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伊萨克·科穆宁 (约翰二世之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伊萨克·科穆宁
拜占庭帝国至尊者英语Sebastokrator
出生1113
逝世1146年之后
配偶狄奥多拉(Theodora)
伊琳娜·迪普罗西纳德娜(Irene Diplosynadene)
王朝科穆宁
父親约翰二世
母親匈牙利的伊琳娜英语Irene of Hungary

伊萨克·科穆宁希臘語Ἰσαάκιος Κομνηνός羅馬化:Isaakios Komnēnos;约1113 – 1146年之后),是拜占庭皇帝约翰二世与皇后匈牙利的伊琳娜英语Irene of Hungary的第三子。两个兄长去世后,父亲却选择他的弟弟曼努埃尔继位,导致两兄弟关系紧张。他曾参加父亲和弟弟在小亚细亚的战争,他还是普世牧首科斯玛斯二世英语Cosmas II of Constantinople的坚定支持者,除此之外,关于他的记载不多。

早年[编辑]

圣索菲亚大教堂中,伊萨克的父母,约翰二世与皇后伊琳娜的马赛克镶嵌画,在圣母像两侧

伊萨克·科穆宁出生于约1113年,是拜占庭帝国约翰二世皇帝(1118-1143年在位)与皇后匈牙利的伊琳娜英语Irene of Hungary的第三子[1]。1122年,他的长兄阿莱克修斯·科穆宁英语Alexios Komnenos (co-emperor)加冕为共治皇帝,伊萨克和其他兄弟则被授予至尊者英语Sebastokrator的头衔[1]。他是个高大魁梧的人,但拜占庭记载称,他时常冲动愤怒,(对身边人)施加严厉的惩罚,因此不太受父亲喜爱[2]

拜占庭史家约翰·金纳莫斯记载,伊萨克参加了1136年进攻奇里乞亚的战斗;围攻那里的阿纳扎布斯英语Anazarbos城时,他向父亲建议,用砖头加强木制的工程车,以防御守城者抛下的炙热的铁水,这一策略使得拜占庭军顺利地攻下了此城[3]。1142年,约翰二世与儿子们进攻安纳托利亚南部,长子阿莱克修斯突然染病去世,三子伊萨克与次子安德洛尼卡英语Andronikos Komnenos (son of John II)奉命护送哥哥的尸体返回君士坦丁堡,安德洛尼卡在途中也染病去世[1],只有伊萨克顺利回到了帝国首都[4]

继承[编辑]

两个哥哥的去世使伊萨克成为皇位继承的有力候选人,1143年4月,约翰二世在奇里乞亚狩猎时受伤感染,死于败血症,临死前,他选择第四子曼努埃尔为继承人,而不是现存的长子伊萨克[1]。关于这一选择有几种解释:当时的拜占庭史家称曼努埃尔更有能力,且长子继承在拜占庭传统中不是决定性的因素[5];同时代的拉丁人史家提尔的威廉称,最重要的原因是曼努埃尔正在军中,能够让士兵们安全回国,而伊萨克当时身在君士坦丁堡[5];威廉还记载,军队总司令英语megas domestikos,握有实权,同时与约翰二世关系紧密的约翰·阿克苏赫英语John Axouch曾力劝皇帝立伊萨克为嗣,但皇帝决定立曼努埃尔之后,又坚定地支持曼努埃尔[5]

曼努埃尔继位时,身在君士坦丁堡的伊萨克无疑是个威胁,帝国皇宫、金库、冠冕都还在他手里。尼基塔斯·霍尼亚提斯记载,曼努埃尔派约翰·阿克苏赫快速前去接管首都,约翰赶在约翰二世的死讯之前到达首都,占领了皇宫,把伊萨克关进了约翰二世创办的基督全能者修道院[6][7][註 1];老伊萨克·科穆宁(约翰二世的弟弟)在斗争中也支持伊萨克,被约翰逮捕[9][10]。尽管首都的不少人都认为伊萨克更适合继承皇位,但他只能被迫放弃[5]。曼努埃尔于6月27日抵达首都,他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安全,就释放了伊萨克[11]。两兄弟之后仍然关系紧张,伊萨克是普世牧首科斯玛斯二世英语Cosmas II of Constantinople的坚定支持者,1146、1147年之际,有人指控后者密谋拥立伊萨克,于是曼努埃尔在1147年2月废黜了这位牧首[12][13]

与皇帝的冲突[编辑]

1145-1146年,伊萨克与约翰·阿克苏赫英语John Axouch一起作为指挥官参加了曼努埃尔一世进攻罗姆苏丹国首都以哥念(今科尼亚)的战役[12][14]约翰·金纳莫斯记载,战役中,曼努埃尔一世的军营中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论,人们争论曼努埃尔和他父亲约翰二世谁更擅长军事;约翰·阿克苏赫大力赞颂约翰二世,伤害了曼努埃尔,伊萨克也极力附和约翰,争吵逐渐升级,伊萨克拔剑刺向他的堂弟安德洛尼卡·科穆宁(未来的皇帝),皇帝与随从共同挡下了这一击,皇帝受了轻伤。伊萨克在之后的几天内被禁止接近皇帝,约翰则被剥夺了使用帝国国玺的权力,此玺本来是用于签署发放帝国补助金的特许状的[15][註 2]。这次事件之后,再没有关于伊萨克的记载,他之后的命运未知[19]

家庭[编辑]

伊萨克的女儿,耶路撒冷王后狄奥多拉英语Theodora Komnene, Queen of Jerusalem在丈夫鲍德温三世临终的床前,见提尔的威廉著作的插图

伊萨克的第一个妻子名叫狄奥多拉(Theodora),她的出身和生平都不见于记载,她可能于1142或1143年去世。后伊萨克又结了一次婚,第二个妻子叫伊琳娜·迪普罗西纳德娜(Irene Diplosynadene,“Diplosynadene”意味着她的父母都是西纳德诺斯家族英语Synadenos成员)[20]。第一次婚姻中,伊萨克与妻子育有五个孩子[21]

伊萨克与第二个妻子育有两个女儿:

注释[编辑]

  1. ^ 保罗·马格达利诺英语Paul Magdalino注意到,在这一时期的主要史家中,约翰·金纳莫斯没有提到约翰·阿克苏赫英语John Axouch在此事中的作为,提尔的威廉则称是一个佚名的机要秘书英语Mystikos执行了这一工作。虽然约翰有理由维护皇帝的遗愿,防止内乱的发生,但他与伊萨克的关系要比拜占庭记载中的更为复杂而密切。1146的兄弟争吵中,约翰站在伊萨克一边,也可以印证这一点(见下节)[8]
  2. ^ 约翰·金纳莫斯的这一出记载有残缺,一些早期的翻译者,如费迪南·夏朗东英语Ferdinand Chalandon和夏尔·布兰德(Charles M. Brand)对这段文本有着不同的解释,把这件事放在了1154年,忽略了约翰·阿克苏赫英语John Axouch,把伊萨克当成了作者提到的大元帅(megas stratarches),以此为基础,推测英语Conjecture (textual criticism)是伊萨克从曼努埃尔那里偷走了帝国国玺[16][17]。后来保罗·马格达利诺英语Paul Magdalino提出了文中所述的这种解释[18]

脚注[编辑]

  1. ^ 1.0 1.1 1.2 1.3 Varzos 1984a,第391頁.
  2. ^ Varzos 1984a,第394頁.
  3. ^ Brand 1976,第23頁.
  4. ^ Brand 1976,第27, 236 (note 27)頁.
  5. ^ 5.0 5.1 5.2 5.3 Magdalino 2002,第195頁.
  6. ^ Varzos 1984a,第392頁.
  7. ^ Magdalino 2002,第195, 218頁.
  8. ^ Magdalino 1987,第212–214頁.
  9. ^ Magdalino 2002,第193頁.
  10. ^ Varzos 1984a,第244–245頁.
  11. ^ Varzos 1984a,第392–393頁.
  12. ^ 12.0 12.1 Varzos 1984a,第393頁.
  13. ^ Magdalino 2002,第281頁.
  14. ^ Brand 1976,第145–146頁.
  15. ^ Magdalino 2002,第192頁.
  16. ^ Brand 1976,第101頁.
  17. ^ Varzos 1984a,第393, 394–395頁.
  18. ^ Magdalino 1987,第207–214頁.
  19. ^ Varzos 1984a,第395–396頁.
  20. ^ Varzos 1984a,第396–398頁.
  21. ^ Varzos 1984a,第397頁.
  22. ^ Varzos 1984b,第297頁.
  23. ^ Varzos 1984b,第298–301頁.
  24. ^ Varzos 1984b,第301頁.
  25. ^ Varzos 1984b,第302–313頁.
  26. ^ Varzos 1984b,第314–326頁.
  27. ^ Varzos 1984b,第327–346頁.
  28. ^ Varzos 1984b,第346–359頁.
  29. ^ Sturdza 1999,第276頁.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