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
今際の国のアリス
Alice in Borderland
假名 いまわのくにのアリス
罗马字 Imawanokuni no Arisu
類型 懸疑恐怖推理
正式譯名 臺灣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
香港 今際之國的有栖
常用譯名 今際之國的愛麗絲
漫畫
作者 麻生羽呂
出版社 日本 小學館
臺灣 東立出版社
香港 文化傳信
連載於 週刊少年SundayS週刊少年Sunday
週刊少年Sunday(特別篇)
叢書 日本 Shonen Sunday Comics
連載期間 週刊少年SundayS:
2010年12月號-2015年5月號
週刊少年Sunday:
2015年19號-2016年14號
冊數 全18卷
話數 全65話+特別篇22話
動漫主題電子遊戲主題ACG專題模板說明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日语:今際の国のアリス)是日本漫畫家麻生羽呂日语麻生羽呂青年向少年漫畫作品,於《週刊少年Sunday超》(後改名為週刊少年SundayS)2010年12月號開始連載[1],並於2015年4月改至《週刊少年Sunday》每月連載,直至2016年2月完結。而作品會以不定期於《週刊少年Sunday》刊載「特別篇」。

另外,由麻生呂羽原作,黑田高祥作畫的相關作品「今際之路的愛麗絲」(日语:今際の路のアリス),於2015年9月在月刊Sunday Gene-X開始連載。

故事簡介[编辑]

一事無成的高三學生有栖良平,因為永遠比不贏優秀的弟弟,心中常想著逃離這討厭的現實。有一天,他與死黨苅部與張太一同鬼混時,目睹一顆極大的煙火,卻沒想到從此踏入了詭異的世界,還莫名其妙加入了一場「遊戲」。卻沒想到失敗的結果大得驚人……為了在這個世界生存下來,他們必須陸續參加遊戲,贏取「今際之國」的「簽證」!

登場人物[编辑]

本作品之登場人物名字幾乎都是以片假名書寫。名稱介紹為「中文名(日文名)/角色代號或在愛麗絲夢遊仙境愛麗絲鏡中奇遇中的代表角色」。

擔當角色的聲優以「サンデーCM劇場」/OVA的順序排列。

主要人物[编辑]

有栖良平/愛麗絲有栖 良平(ありす りょうへい) / アリス,聲:川原慶久[2]細谷佳正
高中3年級。無論學習和體育都毫不起眼,自稱「敗類」的少年。
出生於富裕家庭,不過自小在母親過世之後,身為教育家的父親從沒給予自己一絲關愛,只懂得使用自己的權力試圖讓有栖達到自己的期望,而且總是將自己與成績優異的弟弟比較,在家中只能感到自卑及毫無地位可言。但其實心思細膩而且觀察力強,能夠代入理解他人的立場、想法甚至黑暗面。
與好友苅部及勢川談及想要逃離現實時突然去到今際之國,遇上了紫吹並開始參加了各樣的「遊戲」。在生死之間感到自己活著的價值及今際之國的美好,但最終在遊戲7「躲貓貓」中只餘下自己一個存活下來。其後遇上了宇佐木把他救回來,發誓要找出「遊戲」的主辦者報仇,然後和宇佐木二人一起離開今際之國。
但在把第二階段的遊戲K「計數」,先後面對久間及遭遇竜田的死後,有栖開始感到迷惑並決定不再參加「遊戲」,決心與宇佐木一起安穩的活在當下,可是在夢到宇佐木被K殺掉,及後與韮木及苣屋重遇,使得有栖重新下定決心,與宇佐木前去參加最後一場「遊戲」Q。
最終把Q Clear後,選擇放棄永久居住權而回到現實世界,在醫院與宇佐木重遇重新相識,並在兩年後準備考取臨床心理醫生的資格。
擅長「遊戲」類型:
宇佐木柚葉/兔子宇佐木柚葉(うさぎ ゆずは) / ウサギ,聲:無/壽美菜子
因為父親是個攀山專家,所以從小已經有野外攀登經驗,擁有極佳的體能,以及製造武器和陷阱的經驗。
小時候因為身邊的兩個朋友互相不喜歡對方,但是發現宇佐木繼續跟對方來往後,反而一起排擠她,從此感覺到自己被一個看不到臉的巨大怪物之手包圍著,自己不被別人所認同允許,只有父親一個認同自己。但是在父親跟自己以新的路線攀登珠穆朗瑪峰後,被新聞質疑造假,受到外界的各種打擊而上吊自盡。
在感到連唯一認同自己的人都不存在世上時,宇佐木迷失到今際之國,在遊戲5「捉迷藏」中遇上了有栖,其後在遊戲7「躲貓貓」的會場外重遇上失去同伴的對方,並在他身上找到了失去支柱的共鳴而救活對方。
此後二人一起行動,並發展出感情,無論有栖做什麼也支持他的決定。在所有遊戲CLEAR後,選擇放棄永久居住權而回到現實世界,在醫院與有栖重遇重新相識。
擅長「遊戲」類型:

有栖的伙伴[编辑]

苅部大吉苅部 大吉(かるべ だいきち) / カルベ,聲:高橋英則[2]鈴木達央
有栖良平及勢川張太的好友,與有栖曾經是小學同學。擁有很強的體力,長大後重遇及救回被不良少年們毆打的對方,從而重新開始交集,並讓有栖及勢川二人長期進出自己經營的酒吧。母親是妓女而生父則不明,所以只要有人瞧不起自己便會把對方揍個半死。
於某夜凌晨與有栖及勢川從鐵路向涉谷的途中在某個鐵路站休息的時候看到天空放煙火,三人同時進入了彌留之國,並在遊戲3「神籤」的會場遇上紫吹小織,從對方口中得知彌留之國的情報。
在遊戲5「捉迷藏」遇到苣屋並從對方處獲知有關「海濱」的線索,後來在遊戲7「躲貓貓」中,為了讓有栖活下而躲起來,在說出了「海濱灘」的存在後被頸上的炸彈炸死GAME OVER。
勢川張太勢川 張太(せがわ ちょうた) / チョータ,聲:無/代永翼
有栖良平為同學。小時候看到父親的背影自覺自己長大後也會跟對方一樣並不會有出息。頭腦不太好,忙著融入於團體當中。初認識時有栖對他的印象並不好,但後來因為幫向自家丟石頭的對方揹黑鍋,從而對他改觀並成為朋友。
於某夜凌晨與有栖及苅部從鐵路向涉谷的途中在某個鐵路站休息時看到天空放煙火,三人同時進入了彌留之國,並在遊戲3「神籤」的會場遇上紫吹小織,從對方口中得知彌留之國的情報。後期與紫吹在同病相憐的情況下發生了肉體關係。
在遊戲7「躲貓貓」中,因為自知懦弱而四處逃跑躲藏,並告白了自己跟紫吹發生關係,而且對自己背叛朋友到處躲藏的行為道歉。為了讓有栖活下而躲起來,在時間歸零被頸上的炸彈當場炸死GAME OVER。
紫吹小織紫吹 小織(しぶき さおり) / シブキ,聲:無/坂本真綾
比有栖等人更早到達彌留之國的人,先遇上了另外兩名有經驗的「玩家」,從對方那裡得知「今際之國」各種的情報。但是在參加2遊戲後只餘下自己生還,並了解到自己難以在「今際之國」生存下去。
後來在遊戲3「神簽」遇上有栖他們並成為同伴,在與勢川獨處時自白自己的不安並跟對方發生關係。
在遊戲7「躲貓貓」中,一開始與其他三人互相殘殺,之後三人決定放棄遊戲,自己想要勝出時,卻發現無法背負三人的命運繼續生存下去而決心躲起來。最後時間歸零被頸上的炸彈當場炸死GAME OVER。

「海濱」[编辑]

又稱「海灘」。位於多摩川旁的酒店「休閒娛樂旅館多摩太平洋海濱」,由賣帽人彈間及粟國二人為首的滯留者集團。以從不同遊戲中集齊所以撲克為目的,從而讓集團的位列第一的成員逃出「今際之國」為目標,讓海濱得以聚集了各種各樣的職業的滯留者,同時為了應付各種不同種類的「遊戲」,通過各有所長的四人一組組成「集團」,把「遊戲」的風險減到最低,提高滯留者的生存率,並收集不同的撲克。
海濱裡設有三條規則:
  • 穿著泳裝
  • 撲克牌是全「海濱」的財產
  • 背叛者處以死刑
成為了「海濱/海灘」的成員會各自配給一條儲物櫃的鎖匙以作記認。而在海濱裡成員的號碼分配亦為他們在那裡的排名高低。這個次序除了處於上位的成員死亡而被調前,也可以通過得到未收集到過的撲克而大幅提升。
海濱由排名No.1的賣帽人派(理想派)及No.2的阿耆尼派(武斗派)這二大勢力互相牽制而保持安穏。但後來因為「賣帽人」的死亡及遊戲10「狩獵魔女」的出現而使得秩序甚至整個「海濱」崩潰。


彈間剛/賣帽人(瘋帽子)弾間 剛(だんま たける) / ボーシヤ,聲:無/若本規夫
排名No.1的「海濱」支配者。原本在是歌舞伎町有名的牛郎,後來繼承了先父的店、被商店街的人稱為「帽子屋(賣帽人)」。與粟國是是青梅竹馬的親友、只與對方共處時會稱呼對方為「阿杜」。
與粟國二人到來「今際之國」後、創造出帶給滯留者們希望的桃源鄉「海濱/海灘」並聚集起他們。可是為了保持「海濱/海灘」的秩序、支撐起人們的內心及勇氣,而對成員們謊稱「只要集齊了全部撲克牌就能離開『今際之國』」,然而後來從絕望中開始把謊言當成是真實並漸漸走火入魔,最終假裝要對栗國處以死刑而逼使對方殺死自己,讓自己得以逃離絕望。
擅長「遊戲」類型:「」。
粟國杜園/阿耆尼粟国 杜園(あぐに もりぞの) / アグニ
No.2 → No.1。自衛官。武斗派的領袖。與賣帽人是親友、私下會稱呼對方為「剛」。從小已經與母親一起承受著父親的家暴,為了保護母親而扮演著挑釁的角色。在母親逃離了家中以後,十二歲時自己同樣離家出走,並發誓要向父親報復而努力鍛鍊肉體和意志。可是父親在他離開後半年因急性酒精中毒去世,於是他只能懷抱著迷失及憤怒活下去。
與賣帽人到來「今際之國」後、一起建造了「海濱」的存在,並且為了其穩定而扮成與賣帽人敵對的武斗派的領袖,把「海濱」內的暴力份子聚集並控制掌管他們,維持著「海濱/海灘」的秩序。後來因為賣帽人投槍相向而反殺了對方,在發現一切只是圈套後而絕望地自暴自棄,並藉兩天後在「海濱」開始的遊戲10「魔女狩獵」當中,想把「海濱」全員抹殺連同自己也一同毀掉。
在殺戮的最後被有栖揭穿了賣帽人被殺事件的真相,在「海濱」崩解後離開。此後為了尋死而四處遊歷,在途中經過與稚羅的對戰、以及跟堂道隼人和塀谷朱音的相遇,而重新體會到過去失卻了的家族的牽絆。在打倒稚羅後,受到重傷的他發誓要活下去回到現實世界並與堂道和塀谷再次相見,而目送著簽證快要到期的堂道離開。
在所有遊戲CLEAR後,選擇放棄永久居住權而回到現實世界,並陷於昏迷當中。
擅長「遊戲」類型:「」。
韮木傑韮木 傑(にらぎ すぐる) / ニラギ
No.4 → 2。遊戲工程師。向舌頭安上穿孔耳環的粗魯的男人,栗國一派。在學生時代是很軟弱的人,總被不良學生欺霸,自覺得是一個「被人所厭惡的人」在。到達「臨終之國」之後對「遊戲」所產生出的恐怖心理中得到滿足感。
在遊戲10「魔女狩獵」中與苣屋戰鬥時,被對方用手製的火焰噴射器把上半身燒傷,從屋頂掉進泳池裡。最後打算燒死「海濱/海灘」的所有人而把酒店放火,成為了「海濱/海灘」崩潰的其中一個原因。
對「第二階段」開始後的第一天,與有栖他們一起把「計數」破關後分開。在重傷的時候重遇有栖及苣屋,把苣屋重打傷並要求他們一起進行大混戰,但其實是因為覺得他們是同類而想成為夥伴。在想要殺死宇佐木時被有栖打倒。
在所有遊戲CLEAR後,選擇放棄永久居住權而回到現實世界,全身燒傷躺在病床上,與同住一間病房與苣屋重遇。
擅長「遊戲」類型:「」。
真昼祐二(まひる ゆうじ)
No.5 → No.3。從大學生時代開始已經白手起家,兼任著IT風險投資企業公司的CEO。從「海濱/海灘」組成時已是當中的幹部。雖然憑著自己的聰明才智讓人生過得一帆風順,但是卻並沒有因此感到心滿意足。
在「海濱/海灘」崩潰的三天後,與有栖他們分別,並以「今際之國」的「外邊」作為目標踏上旅途,在登上山後卻發現外邊的世界空無一物。雖然已經抱住不再參加「遊戲」而死的準備,但在自然界之中看到生物的死亡而感受到生命的光輝,從而決定要不放棄努力活到最後一刻。回到城市後參加並CLEAR了Q。
在所有遊戲CLEAR後,選擇放棄永久居住權而回到現實世界,在醫院飯堂重遇安梨,並討論有關於靈魂與肉體分離的臨死體驗的理論。
擅長「遊戲」類型:「」。
安梨鶴奈(あん りずな)
No.6 → No.4。警視廳鑑定科的指紋鑒定官。頭腦冷靜的女性,戴著太陽眼鏡,擅於以邏輯和科學的力量去完成「遊戲」,賣帽人派。
在「海濱/海灘」崩潰後與有栖一起行動。在「第二階段」開始後,遭到稚羅的襲擊,與有栖他們分散逃走。跟三位前「海濱/海灘」的同伴參加並CLEAR了Q。
在所有遊戲CLEAR後,選擇放棄永久居住權而回到現實世界,在醫院飯堂重遇真昼,並討論有關於靈魂與肉體分離的臨死體驗的理論。
擅長「遊戲」類型:「」。
佐村隆寅(さむら たかとら)/Last Boss
No.8 → No.6。無職。沉默寡言、整張臉跟左臂都紋上刺青的光頭男人。屬於栗國一派。因為外表看上來像最終頭目一樣而被人稱為「Last Boss」。
在現實世界裡因為感到世界過於安穩而無法感受到生存的意義,直至來到「今際之國」開始品嘗到了依靠自己的力量得來的「生存」的自由,因而為了定居下來而找人幫自己整張臉都紋上刺青。
在遊戲10「魔女狩獵」中與水鶏戰鬥,受到她的挑釁格鬥策略而敗北。最後在「遊戲」終結時看著焚燒著的「海濱/海灘」,抱著無上自由的喜悅死去。
擅長「遊戲」類型:「」。
苣屋駿太郎/柴郡貓苣屋 駿太郎(ちしや しゅんたろう) / チシヤ,聲:無/櫻井孝宏
No.11 → No.9。醫大生。頭腦冷靜、冷酷無情的青年,選擇成醫是因為想要感覺自己對生命有否關心。特別篇「6」及「K」的主角。無論是對於別人還是自己的生命也毫不在意,對利用別人沒有罪惡感,但是為了活下去會冷靜的分析並進行賭注。
到達今際之國第一晚參加的遊戲是6「21點」,並得到獎品「一發子彈的手槍」。
在遊戲5「捉迷藏」時已經跟有栖相遇,認為大家是意外地闖入了童話的世界(愛麗斯夢遊仙境)裡,並把去「海濱」的提示給予苅部。
在「海濱」時為了偷取撲克牌而利用背叛了有栖,但在遊戲10「魔女狩獵」開始後,對於身在狂熱環境下依然保有自我意識的有栖感到興趣。「海濱」崩潰後單獨行動。在「第二階段」當中參加了J「麻雀」及K「美人投票」的遊戲。
跟九頭龍對戰後開始感到迷茫,跟有栖重遇時,因為保護宇佐木而被韮木所傷。
在所有遊戲CLEAR後,選擇放棄永久居住權而回到現實世界,與韮木同住一間病房。
擅長「遊戲」類型:「」。
水鶏光(くいな ひかり)
No.13 → No.11。服裝店員。雖然外表是女性,但其實是原本身為男人、擁有身份認同障礙的半變性人。特點是雷鬼頭及說話帶關西控。
在「海濱」時與苣屋因為利害一致而跟他成為朋友。在現實世界裡因為自己是武館唯一的繼承人,所以父親對其極之嚴厲,不過因為自己對於性別的問題而使得父母之間的關係不和睦,最終離家出走。後來雙親離婚後,母親因病入院,為了回報對方而決定回來照顧她,所以闖進「今際之國」後,積極地想要回到現實世界去。
雖然一開始對「海濱」的成員掩飾這個秘密,不過在遊戲10「魔女狩獵」的過程中,與Last Boss對戰時重疊起自己的過去,因此堅定起意志放下過去的包袱。「海濱」崩潰後與有栖在一起行動,也表明了自己擁有男人的身份。
在遊戲K「計數」完結後,與開始討厭「遊戲」的有栖分別獨自上路。之後參加並CLEAR了J。
在所有遊戲CLEAR後,選擇放棄永久居住權而回到現實世界。
擅長「遊戲」類型:「」→「」。
九条朝陽(くじょう あさひ)
No.35。高中生。真正身份為「發牌人」之一、為了遊戲10「魔女狩獵」的準備而與井上潜入「海濱」。
因為「魔女狩獵」見證人們的互相殘殺,感到井上枉死而暗自發誓要把「海濱/海灘」的人都消滅。但是看到有栖的苦惱而感到看見希望,最後在眾人的吵雜聲之下說出了自己的真正身份而被雷射殺死,終止了10「魔女狩獵」遊戲。
擅長「遊戲」類型:「」。
井上萌萌花(いのうえ ももか)
No.37。高中生。九条朝陽的朋友。真正身份為「發牌人」之一、為了遊戲10「魔女狩獵」的準備而與九条潜入「海濱」。
因為厭倦了漠視「玩家」的死亡得到生存的機會、質疑著作為人的意義,自願當上「魔女」自殺,希望「海濱/海灘」的人能夠不如「發牌人」所預期暴動,而是能冷靜地討論發現自己是魔女一事。
擅長「遊戲」類型:「」。
竜田康大(たった こうだい)
No.43。飛特族,是個有點隨便平凡的男生,總是戴著帽子。汽車修理工的兒子。在「海濱」崩解後與有栖一同行動。
因為父親辛苦工作卻只留下了債務過世,所以不相信默默耕耘會有回報,希望能成為大人物去養活母親。但是自己總被潮流及花言巧語所迷惑,曾經上過搞笑藝人訓練班及能力關發研討會,以及當過活動發起人,卻總是失敗甚至要向母親借錢,被朋友責罵他其實只是不願意腳踏實地地做人,也開始感到自己其實是個無用的人。
到達「今際之國」後因為被有栖感激認同而體會到自己的價值,在遊戲K「計數」裡為了幫有栖贏得遊戲而把自己的手臂夾斷失血過多而死。
擅長「遊戲」類型:「」。

J」參加者[编辑]

相全雅喜(あいぜん まさき)
高級汽車銷售員,雖然總是笑臉迎人,而且擅於籠絡誘導他人,但其實心底裡瞧不起及不相信他人。
原本打算在「遊戲」裡周旋於各人間得知自己的花色,但後來因為GAME OVER的人漸漸增多,沒有跟其他人建立信賴關係的他遭到孤立,在詢問刈谷答案時,被答知錯誤的花色而死。
桐生元氣(きりう げんき)
性格暴戾的職業摔跤手,臉上有著粗疤,崇尚著暴力支配主義。毎一回合都會虐打瀬戸以得知自己項圈上的花色、後來因為被瀬戸用刀刺中背部,在狂怒之下把對方暴打致死,而自己則因為觸犯了禁止事項而使項圈爆炸GAME OVER。
瀬戸秋文(せと あきふみ)
性格懦弱的青年。在現實世界中總被人當成是提款機敲詐。
在「遊戲」中被桐生以暴力要脅、除了太木外其實人都因為害怕桐生而不對他伸出援手,在盤田的誘導下決定反擊用刀刺向桐生的背,結果被對方暴毆致死。
太木一瓶(おおき いっぺい)
頂著爆炸頭的青年,擁有強烈的正義感。
在「遊戲」初期因為間接害死瀬戸,以及因為赤卷的扭曲而欺騙不少同伴致他們死亡,而飽受壓力一度無法相信他人,不過在御劔的誘導之下跟他再度組成團體,決定以不互相欺騙的情況下用監獄內的資源持續生活到物資用盡為上。但是因為御劔及刈谷的死亡而崩潰,拒絕回答問題而GAME OVER。
赤卷潤美(あかまき うるみ)
穿著帶熊耳帽外套的少女。起初領導著團體互相幫忙,但後來開始因為覺得金子可疑,而指使除了正義感強烈的太木以外的人告訴金子錯誤的的花色。後來漸漸地被這種支配的快感沖昏了頭腦,開始煽動成員把團隊內可疑的人逐個殺掉。最後因此被木松院逼使其他成員告知她錯誤的花色而GAME OVER。
木松院翔(きしょういん かける)
下顎留著臂子的男人。一開始加入了赤卷的團隊時,差點被金子告訴錯誤的花色,於是在赤卷的唆使下贊成排除金子,隨後因為精神漸漸變得不穩定,於是被視為危險的存在而被告知錯的花色而GAME OVER。
矢場旺希(やば おおき)/傑伯沃基
風險投資執行社長。學生時代擔任長達四年的美式足球部擔任四分衛,無論在各方面也是站立於眾人之頂的人。
在「遊戲」開始前便與志賀發生關係,以此來與她建成了堅固的支配與服從的關係。在赤卷團隊組成時已經預見他們的崩解,在御劔他們組成四人團隊時,把他及刈谷共同關在同一牢房而使二人觸犯禁止事頂而死。
雖然自稱跟盤田合不來,但是因為二人共同擁有「想要成為今栖之國的國民」的理念而合作。比起合作夥伴的完全冷酷無情,矢場似乎還保留一點人性,即使知道志賀在陷害自己,矢場亦希望她可以在遊戲當中生還告訴她正確的花色。
在所有遊戲CLEAR後,選擇取得永久居住權繼續留在「今際之國」。
志賀琴子(しが ことこ)
穿著黑衣黑長髮的女性。做人總是沒主見隨波逐流,無法拒絕別人強逼她做的事。在「遊戲」一開始便被矢場逼著發生肉體關係並組成團隊。不論是精神或是肉體上皆依賴著他,甚至稱呼他為「矢場大人」。
在跟矢場剛健立關係時,被J催眠指示把錯誤的花色告知對方,並被對方告知錯誤花色而GAME OVER。
盤田素那斗(ばんだ すなと)/潘達斯奈基
在到達「今際之國」前是一個收監在監獄的死囚,因為殺害四名女性而被判決死刑。精通心理學,無法對他人抱有同理心,只會以邏輯性分析別人。為了讓「遊戲」的走向變成自己感興趣的方向,而唆使瀨戶殺死桐生,把「遊戲」內的平衡打破。
因為覺得「今際之國」是個美麗的世界而想要成為國民,所以與矢場合作把遊戲CLEAR。
在所有遊戲CLEAR後,選擇取得永久居住權繼續留在「今際之國」。
御劔榮司(みつるぎ えいじ)
左眼下有傷疤、容貌端正的詐欺師。在「遊戲」一開始跟刈谷合作,起先自稱為銀行職員,直到反來讓太木及他們六道加入時,才坦白自己的真正身份,因為以前欺詐他們使得別人自殺,於是對欺騙他人感到後悔。不論是觀察力或是洞察力皆十分優秀、能夠冷靜地分析全盤的局面。
在赤卷的隊伍崩解後,讓太木及六道加入,打算以監獄內的備蓄食糧和平地渡過餘下的日子。但因為被矢場將他跟刈谷關在同一間牢房,觸犯禁止事項而GAME OVER。臨死前說出了J的真正身份。
刈谷國雄(かりや くにお)
說話女性化的光頭男。酒吧老闆。一開始跟御劔合作為為夥伴關係,直到赤卷的隊伍崩解後,讓太木及六道加入隊伍,打算以監獄內的備蓄食糧和平地渡過餘下的日子。但因為打算解救被矢場困在牢房的御劔,反而被對方把自己跟御劔一同關進牢房裡,因為觸犯了禁止規定而GAME OVER。
六道喝齋(ろくどう かっさい)
穿著袈裟留著鬍子的男性。教祖。自稱能聽到神明之聲並看清前路,初期試圖聚集教徒,但人們很快便因他可疑的言行,以及瀨戶和桐生的死而開始疑神疑鬼,不再相信他的話而死掉,因而也不再假裝教祖而乞求加入赤卷的團隊。
在赤卷的團隊崩解後,加入了御劔的團體,打算以監獄內的物資活到最後,但因為御劔及刈谷的死亡,太木陷入了絕望拒絕回答,沒有人告知他的花色而GAME OVER。
箕面瞭知(みのお あきとも)
戴著頸巾的短髮男生,一開始在眾人提議組隊時,已經提出質疑而導致一部份人疑心生暗鬼不願意共同合作,是個疑心強的人。
在瀨戶與桐生死亡後,抱著「既然人們已經開始互相殘殺,那就乘著能下手時先清除可疑的人」,而把錯誤的花紋告知給前來詢問的參加者,但同時也被抱有疑懼的對方告訴錯誤的花色GAME OVER。
日比野瑠衣(ひびの るい)
穿著水手服的女生。「遊戲」剛開始時時加入了團隊,跟成員們共同告訴假的花色給金子後,成為下一個目標被告知錯的花色而GAME OVER。
徳井芽衣沙(とくい めいさ)
社長千金。一開始試著以金錢收買別人。之後加入了赤卷的團隊,剛開始時因為看到團隊先後合力把錯誤的花色告知給金子及日比野,在無法相信他人的情況下,以為別人把錯誤的花色告訴自己,最後說出了錯的花色下GAME OVER。
金子元彦(かねこ もとひこ)
上班族男子,在「遊戲」一開始時已加入赤卷的團隊,不過因為一開始差點把錯誤的花色告知了木松院,而被眾人開始質疑,後來被以赤卷為首的成員們告知錯誤的花色而GAME OVER。

其他參加者[编辑]

龜山海斗(ウミガメ)/假海龜
目標是當報道攝影記者的男性。總是拿著手提攝影機,抱著完成使命的想法在今際之國到處遊走,除了以報道的視角每天在今際之國的生活拍攝下來,也訪問滯留的「玩家」的心態,以此追查這個國度的真相及真實。
在「第二階段」時途中遇上真昼,並發現了「發牌者」的基地。在基地裡遇到了一名知道不少情報的「玩家」並跟其到達他們的營地,當正要從一名女性「玩家」口中得知今際之國的真相時,稚羅出現並將對方及他射殺,在臨死前自白其實拍下片段不是為了追尋真相,而是為了證明自己曾經存在過而拍攝。
其手提攝影機之後被有栖拾獲。

「今際之國」國民[编辑]

一般被認為是主辦了一連串的「遊戲」的人們,其實全都是上一輪「遊戲」之中倖存到最後的滯留者,在CLEAR所有「遊戲」後選擇成為「今際之國」的國民。

JOKER
於所有「遊戲」被CLEAR後現身,支配著「今際之國」所有人的命運的唯一存在,看不到面貌的人。出現在有栖面前,問在他眼中自己是神還是惡魔,而得到了「中間管理職」一答案後,把所有決定放棄「今際之國」的永久居留權的人送回原本的世界。

人頭牌[编辑]

加納未來/紅心皇后加納未来(かのう みら) / ミラ
Q」。腦科學家精神科醫生。留著一頭黑色長髮的女性。
在人頭牌以外的「遊戲」全被CLEAR時從大屏幕放送中出現的四個剪影的其中一人。在有栖剛到達今際之國時,與九頭龍一起扮演著「玩家」潛入「海濱/海灘」當中,並成為當中的No. 7。擅於通過藥物去催眠及引起他人的幻覺。
在進行最後一個遊戲Q 「槌球遊戲」時,被有栖多番追問有關今際之國的真相,在誘導之下反把對方引進幻覺之中,讓他以為今際之國的一切只是自己害死朋友後於自我保護機制下產生的幻覺,但其實是想以精神科醫生的立場拯救對方。
認為能夠在「今際之國」存活下來的人都是病人,覺得人生是遊戲,所以選擇了活在享受當下。
最終有栖從幻覺中掙扎出來,於是二人繼續Q「槌球遊戲」直到最後,坦然的接受雷射GAME OVER。
擅長「遊戲」類型:「」。
九頭龍慧一九頭龍慧一(くずりゅう けいいち)九頭蛇
K」。國際律師。在人頭牌以外的「遊戲」全被CLEAR時從大屏幕放送中出現的四個剪影的其中一人,戴著眼鏡的男性。
在有栖剛到達今際之國時,扮演著「玩家」潛入「海濱/海灘」當中,並成為當中排名No. 3的參謀。在彈間死亡的同時,因為在參加「遊戲」期間失蹤,被誤以為已經死亡。
曾經抱著「生命的價值是平等」的高尚理想、作為一個維護著被害者的律師而努力著。但是在加入成為一家美國大企業的顧問律師後,於大公司與受害的訴訟者之間,感到貧富差距所帶來的不公平,從而被自身的無力感與罪惡感所苛責。在此以後,與肯定著格差與剥削系统的富人們交往時,開始不明白生命的價值何在時,迷失到今際之國當中。
成為今際之國的國民後遇上彈間,以「玩家」的身份與他一同建設「海濱」,之後也以監視官的身份扮演負傷的「玩家」參加遊戲4「RUN AWAY」。
K「美人選舉」當中,被苣屋問及為何會當上K及舉辦「遊戲」的理由,被說穿他無法自己決定生命的價值,所以成為國民永遠地參加「遊戲」,以「規則」作為這個世界唯一的法律及秩序。在最後與苣屋平分的情況之下,決定為了堅持自己的理想,帶著滿足的笑容被天秤上的王水倒下GAME OVER。
擅長「遊戲」類型:「」。
久間欣治久間欣治(きゅうま ぎんじ)
K」。在人頭牌以外的「遊戲」全被CLEAR時從大屏幕放送中出現的四個剪影的其中一人。遊戲4「RUN AWAY」的策劃人。
帶有朝氣的坦蕩裸體藝術家,抱著「即使今天會死去也不給自己留下一絲遺憾,把事情做到最好」的心態做所有事情,通過「遊戲」來體驗自己活在當下。
在遊戲K「計數」過程中,以其超然灑脫的性格影響到有栖,甚至讓對方對自己萌生出興趣與敬仰。其後被有栖以竜田的犧牲為契機反將一軍而輸掉,在死之前被有栖發現他曾經是「玩家」的身份,反過來安慰有栖只需找到自己的出路便行。最後被飛船上的雷射射下GAME OVER。
在有栖到達今際之國的五個月前,與樂團的成員一起以「玩家」的身份到達,並認識了九頭龍、加納及稚羅他們。
擅長「遊戲」類型:「」。
稚羅日勲稚羅日勲(しいらび いさお)
K」。年老的傭兵。在人頭牌以外的「遊戲」全被CLEAR時從大屏幕放送中出現的四個剪影的其中一人。
曾經是傭兵,只有在戰場上才能感到活著的價值。從熟悉的同業者阿柏契那裡接下了一份外國的工作,卻目睹對方中槍重傷,並要求稚羅把他殺掉得以解脫。從此認為生存是一份痛苦的事,而死亡則是一種救濟。所以在「遊戲」中狙擊「玩家」視為把他們從痛苦中解放。
最後被以為堂道被殺的栗國奮起突擊,把他的頭骨折斷,臨死前向著死去的戰友阿柏契道歉,在重疊著栗國與阿柏契的身影之下,聽著對方的原諒而GAME OVER。
擅長「遊戲」類型:「」。
駒山阿門(こまやま あもん)/亞蒙
J」。黑幫代理。臉上有刀疤及穿著織有家徽的和服的男人,說話帶關西腔。被苣屋稱為「安全思考的合理主義者」。在遊戲J「麻雀」中敗於苣屋而GAME OVER。
松下苑治(まつした えんじ)/傑克
J」。額髮蓋過右眼的男性。催眠治療師,其右眼實際為能看到項圈上花色的義眼。在J「遊戲」當中扮演成掩飾自己自信心脆弱的人成為盤田的同伴。視於近距離觀看他人自相殘殺的畫面為樂趣,因此一直無法自拔地參加「遊戲」,藉此感受到成就感及優越感之快感,為了享受這種感覺而成為今際之國的國民。
在「單人牢房」的最初已經定好了各人的角色,並打算以反移情來讓盤田自以為在支配他。而且於「遊戲」初期,在志賀與矢場的關係還沒穩固時催眠對方,教唆她到遊戲最後把錯誤的花色告訴矢場。在以為把所有「玩家」都除掉時,反被矢場及盤田揭穿其真實身份,並以嚴刑逼使他說出有關今際之國的情報,最後受不了酷刑而故意說出錯的花色而GAME OVER。

其他國民[编辑]

設樂颯胡(したら そうご)
遊戲K「計數」裡久間的同伴。留著小山羊鬍子及鮑伯頭的男人。在遊戲「計數」裡與久間一同想出作戰方案。與久間在原本的世界是同一樂團的成員。在與同伴們進攻到有栖的陣地時,被竜田觸碰到而負分GAME OVER。
擅長「遊戲」類型:「」。
如月詩(きさらぎ うた)
遊戲K「計數」裡久間的同伴。化著煙燻眼裝,性格有點冷酷的女性。在「遊戲」中輸掉而與同伴們一同GAME OVER。
擅長「遊戲」類型:「」。
牧琢巳(まき たくみ)
遊戲K「計數」裡久間的同伴。沉默寡言的健碩光頭男。與久間在原本的世界是同一樂團的成員。擅於格鬥技,與水鶏的實力不相上下。在「遊戲」中輸掉而與同伴們一同GAME OVER。
擅長「遊戲」類型:「」。
神崎豪謙(かんざき ごうけん)
遊戲K「計數」裡久間的同伴。留著一臉鬍子,說話豪邁的男人。跑酷選手,跟宇佐木在互相較勁的過程中認同了對方。在「遊戲」輸掉後與同伴們一同GAME OVER。
擅長「遊戲」類型:「」。

特別篇的主要人物[编辑]

在特別篇當中,也有本篇的人物參與「遊戲」。

堂道隼人(どうどう はやと)/渡渡鳥
特別篇4「問卷調查」的主角。
初中3年生。家中有一個正在治療賭博成癮的母親。暗戀著同班同學椎名琴音,他的朋友二宮為了撮合他跟椎名而向女方搭話,最後反而跟對方交往。受到家庭問題、失戀,以及朋友的疏離的衝擊,在感到自暴自棄想要逃離現實時迷失到今際之國。
在到達今際之國第一日參加4「問卷調查」時認識了有栖。後來遇上椎羅的狙擊但成功逃脫,因而遇上了栗國與塀谷,從而建立起家族的牽絆,並燃起了與椎羅對戰的決心。在打倒椎羅後,打算把最後的「遊戲」CLEAR讓大家回去原來的世界,而前往Q的會場。
在所有遊戲CLEAR後,選擇放棄永久居住權而回到現實世界,在栗國的病房外與塀谷重遇。
擅長「遊戲」類型:「」。
山根魁翔 (やまね かいと)/睡鼠
特別篇4的遊戲「RUN AWAY」的主角。
前暴力團成員。跟一個自稱毫無男人運的女人交往,因為她而決定金盤洗手時卻闖進了今際之國,為了女友而決定要逃離回原來的世界。但是在參加遊戲時,因為對於逃脫的方法理解錯誤而GAME OVER。
塀谷朱音(へいや あかね)/三月兔
特別篇7的遊戲「湯鑊」的主角。
對任何事情都莫不關心、直覺很敏銳的女高中生。在小時候目擊過母親把外遇對象帶回家纏綿的景象,因此抱有自己的父母是混蛋自己也是混蛋,所以不能獲得幸福的想法。在母親意外過世後並不感到悲傷,同時也對自己的人生感到毫無所謂,但其實心底裡渴望著戀愛及結婚的人生。
在遊戲7「湯鑊」中,左側腹跟左腳都嚴重受傷,雖然在嚴峻的環境下一度想過放棄,但因為看到母親的幻覺,道出了已經放下了把自己一切的過錯怪罪到她身上的包袱,在對方的指引下找到出口。事後遇到外科醫生為她的左腳安裝上刀片義肢。
為了躲避椎羅而在森林野營,從而遇上中了圈套的栗國與堂道並一同作戰。最開始是以自己的生存為優先而協助他們,但是後來三人建立起家族般的牽絆而幫助他們。為了能夠回到原來的世界,於是與堂道一同前往最後的「遊戲」會場。
在所有遊戲CLEAR後,選擇放棄永久居住權而回到現實世界,在栗國的病房外與堂道重遇。
擅長「遊戲」類型:「」。
八田貫幸(はった つらゆき)/海他
特別篇7的遊戲「湯鑊」中登場、業餘拳擊手。在今際之國滯留的第十二天挑戰7「湯鑊」,結果被從會場中心空洞噴出來的高熱温泉燙死GAME OVER。
飛鳥馬尚(あすま たかし)
特別篇中參加K「美人遊戲」的證券業務員。精通經濟學。但是因為在「遊戲」裡連番猜錯數值,於是被天秤上的王水倒下GAME OVER。
擅長「遊戲」類型:「
彌重勉三(やしげ べんぞう)
特別篇中參加K「美人遊戲」的年老數學者。對於數學計算手到拿來,自稱只要以自己的頭腦便能把「遊戲」CLEAR。但因為太過相信自己的頭腦而陷入死胡同,在連番猜錯數值下,被天秤上的王水倒下GAME OVER。
擅長「遊戲」類型:「」。
大門妃納子(だいもん ひなこ)
特別篇中參加K「美人遊戲」的參加者、從事高利貸、依靠直覺的女性。在飛鳥跟彌重GAME OVER,「遊戲」追加規則後,被苣屋看穿她的心理而輸掉,最後被天秤上的王水倒下而GAME OVER。
擅長「遊戲」類型:「」。

「今際之國」[编辑]

「今際之國」是一個接近有栖他們所知的世界的地方、除了滯留者外並無他人的荒蕪之地。舞台限定於東京的23個區、當離開了23區以外的地方只能見到一片荒野,即使想要駕車也無法到達其他縣或是縣邊境。東京外側的其他城市並不存在,只有群山包圍。在「今際之國」想要生存下去只能全力「遊戲。」
事實上是在東京遭到了隕石撞擊的遇難者們的靈魂所到之地,如果在「今際之國」死去的話在現實世界之中也會死去,而在Clear所有遊戲後,選擇留在「今際之國」的人會得到永久居留權並參與下一輪「遊戲」,選擇放棄永久居留權的話便會遺忘所有在「今際之國」的記憶,及帶著在「今際之國」所留下的傷勢回到現實之中。

滯留者與「簽證」[编辑]

  • 到達「今際之國」的所有人,都曾經看到過烟火、蝴蝶或霧等。
  • 到達「今際之國」的滯留者為了生存必須要得到「簽證」(入國許可申請証明)。
  • 若然「簽證」過期的話在每晚十二時會被雷射從上空照射死亡。
  • 滯留者若要取得「簽證」必須要參加遊戲。

「玩家」與「發牌者」

  • 到訪「今際之國」的滯留者分為「玩家」與「發牌者」。
  • 「玩家」即是「遊戲」的參加者,以「遊戲」CLEAR為目標;而「發牌者」則是「遊戲」的營運者,以把「玩家」全數殺害為目標。
  • 當「玩家」把除了「人頭牌」以外所有的卡牌「遊戲」CLEAR、代表著「發牌者」全員死亡。相對如果能把「玩家」全滅、則是「發牌者」的勝利。

國民

  • 原本身份是上一輪「遊戲」把所有遊戲CLEAR且倖存到最後,並自願得到永久居留權的「玩家」。
  • 設計「遊戲」的內容及難度的的主辦方及監視官。
  • 不需要再為取得簽證而參與任何「遊戲」,但可假扮成「玩家」與其他滯留者交流及參與「遊戲」。
  • 當「第二階段」開始時,必須親身與「玩家」進行「遊戲」。

「簽證」[编辑]

玩家的「簽證」

  • 玩家「簽證」從撲克牌決定,數字代表可停留日數,花色代表遊戲類型。每種遊戲每天日落後分別在不同的地方進行,成功CLEAR遊戲者可獲得一張遊戲難易度的撲克牌和可停留日期「簽證」,簽證日期可累計。

發牌者的「簽證」

  • 發牌者「簽證」與玩家不同,必須參加主辦單位策劃的遊戲,並且當起負責者才能獲得。
  • 遊戲參加人數代表可停留日數,參加遊戲的人如果全部死亡,就可以獲得相應人數的可停留日期「簽證」,簽證日期可累計。
  • 即使參加遊戲的「玩家」只要有一人CLEAR遊戲便會GAME OVER。
  • 如果「玩家」把除了「人頭牌」外的所有「遊戲」CLEAR的話,在「中場休息」之後,發牌者會被雷射殺死。
  • 發牌者不能說出自己的身份,否則會當場被雷射殺死。

進入和停留[编辑]

  • 彌留之國處於日本東京。
  • 進入者為殞石落下到東京時的遇難者。
  • 進入前會看到天空放出的巨大煙花後就會進入彌留之國。
  • 進入彌留之國的人有一天的停留期,進入彌留之國後分為「玩家」或者是「發牌者」,兩者為對立狀態。
  • 要在彌留之國停留更長時間需要獲得「簽證」。
  • 「簽證」從遊戲裡獲得,「玩家」的方法為把「遊戲」CLEAR,「發牌者」則是視該「遊戲」的死亡人數而定。

禁止事項[编辑]

  • 離開了日本領海範圍的話,即使簽證未到期依然會被雷射射死。
  • 「發牌者」的身份暴露了給「玩家」知道的話、會被雷射射死。
  • 「玩家」於「第一階段」的期間、不能進入「發牌者」的支部内。若然進入的話會便雷射射殺強制排除。不過在「第二階段」開始後便能自由出入。

「遊戲」[编辑]

  • 「遊戲」會場存在於23個區內,必須自己尋找。
  • 「遊戲」在毎天晩上開始。
  • 「遊戲」的會場會在日落後被照亮。
  • 「遊戲」會場是由本部傳達給各支部的「發牌人」去營建。
  • 「遊戲」會場有電力與自來水供應。電力是從特定場所輸送。
  • 「遊戲」內容需要入場後才能知道。
  • 「遊戲」的難易度、類型及停留日數由撲克牌顯示,花色決定種類,數字代表可停留數字,數字越大難度越高。
規則:
遊戲花色 類型 備註
黑桃 肉體型 適合對自己體格,體力自信的人
方塊 智慧型 適合頭腦好和知識豐富的人
梅花 平衡型 黑桃和方塊兩者的平衡,適合團體合作分工的類型
紅心 心理型 最殘忍,最容易讓人崩潰的類型
  • CLEAR遊戲的人能夠離開場地並獲得難易度的撲克牌和「簽證」,遊戲難度高的甚至獲得額外獎品。
  • 遊戲不能中途退出,否則視為失敗處理,立刻死亡。
  • 多數遊戲也要在限定日數內完成,但也有少數沒規定日期的遊戲。
  • 「玩家」如果無法在限定時間內通關「遊戲」,將會全員死亡。也有會場會在「遊戲」完結後被爆破。

「第二階段」[编辑]

  • 除了「人頭牌」以外的「遊戲」都通關,代表了「玩家」與「發牌者」之間的對戰完結後,會有一段日子的「中場休息」,然後便會開始「第二階段」的「遊戲」。
  • 在「中場休息」期間,簽證的日數並不會減少。
  • 在「第二階段」中勝出的滯留者,只要打到「人頭牌」的十二種舞台,就可以成為「今際之國」的國民。
  • 除了「K」以外,其他花牌會在23區各設置一個會場,會場上空會有一艘懸掛著撲克牌花樣的飛船。
  • 跟「第一階段」不同,「遊戲」的開始時間並沒限制。
  • 當「遊戲」被CLEAR後、會場上空的飛船便會墜落。

「遊戲」[编辑]

目前已知道內容的「遊戲」
3 5 6 7 K
2 4 7◎ 10 J Q
3 4 K
4 6◎ J◎ K◎

※ ◎表示該「遊戲」內容必須要有「玩家」死亡才能CLEAR。(遊戲的難度愈高,出現此內容的機率愈高。)

本篇的「遊戲」[编辑]

第一階段[编辑]

黑桃[编辑]

3《主題公園》
CLEAR:不被「吉祥物」抓到從正門逃脫。
GAME OVER:被「吉祥物」抓到殺死。
此為久間身為「玩家」時所參與的第一個「遊戲」。

5《捉迷藏》
CLEAR:躲避者必須在半個小時內找到鬼的房間按下老本,老本有兩個,必須有兩個玩家同同時按下後才能過關。
GAME OVER:半小時內雙方無一通關。

6《斑馬打倒猛獸》

CLEAR:殺死所有猛獸就可通關遊戲。
GAME OVER:玩家全滅。

紅心[编辑]

2(不知名遊戲)

玩家每人搭上一列四節乘客車廂的列車。
搭上後每人獲得一個氧氣面罩和三個可使用五分鐘的氧氣罐,每次使用就必須用到氧氣沒有為止。
玩家每前進一個車廂,車門會鎖上,必須停留五分鐘,才可通過下一車廂。
其中一個車廂會排放劇毒性瓦斯,可通過放置車廂的鮮花是否枯萎來確認。
CLEAR:走到最後一節車廂。
GAME OVER:無法走到最後一節車廂。

7《躲貓貓》◎
玩家其中之一扮演狼,其他玩家扮演羊。
在10分鐘之內,狼和羊互相廝殺,若扮演狼的人看到了扮演羊的人,狼和羊身份會互換。
CLEAR:時間結束時成為狼的玩家。
GAME OVER:時間結束時成為羊的玩家。

10《狩獵魔女》
在限定時間內找出殺害少女的魔女。原為5遊戲,在彈間死去後改為10。
CLEAR:把魔女用火燒掉。
GAME OVER:限定時間內無法找出魔女。

梅花[编辑]

3《神簽》
參加者抽籤,在限定時間內抽中大吉以下的人要回答問題,問題答案為數字,答對或抽中大吉者過關,答錯的人與答案相差數字多少,就會有多少支火箭從神簽所說明的方向向答錯的人發射過來。
CLEAR:全玩家抽籤後無論問題是否正確,存活下來即可通關。
GAME OVER:燈籠全部熄滅時,還欠人未抽神簽,或者玩家全滅。

方塊[编辑]

4《提問是》
在限定時間內回答哪一個開關能夠把燈開啟。
燈在另一個房間,開關有三個,門關上時能夠隨意打開或關閉開關,但門在打開的時候,使用其中一個開關後,門就不能再關閉,並且不能再使用其他的開關。
CLEAR:回答正確。
GAME OVER:回答錯誤或在水浸到天花板上的電線前未能回答。

第二階段[编辑]

除了人頭牌以外的「遊戲」全部被CLEAR後,由餘下的「玩家」與「國民」的對決。
K、J及K請參照#特別篇的「遊戲」介紹。

紅心[编辑]

J《單人牢房》
20名玩家在遊戲開始時於脖子上套上一個項圈。
每一回合該項圈在脖子後方的位置會顯現出其中一種花色。
玩家必須在限定時間內於單人牢房內回答出自己項圈上的花色,答錯者的項圈會爆炸並當場死亡。
CLEAR:J死亡。
GAME OVER:J以外,僅剩一名玩家存活。
Q《槌球遊戲》
在規定的時間內把球通過六個門,並把這過程完成三次。
CLEAR:完成三次沒有「中途棄權」的槌球比賽。
GAME OVER:中途棄權,自我放棄繼續「遊戲」的意志。

梅花[编辑]

K《計數》
玩家隊與K隊互爭點數。
限定時間2小時。
雙方最初各持有一萬點。
各隊伍可以自由分配點數。

奪取點數方法:
決鬥 接觸對方身體,點數多為勝利,從點數少的人獲得500點。(可複數參戰)
道具 遊戲會場的六處地方有加分道具,(例如+1000,+2000)。
陣地 每隊各自擁有一個陣地,有無限點數。


碰到對方陣地可獲得10000點。
碰到已方陣地的人點數增加到無限大,在這種情況決鬥,雙方移動的點數增加到10000點。
通過決鬥奪取分數後,會處於無效狀態,此時必須觸碰已方陣地,否則再次決鬥無效。
無效狀態下決鬥,雙方的手腕會發出能把人電暈的高壓電流。
CLEAR:點數較高隊伍。
GAME OVER:點數較低隊伍,點數為負數的玩家會立刻GAME OVER。

特別篇的「遊戲」[编辑]

黑桃[编辑]

7《湯鍋》
CLEAR:在遊戲場地倒塌之前離開會場。
GAME OVER:玩家全滅。
K《SURVIVAL》
目前為唯一在彌留之國中場地範圍會移動的遊戲。
參加者為範圍內玩家。
只有殺死K的人才可獲得簽證。
CLEAR:殺死K。
GAME OVER:玩家全滅。

紅心[编辑]

4《問卷調查》
搭上安裝在大廈外層的升降台後,會從頂樓降下一半的樓層,然後看著屏幕在60秒內回答問題。
答案只有多與少。
回答多的人,正確會上升一層樓,錯誤就會下降一層樓,並遭受強大電流洗禮。
回答少的人,正確會上升兩層樓,錯誤電梯就會立刻斷開纜繩,直接GAME OVER。
如果回答的過程中玩家能夠讓其他的玩家回答錯誤的答案,自己答案正確的話能夠額外增加上升五層樓的獎勵。
CLEAR:到達頂樓。
GAME OVER:到達最底層。

梅花[编辑]

4《run away》
限定的時間內到達終點。
CLEAR:到達終點。
GAME OVER:無法在限定時間內到達終點。

方塊[编辑]

6《21點》◎
以自己的簽證剩餘時間按小時算,換成籌碼進行遊戲,一個小時算一個籌碼。
在限定時間內進行賭場遊戲21點,每個人輪流做莊家,所有牌發完後到下一位做莊家。
籌碼為0的人會被頸上綁住的繩子吊起來直接game over。
發現使用了不正當手段贏取籌碼的人要用桌上的手槍把對方給裁決,用其他方法裁決的也視為game over。
CLEAR:只剩下一個人的時候遊戲結束,此人過關,剩餘的籌碼也當作簽證加入到新簽證。
GAME OVER:限定時間內剩下兩個人或以上,所有人GAME OVER。
J《麻雀》◎
四人進行關西麻雀。
CLEAR:成為第一名。
GAME OVER:第二名或以下
K《美人投票》◎
五人在一分鐘內從1 – 100的整數裡選出一個數字,然後在不知道其他人的選擇下,求出全員選擇的平均數,輸入與平均數乘以0.8的數字,最靠近數字的人得勝,勝者以外的人扣一分。
到第二回合追加了「兩人以上選擇同一數字的情況下選擇無效」,以及「加入『正中獎勵』,敗者的一方扣兩點」的規則。
第三回合再追加一條「有一方選擇0的情況下,選擇100的一方勝出」的規條。
CLEAR:最後一名生存者。
GAME OVER:扣分達到十分。

出版書籍[编辑]

卷數 日本 小學館 香港 文化傳信 臺灣 東立出版社 封面人物
發售日期 ISBN 發售日期 ISBN 發售日期 ISBN
1 2011年4月18日 ISBN 978-4-09-122819-2 2012年3月30日 2012年10月19日 ISBN 978-986-317-972-6 有栖良平
2 2011年9月16日 ISBN 978-4-09-123269-4 2012年5月1日 2013年5月9日 ISBN 978-986-317-973-3
3 2012年1月18日 ISBN 978-4-09-123444-5 2012年6月27日 ISBN 978-988-8114-61-0 2013年6月20日 ISBN 978-986-317-974-0 苅部大吉
4 2012年7月18日 ISBN 978-4-09-123779-8 2013年1月3日 ISBN 978-988-8194-53-7 2014年1月9日 ISBN 978-986-317-975-7 宇佐木柚葉
5 2012年10月18日 ISBN 978-4-09-123897-9 2013年9月8日 2014年5月8日 ISBN 978-986-324-499-8 苣屋駿太郎
6 2013年1月18日 ISBN 978-4-09-124171-9 2013年11月15日 ISBN 978-988-8195-88-6 2014年6月24日 ISBN 978-986-324-886-6 佐村隆寅
7 2013年5月17日 ISBN 978-4-09-124304-1 2014年3月8日 ISBN 978-988-8195-89-3 2014年12月1日 ISBN 978-986-332-887-2 彈間剛
8 2013年8月16日 ISBN 978-4-09-124363-8 2014年6月11日 水鶏光
9 2013年12月18日 ISBN 978-4-09-124514-4 2014年11月13日 ISBN 978-988-8318-03-2 安梨鶴奈
10 2014年3月18日 ISBN 978-4-09-124580-9 2015年2月18日 ISBN 978-988-8318-04-9 久間欣治
11 2014年6月18日 ISBN 978-4-09-124667-7 2015年8月19日 ISBN 978-988-8318-82-7 韮木傑
12 2014年10月17日 ISBN 978-4-09-125308-8 椎羅日勳
13 2014年12月18日 ISBN 978-4-09-125416-0 粟國杜園
14 2015年2月18日 ISBN 978-4-09-125560-0 堂道隼人
15 2015年5月18日 ISBN 978-4-09-125837-3 塀谷朱音
16 2015年9月18日 ISBN 978-4-09-126206-6 九頭龍慧一
17 2016年1月18日 ISBN 978-4-09-126698-9 真晝祐二
18 2016年4月18日 ISBN 978-4-09-127097-9 加納未來
  • 限定版(附OVA DVD)
卷數 日本 小學館 封面人物
發售日期 ISBN
12 2014年10月15日 ISBN 978-4-09-941842-7 有栖良平
13 2014年12月16日 ISBN 978-4-09-941850-2 宇佐木柚葉
14 2015年2月16日 ISBN 978-4-09-941849-6 苅部大吉

OVA[编辑]

本作為小學館《Sunday》連載的7部作品連續OVA化「ANISUN」企劃之一,隨漫畫單行本第12卷特別版於2014年10月15日發售首集OVA。並於2015年10月6日起三星期在TOKYO MXANISUN劇場日语アニサン劇場》電視節目內播出。

配音人員[编辑]

製作人員[编辑]

  • 原作:麻生羽呂(週刊少年Sunday、週刊少年Sunday增刊連載)
  • 企劃:佐上靖之、繩田正樹、勝股英夫
  • 監督:橘秀樹
  • 副監督:松根正人
  • 系列構成:中村亮介
  • 人物設定:須藤智子
  • 美術監督:桑原悟
  • 色彩設計:但野由紀子
  • 攝影監督:岩井和也
  • 3D監督:濱村敏郎
  • 編集:坪根健太郎
  • 音樂:堤博明
  • 音樂製作:田井基良
  • 音響監督:土屋雅紀
  • 動畫製作人:burnum studio
  • 製作人:鳥光裕、大山良、岩瀨智彥
  • 動畫製作:SILVER LINK./CONNECT
  • 製作:ANISUN製作委員會

各話列表[编辑]

話數 日文標題 中文標題 劇本 分鏡 演出 作畫監督 總作畫監督
#1 game1 ♣3「くらぶのさん」 game1 ♣3「梅花三」 中村亮介 松根正人 原友樹、丹羽信禮
須藤智子
須藤智子
#2 game2 ♠5「すぺえどのご」 game2 ♠5「黑桃五」 橘秀樹
#3 game3 ♥7「はあとのなな」 game3 ♥7「紅心七」 島津裕行 橘秀樹

相關項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