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桑德罗·法尔内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帕爾馬公爵亞歷山大·法爾內塞

亞歷山大·法爾內塞義大利語Alessandro Farnese,西班牙語:Alejandro Farnesio)(1545年8月27日-1592年12月3日),是義大利貴族帕爾馬公爵兼西班牙一代名將,他的榮耀展現在1578-1592年擔任西屬尼德蘭總督任上,優秀的軍事才幹在荷蘭獨立的八十年戰爭法國宗教戰爭淋漓表現,在比利時地區鎮壓新教勢力,收復為天主教的勢力,成為16世紀歐洲最偉大的將領之一;其戰略和組織才能,被認為是同時代最偉大的名將。他與軍事天才的法國明君亨利四世的戰績也相當著名,多次逼退軍力優勢的法王亨利、成功救援巴黎魯昂

生平[编辑]

出身尊貴[编辑]

青年時期的亞歷山大·法爾內塞
全副武裝、軍容換發的亞歷山大·法爾內塞

亞歷山大出生於1545年,他的祖父是教皇保祿三世的私生子──皮埃爾·路易吉·法爾內塞,父親為帕爾馬公爵奧塔維奧·法爾內塞英语Ottavio Farnese, Duke of Parma、母親是皇帝查理五世的私生女瑪格麗特。他有一個出生一月即夭折的攣生兄弟。亞歷山大作為西班牙王國腓力二世唐胡安的姪子,和西班牙王室關係緊密,在腓力照看下長大;當他母親於1559年就任尼德蘭總督時,他跟著移居布魯塞爾

1565年,在母親瑪格麗特的主導下,法爾內塞和葡萄牙公主瑪麗亞英语Maria of Portugal (1538-1577)結婚,在布魯塞爾舉行的婚禮非常華麗盛大;1567年兩夫妻回到帕爾馬居住,同年生下了長女瑪格麗特(兩年後又生下長子拉努奇奧)。作為唐卡洛斯王儲唐胡安年齡相近的兒時玩伴(唐胡安比他小兩歲),他在婚後進入西班牙政府工作,移居馬德里,與卡洛斯和唐胡安保持了終生的友誼。

他在馬德里待了七年,期間曾經數次到其他地區處理事務。1571年,他也參加了唐胡安指揮、名動全歐的勒班陀海戰,指揮其中一艘戰艦。在短暫回到義大利的帕爾馬經過一段平靜生活後,1576年他以副將的身分,再度隸屬於尼德蘭總督唐胡安,兩人共同面對由沉默者威廉領導的巨大反西班牙起事。

優秀副將[编辑]

1577年春天,在勒班陀海戰中揚名的唐胡安被調到尼德蘭,處理喀爾文教派的兇猛叛亂。1576年唐胡安抵達的時候,弗蘭德新教徒持續暴亂,前任總督唐·路易斯才剛與新教徒簽署「根特和約」,唐胡安不得不發佈「永久詔書」,維持停戰狀態、把駐軍撤回義大利,以便和叛軍商談歸降事宜,並減少耗費的軍餉。

然而,堅信天主教的唐胡安在夏天就和新教徒開戰,經濟狀況好轉的西班牙政府給他不少援軍,其中從倫巴底調來的九千名士兵就由亞歷山大·法爾內塞指揮。

1578年一月,唐胡安的軍隊在讓布盧附逼近新教徒部隊,對方因為狀況不佳而打算後撤。唐胡安要求前鋒部隊不可隨便追擊,但是法爾內塞覺得機不可失,違令進攻,成功大破新教徒。

儘管打贏了讓布盧戰役,唐胡安卻在同一年的雷梅南姆戰役被擊退。在這場戰役中,法爾內塞徒步持矛指揮部隊進攻,並在危險的撤退中帶領騎兵掩護,這些優秀的表現為他贏得名聲、得到腓力二世的看重。

繼任總督[编辑]

唐胡安不久就病逝於1578年10月初,34歲的法爾內塞被任命為尼德蘭總督。法爾內塞主張攏絡尼德蘭天主教徒的策略,盡可能取得當地人的支持,在1579年協助成立了阿拉斯同盟。這個位於尼德蘭南部的省分同盟(大多數仍信奉天主教)與西班牙締結盟約,以西班牙不另外駐軍為條件,承認西班牙的宗主權。

儘管低地國南部的保守派願意接受西班牙王權,北部較激進的新教徒已經決定支持獨立,並在同年(1579年)成立了烏特勒支同盟來和西班牙對抗,拒絕招降。法爾內塞繼續作戰,他和引發八十年戰爭阿爾瓦公爵(在尼德蘭綽號「血腥屠夫」)不同,主張以仁慈、寬容的手段來吸引叛軍投誠(並保證各城鎮的傳統特權不容侵犯),只劫掠那些不願投降的城市,而他驚人的陣地戰天賦也為這種策略提供了保證。

在一連串驚險的攻防戰中,雖然沉默者威廉數次找來外國勢力介入(法國、英國、德意志諸侯),卻仍在法爾內塞的攻勢下節節敗退,布拉班特弗蘭德圖爾奈馬斯垂克布雷達布魯日根特…等大城陸續落入西班牙手中。

雖然阿拉斯同盟是法爾內塞支持成立的,他卻因為自己簽署的條約而不能帶兵穿越這幾個省份,造成一定的困擾,直到阿拉斯同盟後來態度軟化,西班牙軍隊才能夠直接穿越。無論如何,在西班牙國庫好轉的情況下(以及經過弗朗什-孔泰的「西班牙陸上補給線」之開通),援軍持續抵達尼德蘭,到了1582年10月,法爾內塞的兵力達到6.1萬,而且大部分都是精銳勇士、裝備精良;相對之下,烏特勒支同盟內部分歧、士氣低落、多次戰敗,甚至發生內鬥,如1582年抵荷的同盟領袖、法國王儲安茹公爵率領的一萬法軍,就發動過一次愚蠢的同盟偷襲戰,試圖在安特衛普政變奪權,卻被市民反制而失敗、威信掃地,終在1584年6月病死,意外引發了法國的三亨利之戰

1584年7月,長期為獨立事業奔走的沉默者威廉,被西班牙刺客刺殺身亡,叛軍失去了負責統合的領導人而大亂。同一時間,法爾內塞動員四萬大軍圍攻安特衛普,更讓新教徒驚慌失措。1585年安特衛普的淪陷是法爾內塞最得意的戰果之一,這場圍攻持續了一整年,新教徒不斷從海陸兩方面馳援,甚至投入了「戰爭終結者」這艘無比龐大的戰艦(不過觸礁沉沒),卻仍在法爾內塞的運籌帷幄之下投降。法爾內塞允許新教徒自由離開安特衛普,使得此城人口由十萬降為四萬,離城投奔荷蘭的大多是專業技工和優秀的商人,反而促使了17世紀「荷蘭黃金時代」之誕生。

攻陷安特衛普代表尼德蘭南部基本上已經完全收復,法爾內塞達到了一生成就的巔峰,即便1585年叛軍在英國伊莉莎白一世的支援下(由萊斯特伯爵率領兩千英軍為主力)反攻,也在1587年被他打得落花流水、逃回英國。

無敵艦隊之役[编辑]

1586年,法爾內塞的父親去世,他因此繼承了公爵的頭銜,但是身陷戰爭的他無法回去義大利,因此任命兒子拉努奇奧一世擔任攝政。他直到死前都沒有親自管理過公國。他在這個時候曾請求告老還鄉,但是被駁回,畢竟腓力二世的旗下並沒有能夠代替他的優秀將領。

這個時候,英國和西班牙的衝突已經白熱化,法爾內塞一開始相信自己可以借助各地天主教徒的力量,無須護航就登陸英倫群島,但是腓力二世阻止他這麼做,並強迫他加入無敵艦隊計畫,接受海軍的護航和運送。

在無敵艦隊計畫中,法爾內塞的三萬精兵必須抵達尼德蘭的海岸,而他也確實奪下了斯勒伊斯奧斯登,但是在1588年夏天的海戰中,西班牙龐大的艦隊未能突破英國與荷蘭的聯合艦隊(特別是荷蘭海上乞丐的威脅),讓苦戰中的法爾內塞始終無法登上戰艦,並在1588年11月因圍攻貝亨奧普佐姆失敗撤回布魯塞爾(荷蘭元首拿騷的毛里茨在這場戰役展現出不輸於法爾內塞的軍事天才)。

干涉法國內戰[编辑]

1592年亞歷山大死後,在布魯塞爾舉辦的隆重國葬

1589年,當法爾內塞試圖撲滅尼德蘭北部重新集結的叛軍時,法國國王亨利三世駕崩,腓力二世命令他介入法國宗教戰爭,協助天主教的神聖聯盟(由吉斯家族領導)對抗胡格諾教派的亨利四世。他在1590年的巴黎之圍中前往解救,成功把糧食送進飢餓的城內,迫使亨利四世解除包圍後撤。

雖然胡格諾教派在法爾內塞的打擊下未能援助尼德蘭新教徒,烏特勒支同盟卻因為法爾內塞的離開得以喘息並迅速壯大,成為八十年戰爭的轉折點之一。1591年,法爾內塞在魯昂之圍故技重施,再次擊退亨利四世、拯救了馬耶納公爵的法國舊教軍;但是親臨戰線的他手臂中彈,健康迅速滑落,只得把軍隊和職位交給兒子拉努奇奧一世和同僚。回到尼德蘭後,他在1592年12月在阿拉斯病逝,享年47歲。

婚姻與子女[编辑]

妻子瑪麗亞
1592年製作的亞歷山大肖像

他與年長七歲的葡萄牙公主瑪麗亞英语Maria of Portugal (1538-1577)結婚,瑪麗亞是深愛丈夫並且虔誠負責的好太太,也是位教養豐富的出色女性,兩人共有三名子女,長子拉努奇奧一世繼承了帕爾馬公爵。他另有一名私生女兒。結婚12年後,瑪麗亞在1577年不幸逝去,享年40歲,其遺體與丈夫合葬在帕爾馬。

1580年葡萄牙王恩里克一世過世時,葡王正統的繼承人應為杜阿爾特王子的已故長女瑪麗亞遺下的長子拉努奇奧,但亞歷山大是西王腓力二世的支持者,反對兒子拉努奇奧去挑戰上司,因此拉努奇奧的王位繼承權未得支持,最後遂由腓力繼承了葡國王位。

影響和評價[编辑]

亞歷山大·法爾內塞一生的事業大半在尼德蘭,他成功收復了尼德蘭南部的十個省份,並幾乎打敗了烏特勒支同盟,這些戰果有相當部分再也沒有被新教徒奪回,讓西班牙在八十年戰爭後保有低地國的一部分,他是歷任尼德蘭總督中,最傑出、最有外交手腕和軍事才幹的偉大政治家。他的去世象徵西班牙在八十年戰爭進入低潮,荷蘭軍事天才拿騷的毛里茨的異軍崛起、連戰連勝,使節節敗退的西班牙帝國要等到下個世紀初,才因名將安布羅西奧·斯皮諾拉的出現而迅速復興、迴光返照。

參考書目[编辑]

  • Pietromarchi, Antonello. Alessandro Farnese l'eroe italiano delle Fiandre. Rome: Gangemi. 1998. 

̇* de Groof, Bart (1993). 《Alexander Farnese and the Origins of Modern Belgium》. Bulletin de l'Institut Historique Belge de Rome. 63: 195–219

  • Keegan, John; Wheatcroft, Andrew (2014). 《Who's Who in Military History: From 1453 to the Present Day》. London: Routledge.
  • Alfons K. L. Thijs,《 Van Geuzenstad tot katholiek bolwerk: Maatschappelijke betekenis van de kerk in contrareformatorisch Antwerpen》 (Antwerp, 1990)
  • Parker, Geoffrey (2nd ed. 1990), 《The Dutch revolt, Penguin books》, London
  • Black, Jeremy (2005). 《European Warfare, 1494-1660 Warfare and History》. Routledge. ISBN 9781134477081.
  • (英)諾曼·戴維斯著、劉北辰等譯,《歐洲史(上卷)》,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