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二次革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华民国二年(1913年)二次革命,即「討袁之役」,又稱「癸丑之役」、「贛寧之役」[1]。以孫中山為首的革命派,繼辛亥革命後發動的反對袁世凱的武裝鬥爭[1][2]江西江蘇安徽上海廣東福建湖南四川等地一度脫離北洋政府獨立。最後以北洋軍擊潰革命勢力告終。

传统意义上革命是对专制政權或文化的颠覆,「一次革命」是指推翻滿清的辛亥革命,符合革命的定義;而孙文在已進行國會民主選舉的時代發動的这场战争是否属于革命的范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学者颇多非议。

背景[编辑]

中華民國成立之後,第一任正式大總統袁世凱與孫文領導的國民黨之間權力鬥爭並未立刻結束,國民黨時有所謂“二次革命”之說,袁世凱也知道。“二次革命”一语最早出現在北洋政府文獻中是1912年11月26日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凱發佈的《嚴懲倡言二次革命黨徒通令》。

中華民國的歷史教科書曾認為,發動二次革命的原因是袁世凱禍國殃民的善後大借款以及派人刺殺宋教仁。《剑桥中华民国史》称,宋教仁曾在國會大选获胜后的演说中主張實行內閣制,削减总统的权力,并认真考虑过赶袁世凯下台,但孙中山當時却支持袁世凯[3]。《剑桥中华民国史》也认为,袁世凯在面对国民党大选胜利威胁他的地位后,准备发动与国民党的战斗[4]

宋教仁遇刺身亡[编辑]

1912年2月,隆裕太后诏袁世凯组建临时共和政府,同盟会南北和谈之际,早于隆裕太后的诏书成立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南方独立各省最终选举袁世凯为臨時總統。8月,宋教仁改組同盟會為國民黨,任代理理事長[5]:2632

1913年2月,根據《中華民國臨時約法》的規定,中國首次舉行國會選舉,由同盟會為骨幹組成的國民黨获得議席最多。由於《臨時約法》採內閣制以制衡總統權力,依其精神當由時任國民黨理事長的宋教仁出任內閣總理。3月,國會召開前夕[5]:20,宋教仁「被袁世凱指使趙秉鈞派人刺死於上海」[5]:2632。而當時外界諸多猜疑,認為趙秉均的行為乃是袁世凱授意,然並沒有實質證據可以證明此一論定,但當時絕大多數人相信這個說法。「以孫中山為首的資產階級革命派,繼辛亥革命後發動的反對袁世凱獨裁的武裝鬥爭」[5]:20。3月20日,宋教仁上海滬寧車站遇刺,两天後去世[6]。凶手在上海公共租界被捕獲,学者张耀杰在其著作中称宋案的直接凶手武士英,在租界西捕房安然无恙,刚转进陈其美老部队改编的军营中,还未仔细审讯,就离奇死亡[7]。史學界一般认为袁世凱是暗殺主謀的可能性較大[2][8]。还有观点認為宋教仁案的真正凶手是陈其美[9][10][11]江苏都督程德全民政长应德闳在收到租界会审公堂移交的证据后,把犯罪嫌疑人应桂馨和国务总理兼内务总长赵秉钧、内务部秘书洪述祖之间来往的秘密电报和函件的要点以“通电”的形式向海内外公布,迫使赵秉钧不得不发出公开电报为自己辩解。上海地方检察厅也公开传讯在位的国务总理赵秉钧。赵氏拒绝到上海应讯,但迫于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袁世凯批准他辞去总理,由段祺瑞代理。

时任中国铁路总公司总裁的孫中山於事發後立即中断在日本的访问,返回中國,於上海開會,主張以武力討伐袁世凱。但國民黨內意見不一,部分領導人(如黃興)傾向使用和平手法,在不破壞臨時約法之下以法律方法抗爭。

善後大借款[编辑]

4月26日,袁世凱北洋政府向英、法、德、日、俄五国银行团簽訂借款合約,本次借款总额为2500万英镑,借款年息5厘,借款总期限47年;而此次债券会以9折向外出售,并扣除6%作为佣金,预计净收入2100万英镑。此次借款指定用途为扣除偿还到期的庚子赔款和各种外债,另外也用于政府遣散各省多余军队,以及抵充政府行政运转费用外,剩下的760万英镑。到期后归还本息应为6789万英镑。此次借款用中国盐税、海关税及直隶、山东、河南、江苏四省所指定的中央政府税项为担保,盐区的盐纳税到帐后,要由中国人经理和外国人经理一起协商后会同签字后才可放行[12]。國民黨人称袁意在擴張北洋軍隊,而借款未經現任國會批准屬非法。5月初,国民党员江西都督李烈鈞广东都督胡漢民安徽都督柏文蔚通電反對貸款。黎元洪居中斡旋,希望化解北京及國民黨之爭。

經過[编辑]

袁世凱調兵遣將、削弱國民黨軍力[编辑]

5月初,李純第六師自保定南調武漢,另調精銳從海道向上海增援。[13]:122

6月9日,袁以「大總統令」,把江西都督李烈鈞(國民黨籍)免職,由駐節武昌之副總統黎元洪暫代。[13]:122袁世凱的理由是李烈鈞專制殘毒、違法殃民、恣睢暴戾等,令其到北京聽候酌用[來源請求];然近世有些研究為李烈鈞平反[14]

6月13日,廣東總督胡漢民(國民黨籍)被任命為西藏宣撫使,胡漢民廣東都督職位由陳炯明代替。[13]:122

6月30日,6月30日,安徽都督柏文蔚(國民黨籍)相繼被免,同時黎元洪在武漢亦大捕地下黨。[13]:122在九江要塞司令陈廷训的請求下,7月3日袁世凯派北洋军第六师李纯部进入江西[15]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南方各省獨立[编辑]

7月12日,被免职的李烈鈞在孙中山指示下,从上海回到江西,在湖口召集旧部成立讨袁军总司令部,正式宣佈江西獨立,並發表電告討袁。

7月15日,黃興抵达南京,組織討袁,宣布江蘇獨立。推举江苏都督程德全为南军司令,但程弃职,逃遁上海。

7月17日,安徽柏文蔚宣布安徽独立。

7月18日,陈其美宣佈上海獨立。

7月18日,陳炯明響應孫中山號召宣布廣東獨立[16]

7月19日,福建孙道仁许崇智通电宣布福建独立。

7月20日,浙江都督朱瑞宣布中立。

7月22日,江苏讨袁军在徐州地区与冯国璋北洋第二军和张勋武卫前军会战失利,退回南京。7月22日至28日,上海讨袁军五次发动进江南制造局,有海军协助的北洋军成功击退对手[17]指挥部被上海租界当局解散[來源請求]

7月25日,湖南谭延闿宣布湖南独立。

7月28日,黄兴看到大局无望,遂离南京出走,讨袁军全局动摇。

8月4日,四川熊克武在重庆宣布四川独立。云南都督蔡锷遵从袁世凯命令,率军入川,镇压重庆熊克武起义

8月9日, 孙道仁通电宣布取消福建独立。

8月11日,何海鸣率南京第八师部分下级军官及士兵重新举旗讨袁,宣布恢复独立,2000多名士兵们与北洋军展开血战。

8月13日,拥袁的济军龙济光部攻占广州。

8月13日,湖南谭延闿通电取消“独立”。

8月18日,北洋军李纯部攻克南昌。8月28日,倪嗣冲率兵进驻安庆。9月1日,张勋武卫前军攻克南京。各地宣佈取消獨立。孫中山、黃興陈其美等被通輯,相繼逃亡日本。

9月11日,熊克武放弃重庆,解散部队,化名逃亡。

9月12日滇军入重庆。二次革命宣告失敗。

二次革命失败后,孙中山再次亡命海外,重建秘密会党中華革命黨

影响和评价[编辑]

国民党声称袁世凯不顾普遍的民意和国会反对,与五国银行团签订丧权辱国的善后大借款,扩充军备为自己消灭南方同盟会力量做准备,是严重的违宪行为。[18]当时很多地方的官员,商会以及团体都发出了反对动武的电文,有舆论指出这是革命党人与袁世凯之間的争权夺利。[19]

另外,有文章提出孙中山曾在1912年8月公开声明赞成借款。当年8月,孙中山应袁世凯之邀抵京共商国是。在京期间,孙袁两人切磋借债问题,孙中山谈借款问题时称:“目下财政极端困难,势不能不借外债,以济眉急,唯不可借多,致启政府侈肆之心。”[20]善后大借款被国民党称为丧权辱国。又有文章提出,武昌起义之后,孙中山在回国前,就曾经找过美、英、日等列强商洽借款事宜,但列强并不看好孙中山的政治资本而加以婉拒[21]

学者袁伟时等人称孙文不顾广泛民意和国民党内黄兴等人遵循法律解决的意见,发动所谓“二次革命”,使刚刚具有公开、合法性的政黨政治随着暴力革命的发生而毁于一旦。于是,学者将国民党冠以恶谥“暴民专制”。当时一批学者指出,这是国民党的“自杀之政策”造成的。[22][23]


《剑桥中国民国史》认为有多项证据显示宋教仁是袁世凯派人暗杀[24],而宋教仁被杀一事导致孙中山认为必须武力打倒袁世凯。《剑桥华民国史》并且认为二次革命原因根本原因是,国会是否有权力改组政府(这个问题因为国民党1913年初选举获胜而浮现),以及国民党认为北京应该对各省究竟应该拥有多大的权力。

经济学人》2012年12月12日发表文章《宋教仁之歌》(The song of Song)评论称,宋教仁在生命最后岁月裡到处演讲评击独裁并且承诺会限制总统的权力,他的政治对手之一的梁启超认为宋教仁使用了欺骗手段在政治选举竞争中。该文章又称有证据表明袁世凯暗杀了他的主要政治对手。《经济学人》又反问如果宋教仁没有被杀,还有二次革命吗?[25]

历史学家唐德刚认为,孙中山是个现代政治家,但却是如此轻视法治;袁世凯是个老官僚,不动声色的调兵遣将也就沒什么奇怪了[26]

曾经历北洋政府时期的记者和历史学者陶菊隐认为,袁世凯和国民党早就不能共存,而在二次革命之前袁世凯派遣第一军和第二军南下以铲除对手,国民党人在诸省首长被免职以及北洋军南下后发起暴动对抗袁世凯行动[27]

由於普通大眾(包括曾經支持一次革命的知識份子和社會底層)對革命派宣傳的民主共和的美好許諾未能兌現而感到失望,因此與一次革命相比,大眾對二次革命採取漠視和抵觸的態度。大部份知識份子認為二次革命是擾亂社會秩序、破壞民國,對此持反對態度[28]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辭海編輯委員會編,《辭海》(1989年版),上海辭書出版社,1989年9月,第20頁,ISBN 978-7-5326-0083-0
  2. ^ 2.0 2.1 二次革命. 中華百科全書 (中文(台灣)‎). 宋教仁係國民黨領袖,平日主張政黨內閣最力,袁氏疑懼不安,密遣人於三月二十日暗殺於上海 
  3. ^ 《剑桥中华民国史》第四章 政党和立宪政府:“但由于(国民)党在1913年1月和2月取得了明显的成功,宋教仁开始在演说中攻击袁政府及其政策。他更加有力地坚持他的主张:国会才能产生内阁,包括总理,国会应负责起草新的更持久的宪法。他直截了当地鼓吹削减总统的权力。的确,宋也在认真考虑驱袁下台的问题,尽管孙逸仙继续赞同由新国会重新确认袁任总统。
    宋教仁于1913年3月20日遭袁政府的代理人暗杀,他设想的选举、政党、国会及其执行机构之间的关系,未能付诸实施,当年没有,以后也没有。后来,其他一些政党建立了又改组了,而除了领导军队的以外,没有一个政党能够掌权。”
  4. ^ 《剑桥中华民国史》 第4章 袁世凯面临的几个问题 :清朝这位伟大的改良主义官员,作为总统,不能够或者不愿意适应民国分权的、自由主义的环境。民国的社会松散,以及在实践中对他的中央政府施加的过分限制,使他感到生气。国民党1913年初在选举中取得的胜利,使他面临权力被进一步限制的前景,甚至达到要他下台的地步。立宪政体、选举和省自治似乎都在迫使他退却。他不退却,而是准备战斗。
  5. ^ 5.0 5.1 5.2 5.3 辭海編輯委員會 (编). 《辭海》(1989年版).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9. ISBN 7532600831. 
  6. ^ 郭廷以. 《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第二冊民國十五年丙寅──十九年庚午. : 第86頁. 
  7. ^ 究竟谁杀了宋教仁?
  8. ^ 侯宜杰. 暗杀宋教仁的主谋尚难定论. 《史林》2013年第1期. 後來近代史學界一般均認為袁世凱是刺宋的主謀 
  9. ^ 张耀杰. 《谁谋杀了宋教仁》. 团结出版社. 2012: 327. ISBN 9787512606722. 
  10. ^ 张耀杰:谋杀宋教仁的真正凶手是陈其美. 
  11. ^ 楚望台:宋教仁先生是被谁刺杀的?. 共识网. 2010-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2. ^ 1913年4月26日:袁世凯与五国银行团签订善后借款
  13. ^ 13.0 13.1 13.2 13.3 唐德剛著:《袁氏當國》,台北:遠流出版,2002年8月1日,ISBN 978-957-32-4680-0
  14. ^ 李列钧在江西一带实行政治和经济改革,整顿财政、选派留学生出国、并捉捕了彭木香等匪徒。見:李中福 周望高. 李烈钧督赣期间的得失探析. 湖南师范大学.  参数|author=值左起第4位存在換行符 (帮助)
    吴晓平 周望高. 民初李烈钧在江西的改革. 华南师范大学学报.  参数|author=值左起第4位存在換行符 (帮助)
  15. ^ 向祎华. 1913年江西进入北洋军阀黑暗统治时期 都督李纯大肆搜刮在天津建. 江西晨報. 2014-02-27. 
  16. ^ 北伐秘史,上冊第11頁,劉秉榮著,知識出版社,1995年第1版,ISBN 978-7-5015-1296-6。
  17. ^ 《剑桥中华民国史》第四章(二次革命)
  18. ^ 开卷8分钟: 开卷八分钟:《东方历史评论》(二). [2013-07-12]. [失效連結]
  19. ^ 二次革命失败 孙中山被迫流亡. 凤凰网. 2009年4月23日. 
  20. ^ 《文史资料选编》第19辑 第1版. 北京出版社. 1984年11月: 第98-106页《孙中山三次北京之行》. 
  21. ^ 周冉. 国民党党产第一桶金:孙中山不择手段为筹款. 文史参考. 2010-08-10. 
  22. ^ 袁伟时:“二次革命”使中国走向歪路. 共识网. 2013-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23. ^ 二次革命”断送中国宪政之路. 凤凰网. 2009年4月23日. 
  24. ^ 《剑桥中华民国史》第四章 二次革命
  25. ^ The song of Song. 经济学人. 2012-12-12. 
  26. ^ 《袁氏当国》41章 是谁杀了宋教仁?
  27. ^ 陶菊潜. 第十一章 国民党“二次革命”. 武夫当国:1895-1928 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 海南出版. 2004. ISBN 978-7-5443-1825-9. 
  28. ^ 羅福惠,李鳳鳳《從心理契約角度看辛亥前後革命派的宣傳效果》,澳門理工學報第49期(2013年第1期),ISSN0874-1824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