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比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五比丘梵文:pañca bhiksavah,巴利文:pañca-vaggiyā bhikkhū),又作一群五比丘、五佛子,指佛陀最初的五個弟子,是僧眾中比丘眾的開端。

歷史[编辑]

太子悉達多出家時,其父親淨飯王,從王族中選出憍陳如等五人,前去侍奉他。在太子出生後一星期,根據印度古老的傳統習慣,在命名大典中請來滿腹經論的婆羅門為太子預言,其中八人最為著名。他們七人都預言太子將成為轉輪聖王或佛陀,只有最年輕的婆羅門憍陳如注意到嬰兒前額的頭髮向右曲卷,預言太子將出家成佛。而其餘四位則是星相家之子。[1]

他們跟沙門喬達摩,一同苦行修道,後來見到沙門喬達摩飲用牧羊女輸伽陀(sujātā)供養的牛乳,認為沙門喬達摩已放棄修道,於是離開他到鹿野苑苦行林繼續苦修。

當沙門喬達摩成佛時,他前往鹿野苑,教導五比丘。他們於是成為僧團最初的成員。[2]

成員[编辑]

五比丘成員的名字,有許多不同記載。

巴利律藏與經藏記載:

  • Aññāta-Kondañña(阿若-憍陳如)
  • Bhaddiya(跋堤)
  • Mahānāma(摩訶男)
  • Vappa(跋波)
  • Assaji(阿說示)[3]

漢譯各經論的翻譯記載不一,其中與巴利經律相若的有:

  • 《佛本行集经》:憍陈如、跋提梨迦、摩诃那摩、波沙菠、阿奢逾时。  
  • 《过去、现在因果经》:憍陈如、跋陀罗阇、摩诃那摩、跋波、阿舍婆阇。 
  • 《四分律》:憍陳如、婆提、摩诃摩男、婆敷、阿濕鼻。      
  • 智顗《法华文句》、玄奘譯《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憍陈如、跋提、摩诃男、婆敷、頞鞞。
  • 《最胜王经》:阿若憍陳如、婆帝利迦、摩诃那摩、波湿波、阿说恃多阿鞞
  • 《无量寿经》:了本际、仁賢、大号、正语、正愿。(均為意譯)

整理各經典的說法,歸納為:

  • 阿若-憍陳如巴利文:Aññāta-Kondañña,梵文:Ajñāta Kaundinya,意譯:初解-火器):或譯拘邻、憍邻如、阿若憍陈如。
  • 跋提(巴利文:Bhaddiya,梵文:Bhadrika,意譯:小賢):或譯跋陀罗、跋提梨迦、婆提、婆帝利迦。
  • 摩訶男(巴利文:Mahānāma,梵文:Mahānāman,意譯:大名):或譯拘利、摩男拘利、摩诃那摩、摩诃摩男、俱利、俱利太子。
  • 跋波(巴利文:Vappa,梵文:Vāspa,意譯:播種):或譯波沙菠、婆敷、波湿波。
  • 阿說示(巴利文:Assaji,梵文:Aśvajit,意譯:馬勝):或譯阿濕婆、阿湿波誓、阿奢逾时、阿说恃多阿鞞、頞陛、頞鞞。

另外,與巴利經律差異較大的漢譯經論有:

  • 《長阿含經》〈中本起经〉:拘邻、拔提、摩男拘利、十力迦葉、頞陛。    
  • 《佛所行赞》:憍邻如、跋陀罗、十力迦葉、波澀波、阿濕波誓。
  • 智顗《法華玄義》:頞鞞、跋提、俱利、釋摩男、十力迦葉     

五比丘的事跡[编辑]

沙門喬達摩成佛後兩個月,在七月間的月圓月,到鹿野苑要對五比丘宣說法。五位苦行僧老遠見佛陀過來時,商量不應對他行禮。但當佛陀越走越近時,威儀令五比丘陸續向前接待佛陀。當他們稱呼佛陀為同修(avuso)。佛陀對他們說不要直呼如來姓名或稱他為同修者。佛陀對五比丘闡詮四聖諦法的《轉法輪經》。[4]那時,當三個比丘出去乞食時,佛陀指導兩個人,六個人共同食用那三人乞討回來的飯食;當兩個苦行僧出去乞食時,佛陀就指導三個,六人又一齊食用由兩人要回來的食物。[5]年紀最大的憍陳如聽了此經,即證斯陀含果,其餘四位也證入流果。佛陀接著對五比丘說無我經,五位都證阿羅漢果舍利弗就是在王舍城的大街上遇見阿說示尊者,要求阿說示尊者說法,阿說示尊者即說四句偈,當舍利弗聽到第一句偈時,即證第一聖果。

五比丘的重要[编辑]

  • 五比丘是佛陀成佛後說法的首群對象。
  • 佛陀所說的第一部經《轉法輪經》及《無我經》都是對五比丘說。
  • 當佛陀證果後,五比丘初見佛陀是持不信任態度的,後因見佛陀威儀而改觀念,為佛陀接過衣缽及準備座位。[6]
  • 五比丘建立了佛教的首支僧團,從此起二皈依改為三皈依。
  • 從佛陀要五個人輪流去乞食來維持生活,佛陀所說的法,修習者是漸次證悟,說第一部轉法輪經時,一人證斯陀含果,其餘四人證入流果,即到說無我經後,五比丘才證阿羅漢果。

註釋[编辑]

  1. ^ 巴利律藏大品。
  2. ^ 中部尋求聖法經。
  3. ^ 巴利律藏大品6.五比丘說。
  4. ^ 中部尋求聖法經及律藏大品6五比丘說。「五比丘從遠處見到世尊的前來,見到後,互相談論:『同修,這位沙門喬達摩來了,他真是奢華,放棄精勤修行,過富貴的生活。我們不應對他禮敬,不應起座迎接他,不應接他的衣缽。應設一個座位,若他喜歡就坐下吧。』」世尊越來越趨近五比丘,五比丘也越不按他們所談論的做法來做,有人前來接過世尊的衣缽,有人準備座位,有人準備洗腳水,有人準備了腳櫈,有人準備了叠腳枱。世尊坐在已準備了的座位上,坐後下,他們為世尊洗腳。他們對世尊還是稱呼同修。這樣說了後,世尊對五比丘這樣說:“比丘們,不要稱如來為同修,如來是阿羅漢‧正等正覺。比丘們,留心聽,我已證不死法,我要對你們說法,依據這樣的方式修習,不久就能親證這法。你們是善人家的兒子從有家到無家,出家為在現生證無上梵行,以特別知識親見這法,住在最高的證悟中。” 這樣說了後,五比丘對世尊這樣說:“同修喬達摩,你修習那麼多姿勢,修習那麼多方法,修習那麼多苦行,也不能證得過人法,不能證得聖者的任何知見。你現在真是奢華,放棄精勤修行,過富貴的生活,你又怎能得到聖者的知見?” 這樣說了後,世尊對五比丘這樣說:“比丘們,如來沒有奢華,沒放棄精勤修行,沒過富貴的生活,世尊即如來‧阿羅漢‧正等正覺。;比丘們,留心聽,我已證不死法,我要對你們說法,依據這樣的方式修習,不久就能親證這法。你們是善人家的兒子從有家到無家,出家為在現生證無上梵行,以特別知識親見這法,住在最高的證悟中。”
  5. ^ 巴利律藏大品6五比丘說
  6. ^ " Addasaṃsu kho pañcavaggiyā bhikkhū bhagavantaṃ dūratova āgacchantaṃ; disvāna aññamaññaṃ katikaṃ saṇṭhapesuṃ – ‘‘ayaṃ,āvuso,samaṇo gotamo āgacchati,bāhulliko padhānavibbhanto āvatto bāhullāya. So neva abhivādetabbo,na paccuṭṭhātabbo,nāssa pattacīvaraṃ paṭiggahetabbaṃ; api ca kho āsanaṃ ṭhapetabbaṃ,sace so ākaṅkhissati nisīdissatī’’ti. Yathā yathā kho bhagavā pañcavaggiye bhikkhū upasaṅkamati,tathā tathā pañcavaggiyā bhikkhū nāsakkhiṃsu sakāya katikāya saṇṭhātuṃ . Asaṇṭhahantā bhagavantaṃ paccuggantvā eko bhagavato pattacīvaraṃ paṭiggahesi,eko āsanaṃ paññapesi,eko pādodakaṃ,eko pādapīṭhaṃ,eko pādakaṭhalikaṃ upanikkhipi. Nisīdi bhagavā paññatte āsane; nisajja kho bhagavā pāde pakkhālesi."緬甸第六結集律藏大品。

外部連結[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