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五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阪每日新聞社對5月15日事件的描述和首相犬養毅遭到暗殺的報導

五一五事件是1932年(大日本帝國昭和7年)5月15日以大日本帝國海軍少壯派軍人為首,闖入总理大臣官邸,刺殺了護憲運動領導者犬養毅首相的暴亂事件。

背景[编辑]

五一五事件是發生於1932年(昭和7年)5月15日由日本帝國海軍基層軍官發動的流產政變。同時參與政變者還有日本帝國陸軍候補生與血盟團事件英语League of Blood Incident的殘存分子。

倫敦海軍條約簽署後,日本海軍的規模遭到更進一步的限制,引起基層官兵的不滿,興起推翻政府的風潮與運動,並改為由軍法統治。這項運動與日本帝國陸軍內部的秘密組織櫻會的宗旨目的不謀而合。這些海軍軍官與井上日昭以及由井上所帶領的血盟團搭上線,他們認同井上日昭對於發起昭和復興的看法,並認為「剷除」政府首長與財閥人物是有其必要的。

1932年3月,血盟團事件英语League of Blood Incident爆發,井上的人馬原本預定大規模刺殺二十個目標人物,不過最後只刺殺了前任的大藏大臣立憲民政黨高层井上準之助日语井上準之助,以及三井集團的局長團琢磨

計劃與过程[编辑]

1932年5月15日,日本帝國海軍軍官,日本陸軍候補生,以及民間右翼分子(包括大川周明頭山滿等人)將策劃已久的暗殺行動重新搬上檯面,以酬血盟團未竟之志。

當時的政變主謀三上卓將參與者分成三隊,分別襲擊總理大臣官邸内大臣牧野伸显官邸、執政黨立憲政友會的總部、三菱銀行警視廳還有幾個东京都的變電所,有意使首都東京陷入混亂的狀況。

總理官邸[编辑]

时任内阁总理大臣犬养毅

當時的内阁总理大臣犬养毅就是被11名廿歲出頭的海軍軍官在總理官邸刺殺。臨終前的遺言「有話好說」(話せば分かる)以及暴徒的答覆「毋須贅言,下手!」(問答無用、撃て!)成為著名語錄。早先的刺殺計畫還包括刺殺著名的諧星查理·卓別林,因为他是“在日本流布颓废文化的元凶”,當時他剛好拜訪日本。不過就在犬养毅不幸遇害的同時,他的三子犬養健正在跟卓別林觀賞相撲而逃過一劫。

總理官邸以外[编辑]

牧野伸显

暴徒也攻擊了内大臣牧野伸显的住處,還有警视厅,元老、立憲政友会前黨魁西園寺公望的住處與辦公室,對三菱银行還有幾個东京周围變電所投擲手榴彈。

審判[编辑]

撇開殺害首相不談,由于政变规模小,預謀的政變到頭來還是一無所有;又缺乏建立政权的具体计划,所以完全失敗。發動政變的暴徒事後搭乘計程車到警察總部,被憲兵隊圍起來之後束手就擒。

十一個殺害犬養的兇手遭到軍法起訴;但是,在審判前,一份由三十五萬人以鮮血署名的請願書被送到法庭,請願書是由全日本各地的同情兇手的民眾發起簽署,請求法庭從寬發落。[來源請求]在審判過程中,兇手們反而利用法庭作為宣傳舞台,「弘揚」他們一片對天皇的赤誠與耿耿忠心,激起大眾更多的同情心,呼籲改革政府與經濟。除了請願書之外,法庭還收到另一份求情書,是由十一位新潟縣的年輕人寄來的。他們請求代替十一位軍官一死,並同時附上十一根手指表示他們的衷意。[來源請求]

結果[编辑]

法院最後果然「從(極)寬發落」,媒體也對殺害首相的兇手關沒幾年就會被放出來表示毫無疑問。對於這個五一五事件的陰謀者日本軍部來說,這樣的重案卻有這樣的輕判就是對與軍權對抗下的法制與民主政府更進一步的侵蝕。五一五事件的结果就是在同年5月26日成立以海军大将斋藤实为首的所谓「举国一致」的内阁,日本政党内阁时代结束。間接地,五一五事件導致了1936年的二二六兵變的發生,以及日本軍國主義的發展。

評價[编辑]

犬养毅是護憲派的領袖,就裁軍一事來說,他的立場是贊同的,但如上述所言,在《倫敦海軍條約》簽署後,日本海軍的規模遭到更進一步的限制;犬养毅因此引起了日本軍方(特別是海軍的基層官兵)的不滿,因而引發了殺機。

在1930年代的大蕭條以前,當時的日本處於大正民主時期,此時日本的各種政治文化社會運動正值高潮,知識分子和馬克思主義者组成的改革派批判军队、支持裁军,據說在當時,軍人穿軍服坐火車還會遭到普通市民的噓聲。也由於這種狀況,使得軍方公開支持解除裁軍禁令。

犬养毅與部份的中國要人有著深厚的私人友誼,尤其是孫文蔣中正國民黨要員。

相关人物[编辑]

政变者[编辑]

首相官邸襲擊隊[编辑]

内大臣官邸襲擊隊[编辑]

立憲政友会本部襲擊隊[编辑]

民間人士[编辑]

司法界人士[编辑]

相关艺术作品[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