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分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Pipal.jpg
初期佛教
佛教大綱英语Outline of Buddhism DharmaWheelGIF.gif 佛教主题

九分教(navāṅga),又稱九部經,佛教術語,是對佛教經典中其經文體裁、形式的一種分類法,出現於玄奘所譯的《本事經》、大眾部的《摩訶僧祇律》和赤銅鍱部的《巴利律藏》。說一切有部論藏大乘佛教通行十二分教(dvādaśāṅga)。

分類[编辑]

大眾部[编辑]

大眾部摩訶僧祇律》的九分教[1]

其中祇夜伽他自說都是韻體的偈頌,「偈頌」一詞有時專指伽他

赤銅鍱部[编辑]

赤銅鍱部巴利律藏》的九分教[2]

  • sutta(契經)
  • geyya(祇夜,應頌)
  • veyyākaraṇa(記說)
  • gāthā(偈頌)
  • udāna(自說)
  • itivuttaka(如是語)
  • jātaka(本生)
  • abbhutadhamma(未曾有法,稀有法)
  • vedalla(毘陀羅,智解),梵語為vaidalya,玄奘翻為「廣破」[3]

無畏山派英语Abhayagiri vihāra的《解脫道論》記載為:脩多羅、祇夜、闍柯羅界、伽陀、優陀那、伊底跋多伽、闍多伽、阿浮多達摩、鞞佛略[4]。赤銅鍱部各派分類與大眾部相同,但是將未曾有法提到方廣之前。

大寺派英语Anuradhapura Maha Viharaya(南傳上座部佛教為其現代承繼者)覺音在《一切善見律注序》對九分教解釋為:

契經 律藏兩分別解釋、犍度附隨經集英语Sutta Nipata之吉祥經、寶經、那羅迦經(Nālaka)、迅速經(Tuvaṭaka),以及其餘附有經名的如來語,當知是契經。
祇夜 一切附有偈頌之經,當知是祇夜,如相應部有偈品之全部。
記說 論藏、無偈之經,以及不為其他八分所攝之佛語,當知是記說。
偈頌 法句長老偈英语Theragatha長老尼偈英语Therigatha、經集中無經名的純偈頌,當知是偈頌。
自說 (somanassa)(ñana)偈頌相應之八十二經,當知是自說
如是語 「此是世尊所說」(vuttañhetaṁ bhagavatā)的一百一十二經,當知是如是語
本生 無戲論本生(Apannaka jataka)等五百五十本生,當知是本生
稀有法 「諸比丘!阿難有此四不可思議之稀有法」[5]等一切不可思議、稀有法相應諸經,當知是稀有法。
智解 小智解、大智解、正見、帝釋所問、行分別、大滿月等[6],從問難(pucchita)中得智(veda)與法喜(tuṭṭhi)之諸經,當知是智解。

學術研究[编辑]

現代佛學研究者如印順法師認為,九分教中,最早出現的是契經(修多羅),修多羅原意是結集,所有結集出的經文原來都可被稱為修多羅。之後,僧團將經典長行散文的部份,稱為修多羅,相當於《雜阿含經》中的〈蘊誦〉、〈六處誦〉、〈因誦〉、〈道品誦〉;偈頌部分,稱為祇夜,相當於《雜阿含經》中的〈八眾誦〉。這是九分教中最基礎的部份,包括了最原始的經與律。

隨著經、律的數量增加,僧團將固有修多羅之外,針對經、律進行分別、問題解答的長行散文,稱為記說。另外隨著佛教傳播各地,增加許多通俗而易於傳誦的頌偈。為了與祗夜區分,僧團將一些感嘆、敦促學佛的頌偈,稱為優陀那,相當於後世的法句經。其他宣說法要的頌偈,不屬於祗夜與優陀那,就歸為伽陀,後世巴利藏小部經集中的一些頌偈,如〈義品〉、〈波羅延拏品〉、〈蛇經〉、〈陀尼耶經〉、〈犀角經〉、〈牟尼偈〉等皆屬於此。優陀那與伽陀通常被歸類於雜藏之中。這五支經典,是一切經教的基礎。

在佛教經典繼續增加之後,承續記說風格的經典,進一步被分類。其中,傳聞是佛如是說的經典,被稱為本事。本事進一步區分,傳聞是佛說法義的經典,被稱說如是語;傳聞中,先賢的行事與故事,稱為本事;而本事中,佛與其弟子的前世故事,稱為本生。經典中,講述佛及其弟子的希有功德以及故事的部份,稱為希法或未曾有法;而講述深法廣義的經典,被稱為方廣。這些經典原先都被歸類在記說之中,但因為它的範圍更大,記說原有的定義無法涵蓋,因此被獨立出來,本事、本生、希法與方廣,這四類經典,形成了四阿含中長阿含經、中阿含經、增壹阿含經的基礎。

參考條目[编辑]

註解[编辑]

  1. ^ 摩訶僧祇律》:「爾時佛告舍利弗。有如來不為弟子廣說修多羅、祇夜、授記、伽陀、優陀那、如是語、本生、方廣、未曾有經。舍利弗。諸佛如來不為聲聞制戒。不立說波羅提木叉法。是故如來滅度之後法不久住。」「舍利弗。以如來廣為弟子說九部法。為聲聞制戒。立說波羅提木叉法。是故如來滅度之後教法久住。」「雜藏者。所謂辟支佛阿羅漢自說本行因緣。如是等比諸偈誦。是名雜藏。」
  2. ^ 巴利律藏》:「Bhagavā ca, sāriputta, kakusandho bhagavā ca koṇāgamano bhagavā ca kassapo akilāsuno ahesuṁ sāvakānaṁ vitthārena dhammaṁ desetuṁ. Bahuñca nesaṁ ahosi suttaṁ geyyaṁ veyyākaraṇaṁ gāthā udānaṁ itivuttakaṁ jātakaṁ abbhutadhammaṁ vedallaṁ, paññattaṁ sāvakānaṁ sikkhāpadaṁ, uddiṭṭhaṁ pātimokkhaṁ.」

    (Buddha Kakusandha, Buddha Konāgamana, and Buddha Kassapa were diligent in giving detailed teachings to their disciples. They gave many discourses in prose and in prose and verse, many expositions, verses, inspired exclamations, quotations, birth stories, amazing accounts, and analyses; and they laid down training rules and recited a monastic code.)
  3. ^ Abhidharmasamuccaya:「vaipulyaṃ katamat / bodhisattvapiṭakasaṃprayuktaṃ bhāṣitam / yaducyate vaipulyaṃ tad vaidalyam apyucyate vaitulyam apyucyate」( 奘譯《大乘阿毗達磨集論》作:「何等方廣?謂菩薩藏相應言說。如名方廣,亦名廣破,亦名無比。」)
  4. ^ 《解脫道論》卷9;「復次知法者,所謂脩多羅、祇夜、闍柯羅界、伽陀、優陀那、伊底跋多伽、闍多伽、阿浮多達摩、鞞佛略,此謂法辯。」
  5. ^ 大般涅槃經》(元亨寺譯本):「諸比丘!阿難!有此四不可思議之稀有法。四者何耶?……諸比丘!阿難有此四不可思議之稀有法。」
  6. ^ 「從問(pucchita)而得到智(veda)及歡喜(tuṭṭhi)的經典,如《Cullavedalla》(MN44)、《Mahāvedalla》(MN43)、《Sammādiṭṭhi》(MN9)、《Sakkapañha》(DN21)、《Saṅkhāra-bhājanīya》(分別解釋行蘊,SN41.6?)、以及《Mahāpuṇṇama》 (MN109)等,這叫vedal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