家公墓獻花致意、謁甘迺迪之墓。之後亦參訪派屈克空軍基地、甘迺迪太空中心紐約聯合國大廈等地[17]。1969年嚴再前往美國,代表中華民國出席艾森豪的喪禮。

1970年代[编辑]

紅色國家表示在1971年的投票中支持中華民國續留聯合國,即《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其中包括美國
參見:中美關係

1970年4月18日,蔣經國再度赴美做為期十天的訪問。在蔣經國訪美之前,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蔡同榮致函美國總統尼克森,要求其停止對「蔣家政權」的援助[18]。蔣經國抵達洛杉磯時,臺灣獨立建國聯盟即揭開反對蔣經國訪美的示威遊行。4月20日,蔣經國到達華盛頓郊外的安德魯斯空軍基地時,60位臺灣獨立建國聯盟成員即手持「我們就是臺灣」及「臺灣要自決自由」標語,並高喊口號。4月24日,更發生試圖槍殺蔣經國未遂的四二四刺蔣案

1971年5月22日,韓國菲律賓泰國美國越南中華民國簽署建立《亞洲蔬菜研究發展中心協議備忘錄》。10月24日,在聯合國大會上對中國代表權問題進行表決時,美國支持中華民國續留聯合國(即《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但是最後沒能挽回局勢。當時的美國駐聯合國代表為後來擔任總統之老布希

1971年7月9日,美國國務卿季辛吉訪問中國大陸。9月,參謀總長賴名湯訪問美國[19]

1972年,尼克森總統亦前往,並簽署《上海公報》,雙方關係開始動搖。

中華民國与美国断交後[编辑]

蔣經國時期(1978年5月20日-1988年1月13日)[编辑]

1978年12月15日,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中美建交公報》。12月16日,美國總統卡特宣自1979年1月1日起,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20]:449-450。《中美協防條約》(即《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亦於1979年12月31日終止[20]:450。同日,時任總統蔣經國就美中建交發表聲明,指出美國背信毁約;強調絕不與中國共產黨談判[20]:450。12月17日,美國副國務卿沃倫·克里斯托弗率團抵台磋商台美未來關係,群眾向該團示威抗議;並有一名計程車司機在外交部前引火自焚以示抗議[20]:450

美國政府中華民國政府斷絕外交關係,關閉北門美國大使館(現址為財政部臺北國稅局)、末任大使安克志在1月19日離任,駐台美軍亦於3月1日撤出。4月26日,美國留駐台灣的150多名軍人,「包括軍事援助顧問團全部撤離台灣」[21]

1979年,美國國會通過《臺灣關係法》,為美國國內法,美國政府應給予臺灣統治當局(英文:Taiwan Authorities,在1979年1月1日前美國承認其為中華民國)與其他主權國家(foreign countries, nations, states, governments, or similar entities)同等待遇。4月10日,美國總統卡特簽署《台灣關係法》,仍然保持外交之實質關係[20]:450。台美互設機構之間特權、免稅,及豁免協定,雙方亦於10月2日在美國華盛頓正式簽署[20]:450

美國的政策如下:
維持及促進美國人民與臺灣之人民間廣泛、密切及友好的商務、文化及其他各種關係;並且維持及促進美國人民與中國大陸人民及其他西太平洋地區人民間的同種關係。
表明西太平洋地區的和平及安定符合美國的政治、安全及經濟利益,而且是國際關切的事務。
表明美國決定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之舉,是基於臺灣的前途將以和平方式決定這一期望。
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臺灣的前途之舉——包括使用經濟制裁禁運手段在內,將被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而為美國所嚴重關切。
提供防禦性武器給臺灣人民
維持美國的能力,以抵抗任何訴諸武力、或使用其他方式高壓手段,而危及臺灣人民安全及社會經濟制度的行動。

《外交官》雜誌分析,為了阻礙中華人民共和國擴張,美國支持運作台灣「事實獨立」(de facto independence),一如麥克阿瑟所喻,台灣是「不沉的航空母艦」[22]

美國國務院每年出版的《有效條約彙編》(Treaties in Force)中皆表示:「美國不承認『中華民國』是國家或政府。」(The United States does not recognize the "Republic of China" as a state or government.)[23]

美國在臺協會於1979年1月1日美國政府改變對中華民國政府的外交承認後不久成立。美國國務院提供大部份經費及運作指導,美國國會擔任監督角色。設有華盛頓總部(AIT/Washington)、台北辦事處(AIT/Taipei),職員超過450人,提供商業、農產品、旅遊服務、文化交流、華語學校、貿易中心、圖書館等功能,並設有高雄分處(AIT/Kaohsiung)。3月1日,美國在台北成立中華民國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20]:450。1994年10月10日,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駐美國辦事處更名為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

雙橡園於1937年至1978年間為中華民國駐美國大使的官邸及財產。在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前夕轉賣給民間團體自由中國之友協會。1979年4月通過《台灣關係法》,根據該法條,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之舉,不應影響臺灣統治當局(即中華民國政府)在1978年12月31日之前或之後取得或特有的有體財產或無體財產的所有權。1986年2月5日,美國內政部列為古蹟。

1980年代,以美國總統雷根為首的美國政府默許及支持臺灣黨外運動,但同時支持總統蔣經國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

1982年7月14日,在《八一七公報》簽署前夕,雷根派遣當時擔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長的李潔明以口頭宣讀方式,向台灣提出「沒有終止對台軍售的時間表、不會修改《台灣關係法》、美國不與北京事先諮商對台軍售、美國不擔任兩岸談判的調解人、不會改變對台灣主權的一貫立場,兩岸應和平解決此問題,美國也不會強迫台灣與中國對談、美國不會承認中國對台灣主權的主張」的《六項保證》。[24]

1984年10月15日,華裔美籍作家劉宜良(筆名「江南」)在美國加州戴利市遭到中華民國國防部情報局僱用台灣黑道份子刺殺身亡,史稱「江南案」,之後中華民國和美國關係緊張,中華民國方面承認江南案為該國情報局官員主使,但強調乃情報局官員獨斷專行所致,並逮捕情報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儀敏、第三處副處長陳虎門等。

李登輝時期(1988年1月13日-2000年5月20日)[编辑]

參見:價值觀外交

1993年11月16日,美國前總統老布希搭乘專機抵達中正國際機場,時任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夫婦、外交部次長、外交部北美司長、美國在台協會處長、美國國防部前助理部長均前往接機。[25]其後,除拜會總統李登輝外,也在臺北發表演說。

1994年10月10日,由中華民國外交部掌管、設立於美國之代表機構更名為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

1995年6月,時任總統李登輝以私人身份訪問美國,並於母校康乃爾大學歐林講座發表題為《民之所欲,長在我心》的演講,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位訪問美國的現任國家元首,美國國會議員和康大校方都稱呼他是台灣總統。[26][27][28]

1996年,中華民國舉行公民直選總統前夕,3月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發射地對地M9型飛彈,分別落在高雄西南約44公里和基隆東邊解放軍設定的目標海域,引發台灣海峽飛彈危機。美國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行動違反了1972年簽定的《上海公報》等3項關於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協議。美國總統柯林頓派遣以日本橫須賀為母港的第7艦隊的「獨立號」戰鬥群前往台灣海峽,另在印度洋待命的尼米茲號航空母艦也率8艘艦艇駛向台海。

1998年6月30日,美國總統柯林頓於卸任前赴中華人民共和國訪問,並在上海圖書館與當地各界人士座談時發表美國對台政策,其內容為:「我們不支持台灣獨立兩個中國一中一臺、我們不認為台灣可以成為任何以國家為資格限制的組織之會員[註 2]」。座談會結束後,在場的美國國務院高級官員表示柯林頓只是重申長久以來的中國政策,並說這個場合是「非正式的」,宣布的方式是「低調的、低姿態的」。[29][30]

1999年9月21日,台灣中部發生九二一大地震,美國總統柯林頓在地震當天透過白宮新聞室發表聲明,對台灣大地震造成的傷亡表示哀悼說:「我們懸念遭到損失和可能仍需要協助的所有人士」,也直接與台灣政府連繫,以確定可能需要美國提供何種援助。在聯邦國際開發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USAID)與所屬國際災難救援辦公室(Office of Foreign Disaster Assistance, OFDA)等單位的先遣人員(包括坑陷、安全和後勤方面的專家)前往台灣後,德拉瓦州救難團共計八十五人(含三輛救難專車、先進的電子搜索器材、卅噸的藥品等物資及四隻受過專業訓練的救難犬)搭乘兩架美國空軍C-5B銀河式運輸機於二十二日抵達台中清泉崗基地,是國際救援隊中最先抵達台灣者。維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郡消防救難局與佛羅里達州邁阿密—達德郡的七十名救難專家也飛往台灣參加救難工作。[31]來自美國維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郡的緊急救難隊成員包括工程師、護士、救難專家與消防專業人士,設備齊全,機動性強,他們於9月22日下午四點抵達雲林縣消防局,聽取簡報後馬上趕抵斗六市中山國寶大樓與觀邸大樓兩棟倒塌大樓現場進行搜救。奧勒岡州各界與震災相關單位(包括政府與民間團體的工程師、技術專家,及私人營造單位)則組成兩支志願隊伍:一支為協助台灣做長期性的永續經營土地使用規劃,另一支為受震災影響房屋提供審查與檢定的技術支援小組。經由俄州在台辦事處的聯絡與亟需技術支援的單位取得聯繫,為台灣提供救災援助。高雄市的結盟姊妹市波特蘭市亦展開募款,將募得款項交由高雄市轉予受災單位。[32]

美國陸軍工程兵團(United States Army Corps of Engineers)則在美國在台協會安排下派遣水壩工程專家勘察嚴重受損的石岡壩,研究修復方案[33]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薄瑞光代表美國捐款二萬五千美元,由台灣紅十字會代表接收,美國另捐有一千五百個裝屍袋等物資。此外,旅美台灣僑胞與民間團體亦踴躍捐輸。9月28日,美國前總統老布希第三子尼爾·布希(Neil Bush)抵台,代表美國愛心基金會捐贈1.6噸的醫療用品給中华民國[谁?]

陳水扁時期(2000年5月20日-2008年5月20日)[编辑]

2004年6月15日,美國總統小布希簽署法令推動中華民國成為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觀察員,授權國務卿擬定計劃,在世界衛生組織年會上支持並為中華民國取得觀察員地位。2008年9月19日,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團第一次以聲明方式明確「支援台灣有意義參與聯合國專門機構」。該聲明指出,為配合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美國支援中華民國參與不需要國家資格就能成為會員的組織,包括世界貿易組織(WTO)及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論壇。10月4日,美國國防部宣布對中華民國軍售改善中華民國的防衛能力,維持政治穩定,但不會改變地區軍事平衡,強調這六份軍售合約符合《台灣關係法》規定。

馬英九時期(2008年5月20日-2016年5月20日)[编辑]

2008年12月18日,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訪台,與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交換治國經驗[34]

八八風災期間,美國海軍MH-53E海龍直升機及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飛抵臺灣高雄縣三民鄉民權村(現高雄市那瑪夏區)運送物資,攝於2009年8月19日。
美國海軍MH-60S騎士鷹直升機自臺灣高雄縣民權村的臨時起降區升空,攝於2009年8月19日。

2009年8月,台灣南部發生八八水災,美國總統歐巴馬派遣美軍載送重型軍用直升機抵台協助救災後勤支援,成為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後三十年以來,首度有美軍軍機高調抵達台灣。[35]總計七天的美軍救災任務中總共出動有75架次。[36]

2010年12月17日至2011年1月24日於中華民國國家圖書館展出的“1950~1980美國人在台灣的足跡”特展海報。

2010年1月29日,美國國防部公布向中華民國出售武器的計畫,總值超過60億美元,包括114枚愛國者導彈、60架黑鷹直升機魚叉反艦導彈獵雷艦和防衛通訊設備等,但是不包括中華民國軍方要求的F-16C/D型戰機。這是奧巴馬政府首次出售武器給中華民國。12月17日至2011年1月24日,美國在臺協會於中華民國國家圖書館展出“1950~1980美國人在台灣的足跡”。

2010年11月15日,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搭乘專機訪台,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行政院院長吳敦義都到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設宴款待,主要是發表「預瞻台灣2010年起經濟前景及方向」演講[37]

2011年3月,因應東日本大地震宮城縣海嘯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將在日本美國公民及外交官員撤僑到臺灣韓國作為「過境」地點。2011年的維基解密資料顯示,美國在台協會在中華民國政治界扮演實質臺灣總督府的角色(因為臺灣政治人物都非常信任及重視美國在台協會),而臺灣人民對於此事件的反應也代表幾乎所有的臺灣人都認可美國在台協會的權威。10月4日,美國亞太助卿坎博重申對《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之承諾。12月22日,美國在台協會代表美國政府正式宣布台灣成為美國免簽證計畫候選國。

2012年1月19日,美國總統歐巴馬簽署《建立簽證、國際旅客處理目標、旅遊業與競爭力專責小組》行政命令,正式提名台灣免簽。若台灣成為免簽國家,台灣民眾可以免簽入境美國停留90天,從事商務及旅遊。

2012年2月,馬英九政府考慮重啟含有瘦肉精的美國牛肉進口,民主進步黨質疑中國國民黨政權以此換取選前美國對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美簽承諾的具體落實。[38][39]10月2日美國政府宣布,台灣成為美國第37個授與免簽國家亞太地區第七個前往美國免簽證國家。

2013年6月,美國參眾兩院以壓倒性票數通過了支持台灣成為國際民航組織(ICAO)觀察員的法案[40],案中並要求國務卿訓令美國駐ICAO代表團提案支持。同年7月,歐巴馬總統簽署此案。

2014年4月14日,自2000年後首位抵台訪問的美國部長級官員吉娜·麥卡錫英语Gina McCarthy(Gina McCarthy)在中華民國國立臺灣大學公開演講,提及美台長年良好合作,並讚美台灣在環保議題的卓越進步。 [41]

2015年1月1日,中华民国驻美国代表处於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雙橡園举行元旦升旗仪式。中华人民共和国随即向美国提出抗议。美国国务院则表示其事先不知情,且对台湾方面这种行为感到失望,并说美方希望台湾确保这类事件的不会再发生,将被列为其在美台关系的优先项目。[42][43]

2015年4月1日,美國空軍的兩架F-18戰鬥機從日本的沖繩基地起飛在台灣東北部公海進行例行巡航,在其發現出現機械問題後,迫降於台南機場進行維修[44]4月2日晚間,美軍C-130運輸機亦裝載人員及零件飛抵台南機場予以支援。[45]是為雙方斷交三十多年來首度有美國戰鬥機降落在台灣。一度引起各界討論。6月,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參訪白宮及國務院,成為目前台灣總統參選人當中,訪美拜會過的最高層級。

2015年9月2日,中華民國駐美代表沈呂巡在兩國斷交36年後,首度受邀出席在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國家廣場第二次世界大戰紀念碑英语National World War II Memorial前舉行的「同盟國對日作戰勝利70週年紀念」(V-J Day)活動,並致獻有中華民國國徽的花圈。此活動由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和華府「二戰紀念碑之友會」聯合舉辦,原先也邀請中華人民共和國駐美大使崔天凱,但大使館人員發現主辦單位在獻花儀式為「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準備的花圈掛上國徽,一方面要求主辦單位拿掉國徽,另一方面回報大使館。在獻花儀式開始前,經持續交涉沒有結果,最後大使館人員一起離開,崔天凱也始終未現身。[46][47]

2015年11月22日,美國總統歐巴馬出席美國與東南亞國家協會東亞峰會,在馬來西亞吉隆坡的記者會上談及國際反恐時說,反伊斯蘭國聯盟在亞太地區包括澳洲、加拿大、日本、馬來西亞、紐西蘭、新加坡、南韓及台灣。目前台灣主要為在中東地區人道援助,但無參與相關軍事行動,外交部感謝歐巴馬肯定台灣國際人道援助貢獻。[48][49]23日,全球65個對抗伊斯蘭國同盟的成員國齊聚美國國務院討論反恐行動,台灣是由駐美副代表層級以上的官員與會,會中除了檢視反恐行動的進度,也討論同盟國如何強化並擴大對抗伊斯蘭國的作為,包括增加對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IS的空襲行動、協助敘利亞鄰邦防衛邊界、增加資訊分享和情報合作、支持伊拉克政府訓練軍警、提供經費以增加對敘利亞和伊拉克民眾的人道支援。[50][51]25日武裝組織「伊斯蘭國」發布最新影片《沒有停歇》(No Respite),列出了60個反伊斯蘭國全球盟軍的國旗,其中也包括台灣,而且就被擺在美國國旗旁邊。[52][53]

2016年1月12日,美國總統歐巴馬進行任內最後一次發表國情咨文演說,歐巴馬在介紹美國領導65個對抗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盟友時,白宮官網直播的畫面右方,出現了65個與美國攜手合作打擊恐怖主義的國家,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就出現在白宮直播的畫面中。[54]

2016年5月16日,美國聯邦眾議院以口頭無異議方式通過《88號共同決議案》;7月7日,聯邦参议院也通過《38号共同决议案》表达参众两院共同意见,完成国会的法律程序将「六项保证」诉诸文字,以书面形式表述里根总统1982年对台湾提出的口头保证。重申《台湾关系法》及《六项保证》两者皆为美台关系的基石、敦促美国总统及国务卿“公开、主动并始终如一地确认《六项保证》是美台关系的基石”。但共同决议案旨在表达国会立场,无须总统签署生效,也不具备法律拘束力。[55]

2016年5月18日,美國聯邦眾議院通過《2017國防授權法案》,當中包含邀請台灣參與環太平洋軍事演習,提升美台軍事高層交流,以及明確說明對台軍售進度等多項修正案。[56]

蔡英文時期(2016年5月20日-)[编辑]

2016年12月2日,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與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通話10分鐘,川普随后在Twitter上表示:「臺灣總統今天打電話給我,祝賀我贏得總統選舉。謝謝![57][註 3][59]。这是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以來首次的致電。會中主要就台美關係,國際地區情勢以及對台軍售交換意見,當中兩人還互相恭賀當選總統一事。[60][61]

2016年12月23日,美國總統歐巴馬簽署「2017國防授權法案(NDAA)」成為法律;該法案首度納入美台高級軍事交流章節,未來美國國防部助理部長以上級別文官與現役軍官將可赴台交流,突破目前現役軍官與國防部副助理部長以上官員不得訪台的限制。根據參眾兩院最終通過版本「會議報告」中「美國與台灣之間高級軍事交流」章節,國防部長應該執行美台間高級軍官與資深官員交流計畫,旨在改善美台之間的軍事關係。[62]

2017年3月23日,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美國首度召開抗伊斯蘭國(IS)聯盟部長級會議,由國務卿提勒森主持,中華民國駐美代表高碩泰受邀出席,與其他67個國家代表現身國務院,拍照時美國務院則以「台灣」為名標註高碩泰位置,此外中國未參與此抗IS聯盟。[63]

2017年5月22日,美國衛生部長普萊斯(Tom Price)在WHA的5分鐘發言中提到台灣,他說到世衛組織曾經取得許多卓越成績,而與所有國家一起合作相當重要,因此美國對於WHA今年沒有發給台灣以觀察員參與的邀請函,「表示失望」,美國也認為不應該把台灣排除在世衛組織之外。[64][65]

2017年5月25日,漢光演習結束後,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有一個排前往美國夏威夷,與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所屬的美國海軍陸戰隊,混合編隊進行為期2周的連級戰鬥作戰訓練。是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後中華民國國軍首次以一個完整排級編制與武器裝備的地面部隊,踏上美國本土與美軍進行協同作戰訓練。[66]

2017年5月27日,美國聯邦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托恩柏利提出《強化亞太區域安全法案》,法案明定美國應依法對台軍售,擴大美台軍事人員交流,以提升不對稱戰力。[67]

2017年6月16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無異議通過《台灣旅行法》草案,草案指出國會認為「美國政府應鼓勵美國和台灣各層級官員的互訪」,若草案最終在聯邦參、眾兩院都通過,美、台間的高層政府官員互訪有望解禁。[68]

2017年6月28日,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通過《2018國防授權法》草案,其中包括重啟美軍艦定期停靠高雄港或台灣其他適當港口,及允許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接受台灣進港停泊請求,也指示五角大廈協助台灣發展「包括載具和水雷在內的國造水下作戰能力」,並要求加強戰略合作,草案將送交參院全院審議。[69][70]

2017年7月15日,美國眾議院通過《2018國防授權法》,此外眾院外委會亞太小組主席游何提出另一項修正案,以國會決議方式要求美國將移轉防禦武器及服務給台灣正常化。[71]

2017年7月24日,美國共和黨參議員湯姆·柯頓柯瑞·賈德納共同提出《台灣安全法》(Taiwan Security Act),確保美台互惠互利的安全關係外,也加強彼此外交與經濟的連結,並促進台灣的國際地位。[72]

2017年7月28日,美國眾議院外委會的亞太小組無異議通過協助台灣再次取得WHA觀察員身分。[73]

2017年9月10日,台灣軍方官員表示已獲邀觀摩美軍2018年6月主辦的「黑鏢演習」,將派出四人小組與各國代表共同在美國艾格林空軍基地觀摩美軍反制各種無人機的實兵演練。[74]

2017年9月18日,參議院通過《2018國防授權法》,兩院最終要協調出同一版本,送白宮由美國總統簽名,才會生效。[75]

注釋[编辑]

  1. ^ 中華民國外交部為統一駐外人員內部職稱,明定大使館、代表處設大使、公使。代表處對外仍稱代表、副代表。[1]
  2. ^ We don′t support independence for Taiwan; or two Chinas; or one Taiwan, one China. And we don′t believe that Taiwan should be a member in any organization for which statehood is a requirement.
  3. ^ The President of Taiwan CALLED ME today to wish me congratulations on winning the Presidency. Thank you![58]

参考資料[编辑]

  1. ^ 陳培煌. 統一名稱 代表對內稱大使. Yahoo!奇摩引用中央通訊社. 2012年8月31日. 
  2. ^ 2.0 2.1 2.2 〈蘇聯、英國、美國對華援助〉. 《明報》. 2015-08-09: 新聞專題A12-A13版. 
  3. ^ 3.0 3.1 岳渭仁、冬卉、向東華、曉晴 (编). 《外國人眼中的蔣介石和宋美齡》. 西安: 三秦出版社. 1994. ISBN 7-80546-784-6.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4.20 4.21 4.22 4.23 4.24 4.25 4.26 4.27 4.28 4.29 4.30 4.31 4.32 4.33 4.34 4.35 陳布雷等編著. 《蔣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78-06-01. 
  5. ^ 1947年:人民的选择——概述全国反美抗暴运动之历史背景.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6.16 6.17 6.18 6.19 6.20 6.21 6.22 6.23 6.24 6.25 6.26 6.27 6.28 6.29 6.30 6.31 6.32 6.33 6.34 6.35 6.36 6.37 6.38 6.39 6.40 6.41 6.42 6.43 6.44 6.45 6.46 6.47 6.48 6.49 6.50 6.51 6.52 6.53 6.54 6.55 6.56 6.57 6.58 6.59 6.60 6.61 6.62 6.63 6.64 6.65 6.66 6.67 6.68 6.69 6.70 6.71 6.72 6.73 6.74 6.75 6.76 6.77 6.78 6.79 6.80 6.81 6.82 6.83 6.84 6.85 6.86 6.87 6.88 6.89 6.90 6.9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编). 《中華民國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7.12 7.13 7.14 7.15 7.16 7.17 7.18 7.19 7.20 7.21 7.22 7.23 7.24 7.25 7.26 呂芳上總策畫,朱文原、周美華、葉惠芬、高素蘭、陳曼華、歐素瑛編輯撰稿. 《中華民國建國百年大事記》. 台北: 國史館. 2012. ISBN 978-986-03-3586-6. 
  8. ^ 蔣經國:〈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
  9. ^ 美國國務院 (编). 《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白皮書,《中美關係資料條約滙編》第1輯. 北京: 世界知識出版社. 1957. 
  10. ^ 10.0 10.1 10.2 10.3 張之傑等:《20世紀臺灣全紀錄》,台北:錦繡出版社,1991年
  11. ^ Harry S. Truman. Statement by the President on the Situation in Korea. Harry S. Truman Library and Museum. June 27, 1950 [September 2,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November 9, 2014) (英语). 
  12. ^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正式紀錄 第七十二號 第五三0次會議. 紐約發拉星草場: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 1950-11-30 [2015-08-24] (中文(繁體)‎). 
  13. ^ 13.0 13.1 總統接見「總統您好!中華民國與美元首外交影像暨文物特展」美國訪華團一行. 中華民國總統府. 2013-09-17. 
  14. ^ 1960.6/艾森豪訪台
  15. ^ 王成斌等主編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4).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年. 
  16. ^ 美國副總統韓福瑞訪華專輯,典藏臺灣
  17. ^ 嚴家淦副總統訪美專輯,典藏台灣
  18. ^ 李先鳳. 陳榮成譯書被出賣的台灣 喚醒全民愛鄉心. 中央社 (臺北市). 2007年11月25日 [2017年6月6日]. 
  19. ^ 賴總長訪問盟邦歸國,典藏台灣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許朗軒. 《中國現代史》 台三版. 台北: 正中書局. 1987年8月. 
  21. ^ 茅家琦:《蔣經國的一生與他的思想演變》,台北:臺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第416頁
  22. ^ 外媒:美支持台灣「事實獨立」 日阻礙中台統一
  23. ^ Treaties in Force. 美國國務院. (英文)
  24. ^ 美對台6項保證 眾院通過列入法案
  25. ^ 公眾外交協調會. 美國前總統布希伉儷一行於十六日晚間八時十五分搭乘專機抵達桃園中正國際機場.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3年11月16日. 
  26. ^ 總統李登輝訪美國康乃爾大學,臺灣民主受推崇, 行政院新聞局
  27. ^ 民國84年李登輝總統於康乃爾大學歐林講座發表演講, 國家圖書館 (中華民國)
  28. ^ 李總統訪美與民進黨初選座談會紀實,台灣教授協會通訊,1995年7月
  29. ^ 楊永明. 從戰略模糊到三不政策:美國對台政策的轉變. 1998年12月. 
  30. ^ 傅建中. 柯林頓公開申明對台「三不」 李登輝:別在意. 中國時報. 1998年7月1日. 
  31. ^ [外國救援團隊帶來的省思]中時晚報,1999/10/04
  32. ^ [奧勒岡州援台震災]工商時報,1999/10/22
  33. ^ 譚義績. 九二一震災隨美國工兵團勘災感想 (PDF). 中華水資源管理學會季刊第四期. 2000-10 [2013-04-25] (中文(台灣)‎). 
  34. ^ 陳水扁總統與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熱情會面
  35. ^ 美方派人來 協調人李比南下. 聯合報. 2009-08-15 [2009-08-16] (中文(台灣)‎). 
  36. ^ 美軍完成任務離台. 聯合新聞網. 2009-08-23 [2009-08-23] (中文(台灣)‎). 
  37. ^ 柯林頓訪台 馬總統素宴款待
  38. ^ 美牛瘦肉精解禁? 連鎖效應大考驗
  39. ^ 「美簽」換「問題牛肉」進口?民進黨:馬政府須說明清楚
  40. ^ 424:0壓倒性票數 美眾議院力挺台灣參與ICAO MSN 新聞頻道
  41. ^ 台美關係/麥卡錫:美台合作因應氣候變遷
  42. ^ 曹郁芬. 雙橡園升旗 美國務院:違反非官方關係. 自由時報. 2015-01-07 [2015-01-07] (中文(台灣)‎). 
  43. ^ 曹伯晏. AIT強烈聲明:台不應再辦升旗典禮. 自由時報. 2015-01-07 [2015-01-08] (中文(台灣)‎). 
  44. ^ 美軍兩架F-18戰鬥機迫降台灣台南機場BBC
  45. ^ 美軍C-130運輸機 晚間20:34飛抵台南機場,自由時報
  46. ^ 廖漢原. 美尊重台灣與史實 沈呂巡參加二戰紀念. 中央通訊社. 2015年9月3日. 
  47. ^ 劉屏. 美紀念二戰勝利 花圈出現青天白日. 中國時報. 2015年9月3日. 
  48. ^ 歐巴馬指台灣是「反IS聯盟」成員 外交部:僅人道援助無涉及軍事
  49. ^ The Global Coalition to Counter ISIL
  50. ^ 抗IS同盟會議 我駐美官員參加了
  51. ^ 反恐/抗IS同盟 我官員應邀出席
  52. ^ 遭點名反伊斯蘭國成員 鄉民自嘲:IS認證台灣是國家
  53. ^ 台灣被伊斯蘭國點名 IS最新宣傳片出現中華民國國旗
  54. ^ 歐巴馬任內最後國情咨文 又把台灣列入反伊斯蘭國盟友
  55. ^ 钟辰芳. 美参议院通过对台湾六项保证决议案. 美國之音. 2016年7月8日. 
  56. ^ 美眾院國防授權法邀台參與環太平洋軍演
  57. ^ 施旖婕. 【很好!片】川普親自推文 稱呼蔡英文「台灣總統」. 台灣: 《蘋果日報》. 2016年12月3日 [2016年12月4日] (正體中文). 
  58. ^ 唐納·川普. The President of Taiwan CALLED ME today to wish me congratulations on winning the Presidency. Thank you!. Twitter. 2016年12月2日 [2016年12月4日] (英语). 
  59. ^ 感謝川普正名台灣 網友:地上怎麼都是玻璃. 台灣: 《蘋果日報》. 2016年12月3日 [2016年12月4日] (正體中文). 
  60. ^ 蔡英文總統與川普越洋通話十分鐘 講了這些事
  61. ^ 蔡英文與川普熱線 10分鐘對話內容曝光!
  62. ^ 歐巴馬簽了! 美台高級軍事交流入法
  63. ^ 美抗IS大會邀台灣 高碩泰與提勒森同台亮相. 自由時報. 2017年3月23日 [2017年3月23日] (繁體中文). 
  64. ^ WHA大會 美德澳布發言挺台參與
  65. ^ 美德澳等國在WHA發言 力挺台灣參與
  66. ^ 台美走向軍事同盟 海軍陸戰隊赴夏威夷與美軍協同訓練
  67. ^ 美眾院提案:持續軍售台灣及軍事交流
  68. ^ 台灣旅行法草案 美眾院亞太小組過關
  69. ^ 美國會通過軍艦可停靠台灣,恐撼動40年來的「一中政策」
  70. ^ 美軍艦定期停靠台灣 重新啟動
  71. ^ 美眾院通過國防授權法案 將評估台美軍艦互停
  72. ^ 美2參議員提《台灣安全法》 加強軍事交流與演習
  73. ^ 美眾院亞太小組決議 支持台灣重返WHA
  74. ^ 我獲美邀請 明年觀摩黑鏢演習
  75. ^ 參院通過國防授權法 寫入美台軍艦互訪

參見[编辑]

中美關係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