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三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伊凡三世(大帝)
Иван III Васильевич
莫斯科大公
Ivan III of Russia.jpg
莫斯科大公
統治1462年4月5日 – 1505年10月27日
(43年205天)
前任瓦西里二世
繼任瓦西里三世
出生(1440-01-22)1440年1月22日
莫斯科大公國莫斯科
逝世1505年10月27日(1505-10-27)(65歲)
莫斯科大公國莫斯科
安葬
配偶特維爾的瑪麗亞
索菲婭·帕列奧羅格
子嗣長子小伊凡俄语Иван Иванович Молодой
次子瓦西里三世
三子尤里·伊凡諾維奇俄语Юрий Иванович (князь дмитровский)
四子迪米德里·伊凡諾維奇俄语Дмитрий Иванович Жилка
五子西蒙·伊凡諾維奇俄语Семён Иванович (князь калужский)
六子斯塔里察的安德烈·伊凡諾維奇俄语Андрей Иванович (князь старицкий)
長女莫斯科的海倫娜·伊凡罗芙娜俄语Елена Ивановна
次女費奧多娜·伊凡罗芙娜
三女歐多西亞·伊凡諾芙娜
全名
伊凡三世·瓦西里耶維奇·留里克
王朝留里克王朝
父親瓦西里二世
母親玛丽娅·雅罗斯拉夫娜俄语Мария Ярославна
宗教信仰俄羅斯東正教
伊凡三世

伊凡三世·瓦西里耶维奇(俄语:Иван III Васильевич羅馬化Ivan III Vasil’evič,1440年1月22日-1505年10月17日),通称为伊凡大帝莫斯科大公,在世期间被称为全罗斯的伟大凯撒,他本人并未以此作为头衔,由孙儿伊凡四世在1547年改称为沙皇。伊凡三世的正式头衔为全俄罗斯的君主及大公,是莫斯科公国统一罗斯的首任君主。祖父是莫斯科大公瓦西里一世,父亲是大公瓦西里二世,母亲是加利奇—兹韦尼哥罗德大公国的公主玛丽娅·雅罗斯拉夫娜俄语Мария Ярославна大公妃。

1472年娶末代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的侄女索菲娅·帕列奥罗格,并且宣称自身继承拜占庭帝国。伊凡三世一生征服了雅罗斯拉夫尔诺夫哥罗德特维尔等十数个罗斯公国、收彼尔姆梁赞大公国普斯科夫共和国等国为附庸,强迫喀山汗國纳贡。1478年,伊凡三世攻陷基辅罗斯最後一个独立政权诺夫哥罗德封建共和国,将诺夫哥罗德置於莫斯科大公的冠冕之下。伊凡三世在1480年停止对金帐汗国的主系大帳汗國的纳贡,从而结束了两个半世纪的金帐汗国统治。1502年克里米亚汗国灭掉了大帐汗国。伊凡三世当时由瓦西里三世以及诸臣尊称伟大者,全称为:“蒙上帝洪福,罗斯的解放者,全罗斯的伟大凯撒与统治者,全罗斯、莫斯科、基辅、弗拉基米尔、诺夫哥罗德、特维尔的大公......。”等32个头衔。汉语通称为伊凡大帝。他在位晚期大量引进火绳枪和青铜炮的技师,他发动对喀山汗国与立陶宛大公国的战争割取领土。

1497年,伊凡大帝颁布了1497法典俄语Судебник 1497 года,建立了莫斯科大公国的政府机构。在这部法典中,规定了拜占廷的双头鹰国徽为俄罗斯国徽,并且将其图案刻在了俄国国玺上。同年,一面镀金的双头鹰徽记被安放在了克里姆林宫的斯巴斯基塔楼上。俄罗斯获得了象征自己国家的标志。同样在这部法典中,他还限制了农民的流动,规定只有在圣尤里节(俄曆11月26日)前后两周期间,农民要還清債務才可离开土地四处走动,如地主不願放行,就會避開,農民要再等一年。开辟了莫斯科公国的农奴化进程。伊凡大帝也确立了莫斯科大公国的贵族体系,分为八个阶级,分别是波雅尔朝臣俄语Окольничий杜马贵族俄语Думный дворянин执事俄语Думный дьяк侍从官俄语Стольник侍讼官俄语Стряпчий服役贵族(莫斯科)俄语Дворяне московские贵族臣下(莫斯科)俄语Дворяне московские。波雅尔到执事四级是杜马贵族,可以进入杜马议政,波雅尔甚至职位和领地都世袭罔替。伊凡大帝将罗斯贵族们凝聚在莫斯科大公的冠冕之下,为后来的俄罗斯沙皇国进一步改革提供了基础。

伊凡大帝早年御下严苛,动辄杀戮,後期因为年老体衰逐渐宽容,贵族势力不受控制,扶植大帝诸子进行宫廷斗争。最后在1502年4月11日,伊凡大帝决定任命儿子瓦西里为共治者,是为瓦西里三世,结束继承人之争。1504年开始,大帝隐居于谢尔盖圣三一修道院,1505年10月2日,大帝病重,被瓦西里三世下令送返莫斯科治疗,27日伊凡大帝去世。谢尔盖圣三一修道院敲钟99下致哀[註 1],大帝遗体以金线编制的衣服隆重地入殓,莫斯科八千城民为大帝送终,隆重地安葬于天使长主教座堂

生平[编辑]

少年[编辑]

伊凡大帝一出生就是莫斯科大公国全境的合法统治者,伊凡三世出生之时,正值莫斯科大公国内战,以伊凡三世之父瓦西里二世为首,对抗以加利奇—兹韦尼哥罗德大公国为首的各路势力。在1433年,双方为了和解,尤里·德米特里耶维奇让侄子娶其表妹,伊凡大帝的父母是一椿政治婚姻。在父亲打败大堂伯父瓦西里·科索伊后,其父母的婚姻也维持了与二堂伯父德米特里·舍米亚卡的和平,舍米亚卡仍然对瓦西里二世行臣下之礼。有关伊凡三世的童年记载现以散佚,只知道他跟随父亲瓦西里二世的宫廷迁移数次以躲避战争,1446年2月12日,舍米亚卡反叛并攻下莫斯科时,也曾经俘虏了瓦西里二世与其家人,当中很大机会包括伊凡大帝。1454年,十四岁的伊凡三世被父亲封为佩列斯拉夫尔-扎列斯基王公,这是莫斯科大公国比较肥沃的领地之一,开始他统一罗斯的进程。由于莫斯科战斗不断,因此瓦西里二世让伊凡母子都居住在较和平的佩列斯拉夫尔-扎列斯基,由伊凡舅舅瓦西里·雅罗斯拉维奇·博罗夫斯基俄语Василий Ярославич (князь серпуховско-боровский)监护[註 2][1]。伊凡三世年少好勇斗狠,热衷决斗,与异母兄尤里、表弟伊凡等人四处闹事,舅舅博罗夫斯基管教后变本加厉,后来因为母亲劝说而开始学习政事[2][3]。1456年跟随舅舅博罗夫斯基攻陷梁赞,将梁赞大公国收为附庸[4]

瓦西里二世指派费奥多尔·巴斯罗克俄语Басёнок, Фёдор Васильевич辅助儿子伊凡任小王公瓦西里·伊凡诺维奇的摄政,代管梁赞领地。伊凡三世在梁赞的风评不佳,伊洛瓦斯基在《梁赞史》一书中引用梁赞的欧佛洛努斯俄语Евфросин (Звенец)修士的作品,批评伊凡“严厉,专横,且常常兴趣缺缺,对事物没有明显的好恶。”、“行为暴虐,将死刑犯拿来试剑,一天之内斩杀十几人,将通奸者活活烧死。”但也认为他“言谈直率,处事公正......尊重本地人的规矩,断案谨慎,熟知法令(梁赞法)......赈济穷人,给他们面包。”伊凡本人评价梁赞人“勤奋工作,以游手好闲为耻......百姓诚实守信,重视承诺和重情义。”他特别称赞梁赞贵族没有莫斯科贵族的奢靡恶习,说他们吃的并不丰盛,且勤于习武。1458年,其长子小伊凡俄语Иван Иванович Молодой出生,并且在梁赞受洗。1460年8月,他与巴斯罗克抵挡了一次阿黑麻汗对梁赞领地的鞑靼劫掠,战后伊凡被父亲征召至莫斯科,伊凡带同家人北返莫斯科,将梁赞留给巴斯罗克管理。

整顿内政[编辑]

瓦西里二世大公在伊凡到达莫斯科后便任命他成为共治者,他晚年饱受痛风失明困扰,已经无法有效实行统治。他于1462年3月27日去世,因为莫斯科大公国内战的教训,他沿用瓦西里·雅罗斯拉维奇大公的设想,将大部分的领地留给主要继承人,只分少量领地予其他继承人,不致酿成内战。瓦西里大公去世后,伊凡即位莫斯科大公,他的两位弟弟对领地的分配不满,因此伊凡以自身名义再分封领地给二弟和三弟,平息争端。伊凡分封给弟弟们的王公领地虽然富裕,但是分散,且被大公领地包围,王公难以起兵谋反,此种分封方式沿用至俄国混乱时期

伊凡即位后并没有立即进行任何改革,而是对父亲的政策表示尊重,沿用了不少父亲的旧臣,如内务总管伊凡·格列波夫俄语Глебов, Иван Васильевич Ощера军务总管伊凡·奥博连斯基俄语Иван Васильевич Стрига Оболенский等人,仅下令致盲先前与他因当年的不敬行为而结怨的巴斯罗克致盲并流放,两人之间具体发生何事仍然没有定论。迫令腐败的财政总管费奥多尔·伊万诺维奇·莫罗佐夫(Фёдор Иванович Морозовы)去职软禁并追缴赃物,由亲信瓦西里·瓦西里耶维奇·叔伊斯基接任。其他一如父亲在位之时,人事变动并不剧烈。

制订度量衡[编辑]

伊凡大帝即位后即致力于制订一套大公国内的度量衡标准,因为大公国国内及周边国家有十几种长度和重量单位,银币也有6大类共20多种,因此制订一个通用且客观的标准对行政和贸易有很大的帮助。与统一法兰西王国度量衡的路易九世不同,伊凡大帝并未打算废除其他度量衡,而是要制订出人人通用的度量衡。因伊凡大帝在刚即位时曾问过粮食税的税收状况,管仓库的臣子回答大公不同地方的普特重量,换算成莫斯科城的普特又是多重等等,令伊凡大帝闻言命格列波夫召开杜马。他下令杜马讨论如何在不引起混乱下制订一套全大公国通用的度量衡标准,特别是罗斯自古以来的重量单位普特俄语Пуд到底应该有多重。经过两年的试行,最终决定莫斯科大公国的重量单位,为1普特=4别科维茨俄语Берковец=40俄磅,每俄磅就是一个盛满酒的罗斯酒瓮的重量,在古罗斯相当常见。1俄磅可以分为32罗特俄语Лот (единица измерения),1罗特就是当时最小的重量单位,约公制的12.5公克。

伊凡大帝统一重量后就打算更进一步统一货币,但过程中遭受众多挫折,最大的问题是贵金属流通量不足,金银的开采量根本无法充足供应其统一货币的设想,即便在其统一罗斯大部分土地后,将各地银矿由大公直辖仍无法解决。其次是当时罗斯人仍然处于以物易物为主,除了城市民商人和贵族使用银币交易外,占总人口近80%的农民仍然以物易物。伊凡大帝仍然成功建立了一套货币体系的雏型,他下令1卢布银锭=33又3分之1阿尔滕银币俄语Алтын (денежная единица)=200坚戈,即1俄磅=3卢布银锭=100阿尔滕银币=600坚戈。伊凡大帝的构想是以阿尔滕作为主要货币使用,卢布回到曾祖父德米特里·顿斯科伊时的状态,即作为银锭来结算价值,而非祖父瓦西里一世时开始的银币。由于新的阿尔滕本身的价值远低于银币的价值,成色也比梁赞银为低,百姓并不使用。而且固定兑换率导致众多商人囤积良币换成阿尔滕倾销牟利,伊凡大帝在1368年正式放弃公定货币汇率的做法,容许货币自由流通。但伊凡大帝至少压制了莫斯科大公国国内的私铸钱,将铸币权收归为大公权力,以公国力量来保证硬币的价值。罗斯以卢布作为主要货币要迟至1535年,由伊凡之儿媳埃琳娜·格林斯基进行的货币改革俄语Денежная реформа Елены Глинской才实现,并由其孙儿伊凡四世改为十进制

统一罗斯[编辑]

整合西北各小型公国[编辑]

伊凡三世即位后,次年即命伊凡·奥博连斯基出兵攻打雅罗斯拉夫尔公国俄语Ярославское княжество,雅罗斯拉夫尔王公亚历山大向伊凡大公降伏,他任命奥博连斯基成为雅罗斯拉夫尔督军,仍然封亚历山大在雅罗斯拉夫尔任王公。1465年,伊凡三世前往二堂叔米哈伊尔·别洛焦尔斯基俄语Михаил Андреевич (князь верейский) 的别洛焦尔斯克公国,在别洛焦尔斯克确定了两国间的臣属关系,因别洛焦尔斯克是祖父瓦西里一世封的世袭罔替公国,因此折中处理,由别洛焦尔斯基献一点领地予伊凡三世,换取伊凡三世容许他在公国有独立的司法权和税收权。1471年,伊凡三世收回雅罗斯拉夫尔领地,并且于同年发动第二次莫斯科—诺夫哥罗德战争。1472年,罗斯托夫-波里索格列布斯基王公对伊凡三世吞并世袭王公领地的做法不满。阴谋勾结立陶宛人叛乱,但无法成功,波兰国王兼立陶宛大公卡齐米日四世并不支持。1474年,伊凡三世出兵平定罗斯托夫-波里索格列布斯基,王公弗拉基米尔·安德烈耶维奇俄语Владимир Андреевич (князь ростовский)放弃抵抗,交出领地并且宣告放弃子女的继承权,伊凡三世恩准其不死但需软禁之。伊凡三世将领地的收入作为奉养母亲玛丽娅太妃之用,因为太妃本人是原王公弗拉基米尔·安德烈耶维奇的姨母,是血缘最近的继承人。弗拉基米尔·安德烈耶维奇降伏并成为伊凡三世的廷臣,伊凡三世给予他一笔1,000卢布的生活费,让他在莫斯科买房子,雇点仆人维持体面的生活。

征服诺夫哥罗德[编辑]

第一次莫斯科—诺夫哥罗德战争以来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维彻一直维持一种不服从大公的态度,希望获得更大的自治权,而伊凡三世希望扩张他在诺夫哥罗德的权力。大市长瓦西里·费奥多罗维奇·卡齐默因此引入雅盖隆王朝的势力对抗伊凡三世大公的集权举措。1470年卡齐米日四世派遣远房堂弟米哈伊尔·奥列尔科维奇俄语Михаил Олелькович前去诺夫哥罗德就任大公。米哈伊尔·奥列尔科维奇娶前市长伊撒·安德烈耶维奇·波列茨基的遗孀玛尔法·波雷茨卡娅俄语Борецкая, Марфа。此举引起伊凡三世不满,伊凡三世派使者到克拉科夫谈判,要求波兰国王不要介入诺夫哥罗德波雅尔们的叛乱。同时流放瓦西里·瓦西里耶维奇·叔伊斯基至诺夫哥罗德以作内应。1471年春天,伊凡三世开始动员,并于1471年6月全军出征,1471年7月14日,在伊凡三世的指挥下,莫斯科大公国军队在舍隆战役俄语Шелонская битва大败诺夫哥罗德军队,俘虏了诺夫哥罗德军队除了大市长外几乎全体将领。他另外派出的两路军队也攻占大片领土,而瓦西里·叔伊斯基更带领诺夫哥罗德船队归降,8月7日,莫斯科全军会师大诺夫哥罗德,伊凡三世劝降,诺夫哥罗德维彻决定接受。对立大公米哈伊尔·奥列尔科维奇决定开城投降。8月11日,双方在诺夫哥罗德的科罗斯滕签订《科罗斯滕和约俄语Коростынский мир》。诺夫哥罗德在形式上保全了独立。

此后诺夫哥罗德的政治陷入极度的混乱,分裂为亲莫斯科派和反抗派,诺夫哥罗德在短短四年换了五任大市长,三任大市长被谋杀,1475年秋天,伊凡三世到达诺夫哥罗德,亲自审判许多叛逆案件。反抗派的一些领导人被宣布有罪,被带到莫斯科。1477年,伊凡三世更命令瓦西里·叔伊斯基成为诺夫哥罗德督军,此举大大刺激了反抗派,因为这代表伊凡三世将诺夫哥罗德视为他的领地而非一个独立的共和国。玛尔法·波雷茨卡娅俄语Борецкая, Марфа发动政变,扶植外甥福马·安德烈耶维奇·库里亚特尼克任大市长,对亲莫斯科派贵族发动清算行动。“尊敬地”驱逐了作为“背叛者”的叔伊斯基。当晚,反抗派贵族们带领家丁,逐户冲击了亲莫斯科派贵族的住所,捣毁了这些贵族们的多处房屋。叔伊斯基亦在冲突中负伤,连夜逃出大诺夫哥罗德。伊凡三世要求诺夫哥罗德维彻严惩肇事者,但对方拒绝,因此伊凡三世发表檄文,斥责反抗派贵族的叛乱行为:“是诺夫哥罗德人请求他作他们的君主的而当他顺从他们的愿望,终于接受了这一称号时,他们又拒绝承认他,他们竟厚颜无耻地当着全俄罗斯的面公然斥责他撒谎他们胆敢杀害那些仍然忠贞不渝的同胞, 胆敢背叛上天和俄罗斯人的神圣土地把异教和外国统治引进国内。”

第三次莫斯科—诺夫哥罗德战争中莫斯科方的军力与财力均呈现压倒性优势,伊凡三世故意动员浩大的军力以作示威,更带同亚里士多德‧菲奥拉万蒂俄语Фьораванти, Аристотель制作的8门大炮攻城。诺夫哥罗德维彻的会议上嘲笑伊凡三世冬天动员这么大规模的军队,必然无法持久,也许会不战自溃。福马向汉萨同盟要求支援,因此由托马斯·库帕(Thomas Kuppa)率领来自英格兰、德意志和斯堪地那维亚地区的雇佣兵登陆诺夫哥罗德协防。10月9日,莫斯科大公国出征,直指诺夫哥罗德。[5]

诺夫哥罗德内部也是分裂状态,因此诺夫哥罗德维彻的战略是先摧毁内部亲莫斯科派贵族的叛乱,但是瓦西里·叔伊斯基快速攻下诺夫哥罗德北方重镇旧拉多加沃尔霍夫,截断了诺夫哥罗德往芬兰湾的通路,叔伊斯基以督军印信代表莫斯科当局,为帕可诺斯派贵族大量签发了地契确认书,拉拢的诺夫哥罗德贵族数量多于反抗派,诺夫哥罗德为了对抗叔伊斯基的声威,扶植其堂弟瓦西里·格雷本卡俄语Шуйский, Василий Васильевич Гребёнка对抗。托马斯·库帕认为应该收缩南方防线,而向北方的叔伊斯基军主动进击,提案被维彻否决。伊凡三世的大包围战略因此完成,他的构想是以诺夫哥罗德本地作为主要后勤供应,并在战前先派兵平整道路,以马车队携带大量金和银,并且以罗斯人和鞑靼人的骑兵为主,全军备用两匹换乘马,莫斯科军队只用了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就走完了570多公里的距离。托马斯·库帕本人也在第二次鲁萨战役中被伊凡三世妹婿梁赞王公瓦西里·伊凡诺维奇所俘。11月27日,莫斯科四万军队齐集诺夫哥罗德城下,因诺夫哥罗德最大的粮商德米特里·姆舍斯克支持莫斯科方,大量食物和日用品被运入围城军的营地,叔伊斯基在获得伊凡三世许可后以三箱珠宝和一箱金卢布令诺夫哥罗德剩馀的商队也屈服,他们痛骂福马市长小气鬼,称赞伊凡三世阔绰大方。

12月4日,伊凡三世下令在河岸架设火炮,对诺夫哥罗德城墙炮击,12月16日,莫斯科军队一共架设了40支床弩和12具配重投石机和8门火炮,为了避免投石机结冰,还在接合处以脂肪润滑。在齐射下只用了一天就攻塌了诺夫哥罗德东面的大片红砖城墙,但莫斯科军队并没有攻进城市的意思,只是围城。伊凡三世甚至下令在城墙附近烤肉,城上饥寒交迫的守军看见实力的差距,士气相当低落,大量士兵从缺口逃离城池投降,伊凡三世厚待他们,并且命他们对城中劝降。诺夫哥罗德大主教费奥菲尔代表诺夫哥罗德维彻谈判投降事宜,起初是以保留维彻和诺夫哥罗德一城的自治,其他领地都交由大公直辖为条件,伊凡三世不接受,坚持要对方无条件投降。后来伊凡三世让步,允许没有叛乱的贵族保留财产和领地,贵族子弟免服兵役,而诺夫哥罗德人日后可以不用参加诺夫哥罗德以外的作战。1月6日,诺夫哥罗德维彻被迫接受投降条款,1478年1月15日,诺夫哥罗德维彻进行最後一次表决,议决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并入莫斯科大公国,诺夫哥罗德维彻解散,召开维彻的大钟也交给莫斯科军队,1478年1月17日,伊凡三世入城,处决了叛乱贵族,在吞并诺夫哥罗德后,莫斯科大公国已经将所有独立的罗斯公国组合到大公的冠冕之下,或为臣属或为附庸形式。

人物[编辑]

伊凡三世因少年时期动荡不安,没有学习到大公储应该学习到的官廷礼仪文法修辞学以及神学的教育。但他在舅舅的教育下喜欢与他人交流,如何讨人欢心,他在幼年时的经历使他在青少年时期的情绪非常不稳,时而大笑,时而愤怒。还有很强烈的强迫症,对于事务奉行近乎偏执的完美主义,常常辱骂不能达到他期望的臣子。倘若臣子胆敢违抗他的命令,即予以诛杀或流放,因此伊凡大帝在青少年时期普遍被认为是暴君[6]。但伊凡大帝同时也对尽责有才之人予以重赏,甚至从低层人士破格提拔,用人胸襟相当广阔[7],甚至重用曾是敌人的丹尼尔·谢尼亚。而他本人也对于新兴事务相当开明,在他晚年大量引入火器武装军队,开始了从冷兵器到热兵器的逐步改革[8]。他更为所有城市居民制订户籍,明订税率。在法律方面编写1497法典,确立了俄罗斯沙皇国的国家基础。他实行大规模的社会改革,消除了过去金帐汗国时期的种种社会弊病和不公正情形,全国有一部统一的法律,统一的度量衡[9]

家族[编辑]

伊凡大帝出身自莫斯科公王朝直系,父母的共同祖先为莫斯科大公伊凡一世。伊凡三世是瓦西里二世之长子,有一位夭折的兄长大尤里。在血统上,伊凡三世集莫斯科大公国[註 3]特维尔大公国[註 4]、莫斯科公王朝-加利奇支系[註 5]的继承权於一身,亦是东罗马帝国马其顿王朝[註 6]科穆宁王朝[註 7]立陶宛大公国格迪米纳斯王朝[註 8]、基辅罗斯奧利戈維奇系、斯摩棱斯克公王朝[註 9]的后裔。到了伊凡大帝一代,莫斯科公王朝各分支在血统上统一起来。瓦西里二世在临终时也分封一些小领地给其他儿子,把绝大部分领地留给伊凡大帝。这在兄弟中造成了分裂,二弟小尤里俄语Юрий Васильевич (князь дмитровский)和三弟悲伤者安德烈俄语Андрей Васильевич Большой[註 10]对此有怨言,伊凡大帝继位后以自身名义再分封肥沃的领地给两位弟弟,暂时平息了争端。

支系[编辑]

瓦西里二世死后,莫斯科公王朝再度分家,除去夭折者和伊凡大帝本人,列表如下:

直系长支[编辑]

与伊凡之关系 姓名 领地 谱系
二弟 小尤里俄语Юрий Васильевич (князь дмитровский) 德米特罗夫莫扎伊斯克卡卢加谢尔普霍夫等地 绝嗣,国除
三弟 悲伤者安德烈俄语Андрей Васильевич Большой 乌格里奇兹韦尼哥罗德烏斯秋日納韦西耶贡斯基等地 意图起兵叛乱,囚禁,国除
五弟 鲍里斯·沃洛茨基俄语Борис Васильевич (князь волоцкий) 沃洛茨克沃洛科拉姆斯克勒热夫鲁扎 莫斯科公王朝-沃洛科拉姆斯克支系
七弟 “山狼”安德烈俄语Андрей Васильевич Меньшой 沃洛格达塔鲁萨 绝嗣,国除
大堂叔 伊凡·安德列维奇俄语Иван Андреевич (князь можайский) 斯塔罗杜布 莫斯科公王朝-别洛焦尔斯克-斯塔罗杜布支系
二堂叔 米哈伊尔·安德列维奇·别洛焦尔斯基俄语Михаил Андреевич (князь верейский) 维亚特卡别洛焦尔斯克和维什哥罗德 莫斯科公王朝-别洛焦尔斯克直系

莫斯科-加利奇支系[编辑]

前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四世·舍米亚卡俄语Дмитрий Юрьевич Шемяка之子伊凡·德米特里耶维奇·舍米亚卡之领地由波兰国王卡齐米日四世所封,因此虽为莫斯科公王朝成员,但不受莫斯科公王朝控制。

  • 伊凡之舅舅,博罗夫斯克王公瓦西里·雅罗斯拉维奇不久后也从留里克改姓为博罗夫斯基,实际上已非留里克王公,而是波雅尔封臣。但1462年时他仍是莫斯科公王朝的一员。
与伊凡之关系 姓名 领地 谱系
堂再從兄兼從表舅 伊凡·德米特里耶维奇·舍米亚卡 诺夫哥罗德-谢韦尔斯基雷利斯克 莫斯科公王朝-加利奇系直系
舅舅 瓦西里·雅罗斯拉维奇·博罗夫斯基俄语Василий Ярославич (князь серпуховско-боровский) 博罗夫斯克加利奇 莫斯科公王朝-加利奇-博罗夫斯克支系

兄弟阋墙[编辑]

伊凡大帝与四个弟弟间的关系各不相同,二弟小尤里仍在世时五兄弟关系尚未过于恶劣,但小尤里在1573年去世后,三弟和五弟对于伊凡大帝不按传统分割小尤里的领地予诸弟不满,前往莫斯科与伊凡大帝理论。三弟悲伤者安德烈与兄长屡起冲突。1479年,悲伤者安德烈拒绝兄长征召的命令,由两人之母玛丽亚太妃调停,才没有酿成内战[10]。1486年冬末在莫斯科的谢肉节庆典,悲伤者安德烈在宴会上辱骂伊凡大帝把兄弟如同猪狗一般对待,长侄小伊凡俄语Иван Иванович Молодой打算将叔父拖出大厅,叔父反而劝小伊凡加入自己一方,称小伊凡的地位被希腊女巫[註 11]所威胁。小伊凡拳殴叔父阻止叔父发言。悲伤者安德烈遂拔剑出鞘,小伊凡夺剑后将叔父打晕。伊凡大帝顾全大局,称弟弟有精神病,可能因忙于政事忽略了对弟弟的关爱,令他喝醉了就开始发病,更加许儿子反应及时,兄弟二人的矛盾因此而彻底公开[11][12]。1492年9月19日,伊凡大帝判断三弟犯下叛乱罪,逮捕下狱,翻起从伊凡大帝继位时开始的种种行径定罪,包括联同小尤里反对兄长,几次没大公征召下率军迫近莫斯科,散播对大公的谣言等等。波雅尔杜马决议处死,但伊凡大帝不忍杀弟,只废其王公位,拘禁于没有窗户的黑牢,永久囚禁。1493年,悲伤者安德烈囚死于黑牢,公布的死因是自然死亡[13]

五弟鲍里斯·沃洛茨基在目睹三哥受到的折磨后,非常害怕伊凡大帝的使者,每次前往莫斯科都向家人交代身后事。可是他在1491年10月7日仍然被视为叛乱者下狱,向典狱俄语Пустынька哭求希望死得痛快,并自称希望生在平民之家,以务农维生。典狱向伊凡大帝报告,大帝问左右随从鲍里斯在沃洛茨克酗酒有多严重,随从答王公每日与随从饮酒三桶,每日宿醉不醒,伊凡大帝大惊[14]。10月10日,伊凡大帝亲自为弟弟解开锁链,让弟弟回封地。鲍里斯·沃洛茨基从此终日沉湎酒色,生活豪奢糜烂,伊凡大帝默许不加以干涉[15]。幼弟安德烈小时候在佩列亚斯拉夫-扎列斯基与伊凡大帝一同长大,兄弟感情较好。他也是伊凡大帝亲兵队成员,长期与伊凡大帝一同生活,因为热爱在深山野林探险,人称山狼(Горный волк)。作为大帝之弟,生活简朴,平常不穿戴首饰,用的是木制器具而非金银器,兴趣是狩猎和音乐,不过问政事,都由封臣管理封地[16]

与其他亲属的关系[编辑]

除了四位兄弟王公,就只有莫斯科公王朝-别洛焦尔斯克系的两位王公对莫斯科公王朝以及莫斯科公王朝-加利奇系的王公后人对莫斯科土地有宣称权,前两者是伊凡大帝的忠诚支持者。后者是伊凡大帝的表亲,当中以伊凡·德米特里耶维奇·舍米亚卡势力最大,他也与伊凡大帝共用伊凡三世此一公号,互相指责对方是僭主。

註釋[编辑]

  1. ^ 代表俄国君主的至高哀荣,后世能够享有同等待遇的只有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大帝
  2. ^ 当年他还没有改姓,但为了不致混乱,本文一律以他最后一个名字称呼。
  3. ^ 因父之权
  4. ^ 因妻之权
  5. ^ 因母之权
  6. ^ 远祖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为皇帝君士坦丁九世之外孙
  7. ^ 曾祖德米特里·顿斯科伊之外祖母为特拉比松皇帝阿历克塞二世之幼女欧多西娅
  8. ^ 祖母索菲娅之父为立陶宛大公维陶塔斯
  9. ^ 天祖伊凡一世之妻、母之曾祖安德烈·伊凡罗维奇俄语Андрей Иванович (князь серпуховский)之母斯摩棱斯克的叶莲娜同时具有切尔尼戈夫与斯摩棱斯克两系血统
  10. ^ 又可译为叹息者安德烈
  11. ^ 即时任大公妃索菲娅·帕列奥罗格

参考文献[编辑]

  1. ^ Володихин Д. М. Полководцы Ивана III..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е: 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е востоковедение. 2017: 20 (俄语). 
  2. ^ Алексеев Ю. Г. Государь всея Руси : О Иване III.. Новосибирск: Сиб. отделение. 1991: 14 (俄语). 
  3. ^ Володихин Д. М. Полководцы Ивана III..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е: 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е востоковедение. 2017: 26 (俄语). 
  4. ^ Борисов Н. С. Иван III.. Москва: Молодая гвардия. 2000: 43 (俄语). 
  5. ^ Зимин А. А. Витязь на распутье: феодальная война в России XV в.. Москва: Мысль. 1991: 267 (俄语). 
  6. ^ Володихин Д. М. Полководцы Ивана III..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е: 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е востоковедение. 2017: 44–47 (俄语). 
  7. ^ Володихин Д. М. Полководцы Ивана III..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е: 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е востоковедение. 2017: 50 (俄语). 
  8. ^ Володихин Д. М. Полководцы Ивана III..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е: 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е востоковедение. 2017: 184–186 (俄语). 
  9. ^ Алексеев Ю. Г. Государь всея Руси : О Иване III.. Новосибирск: Сиб. отделение. 1991: 87–95 (俄语). 
  10. ^ Борисов Н. С. Иван III.. Москва: Молодая гвардия. 2000: 167 (俄语). 
  11. ^ Алексеев Ю. Г. Государь всея Руси : О Иване III.. Новосибирск: Сиб. отделение. 1991: 135 (俄语). 
  12. ^ Борисов Н. С. Иван III.. Москва: Молодая гвардия. 2000: 172–173 (俄语). 
  13. ^ Борисов Н. С. Иван III.. Москва: Молодая гвардия. 2000: 175 (俄语). 
  14. ^ Алексеев Ю. Г. Государь всея Руси : О Иване III.. Новосибирск: Сиб. отделение. 1991: 154–158 (俄语). 
  15. ^ Алексеев Ю. Г. Государь всея Руси : О Иване III.. Новосибирск: Сиб. отделение. 1991: 160 (俄语). 
  16. ^ Алексеев Ю. Г. Государь всея Руси : О Иване III.. Новосибирск: Сиб. отделение. 1991: 116 (俄语). 


参见[编辑]

伊凡三世
留里克王朝
出生于:1440年逝世於:1505年10月17日
统治者头衔
前任:
瓦西里二世
莫斯科大公
1462年-1505年
繼任:
瓦西里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