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九黎,中國漢族上古傳說中的一個部落,又稱「」。

最早提及九黎的現存文獻是《國語》:「九黎亂德,民神雜糅,不可方物」。

九黎在遠古時代居住在黄河流域中下游地区,也有人認為上古之時,長江、漢水之地皆是黎境。九黎以蚩尤為首領,有八十一個兄弟,都是九黎酋長,蚩尤是大酋長。他們信奉巫教,雜拜鬼神,並編有刑法。後來炎帝黃帝結盟,與蚩尤在涿鹿(今河北涿鹿、懷來一帶)大戰,蚩尤以失敗告終。

简介[编辑]

九黎族中有一支叫羽人或羽民的,他们信奉鸟、兽,把它们当作祖先,因而信仰、崇拜鸟、兽图腾,而良渚文化中玉器上的神秘图案下部分似乎也象鸟、兽,也是良渚人崇拜的一种图腾。所以良渚人就是羽人或羽民。从各种习俗上看,九黎很可能是来源于百越部落后裔。

民族和国家从部落发展而来,许多历史事实表明,九黎是南方最早最大的部落联盟,是由许多部落组成的,它是汉族及苗族的先民之ㄧ。“九黎”是漢城传说时代活动在九州大地上的一个部落联盟之一,九黎並非民族集合,也非單一民族。最早提及九黎的现存文献是《国语》:“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

蚩尤是九黎部落联盟的首领,有八十一个兄弟,都是九黎酋长,蚩尤是大酋长[註 1]。他们信奉巫教, 掌握文化的人称为“巫”,杂拜鬼神,并编有刑法,并能用铜制造兵器。这些文化对于后来的华夏部族有深刻的影响。有人认为五刑即由此而来。

九黎势力很大,上古传说三皇五帝中的天皇伏羲、地皇女娲、人皇神农皆从东夷九黎出。后羿帝俊羲和等神话体系亦出自东夷九黎。

黄帝与蚩尤在涿鹿大战,而以九黎的失败告终。九黎经过长期斗争,一部分留在北方,建立了黎国,后来灭于周朝(西伯勘黎);一部分参加了黄炎部落联盟,可能即“黎民”,成為华夏部族;另一部分退回到南方江汉流域,建立了三苗部落联盟。

苗族与九黎[编辑]

有學者認為苗族与漢族古史传说时代的蚩尤、九黎有着密切的关系。如《风俗通义》说:“颛顼有子曰黎,为苗民。”同时,古代《苗经》及苗民《姓氏歌》都说古代苗民大姓的首领是“纹黎够尤”,即“九黎蚩尤”。苗族长期以来尊蚩尤为其始祖,把他当作祖先和英雄加以崇拜。如今各地苗族都有关于蚩尤的传说,有的地方称为“尤公”;在川南、黔西北等地区还有蚩尤庙,受到苗族人民的信奉。”[1]湖南城步的苗族有祭“枫神”为病人驱除“鬼疫”的风俗,装扮“枫神”的人,头上反戴铁三脚,身上倒披蓑衣,脚穿钉鞋,手持一根上粗下细的圆木棒。这位令人敬畏的“枫神”就是蚩尤,与《山海经·大荒南经》所载的“蚩尤所弃其桎梏是为枫木”的传说有联系。黔东南的《苗族古歌》中有一首叫《枫木歌》,歌中唱道:“枫树生妹榜,枫树生妹留……榜留和水泡,游方十二天,成双十二夜,怀十二个蛋,生十二个宝。”其中从黄色的蛋里孵出了苗族的祖先——姜央,因而这里的苗族将与蚩尤有直接关系的枫木作为始祖看待。[2]

但也有學者認為蚩尤与三苗没有关系,三苗与今之苗族也没有关系。因在先秦时代的文献中,一直找不到将蚩尤与“苗”联系起来的记载,在古文献中并没有发现蚩尤与三苗、苗民的关系的直接记载,恰恰相反,《尚书·吕刑》中明确说明了“苗民”这个群体已经被灭绝了,只是到了明朝田汝城才明确地将今之苗族与古之三苗联系起来,加上三苗与苗在字面上的相同,比较容易为人接受,苗族的族源逐渐追溯到了以蚩尤为首的九黎;从考古学上也找不到蚩尤与苗民关系的证据,即要论证屈家岭文化是由大汶口文化发展而来。如果我们认为苗民由九黎演变而来,则意味着屈家岭文化由大汶口文化演变而来,但屈家岭文化与皂下市下层文化、大溪文化是一脉相承的,继承性的,当屈家岭文化过度到石家河文化时期,这一文化区才有一些变化,但这种变化也不是替代性的,同样是以继承为主。因此说,考古学上并不支持三苗由九黎发展而来的论点。又假设三苗由九黎发展而来,那么还要面临另一个问题,即今日之苗族是否就是来源于古三苗。持否定态度者在20世纪初期并非少数,如陈国均、章炳麟、凌纯声,芮逸夫等诸多学者皆持此论[3]

相關條目[编辑]

脚注[编辑]

  1. ^ 《史记·五帝本纪·集解》孔安国曰:“九黎君号蚩尤。”《国语·楚语》注中说:“九黎,蚩尤之徒也。”《书·吕刑释文》、《吕氏春秋·荡兵》、《战国策》高诱注,都说蚩尤是九黎之君,所以,称之为“蚩尤九黎”或“九黎蚩尤”。

参考资料[编辑]

  1. ^ 见《川南黔西北苗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贵州省民族研究所)
  2. ^ 《苗族简史》. : 第3页. 
  3. ^ 《蝴蝶与蚩尤:苗族神话的新建构及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