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数基本定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代数基本定理说明,任何一个一元複系数多项式都至少有一个複数。也就是说,複数代数封闭的。

有时这个定理表述为:任何一个非零的一元n次複系数多项式,都正好有n个複数根。这似乎是一个更强的命题,但实际上是“至少有一个根”的直接结果,因为不断把多项式除以它的线性因子,即可从有一个根推出有n个根。

尽管这个定理被命名为“代数基本定理”,但它还没有纯粹的代数证明,许多数学家都相信这种证明不存在。[1]另外,它也不是最基本的代数定理;因为在那个时候,代数基本上就是关于解实系数或複系数多项式方程,所以才被命名为代数基本定理。

高斯一生总共对这个定理给出了四个证明,其中第一个是在他22岁时(1799年)的博士论文中给出的。高斯给出的证明既有几何的,也有函数的,还有积分的方法。高斯关于这一命题的证明方法是去证明其根的存在性,开创了关于研究存在性命题的新途径。

同时,高次代数方程的求解仍然是一大难题。伽罗瓦理論指出,对于一般五次以上的方程,不存在一般的代数解。

证明[编辑]

所有的证明都包含了一些数学分析,至少是实数或複数函数的连续性概念。有些证明也用到了可微函数,甚至是解析函数

定理的某些证明仅仅证明了任何实系数多项式都有複数根。这足以推出定理的一般形式,这是因为,给定複系数多项式p(z),以下的多项式

q(z)=p(z)\overline{p(\overline{z})}

就是一个实系数多项式,如果zq(z)的根,那么z或它的共轭複数就是p(z)的根。

许多非代数证明都用到了“增长引理”:当|z|足够大时,首系数为1的n次多项式函数p(z)的表现如同zn。一个更确切的表述是:存在某个正实数R,使得当|z| > R时,就有:

\tfrac{1}{2}|z^n|<|p(z)|<\tfrac{3}{2}|z^n|

複分析证明[编辑]

证明一[编辑]

寻找一个中心为原点,半径为r的闭圆盘D,使得当|z| ≥ r时,就有|p(z)| > |p(0)|。因此,|p(z)|在D内的最小值(一定存在,因为D紧致的),是在D的内部的某个点z0取得,但不能在边界上取得。于是,根据最小模原理p(z0) = 0。也就是说,z0p(z)的一个零点(根)。

证明二[编辑]

由于在D之外,有|p(z)| > |p(0)|,因此在整个複平面上,|p(z)|的最小值在z0取得。如果|p(z0)| > 0,那么1/p在整个複平面上是有界的全纯函数,这是因为对于每一个複数z,都有|1/p(z)| ≤ |1/p(z0)|。利用刘维尔定理(有界的整函数一定是常数),可知1/p是常数,因此p是常数。于是得出矛盾,所以p(z0) = 0。

证明三[编辑]

这个证明用到了辐角原理。设R为足够大的正实数,使得p(z)的每一个根的绝对值都小于R;这个数一定存在,因为n次多项式函数最多有n个根。对于每一个r > R,考虑以下的数:

\frac{1}{2\pi i}\int_{c(r)}\frac{p'(z)}{p(z)}\,dz,

其中c(r)是中心为0,半径为r的逆时针方向的圆;于是辐角原理表明,这个数是p(z)在中心为0、半径为r的开圆盘内的零点的数目N,由于r > R,所以它也是p(z)的零点的总数目。另一方面,n/z沿着c(r)的积分除以2πi,等于n。但这两个数的差为:

\frac{1}{2\pi i}\int_{c(r)}\frac{p'(z)}{p(z)}-\frac{n}{z}\,dz=\frac{1}{2\pi i}\int_{c(r)}\frac{zp'(z)-np(z)}{zp(z)}\,dz.

被积分的有理表达式中的分子,次数最多是n − 1,而分母的次数是n + 1。因此,当r趋于+∞时,以上的数趋于0。但这个数也等于N − n,因此有N = n

证明四[编辑]

这个证明结合了线性代数柯西积分定理。为了证明每一个n > 0次複系数多项式都有一个根,只需证明每一个方块矩阵都有一个複数特征值[2]。证明用到了反证法

A为大小n > 0的方块矩阵,并设In为相同大小的单位矩阵。假设A没有特征值。考虑预解函数

 R(z)=(zI_n-A)^{-1},\,

它在複平面上是亚纯函数,它的值位于矩阵的向量空间内。A的特征值正好是R(z)极点。根据假设,A没有特征值,因此函数R(z)整函数,根据柯西积分定理可知:

 \int_{c(r)} R(z) dz =0.\,

另一方面,把R(z)展开为几何级数,可得:

R(z)=z^{-1}(I_n-z^{-1}A)^{-1}=z^{-1}\sum_{k=0}^{\infty}\frac{1}{z^k}A^k\cdot

这个公式在半径为||A||的闭圆盘的外部(A算子范数)成立。设r > ||A||。那么:

\int_{c(r)}R(z)dz=\sum_{k=0}^{\infty}\int_{c(r)}\frac{dz}{z^{k+1}}A^k=2\pi iI_n

(仅当k = 0时,积分才不等于零)。于是得出矛盾,因此A一定有一个特征值。

拓扑学证明[编辑]

z0 ∈ C为使|p(z)|在z0取得最小值的数; 从用到刘维尔定理的证明中,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数一定存在。我们可以把p(z)写成z − z0的多项式:存在某个自然数k和一些複数ckck + 1、…、cn,使得ck ≠ 0,以及:

p(z)=p(z_0)+c_k(z-z_0)^k+c_{k+1}(z-z_0)^{k+1}+ \cdots +c_n(z-z_0)^n.

可推出如果a是−p(z0)/ck的一个k重根,且t是足够小的正数,那么|p(z0 + ta)| < |p(z0)|,这是不可能的,因为|p(z0)|是|p|在D内的最小值。

对于另外一个用到反证法的拓扑学证明,假设p(z)没有根。选择一个足够大的正数R,使得对于|z| = Rp(z)的第一项zn大于所有其它的项的和;也就是说,|z|n > |an − 1zn −1 + ··· + a0|。当z依逆时针方向绕过方程为|z| = R的圆一次时,p(z),像zn那样,依逆时针方向绕过零n次。在另外一个极端,|z| = 0时,“曲线” p(z)仅仅是一个(非零的)点p(0),它的卷绕数显然是0。如果z所经过的回路在这两个极端中被连续变形,那么p(z)的路径也连续变形。我们可以把这个变形记为H(Re^{i\theta},t)=p((1-t)Re^{i\theta}),其中t大于或等于0,而小于或等于1。如果我们把变量t视为时间,那么在时间为零时,曲线为p(z),时间为1时,曲线为p(0)。显然在每一个点t,根据原先的假设p(z)都不能是零,因此在变形的过程中,曲线一直都没有经过零。因此曲线关于0的绕数应该不变。然而,由于绕数在一开始是n,结束时是0,因此得出矛盾。所以,p(z)至少有一个根。

代数证明[编辑]

这个证明需要依赖实数集的如下事实:正实数在\mathbb{R}上有实平方根,以及任何奇次多项式在\mathbb{R}上有一个根(这可以用介值定理证明)。

首先\mathbb{C}=\mathbb{R}[x]/(x^2+1)=\mathbb{R}(i)。经过简单的计算可以证明\mathbb{C}在开平方运算下是封闭的(利用事实1)。结合char\mathbb{C}=0\neq2。得出\mathbb{C}不存在二阶扩张。

由于char\mathbb{C}=0,于是任何\mathbb{C}的扩张都是可分的,从而任何\mathbb{C}代数扩张都可以被包含在一个伽罗瓦扩张内。假设K/\mathbb{C}是一个伽罗瓦扩张。考虑伽罗瓦群G=Gal(K/\mathbb{C})西罗2-子群H。那么[K^H:\mathbb{C}]是奇数。由本原元定理得出,KH存在本原元\alpha,它的极小多项式是奇次的。但是利用实数集的事实2,任何奇次数多项式在实数上有一个根,于是不存在奇次的且次数>1的不可约多项式。于是H=G,K^H=\mathbb{C},[K:\mathbb{C}]是2的幂次。

假设[K:\mathbb{C}]=2^r并且r>0,再次利用西罗定理,G存在一个阶为2r-1的子群N。这时[K^N:\mathbb{C}]=2。这和先前\mathbb{C}不存在二阶扩张矛盾。因此\mathbb{C}的任何代数扩张都是\mathbb{C}本身,代数基本定理得证。

推论[编辑]

由于代数基本定理可以视为複数域是代数封闭的,可推出任何关于代数封闭域的定理在複数域都是适用的。这个定理有一些推论,要么是关于实数域的,要么是关于实数域与複数域之间的关系的:

  • 每一个一元实系数多项式都可以表示为常数、x + a形式的多项式(a为实数),以及x2 + ax + b形式的多项式(ab为实数,a2 − 4b < 0)的乘积。
  • 每一个一元实系数有理函数都可以写成a/(x − b)n形式的有理函数(其中n是自然数,ab是实数),与(ax + b)/(x2 + cx + d)n形式的有理函数(其中n是自然数,abcd是实数,c2 − 4d < 0)的和。由此可以推出,任何一个一元实系数有理函数都有一个初等原函数
  • 实数域的任何一个代数扩张要么与实数域同构,要么与複数域同构。

韦达公式[编辑]

韦达公式把多项式的系数\lbrace a_k \rbrace与它的根\lbrace x_k \rbrace的和与积联系起来。

这可以直接从以下等式的展开式推出: a_nX^n + a_{n-1}X^{n-1} +\cdots + a_1 X+ a_0 = a_n(X-x_1)(X-x_2)\cdots (X-x_n)

注释[编辑]

  1. ^ 参见R. Remmert的作品The fundamental theorem of Algebra的§1.9。
  2. ^ 证明参见这里

参考文献[编辑]

历史上的文献[编辑]

  • Gauss, Carl Friedrich, Demonstratio nova theorematis omnem functionem algebraicam rationalem integram unius variabilis in factores reales primi vel secundi gradus resolvi posse, Helmstedt: C. G. Fleckeisen. 1799 
  • Weierstraß, Karl. Neuer Beweis des Satzes, dass jede ganze rationale Function einer Veränderlichen dargestellt werden kann als ein Product aus linearen Functionen derselben Veränderlichen. Sitzungsberichte der königlich preussischen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zu Berlin. 1891: pp. 1085–1101. 

现代作品[编辑]

  • Gersten, S.M.; Stallings, John R., On Gauss's First Proof of the Fundamental Theorem of Algebra, Proceedings of the AMS. 1988, 103 (1): 331–332, ISSN 0002-9939 
  • Gilain, Christian, Sur l'histoire du théorème fondamental de l'algèbre: théorie des équations et calcul intégral, Archive for History of Exact Sciences. 1991, 42 (2): 91–136, ISSN 0003-9519 
  • Netto, Eugen; Le Vavasseur, Raymond, Les fonctions rationnelles §80–88: Le théorème fondamental//Meyer, François; Molk, Jules, Encyclopédie des Sciences Mathématiques Pures et Appliquées, tome I, vol. 2, Éditions Jacques Gabay. 1916, 1992, ISBN 2-87647-101-9 
  • Smithies, Frank, A forgotten paper on the fundamental theorem of algebra, Notes & Records of the Royal Society. 2000, 54 (3): 333–341, ISSN 0035-9149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