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伊直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井伊直政
Ii Naomasa.jpg
井伊直政
佐和山藩日语佐和山藩藩主
任期
1600年-1602年
前任新設
继任井伊直勝
高崎藩藩主
任期
1590年-1600年
前任新設
继任酒井家次
个人资料
出生(1561-03-04)1561年3月4日
永祿4年2月19日)
日本遠江國井伊谷
逝世1602年3月24日(1602歲-03-24)(41歲)
慶長7年2月1日)
日本近江國佐和山城
幼名虎松
改名直政
别名萬千代
戒名祥壽院殿清涼泰安大居士
墓所滋賀縣彥根市祥壽山清涼寺
朝廷官位從四位下兵部大輔、侍從
主君德川家康
上野國高崎藩藩主→近江國彥根藩藩主
氏族井伊氏
井伊直親
奧山篠(奧山親朝之女)
養父松下清景
養母井伊直虎
正室唐梅院(松平康親之女)
側室乙女之方(松下彌一的女兒・月量院)
井伊直勝井伊直孝
政子(清泉院,松平忠吉正室)

井伊直政(日语:井伊 直政いい なおまさ Ii Naomasa,1561年3月4日-1602年3月24日)是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將,德川家家臣,父親是今川氏家臣井伊直親遠江國人眾),幼名是「虎松」及「萬千代」,在族母兼堂姊井伊直虎的養育成人,井伊直虎病逝後繼任井伊家第二十四代家督,官位是從四位下、兵部大輔、侍從。德川四天王德川三傑德川十六神將之一。是彥根藩(佐和山藩)的藩祖,眾多譜代大名中,石高收入最多。

1917年(大正6年)11月17日贈從三位

生涯[编辑]

幼年時期[编辑]

永禄四年(1561年)2月19日,今川氏家臣井伊直親的長男,於遠江國井伊谷(現在靜岡縣濱松市北區引佐町井伊谷)出生,幼名虎松。井伊氏先祖代代都是井伊谷的國人領主,當時的井伊家當主井伊直盛(直政的堂伯父)仕於今川義元,但在永祿三年(1560年)桶狭間之戰陣亡。

在永禄五年(1562年),父親井伊直親因小野但馬守政次進讒言誣陷直親與松平元康(即後來的德川家康)勾結謀反,於是今川氏真令朝比奈泰朝處死直親,並追殺其幼子虎松。井伊一族都由此被受牽連,幾乎瀕臨滅族的情況下,幸有直盛妻舅新野親矩對其援護,才勉強支撐。失去了井伊谷的領地。當時虎松才2歳。

永祿七年(1564)年,虎松的養父(直盛妻舅)新野親矩戰死,井伊家失去了最後的靠山。

永祿八年(1565)年,直盛的女兒、直親的義妹次郎法師回到井伊家,還俗後名為井伊直虎,以直親正室的身份(二人本有婚約,未婚但有名分)暫替其繼續擔任第23代家督,(並認領未婚夫的直親之子)虎松為義子。

永祿十二年(1569)年,虎松被送到到三河國的鳳來寺,在寺廟中由珠源和尚撫養。後來,生母改嫁今川家臣松下清景,虎松也由此改名為後來生母改嫁給松下清景,跟著改名為「松下虎松」。不久生母逃到三河國,由於受到今川氏追殺,曾於三河及遠江兩地四處移居。

天正三年(1575)年,德川家康在濱松城下獵鷹遇見了虎松,年僅14歲虎松求仕家康,據說因為妻子築山殿與井伊氏有血緣親戚關係,另外桶狹間之戰時18歲的家康曾受到直盛的照顧,後來直親又因自己而死,所以家康一直對遠江國六百年的名門井伊家有特殊的深刻印象。 家康允許虎松恢復舊姓井伊氏,並以自己的幼名「竹千代」,賜名「萬千代」, 同時家康還處死了讒言陷害井伊氏的小野道好等人,為井伊滿門族人報仇,並讓萬千代重新成為井伊家的繼承人,重獲父祖所領井伊谷城。家康還安排在平定遠江錯亂中的井伊氏功臣——近藤秀用、鈴木重好、菅沼定治三人(井伊谷三人眾)盡心輔佐萬千代。。

德川家家臣[编辑]

天正四年(1576)年,出仕不久的萬千代跟隨家康於遠江芝原與武田勝賴作戰,成為萬千代的初陣,當時萬千代十六歲,但在芝原合戰中,萬千代迅即立功,得到家康的讚賞。自長篠之戰後,武田與德川氏的形勢迅速逆轉,武田氏領地也因此被德川家逐漸蠶食。

天正九年(1581)年,家康出陣高天神城之戰,是萬千代被家康任為旗本手先鋒,與當時德川家的名將本多忠勝和榊原康政齊名,三人並稱為德川三傑,曾斬獲侵入家康房間進行暗殺的武田軍忍者。立下武名。在高天神城攻略戰包圍網進行時,萬千代又獻策切斷水源,這個提議立刻被家康所採納,同時他又派本多忠勝、榊原康政等出兵攻打該城,最後德川家成功攻下該城。萬千代的獻策令家康大為高興,也使井伊万千代在德川家嶄露頭角,但卻令本多忠勝、榊原康政等諸將非常不快。

天正十年(1582)年,22歳元服,堂姊兼養母直虎過世,虎松將其繼任第二十四代井伊氏家督,元服並正式取名為直政

天正十一年(1583)年,直政迎娶家康的養女「德川花姬」,花姬本姓松平,生父為駿河三枚橋城主松平康親。該年2月武田氏滅亡,家康派遣直政與北條氏進行外交交涉,過程頗為順利。

重組赤備隊[编辑]

後來爆發本能寺之變,因明智光秀謀反,當時在信長領地的家康因驚嚇過度而決定切腹自殺,被直政忠勝等人制止,並陪伴主公家康由再經由伊勢國返回三河國。對於平定甲斐,家康在家中會議中提出要重整武田氏的赤備隊,作為德川家的特種部隊,並對直政說:「萬千代,飯富兵部(虎昌)之赤備隊你認識嗎?如德川家於甲斐重招武田舊臣為新赤備隊,可令德川家之實力增添不少!」但此話立即令榊原康政怒喝道:「剛元服之小僧(直政)何能令武田舊臣招至我家之下,並加以約束?吾小平太(康政)願當此重任,也相信能完成此事,否則會為此悔恨!」正當軍議氣氛越發緊張時,德川四天王為首的酒井忠次說道:「投降的人應被照顧,不應強之而行!」這才令康政息怒,最後家康委任直政招攬武田舊臣歸附,當時直政經家康同意之下發出的書信、安堵狀及宛行狀共超過四十封,證明家康對直政的信任之高,是不同於其他家臣的,事後也證明直政的書信,令為數一百七十人的武田舊臣加盟德川家,最後逐漸組成共四千人,令人聞風喪膽的「井伊赤備隊」。後被加封井伊谷4萬石,直政本人也對飯富兵部少輔虎昌等人有所敬仰,而自稱「兵部少輔」。直政的赤備隊治軍極為嚴謹,鎧甲軍旗均為朱紅色,而且作戰勇猛果敢,所以有人稱之為「赤鬼井伊」。

赤鬼井伊[编辑]

天正十二年(1584)年,「井伊赤備隊」的初陣。四月九日的長久手之戰,由於池田恆興向秀吉建議奇襲三河的德川本陣,總大將秀次、池田恆興及森長可率領別動隊準備突襲,但卻遭到榊原康政及德川家康軍反奇襲,直政帶領赤備隊於德川軍的左翼,進為先鋒攻擊池田恆興,加上森長可被康政軍打敗戰死,故之池田軍被家康大軍包圍,在直政的赤備隊的猛攻下,池田隊被殲滅,池田恆興與長男池田元助被殺,次男池田輝政突圍逃出,羽柴秀次堀秀政也相繼敗走,加上本多忠勝的指揮下,秀吉未能救援,只有被迫撤退。得到重大勝利的家康.信雄聯軍乘勝追擊,向正攻打大野城的瀧川一益九鬼嘉隆進攻,由直政的赤備隊作先鋒,最後迫使兩軍撤退,小牧.長久手之戰,令赤備隊的新生代的井伊赤備隊大展身手,也使直政的名聲與直政麾下的「井伊赤備隊」聲名大噪,故得到「赤鬼」、「赤夜叉」的別名。

小牧.長久手之戰大敗,迫使羽柴秀吉撤退,但由於織田信雄與秀吉私下議和,使德川家康被迫向濱松撤兵,同年十二月,家康與秀吉正式議和,保持本身的優勢。在秀吉出兵討平紀伊雜賀眾的同時,家康乘小牧.長久手之戰勝利的餘威,派直政、鳥居元忠及大久保忠世向信濃進兵,攻打上田城的真田昌幸,但由於被城下的伏兵突襲,加上被狙擊,使德川軍大敗,只好撤退。

天正十三年(1584)年8月,德川家康跟北條同盟一起進攻北信濃和上野,派遣鳥居元忠為總大將帶領7000人,攻打背叛德川投向上杉氏真田氏上田城。但鳥居元忠在第一次上田城之戰遭伏兵奇襲而退敗,家康震怒之下,在9月時命令井伊直政、大須賀康高松平康重等帶5000人北上前往救援。在小諸城跟鳥居元忠會師穩定軍隊,此時井伊直政聽聞北條氏直率領的3萬人,已在沼田城被真田氏用同樣的戰術敗於真田與上杉聯軍之下。

在盟軍北條擅自退兵與上杉援軍趕到之後,直政判斷此時僅剩己方孤軍跟上杉真田聯軍纏鬥沒任何利益可言,於9月28日留下大久保忠世守備小諸城後亦帶主力回師,沒跟上杉、真田作任何交戰。不久德川家發生石川數正出奔事件,讓遭此變故的家康全面停止北信濃攻略。事後家康對直政回師保存德川實力的判斷沒有異議,加封他至6萬石。

文武兼備[编辑]

天正十五年(1586年),豐臣與德川停戰和談,秀吉與家康正式交換人質:家康把次男於義丸(即結城秀康)送予秀吉為養子,而秀吉則把其妹朝日姬嫁與家康,另外把母親大政所送到岡崎城作人質。對於是否如約還是保持與北條氏的盟,家康仍然有些猶豫不決,直政為此向家康分析利害,說服張家康上洛暫時臣從於秀吉,最後家康終於上洛表示臣從,而大政所也正式到達岡崎。大政所在岡崎遇襲,為直政所救,秀吉得知後,命直政隨家康上洛。秀吉對直政給予母親的招待及幫助表示感謝,並給予高度評價了他的武勇與政治。這時秀吉也沒忘記拉攏直政,提出賜姓豐臣,直政以「我本姓藤原,不可改姓豐臣」為由拒絕,秀吉於是將自己的隨身攜帶的佩刀解下贈與他。

天正十七(1588年)4月,聚樂第行幸之時,就任侍從,並正式升列為獨立大名(豐臣直屬)。聚樂第行幸中,秀吉加封德川家諸位大將的官職,但只有直政被允許升殿面見天皇,並且成為獨立大名(本多、神原成為大名是在德川轉封關東之時),是當時德川家受到最高規格待遇的家臣。另外在同期加封的侍從中,他人均被賜姓豐臣(如池田輝政、細川忠興),唯有直政是藤原姓(關於批准他就任尊貴之人才可擔當的侍從一職的貴重史料《公家成》仍被保存,其中記載為「井侍從藤原直政」之名)。 豐臣政權對於授予直政居於德川眾臣之首的地位一事,給出的理由有:其一,直政實為德川氏一門(家康的女婿)、親族(與家康原配築山殿有血緣關係);其二,直政出身高貴,井伊氏(藤原北家)與德川氏(清和源氏)家格對等。事實上,秀吉此舉意在分化、挑撥、削弱幾位大大名的家中實力,與直政同時成為獨立大名的還有龍造寺家臣鍋島直茂、上杉家臣直江兼續等,皆是諸大名家中勢力最大或地位最高的家臣。

天正十八年(1589年)當時直政打算離開京城時,秀吉再次請直政到大坂一聚,同時會見大政所(秀吉生母),但在茶室時,直政看見已投奔豐臣的前同僚石川數正,當秀吉到來時,直政向秀吉說:「直政從不與背離主君之人(數正)同坐,雖是殿下之下屬,然而要直政與此人同座,感到十分羞辱!」,秀吉聽到後,當場稱讚直政為「德川家的好漢子」。

天正十八年(1590年),德川家康參加小田原征伐,任命為井伊直政為總大將,當大軍包圍小田原城時,直政決定夜襲,並成功突圍,更是唯一成功突襲的武將。奥州仕置的九戶政實之亂,擔任仕置軍的先鋒。之後,跟隨家康進入江戶,家康獲封關東地區,而直政被分封於上野國的箕輪12萬石,是德川家家臣當中排行第一,德川家中超過10萬石以上的只有直政、本多忠勝榊原康政3人。

慶長三年(1598年),接獲家康命令,將箕輪城拆除,於箕輪城附近以南和田城地區改建高崎城(今群馬縣高崎市)作為居城。

關原之戰及譜代大名[编辑]

慶長三年(1598年),太閣豐臣秀吉過世,慶長四年(1599年),豐臣家二號人物前田利家也相繼逝世。

慶長五年(1600年),埋藏已久的不和隨之爆發,主要的人物分別是德川家康及石田三成,後來家康決定討伐會津的上杉景勝,直政負責遊說各地大名加入東軍的工作,包括京極高次、竹中重門、加藤貞泰、稻葉貞通、關一政、相良賴房及犬童賴,後來家康折返江戶,並向近畿地方前進,在關原之戰中與本多忠勝擔任軍監,協助家康四男松平忠吉小西行長宇喜多秀家等軍隊激烈戰鬥,後來西軍潰敗,德川軍全軍追擊,當他們追擊島津義弘隊時,討取了義弘的侄子島津豐久,但被島津軍柏木源藤的鐵砲擊中肩部(一說為右肘關節)而墮馬受傷。

戰後,積極處理西軍大名的獎罰,與長宗我部氏交涉謝罪事宜,但長宗我部盛親後來聽信家臣久武親直的讒言將哥哥津野親忠殺害,領土遭到家康沒收,接收領土之際遭到長宗我部的家臣反抗,也順利敉平。後來與島津氏交涉(此工作其後交由本多正信處理)。此外,也為了真田昌幸及真田幸村的活命奔走盡力。他被家康分封於石田三成的舊領的佐和山城石高18萬石,敘任從四位下,當時家康的重臣包括直政、大久保忠隣、本多正信、榊原康政、本多忠勝・及平岩親吉等6人。後來積極去除石田三成的政治風格,準備以彥根城取代原有的佐和山城。

慶長七年,1602年2月1日,因為關原之戰舊傷口破傷風復發的關係,早年病逝。法名為祥壽院殿清涼泰安大居士。墓所於滋賀縣彦根市祥壽山清涼寺。逝世後,井伊氏開始直政沒有實行的建造彥根城,因而同時間有佐和山藩和彥根藩同時存在。

他有兩名兒子。長男直勝因為多病體弱的關係,被分封至安中藩,而次男直孝則繼承了家督。德川幕府執政二百多年間,井伊氏共有五名子弟先後出任德川家大老,可見井伊氏在幕府的影響力。

剛投靠家康時,直政曾說:「願為德川家之厚恩而身死以為報答!」家康曾評價直政:「平時雖言少沈默,但心平穩重,肚裏想著不少計劃,也為實行這些計劃決不改移!」。由於並非三河譜代,加上家康特別信任,令本多忠勝及榊原康政等對直政大為嫉妒,但直政「言少,只做好自己的份內事,也從不到處炫耀。」曾有史家把直政與西國的藤堂高虎比較,也指出「德川家中,本多忠勝與榊原康政乃武事優秀,政治智略以本多正信為優,但兩者兼持者,唯有井伊直政而已。」雖與本多正信同為外交役使,但直政仍為較重要的外交代表,也常得對方讚賞,作為一個武士出身而且年少的直政,實在不易,德川天下的成功,直政的貢獻及角色實在是不可多得的。

逸話[编辑]

井伊直政作戰時非常驍勇,穿著重型鎧甲並時常率領赤備騎兵隊深入敵陣,雖然取得勝利但常常負傷而歸,與愛穿輕型鎧甲卻從未受傷過的本多忠勝形成反差強烈的對比,家康也因此拿這個反差跟直政開過玩笑。四天王中井伊直政年紀最輕卻是第二早死的(僅次於酒井忠次),乃因征戰時常重傷所致,在當時醫療環境不佳的情況下多次重大傷口治療有細菌感染之嫌,令井伊直政難以長命。

井伊直政治軍極為嚴厲,稍觸軍法便要人頭落地,所以有段時間直政轄下的許多士卒或家臣紛紛轉投本多忠勝,連井伊家家老都有受不了直政的嚴酷而出奔的案例。

登場作品[编辑]

小說
影視劇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