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道乐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Pavement, the band, in Tokyo.jpg

人行道乐队(Pavement),是20世纪90年代的一支美国独立摇滚乐队。虽然他们在商业运作上仅取得温和的成功,但他们有着狂热的追随者。人行道乐团在1989年于加利福尼亚州斯托克顿组建。樂團最主要的成員是史蒂芬·馬克摩斯英语Stephen Malkmus(主唱╱吉他)、史考特·坎柏格英语Scott Kannberg(合聲╱吉它)、馬克·艾柏德英语Mark Ibold(貝斯)、史蒂夫·衛斯特英语Steve West(鼓)、包伯·那斯塔維奇英语Bob Nastanovich(合聲╱鼓)。

人行道樂團的前身,只能算是一組錄音計劃。史蒂芬·馬克摩斯與史考特·坎柏格,也就是人行道樂團後來最主要的核心成員們,兩人一開始只是想創作一些自己喜愛的歌曲並灌錄至錄音帶中,並沒有想過要參加現場演出以及在各處駐唱,但即使如此,他們最早期的作品仍吸引了一些地下音樂圈內人士的注意。

在他們進化為一組更成熟的樂團後,人行道樂團在他們長達十年的樂團生涯中,總共交出了5張極受好評的錄音室專輯以及9張單曲專輯。他們最後於1999年各自分道揚鑣,而在將近十年後的2010年,他們總算回應了樂迷們的期待,重組樂團並開始巡迴演出。[1]

雖然他們只有一首於1994年所推出的單曲《修剪你的頭髮英语Cut Your Hair》真正的打入了主流市場,但他們仍算是非常成功的獨立搖滾樂團。他們並不像其它80年代的前輩們,在成名後,選擇與主流音樂唱片大廠簽約,並發行專輯,他們在整個樂團生涯始終都是透過獨立音樂品牌來發行專輯。外界時常稱他們為「美國獨立搖滾樂最有影響力的樂團之一」。一些知名的音樂評論家像是羅伯特·克里斯特高史蒂芬·湯瑪士·艾爾文英语Stephen Thomas Erlewine甚至稱他們是「90年代最優秀的樂團」,而他們也是次文化風潮的引領者。

历史[编辑]

樂團的起點與首張專輯 Slanted and Enchanted[编辑]

人行道樂團的前身,也就是由主唱史蒂芬.馬克摩斯與吉他手史考特.坎柏格所組成的錄音室計劃,最初的樂團名稱只使用了兩人名字的縮寫"S.M"或是另一個類似代號的名稱"Spiral Stairs"。

他們所製作的幾首單曲分別名為"Slay Tracks"、"Demolition Plot J-7"、"Prefect Sound Forever",風格都相當的粗曠隨性,已展現出濃濃的低傳真質感。

這些單曲,他們都是在"Louder Than You Think"這間私人錄音間所灌錄的,而這間錄音室的老闆,則是一名前嬉皮、同時也是後來樂團裡鼓手-蓋瑞.楊(Gary Young)。據蓋瑞當時的說法是,他在聽過了"S.M"所創作的歌曲後,作出了這樣的評論:「這個白癡史蒂芬完完全全是個作曲天才!」

在釋出了首張單曲專輯"Stay Track"之後,一名新進的鼓手傑森·透納(Jason Tuner)加入樂團,也就替換掉了當時還只是充當臨時鼓手的蓋瑞。

但在經過了幾場巡迴演出以及團練後,大家發現主唱史蒂芬與傑森兩人個性天差地遠、相處困難,這最終致使傑森選擇退出樂團,而蓋瑞也回鍋繼續擔任樂團的鼓手一職。

在這個時期,樂團明顯的受到了英國龐克搖滾樂團「The Fall」的影響,樂團吉他手坎柏格在1992年的某次訪談中,也表示他相當欣賞The Replacements(同樣也是注名的美國龐克搖滾樂團)的音樂風格。

但是,The Fall的樂團成員馬克·史密斯英语Mark E Smith卻沒給他們好臉色看。他宣稱人行道樂團「撕毀」了The Fall所創造的音樂風格,還批評人行道樂團的音樂"毫無原創性,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相較於馬克的不以為然,The Fall裡的其它成員們,卻都給予人行道樂團相當正面的評價。

大概在1992年,人行道樂團已是個完整的樂團了,因為他們又增加了兩名新團員,貝斯手馬克·艾柏德(他本來是樂團"最資深"的歌迷)以及另一位鼓手包伯·那斯塔維奇來協助蓋瑞,增加鼓點的繁複性。

他們的首張錄音室專輯Slanted and Enchanted,先是以傳統錄音帶的形式在地下音樂圈流傳了將近一年後,才正式於市面上發售。而同年,他們也釋出了新的單曲專輯Watery Domestic,此張專輯被形容是他們樂團在前期與後期的音樂風格裡,較為平衡的一張。

乐队在1999年于伦敦Brixton Academy的告别演唱会后解散。不过近年有复合的传闻。

鼓手蓋瑞·揚的離團與第二張專輯Crooked Rain, Crooked Rain[编辑]

在首張專輯Slanted and Enchanted發表後的幾個月內,人行道樂團開始他們正式成軍後的首次巡迴演出,但是樂團鼓手蓋瑞那脫序的怪異行徑讓團員們都感到非常頭痛。

他在樂團演出時不但向觀眾扔擲爛掉的馬玲薯、垃圾之外,還會在舞台上灑錢、四處亂跑、表演倒立,甚至在登場演出前喝個爛醉,導致在演出途中失去意識,每每癱軟在他的鼓組上。

1993年,樂團在澳洲、日本以及歐洲的世界巡迴演出期間,於哥本哈根飯店召開了一場內部會議,最主要是那斯塔維奇(樂團的另一名鼓手,同時也是當時樂團裡蓋瑞最好的朋友)指責蓋瑞那些不得體的行為,不但毫無必要,甚至還嚴重影響了樂團演出的品質,而樂團中的其它三名成員,史蒂芬、坎柏格以及艾柏德則對此保持緘默。

最終蓋瑞同意離開樂團,由史蒂夫·衛斯特(馬克摩斯在Whitney of American Art 博物館認識的警衛)替換之。

他們的第二張專輯Crooked Rain, Crooked Rain於1994年發表。

此張專輯比起前一張處女作來得更貼近傳統搖滾樂,其中的主打單曲"Cut Your Hair",是他們在主流商業市場中最成功的一首,不但在MTV以及電台中頻繁播放,他們也在脫口秀節目The Tonight Show With Jay Leno進行表演。這首歌的音樂錄影帶也在MTV的經典搞笑卡通節目-鱉四與大頭蛋中播放,並且被鱉四與大頭蛋稱作"混帳音樂",要樂團"給我努力點"!

在這張專輯中有一首被受爭議的歌曲,"Range Life"的歌詞明顯批判了另類金屬樂團-非凡人物以及石廟嚮導合唱團,但主唱馬克摩斯堅稱那段歌詞只不過是玩笑話,是以一名老嘻皮的觀點去批評現在的搖滾樂,後來在現場演唱的版本中,樂團名稱還替換成「辣妹合唱團」、「數烏鴉合唱團」…等知名團體。

而非凡人物樂團團長比利.寇根(Billy Corgan)則揚言如果人行道樂團要在1994年的Lollapaloozaup音樂祭上演出的話,他們就要取消原本非凡人物預定要演出的場次。在之後的數年,馬克摩斯和比利兩人的唇槍舌戰、隔空交火也始終未歇。

Wowee Zowee 和 Brighten the Corners[编辑]

第三張專輯Wowee Zowee於Memphis所灌錄,並在1995年的4月11日發行。這張專輯的風格比起前兩張較為多變,融合了龐克、鄉村音樂以及民歌搖滾這些音樂元素在裡頭,歌曲也總是維持著人行道的一貫風格,大量使用許多非傳統的編曲形式創作。

那時馬克摩斯從專輯中所選出的單曲相當奇怪,他把原因怪罪在大麻身上。雖然他在最近的訪談中提到,Wowee Zowee是人行道樂團最後一張經典專輯,但吉它手坎柏格卻不這麼想,他說:「我們在製作專輯的過程中犯了許多錯誤,急著想要把太多東西塞進歌曲裡,但我們根本還沒準備好!我的意思是,如果在那時能再給我們半年時間,那專輯肯定會更不一樣。」

根據鼓手那斯塔維奇在Slow Century DVD裡的訪談中提到:在Wowee Zowee發售後,樂團便如往常一般,開始於各地進行巡迴表演。但這次卻因為團員們酗酒及喀藥的關係,常常無法正常的上台表演。

1995年於Lollapalooza音樂祭的演出期間,他們曾因為糟糕的演出,惹惱了許多樂迷們,後來的一些從樂迷間流出的「靴腳」(Bootleg)中,就記錄了台下的觀眾不但噓聲不斷,甚至還朝著他們丟擲石塊及爛泥巴,讓樂團不得不立即停止演出、狼狽退場,團員們也深知自己脫序的行為已引發眾怒,自稱是「一個毀了Lollapalooza音樂祭的糟糕樂團」。

第四張專輯Brighten the Corner於1997年釋出,製作人為米奇.伊斯特(Mitch Easter)。此專輯在總長度上較短,曲風也更為傳統,有向主流音樂市場靠攏之意。

馬克摩斯在Slow Century DVD中提到過,Brighten the Corner的作曲方向其實是為了向樂迷們證明,樂團在主流派系及傳統搖滾音樂的形式上也多有琢墨。

Brighten the Corner不但收錄了樂團最為知名的兩首單曲"Stereo"和"Shady Lane",在銷售狀況上也比前幾張作品都來得要好上許多。

只不過,相對於樂團在事業上的成功,團員們彼此之間分劣的情況卻更加嚴重,這肇因於成員們各自將重心放在其它的音樂計劃、以及個人的家庭關係上。

Terror Twilight[编辑]

1999年,樂團開始製作他們的最後一張專輯"Terror Twilight"。

專輯的名稱是由鼓手包伯.那斯塔維奇所發想的,他在許多的訪談中透露這名稱的典故:「Terror Twilight指的是夕陽至黃昏時的一小段時間,這段時間對於交通安全可說是最危險的時刻了,因為在馬路上有一半的人這時會開大燈,而另一半的人不會,因此很容易就會發生意外事故。」

他在Slow Century DVD還表示,當時樂團為了專輯名稱是傷透了腦筋,最後由他所想出來的"Terror Twilight"以及另一個名稱" Farewell Horizontal"(典故來自於1989年由凱文.韋恩.吉特所寫的一本科幻小說的名字)作最後的決選。那斯塔維奇強烈支持自己所提的名稱:「我才不要用"Farewell Horizontal"來作為明年巡迴演出的名稱。」

樂團本來想自己承租錄音室灌錄唱片,他們選中了一間位在奧勒岡州波特蘭市的Jackpot! Studios錄音示。但是在過程中,馬克摩斯、艾柏德、那斯塔維奇、錄音室的員工以及馬克摩斯單飛後個人樂團裡的貝斯手Joanna Bolme常常只顧著玩Scrabble(一種文字拼圖遊戲),卻怠忽了專輯的製作。吉它手坎柏格在這段期間也倍感挫折,因為馬克摩斯老是打槍他所寫的新歌。 像是許多樂迷們心中的愛歌"For Sale: The Preston School Of Industry "和另一首由坎柏格所寫的新歌,到最後都被捨棄。 樂團也發現他們的進度過於緩慢,雖然已在錄音室待了兩個多禮拜,但專輯製作還是已接近停擺的狀態。所以他們決定雇用一名音樂製作人,希望他能協助完成專輯。

這次他們請到了大名鼎鼎的奈傑爾.蓋得里奇(Nigel Godrich),此人長期與英國另類搖滾天團電台司令(Radiohead),同時也是知名樂團Beck的專輯製作人。新官上任三把火,奈傑爾在一介入專輯製作後,就馬上發揮了他的影響力,他不但否決了樂團本來相中的錄音室(他認為那間不夠專業,像是個一般練團室),改到名為24-Track這間較為「先進且完整」的錄音室(這間同時也是他曾與Beastie Boys及R.E.M.等重要樂團合作時的工作場所),種種積極的作為讓團員們包括馬克摩斯、坎柏格以及那斯塔維奇等人都印象深刻!

那斯塔維奇對於蓋得里奇有此一說:「他提出了一個相當艱鉅的挑戰而且做得非常好!那就是他把重心全放在史蒂芬身上,我們其它人就被他拋在腦後。」而身為吉它手的坎柏格,對於史蒂芬老是退回他寫的新歌感到沮喪,在日後的訪談他回憶道:「Terror Twilight的製作過程一點也不有趣,是最難搞定的一張專輯。」

最後的巡迴演出以及樂團解散[编辑]

在專輯推出後,他們開始為期六個月的巡迴演出,但在這期間團員們吵架的次數多到數不清,尤其是史蒂芬和其它團員之間相處極為不睦。史蒂夫.衛斯特在數年後的訪談中回憶道:「在前往演出場地的巴士上,史蒂芬會用外套蓋住頭,拒絕和所有人交談,並稱他自己是『小賤貨』。」

一些評論家此時也開始推測樂團可能已經快無法維持下去,因為人行道在演出曲目表上排進越來越多他們早期所作的歌曲,頗有告別演唱會的意味。

最後在1999年的科切拉音乐节的演出時,馬克摩斯拒絕上台(有一說是他病得無法開口唱歌),以至該場表演全程只有音樂演奏,沒有人聲。事後,那斯塔維奇召開了內部會議,史蒂芬才脫口而出:「我就是不想再繼續了。」

1999年的11月20日,於倫敦Brixton Academy英语Brixton Academy上,樂團進行他們最後一次的演出,在表演過程中,史蒂芬將麥克風的線纏繞在手腕上當作手銬,並對台下的觀眾說:「這象徵著這幾年在樂團的日子。」

之後,他又在慶功宴上向所有人宣告人行道樂團即將解散。兩個禮拜後,唱片公司的發言人將這個消息通知新音乐快递雜誌:「人行道樂團因為以下五個原因,就此解散。1.家庭2.環遊世界3.網路時代來臨4.想跳舞5.引起注意。」

在2000年的夏季,馬克摩斯打電話給坎柏格,「你該在網站上宣佈咱們已經解散了才對。大家還是一直再問我們是不是已經解散,你知道我們已不再是同一個樂團了,對吧?」,而坎柏格則要史蒂芬打給其它樂團成員,正式宣佈解散這件事,但史蒂芬不肯,坎柏格只好自己來。史蒂夫.衛斯特稍後更坦承:「我從來沒接到過任何一個樂團成員的電話,正式告訴我樂團已經解散,我是透過網路才知道的。」

人行道樂團從此拉起布幕、走下歷史舞台,一個傳奇也就這麼的結束了。

专辑[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It's Official: Pavement Reunion Exceeds All Expectations. Rolling Stone. September 28, 2010 [2010-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