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库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喬治·奧古斯特·庫東,弗朗索瓦·博納維爾英语François Bonneville繪製
庫東簽名

喬治·奧古斯特·庫東(1755年12月22日- 1794年7月28日)是法蘭西政治家和律師,他在法蘭西大革命時期作為國民立法議會的代表而聞名。1793年5月30日,庫東當選為公共安全委員會成員,與他的朋友馬克西米連·羅伯斯庇爾聖茹斯特恐怖統治時期緊密結合共事,直到他的1794年被處決。 庫東在牧月22日法令的制定中扮演重要角色,這個法令使得被指控為反革命而遭處決的人數急劇上升。

背景[编辑]

1755年12月22日,庫東出生於奧弗涅省的奧爾塞。他的父親是一位公證人,母親是一個店主的女兒。庫東,像他家族的前幾代人,是較低資產階級的成員。步他父親的後塵,庫東成為公證人,1787年用他的技能在奧弗涅省議會服務,這是他的第一次政治上經驗。[1]他被公認是誠實,彬彬有禮的人。[2]

1790年他在克萊蒙費朗加入了共濟會。在克萊蒙,他成為他的文學社固定參與者,在那裡他討論“容忍”論題為他贏得了讚譽。[3] 1791年,庫東成為國民立法議會的代表之一,他的政治抱負了使他離開奧爾塞前往巴黎,代表多姆山省[4] 在革命浪潮越來越近時,兩條腿快速完全的癱瘓,庫東成為跛子。 1792年醫生確斷庫東為腦膜炎,庫東歸咎他的麻痺是他自己青年時期頻繁的性經驗; 雖然他開始用礦物浴治療他的病情,1793年他變得如此虛弱而必須座在由手搖柄經齒輪驅動輪椅 [5],現在保留卡納瓦雷博物館[6]

國民立法議會代表[编辑]

喬治·奧古斯特·庫東

1791年,庫東前往巴黎履行作為國民立法議會代表的職責。 隨後,他加入不斷擴大的巴黎雅各賓俱樂部。在大會第一次會議,他選擇坐在左邊,但很快決定反對將自己與這種極端派有牽扯,因為他擔心他們 “驚嚇了大多數。” [7] 他是非常熟練的講演者,而且有證據表明,他利用他的截癱英语paraplegic情況,為他在議會提出重要議題時得到關注。[8]

1792年9月,庫東當選為國民公會代表。訪問諾爾省期間,他在那裡治療他的麻痺,他遇見並結識了呂穆矣將軍,隨後在大會書面讚揚他,稱他是“一位對我們至關重要的人。” [9] 他與呂穆矣將軍的關係使庫東短暫的考慮加入國民公會吉倫特派,但1792年10月吉倫特派憲法委員會的選舉人拒絕庫東在委員會席位,他最終加入山嶽派,他與馬克西米連·羅伯斯庇爾--分享了很多意見,特別是對宗教的問題,如革命性的去除基督教主張英语dechristianization of France du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他是反對的- 參看至上崇拜)--並成為羅伯斯庇爾周圍核心成員。[10]庫東成為山嶽派熱情支持者,經常響應他們的意見。在審判國王路易十六議案,他大聲反駁了吉倫特派交付全民公投的主張,這樣的群氓仍會按小冊子詳細說明的指示實施,形成公眾的意見。他投票支持 一審決定死刑判決[11] 審判結束後,庫東於1793年5月30日當選為公共安全委員會委員,在戰略政策和警務人事的計劃,他密切的與羅伯斯庇爾和聖茹斯特合作。[12]獲得這個職位三天後,庫東第一個要求逮捕並宣佈吉倫特派為國家的敵人,進行審判。[13]

里昂[编辑]

由二月下旬到五月初,里昂發生的騷亂不斷擴大。1793年7月5日,國民公會判定里昂市處於“叛亂狀態”,九月公共安全委員會決定派代表到里昂鎮壓終止叛亂。[14] 庫東成為派往的代表,需在1793年10月9日結束里昂的叛亂。他抵達後他對里昂的動盪很疑懼,擔心起義,而不允許當地雅各賓派行政部門間的聯繫。[15]

1793年10月12日公共安全委員會 他們相信經由里昂的例子可殺一儆百,通過一項法令。 該法令規定,將摧毀叛亂的里昂城市。這項法令頒佈之後,庫東設立特別法庭,監督拆除里昂最富有的家庭,而不破壞窮人的家園。[16] 除了城市拆除,該法令還規定,叛亂分子和叛徒將被處決。庫東很難接受拆除里昂的命令,他的進展緩慢。 最終,他發現,他不能無法忍受手頭的任務且無法在10月底完成,他要求國民公會派出另一個替換的代表。[17] 1793年11月3日,讓-瑪麗·科洛·德布瓦英语Jean-Marie Collot d'Herbois接替庫東後,開啟了共和國的暴行,到1794年4月,1,880名里昂居民被處決。[18]

牧月22日法令[编辑]

庫東離開里昂,回到巴黎,並於1793年12月21日當選為國民公會主席。他推動3月19日對埃貝爾派及3月30日對喬治·雅克·丹敦的逮捕、起訴、處決並繼續在公共安全委員會工作了幾個月。 1794年6月10(法蘭西共和曆2年牧月22日)在羅伯斯庇爾的默許協助下,庫東起草通過牧月22日法令,在革命法庭審判的案件,剝奪了被告律師或證人對他們的援助及辯護,藉口為了縮短訴訟的時間。 按照牧月22日法令,被指控犯罪的個人被帶到革命法庭,將只有二選一的結果,要就是無罪釋放,再不就是死刑。革命法庭審判會迅速通過,因為這些審判將不會有機會獲得律師也沒有證人代表他們發言。[19]

庫東提出的法案沒有諮詢其他公共安全委員會委員,因為庫東和羅伯斯庇爾都預計委員會將不接受這提案。 [20] 國民公會對這措施提出反對意見,但庫東為革命法庭辯護強調,因為革命法庭忽視了遠遠比普通罪行更嚴重的政治罪行,“自由社會的存在受到威脅。” 庫東對剝奪犯人要求律師的權利也提出著名的辯護,他宣稱罪犯無權需要律師,而無辜的不需要任何律師[21]

羅伯斯庇爾協助支持庫東他的論點,巧妙地暗示任何反對這項新法案的國民公會成員,他們自己要擔心被檢舉為共和國的叛徒。[22] 庫東和羅伯斯庇爾被認是獨裁者,因為他們激烈為牧月22日法令辯護,民意將在未來幾週內反對他們。

這法律通過後,處決率迅速上升。僅在巴黎一地,與在兩個月前的芽月 平均常態有5例處決數相比,在牧月期間每天上升到17個處決,接下來的獲月期間,每天有26個處決。[23]牧月22日法令(1794年 6月10日)通過到1794年7月月底之間,在革命廣場共有1,515件處決,超過了1793年3月到1794年8月總數2,639件處決的一半。[24]

熱月政變[编辑]

熱月政變危機之前,庫東表現出相當大的勇氣,放棄已安排前往奧弗涅的旅程,正如他寫的,他可能會死亡或與羅伯斯庇爾獲得勝利而自由。 羅伯斯庇爾已經從政治舞台上消失了整整一個月,原因認為是神經衰弱,因而沒有意識到國民公會情況發生了變化。他最後講話似乎表明,對國民公會的另一波清洗是必要的,但他拒絕指名道姓。在自我保存本能的恐慌下,國民公會呼籲逮捕羅伯斯庇爾和他有關聯的成員,包括庫東,安東萬·路易·德·聖茹斯特和羅伯斯庇爾的弟弟,奧古斯丁·羅伯斯庇爾英语Augustin Robespierre[25] 1794年 7月28日(熱月10日) 下午,庫東和羅伯斯庇爾一起被送上斷頭台,儘管由於他的癱瘓已將他放置在平板上,庫東在痛苦中尖聲大叫,劊子手花了15分鐘完成處決。[26]

遺產[编辑]

喬治·庫東的半身像,大衛·昂熱英语David d'Angers1844年製作。

在庫東的新法令實施後,處決人數從1794年的134人,1794年6月到7月間增加至1,376人。 牧月22日法令還針對貴族和對教廷不離不棄的神職人員,允許革命法庭不可以再傳召作為代表被告他們有聲望證人。1794年6月到7月間被處決的受害者中,38%是貴族,而26%認為是神職人員。 超過一半的受害者來自較富裕的資產階級。 庫東的立法不僅大大提高了法蘭西各地處決的速度,但也使原先單純的反革命行為恐怖,擴散到超越以往都沒有的社會的歧視。[27]

參考文獻[编辑]

  1. ^ Geoffrey Brunn, "The Evolution of a Terrorist: Georges Auguste Couthon." The Journal of Modern History 2, no. 3 (September 1930): 410, JSTOR 1898818
  2. ^ R.R. Palmer, Twelve Who Ruled: The Year of the Terror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41), 13
  3. ^ Palmer, Twelve Who Ruled, 13
  4. ^ Brunn, "The Evolution of a Terrorist," 411.
  5. ^ Palmer, Twelve Who Ruled, 13-14
  6. ^ Fauteuil de Georges Couthon. [2013-07-05]. 
  7. ^ Bruun, “The Evolution of a Terrorist,” 416.
  8. ^ Bruun, "The Evolution of a Terrorist," 413.
  9. ^ Brunn, "The Evolution of a Terrorist," 420.
  10. ^ Bruun, "The Evolution of a Terrorist," 422-423.
  11. ^ Bruun, "The Evolution of a Terrorist," 427-428
  12. ^ Colin Jones, The Longman Companion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 (London: Longman Publishing Group, 1990), 90-91
  13. ^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The Merciless War for Freedom in Revolutionary France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05), 177
  14. ^ David L. Longfellow, "Silk Weavers and the Social Struggle in Lyon du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 1789-94," French Historical Studies 12, no. 1 (Spring, 1981): 22, JSTOR 286305
  15. ^ Longfellow, "Silk Weavers," 23
  16. ^ William Doyle, The Oxford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253-254.
  17. ^ Mansfield, Paul. "The Repression of Lyon 1793-4: Origins, Responsibility and Significance." French History, 1988: 74-101.
  18. ^ Doyle, The Oxford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254
  19. ^ "The Law of 22 Prairial Year II (10 June 1794)," George Mason University, http://chnm.gmu.edu/revolution/d/439/ (23 January 2012)
  20. ^ Doyle, The Oxford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277.
  21. ^ Les coupables n'y ont pas droit et les innocents n'en ont pas besoin cited from Compte Rendu Mission d’information sur les questions mémorielles of the French National Assembly.
  22. ^ Simon Schama, Citizens: A Chronicle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w York: Vintage Books, 1989), 836-837.
  23. ^ Schama, Citizens, 837.
  24. ^ Schama, Citizens, 837.
  25. ^ Jones, Colin. The Longman Companion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 London: Longman Publishing Group, 1990.
  26. ^ Lenotre, G. Romances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Translated by George Frederic William Lees. New York: William Heinemann: 1909.
  27. ^ Doyle,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275
  • The 1911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in turn, gives the following references:
    • Francisque Mége, Correspondance de Couthon ... suivie de l'Aristocrate converti, comédie en deux actes de Couthon, Paris: 1872.
    • Nouveaux Documents sur Georges Couthon, Clermont-Ferrand: 1890.
    • F. A. Aulard, Les Orateurs de la Legislative et de la Convention, (Paris, 1885–1886), ii. 425-443.
  • R.R. Palmer, 12 Who Ruled: The Year of the Terror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 Princeton U. Press, 1970(reprint)
  • Bruun, Geoffrey. “The Evolution of a Terrorist: Georges Auguste Couthon.” Journal of Modern History 2, no. 3 (1930), JSTOR 1898818.
  • Doyle, William. “The Republican Revolution October 1791-January 1793.” In The Oxford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 Furet, François, and Mona Ozouf. “Committee of Public Safety.” In A Critical Dictiona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Translated by Arthur Goldhammer. Harvard: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 Jones, Colin. The Longman Companion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 London: Longman Publishing Group, 1990.
  • Kennedy, Michael L. The Jacobin Clubs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1793-1795. New York: Berghahn Books, 2000.
  • Kennedy, Michael L. The Jacobin Clubs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The Middle Years.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8.
  • Lenotre, G. Romances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Translated by George Frederic William Lees. New York: William Heinemann: 1909.
  • Schama, Simon. Citizens. New York: Vintage Books, 1989.
  • Scott, Walter. The Miscellaneous Prose Works of Walter Scott. London: Whittaker and Co., 1835. 195.M1.
  • The French Revolution. London: The Religious Tract Society, 1799.

Public Domain 本條目出自已经处于公有领域的:Chisholm, Hugh (编). 大英百科全書 第十一版. 剑桥大学出版社. 19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