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段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九段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主張各項權益的依據,中華民國所主張的海域更大,但不被北京認可

九段线”,中華民國稱為“11段線”,越南称“牛舌线”(越南语Đường lưỡi bò),是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主張其在南海各項權益邊界的依據,因其在地圖上一般以斷續的11段或9段國界線顯示而得名[1]11段线最初由中華民國政府於1947年提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則於1953年由總理周恩來主動移除「11段線」當中的北部灣兩線[2](亦有分析指其基於與越南之友好關係而主動放棄)[3][4],最終成為現今北京當局所主張之的「九段線」[5][3]

關於“九段線”的法律涵義,有“国界线”、“历史性水域线”、“历史性权利线”、“岛屿范围线”等多種主張和解釋。2014年3月,菲律賓正式向聯合國國際法庭(海洋法庭)提交備忘錄,以決定中國大陸主張的九段线是否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下有法律依據[6]

位置[编辑]

九段線順時針位置:巴士海峽 - 北呂宋海槽 - 馬尼拉海溝 - 南沙菲律賓之間 - 南沙海槽(原名巴拉望海槽) - 南沙與馬來西亞之間(曾母暗沙南面,是最南的一段) - 南沙與印尼納土納群島之間(最西的一段) - 南沙與越南之間 - 西沙與越南之間

十一段线在九段线的基础上,以顺时针继续保留了:东京湾(即北部湾之越南称谓)和北部湾两段线。

歷史[编辑]

1774年由西班牙教士Pedro Murillo Velarde繪畫的菲律賓地圖將中沙群島黃岩島標註為Panacot Shoal。
1827年,比利時地理學家Philippe Vandermaelen用實線將西沙群島畫於越南地圖內。
1830年代,阮朝官員潘輝注繪畫的越南地圖將「萬里黃沙」(西沙群島)畫於虛線內。

根據亞洲史學家王賡武,九段线是最早在19和20世紀由日本歷史學者所劃定的南中國海的界線,隨後在1947年由中華民國採用,並接著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承續使用並無更改[7][8]。国际海域划界专家兹瑞克称,传统海上疆域线决定的是群岛主权,而不是管辖海域的界限。故“九段线”不能被认为是中国对线内整个海域的声称。而九段線與現代海權概念的衝突[9],成為南海周邊國家對“九段線”產生爭議的原因。然而由於“九段線”的產生早於上述國際公約和海權概念的產生年代,有學者認為用後生的概念去限制和否定先生的段續線是「缺乏說服力」[10][11][12][13]新加坡學者、前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馬凱碩認為當今中國政府去為這個由日本國民黨所劃的線做辯護是反諷[7]。馬凱碩認為中國主張九段线的南海立場是給了美國地綠政治的禮物,相當於美國入侵伊拉克是給了中國地綠政治的禮物:中國九段线的主張被美國認為是違反相關的國際海洋法[8]印尼外交官贾拉尔曾称,“九段线”既无定义也无坐标,其合法性和准确位置不明确[14]

根據台大學者李縉穎研究[15],在1883年,德國探險隊至南沙群島進行測量活動,清政府德國提出外交抗議,表示南沙群島屬於大清帝國的立場。1887年,清政府與法國訂定「中法續議界務專條」,劃定一條向海延伸的界線以決定海上島嶼的歸屬,西沙群島在該線以東並非越南的領土。1907年,日本商人凱撒吉次在東沙島上開採燐酸鹽,並將東沙島命名凱撒島,清政府知悉此事後,向日本廣東領事表達抗議,日本政府則承認清帝國東沙群島主權,但由清廷出價收購島上日人投資設備。

根據《人民政協報》記載,清朝廣東水師提督李准曾於1909年率領170余人,乘坐3艘軍艦前往西沙群島巡視,對發現的島嶼命名、建屋和挂黃龍國旗[16]

中华民国成立后[编辑]

民國36年(1947年)南海諸島位置與十一段線圖

1935年4月,法國派遣軍艦載運30名越南人長年移居南沙主島,佔領了包括南沙主島在內的西沙、南沙兩個群島的6個島,后又擴大為9個島礁,即“法國佔領九小島事件”。但當時國民政府無暇處理此問題,僅成立了“水陸地圖審查委員會”和表達抗議[15],並於1935年出版了《中國南海島嶼圖》,把至北緯4°的南海疆域用國界線標示。抗日戰爭爆發后,日本為推行南進戰略,從1939年3月起,日軍從法軍手中奪佔西沙群島,3月底又攻佔南沙主島。4月9日,日軍為了杜絕后患,驅趕了佔領南沙部分島嶼的法軍越南漁民。不久,日軍陸戰隊氣象情報組和通信分隊進駐西沙永興島和南沙主島(日軍命名為長島)。

1946年10月5日,國共內戰法軍佔領越南全境,包括西沙永興島、南沙主島和西沙、南沙的部分島嶼,在島上建立了石碑。國民政府對法艦行為提出了抗議,並決定於當月及1947年1月4日與法方談判,但法國因越南戰事緊張放棄談判。1946年2月9日,國民政府重新佔領林島,改名為“永興島”。12月10日,國民政府佔領並命名太平島,豎立刻有青天白日徽的石碑。[16]12月12日,中華民國政府重新駐兵太平島,派遣海軍對南海海域及南海諸島礁進行實測和繪製了南海諸島地圖,包括《南海諸島位置圖》、《西沙群島圖》、《中沙群島圖》以及《南沙群島圖》等。[3][17]

1947年4月14日,內政部召開專門會議,會後出版《南海諸島位置圖》。把國界線最南端標在北緯4°左右﹔標明了東沙群島、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和南沙群島的位置和島嶼名稱﹔使用11段國界線,圈成中國南海海域范圍,又稱「傳統疆界線」、「“U”形線。」[16]1947年12月1日,中華民國內政部重新審定南海諸島地名172個,並進行公告,原南沙群島改名為中沙群島,團沙群島改名為南沙群島。同時還出版了《南海諸島位置圖》。[17]作為現代中華民國南海地圖的重要藍本,《南海諸島位置圖》國界線最南端標在北緯4°左右;在南海海域中完整地標明了東沙群島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南沙群島的位置和島嶼名稱;使用十一段國界線,圈定了中華民國南海海域範圍。

1948年2月,中華民國內政部公開發行《中華民國行政區域圖》,主張了中國政府對南海諸島及其鄰近海域的主權和管轄權範圍,其附圖《南海諸島位置圖》即標明了這條斷續線。這條斷續線經中國政府審定,標繪在中國官方地圖上,是中國政府對外主張的立場[18]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臺後,從西沙及南沙群島撤軍隊,失去部份11段线岛屿的实际控制;除中華民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文萊印度尼西亞等國獨立後皆聲稱對“九段線”內的部分島礁擁有主權。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版护照上印有九段线的地图

195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移除“11段线”中北部湾的两段,形成“九段线”[3][19]

1955年,國際民航組織太平洋地區飛行會議在馬尼拉召開,共有十六個國家或地區的代表出席。與會代表認為南海諸島中的氣象報告對國際民航組織相當重要,因此通過第 24 號決議,要求中華民國政府在南沙群島加強氣象觀測工作,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對此提出異議或保留意見[15]

1956年6月15日,越南外交部副部長雍文謙接見中國駐越南大使館臨時代辦李志民時表示:“根據越南方面的資料,從歷史上看,西沙群島南沙群島應當屬於中國領土。”越南外交部亞洲司代司長黎祿進一步具體介紹了越南方面的材料,指出:“從歷史上看,西沙群島南沙群島早在宋朝時就已屬於中國了[20][21][22]。”

195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其關於領海的聲明中規定,領海寬度為12海里,並宣布此項規定適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領土,包括中國大陸及其沿海島嶼和同大陸及其沿海島嶼隔有公海臺灣及其周圍各島、澎湖列島東沙群島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南沙群島以及其他屬於中國的島嶼”。[19]1958年9月14日,當時的越南總理範文同周恩來總理公函,稱「越南民主共和國政府承認和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於1958年9月4日所作的關於中國領海的決定和聲明。越南民主共和國政府尊重該項決定並指示具有相關責任的國家機關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處理各種海洋關係時徹底尊重中國的12海哩領海」[14]

1961年7月13日,越南將西沙群島從法屬印度支那時期所屬的承天順化省劃入廣南省[23]

1970年代,在南海发现石油天然气[24]

1958-1973年間的三次聯合國海洋法會議,明確了專屬經濟區大陸架海床資源歸屬海洋科研爭端仲裁等各種權益和規定。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都公佈了本國對於專屬經濟區、大陸架的權益要求,以及詳細的領海基線

1974年爆發西沙海戰,中共成功阻止越南取得西沙。1975年越南南北統一後,越南南海問題上一改過去承認西沙南沙為中國領土一部分的態度,出動海軍接收原為西貢當局佔領的南沙海島,將西沙、南沙納入其版圖,改名為「黃沙群島」、「長沙群島」,後又爆發了1988年中越的「3.14 海戰」,總計越南通過石油開發、駐兵等方式在實際佔領數十個南海島嶼[15]

越南1977年公佈的《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領海毗鄰區專屬經濟區和越南大陸架之聲明》確定,越南的領海是從基線起向外延伸12海裡,其內是越南的內水。毗鄰區24海哩,專屬經濟區200海裡。[1]越南之後,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等各國也通過各種立法,對200海裡專屬經濟區、大陸架等權益進行了確認。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生效后[编辑]

「九段線」與南海各國依《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作出的主張重疊。

1994年11月16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正式生效。[25]

2011年6月20-21日,中國外交學院教授蘇浩在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舉行的峰會上重申中國的立場後,東盟外交官員Termsak Chalermpalanupap及中国海事研究所博士Peter Dutton先後發言指出UNCLOS並不承認歷史為主權聲索的基礎,而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政治系榮譽教授Carl Thayer則認為「中國用歷史來證明主權顯示其主張在國際法下缺乏法理基礎。」[26]

2011年8月,原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邹克渊认为,地图上的段线如同其他证据一样“可被看成是支持中国对南海声称的一种证据,有助中国对线内诸群岛提出主张,也有助作为中国与南海其他国家划分海上边界的证据,因此要加倍保护珍惜。”[1]

2011年12月,《人民政協報》刊登何立波的文章稱,由「台灣當局和日本締結的《中日和約》,明確西沙、南沙群島主權屬于中國」。[5]中華人民共和國認為,其涉及南海九段線的法律地位「已經明確」[27][28][可疑 ][19]

2012年1月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邊界與海洋事務司副司長易先良對於“南海斷續線”問題回指「中國公佈斷續線在前,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後,要求斷續線符合《公約》本身不符合實際;斷續線是為了重申中國領土主權以及相關海洋權益,並不是因為劃這條線才擁有這個權益。 《公約》不規範、不影響各國的領土主權問題,不能將《公約》作為評判中國在南海主張合法性的唯一或主要依據。《公約》本身並不排斥在它之前已經形成並被持續主張的權利,更不能為任何國家侵犯和損害中國的領土主權製造“合法性”。」

2012年5月1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啟用新版電子普通護照,包含南海“九段線”暗紋的中國地圖出現在第八頁左上角,下面是天安門圖案。2012年11月,越南和菲律賓分別就其內頁中中國地圖包含南海“九段線”提出抗議,有數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因持新版護照簽證或入境越南时遇阻。

2012年7月31日,菲律賓公開招標南中國海3處油氣田的開採權,其中兩塊在“九段線”內。

據稱于1936年绘出十一段线的白眉初

2014年4月6日,越南人民軍評論指中华民国是在1946年藉戰亂「侵占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而線則是由「一个叫白眉初的中國人随手在中国地图上画上,也沒有做出任何关于这线法理依据的解释,後來民國政府就模仿白眉初画出版了地图。」[29]評論又引用中国海洋信息中心研究员李令华在2012年6月14日《南海争端:国家主权与国际规则》研讨会上的發言,指中国划分九段线「没有具体经纬度,也没有法律依据,同時也没有其他国家承认。」[30]

2014年9月13日,台灣安保協會主辦「美國重返亞洲與亞太區域安全」國際研討會,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司徒文在會上表示,目前國際社會上只有台海兩岸均以九段線作為自身南海主權的依據,既不合理、也不符合國際法規範,因此台灣應主動放棄這一論述[31][32]。但2014年9月15日,美國在台協會發言人金明強調,司徒文不再代表美國政府,司徒文的發言純屬個人看法[33]

争议[编辑]

關於“九段線”的法律涵義有著多種不同的主張和解釋[34][35]

有中方學者認為,在1947年前後九段线出現時,南海各国并没有对“九段线”提出任何质疑[36],前蘇聯日本法國德國英國等國家出版的地圖上均標有11段線的「斷續國界線」,並註明歸屬中國[37]。鉴于南海已经被瓜分的现状,以及中国对南海近代以来实际控制的虚弱,一些观点认为“九段线”圈定的并非海域而是岛屿、大陆一些学者也并不坚持对九段线内海域的完全主权,而是把重点放在南海诸岛主权上。

國界線說[编辑]

  • 爭議:
  1. 斷續國界線是未定國界線標繪的線[38],而不是一條已經劃定的實在疆界線
  2. 中國歷屆政府從來沒有以一定的方式,明示的或暗示的,宣布過線內的整個海域是中國的領海,也從來沒有對它行使過領海權
  3. 違反國際海洋法理論和實踐的。國際海洋法有一條基本理論和基本原則,即陸地統治海洋。基於此原則,沿海國有權在其海岸外選定一條領海基線,將這條線作為起始線,以12海浬以內劃定本國的領海。1958年《領海暨鄰接區公約》和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都對沿海國的這一權利和它們應當用來劃定本國領海的這一方法作出了明確的規定。

歷史性水域線說[编辑]

  • 歷史性水域線說認為中國對於線內的、礁、灘、沙以及海域均享有歷史性權利,線內的整個海域是中國的歷史性水域
  • 爭議
  1. 歷史性水域不是國際社會普遍承認的國際海洋法律制度。
  2. 歷史性水域的法律地位等同於內水,在該水域內,未經准許,外國船舶是不容許航行和通過的。
  3. 一個國家為了將某一海域宣布為歷史性水域,它必須證明,該國長期以來已對該海域實行了控制和行使了這一權利,而且,此種權利的行使已經得到其他國家明示或默示的承認

歷史性權利線說[编辑]

  • 爭議:
  1. 在國際海洋法上,一個國家對於專屬經濟區大陸架權利與所謂的歷史性權利是沒有關係的,沿海國對於專屬經濟區權利來自國際習慣法和國際條約的規定,沿海國對於大陸架權利根本上則是來自大陸架國家陸地領土在海下的自然延伸的事實,均不是來自歷史性權利。
  2. 在國際實踐上,一個國家以歷史性權利為理由提出權利主張,追求的是主權所有權,而沿海國對於專屬經濟區大陸架的權利則是特定的主權權利,它們與歷史性權利所指的主權所有權,有所區別。
  3. 根據陸地統治海洋國際海洋法理論和原則,沿海國都是按照200海浬距離標準和自然延伸原則,以領海基線為起始線向外劃定專屬經濟區大陸架,歷史性權利線說以一條人為的線劃定專屬經濟區大陸架的範圍,與國際海洋法的理論和實踐不符。
  4. 中國歷屆政府從來沒有明示或默示地主張將線內內水以外的海域視為專屬經濟區大陸架,也沒有對這片海域行使過這種權利。

島嶼範圍線說[编辑]

观点[编辑]

新加坡學者馬凱碩認為當今中國政府去為這個由日本國民黨所劃的線做辯護是反諷[7]。馬凱碩認為中國主張九段线的南海立場是給了美國地緣政治的禮物,相當於美國入侵伊拉克是給了中國地緣政治的禮物:中國九段线的主張被美國認為是違反相關的國際海洋法[8]印尼外交官贾拉尔曾称,“九段线”既无定义也无坐标,其合法性和准确位置不明确[14]

参见[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周宇. 谁为中国划出南海九段线?. 凤凰周刊. 2011-08-30 [2015-01-04] (中文(中国大陆)‎). 
  2. ^ Brown, Peter J. Calculated ambiguity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sia Times Online. 8 Dec 2009 [February 5, 2014]. 
  3. ^ 3.0 3.1 3.2 3.3 中國時報,2014年9月2日,A13版,李明賢
  4. ^ 人民日报:南海九段线不符合国际法?美国别任性(4). qulishi.com. 
  5. ^ 5.0 5.1 何立波. 1946年收復南海諸島與“九段線”的由來. 人民政協報. 新華網. 2011-12-15 [2012-12-06]. 
  6. ^ Joseph Liow; Michael Leifer. Dictionary of the Modern Politics of Southeast Asia. Routledge. 20 November 2014: 37. ISBN 978-1-317-62233-8 (英文). n March 2014, Manila officially filed a memorandum with the UN International Tribunal on the Law of the Sea (ITLOS) to to decide if China's historical nine-dash line claim has a legal basis under the UN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UNCLOS). 
  7. ^ 7.0 7.1 7.2 Kishore Mahbubani. The Great Convergence Asia, the West, and the Logic of One World. PublicAffairs. 4 March 2014: 3–. ISBN 978-1-61039-369-0. 
  8. ^ 8.0 8.1 8.2 Kishore Mahbubani. Governing Asia Reflections on a Research Journey. World Scientific. 7 October 2014: 131. ISBN 978-981-4635-40-0 (英文). As I document in my book, The Great Convergence, the Chinese have metaphorically hoisted an albatross around their necks by trying to defend an indefensible nine-dash line. History tells us History tells us that this nine-dash line was drawn by Japanese historians, not Chinese historians. Professor Wang Gungwu, a leading Asian historian, has written that in the 19th and 20th centuries Japanese maps included all of the South China Sea. In 1947, the Nationalist Chinese adopted the map with the Japanese nine-dotted line covering the South China sea. This map was then inherited by the Communist government, who initially did nothing about it. Today, it is ironic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to defend a line first drawn by the Japanese and the Kuomintang . 
  9. ^ 國際議題二:南海主權爭議 Sovereignty in the South China Sea (DISEC). 
  10. ^ 西南政法大學教授潘國平認為“在1996年7月7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對中國生效前,中國自始至終、一直堅持'九段線'是中國在南海領土主權和附屬海域權利的界線,也就是說,中國在南海的歷史性權利在1947年已經形成。”
  11. ^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張植榮認為,菲律賓相關法律將一些遠離海岸超過200浬的地方都劃到了其領土範圍內,「不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基本原則」;他主張,中國在1947年劃界之後的四分之一個世紀,“周邊國家一直沒有提出異議,這就在國際法意義上產生了歷史性主權”。張植榮更認為“南海爭端,起源於60年代末、70年代初中國近海油氣資源的發現”
  12. ^ 學者稱南海不存在公海歷史權利47年已形成
  13. ^ “九段线”奠定中国南海疆界基本走向. sxrb.com. 
  14. ^ 14.0 14.1 14.2 郁志榮: 詮釋中國南海斷續國界線刻不容緩. [2016-01-06]. 
  15. ^ 15.0 15.1 15.2 15.3 兩岸在南海問題之主權論述與政策 (PDF). 台灣大學. [2016-01-10]. 
  16. ^ 16.0 16.1 16.2 1946年收復南海諸島與“九段線”的由來. 
  17. ^ 17.0 17.1 南海“九段线”的历史由来和法律地位. huanqiu.com. 
  18. ^ 民国南海争端催生"九段线"-法制日报周末版 -法制网. legaldaily.com.cn. 
  19. ^ 19.0 19.1 19.2 一说是因为由於當年中共援越需要提供北部灣部分島礁給越南修雷達站。另一說則主張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從未發佈該內容,此說法認為:直至法国因奠边府战役战败而签订《日内瓦协议》、于1955年撤出印度支那,北部湾的岛屿与制海权完全由法国控制,中国当时的海军与海运能力无法通过北部湾海路援助越盟;法国撤退后,中国才进占控制了原由法国殖民当局驻防的白龙尾岛与西沙永乐群岛;十一段线在1953年变为九段线,更可能的原因是与北部湾岛屿的归属相冲突。
  20. ^ 揭秘:越南曾承認中國南海主權是為獲支持打美國. [2016-01-08]. 
  21. ^ 越南曾承认中国南海主权. [2016-01-08]. 
  22. ^ 越南曾長期承認中國南海主權. [2016-01-08]. 
  23. ^ SacLuat-HoangSa.jpg
  24. ^ 印尼总统访日对华大放厥词 矛头直指九段线. 
  25. ^ 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A historical perspective). United Nations Division for Ocean Affairs and the Law of the Sea. [April 30, 2009]. 
  26. ^ International scholars discuss maritime security in the East Sea. m.english.vietnamnet.vn. 22 June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13 October 2014). 
  27. ^ 解析中國南海九段線的前世今生. [2016-01-06]. 
  28. ^ 1946年收复南海诸岛与“九段线”的由来. [2016-01-06]. 
  29. ^ 九段线:随手画蛇添足 - 人民军队. qdnd.vn. 
  30. ^ 《南海争端:国家主权与国际规则》研讨会实录 张曙光
  31. ^ 黃淑嫆. 司徒文:台灣應放棄九段線主張. 旺報. 2014-09-14 [2014-09-20] (中文(台灣)‎). 
  32. ^ 舒子榕. 司徒文:美重返亞洲 當然是為了中國. 中國時報. 2014-09-14 [2014-10-19] (中文(台灣)‎). 
  33. ^ 唐佩君. 司徒文談南海 AIT:不代表美政府. 中央通訊社. 2014-09-15 [2014-09-20] (中文(台灣)‎). 
  34. ^ 解析中國南海九段線的前世今生
  35. ^ 南海争端评论与研究 - 刘楠来 从国际海洋法看“U”形线的法律地位
  36. ^ 宋小庄:南海容易混淆的若干问题. [2016-01-06]. 
  37. ^ 國防大學教授紀明葵:“南海仲裁”是西方導演的鬧劇. 智庫中國. [2016-01-08]. 
  38. ^ 1947年南海諸島位置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