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得沙赫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乍得沙赫人
化石時期: 中新世
中新世
Sahelanthropus tchadensis - TM 266-01-060-1.jpg
保护状况
Status iucn3.1 EX zh.svg
绝灭 (化石)IUCN 3.1
科學分類
域: 真核域 Eukaryota
界: 動物界 Animalia
亞界: 真后生动物亚界 Eumetazoa
超门: 后口动物总门 Deuterostomia
門: 脊索動物門 Chordata
亞門: 脊椎动物亚门 Vertebrata
下門: 有颔下门 Gnathostomata
總綱: 四足总纲 Tetrapoda
綱: 哺乳纲 Mammalia
亞綱: 兽亚纲 Theria
下綱: 真兽下纲 Eutheria
總目: 灵长总目 Euarchontoglires
目: 靈長目 Primates
亞目: 簡鼻亞目 Haplorrhini
下目: 类人猿下目 Simiiformes
小目: 狭鼻小目 Catarrhini
總科: 人猿總科 Hominoidea
科: 人科 Hominidae
亞科: 人亞科 Homininae
族: 人族 Hominini
亞族: 人亞族 Hominina
屬: 沙赫人屬 Sahelanthropus
Brunet et al, 2002
種: 乍得沙赫人 S. tchadensis
二名法
Sahelanthropus tchadensis
Brunet et al, 2002

乍得沙赫人Sahelanthropus tchadensis),又名乍得人猿,是一種只有化石,相信是生存於700萬年前。牠被稱為最古老的人屬祖先,是人類黑猩猩最近共同祖先[1] 牠是屬於中新世的,與人類及其他非洲的猿有關。

化石[编辑]

乍得沙赫人的化石是一個比較細小的頭顱骨、5塊顎骨及一些牙齒[1] 組成的頭部同時有進化及原始的特徵。腦腔為340-360立方厘米大,與現存黑猩猩的差不多,而比人類的1350立方厘米則小很多。[1]

乍得沙赫人的牙齒、眉骨及面部結構都與人類有明顯的分別。由於頭顱骨的失真,故進行了一個三維電腦重組。[2] 單從其枕骨大孔推論,牠卻是雙足行走的。然而因為始終未發現牠的顱後遺骸,這仍然是未知之數。牠的犬齒與其他中新世相似。

乍得沙赫人的化石是在乍得被發現,介乎於2001年7月至2002年3月間出土。發現者聲稱乍得沙赫人是人類從黑猩猩分支出來後最古老的祖先。[1] 但是其骨骼的發現地卻與其他已發現的人族化石的地方,如東非南部非洲相距甚遠。不過在乍得亦曾於1993年發現了一個羚羊河南方古猿頜骨

影響[编辑]

乍得沙赫人的化石頭顱骨(編號TM 266),花名為「圖邁」(Toumaï,當地語言意指「生命的希望」),可能是人類黑猩猩的共同祖先。大部份分子鐘指人類及黑猩猩於乍得沙赫人之後的100-200萬年間(即500萬年前)分支開來,但這說法卻不被廣泛接受。而最初將乍得沙赫人分類為人類祖先的物種中,亦將人類演化問題複雜化。若圖邁真的是人類的直系祖先,牠的面部特徵則會令南方古猿的分類出現問題。因為牠的眉骨與一些後期的人科(如直立人)相似,但其形態卻與南方古猿類、大部份人科化石及現今人類的不同。[3]

另一個可能性是圖邁與人類及黑猩猩都有關係,但都並非兩者的祖先。[3]圖根原人的發現者瑞吉特·森努特(Brigitte Senut)及馬丁·匹克福特(Martin Pickford)指乍得沙赫人的特徵與雌性的原始大猩猩一致。即便這個說法得到支持,也不會使得該發現失去重要性。因為以往在非洲還很少發現黑猩猩或大猩猩的祖先,如果乍得沙赫人果真是黑猩猩或大猩猩祖先的近親,會使它成為該進化支系中已知的一個最早成員。再者,從乍得沙赫人可知人類及黑猩猩的最後共同祖先並不很像黑猩猩,這與一些古生物學家以往假設的不同。

不幸的是,該化石的準確年代不易確定。分子鐘已被越來越多地發現不像最初所認為的那麼可靠,而通過沉積層同位素分析得出的約700萬年前的結論一般被認為是可靠的。但是就這個化石而言,它是被發現暴露在鬆散的沙中,做為發現人之一的博维兰(Beauvilain)警覺到這樣的沉積層很容易被風所移動,這與泥土包裹的情況不同。

實際上,圖邁很可能是在較近的過去被重新掩埋過。埋藏分析揭示了曾被重新埋藏過一次(可能是兩次)的可能性,看上去是在伊斯蘭傳入這個地區之後發生的。

參考[编辑]

  1. ^ 1.0 1.1 1.2 1.3 Michel Brunet, Franck Guy, David Pilbeam, Hassane Taisso Mackaye, Andossa Likius, Djimdoumalbaye Ahounta, et al.. A new hominid from the Upper Miocene of Chad, Central Africa. Nature. 2002, 418: 145–151. 
  2. ^ Christoph P. E. Zollikofer, Marcia S. Ponce de León, Daniel E. Lieberman, Franck Guy, David Pilbeam, Andossa Likius, Hassane T. Mackaye, Patrick Vignaud & Michel Brunet. Virtual cranial reconstruction of Sahelanthropus tchadensis. Nature. 17 September 2004, 434: 755–759. 
  3. ^ 3.0 3.1 Wolpoff, M.H., J. Hawks, B. Senut, M. Pickford, and J. Ahern. An Ape or the Ape: Is the Toumaï Cranium TM 266 a Hominid?. PaleoAnthropology: 36–5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