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古汉语到官话的语音演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古汉语官话方言经历了较显著的语音演变,主要现象见下:

声母[编辑]

一、(官话、非核心晉語)浊音清化:中古汉语的浊阻塞音(塞音、擦音、塞擦音)清化,普遍規則爲平声浊阻塞音变为送气音,仄声浊阻塞音变为不送气音。

*C– ------ [ – 响音,+ 浊 ] → [ + 送气 ]/#_____ (平)
*C– ------ [ – 响音,+ 浊 ] → [ – 送气 ]/#_____ (仄)
中古音例字 *b– 平
*d– 上
*g– 上
*d͡z– 去
*z– 入
北京 t k t͡ɕ ɕ
渭南 tsʰ s
济南 t k t͡ɕ ɕ
烟台 t k t͡ɕ ɕ
南京 t k t͡ɕ ɕ
兰州 t k t͡ɕ ɕ
成都 t k t͡ɕ ɕ
太原 pʰ/p t t͡ɕ ɕ

注意太原话中 *– 转变为 –,类似于客家话。 太原话「/」后表太原南郊话


二、(南京)非鼻音化:中古汉语 *n–(泥母)和 *l–(来母)合并为 l–。

  • n– ------ → l–/#_____
中古音例字 *p
*
*m
*p
*t
*
*n
*l
*k
*
*h
*h
北京 p m f t n l k x x
渭南 p m ɕ t l l k x x
济南 p m f t n l k x x
烟台 p m f t n l k x x
南京 p m f t l l k x x
兰州 p m f t n l k x x
成都 p m f t n n k x f
太原 p m f/ɕ t n l k x x


三、(成都)鼻音化:中古汉语 *n– 与 *l– 合并为 n–。

*l– ------ → n–/#_____


四、(西南官话,如成都、重庆)唇齿音化:中古汉语 *h–(晓母)在 [–u–] 介音/元音前时变为 [f–],从而“夫”与“呼”同音(/fu/)。北京和其他北方官话方言无此现象。

*x– ------ → f–/#_____u


五、(官话和其他方言)颚化:合并高元音 [–i]/[–y] 前的两组中古汉语声母。多数官话方言都有此现象,从而使“精经”、“清轻”、“酒九”、“趣去”同音。山东东北部的烟台、牟平方言除外。见尖团合流

*ts–、*tsʰ–、*s– ------ → t͡ɕ–、t͡ɕʰ–、ɕ–/#______–i、–y (精系)
*k–、*–、*– ------ → t͡ɕ–、t͡ɕʰ–、t͡ɕ– 或 t͡ɕʰ–/#______–i、–y (见系)
中古音例字 *t͡s
*t͡sʰ
*s
*t͡s
*k
*t͡sʰ
*
*t͡s
*k
*t͡sʰ
*
北京 ts t͡sʰ s t͡ɕ t͡ɕ t͡ɕʰ t͡ɕʰ t͡ɕ t͡ɕ t͡ɕʰ t͡ɕʰ
合阳 ts t͡sʰ s ts t͡ɕ t͡sʰ t͡ɕʰ ts t͡ɕ t͡ɕʰ t͡ɕʰ
济南 ts t͡sʰ s t͡ɕ t͡ɕ t͡ɕʰ t͡ɕʰ t͡ɕ t͡ɕ t͡ɕʰ t͡ɕʰ
烟台 ts t͡sʰ s t͡ɕ k t͡ɕʰ t͡ɕ k t͡ɕʰ
南京 ts t͡sʰ s t͡ɕ t͡ɕ t͡ɕʰ t͡ɕʰ t͡ɕ t͡ɕ t͡ɕʰ t͡ɕʰ
兰州 ts t͡sʰ s t͡ɕ t͡ɕ t͡ɕʰ t͡ɕʰ t͡ɕ t͡ɕ t͡ɕʰ t͡ɕʰ
成都 ts t͡sʰ s t͡ɕ t͡ɕ t͡ɕʰ t͡ɕʰ t͡ɕ t͡ɕ t͡ɕʰ t͡ɕʰ
太原 ts t͡sʰ s t͡ɕ t͡ɕ t͡ɕʰ t͡ɕʰ t͡ɕ t͡ɕ t͡ɕʰ


六、(山西、陕西、甘肃)唇齿塞擦音化:塞音变为双唇塞音与唇齿擦音组成的塞擦音。

*p–、*– ------ → p͡f–、p͡fʰ–/#_____–u、–o (帮系)(宝鸡、麟游)
*ʈ–、*ʈʰ–、ɖ–、*s– ------ → p͡f–、p͡fʰ–、f–/#_____–u (知系)(西安、潼关、永济、运城、兰州)
*t͡ʃ–/t͡ɕ–、*t͡ʃʰ–/t͡ɕʰ–、*d͡ʒʰ–/d͡ʑʰ–、*ɕ–/ʃ– ------ → p͡f–、p͡fʰ–、f–/#_____–u (莊系、章系)(西安、潼关、永济、运城、兰州)
中古音例字 *p
*p
*
*
*ʈ
*t͡ʂ
*ɕ
*
北京 p p t͡ʂ t͡ʂʰ ʂ ʂ
西安 p p pf t͡sʰ/p͡fʰ f s
潼关 p p pf p͡fʰ f f
宝鸡 p͡f p͡f p͡fʰ p͡fʰ p͡f p͡fʰ f f
麟游 p͡f p͡f p͡fʰ p͡fʰ p͡f tsʰ f f
济南 p p t͡ʂʰ t͡ʂʰ ʂ ʂ
烟台 p p t͡ɕ t͡ʂʰ ɕ ʂ
南京 p p t͡ʂ t͡ʂʰ ʂ ʂ
兰州 p p p͡f p͡fʰ f f
成都 p p t͡s t͡s s s
太原 p p t͡s t͡sʰ s/f s/f


七、(北京等)卷舌音化。 烟台、成都、太原话无此现象,故无卷舌音。

*ʈ–、*ʈʰ–、*ɖ– ------ → t͡ʂ–、t͡ʂʰ–/#_____ (知系)
*t͡ʃ–、*t͡ʃʰ–、*ʃ–、*ʒ– ------ → t͡ʂ–、t͡ʂʰ–、ʂ–/#_____ (莊系)
*t͡ɕ–、*t͡ɕʰ–、*ɕ– ------ → t͡ʂ–、t͡ʂʰ–、ʂ–/#_____ (章系)


八、(某些方言)前化。

*t͡ʃ–、*t͡ʃʰ–、*ʃ– ------ → t͡s–、t͡sʰ–、s–/#_____ (莊系)
*t͡ɕ–、*t͡ɕʰ–、*ɕ– ------ → t͡s–、t͡sʰ–、s–/#_____ (章系)
*t͡s–、*t͡sʰ–、*s– ------ → t͡θ–、t͡θʰ–、θ–/#_____ (精系)(某些胶辽官话,如青岛)


九、(某些方言)齿龈音/龈后音塞擦化

*ʈ–、*ʈʰ–、*ɖ– ------ → t͡s–、t͡sʰ–/#_____ (知系)
*ʈ–、*ʈʰ–、*ɖ– ------ → t͡ɕ–/t͡ʃ–、t͡ɕʰ–/t͡ʃʰ–/#_____–i、–y (知系)
中古音例字 *t͡s
*t͡sʰ
*s
*ʈ
*ʈʰ
*ɖ
*t͡ɕ
*t͡ɕʰ
齿
*ɕ
*t͡ʂ
*t͡ʂʰ
北京 ts t͡sʰ s t͡ʂ t͡ʂʰ t͡ʂʰ t͡ʂ t͡ʂʰ ʂ t͡ʂ t͡ʂʰ
西安 ts t͡sʰ s t͡ʂ t͡sʰ t͡ʂʰ ts t͡sʰ s ts t͡sʰ/p͡fʰ
济南 ts t͡sʰ s t͡ʂ t͡ʂʰ t͡ʂʰ t͡ʂ t͡ʂʰ ʂ t͡ʂ t͡ʂʰ
烟台 ts t͡sʰ s t͡ɕ t͡sʰ t͡sʰ t͡s t͡sʰ s t͡s t͡sʰ
青岛 t͡θʰ θ t͡ʃ t͡ʃʰ t͡ʃʰ t͡ʂ t͡ʂʰ ʂ t͡ʂ t͡ʂʰ
南京 ts t͡sʰ s t͡ʂ t͡ʂʰ t͡ʂʰ t͡ʂ t͡ʂʰ ʂ t͡ʂ t͡ʂʰ
兰州 ts t͡sʰ s t͡ʂ t͡ʂʰ t͡ʂʰ t͡ʂ t͡ʂʰ ʂ t͡ʂ p͡fʰ
成都 t͡s t͡sʰ s t͡s t͡sʰ t͡sʰ t͡s t͡sʰ s t͡s t͡sʰ
太原 ts t͡sʰ s t͡s t͡sʰ t͡sʰ/t͡s t͡s t͡sʰ s t͡s t͡sʰ


十、(多数官话方言,如北京、烟台、南京、兰州、西安、太原)软颚鼻音元音化:中古汉语 *ŋ–(疑母)变为零声母。济南话中此现象不完全,仍有 ŋ– 保留。成都话无此现象。

*ŋ– ------ → Ø/#_____
中古音例字 *ŋ
*ŋ
*Ø
*Ø
*ȵ
*ȵ
*ȵ
*ȵ
北京 Ø Ø Ø Ø ɻ ɻ ɻ ɻ
西安 Ø/ȵ ŋ ŋ ŋ Ø/Ø Ø/ʐ Ø v
济南 Ø ŋ ŋ ŋ ʐ ʐ l l
烟台 Ø Ø Ø Ø Ø Ø Ø Ø
南京 Ø Ø Ø Ø ʐ ʐ ʐ ʐ
兰州 Ø Ø Ø Ø ʐ ʐ ʐ v
成都 ŋ ŋ ŋ ŋ z z z z
太原 Ø/ɣ ɣ Ø/ɣ Ø/ɣ z z/v z/v z/v


十一、(西安)软颚鼻音前化

*ŋ– ------ → ȵ–/#_____


十二、(太原)软颚鼻音擦化

*ŋ– ------ → ɣ–/#_____


十三、(西安、济南、成都、太原、天津)产生软颚鼻音:中古汉语 *Ø–(影母)变为软颚鼻音 /ŋ–/。

*Ø– ------ → ŋ–/#_____


十四、中古汉语的日母发展为 ɻ、ʐ、z 等。这一过程比较复杂。参见日母

韵母[编辑]

一、(北京等)添加介音 /–u–/。开口韵变合口韵。江淮和西南官话无此现象。

*–Ø– ------ → u/#(C)_____V
中古音例字 *
*tʰɑ
*t͡sɑ
*ŋɑ
*kuɑ
*kuɑ
*huɑ
*
北京 tuo tʰuo t͡suo uo kuo kuo xuo luo
西安 tuo tʰuo t͡suo ŋɤ kuo kuo xuo luo
济南 tuɤ tʰuɤ t͡suɤ kuɤ kuɤ xuɤ luɤ
烟台 tuo tʰuo t͡suo uo kuo kuo xuo luo
南京 to tʰo t͡so ŋo ko ko xo lo
兰州 tuo tʰuo t͡suo ŋɤ kuo kuo xuo luo
成都 to tʰo t͡so ŋo ko ko xo no
太原 tʰɤ t͡sɤ ɣɤ kuɤ kuɤ xuɤ


二、太原在歌一開中並未增生合口。

*–u– ------ → Ø/#(C)_____V
中古音例字 *tuɑn *nuɑn *luɑn *kĭĕm *kĭɐŋ *ŋĭwɐn
北京 tuan nuan/nan luan/lan t͡ɕin t͡ɕiŋ yan
西安 tuæ̃ nuæ̃ luæ̃ t͡ɕiẽ t͡ɕiŋ yæ̃
济南 tuæ̃ nuæ̃ luæ̃ t͡ɕiẽ t͡ɕiẽ yæ̃
烟台 tan nan lan kin kiŋ yan
南京 tuã nuã luã t͡ɕiŋ t͡ɕiŋ iẽ
兰州 tuan nuan luan t͡ɕin t͡ɕin yɛn
成都 tuan nuan luan t͡ɕin t͡ɕin yan
太原 tuæ̃ nuæ̃
næ̃
luæ̃ t͡ɕing t͡ɕiŋ


三、(官话等)中古汉语双唇鼻音韵尾 */–m/ 与齿龈鼻音韵尾 */–n/ 合并。

*–m ------ → –n/_____#


四、(烟台、南京、兰州、成都、太原)中古汉语齿龈鼻音韵尾 */–n/ 变为软颚鼻音韵尾 /–ŋ/,或 /–ŋ//–n/,从而使“金”、“京”同音。

*–n ------ → –ŋ/_____#
*–ŋ ------ → –n/_____#


五、(西安、济南、南京、太原)韵母为单元音/双元音 + /–n/ 时,则元音可发生鼻音化;鼻化后韵尾可脱落(西安、济南、南京)或进一步去鼻化为非鼻化元音。

*–Vn ------ → –ṽn/#(C)_____#
*–ṽn ------ → –/#(C)_____#
*– ------ → –V/#(C)_____#


六、(官话)在合口三等字的 /–u, w/ 前的 */–j–/ 变为闭前圆唇音 /–y/

*–j– ------ → –y–/#_____u、w
中古音例字 *jiɛp *nɒp *pæt *ŋjwɐt *kuək *lĭək
北京 ie na pa ye kuo li
西安 ie na pa ye kuei li
济南 ie na pa ye kuɤ li
烟台 ie na pa kuo li
南京 ie la pa ye kuo li
合肥 iɐʔ lɐʔ pɐʔ yɐʔ kuɐʔ liɐʔ
兰州 ie na pa yo kuei li
成都 ie na pa ye kue ni
太原 ieʔ naʔ paʔ yəʔ kuəʔ liəʔ


七、(多数官话方言)中古汉语入声韵尾变为声门塞音 /–ʔ/,并逐渐消失。

*–p、*–t、*–k ------ → –ʔ/_____#
*–ʔ ------ → Ø/_____#
方言 中古汉语 *–m、*–n、*–ŋ 鼻化元音 V 中古汉语 *–p、*–t、*–k
北京 n、–ŋ Ø
西安 ŋ Ø
太原 ŋ ʔ
济南 n、–ŋ Ø
烟台 n、–ŋ Ø
南京 n、–ŋ Ø
合肥 n、–ŋ ʔ
扬州 n、–ŋ ʔ
武汉 ŋ Ø
成都 n、–ŋ Ø

声调[编辑]

主要规则是:(1)中古汉语的平声分为阴平与阳平;(2)入声派入其他声调。 官话方言一般有三至七个声调,以四调者居多。

一、清平变阴平,浊平变阳平:有清声母的平声字变为阴平,有浊声母的平声字变为阳平。

*T1 平声 ------ → T1a 阴平/清声母
*T1 平声 ------ → T1b 阳平/浊声母


二、浊上归去

*T2 上声 ------ → T2a/清阻塞声母
*T2 上声 ------ → T2b/浊阻塞声母
T2b ------ → T3b 去声/浊阻塞声母


三、入声派入其他声调

*T4 入声 ------ → T1a、T2、T3/清声母
*T4 入声 ------ → T1b/浊阻塞
*T4 入声 ------ → T3/响声母(含零声母)
中古音 阴平
T1a
阳平
T1b

T2

T3
阴入
T4a
阳入
T4b
北京 55 35 214 51
西安 21 24 53 55
济南 213 42 55 21
烟台 31 214 55
南京 31 24 11 44 5
合肥 21 45 24 53 5
银川 44 53 (53)21 13
成都 44 31 53 13
太原 11 11 53 45 2 54

参考文献[编辑]

  • Margaret Mian Yan. Introduction to Chinese Dialectology.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