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临汾战役
第二次国共内战的一部分
日期1948年3月7日-1948年5月
地点
结果 解放军攻占临汾县
参战方
Flag of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svg 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野战军第8纵队、第13纵队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中華民國國軍第30旅、第66师
指挥官与领导者

Flag of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svg 徐向前

Flag of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svg 王新亭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閻錫山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梁培璜
兵力
50,000人 25,000人
伤亡与损失
15,000人 25,000人

临汾战役,为发生于1948年3月至5月山西省临汾县中华民国国军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野战军之间的战役。经过大型攻坚战,徐向前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临汾县城(在今山西省临汾市)。

战前形势与部署[编辑]

1948年1月,胡宗南部忽然北上渡江,并攻占运城。徐向前重新部署围城,后国军主动弃城撤退[1]:712。1948年2月上旬,根据军委指示,晋冀鲁豫军区阳城召开太岳军区党政军联席会议,研究打临汾的问题,并就这个战役准备工作作了布置,组织了前方指挥所,由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徐向前任司令员,统一指挥参战部队。2月17日,徐向前致电中央军委:由于增援运城的胡宗南部已经退缩黄河以南,“我们第一步作战计划,拟攻歼临汾之敌”,并提出利用地冻之机组织部队进行战术和技术训练。中央军委回电同意此方案并指出:“只要攻克临汾就是对彭(德怀)张(宗逊)的大帮助”。1948年2月20日傍晚,徐向前率晋冀鲁豫军区前方指挥所抵达翼城,攻下运城后的八纵正在这里集结休整。2月21日上午召开临汾前线各部队营以上干部大会,先由第八纵队司令员王新亭介绍了运城攻坚作战的经验,徐向前作了部队整顿及解放临汾的动员报告,肯定了运城攻坚战的经验,讲了解放临汾的意义和有关解放临汾的作战战术、战斗作风及军队的政治工作,干部如何带兵打仗,如何发扬三大民主和城市政策,着重讲了干部战场爱兵的问题:“人民群众养一个儿子,从小娃娃成长为一个小伙子,付出了多大的心血啊!如今为了解放事业,把他们的爱子送来交给我们,如果因为我们指挥上的失误或疏忽,上战场一枪就打死了,我们能够对得起人民群众吗?”

此时,山西的南部只有临汾县城一座孤城[1]:712[2]:77。为防止临汾守军北撤,徐向前翼城进行部队整训,并总结运城攻坚战的经验,动员攻打临汾[1]:714[2]:86-89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在临汾修筑了坚固的工事,而此后阎锡山胡宗南部对临汾城内外又增加防御设备,构成四道防线体系[1]:714:在临汾城城壕外加筑16个护城碉堡,在东关外加筑10个护城碉堡;临汾城墙很宽厚,能并行两辆卡车;在城墙腰上构筑的暗工事是最坚固的;另外在城内自来水塔上和鼓楼等较高的建筑物上建立各种观测所,以便指挥炮兵,并建好炮兵射击网图。

临汾守军共有两万五千人,包括胡宗南系的第30旅和阎锡山的第66师,由第6集团军副总司令兼晋南总指挥梁培璜统一指挥[1]:715[2]:80-81

  • 第66师:师长徐其昌
    • 第196团守飞机场
    • 第197团以一个营守水门至南门之间地区、以两个营集结于面粉厂附近为师的预备队
    • 第198团守东关北门至水门之间地区
    • 保11团、保29团守电灯公司
    • 保5团、15团、25团守铁路以东由陕家园至康庄堡之间的外围据点
    • 补训第一团担任临汾车站的守备
    • 山炮连2个
    • 铁甲车炮队1个
    • 平射炮排1个连
    • 4个专署、15个县的保安警备队等
  • 整编第30旅:旅长尹瀛洲,副旅长戴炳南。实际留在临汾指挥部队的是副旅长谢锡昌。辖第88,第89团、补训团。守备城内及北关、铁路以西至东关外壕之间的碉堡。
  • 整编第27旅炮兵营
  • 补训第2团在西关集结,作为总指挥部的机动部队

共有榴弹炮3门,山炮11门,战防炮11门,八二迫击炮52门,60炮以下482门。战前,梁培璜致电阎锡山,已在临汾外围构筑四道防御阵地,但“唯粮荒在即,难以持久。”随后,按照阎锡山指示,派六十六师的一个团,加上三个保安团、两个补训团共两千余人,出兵河西抢粮。

1948年2月3日组成以徐向前为司令员的临汾前线指挥所,统一指挥5.3万人参战。原定3月10日打响,以赵城洪洞一带的吕梁军区一部负责防止国军北撤;吕梁军区部队(吕梁独立第3、独立第7旅,吕梁第3,8,9,10分区部队)负责汾河以西,牵制城西守军;晋冀鲁豫军区第八纵队(司令员王新亭)负责城南;第十三纵队负责城东;太岳军区部队(司令员刘忠,独立第41,42,44,45,46,47,48,49团,临汾独立营)负责城北,三面围城[1]:715[2]:79。另有支前的民兵、民工,编为134个连共2万余人。3月5日八纵西渡汾河,对向襄陵、汾城出击抢粮的国军第66师等部实施奔袭,歼其一部,其余大部返回临汾城内。

西北战场的决定性意义的决战宜瓦战役后,胡宗南兵力空虚。3月6日,有运输机飞抵临汾机场,胡宗南企图运走国军第30旅[2]:94。整编第30旅旅长尹瀛洲率先带嫡系4个营飞回西安。于是徐向前提前3天发起战役,向围城部队指出:“如果放走30旅,等于加强了胡宗南在西北战场的力量,就达不到预定的牵制敌人、配合我西北野战军作战的目的。临汾的守敌,只有第30旅最强,让它逃走而轻易地攻下临汾,就不能取得真正的攻坚经验,完不成培养过硬的攻坚兵团的任务。”部队于当晚完成围城。3月7日凌晨,8纵24旅急行军赶到临汾南郊的尧庙机场并迅速将其攻占,敌2架运输机被炸毁,其余8架飞机飞逃[1]:716[2]:95-97。临战前,查明城南地形开阔不利于进攻;城北郊地势较高有利于攻城,徐向前调整部署集中主力从城东、城北主攻,以城南为助攻:

  • 第八纵队第22旅并指挥太岳军区2个团在城南助攻
  • 第十三纵队从城东攻击东关及东关外的电灯厂(即发电厂)
  • 第八纵队第23、24旅从北门以西地区攻击兴隆殿等据点
  • 太岳军区4个团从北门以东地区攻击第4、5号碉堡。

战役过程[编辑]

3月7日,临汾战役正式打响,徐向前亲自带病前线指挥[2]:100。3月9日,城东、南、北三面之攻城部队,先后占领了城南之张吴村、尧庙、柴村和东、西赵村,城北之高河店、樊家河、郭家庄和南北焦堡,城东之火车站、黄土包和东关的据点多处。至16日,扫清了外围警戒,四面包围了临汾城。外围战斗中,歼灭国民党军1200余人。

3月22日,八纵24旅旅长王墉攻城前去城北查看地形时,被敌军狙杀。3月23日,解放军发起全线攻击,13纵的38旅、39旅率先占领电灯厂,并采用坑道挖掘与炮火轰击为攻东关,但连续受阻[2]:104。29日,基本扫清外围据点,第一阶段攻城结束[1]:717[2]:106。第13纵队第38旅战至3月26日连续3次猛烈攻打临汾主城的护卫城东关未果。[1]:717[1]:718[2]:100。配合第38旅攻打东关的第39旅向东关之外东北侧电灯公司攻击中,经2天的坑道作业,于3月30日晚爆破成功,全部占领电灯公司。第八纵队24旅攻击兴隆殿和太岳军区部队进攻第4、5号据点的行动全部受挫。

由于缺乏强有力的炮火支援,人力物力消耗很大。3月31日,徐向前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以统一思想。会上,徐向前承认攻临汾比原先估计的要困难得多。战前制订的计划求胜心切,兵力分散,不符合实际情况。但是,他要求各部总结经验教训,重新调整部署,鼓舞战斗意志,无论如何要打下临汾。就算是打不下来,就是围困也要将它围困到投降为止。徐向前决定调整战术,“坑道是对付这个敌人的最好手段”“我们要用‘土行孙’的办法攻打临汾。”[1]:719军区炮兵团和8纵、13纵及太岳部队的火炮统一集中使用。4月1日,前指调整部署,以第8纵队第23旅和第13纵队第37旅分别由东北、东南两面攻击东关,同时加紧坑道作业,第23旅用10天时间挖掘4条通道,填满一万六千多斤炸药[1]:720。4月10日下午16时发动对东关总攻,三条坑道同时爆破,东关城墙炸开两个大缺口。一个长57米,另一个长25米,城墙守军被炸死。八纵二十三旅突击队登城。第37旅因坑道爆破未成功,一部由第23旅打开的缺口攻入关内,一部由先前第38旅用炮火所开缺口强行登城。歼灭守军第66师大部,第66师师长徐其昌从地道逃回临汾主城。4月11日,全部肃清包括东关在内的外围据点。东关失守后,临汾守军第66师仅剩700余人,整编第30旅虽有战斗力,但也伤亡400余人。[1]:720[2]:118。4月13日在南京参加国民大会的山西籍代表80余人齐聚会场进行请愿希望南京方面派遣飞机运送粮食支援临汾。

梁培璜内外交困之下,对守城官兵实施“八杀令”:“奉令进攻迟延不进者杀;奉令赴援迟延不进者杀;未奉令放弃守地者杀;邻阵被攻有力不援者杀;邻阵被陷不坚持本阵地者杀;滥行射击虚报弹药、阵前无敌尸者杀;谎报军情企图卸责者杀;主官伤亡次级不挺身而代行职务者杀”,并强制城内居民参加修工事,准备死战到底。城墙上每隔50米修筑1个地堡及横墙;东城靠城墙200米内房屋全部平毁,加修内壕及壕内沿地堡。并汲取在东关吃了坑道爆破“土飞机”的教训,挖掘防护坑道对抗解放军的攻城坑道,对挖、对听、对炸,在东、南、北三面城下开挖防御坑道,坑道底部设听音瓮,监听解放军挖坑道的情况。

4月15日,攻城战斗正式打响[2]:121,双方在城下竞相挖掘坑道[1]:722[2]:151。攻城部队再次调整部署:第13纵队由城南门以东地区,第8纵队由城东南以东地区,太岳部队由城东北地区,同时攻击前进,掩护破城坑道作业。4月16日开始,攻城部队和守军之间展开了以挖掘坑道与破坏坑道为中心的激烈斗争。解放军共挖掘主坑道15条,掩护坑道40余条。短短十多天,解放军有四十多条坑道被破坏,很多解放军牺牲在坑道里。为了保证坑道作业的进行,解放军在火力掩护下展开了外壕争夺战,挖了多条暗道同时伸向外壕壕底,战士们从暗道出来,扫清壕内及壕沿的敌人,还在壕底修堡,在外沿腰部挖枪眼,阻止守军在壕内活动。守军整编第30旅副旅长谢锡昌直接致电蒋介石报告形势危急:“临汾孤立一年,苦战四十日,战况至为惨烈。三十旅以不满五营兵力,守备十五里之城垣及外围据点,牺牲虽重,尚勉能达成任务。只等早具成仁决心,誓于匪奋斗到底。惟为战乱及士气计,祈速商太原绥靖主任阎锡山即派队增援。”

4月19日,徐向前下达《临汾战役攻城作战基本命令》:“集中8纵、13纵全部,太岳集团主力自东南两面同时攻城,彻底歼灭城内之敌,另以一部对城北、城西进行钳制攻击。”

1948年4月下旬,晋察冀野战军发动了察南绥东战役,傅作义飞太原向阎锡山求援。阎锡山决定从太原出兵正太铁路偷袭石家庄。位于浑源的晋察冀野战军第六纵队于4月30日奉命迅速南下正太路。4月30日中央均为致电徐向前需要分兵北上威胁阎锡山[2]:154:“我们必须保卫石家庄!”“临汾攻克是否有把握?并是否能于短期内攻克?是否可以抽调两三个旅北上,位于太谷附近威胁阎锡山军?”“你部无论临汾攻克与否,第二步全力对阎作战,各个歼灭阎军,保卫石家庄。”朱德总司令在石家庄也听到议论:临汾战役“如此旷日持久地再打下去,弹药实在难以为继,敌人又威胁到石家庄,必须全力以赴去保卫。莫如放弃临汾,回师东向,集中力量保卫石家庄。”4月30日,徐向前复电中央军委并得到批准:命令8纵、13纵作为主力准备突击攻城[2]:155-156;原部署在临汾外围执行打援任务的吕梁军区2个旅、太岳军区1个旅1.3万人由彭绍辉、罗贵波率领向太谷阳泉方向开进,策应晋察冀军区晋东作战。5月1日,徐向前调整部署:十三纵主力负责东城楼以南地段,八纵主力负责东城楼以北地段;太岳部队一部作为八纵攻城第二梯队;第8纵队第22旅、第13纵队第39旅和太岳军区部队1个团调至城西汾河西岸阻击可能溃逃之敌。5月2日,在临汾前线的晋冀鲁豫军区前指颁发了《总攻临汾城的政治动员令》,“热烈响应中央号召。以百倍紧张的精神,紧急动员起来,扫除一切倦怠、松懈、烦腻、迟疑的现象,坚决、勇猛、积极、顽强,坚持最后5分钟,争取解放临汾的最后胜利。”5月7日徐向前给朱德、刘少奇的《克临东关以来作战情况综合报告》中谈部队的损失情况时说:“六十天作战,我伤亡约9000至1万人。”守军折损过半,粮食给养完全断绝,不得不把牲口杀掉充饥。“肃清城东与城南外壕前面及坑道内之敌,尚须3—5日。只要坑道成功,攻下临汾不成问题,预计尚需15天!”

5月9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将晋冀鲁豫解放区和晋察冀解放区合并为华北解放区,设立华北局、华北联合行政委员会、华北军区,聂荣臻任华北军区司令员,徐向前任华北军区副司令员兼任一兵团司令员并政治委员,周士第任副司令员兼副政委,陈漫远任参谋长,胡耀邦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八、第十三、第十四、第十五纵队。

5月11日,赴濮阳途中的朱德总司令写信给晋冀鲁豫军区滕代远、薄一波,要求他们支持徐向前的攻坚战[2]:165-166:“我很顾虑你们怕伤亡,又打不开,不如不打。这样决心,那就前功尽弃,敌人守城更有信心,我们攻坚的信心又会失掉,部队也学不会攻坚。如此损失更大,又毫无价值”......“你们要全力给徐向前一切支持,撑他的腰,一定可以共下临汾!”朱德又专门致电军委副总参谋长叶剑英:“打临汾不可自动放弃,更不可由后方下命令叫他放弃。”

至5月15日挖了15条破城坑道,其中有3条长达110余米,直通临汾城墙底部。同时在这些坑道的两侧,又挖成40余条掩护坑道,保护破城坑道的安全。5月16日下午,第8纵队第23旅的两条爆破城墙的主坑道开挖药室时,坑道内听到了守军挖土的声音。5月16日晚,两条主坑道的药室开挖完毕。5月17日上午,十三纵队以野炮四门、山炮五门对东城南段城墙作开辟突破口的爆破射击,以此分散守军注意力,掩护两条主坑道装填1.84万斤炸药(分别装填了6.2吨和3吨炸药,其中三分之一是黄色炸药)。八纵二十三旅旅长黄定基、政治委员萧新春亲自爬上一线勘察并且带领工兵向两条坑道填充炸药。5月17日15时,集中炮火摧毁突破口两侧守军火力点。5月17日19时30分,[2]:172,临汾东城城墙被炸开两道37米和39米宽的缺口,附近的外壕也被填平。解放军始发起最后总攻,第23旅第69团突击队登上突破口,紧随其后登城的第二十四旅向南发展攻占东城楼。以及十三纵三十七旅和太岳部队两个团也攻入临汾城内[2]:177,至当夜24时城内巷战基本结束。梁培璜化妆出逃,在汾河西的一个谷口的马务村北的麦地里被八纵22旅俘虏[1]:723[2]:180。5月20日整编第30旅副旅长谢锡昌带余部130多人在乡宁县牛王庙东的西南沟村被俘。5月30日第66师师长徐其昌在汾河西的下圪垛村躲藏时被俘。

结果与影响[编辑]

临汾战役历时72天。临汾战役结束后,晋南地区全部解放,吕梁、太岳解放区连成一片。[1]:724。1948年5月21日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部发表临汾作战公报第一号:生俘阎匪第七集团军中将副总司令兼晋南地方武装总指挥,蒋阎匪军临汾最高指挥官梁培璜以下23495人,毙伤2140人。击毁击落飞机5架,缴获榴弹炮2门,山炮12门,战防炮4门,十二公分迫击炮8门,八二迫击炮59门,小炮391门,战防枪14支,火箭筒1个,重机枪104挺,轻机枪1023挺,手提冲锋枪218支,步马枪7481支,各种子弹160余万发,各种炮弹1400余发,黄色炸药4000余斤,报话机4部,电台27部,电话机257部,火车头9个,车箱126个,汽车154辆,骡马616头,伪币80余亿,降落伞13000余个,修械所、炸弹厂各一座,其他战利品甚多。解放军共伤亡13500人。

徐向前在临汾战役后总结了胜利的原因:一是客观形势有利,解放军方面大举外线出击,蒋介石主力部队被调动无睱顾及山西;二是党中央的支持,全力支持徐部攻下临汾;三是人民群众的支持,山西不少地方土改刚刚结束,人民群众空前支持解放军,无私奉献了大批粮食和门板等;四是战士觉悟高,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叫苦,坚持到底;五是拿下东关扫清外围后,趁热打铁迅速攻城。 毛泽东总结:“临汾阵地是很坚固的,敌人非常顽强。敌我两军攻防之主要方法是地道斗争。我军用多数地道进攻,敌军亦用多数地道破坏我之地道,双方都随时总结经验,结果我用地道下之地道获胜。”

首先攻入该城、牺牲重大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第二十三旅毙伤敌近1000人,俘敌4337人,战歼敌总数的22.8%,缴获各种炮205门,各种机枪358挺,长短枪3034支,汽车21辆,骡马442匹,弹药109万余发。自身牺牲415人,受伤1899人。晋冀鲁豫野战军前线指挥部报请中央军委批准授予“临汾旅”荣誉称号[1]:726[2]:183,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战争年代最大的荣誉单位[3]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徐向前. 历史的回顾. 解放军出版社. 1987年. ISBN 7506501260 (中文(简体)).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张高陵. 徐向前兵团征战记. 国防大学出版社. 1997年. ISBN 7562606641 (中文(简体)). 
  3. ^ 王志林. “临汾旅”被授予荣誉称号之谜. 新华网. 2002-12-11 [2010-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13) (中文(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