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有之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乌有之乡/乌有之乡网刊
類型政经评论网站
持有者北京乌有之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創辦者韩德强、范景刚
主編范景刚
政治立場左翼极左翼
泛左翼(自称)
主流意识形态:
共产主义
马克思列宁主义
毛泽东思想
旧左派[1]
新左派[2][3]
反西方情绪
反帝国主义
反资本主义
新自由主义[4]
親俄
反美
北约
中华民族主义[5]
語言简体中文
網站http://www.wyzxwk.com

乌有之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宣扬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政经评论网站[6]。該站于2003年由民营企业北京乌有之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设,创办人包括范景刚韩德强等人。网站持左翼[7][8]极左翼[9][10]政治立场,认同毛泽东思想[11],部分反对中国目前采取的改革开放经济政策及政治政策,反对支持西式民主自由主义公知。曾在2012年4月12日薄熙来被调查后被网信办關閉,后重新开始运营。

历史[编辑]

2003年,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师韩德强与学生展开网站筹备活动,北京乌有之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这时主要的活跃人士有杨帆左大培高粱杨斌等人。[12][8]

乌有之乡在中国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其内容来源有网民投稿、学者文章和网站采集三个渠道;对该网站的评价,因浏览者立场不同而两极分化。根据2011年Alexa的数据,乌有之乡的网站流量排在中国大陆第2373名。[13]

2012年3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两会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上的发言号召加快政治体制改革,在回答路透社记者提问时更从侧面否定了重庆模式[14]。2012年3月15日,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原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被免职当天,乌有之乡以服务器维护为由,将主站主页换成公告[15]。2012年3月19日,乌有之乡首页恢复访问,但其“热点专题之重庆经验”栏目文章未显示。2012年4月6日,乌有之乡网站再次被当局以“妄议十八大”的原因关闭[16]

2012年4月6日12:00起,乌有之乡再次不能访问。原因是4月6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九局、北京市网管办、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总队三家联合约谈网站负责人,认为网站存在大量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恶意攻击国家领导人,妄议十八大的文章信息,要求网站关闭一个月并自我整顿。與此同時,「毛澤東旗幟網」、「民聲網」、「四月青年網」等網站無法正常打開[17]

2012年4月11日,在中共中央正式宣布调查薄熙来后,乌有之乡网站以与以往红色设计风格不同的黑底白字显示“网站正在维护中”。12日起,被關閉的烏有之鄉網站以白底紅字顯示“公告 无论怎么关闭屏蔽,乌有之乡都会一直支持薄熙来!!! 乌有之乡网站 2012年4月12日”;不久此页面消失,其官方新浪微博称遭到黑客攻击。

2012年4月16日,乌有之乡官方新浪微博及腾讯微博被删除[18],原網站亦沒有如期於整頓後重開;現只存烏有之鄉書社。

2012年新版网站于2012年2月底开始筹备,4月初完成初始版,因故间隔了一段时间,6月初复工完成第一个内测版。9月初开始第二个内测版的开发,至今开始内部测试。[19]

2018年朝鲜重大交通事故發生後,乌有之乡的微信公眾號被永久关停。該公眾號開設於2013年,此前也遭關閉多次。[20]

目前,原域名wyzxsx.com已被改成了与“乌有之乡”无关的“无忧游戏网”,而“乌有之乡网刊”网站(wyzxwk.com)可以正常访问[21]

自我定位[编辑]

乌有之乡网站自称是“宣传爱国主义社会主义和进步思想的政治经济文化、历史评论”、“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话语平台”的网站。[22]

作者身份[编辑]

乌有之乡的作者除普通人士外,还包括退休官员、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马克思主义理论相关学者。代表人物包括宣传系统记者刘贞[23]、作家魏巍、前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24]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左大培[25]和前全国工商联技术发展委员会副秘书长苏铁山。[26]

书店[编辑]

乌有之乡的实体书店——乌有之乡书店,主要销售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类别的图书。它还拥有下属“乌有之乡书社”网站,以网上书店的形式销售相关书籍。[27]

政治立场[编辑]

国内[编辑]

毛泽东[编辑]

乌有之乡的多数文章自认为其代表社会中下层百姓的利益,希望中国能实现毛泽东时代的发展道路。对毛泽东充满敬意,视之为精神支柱,反对对毛泽东的批评及负面评价[28]),比如署名“江淮碧玉”的文章中批评:(中国共产党)“在毛泽东去世后,立马变了面孔,对毛泽东反戈一击,可见,这一类的反毛者们是多么的猥琐、卑劣与龌龊……反毛者必将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29]

这些文章中的一些认为毛泽东时代社会正义、社会平等好于改革开放后的时代。社会中的新问题主要来自毛泽东领导的社会主义道路被修正主义转变。比如该网站“网友之声”栏目中署名“张宏良”的《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其中直接表示神化毛,写道:“中国人也同样经历……是从否定“神”开始的。”[30]

乌有之乡对毛泽东思想持肯定、支持的态度,署名“张宏良”的文章称:“毛泽东根据中国国情,根据东方文化,根据人类未来的发展要求,为人类社会开辟出一条新的政治斗争模式,仅这份悲悯情怀,就已经超越了耶稣释迦牟尼[31]

邓小平[编辑]

乌有之乡网对邓小平有褒有贬。邓小平逝世二十年之际,署名“李北方”的一篇文章认为,改革开放带来了巨大改变,但““改变”是个中性词,是变好了还是变糟了,每个心中都有杆秤。”[32]另一篇文章质疑邓小平是否说过“跟着美国的国家都富了”。[33]

为纪念邓小平逝世二十周年,《新京报》刊发社论《戮力改革,是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乌有之乡网一篇文章认为“邓小平也是人,不是神。他一生中特别是其晚年,也有许多理论和实践的错误。《新京报》社论枉顾事实,无限拔高神话邓小平,对邓小平采取“两个凡是”的态度是极端错误的。当今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就是真正实事求是评价其晚年的一系列理论特别是“改革”的理论与实践。真正坚持其思想内容中真理的部分,批判和纠正其错误的成分。”[34]

胡耀邦、赵紫阳和江泽民[编辑]

乌有之乡网对胡耀邦持比较负面立场。《胡耀邦文选》出版后,署名“百里奚”的一篇文章认为,“他的能力和素质与这个职位不相匹配”,但“不能把他做成一个信仰资本主义的人”。[35]2015年11月20日中共中央召开座谈会纪念胡耀邦诞辰100周年,一篇文章对“隆重纪念的程度和对他的溢美之词”表示不满。[36]

乌有之乡网对赵紫阳持负面立场。2011年一篇文章转载了关于赵紫阳的“丑闻点滴”。[37]一篇文章认为,六四事件前夕,“1988年,美国已经将“不战而胜”的希望寄托在了赵紫阳的身上。而陈云、王震,这两位中共元老的最后日子里,他们都在不同场合,采取不同方式表达了对毛泽东的怀念,表达了对改革开放中出现的问题的隐忧。”[38]署名“郭志琦”的一篇文章认为有必要“对赵紫阳为代表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路线”“新自由主义社会民主主义的路线”进行“彻底的揭露和批判”,号召”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为实现新时代新长征的新任务,为国家的更加繁荣富强而努力奋斗”。[39]

乌有之乡网对江泽民时期的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持肯定立场。一篇文章转载了“李先念与江泽民的九次通信,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批判“单方面强调改革开放”,不点名地批判邓小平,“根源就在于有人号召: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至于会不会有什么负面作用,则是讳莫如深闭口不谈了。”[40]另一篇文章称,1992年李先念逝世时,“在病床前守候的江泽民、李鹏悲痛欲绝,痛哭失声。”[41]2012年,乌有之乡网转载江泽民文章《要学习毛泽东思想,不能搞私有化》(一九八九年九月二十九日)。[42]另一篇文章赞扬了江泽民“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希望“能够恢复江泽民李鹏时代的文化教育”。[43]

改革开放[编辑]

在经济层面上,该网站反对中国在改革开放后采取的“新自由主义”经济,认为这些政策导致了中美国现象。并认为执行它们的一大批现任官员是买办性质的,出卖了中国利益,并认为经济上的自由化给人民生活带来了诸多苦难。在公开政策上反对邓小平主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來源請求],主张走“社会主义性质的改革开放道路”,主张发展内需、产业独立,提倡公平正义、要求保障公民权利,推行人民民主、四大自由[來源請求]。外交上反对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政策,主张积极强势,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认为真正的“中国式社会主义”只能是毛泽东模式。

一篇署名“叶方青”的文章认为“邓小平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改革开放”虽然给中国带来了部分发展,但同时也给中国带来了严重危机,所以,既不能全盘肯定“改革开放”,更不能茫目神化“改革开放”,同理,评价邓小平也必须要有一个正确的态度,既不能虚假赞美,更不能迷信崇拜”。[44]

政治体制改革[编辑]

乌有之乡网署名“博采”的文章写道:“围绕‘打黑英雄’重庆市……他们期望的‘政改’无非是要彻底改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把中国改到西方的资本主义私有制,也就是他们推崇的‘普世价值’。”[45]

资产阶级自由化[编辑]

乌有之乡亦对中国社会思想向“资产阶级自由化”方向发展不满,强调要追求“社会主义教育”。在署名“奚兆永”的文章中写道:“为什么郭、杨两教授不以现成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明确规定的指导思想去教育学生……其原因显然是他们……要对这个社会制度和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念进行公开的反对,不仅自己要站在对立面进行‘批评’,而且要让学生们也接受他们的这种反对态度。”[46]

国际[编辑]

苏联、俄罗斯[编辑]

乌有之乡网对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持负面立场。其逝世后,发表了一系列批判其人的文章,如认为“在苏联党亡国破的历史悲剧中,戈尔巴乔夫是直接杀手,他必定也必须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47]另一篇文章认为“其死,必将万夫所指;其死,必将臭不可闻;其死,必将全民欢呼!”[48]

乌有之乡网对弗拉基米尔·普京持正面立场,并支持俄罗斯在2022年俄乌战争中的角色,反对北约[49][50][51]

朝鲜[编辑]

乌有之乡网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持正面立场。署名“新幸福朝鲜”的一篇文章称“朝鲜青年们奔赴到艰苦吃力的部门去,是与工农相结合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所需要的伟大实践”。[52]署名“周伯通”的一篇文章认为朝鲜是“男女平等、工农平等、官民平等”,作者还表示希望移民朝鲜,可惜朝鲜只接受“杰出人才”。[53]

外部观点[编辑]

香港记者江迅在《亚洲周刊》发表文章声称乌有之乡是有邓力群等人在背后支持的“左派”网站[54],乌有之乡随后登出回应声明谴责《亚洲周刊》公然造谣[55]。英国杂志《经济学人[56]、香港《苹果日报》、台湾中央社对乌有之乡也做过报道。 中国大陆以外的媒体称呼该网站时多以“极左翼网站”称之,如BBC中文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等,该网站则反驳称其立场仅为“一般左翼”、“革命马克思主义”,反称上述媒体为“极右翼媒体”,并申明网站“反对党内‘左倾’错误思潮”。

乌有之乡与重庆模式[编辑]

关于重庆课题,据2010年1月新华网报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重庆的实践课题有12项,主持人王伟光方滨兴胡鞍钢等。“人民大学的重庆课题组编著《重庆新事》,认真总结重庆经验,透视重庆经验的核心价值。”[57]

据《悉尼先驱晨报》2012年5月23日报道,中国的“改良左派”聚集在前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身后,指责当局捏造事实对付薄熙来,让国家(政权)面临解体的风险。在薄熙来因“严重违纪”被暂停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后六周,乌有之乡给全球的传媒发送了一份声明,挑战当局,呼吁给薄熙来平反。乌有之乡称,“乌有之乡相信,薄熙来与王立军案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政治冤案。”乌有之乡在声明中,轰炸当局的“邪恶方式”,其中包括编造薄熙来的犯罪和腐败指控。该声明称,“因此,这些可能被勾结西方敌对势力的国内卖国势力所用,来煽动社会动乱,分裂国家,把国家带入深渊。”声明还称“毛泽东思想万岁,重庆路线万岁。”[58]

参考文献[编辑]

  1. ^ 趙鼎新. 當前中國最大的潛在危險 (PDF). 二十一世紀評論. 2019-06, (173): 14 [2022-09-15] (中文(繁體)). 老左派掌握着像「烏有之鄉」、「察網」、「紅色中國」、「毛澤東思想旗幟網」之類的網站。 
  2. ^ 李红梅. 如何理解中国的民族主义?:帝吧出征事件分析. 国际新闻界. 2016, 38 (11): 99 [2022-09-15]. ISSN 1002-5685. doi:10.13495/j.cnki.cjjc.2016.11.006 (中文(简体)). 新左派一样是被压制的。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就是乌有之乡网站的兴起和衰落以及知识分子和大众对文化大革命以及毛泽东截然不同的评价。 
  3. ^ Pérez Mena, Ferran. El pensamiento de Wang Hui (PDF). Asiadémica: revista universitaria de estudios sobre Asia Oriental. 2013, (2): 172–189 [2022-09-15] (西班牙语). Según Li (2008, 2) la “Nueva Izquierda” se hizo popular y ganó visualización por parte del público chino a través de la página web llamada “Utopia” (乌有之乡, Wūyǒu zhī xiāng). 
  4. ^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2021-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0). 
  5. ^ 李红梅. 如何理解中国的民族主义?:帝吧出征事件分析. 国际新闻界. 2016, 38 (11): 109 [2022-09-15]. ISSN 1002-5685. doi:10.13495/j.cnki.cjjc.2016.11.006. 乌有之乡成立于2003年,是中国大陆一个带有民族主义并支持文革、支持毛泽东的一个政经评论网站。 
  6. ^ 秦晉. 求索與守望:中國民運江湖回望錄. 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2-11-01: 151–2 [2012-12-24]. ISBN 978-986-5915-24-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2). 
  7. ^ 方付建. 论网络时代的社会思潮. 中共杭州市委党校学报. 2012, (1): 68 [2022-09-17]. doi:10.16072/j.cnki.1243d.2012.01.004 (中文(简体)). 二是特定网站。这些网站宣扬特定的价值观,包括左派的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东方红网等,以及在特定时期显现的涉日民族主义网站; 
  8. ^ 8.0 8.1 韩德强 毛是Teacher. 南方人物周刊. 2013-01-21 [2022-09-17] (中文(简体)). 脱离行政体系后,他选择另一种方式进行改变世界的尝试。2003年,他作为发起人之一,成立了“乌有之乡”,被认为是“带有政治左翼与毛泽东思想色彩的中国政经评论网站”。 
  9. ^ Blanchette, Jude. China's new Red Guards : the return of radicalism and the rebirth of Mao Zedong.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9: 102 [2022-09-17]. ISBN 9780190605841. According to Zhang, 'the State Council and Beijing Information Offices recently convened a meeting of Internet monitors to discuss tight control of seven websites,' among which were 'two ultra-left sites, Utopia and Maoflag.' 
  10. ^ 鄧聿文. 鄧聿文:中國會否回到「極左」?. 端传媒. 2020-09-28 [2022-09-17] (中文(繁體)). 中国“极左”的政治和意识形态主张,在本世纪之前,主要是通过《中流》和《真理的追求》等刊物表达出来,本世纪之后,主要是通过乌有之乡和察网等体现。 
  11. ^ 藍詩玲. 《毛主義》:這些網路毛派分子以憤怒的反西方民族主義著稱,認為中國邊境問題都是美國干涉的結果. 關鍵評論網. 2022-05-23 [2022-09-15] (中文(繁體)). 到了二○○七年,《烏有之鄉》已成為中國最知名的新毛派組織。它始於二○○三年,最初是一個附屬於書店的網站——位在北京大學西門附近的一家小店,而北大更是中國最負盛名的學術場所,也是中國世界主義的發源地。 
  12. ^ 「乌有之乡」分崩. 联合早报网. 2012-03-29 [2017-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8-21) (中文(中国大陆)). 
  13. ^ - Alexa排名和网站流量信息[失效連結],查阅于2011年12月28日。
  14. ^ 温家宝2012年3月14日答中外记者问(全文). 新华网. 新华社. 2012-03-14 [2012-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3). 
  15. ^ “乌有之乡”闭声 微博实名制上路.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2-03-16 [2012-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17). 
  16. ^ 乌有之乡网站因“妄议十八大”被关闭整顿一个月.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2-04-06 [2012-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14). 
  17. ^ 攻擊領導人「烏有之鄉」封站整改. 星岛日报. 新浪香港. 2012-04-07 [2012-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7). 
  18. ^ 多维新闻. 乌有之乡敏感时期“大喊”挺薄. 澳洲中文报业. 2012-04-06 [2012-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01). 
  19. ^ 快讯:乌有之乡网站2012新版开通测试 正邀请广大网友参与测试. 红歌会网. 2012-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28). 
  20. ^ 苏米. 朝鲜车祸死亡名单神秘 左派乌有之乡公号遭永久关停. 多维新闻. 2018-05-22 [2022-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5). 
  21. ^ 欢迎您访问乌有之乡网站. 乌有之乡. [2017-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1). 
  22. ^ 中国向左转. 乌有之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网站?. 乌有之乡. 2010-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7-01). 
  23. ^ 刘贞. 影响力周刊:“乌有式”爱国就该在一起. 2009-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7-29). 
  24. ^ 李成瑞. 谁改变了新中国. 2006-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9-01). 
  25. ^ 左大培. 乌有之乡左大培的作品集.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01). 
  26. ^ 苏铁山. 乌有之乡苏铁山作品集.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20). 
  27. ^ 关于乌有之乡书社. 2010-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1-27). 
  28. ^ 乌有之乡毛泽东历史真相专题. 乌有之乡. [2012-0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17). 
  29. ^ 江淮碧玉. 反毛者必将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乌有之乡. 2010-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12). 
  30. ^ 张宏良. 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乌有之乡. 2010-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31). 
  31. ^ 张宏良. 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毛泽东诞辰115周年侧记. 乌有之乡. 2009-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25). 
  32. ^ 李北方:被邓小平改变的中国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33. ^ 望长城内外:邓小平有没有说过“跟着美国的国家都富了”?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34. ^ 郝贵生:“社会主义改革”的本质究竟是什么?—评《新京报》2月19日社论《戮力改革,是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35. ^ 读胡耀邦文选的感受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36. ^ 老骥:隆重纪念胡耀邦,三个问题绕不过去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37. ^ 如此赵紫阳(丑闻点滴——转发)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38. ^ 历史真相:赵紫阳、陈云、王震在1988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39. ^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40. ^ 解密:李先念与江泽民的九次通信,反资产阶级自由化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41. ^ 雨夹雪:李先念同李鹏、江泽民的谈话让我很感动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42. ^ 江泽民:要学习毛泽东思想,不能搞私有化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43. ^ 雨夹雪:江泽民如何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44. ^ 叶方青:当前对邓小平言论需要坚持的主要是共同富裕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45. ^ 博采. 整肃重组被外资和南方系控制的新闻传媒和网络媒体. 乌有之乡. 2011-01-06 [2011-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09). 
  46. ^ 奚兆永. 教我们的大学还像社会主义大学吗?--驳法大反毛演讲. 乌有之乡. 2010-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7-02). 
  47. ^ 萧光畔:戈尔巴乔夫是苏联党亡国破的直接杀手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48. ^ 戈尔巴乔夫走了!他将会有两块墓碑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49. ^ 普京的这一招,不仅仅是够狠!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50. ^ 不妨学学普京的骨气及俄国的做法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51. ^ 左大培:应当把主要的斗争矛头对准北约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52. ^ 朝鲜青年们奔赴到艰苦吃力的部门去,是与工农相结合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所需要的伟大实践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53. ^ 别嘲笑朝鲜 - 乌有之乡. www.wyzxwk.com. [2022-09-01]. 
  54. ^ 江迅. 乌有之乡要为四人帮平反被查处. 亚洲周刊. 2009-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1). 
  55. ^ 乌有之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严正声明. 2009-03-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7-12). 
  56. ^ Ideological debate in China:The Little Red Bookshop. The Economist. 2009-02-05 (英语). [永久失效連結]
  57. ^ 新华网. 重庆启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重庆的实践”系列研究. 腾讯大成网. 2010-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3). 
  58. ^ John Garnaut. 毛派乌有之乡给全球传媒发声明 轰炸中央. 《悉尼先驱晨报》. 2012-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6).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