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丹麦语
dansk
发音 [d̥ænsɡ̊]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丹麥
 法罗群岛
 冰島
 挪威
 格陵兰
 德國石勒苏益格
母语使用人数 6百万(日期不详)
語系
印欧语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丹麥
 格陵兰
 法罗群岛
欧洲联盟 欧盟
北欧理事会


少数族裔语言:[1]
 德國
管理机构 丹麦语委员会 (Dansk Sprognævn)
語言代碼
ISO 639-1 da
ISO 639-2 dan
ISO 639-3 dan

丹麦语dansk关于这个音频文件 dansk,宽式IPA/d̥ænsɡ̊/)属于印欧语系日尔曼语族北日尔曼语支,通行於丹麦王国以及其属地法罗群岛格陵兰,也零星通行於德国挪威瑞典境内的部分地区。

字母[编辑]

丹麦语字母表是由拉丁字母组成。丹麦语和挪威语十分相似,而两者也使用相同的字母。

丹麦语挪威语字母
A a B b C c D d E e F f G g H h I i J j K k L l M m N n O o
P p Q q R r S s T t U u V v W w X x Y y Z z Æ æ Ø ø Å å    

历史[编辑]

10世纪古诺尔斯语和其它相近语言的分布:
   古西诺尔斯语
   古东诺尔斯语
   古哥特兰语
   克里米亚哥特语
   其它日耳曼语族中和古诺尔斯语有互通性的语言

大多数丹麦语词汇都是从古北歐語中演变过来,很多新的词汇都是古老词汇变化和组合而成。丹麦语词汇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低地德语。后来,高地德语法语英语对丹麦语的影响超越了低地德语。由于英语和丹麦语同属于日尔曼语族,因此这两种语言中相似的词汇很多。例如,以下这些丹麦语词汇对于讲英语的人来说就十分容易辨认:have、over、under、for、kat,因为它们和英语中的对应词汇结构完全相同或相似。然而这些词汇在丹麦语中的读音却和它们在英语中的读音有天壤之别。此外,当by作为后缀的时候,意为“城镇”,这在一些古老的英国地名中仍然保持着,例如Whitby和Selby等等,可以看作是维京时期丹麦人曾占领和统治过英格兰的痕迹。丹麦语的发音对于学习这种语言的人来说是非常难于掌握的。不同于法语德语,大量丹麦语词汇在形式上并不符合发音规则。

用丹麦语写作的著名人物包括:存在主义哲学家索因·克尔凯郭尔、著名童话作家汉斯·克里斯钦·安徒生、剧作家路德维希·霍尔伯格。20世纪曾经有三位丹麦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们分别是卡尔·阿道夫·盖勒鲁普亨利克·蓬托皮丹约翰内斯·威廉·延森

圣经》的第一个丹麦语译本于1550年出版。

类别[编辑]

和丹麦语最具亲缘关系的语言是同属于北日尔曼语支挪威语瑞典语。书面丹麦语和挪威语极其相似,尽管这三种语言的语音系统截然不同。如果一个人通晓其中任何一种语言,他便可以毫无困难的阅读其他两种语言。但研究表明说挪威语的人理解丹麦语与瑞典语的能力要比说丹麦语的人与说瑞典语的人相互理解对方语言的能力强的多,反过来说丹麦语的人和说瑞典语的人理解挪威语的能力也远强于他们之间的相互理解。由于三种语言的相似程度非常高,因此有些语言学家甚至将它们定义为一种语言的三个方言。

分布与官方地位[编辑]

丹麦语是丹麦的官方语言,格陵兰的两种官方语言之一(另一种是格陵兰语),法罗群岛的两种官方语言之一(另一种是法罗语)。此外,在位于德国境内和丹麦接壤的石勒苏益格地区,也有小规模的人群讲丹麦语。通行于石勒苏益格地区的丹麦语被德国官方正式承认为德国的区域性语言之一,并受到政府的保护。

主要方言[编辑]

丹麦语方言图

勃恩霍尔姆方言[编辑]

通行於勃恩霍尔姆地区,丹麦东部。

菲因方言[编辑]

通行於菲因岛,丹麦中部。

标准丹麦语[编辑]

通行於西兰岛,丹麦中东部。

日德兰方言[编辑]

日德兰语Jysk) 通行於日德兰半岛,丹麦西部。

南部瑞典方言[编辑]

在历史上,由于瑞典南部曾长期属于丹麦的领土,因此“南部瑞典语”曾经被认为是丹麦语的一种方言,和勃恩霍尔姆方言合称为“东部丹麦语”。现在,讲“南部瑞典语”的人都生活在瑞典境内,因此瑞典官方自然将这种语言看作是瑞典语的方言了。语言学上通常将南部瑞典语看作是丹麦语和瑞典语之间的过渡语言。

其他方言[编辑]

要点[编辑]

丹麦的学校里教授的丹麦语被称为“书面丹麦语”,这是一种比较正规和严格的形式,主要通行於大城市。

在不同的小岛屿社区之间存在着大量的方言。一些方言彼此间可以交流,而对于有些方言,居住范围超过50公里的人们就很难听懂了;现今的丹麦由于实行强制性义务教育和实施对学生的经济支持福利,与电视传媒的发展,课堂上的标准丹麦语开始逐渐大众化。尽管如此,一些和书面丹麦语相去甚远的小方言至今仍在一些乡村通行着。然而现在,这些乡村地区的年轻人们通常都将自己家乡的方言和书面丹麦语结合起来,这样使得他们和来自丹麦其他地方的人们也能沟通。

语音[编辑]

对于讲其他语言的人来说,丹麦语的语音是非常难以掌握的。和抑扬顿挫的挪威语瑞典语比起来,丹麦语语调显得过于平坦而单调。字母r发咽喉擦音,即在口腔深处气流和咽喉摩擦而发出的音,这和将r发为颤音的斯拉夫语言罗曼语言极为不同。

斯堪的纳维亚语言的三个元音 æøå 的发音对于初学者来说也很难掌握。丹麦有个非常经典的绕口令:rødgrød med fløde(意为“浇了奶油的红莓布丁”),难倒了很多外国人,因为这短短的一句中包括了三个“ø”(两种不同的发音方式)、咽喉擦音r、重音gr组合和软化的d(发音类似与英语with中的th)。

  • Æ ɛ – 发音类似英语单词met中的e
  • Ø ø – 在英语中没有对应的语音,不过和单词 Bird 中的 ir 去掉“r”音的情况有些相似[1]。和德语中的元音 ö 相同, 和法语单词 feu 中的元音发音基本相同。
  • Å ɔ – 发音类似于英语单词cause中au组合的发音,但是稍微短一些。在丹麦语中字母o有时也发同样的音,例如在onkel(叔叔)一词中就如此。

由于丹麦语的语音系统非常难于掌握,有些丹麦人也如此揶揄自己的语言:“丹麦语与其说是一种语言,不如说是一种咽喉疾病。”另一种说法更生动:“说话的时候口中仿佛含着一个滚烫的马铃薯”。

丹麦语的发音规律还包括:

  • 字母“d”的发音的软化现象。字母d位于词尾元音后,或元音与/ə/, -ig, -isk间时发为/ð̪/,其他情况下为/d̥/。dt、ds和词末ld等组合中的d不发音。
  • stød:存在于很多词汇的发音中。多表现为嘎裂音(creaky voice),有时也发音为喉塞音。为丹麦语所特有,很难掌握。

语法[编辑]

丹麦语动词不定式一般以元音字母e结尾。动词依时态的不同而变形,却没有人称和数的变化。例如,动词不定式spise(吃)的一般现在时是spiser,无论主语是第一、第二还是第三人称,单数还是复数,它的形式都不发生变化。尽管丹麦语的动词变化规律比较简单,但是丹麦语中还存在大量的不规则动词。最晚近公布的丹麦语语法规则允许很多不规则动词按照规则动词的标准来变位,也允许许多名词按照其读音来拼写。

在丹麦语中,名词有两个语法性:通性与中性。和德语一样,古丹麦语中名词有三个性,分别是阳性、中性和阴性。在近代的语言改革之中,阴性和阳性名词合并组成通性名词。通性名词的数量大致占名词总数的75%。在多数情况下,名词属于哪个性是没有规律的,必须硬性记忆。

包括丹麦语在内的斯堪的那维亚语言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定冠词后置现象。例如,通性名词“男人”在丹麦语里是mand,“一个男人”则是en mand,其中en是通性名词的不定冠词。但若要表示“这个男人”,也就是特指的情况下,并不像英语一样有一个对应的定冠词the,而是要将不定冠词en后置,变成manden。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名词前面有形容词修饰,定冠词就不能后置,而是和英语一样要放在前面。比如如果想要表达“这个高大的男人”(the big man),就要写成den store mand。其中den在丹麦语中大致相当于英语中的this,在此起到定冠词的结构作用。至于中性名词冠词的用法和通性名词完全一致,只不过以et代替en,以det代替den。例如,中性名词“房子”在丹麦语里是hus,“一幢房子”就是et hus,“这幢房子”是huset,“这幢高大的房子”则是det store hus。

丹麦语的另外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合成词非常多。通常词汇就按照其意义自由合成,这点和德语也非常相似。例如单词kvindehåndboldlandsholdet的意思就是“这支国家女子手球队”,由“kvinde”、“hånd”、“bold”、“lands”、“hold”和后置定冠词“et”合成的


书写规则[编辑]

丹麦语使用拉丁字母来书写,只是在字母表的末尾多了三个特殊的元音:ÆØ / øÅ / å。这三个字母是1948年开始施行的正字法中规定采用的。在此之前,“æ”由ae代替、“å”则由aa代替。在今天的丹麦,一些旧的地名和人名仍然采用这种古老的拼写方式。

现代丹麦语和现代挪威语字母表完全相同,但是读音却有很大差异。

常用的短语和表达[编辑]

  • 丹麦语:dansk
  • 你好:hej
  • 再见:farvel
  • 请:Vær's go
  • 谢谢:tak
  • 这个:denne
  • 多少钱? hvor meget?/Hvad koster det?
  • 英语:engelsk
  • 是的:ja
  • 不:nej
  • 我可以为你拍照吗? Må jeg tage et billede af dig?
  • 卫生间在哪里? Hvor er toilettet?
  • 你从哪里来? Hvor kommer du fra?
  • 你讲英语吗? Taler du engelsk?
  • 干杯! Skål
  • 早上好! God morgen!
  • 对不起! Undskyld!
  • 你叫什么名字? Hvad hedder du?
  • 我叫…:Jeg hedder ...
  • 你好吗? Hvordan går det?/Hva så
  • 我很好。Det går godt.
  • 我不太好。Det går ikke så godt.
  • 你呢? Hvad med dig?
  • 我能帮你吗? Kan jeg hjælpe dig?
  • 我就随便看看。 Jeg kigger bare.

參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Wikibooks-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教科書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關電子教程:
前罗马铁器时代英语Pre-Roman Iron Age
前500年–前100年
罗马铁器时代英语Roman Iron Age早期
前100年–100年
罗马铁器时代英语Roman Iron Age晚期
100年–300年
迁徙时期
300年–600年
中世纪前期
600年–1100年
中世纪
1100–1350年
中世纪后期2
1350年–1500年
近代早期
1500年–1700年
现代
1700年至今
原始日耳曼语 西日耳曼语 厄尔米诺内语
(易北河日耳曼语)
原始高地德语 古高地德语
伦巴底语英语Lombardic language1
中古高地德语 早期现代高地德语英语Early New High German 高地德语各变种
标准德语
伊斯特沃内语英语Istvaeones
(威悉-莱茵日耳曼语)
原始法兰克语 古法兰克语 古中部德语 中古中部德语 早期现代中部德语英语Early New High German
中部德语各变种
古低地法兰克语英语Old Dutch
(古荷兰语)
早期林堡语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晚期林堡语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早期林堡语 林堡语
早期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晚期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早期
现代荷兰语
荷兰语各变种
南非语
因格沃内语英语Ingvaeonic languages
(北海日耳曼语)
原始撒克逊语
(东南因格沃内语)
古撒克逊语英语Old Saxon 中古低地德语英语Middle Low German 低地德语各变种
盎格鲁-弗里西语
(西北因格沃内语)
原始弗里西语 古弗里西语英语Old Frisian 中古弗里西语英语Middle Frisian 弗里西语各变种
原始英语 古英语
(盎格鲁-撒克逊)
早期
中古英语
晚期
中古英语
近代英语 英语各变种
早期苏格兰语英语Early Scots3 中古苏格兰语英语Middle Scots 苏格兰语各变种英语Modern Scots
北日耳曼语 原始诺尔斯语 卢恩
古西诺尔斯语
古冰岛语 晚期
古冰岛语
冰岛语
古挪威语6 法罗语 法罗语
诺恩语 诺恩语 灭绝4
卢恩
古东诺尔斯语
中古挪威语 挪威语
早期
丹麦语
晚期
丹麦语
丹麦语
早期
古瑞典语英语Old Swedish
晚期
古瑞典语英语Old Swedish
瑞典语
达拉纳方言英语Dalecarlian dialects
卢恩
古哥得兰语英语Old Gutnish
早期
古哥得兰语英语Old Gutnish
晚期
古哥得兰语英语Old Gutnish
哥得兰语英语Modern Gutnish5
东日耳曼语 哥特语 (未证实哥特语方言) 克里米亚哥特语英语Crimean Gothic language 灭绝
汪达尔语英语Vandalic language 灭绝
勃艮第语 灭绝

註解[编辑]

  • ^1 伦巴底语的谱系学界分类存在争议。其亦被归类为同古撒克逊语相近。
  • ^2 中世纪后期指黑死病时期之后。黑死病对当时挪威语言状况的影响尤甚。
  • ^3 自早期北部中古英语产生[1]。麦克鲁尔认为应为诺森布里亚古英语[2]。《牛津简明英语语言词典》(第894页)中称苏格兰语的“来源”为“伯尼西亚王国的古英语”和“12至13世纪来自北英格兰英格兰中部移民受到斯堪的纳维亚影响的英语”。“早期-中古-现代苏格兰语”的阶段划分在《简明苏格兰语词典》[3]及《古苏格兰语辞典》[4]中得到使用。
  • ^4 诺恩语的使用者为现代苏格兰语所同化(海岛苏格兰语英语Insular Scots)。
  • ^5 现代哥得兰语(Gutamål)为古哥得兰语(Gutniska)的直系继承,现已成为标准瑞典语的哥得兰岛方言(Gotländska)。
  • ^6 大陆古挪威语为介于古西诺尔斯语和古东诺尔斯语之间的方言。
  1. ^ Aitken, A. J. and McArthur, T. Eds. (1979) Languages of Scotland. Edinburgh,Chambers. p. 87
  2. ^ McClure (1991) in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Vol. 5. p. 23.
  3. ^ Robinson M. (ed.) (1985) the "Concise Scots Dictionary, Chambers, Edinburgh. p. xiii
  4. ^ Dareau M., Pike l. and Watson, H (eds) (2002) "A Dictionary of the Older Scottish Tongue" Vol. XII,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xxx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