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瓦尼·卡博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Giovanni Caboto
乔瓦尼·卡博托
JohnCabotPainting.jpg
身着威尼斯传统服装的乔瓦尼·卡博托,朱斯蒂诺·梅内斯卡尔迪(1762年),现存于威尼斯总督宫的斯库多大厅
出生 约1450年
意大利
逝世 约1499年
国籍 威尼斯人
职业 海洋探险家
宗教信仰 罗马天主教
配偶 马特阿
儿女 卢多维科、塞巴斯蒂安和桑克托[1]

乔瓦尼·卡博托意大利语:Giovanni Caboto,威尼斯语:Zuan Chabotto),又稱约翰·卡博特(John Cabot)(1450年–约1499年),是意大利航海家探险家。航海家塞巴斯蒂安·卡博托(Sebastiano Caboto)之父。他于1497年受英格兰国王亨利七世的委托出海,发现了北美洲。因而被认为是继约1003年诺斯曼人莱夫·埃里克松登陆纽芬兰岛后,首个到达该地的欧洲人。在庆祝卡博托探险队登陆500周年时,关于其登陆地点,加拿大和英国政府都接受了通常认为的纽芬兰岛的博纳维斯塔海角,但还存在其他的观点。

姓名和出身[编辑]

乔瓦尼·卡博托在威尼斯的房子

乔瓦尼·卡博托出生于意大利,他的父亲叫作朱利奥·卡博托。他还有一个兄弟名字是皮耶罗。[2]如今,在意大利语中他被叫作乔瓦尼·卡博托(Giovanni Caboto,威尼斯语:Zuan Chabotto),在英语中他被叫作约翰·卡伯特(John Cabot),在法语中他被称为让·卡伯特(Jean Cabot),而在西班牙语中他又变成了胡安·卡博托(Juan Caboto)。以上那些非意大利语的姓名,都记录在15世纪的相关档案中。而实际上,在威尼斯的时候,他本人用得签名一直是“Zuan Chabotto”,而“Zuan”就是威尼斯语中的约翰(John)[3]到了英格兰后,至少是在意大利人的圈子里,他仍然继续使用“Zuan Chabotto”这个签名。在现存档案中,唯一能找到他被称为乔万尼(Giovanni)的例子是,一个在伦敦资助他的意大利银行家称其为“Giovanni Chabbote”。[4]

关于他的出生地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拉蒂纳省加埃塔,另一种是热那亚省卡斯蒂廖内基亚瓦雷塞[2] [5]支持加埃塔说法的主要证据是卡博托家族15世纪中叶以前在那里定居的记录,但1443年后,就找不到相关记载了。[6] 而支持第二种说法的一个证据是,与卡博托同时间在伦敦的西班牙公使佩德罗·德·阿亚拉,在一封1498年写给西班牙王室的信中,将其描述为“来自热那亚的另一个哥伦布”。[7]支持第二种说法的另一个证据是,根据乔瓦尼·卡博托本人的儿子塞巴斯蒂安·卡伯特回忆,他的父亲是来自热那亚的。1476年,卡博托成为了威尼斯共和国的公民,而想要成为威尼斯共和国的公民,至少需要在这个城市里居住15年,因此他最晚在1461年就已经移居到威尼斯了。[8]

早年经历[编辑]

虽然通常认为卡博托大约出生于1450年,但他的实际出生日期可能会略早于此。[1]1471年,他加入了圣约翰会,该协会是威尼斯的一个很有声望的宗教团体,因此,可以说他那时在当地已经是很有社会地位了。

1476年,卡博托正式成为威尼斯公民,因而也同时获得海上贸易的资格,其贸易区域自然也包括威尼斯最重要的财富来源----东地中海。卡博托很快就开始了他的海上贸易生涯。在一份1483年的档案中,可以找到他在克里特岛贩卖奴隶的记录,这名奴隶是他从埃及苏丹的领地上得到的,而当时埃及苏丹的统治区域包括今天的巴勒斯坦叙利亚黎巴嫩的大部分地区。[9]1497年,在同驻在伦敦的米兰公国大使谈话中,他提到曾经访问过麦加,但根据现有证据,无法证实这一点。[10]虽然如此,但通过地中海贸易生涯,他可能从中学到了有关重要的东方商品(例如香料和丝绸)的知识,因此与同时代的其他欧洲人比起来,他可以算是博学了。

“Zuan Cabotto”这个名字大量出现在威尼斯的1480年代的档案中。这些资料表明,到了1484年,他已经与马特阿结婚,并已经至少有了两个儿子了。[11] 卡博托的三个儿子分别叫做“卢多维科”、“塞巴斯蒂安”和“桑克托”。[1]在威尼斯,他还从事过房屋建筑的行业。这段经历可能为他日后能够在西班牙找到土木工程师的工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12]

到了1480年代后期,卡博托陷入了财务危机,于是在1488年11月5日作为破产债务人离开了威尼斯,搬到了西班牙的巴伦西亚。但他的债权人给政府发了一封“正义之信”,以期将他投入监狱。[13]在巴伦西亚,当地档案中,他的名字变成了“John Cabot Montecalunya”,而且,他还提交了一份海港改进计划,但这份计划被拒绝了。[14] 到了1494年初,他又移居到塞维利亚,在那儿承建了瓜达尔基维尔河上的一座石桥。但该项目仅仅维持了5个月,就在1494年12月24日,被市议会终止了。[15] 此后,他可能穿梭于塞维利亚和里斯本,力图使西班牙和葡萄牙王室支持其大西洋远航,但并未成功。于是,他动身前往伦敦寻求资金和政治上的帮助,[7]大约在1495年到达了英格兰。

资金支持[编辑]

哥伦布与其他同时代的意大利航海家都会寻求受别的国家雇佣而远航,卡博托也一样,他的雇主是英格兰。他计划从高纬度地区出发,那里经度间距会比较小,这样,会大大缩短航程。[16]他还希望找到一条全新的通往中国的航线

过去历史学家都认为,卡博托抵达英格兰后,最早去的是英格兰航运中心布里斯托尔去需求资金上的支持。[17]因为这是英格兰唯一一座有派出过船队探索大西洋的城市。另外,根据王室于1496年签发的特许状规定,其所有的远航活动都应该在布里斯托尔进行,因此他的主要资金来源也应该在那儿。而且,特许状还规定,在探险过程中,所有的商业行为,其对象只能是英格兰人。[18]

但是到了20世纪末,英国历史学家阿尔文·拉克多声称发现了一份档案,可以证明卡博托最先到达的是伦敦,并且接受了当地意大利社区的资金支持。其中的一个金主就是奥斯定会修士乔瓦尼·安东尼奥·德·卡博纳斯里神父,他同时还是教皇税吏阿德里亚诺·卡斯特雷西的副手。拉克多博士认为,卡波纳里斯还参加了卡博托1498年的远航,并且由于卡博纳斯里与国王良好的关系,可能是他将卡博托介绍给亨利七世。除此之外,她还指出,卡博托曾经从位于伦敦的意大利钱庄获得过贷款。但拉克多博士于2005年逝世,临终前她毁掉了所有的研究资料,因此,学者们不得不重复她的研究,去重新挖掘档案材料。[19] 布里斯托尔大学发起了名为“The Cabot Project”的项目,来研究卡博托以及布里斯托尔远航。佛罗伦萨大学的弗朗西斯科·圭迪·勃鲁斯科利博士找到了一份档案,可以证明卡博托在1496年3月收到了一笔来自于佛罗伦萨巴尔迪家族银行的资金,[20]共计50金币(合16英镑13先令又4便士),用来支持卡博托的“寻找新大陆”的远航。这笔钱确实可以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但并不足够支付一次远航所需的所有开销。[20]

1496年3月5日,亨利七世为卡博托和他三个儿子颁发了特许状

...……免费允许用五艘船,挂英格兰的旗帜,航行到东海,西海和北海的任何区域。这五艘船不限承重量,不限水手人数。此行的目的是去探索基督徒未知的异教徒的岛屿,国家或者地区。

[1][21]

特许状可以转让给第三方执行,[17]因为卡博托的几个儿子此时应该都尚未成年。[22]

探险[编辑]

坐落于新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市史丹佛·佛莱明爵士公园的 乔瓦尼·卡博托纪念匾:1497年,乔瓦尼·卡博托离开英格兰布里斯托尔,前往加拿大大西洋沿岸

卡博托是在布里斯托尔准备他的远航的。当时,布里斯托尔是英格兰第二大海港。而且,自1480年起,已经有几只探险队从此出海寻找巴西岛。根据凯尔特人的传说,巴西岛位于大西洋中。[23]而且布里斯托尔的商人们都相信他们的祖先曾经发现过这个岛,只是航线后来失传了。[24][25]

首航[编辑]

关于卡博托第一次远航的记载很少。只是在布里斯托尔商人约翰·戴写于1497年末1498年初的一封收件人很可能是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的信中简单地提到了这次远航,而这封信的主要内容则是卡博托1497年的第二次远航。信中提到:“既然阁下想知道关于第一次远航的信息,以下是这次航行的经过:他只带了一只船出海,他的船员们把他给弄糊涂了,使得他的补给短缺,并且撞上了恶劣的天气,因此他决定返航。”[26]因为卡博托是在1496年3月获得的皇家特许状,就此可以推断,他的第一次远航应该是在那年的夏天。

第二次远航[编辑]

关于1497年那次远航的资料主要来自于四封短信,以及1565年出版的布里斯托尔市的年谱的条目。以下是该年谱1496年和1497年的条目全文:

"这一年的施洗者圣约翰节(1497年6月24日),一群来自布里斯托尔的商人驾驶着一艘名为马修号的船,发现了美洲大陆;这艘船在5月2日离开布里斯托尔港,并于8月6日返回。"-G.E. Weare, Cabot's Discovery of North America, (London, 1897), p. 116

著名的“约翰·戴的信”提供了有关卡博托第二次远航的大量信息。这封信写于1497年末1498年初,很可能是布里斯托尔商人约翰·戴(在伦敦的化名为休·塞伊)写给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的。[26]

除了这几封信外,阿尔文·拉克多博士声称发现了另外一封伦敦银行家乔瓦尼·安东尼奥·德·卡博纳斯里神父写于1497年8月10日的信件。但是至今,其他人并没有见过这封信。而且从拉克多的那些评述来看,这封信并未包含这次远航的详细描述。[27]拉克多还声称,这封信包含了“新的证据可以证明,早在乔瓦尼·卡博托到达英格兰之前,布里斯托尔的水手们就已经发现了大洋彼岸的大陆”。[24]她坚持认为布里斯托尔水手们在卡博托二十年前就已经到达了北美。[25]

坐落于纽芬兰岛波纳威斯塔海角的纪念碑
位于纽芬兰岛圣约翰斯市的卡博托纪念塔,于1898到1900年间建成

目前,还没有对此次远航的详细材料,而且至今也没有一份被证明是完全可靠的。根据1565年的年谱描述,卡博托拥有一艘载重50吨的称为“马修号”的“小船”。[10]有资料显示,这艘船装载了足够“七八个月”的补给。[26]船在5月份离港的时候,船上大概有18[10]到20[26]名船员。其中包括一名不知姓名的勃艮第人和一名热那亚的理发师[10] ,同时也被认为是随船的船医。

参考[编辑]

  1. ^ 1.0 1.1 1.2 1.3 Catholic Encyclopedia "John & Sebastian Cabot" (HTML). newadvent. 2007 [2008-05-17]. 
  2. ^ 2.0 2.1 Skelton, R.A. Cabot, John. (编) Brown, George Williams. Dictionary of Canadian Biography. I (1000–1700) online.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1979 [1966]. 
  3. ^ Edoardo Giuffrida, "New documents on Giovanni Caboto" in R. Mamoli Zorzi (ed.), Attraversare gli Oceani: Da Giovanni Caboto al Canada Multiculturale (Venice, 1999), 61. Juliana de Luna, Names from Sixteenth Century Venice (2008).
  4. ^ "Cabot Project", Bristol Website
  5. ^ SCHEDA TECNICA DOCUMENTARIO "CABOTO": I CABOTO E IL NUOVO MONDO (PDF) (新闻稿) (Italian).  (TECHNICAL DOCUMENTARY "CABOTO": I and Catalan origins have been proved to be without foundation.
  6. ^ Roberto Almagiá, Commemorazione di Sebastiano Caboto nel IV centenario della morte (Venezia, 1958), pp. 37–8. (意大利文)
  7. ^ 7.0 7.1 Pedro de Ayala letter 1498 to the Spanish Crown. The Smugglers' City. Department of Historical Studies, University of Bristol. [20 February 2011]. 
  8. ^ J.A. Williamson, The Cabot Voyages and Bristol Discovery Under Henry VII (Hakluyt Society, Second Series, No. 120, CUP, 1962), pp. 33–4
  9. ^ Giuffrida, "New documents on Giovanni Caboto" pp. 62–3
  10. ^ 10.0 10.1 10.2 10.3 Primary Sources: "Raimondo de Raimondi de Soncino, Milanese Ambassador in England, to Ludovico Maria Sforza, Duke of Milan, 18 December 1497, The Smugglers' City, HIstory Dept., University of Bristol
  11. ^ Williamson, The Cabot Voyages, pp. 93, 192–95
  12. ^ Giuffrida, "New documents on Giovanni Caboto," pp. 69
  13. ^ M. F. Tiepolo, "Documenti Veneziani su Giovanni Caboto", Studi Veneziani, xv (1973), pp. 585–97
  14. ^ M. Balesteros-Gaibrois, "Juan Caboto en España: nueva luz sobre un problema viejo", Revista de Indias, iv (1943), 607–27
  15. ^ "John Cabot in Seville, 1494", The Smugglers' City, Dept. of History, University of Bristol
  16. ^ Derek Croxton. The Cabot Dilemma: John Cabot's 1497 Voyage & the Limits of Historiography. University of Virginia. 2007 [17 May 2008]. 
  17. ^ 17.0 17.1 Evan T. Jones, "The Matthew of Bristol and the financiers of John Cabot's 1497 voyage to North America",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2006)
  18. ^ The Commercial Policy of England Toward the American Colonies: the Acts of Trade, p. 38; in Emory R. Johnson, T. W. Van Metre, G. G. Huebner, D. S. Hanchett, History of Domestic and Foreign Commerce of the United States - Vol. 1, Carnegie Institution of Washington, 1915
  19. ^ Evan T. Jones, "Alwyn Ruddock: John Cabot and the Discovery of America", Historical Research Vol 81, Issue 212 (2008), pp. 231–34.
  20. ^ 20.0 20.1 [1], Francesco Guidi Bruscoli, 'John Cabot and his Italian Financiers', Historical Research (Published online, April 2012).
  21. ^ Primary Sources: "First Letters Patent granted by Henry VII to John Cabot, 5 March 1496", The Smugglers' City, History Dept., University of Bristol
  22. ^ Skelton, R.A. Cabot, Sebastian. (编) Brown, George Williams. Dictionary of Canadian Biography. I (1000–1700) online.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1979 [1966]. 
  23. ^ Williamson, The Cabot Voyages, pp. 187–9
  24. ^ 24.0 24.1 Evan T. Jones, "Alwyn Ruddock: John Cabot and the Discovery of America", Historical Research, 2007, pp. 237–40.
  25. ^ 25.0 25.1 Douglas Hunter, "Rewriting History: Alwyn Ruddock and John Cabot", extended July 2010 version of article by same name published in Canada's History, April 2010; accessed 24 April 2015
  26. ^ 26.0 26.1 26.2 26.3 "John Day letter to the Lord Grand Admiral, Winter 1497/8", The Smugglers' City, Dept. of History, University of Bristol.
  27. ^ E.T. Jones, "The Quinn papers: transcripts of correspondence relating to the Bristol discovery voyages to North America in the fifteenth century", p. 16.. Note: Based on Ruddock's letter to Quinn on 1 May 1992, she thought that the bank was Venetian; Condon and Jones found documentation in August 2010 suggesting this conclusion was incorrect and that it was Florentine.

〜马修〜 1897年,卡博特的发现北美的400周年,纽芬兰邮政局发行了一枚邮票纪念卡博特和他的发现。 什么是被称为“约翰天信”提供有关卡博特第二次远航的大量信息。它的八分之一千四百九十七冬季布里斯托尔商人约翰天(伦敦化名休说)一个人谁就有可能克里斯托弗·哥伦布期间写入。[26]天被认为已经熟悉了远征的关键人物,因此能够在报告。如果卡博特发现了躺在土地西部经络的Tordesillas的条约规定的,或者,如果他打算继续向西航行,哥伦布很可能会认为,这些挑战航行向西为他探索垄断权。

除了这些信件,阿尔文博士拉多克声称已经发现了另一个,由神父的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家们写上1497 8月10日乔瓦尼·安东尼奥·德Carbonariis。这封信还没有被发现。从拉多克作出各种书面意见,信中并未包含详细讲述了航程。[27]拉多克说,这封信载“新的证据支持布里斯托尔的海员前,约翰·卡伯特的已经发现了大洋彼岸的土地索赔抵达英格兰。“[24]她辩称,布里斯托尔海员收到二十年卡博特远征队到达北美。[25]

已知的源不彼此一致的事件的所有方面,并没有可以假定是完全可靠的。卡博特被描述为具有一个“小船”,[10] 50号吨位的,被称为英国布里斯托尔马修(根据1565编年史)。有人说是充满了充足的货源为“七八个月。”[26]船在五月离去与18 [10] 20名船员。[26]其中包括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勃艮第和热那亚的理发师, [10]谁想必陪同考察的船医。

这是可能的两个排名布里斯托尔商人是探险队的一部分。[10]一个可能是威廉·韦斯顿,谁没有被确定为20世纪后期的新文档的查找之前卡博特远征的一部分。他的参与是在21世纪初指出他从国王赏赐于1498年一月船返回后,发现了一个文件证实。更重要的是,在2009年历史学家琼斯埃文证实,韦斯顿已采取独立远航对新发现的土地在1499,大概在卡博特的专利,作为第一个英国人带领一支探险队到北美。[来源请求]

离开布里斯托尔,探险队驶过爱尔兰和横跨大西洋,1497月登陆对的确切位置一直被争议作出某处登陆北美海岸上24,不同的社会团体争夺荣誉。历史学家们提出海角波纳威斯塔和圣约翰纽芬兰;布雷顿角岛,新斯科舍省;与拉布拉多加拿大;和缅因州在美国的可能性。对于第500-周年庆典,加拿大和英国的政府指定海角波纳威斯塔在纽芬兰的“官方”降落的地方。在这里,在1997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与意大利和加拿大政府的成员一起,迎来了副本布里斯托尔的马修,继大西洋的庆祝过境。[28]卡博特远​​征被认为是第一个由欧洲人来大陆以来北美维京人500年之前。

卡博特据报道,在考察期间只有一次降落并没有推进“超越弩的射击距离”[26] Pasqualigo和日两个国家的远征作出任何土著人没有接触。机组人员发现火灾,人的踪迹,蚊帐和一个木制的工具的残骸。船员们似乎仍然在陆地上或许足够用来承担淡水;他们还提出了威尼斯和罗马教皇的横幅,声称为英国国王的土地,并承认罗马天主教的宗教权威。[29]这种着陆后,卡博特花了几个星期“发现海岸”后最“发现回头“。[26]


马修在布里斯托尔的复制品。 最后的航程 在返回布里斯托尔,卡博特乘坐伦敦国王汇报。 1497 8月10日,他被赋予了£10的奖励 - 相当于两年的工资对于一个普通的劳动者和工匠[30]探险家都受到盛情款待。宋西诺8月23日写道,卡博特“被称为伟大的海军上将[注:如克里斯托弗·哥伦布一直]和广阔的荣誉被支付给他,他那张丝绸衣服穿好了,这些英国后他跑了像疯了一样。”[10]这样的奉承是短命的,在今后的几个月国王的注意力被1497第二康沃尔起义,由Perkin沃贝克领导占领。一旦亨利的宝座是安全的,他给了更多的思考卡博特。在9月26日,起义崩溃后短短的几天,王造了£2奖卡博特。[31] 1497年十二月探险家被授予每年20£养老金,并于1498年2月,他给予专利帮他准备第二次远征。[32]在三月和四月,国王还提出了一些贷款,以伦敦兰斯洛特Thirkill,托马斯·布拉德利和约翰CAIR,谁是陪卡博特新的征程的。[33]

伦敦大纪事(1189年至1512年)报告说,卡博特与布里斯托尔五艘船舰队离开在1498年5月,其中一个,已经通过国王的开始。一些船只被说成携带的商品,包括布料,帽子,蕾丝点等“小事”。[34]这表明,卡博特打算从事贸易的这次远征。在伦敦的西班牙大使在七月报道,船一人在风暴中被抓获,并被迫在爱尔兰降落,但卡博特与其他四艘船只继续。[7]

几个世纪以来,没有发现其他记录(或至少出版),涉及到这次远征;它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卡博特和他的舰队在海上失踪。但原定陪出征伦敦兰斯洛特Thirkill,男人​​至少有一个在1501年被记录为在伦敦生活[35]

历史学家阿尔文·拉多克工作卡博特和他的时代35年。她建议,卡博特和他的探险队成功地回到了英国的春天1500她声称他们返回其次北美东海岸的史诗两年的探索,向南进入切萨皮克湾地区,也许就在西班牙领土在加勒比地区。拉多克建议神父乔瓦尼·安东尼奥·Carbonariis,谁陪同考察队1498其他修士曾住在纽芬兰和创建任务。如果Carbonariis成立于北美和解,它会一直在非洲大陆第一个基督教结算,并可能包括一个教堂,中世纪只有教会已建在那里。[36]

卡博特项目在布里斯托尔大学于2009年组织了搜索上拉多克的说法休息证据,以及承接卡博特和他的探险相关的研究。[37]该项目,埃文·琼斯和玛格丽特牵头研究人员康登,声称已经发现了更多的证据来支持拉多克的案件的各个方面,尤其是涉及到1498远征布里斯托尔成功返回。他们已经找到,似乎把约翰·卡伯特在伦敦1500年5月,但还没有公布他们的文档文件。

该项目在Carbonear,​​纽芬兰,位于构想湾社区上的考古发掘合作,并相信对Carbonariis的使命结算有可能的位置。历史Carbonear项目的考古,由纽芬兰纪念大学进行,自17世纪晚期,并通过与毕尔巴鄂的西班牙贸易已经进行了实地考察夏天从2011年至今,它已经找到播种机居住的证据每个赛季,其中包括一名西班牙硬币铸造在秘鲁。[38] [39]

额外的英语航行 拉多克称,布里斯托尔,卡博特的支持者威廉·韦斯顿,进行了独立的远征北美1499年,纽芬兰北航行到哈得逊海峡。[36]如果正确的话,这可能是第一个西北航道探险。 2009年,琼斯证实,威廉·韦斯顿(谁以前并不知道已经参与)1499年或1500带领布里斯托尔探险[皇家的支持]以“新发现的土地”,使他成为第一个英国人引领探索北美。这一发现改变了在大陆的探索英语角色的理解。[40] [41]

国王亨利七世继续从布里斯托尔支持探索。国王授予休·艾略特,罗伯特·索恩和他的儿子的₤20月1502赏金购买加布里埃尔,一船的探险航行的那个夏天。后来在1502年或早期1503年他支付艾略特₤100航次,航程或奖励,在“新发现的岛2艘,”为纽芬兰被调用。这一数额比任何以前占的探索皇家更大的支持。[40]

塞巴斯蒂安·卡伯特的航行 塞巴斯蒂安卡伯特,约翰的儿子之一,也成为一个探险家,后来做至少一次远航到北美。 1508年,他在寻找西北航道。将近20年后,他航行到南美西班牙重复世界各地的麦哲伦的航行。他成为了搜索沿拉普拉塔河(1525-8)在阿根廷银挪作他用。[42]

传统和荣誉

卡博特广场,蒙特利尔。 乔瓦尼Caboto(1762),绘画在公爵宫,威尼斯。[43] 卡博特大厦(1897年)的圣约翰,纽芬兰纪念卡博特航行400周年。 卡博特塔,英国布里斯托。于1897年开始实施的一个30米高的红色砂岩塔以纪念400周年。 丹尼斯·威廉·伊登画:约翰·卡伯特和他的儿子收到从包机亨利七世在寻找新的土地(1910年)的航行,在国会大厦[44] 乔瓦尼Caboto俱乐部(建于1925年),位于安大略省温莎市的意大利俱乐部。[45] 1952年雕像探险家在布里斯托尔的市政厅[46]摄影:约翰·卡伯特/伊丽莎白西曼雕像 约翰·卡伯特大学是在罗马,意大利于1972年建立一个美国附属大学。 由斯蒂芬·乔伊斯的探险家1985年铜像,位于布里斯托尔君临天下。 布里斯托尔马修的复制品建成,以纪念1497航行500周年,停靠在布里斯托尔。 马修的第二个副本位于开普敦波纳威斯塔 风景秀丽的卡博特径在布雷顿角高地是探险家的名字命名。 约翰·卡伯特学院是布里斯托尔独树一帜。 卡博特链接 - 因弗内斯,新斯科舍省高尔夫球场 卡博特沃德是一个布里斯托尔选区,间接地命名为探险家和直接在当地卡博特塔后 卡博特广场在伦敦和蒙特利尔。 卡博特马戏团,2008年商场在布里斯托尔,命名为全市范围内调查的结果 约翰·卡伯特公路北亚利桑那州凤凰城。 卡博特街圣约翰,纽芬兰。 探险家的铜像矗立在联邦大厦,圣约翰。 探险家的铜像位于开普敦波纳威斯塔,纽芬兰。斑英语,法语和意大利语纪念历史性的航程。 约翰·卡伯特天主教中学在密西沙加,加拿大探险家命名的。 来源 埃文·T·琼斯,“阿尔文雷铎:”约翰·卡伯特和发现美洲“”历史研究第81卷,第212(2008),页224-254。提供的有关卡博特和他的远航文件的新发现,并通过阿尔文拉多克在20世纪末提出的要求的最新信息。 埃文·T·琼斯,“亨利七世和布里斯托尔探险北美:在康登文件”,历史研究,2009年8月27日,主要涉及与威廉·韦斯顿1499航次新发现的文件。 圭迪弗朗切斯科 - Bruscoli,“约翰·卡伯特和他的意大利金融家”,历史研究(网上公布,2012年4月)。 J.A.威廉姆森,卡博特航程和布里斯托尔发现在亨利七世(哈克里特学会,第二辑,第120号,银联,1962)。认为必要的源书卡博特和他的航程。许多文献都在提供新的见解这些事件和时代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和英语的档案被发现。 斯凯尔顿,R. A.(1979至2016年)。 “卡博特,约翰”。加拿大传记字典(在线版)。多伦多大学出版社。一个简短的介绍;它已被更新根据公布在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有关卡博特工程材料。 生命值。比格(编辑),卡蒂埃,1497年至1534年的前兆:文档与加拿大自治领的早期历史(渥太华,1911年)的集合。包含在原来语言中的许多原始凭证的改编 - 即拉丁语,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 P. D'Epiro,医学博士Pinkowish,Sprezzatura:50种意大利天才型的世界,第一个锚书版,2001年,第179-180页。 深入阅读 道格拉斯猎人,比赛进行到新世界: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约翰·卡伯特和发现的丢失历史(纽约:麦克米伦,2011)。他用从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的卡博特项目的调查结果作为他的研究的一部分。[2]这是由考古学家彼得·波普所说的“第一个实质性的书卡博特以来所观察到1997年的quincentennial批次和最详细的比较哥伦布和卡伯特的职业生涯的日期。“[47] 莫拉,胡安·弗朗西斯科。 “厄尔尼诺美图德”约翰·卡伯特“:construcciónbritánica对reclamar拉soberanía德Norteamérica”Cuadernos Hispanoamerican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