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乔治·巴顿对第三集团军的演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美国陆军中将乔治·S·巴顿

巴顿对第三集团军的演讲英语Patton's Speech to the Third Army),简称“巴顿的演讲”Patton's Speech)或者“那场演讲”The Speech),是1944年由美国陆军乔治·巴顿中将诺曼底登陆前对其统领的美国陆军第三集团军英语United States Army Central将士所作出的一次演讲。巴顿当时已经建立了一个高效率而有魅力的领导人形象,这场演讲的目的是鼓励缺乏经验的第三集团军为可能到来的战斗做好充分准备。在演讲中,巴顿要求他的士兵丢掉个人的恐惧尽到自己的责任,要求他们努力前进,不断进攻。巴顿在演讲中经常掺杂有脏话,这被另外一些军官视为不专业的表现,但这场演讲却在士兵中引起强烈回响。一些历史学家称赞这不但是巴顿最出色的演讲,更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激励演讲。

在1970年上映的美国电影巴顿将军》片头,男演员乔治·C·斯科特扮演巴顿站在一面巨大的美国国旗前面进行演讲,该演讲是巴顿对第三集团军演讲的缩写版本,并且去除了其中的许多脏话。这一段表演成功地将巴顿融入美国的流行文化中,并将其转变成一位民族英雄,斯科特也因此获得了第43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1][2]

背景[编辑]

1944年1月,乔治·巴顿中将被任命为美国陆军第三集团军的指挥官,这是一支刚刚到达英国野战军,其中大部分士兵没有实战经验。巴顿的任务是训练这支部队令其对即将到来的大君主作战做好准备,届时第三集团军将与其他盟军部队一起发动诺曼底战役,对纳粹德国发起总攻[3]:407[4]:124

1944年4月1日,巴顿在北爱尔兰对美国陆军的一个师发表演讲

到1944年时,巴顿已经建立了一个高效率而有魅力的领导人形象,并以善于通过充满魅力的演讲来激励手下将士而闻名,因为他一直不擅阅读,所以这些演讲都是通过记忆来表述的[4]:67-68。巴顿刻意给自己培养出一个华丽而独特的形象,他相信这能够激励自己的手下。他佩带花俏的象牙手柄史密斯威森M27.357麦格农左轮手枪[5]:9[6]:xvi,头戴擦得发亮的头盔,脚穿骑兵高筒靴,身上要么是华丽的礼服,要么是骑行裤[7]:478[4]:77-78。他的吉普车前后会有超大的职级标牌,还配有高音喇叭宣布他的远道而来[4]:77-79。巴顿是一位高效率的实战指挥官,他曾带领美军将士在北非战场通过入侵卡萨布兰卡进入地中海战场,并在这里快速振奋了美国第二军英语II Corps (United States)受挫的士气,之后又于1943年带领美国陆军第七集团军英语Seventh United States Army参加西西里岛战役,并抢在英国将军伯纳德·蒙哥马利之前攻下墨西拿[4]:110-111。他经常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希望可以激励大家的斗志[6]:201-202。不过这以后他也由于打了手下两名士兵的耳光而引来很大的争议,导致他之后近一年都没有指挥战斗[3]:331[4]:117

演讲前,巴顿一直试图对媒体保持低调,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上将也命令他如此。巴顿在1944年初的坚忍行动中被塑造成一个核心人物,但这个行动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迷惑德军,让德国的指挥官以为他身在多佛尔准备领导一支大军从加来海峡省攻入德国[3]:409[4]:127。在每一个场合,巴顿都会头戴发亮的头盔,身穿全套制服,脚踏抛光的马靴,手持一根马鞭来营造效果。巴顿经常保持自己脸上皱着眉头,称这是他“打仗的表情”[6]:260。巴顿会乘一辆奔驰抵达现场进行演讲,非常多的观众坐在讲台周围以及环绕的小山丘上。巴顿每一次会对一整个,约15000或更多的军人进行演讲[7]:601

演讲[编辑]

巴顿是从1944年2月开始对他身在英国的将士们进行演讲的[8]。究竟哪一次演讲开始为人所知这点仍然没有定论,有些来源认为是3月[8],有些认为是5月初[3]:456[4]:21,还有些认为是5月底[6]:260。他所做演讲的次数也不明了,有来源认为是4至6次[6]:260,更多的来源则认为第三集团军的每个师都有一次[4]:21[8]。这其中最具知名度的一次演讲发生在1944年6月5日[9]:477。巴顿领导的并不是首批参加诺曼底登陆的部队,所以当时他也不知道第二天登陆战就会打响[6]:260。巴顿用这样的演讲来激励手下,防止他们失去勇气[4]:130-131。他演讲时没有任何手稿,完全是即兴发挥,所以每一次的内容只能做到大致相同,部分段落的顺序会发生变化[6]:261。1944年5月31日巴顿对美国第六装甲师英语6th Armored Division (United States)进行的演讲就有一个显著的区别,他的开场白之后也成为他最知名的一句话[9]:487

没有哪个王八蛋可以通过为他的祖国战死来赢得一场战争。你得通过让别的猪头王八蛋为他的国家战死来赢得战争。[9]:487

多位听到巴顿这一言论的士兵之后都将之记录下来,所以会有多个版本存在,部分措辞上略有差异[6]:261。历史学家特里·布莱顿(Terry Brighton)通过从多位军人回忆录中所记录的这场演讲构建了一个完整的文稿,这些军人包括吉尔伯特·R·库克(Gilbert R. Cook)、霍巴特·盖伊(Hobart R. Gay)及其他多位士兵[6]:261。巴顿只在自己日记中简略提及了他的演讲,“在我所有的讲话中,我(都)强调了战争和杀戳”[4]:130-131。这一演讲之后变得如此知名,甚至干脆被简称为“巴顿的演讲”或是在提到这位将军时称“那场演讲”[4]:130-131[6]:260

坐下。

弟兄们,你们所听到的那些有关美国人不想打仗,只想置身事外的说法,那都是一堆臭屎。美国人爱打仗。所有真正的美国人都爱战场上的刺激和交锋。当你们还是孩子的时候,你们都会崇拜弹子球冠军、跑得最快的人、大联盟球员和最强悍的拳击手。美国人爱戴赢家而且不能容忍输家。美国人每一次都会赢。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人从来都没有输过而且永远也不会输掉一场战争。美国人对输的念头都感到可恨。战斗是一个人能够参加的最重要的比赛。它会让所有最好的脱颖而出,让底层的彻底淘汰。

你们不会全部都死。今天在这儿的人只有2%会在一场重大战役中牺牲。每一个人第一次上战场都会害怕。如果他说他不怕,他就是个天杀的骗子,但真正的英雄是那些即使害怕仍然坚持战斗的人。有些人到了火线下只要一分钟就能克服他们的恐惧,有些要一个钟头,还有些要花上好几天。但一个真正的男人从不会让他对死亡的恐惧胜过自己的荣誉感,他对自己祖国的责任感和他天生的男子气概。

所有经过军旅生涯的人都曾抱怨过“鸡屎演练”。那都只是为了一个目的——确保对命令的即时服从并时刻保持警惕。每一个士兵都必须做到这一点。我才他妈不在乎什么一个人不能永远都忙个不停。这些演练已经把你们所有人都训练成了老将。你准备好了!一个男人要想活命就必须随时保持警惕。如果做不到,某个德国婊子养的就会偷偷潜行到他身后,然后用一只装满了大便的袜子把他活活打死。西西里岛有400个整整齐齐的坟墓,都是因为一个人值班的时候打瞌睡——不过那都是德国人的坟墓,因为我们比那个杂种的长官先发现他在睡觉。

军队是一个团队。他们生活、吃饭、睡觉和打仗都是一起上。这个什么个人英雄之类的东西就是狗屎。给《周六晚报》写出这玩意儿的那些胆汁过剩的混球对真正战斗的了解不会比幹女人多。我们有最好的团队——我们有最好的食物和装备、最旺盛的斗志和世界上最优秀的人。为啥呢,上帝,我还真有些可怜那些我们要对付的杂种。

所有真正的英雄不是像故事书上描述的那样。军队里每个人都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所以永远都别松劲。连想都不要去想什么你的任务不重要。要是每一个卡车司机都决定他不喜欢炮弹的轰鸣然后给吓坏了接着一头扎进一条沟里的话怎么办?那个没胆的混蛋可以对自己说,‘见鬼,他们不缺我的,我只是几千人中的一个。’要是每个人都这么说呢?那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鬼样?不,感谢上帝,美国人不会这么说。每个人都会尽责。每个人都很重要。我们需要有人来提供枪支弹药,需要军需官来给我们准备食物和衣服,因为我们要去的地方可没有大把的东西可以偷。食堂里的每个天杀的人,哪怕只是个烧水的,都有他的职责。

每个人都应该想到身边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而不是只想到自己。我们的军队里容不下胆小鬼。他们应该像苍蝇一样被清理掉。不然,他们就会在战争结束后回到家,天杀的胆小鬼,然后养出更多的胆小鬼。勇士会养出更多的勇士。杀光这些天杀的胆小鬼,我们就会成为一个勇士的国家。

我在非洲战场上见过最勇敢的人之一,是我们正朝突尼斯前进时一个在强大火力下爬到电线杆上的人。我停下来问他爬到那上面干什么鸟。他回答,“修復线路,长官。”“这个时候在那上面不是有点不健康么?”我问。“是的长官,但这天杀的线路还是必须得修好啊。”我又问,“这些飞机低空扫射不打扰你吗?”他回答,“不會长官,不过你倒肯定是他妈打扰了。”你看,这就是个真正的战士。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把一切都投入到自己的职责,不管赔率有多大,不管他的职责当时看起来有多么无关紧要。

你们应该都看到了那些前往加贝斯路上的卡车。那些司机真是气壮山河。他们整日整夜地沿着那些狗娘养的路前进,从不停车,从不因为周围的炮弹爆炸而偏离路线。很多人已经连续开了超过40个小时。我们能够通过,都是靠这些有胆量的美国好汉。他们不用上战场。但他们是有任务在身的战士。他们是团体的一部分。没有他们这一战就会输掉。

是,我们都想回家,我们希望结束这场战争,但你不能靠躺着来赢得战争。最快的方法就是干掉这些发动战争的王八蛋。我们要冲过去把这些天杀的都清理掉,然后再干掉那些日本鬼子。我们越快把他们消灭干净,就能够越早回家。回家最近的路是通过柏林东京,所以保持前进。等我们到了柏林,我要亲自毙了那纸糊的、婊子养的希特勒

当一个人躺进个猫耳洞里,如果他在那儿呆一整天,德国兵总会抓到他。见鬼去吧。我的人不挖猫耳洞。猫耳洞只会拖延进攻。继续前进,我们就会赢得这场战争。但我们只有通过战斗,并且给那些德国人看看,我们比他们更有胆量才能赢得战争。我们不只是要击毙这些王八蛋,我们还要把他们的内脏都活生生掏出来润滑我们坦克的履带。我们要把这些没用的烂货统统杀光。

你们有些人在想,自己上了前线会不会害怕。不用担心。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们都会尽自己的职责。战争是个血腥的行业、一个杀戮的行当。纳粹就是敌人,杀死他们,让他们流血,不然他们就会让你流血。朝他们的内脏开枪、撕开他们的肚皮。当炮弹在你周围爆炸,或是你想擦掉脸上的泥土但又发现那不是泥土,是你最好朋友的内脏和鲜血时,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不想听到任何消息说“我在坚守阵地。”我们才不坚守什么鬼东西呢。我们要不断前往,我们对抓住除敌人卵蛋外的任何东西都没兴趣。我们要抓住他的卵蛋,而且我们要踢他们的屁股,把他的卵蛋扭个稀巴烂还要把这堆臭屎踢得魂飞魄散。我们的行动计划就是前进,不停地前进。我们要像冲水马桶冲大便一样冲散敌人。

可能会有一些抱怨说我们把自己人逼得太紧了。我才他妈不在乎这些什么抱怨呢。我相信一杯汗水可以挽救一桶鲜血。我们逼得越紧,就能杀越多德国人。我们杀的德国人越多,我们自己人被杀的就越少。逼得紧意味着更少的伤亡。我要你们都记住这一点。我的人不投降。我不想听到我手下任何一个军人被俘虏,除非他受了伤。即使你受了伤,你还是能够战斗。这也不是说什么胡话。我想要像利比亚那位中尉那样的男子汉,有支鲁格对着他的胸口,他用手扫开那支枪,猛地用另一支手取下头盔把那个德国佬打得晕头转向。然后捡起枪打死了另一个德国人。而在这一切发生前,已经有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肺。这就是你们的真汉子!

别忘了,你们完全不知道我来过这里。一个字都不能泄露出去。全世界都不应该知道你们跟着我在干嘛。我没有在指挥这支军队。我甚至不应该出现在英格兰。让那些天杀的德国佬们第一个发现吧。总有一天,我要让他们吓得屁滚尿流地爬起来号叫,“噢!又是那天杀的第三集团军和那个狗娘养的巴顿!”

等战争结束你们这些男子汉回到家以后,你们就有资格说一件事。三十年后,当你坐在壁炉边,你膝盖上的孙子问你:“你在那场伟大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都干了什么?”你不用咳嗽一声说:“这个嘛,你爷爷在路易斯安那州铲粪。”不,先生们,你可以直视他的眼睛说:“孩子,你爷爷当时正和伟大的第三集团军,还有那个狗娘养的乔治·巴顿并肩作战!”

好了,你们这些兔崽子们。你们知道我的想法。我会为能够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领导你们这些了不起的家伙感到骄傲。就这些。[6]:262-265


影响[编辑]

这场演讲获得了巴顿属下将士很好的反应。将军良好的声誉使他的出现令手下非常激动,他们会在他说话时保持绝对安静并一心一意地倾听[7]:601。大部分人表示他们喜欢巴顿的演说风格,一位军官回忆起演讲结束时的情景说:“男人们本能地感觉到这个事实,并且告诉自己他们将在世界历史上扮演重要角色,就像他们正被告知的那样。将军富感染力话语的背后是严肃和真诚的,而这些人都清楚这一点,但他们仍然喜欢他表达的方式,仿佛只有自己才能改变历史一样”[7]:604。巴顿给予演讲一种幽默的口吻,他也有意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他的手下笑起来。一些人之后注意到将士们看起来觉得这场演讲非常风趣[7]:601。特别是巴顿使用的那些脏话和下流笑话深受士兵的好评[7]:603,因为这正是地道的“军营语言”[6]:260

巴顿手下有少数军官对他们的指挥官使用这些脏话不以为然或是有些不满,将之视为一位军官不专业的表现[4]:130-131[6]:249。其中一些军官之后在复述这些演讲时用“胡扯”代替“狗屎”,用“淫乱”代替“幹女人”。至少有一人用“我们要抓住他的鼻子”来代替“我们要抓住他的卵蛋”[6]:261。其中一位批评巴顿经常使用粗俗语句的是奥马尔·布拉德利将军,他曾是巴顿的下属[7]:578。两人在个性上是众所周知的对立两极,并且也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布拉德利无论是在个人还是专业方面都不喜欢巴顿[7]:466-467。作为对自己粗言秽语所作批评的回应,巴顿写信给自己的家人:“当我想让自己的手下记住,真正记牢一些重要的事情时,我会给他们两倍的脏话。可能对一群下午茶聚会上的老娘儿们来说不怎么动听,但却能让我的士兵记住了。你没法完全不讲脏话来带领一支军队,而且还必须能够出口成髒、口若悬河。一支没有脏话的军队打不了仗,连一个被尿泡过的纸袋也冲不破。”[6]:261

在巴顿的带领下,第三集团军于1944年7月登陆诺曼底,并在欧洲战事的最后几个月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于8月中旬完成法莱兹包围战[4]:139-140,并在突出部之役期间成功解救被围困在巴斯托涅的美军,这一壮举被视为战争中最显著的成就之一。巴顿在演讲中号召的快速进攻行动和速度为第三集团军在战役期间获得了广泛赞誉[4]:152-153

历史学家称赞这场演讲是巴顿最好的作品之一。作家特里·布莱顿称其是“那场战争中,而且或许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激励演讲,(至少在士气提升的效果上如果不是在文学上)超越了莎士比亚在《亨利五世》中为阿金库尔战役所写下的诗篇”[6]:260。艾伦·阿克塞尔罗德(Alan Axelrod)认为这是巴顿许多令人难忘的讲话中最有名的一段[4]:130-131

1970年的美国电影《巴顿将军》让这段演讲成为一種流行文化,该片以这位将军在战争期间的功勋为主要内容。在电影的片头,男演员乔治·C·斯科特扮演巴顿,站在一面巨大的美国国旗前发表了一段演讲,该演讲正是巴顿对第三集团军演讲的一个低调缩减版本[7]:602。演讲以巴顿的“没有哪个王八蛋可以通过为他的祖国战死来赢得一场战争”开始,斯科特演绎的这段讲话省略了许多巴顿有关西西里和利比亚的轶事,同样也省略了他对每一个士兵都对战事至关重要的表述[7]:603。与巴顿幽默的演讲风格相反,斯科特的演说完全是严肃、低沉和粗哑的[7]:1-2。不过斯科特在这场戏中对巴顿的描绘仍然成为对这位将军的一个标志性的描写,他也因此而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影片也让巴顿成为一位民族英雄并融入流行文化中[7]:1-2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The Official Acadademy Awards® Database. AMPAS. [2013-07-06]. 
  2. ^ The 43rd Academy Awards (1971) Nominees and Winners. oscars.org. [2013-07-06]. 
  3. ^ 3.0 3.1 3.2 3.3 Blumenson, Martin, The Patton Papers: 1940–1945, Boston, Massachusetts: Houghton Mifflin, 1974, ISBN 0-395-18498-3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Axelrod, Alan, Patton: A Biography, London, United Kingdom: Palgrave Macmillan, 2006, ISBN 978-1-4039-7139-5 
  5. ^ Zaloga, Steven, George S. Patton: Leadership, Strategy, Conflict, Oxford, United Kingdom: Osprey Publishing, 2010, ISBN 978-1846034596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Brighton, Terry, Patton, Montgomery, Rommel: Masters of War, Crown Publishing Group, 2009, ISBN 978-0-307-46154-4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D'Este, Carlo, Patton: A Genius for War, New York City, New York: Harper Collins, 1995, ISBN 0-06-016455-7 
  8. ^ 8.0 8.1 8.2 George S. Patton's Speech to the Third U.S. Army. Fort Knox, Kentucky: Patton Museum of Cavalry and Armor.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6-16). 
  9. ^ 9.0 9.1 9.2 Gist, Brenda Lovelace, Eloquently speaking, Bloomington, Indiana: Xlibris, 2010, ISBN 978-1456811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