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盈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金庸武侠小说人物
聖姑
姓名 任盈盈
綽號 聖姑、任大小姐
门派 日月神教教主
家庭 任我行(父)
令狐沖(夫)
武功
内功 日月神教內功
轻功 日月神教輕功
绝技 日月神教劍法(疑似魚腸劍法)
兵器 長短雙劍

任盈盈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女主角,于第十三回“学琴”登场。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独女,东方不败夺权后尊为“圣姑”。

盈盈是个复杂的女子。她乖戾狠辣却又腼腆温婉,柔情款款,雍然大度,善解人意。容貌绝色,如仙人白玉,秀丽脱俗,明艳绝伦。倾心痴恋于令狐冲,却始终端庄守礼,不忘孝道,不负情义,自传琴而致知音,由知己终成伴侣。极擅音律,能一人琴箫分奏艰深奥秘的《笑傲江湖》曲。金庸评其为最理想的妻子。

她背负重伤垂死的令狐冲上少林寺,拼却一死求换《易筋经》救情郎性命的情节是书中的一条重要暗线。

令狐冲,任我行,向问天等人与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生死搏斗处于下风,任盈盈机智袭击杨莲亭,从而扭转战局。助任我行夺得教主之位。

生平[编辑]

任盈盈為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之獨生女,7歲時父亲被東方不敗秘密囚禁於西湖底,由東方不敗養大,在杨莲亭得势前地位仅次于东方不败,掌握教眾生殺大權,江湖中邪教人尊稱為「聖姑」,正教人称之妖女。她得东方不败真传,武功了得,曾力戰少林高僧方生大師。善抚琴吹箫。行走江湖时不以真面目示人,看到她面目的人往往自毁双目以自保。

登場時与綠竹翁隱居在洛陽,後救了重傷的令狐冲。绿竹翁称其为姑姑以掩人耳目,外人看到年邁的綠竹翁,便認為任盈盈年紀更大。在意外見其面容以前,令狐冲都稱她婆婆,對其甚是尊敬有禮。令狐冲對盈盈訴說自己對小師妹的深情卻得不到結果,盈盈因令狐冲的情深而對他傾心。

令狐冲从未忘情于他的小师妹,但这并不表明他对盈盈的感情是被勉强的。当他还不知道任盈盈的真实身份时,对于那个隔在竹帘后的“婆婆”就有了相当的知遇的亲切;从一开始见识盈盈的真实面目时,岳灵珊已在跟林平之发展,令狐冲情场失意,他就开始对盈盈的美丽有情不自禁欣赏,也对她有了感觉,也有着敢在她面前“言语不规矩”的亲密感觉而不是像对岳灵珊那样“小师妹不喜欢我油嘴滑舌”的愧疚;而当他和她共同经历了重重风浪後感情更一日千里。被困在华山漆黑的山洞里时,他已经是自然地想到“天幸是和盈盈死在一起”而不是“我终于可以去地下追寻我的小师妹”了。

後經歷任我行解困,並與日月神教光明左使向問天、令狐冲一起上黑木崖擊殺東方不敗以助父親重奪教主之位。由於東方不敗武藝高強,令狐冲、任我行和向問天等人聯手不但仍無法取勝,而且漸漸處於下風,於是任盈盈轉而刺殺東方不敗的情人楊蓮亭,使東方不敗分心,最後露出破綻,被令狐冲、任我行和向問天三人擊中要害。

任我行解困、擊殺東方不敗和重掌日月神教後,欲將任盈盈嫁給令狐冲,並提拔他當副教主,令狐冲不願;後任我行欲消滅五嶽劍派和少林武当,一统江湖,令狐冲和任盈盈分離,直到岳不羣比武刺瞎左冷禪後才再相會。

令狐冲直到岳靈珊死時,依然對昔日痴情念念不忘,但兩人的感情也越來越深。而後在經歷了思過崖洞穴之變後,兩人被岳不羣所擄獲,危急時得儀琳相救。不過父親任我行大陣仗登上華山,欲消滅五嶽劍派,再次邀約令狐沖入教,令狐沖拒絕,任我行一怒下宣布一個月後將消滅恆山派門下,兩人遂再度分離。一個月後,兩人意外碰面,原來任我行在令狐沖離開後意外暴斃,盈盈接掌了日月神教教主之位,與令狐沖和平解決此事,亦順便互贈文定之禮。

任盈盈在服喪三年後與令狐冲成婚,新婚四個月後,在華山路上跟令狐冲說:「想不到我任盈盈竟跟你這隻大馬猴扣在一起。」自此封劍隱居,與令狐沖笑傲江湖。

性格[编辑]

任盈盈雖然貴為日月神教聖姑,地位僅次於教主東方不敗,從小被奉若公主。她受盡眾人阿諛、寵溺,又看遍了黑木崖上種種卑鄙、骯髒、無情、寡廉之事,卻是出淤泥而不染,毫不沉溺於名利、諛詞之中。寬宏大度、淡泊名利,有著大小姐尊貴的氣質,卻無大小姐嬌貴蠻橫的脾氣。任盈盈對政治權力並不熱衷,頗具有隱士性格,寧可隱居洛陽綠竹巷,也不要神教中的阿諛諂媚。金庸在笑傲後記有中寫道:「令狐冲是天生的隱士,對權力沒有興趣。盈盈也是隱士,她對江湖豪士有生殺大權,卻寧可在洛陽隱居陋巷,琴簫自娛。她生命中只重視個人的自由,個性的舒展。唯一重要的只是愛情。」

日月神教上下都與她交好,神教手下的江湖群豪,見了盈盈,無不大聲歡呼「聖姑!聖姑!」,一齊躬身行禮。對盈盈又是敬畏,又是感佩。得到那麽多尊崇,據她自己說是這樣的:「每次都是我去(向東方不敗)求情,討得(三屍腦神丹的)解藥給了他們……他們來向我磕頭求告,我可硬不了心腸,置之不理。」

不過身為魔教中人,任盈盈仍然有其心狠乖戾,不容冒犯的一面:被手下發現與令狐冲在一起,就立刻把他們流放荒島;在令狐冲制住岳不羣后,给岳不羣喂食三尸脑神丹。(令狐冲叹了口气,心想盈盈出身魔教,行事果然带着三分邪气,但此举其实是为了自己着想,可也怪不得她。)

黑木崖奪權時,愛人與父親的性命岌岌可危之時,能夠另謀良策,不貿然加入戰局,轉而攻擊楊蓮亭;思過崖山洞中一片混亂,只有盈盈想到要躍往高處,脫離險境;足見其冷靜機智。

機巧體貼地幫助令狐冲度過許多難關。例如為了免去令狐冲統領恆山派眾尼姑的尷尬,便預先命左道人士組成後來的恆山別院;在五嶽併派大會上,指使桃谷六仙妙語連篇,免於被岳不群欺騙利用;類似此溫存細心的場面時有所見。

每當令狐冲話中稍帶不正經,任盈盈便滿臉紅暈,伸手便打。任盈盈也頗好面子,因為自己戀上令狐冲,鬧的武林皆知,她更是又羞又惱。

任盈盈願意不計利害付出真愛。當她愛上令狐冲時,正是令狐冲人生最失意、最落魄潦倒的時候,盈盈卻深深為令狐冲苦戀岳靈珊的真情所動。為了這份不知能否得到回報的愛,她還是甘願為令狐冲捨身少林,在為他做了那麼多事之後,令狐冲仍心繫岳靈珊,她卻什麼也不說,只是耐心的一直等候下去,無悔的付出。

武功[编辑]

書中雖然未對盈盈的武功作詳細介紹,但是至少知道盈盈的兵器為一對長短雙劍。而且盈盈曾與少林方生大師與其師侄過招,當時還殺死了四名少林弟子,並且與方生纏鬥,故可知盈盈的武功也不容小覷。

《三战》章,任我行计划让盈盈跟宁中则交手,以此推知,盈盈武功跟宁中则应该不相上下。

在嵩山併派儀式上,盈盈曾以內力使傳音入耳術傳至桃谷六仙耳中,藉六仙之嘴搗亂左冷禪的併派計畫,故可得知盈盈的內力也有一定程度的。(原著里家传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