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東義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伊東義祐
假名 いとう よしすけ
平文式罗马字 Itō Yoshisuke

伊東義祐(1512年-1585年)為日本戰國時代九州大名伊東氏第十代當主。通稱六郎五郎,晚年自號三位入道,義祐時代為伊東氏最強盛之時期,官至從三位,但領土日向國之後被島津氏所併吞。

家督相續[编辑]

義祐生於永正9年(1512年),幼名祐清,天文2年(1533年),日向伊東氏9代當主,同時也是義祐的哥哥祐充去世,叔父伊東祐武起兵造反,而當時執掌家族事務的外祖父福永祐炳連同3個兒子自殺身亡,根據地都於郡城也被叛軍佔領,祐充及祐清(義祐)頓失依靠,本想離開日向國上洛,但被叛軍阻止,雙方在財部地區對峙,行程家中二股勢力對抗的「御家騷動」,所幸在荒武三省奮戰下,擊敗叛軍,祐武自殺,並協助祐清、祐吉奪回都於郡城。叛亂結束後,伊東氏家臣長倉祐省擁立弟弟祐吉繼任家督,祐清不得已而出家。但3年後祐吉病死,義祐於天文5年(1536年)7月10日還俗,返回佐土原城繼任第11代家督。

天文6年(1537年)敘任從四位下,並拜領將軍足利義晴的偏諱改名為「義祐」。天文15年(1546年)敘任從三位,天文18年(1549年)嫡男歡虎丸病死時,再度剃髮出家,號「三位入道」。

飫肥之戰[编辑]

義祐與日向島津豐州家(薩摩島津氏分家)爭奪日向國飫肥地區(日本國宮崎縣南部日南市)的土地權益由來已久,爭戰不斷。

永禄3年(1560年),豊州家經由島津宗家敦請幕府調停飫肥役的爭議,6月時足利義輝發出和睦命令,義祐只能遵從。然而9月4日幕府政所執事伊勢貞孝到達日向後,義祐向貞孝出示一分文書,證明飫肥侵攻具備正當性,該文書是6代當主伊東祐堯獲得將軍足利義政賜給文件載明:「日向薩摩大隅三國世代為伊東家,但島津、涉谷除外」。貞孝看完後,雖然懷疑文件的真實性,並警告義祐,飫肥是幕府直轄領,是不可侵犯的領地。然而義祐置若罔聞,自永祿4年(1561年)4月開始侵攻飫肥。同年12月,壓迫豐州家,透過談判迫使豐州家割讓飫肥的一部分領土,永祿5年(1562年)5月完全佔有飫肥。但同年9月遭受豐州家攻擊而撤退。

永祿11年(1568年)1月9日,義祐自率2萬大軍攻擊飫肥城。島津忠親被包圍達5個月之久,援軍北鄉時久卻在小越之戰被擊退(第九飫肥役)。這次大敗後,同年5月島津貴久與義祐達成和議。結果,大隅國肝付氏及豐州家的領土在永祿12年(1569年)成為伊東家的飫肥知行地,飫肥城有天然良港油津港,掌握飫肥南部之地後,給伊東氏極大的經濟利益。伊東家在政治上完全壓制島津氏,建構出日向國内48個支城,也是伊東氏最強盛時期(伊東四十八城)。

然而義祐此後染上奢侈的京風文化並沈溺其中,根據地佐土原(現縣宮崎市佐土原町)更有「九州的小京都」之稱,義祐方的武將漸漸耽於逸樂、霸氣漸失。

真幸院攻略~木崎原之戰[编辑]

真幸院(宮崎縣南部山區地域舊名,約現在的小林市、高原町)領主是北原氏北原兼守,他是伊東義祐的女婿,他死後,南方的島津氏,北方的相良氏等都想争奪此地。永祿5年(1562年),島津貴久與相良義陽、北鄉時久發兵協助北原氏奪回舊領六野原。但義祐私下與相良氏勾結,永祿6年(1563年)功取大明神城、永祿7年(1564年)功取大河平氏的今城。之後北原氏陸續發生叛變事件,真幸院飯野以外的地區再度成為伊東氏的領地。

真幸院是肥沃的穀倉地帶,想要完全支配日向國,就必須奪取飯野地區。永祿9年(1566年),基於攻取飯野地區的軍事需求,義祐於小林村三之山城(後來的小林城)築城。得知此消息的島津義久在築城完成前出兵攻擊,須木城也派出援軍,城主米良重方於苦戰後擊退島津。島津軍在三之山城米良重方與援軍夾擊下,阿多中務末弘又左衛門尉椎原助十郎等島津將領陣亡。 永祿11年(1568年),義祐開始飯野地區的攻略,並趁島津義弘正攻略菱刈氏而不在飯野城的時機,伊東祐安於飯野、田原陣地區興建桶平城,並派佐土原遠江守進駐,乘隙進攻飯野城。但是中了遠矢良賢及黑木實利的釣野伏之計而敗退,加上隔年義祐的次男義益亡故,伊東軍將桶平城燒毀後撤退。

元龜3年(1572年)5月島津貴久去世,伊東義祐聯絡肥後國的相良義陽,率伊東軍3000多人聯合入侵飯野地區島津氏的加久藤城,但被島津義弘率領300寡兵大敗(木崎原之戰)。包括伊東祐安伊東祐信落合兼置米良重方等伊東家多名武將均陣亡。自此以後,真幸院攻略戰受挫,伊東家勢力大幅衰退。

伊東崩[编辑]

天正4年(1576年)島津家趁機陸續攻取伊東四十八城的高原城、小林城、須木城、三之山城、野首城及岩牟禮城。野尻城主福永祐友數次向義祐進諫,但義祐不為所動,日漸驕奢,並逐漸遠離進諫的家臣。 天正5年(1577年)6月,南方要地櫛間城被島津忠長攻取,義祐派出三男祐兵救援,卻反被擊退、包圍,此時,北方的領地門川也被日向北部的國人眾土持氏侵攻,伊東家此時北有土持、南有島津氏交相侵攻。義祐此時方知事態嚴重,為讓各界人心一新,便將家督讓給義益的嫡男,伊東義賢

同年12月,野尻城主福永祐友被島津方的高原城主上原尚近寢返。福永氏與伊東氏有姻戚關係,發生謀反後,不僅對於義祐,對於其他氏族也造成很大的衝擊。陸續有内山城主野村刑部少輔文綱(野村松綱之子)、紙屋城主米良主税助受島津方寢返,導致佐土原以西的領土完全為島津氏所有。義祐於12月8日動員領内諸將試圖將紙屋城奪回,但途中查知伊東家譜代臣意欲謀反,便立即返回佐土原城。

12月9日於佐土原城展開軍事評定,針對南邊島津方包圍飫肥城、意圖進攻佐土原等情形,應該籠城或出擊爭論不休。同日被包圍在飫肥城的祐兵逃亡回到佐土原城。正午過後,義祐決定捨棄日向,投靠豐後國的大友宗麟(次男義益正室阿喜多的叔父)。 義祐一行前往豐後國之後,新納院財部城主及落合藤九郎兼朝立刻迎接島津氏入城。於是一行人放棄進入財部地區,往西迂迴進入米良山中,經過高千穗後進入豐後國,過程中經過險峻的山嶺、風雪猛烈以致於前進困難,加上途中掉落山崖、體力不繼走不動、島津方的追擊與山賊襲擊等,讓原本150人的隊伍,抵達豐後國僅剩80人,其中包括天正遣歐少年使節主席正使伊東マンショ

義祐抵達豐後國後與大友宗麟會面,請大友出兵協助收復日向國。宗麟一口答應,自己也希望將日向國納入基督教會國土,於天正6年(1578年)攻滅佔據門川的土持氏,但在耳川以南與島津氏的戰鬥卻大敗而回(耳川之戰)。與大友氏唇齒相依的義祐一行人,加上傳出宗麟的兒子大友義統企圖染指祐兵的夫人阿虎之方,於是義祐與兒子祐兵20餘人(義賢留在大友處)前往伊予國投靠河野通直,藏匿在大内榮運的知行地裡,主從的生活困頓,全賴家臣河崎祐長以造酒營生。

之後天正10年(1582年),義祐從伊予前往播磨國。由於同族的伊東長實仕於羽柴秀吉擔任黄母衣眾,與祐兵取得聯繫後,打算經由斡旋請求秀吉協助復國,於是勸義祐謁見秀吉,但義祐答說:「雖然是流浪之身,但藤原三位入道怎麼能跟從羽柴氏呢?」因此拒絕面謁。

最期[编辑]

義祐在播磨短暫停留後,於天正12年(1584年)跟著祐兵的隨從黑木宗右衛門尉前往中國地方流浪,最後落腳於周防國山口的舊家臣處。 之後與黑木分手獨自旅行,但不幸染病而試圖往的方向(祐兵的宅邸)前去。但在搭船過程中由於生病體衰,被船主嫌棄而拋棄在沙灘上,偶然間被祐兵的隨從(一說為祐兵夫人)發現並帶往堺就醫,但藥石無效而死去,享年73。

人物[编辑]

  • 伊東義祐對佛道相當有興趣,並在佐土原仿照京都金閣寺修建金柏寺。時常背負佛籠,日夜步行著念誦佛名;又或身著袈裟,與僧眾終日論議,講談佛法。
  • 1549年3月3日,義祐以時逢佳節為由,和島津忠廣休戰一日並舉行相撲比賽。島津方派出強力無雙著稱的中馬武蔵守,伊東方則派出荒武宗幸出戰,結果由宗幸取勝並奪走了中馬武蔵守的首級。
  • 除了相撲以外,義祐也很喜歡犬追物等來自京都文化的運動。
  • 三子伊東祐兵出仕羽柴秀吉,並得到30人扶持的俸祿。本來秀吉希望收伊東義祐為羽柴氏家臣,然而義祐卻以“雖是流浪之身、但堂堂三位入道怎可追隨羽柴秀吉”為由拒絕了羽柴秀吉的邀請,隨後便離開了播磨繼續流浪。

家臣[编辑]

  • 荒武三省-有能的智將,曾幫年輕的義祐(當時叫祐清)驅逐叔叔祐武,並成為義祐的支柱,但在1534年不幸戰死。
  • 山田匡得-初陣單挑擊殺龜澤豐前守,身為主力活耀戰場,於大津城攻略打敗島津家久
  • 荒武宗幸
  • 長倉祐政
  • 長倉祐省-荒武三省死亡後,掌握局勢並把祐清趕出,改立祐清弟祐吉為當主,但兩年後祐吉病死。1541年反叛,才初戰就被義祐討殺。
  • 米良祐次
  • 河崎祐長-女兒為祐兵之母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