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干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五七干校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大革命」时期为了贯彻毛泽东五七指示》精神兴办的农场,是集中容纳中国党政机关干部、科研文教部门的知识分子,对他们进行劳动改造、思想教育的场所。[1] “干校”是“干部学校”的简称。被《五七一工程纪要》称为“变相失业”的场所。[2]

历史[编辑]

建立[编辑]

1968年5月,黑龙江省革命委员会借纪念《五七指示》发表两周年,在庆安县柳河办了个有500名省直机关人员参加劳动锻炼的农场[3] 同年10月5日,《人民日报》以《柳河“五七干校”为机关革命化提供了新经验》为题,用一整版篇幅进行了报道,并在配发的编者按中传达了毛泽东的“最新最高指示”:“广大干部下放劳动,这对干部是一种重新学习的极好机会,除老弱病残者外都应该这样做。”此后全国各地竞相仿效。[4]

中共中央国务院等国家机关在河南等18个省、区建立了106所五七干校,遣送安置了十万多名下放干部、三万家属和五千名知识青年(子女)。各省市地县办的五七干校接受改造的学员多于十万人。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人民日报》刊发社论《惩前毖后,治病救人》(1972年4月24日),要求正确执行党的干部政策,于是“解放”了一大批老干部和专家教授。随着他们的返城,五七干校也渐趋衰落、冷清,但谁也不敢贸然撤销五七干校;仍有一批人滞留在此。大多数地方,则把五七干校当作让干部轮流去劳动、学习一段时间的场所。当全国掀起“批林批孔”、“批儒评法”、“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评《水浒》运动”时,各地的五七干校则成了办应景学习班的场所,平时只有看守房舍和农具

五七指示[编辑]

1966年5月7日,毛泽东给林彪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

林彪同志:

你在5月6日寄来的总后勤部的报告,收到了。我看这个计划是很好的。是否可以将这个报告发到各军区,请他们召集军、师两级干部在一起讨论一下,以其意见上告军委,然后报告中央取得同意,再向全军作出适当指示。请你酌定。只要在没有发生世界大战的条件下,军队应该是一个大学校;即使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条件下,很可能也成为一个这样的大学校,除打仗以外,还可做各种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八年中,各个抗日根据地,我们不是这样做了吗?这个大学校,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又能办一些中小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若干产品和与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又能从事群众工作,参加工厂农村的社教“四清”运动;“四清”完了,随时都有群众工作可做,使军民永远打成一片。又要随时参加批判资产阶级的文化革命斗争。这样,军学、军农、军工、军民这几项都可以兼起来。但要调配适当,要有主有从。农、工、民三项,一个部队只能兼一项或两项,不能同时都兼起来。这样,几百万军队所起的作用就是很大的了。

同样,工人也是这样,以工为主,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也要搞“四清”,也要参加批判资产阶级。在有条件的地方,也要从事农副业生产,例如大庆油田那样。 农民以农为主(包括林、牧、副、渔),也要兼学军事、政治、文化,在有条件的时候也要由集体办些小工厂,也要批判资产阶级。 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商业、服务行业、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凡有条件的,也要这样做。

以上所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意见、创造发明。多年以来,很多人已经是这样做了,不过还没有普及。至于军队,已经这样做了几十年,不过现在更要有所发展罢了。

这就是著名的“五七指示”。中共中央在1966年5月15日批转“五七指示”时指出:“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划时代的新发展。”从毛泽东的“五七指示”中可以看出,毛泽东此时已经把办军队式的“大学校”与“党政机关工作人员”联系起来,认为“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也要这样做。此时,他的思路已经向把干部集中起来办“大学校”转变了。在这个“大学校”里,不光是参加生产劳动,而且把生产劳动与学习军事,学习政治,学习文化,批判资产阶级联系起来。但是,毛泽东的这一思路只是初步的:他也只是在提到工人、农民、解放军、学校都办这种“大学校”的同时,提了一下干部;具体怎么办,他还没有考虑好。

撤销[编辑]

直至1979年2月7日国务院发出《关于停办“五七干校”有关问题的通知》,各地此类干校方陆续宣告正式撤销[5]

内部生活[编辑]

这类干校一般选址在偏远、贫穷的农村。去干校的人被称为“学员”。无论资历深浅、品级大小,所有人都叫“五七战士”。他们中间有机关干部、大大小小的走资派、科技人员、大专院校教师、反动学术权威……有的还拖家带口,未成年的小孩被托给城里或家乡的亲友代管。在“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如中国作协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等单位,连老弱病残除外的政策也被置于不顾,统统撵进干校;年纪最长的有七十(俞平伯)、六十(冰心陈伯翰等)以上的人,丧失劳动力的、体弱的、深度近视的人就更多了。他们被不分年龄、性别,统统按照军队编制,编到划定的连、排、班去,由军宣队的军人或工宣队师傅管理。

他们被规定过军事化的生活,出工、收工,必须整队呼口号,唱语录歌;要“早请示、晚汇报”,例行性地一日数次集体齐声“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甚至参加野营拉练。他们的学习内容是体力劳动:种田、挑粪、养猪、做饭、挑水、打井、盖房等,要求自食其力。有的因不堪重负,被劳累折磨诱发的疾病致死。

在各单位群众中派性斗争严重的情况下,干校被当作迫害异己、惩治走资派和知识分子的场所。这里也搞政治运动,如抓五一六等;同样的激烈、揪心,人人自危。但总的说,前紧后松;1975年姚文元挨批评后预感有不祥降临时说:“亏我身体还好,挤挤公共汽车,到五七干校劳动都还行”。

干校既是牛棚的延伸,但又比牛棚的火药味略淡一些。与文革初期的群众性批斗相比,到干校相对是一种解脱,享有有限的人身自由。虽然仍有批斗等进行,但已下降到次要地位,多数不再是急风骤雨式的了。能成为“光荣的”五七战士,已经属于候补被解放者或准被解放者了,并非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资格。对那些转到干校来的右派而言,这里的环境比他们过去的生活甚至还有所改善──因为这里的生活条件和待遇并不算太恶劣,甚至劳动强度也略小些。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文革"大办"五七"干校 源自毛泽东"五七指示" 网易历史
  2. ^ wikisource:“571工程”纪要
  3. ^ 毛泽东为何要办“五七”干校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4. ^ 文化部“五七”干校散记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11-28. 济南文史网
  5. ^ 国务院(1979)40号文件,1979-2-17

来源[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