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八讲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五·一八讲话,是文化大革命爆发后,林彪于1966年5月18日讲的一篇关于防止政变讲话

经过[编辑]

1965年11月起,至1966年8月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前后,毛泽东进行多项防政变措施:一、更换中共中央办公厅领导人(免杨尚昆,任汪东兴);二、整肃军事系统高层(如罗瑞卿事件);三、加强广播事业局安全警卫;四、成立首都工作组,扩编北京卫戍区;五、撤销公安部队番号。这些措施得到了周恩来邓小平的积极响应和贯彻,周恩来的响应尤为积极。[1]

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五·一六通知》,文化大革命爆发。此后在18日会议上,林彪讲了一篇后来称为“五·一八讲话”的关于防止政变的话:“本来是常委其他同志[a]先讲好。常委同志们让我先讲”“这里最大的问题,是防止反革命政变,防止颠覆,防止‘苦迭打’[b],”“最近有很多鬼事,鬼现象,要引起注意。可能发生反革命政变,要杀人,要篡夺政权,要搞资产阶级复辟,要把社会主义这一套搞掉。”“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超过我们一万句。”“他的话都是我们行动的准则。谁反对他,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2] 当日会上,周恩来等也说了类似的讲话,周大骂中宣部文化部部长陆定一[3]

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王力分析:“林彪为什么讲这个呢?是因为毛主席多次讲要防止在我国发生反革命政变。(讲话)毛主席也同意了,划了圈……”[4] 另日,周恩来[5]邓小平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刘少奇民主人士座谈会上也分别发表了防止政变的讲话。[6]

1966年9月,中共中央正式转发林彪“五·一八讲话”全文。该讲话在文革期间流传甚广,影响巨大。[6]

评价[编辑]

如今中共官方《毛泽东传》等出版物指这是林彪的“骇人听闻”的一篇“政变经[c]”“使党内和国内的政治空气陡然紧张起来,使本已存在的个人崇拜狂热更加泛滥起来。”[7]周恩来邓小平刘少奇与其观点相同、论调一致的讲话这些出版物则只字未提。[6]

注释[编辑]

  1. ^ 指周恩来,周让林先讲,见余汝信:与戚本禹面对面
  2. ^ “苦迭打”为法语coup d'etat”的谐音,意为“政变”。
  3. ^ 实质应为“防政变经”。

参考文献[编辑]

  1. ^ 余汝信,林彪“五·一八”讲话前后的防政变措施,枫华园2004年2月6日第436期
  2. ^ 林彪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1966年5月18日),《林彪文选·第三卷》,1968年9月,第108-103页
  3. ^ 余汝信:《与戚本禹面对面》,《枫华园》2004年1月9日第432期
  4. ^ 王力,王力反思录,香港:北星图书事业有限公司,2001年,ISBN 9628643819,第592-593页。
  5.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周恩来年谱(1949-1976)》,中央文獻出版社,1997年,第32页;周恩来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1966年5月21日),载于 青海八·一八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宣传组 编印:《资料选编(中央首长讲话专辑)》,1967年12月5日
  6. ^ 6.0 6.1 6.2 王年一:《大動亂的年代》,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9-20页;金春明:《一場侵淫溪穀的惡風――評1966年中共五月政治局擴大會議》,《金春明自選文集》,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436-454页
  7. ^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编,毛泽东传(1949-1976),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ISBN 9787507315141,第34章“发动‘文化大革命’”。

延伸阅读[编辑]

  • 余汝信:《周恩来的“政变经”》,《华夏文摘》增刊2004年11月15日第403期;又载《枫华园》2004年10月15日 [1]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