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捕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休闲捕鱼

休闲捕鱼recreational fishing)是完全为了户外休闲锻炼竞技而进行的捕鱼活动,与职业营利商业捕鱼(commercial fishing)和为了获取食物满足私人生计的自给捕鱼(subsistence fishing)不同。

与其它更注重渔获营收的捕鱼活动不同,休闲捕鱼更注重的是诱鱼搏鱼的过程体验,而非追求渔获效率,因此通常使用的是针对单一鱼体(而非鱼群)的捕鱼方式,对目标鱼的态度也更加倾向为博弈切磋的“练功”对象而不是猎物。最常见的休闲捕鱼方式是垂钓,常见渔具包括鱼钩鱼线鱼竿鱼轮和各种鱼饵(包括泛用的食用饵和专门骗捕掠食性鱼类假饵)以及辅助诱鱼拉线的鱼漂沉子打窝器连结具等“末端渔具”(terminal tackles)。其它的休闲捕鱼方式包括使用穿透性工具(鱼枪、鱼矛、鱼叉或刨钩)的刺鱼(spearfishing,通常潜水时使用)和使用射箭器材(复合弓)的射鱼(bowfishing,通常用于淡水船钓),此外还有徒手捕鱼、使用抄网、甚至用回旋镖抛击(跳出水面的鱼)等方式,但一般情况下不会使用鱼网鱼笼等可以一次捕捉数条鱼的方法(除非为了捕捉饵鱼)。较为血腥残忍(比如锚鱼)或对周边生态环境具有破坏性的捕鱼手段(比如电鱼炸鱼毒鱼等)更是在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被严令禁止的。

休闲捕鱼中受大部分参与者欢迎的目标鱼类品种统称游钓鱼,其中需要钓者消耗一定体力才能捕获的称作“运动鱼”(sport fish);而体型较小、可以直接整条放入平底锅内烹饪的也俗称“煎锅鱼”(panfish)。大部分淡水鱼都是通过水体边缘的陆地为作钓平台(岸钓)捕捉的,少数通过涉渡浅滩(涉钓)和使用浮在水面的轻型船舶船钓)或浮台筏钓)捕获;绝大多数咸水鱼都是通过能够航行于外海的船舶(通常为游艇)为船钓平台进行捕捉,其余的则通常用海钓矶钓的岸钓形式捕捉。捕捉到的游钓鱼通常都可以做为食用鱼,但是游钓圈出于生态保护的考虑通常会鼓励在测量拍照后就钓获放流

运动捕鱼[编辑]

运动捕鱼(sport fishing)也称游钓(game fishing),指专注于体验挑战性和体能消耗的休闲捕鱼,讲究通过拼斗并降服目标鱼而获得成就感和满足感,根据地点、鱼种、个人策略和资源水平可以分为流派,从贵族气息的飞蝇钓到用各种现代技术捕捉蓝水大鱼船钓应有尽有。最普遍的运动捕鱼方式是垂钓,但用弓箭射鱼和用潜水器材进行刺鱼在欧美一些地区也十分流行。虽然有时鱼网鱼笼等也会别用来捕捉饵鱼,但一般情况下除了抄网电筒鱼群探测仪以外不会使用任何大规模捕鱼的器械和电器来帮助捕鱼。

运动捕鱼所针对的游钓鱼通常都是上钩难度较高、需要一定技巧和体力消耗才能成功捕获的大鱼,比如各种凶猛的掠食鱼鲈鱼鳟鱼/鲑鱼狗鱼金枪鱼尖嘴鱼鲨鱼等),或者是力气较大的杂食鱼(比如鲤鱼牛胭脂鱼匙吻鲟等)和底栖鱼类(比如鲶鱼康吉鳗魟鱼石斑鱼等),可以从岸上钓获,也可以利用船钓。其中能够被整条直接放到平底锅内烹饪的游钓鱼(比如莓鲈溪鲢、大部分太阳鱼等)也俗称“煎锅鱼”(panfish)。

在过去,即使休闲捕获的鱼不会被吃掉,也会被捕鱼者杀死后带到岸上测长称重或者制作成标本战利品。为了保护渔场未来的鱼类资源,加上休闲捕鱼讲究的是“为娱而渔”而不是“为鱼而渔”,主要关注点在捕获的过程而并不是捕获的结果,所以现在的捕鱼者通常会钓获放流或者帮助渔政机构挂上标签后将其安全释放。

仅仅在美国,2018年参与游钓的总天数就超过8.83亿日,平均每个参与者每年17.9天,与前三年相比增长了2.1%[1]

方式[编辑]

垂钓
射鱼
潜水刺鱼

绝大多数休闲捕鱼者采取的方式是用鱼竿操作鱼线鱼钩进行垂钓。在亚洲欧洲地区通常喜欢用活饵钓鱼或把加工食物做成鱼饵,而在北美地区则盛行使用拟饵进行假饵钓鱼,其中最独特的是飞蝇钓。除此之外,在美国南部弓箭快艇风扇艇射鱼、以及潜水珊瑚礁水域刺鱼较为常见。

捕鱼策略的选择取决于捕鱼者对目标鱼种的觅食洄游栖息环境挣扎逃逸习性的了解[2][3],以及自己所掌握的饵料渔具载具等器械以及天气季节水文信息。虽然是否能捕捉到鱼多少有些运气成分,但是最近一个科学调查表明捕鱼的成功与否基本上取决于三个相互依存的条件:鱼的状况、渔具的特征和鱼碰到渔具时的情况[4]

渔具[编辑]

常见的渔具盒

渔具(fishing tackle)泛指任何捕鱼者用来进行捕鱼的器械,比如鱼钩鱼线鱼竿鱼轮鱼饵鱼漂沉子抄网、射鱼用的鱼叉等等。附挂在鱼线远端的所有渔具统称“末端渔具”(terminal tackle),包括鱼钩、鱼饵、鱼漂、沉子以及各种连结具和辅助装饰。结合起来一起丰富鱼饵形态的末端渔具组合称为“钓组”(rig)。

法律和规则[编辑]

清朝《保甲书辑要》(1838)中收录的捕鱼执照
英国要求必须有捕鱼许可的警告牌

休闲捕鱼有着各种各样限制捕捞方式的习俗规则执照限制和法律。国际游钓鱼协会(International Game Fish Association,简称IGFA)制定和监督一系列由渔者自觉遵守的准则,通常禁止使用渔网和钩挂鱼身而不钩鱼嘴的锚钩。强制性的法规通常由政府机构制定,目的是确保可持续的资源管理。无论监管法律,自觉钓获放流已经在西方国家有环保意识的钓客之间成为一个不成文的常规[5]。许多地方会出版专门收录当地法规的“钓客手册”,并且每年更新内容,包括允许游钓的水域和钓获限量[6]

美国,因为休闲捕鱼通常在野外,遭受自然灾害遇难的风险很高,特别是雷击(2006至2019年间十分之一的雷劈致死都是钓鱼时发生的[7]),因此许多地区的管理机构会在遭遇极端天气山火洪水时会发布禁渔警告。

钓获记录[编辑]

休闲捕鱼的参与者经常会保留自己钓获的照片、测量数据甚至鱼体标本做为成就的证明,并且将比较突出的“奖杯”级钓获的信息上报给独立的记录机构保存以便与同侪们分享。国际游钓鱼协会(IGFA)自从1978年接管了《田野与溪流》(Field & Stream杂志之前68年的记录后就是西方国家各类咸水淡水飞蝇钓青少年渔者捕获纪录的唯一官方保管和认证机构[8],并且每年会出版“游钓鱼世界纪录”(World Record Game Fishes)并向纪录保持者颁发证书

比赛[编辑]

世界飞蝇钓锦标赛
2014年钓大师赛
2005年在杜伊斯堡举行的世界运动会中的抛线赛

休闲捕鱼比赛是近几十年来兴起的户外体育项事,参与者通过在规定时间捕获特定鱼种的总重量或最大尺寸来竞争奖金。这类赛事最早只是地方俱乐部之间的德比赛,之后范围越来越大开始扩展到整个北美,参赛者也从业余爱好者变成了有商业赞助的职业选手,钓获放流也称了比赛的标准操作。在陆地上的钓鱼比赛的选手通常是个人,而船钓比赛通常是团体赛,捕获的每条鱼都会记分,有时候使用更细更轻的鱼线还会额外加分,得分最多的选手/团队会获得更高的奖金[9]

一种特殊的“钓鱼”比赛是抛线赛(fly casting),由1955年建立、超过30个国家参与的国际抛投运动联会(International Casting Sport Federation,简称ICSF)赞助并监管[10][11] 。这种赛事并不真的要捕鱼,而是使用塑料配重或无钩的假饵来考核选手抛竿的距离和准度,在水上和田径赛场上都可以进行比赛,是世界运动会收录的项目[12]

澳大利亚,有人提倡用一个自我管理的标准来评估钓鱼比赛的环境、社会、经济和公共风险因素并试图向ISO 14001标准靠拢[13],竞赛组织者也可以申请自我验证的资格[14]。在美国一些,渔政机构和竞赛组织者往往会制订自己的规则[15]

产业[编辑]

现代社会,与休闲捕鱼相关的行业繁多,横跨第一第二第三产业,包括渔具配具服装设计制造销售顾客服务、各类船钓水上载具皮艇划艇快艇风扇艇游艇等)的研发生产和维修、 渔艇的租赁和捕鱼旅行导游渔场的经营、租用和游钓景点餐饮服务、以及供应鱼苗放流孵鱼场鱼医服务等。

一些企业会在其特许监督管理的水体内提供“付费钓鱼”(pay to fish)服务,通常是使用放殖过鱼的水库运河和私营鱼塘(在中国大陆也俗称“黑坑”),可以部分绕开当地公共水域对休渔期、钓获配额和方式的法律限制。在英国的此类商业渔场通常只收使用费;在美国则通常改收或加收以渔者钓获的鱼的尺寸或重量计算的捕获费。

休闲渔业在西方国家是一个总产值过百亿的跨学科产业[16]。光是2014年,大约1100万的美国咸水休闲渔者产出了580亿美元零售营业额——相比之下,运营规模更大的商业捕鱼销售额是1410亿美元[17]。到了2021年,休闲捕鱼产业的总营业额超过洛克希德·马丁英特尔克莱斯勒谷歌;行业产值加上从业人员的薪酬(约395亿)和各项政府缴税和收费(约170亿)所贡献的GDP接近1290亿,超过美国17个的经济总量,如果再加上相关的其他产业的经济活动(比如造船厂产值、景区的食宿和消费等)则约占美国经济总量的1%[18]

由美国运动捕鱼协会(American Sportfishing Association)举办的国际运动捕鱼联合贸易大会(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f Allied Sportfishing Trades,简称ICAST)是全世界最大的休闲捕鱼贸易展览会和技术交流平台,通常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橙县展览中心(Orange County Convention Center,简称OCCC)举行。

入侵生物[编辑]

许多非本地外来鱼类和无脊椎动物都因为人类休闲捕鱼的需求而被带入到了其原生范围以外的水体中,其中许多(比如丽鱼欧鲤虹鳟欧鲇大口黑鲈等,以及被用作活饵的美国鳌虾和饵桶水中带有的鱼钩水蚤等)变成了威胁新环境生态平衡入侵物种[19][19]。而一些本土游钓鱼被过度捕捞数量减少而让出的生态空白,更是让这些入侵物种轻易在新环境很快就立稳了脚

另见[编辑]

参考[编辑]

  1. ^ 存档副本 (PDF). [2022-03-1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9-15). 
  2. ^ Keegan, William F (1986) The Optimal Foraging Analysis of Horticultural Production American Anthropologist, New Series, Vol. 88, No. 1., pp. 92-107.
  3. ^ Fishing On! Media (2013) - "Fishing Tips and Technique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4. ^ 存档副本. [2022-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0). 
  5. ^ Manfredo, Michael J.; Post, John R.; Wilberg, Michael J.; Jensen, Olaf P.; Hilborn, Ray; Cooke, Steven J.; Klefoth, Thomas; Alós, Josep; Hunt, Len M. Opinion: Governing the recreational dimension of global fisherie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19-03-19, 116 (12): 5209–5213. ISSN 0027-8424. PMC 6431172可免费查阅. PMID 30890655. doi:10.1073/pnas.1902796116可免费查阅 (英语). 
  6. ^ Nova Scotia Anglers' Handbook and 2019 Summary of Regulations. Nova Scotia: Government of Nova Scotia. 2019: 4–7. 
  7. ^ Jensenius, Jr., John S. Detailed Analysis of Lightning Deaths in the United States from 2006 through 2019 (PDF). National Lightning Safety Council. 2020 [2022-03-1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4-01). 
  8. ^ Bryant, Nelson. Outdoors; Angling for History or Dollars. New York Times. June 4, 1989 [20 November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1). 
  9. ^ Sportfishing in America - American Sportfishing Association. [2022-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28). 
  10. ^ Casting. International Casting Sport Federation. [2022-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4). 
  11. ^ Members – Contacts List. International Casting Sport Federation. [17 April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19 April 2014). 
  12. ^ CASTING SPORT. International World Games Association. [17 April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5). 
  13. ^ A Standard for National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 of Tournament Fishing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009, RecFish Australia.
  14. ^ NEATFish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n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 for tournament fishing)
  15. ^ Recfish Research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ustralia. Retrieved 26 June 2010.
  16. ^ Angling Retains its Mainstream Appeal and Broad Economic Impact-American Sportfishing Associati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8-05-13.
  17. ^ National Marine Fisheries Service (2014) “Fisheries Economics of the United States 201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pages 6 and 8, NOAA Technical Memorandum NMFS-F/SPO-13.
  18. ^ Sportfishing in America - A Reliable Economic Force (PDF). [2022-04-1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07-27). 
  19. ^ 19.0 19.1 Azevedo-Santos, V.M.; Pelicice, F.M.; Lima-Junior, D.P.; Magalhães, A.L.B.; Orsi, M.L.; Vitule, J. R. S. & A.A. Agostinho, 2015. How to avoid fish introductions in Brazil: education and information as alternatives. Natureza & Conservação, in press.
  • Aas, Øystein (2008) Global Challenges in Recreational Fisherie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John Wiley & Sons. ISBN 9780470698143.
  • Baron, Frank P (2003) What Fish Don't Want You to Know: An Insider's Guide to Freshwater Fishing. International Marine/Ragged Mountain Press. ISBN 978-0-07-141714-3
  • Cookea, Steven J and Cowx, Ian G (2006) Contrasting recreational and commercial fishing Biological Conservation, vol 128, issue 1, p. 93-108.
  • Mason, Paul (2007) Fishing (Recreational Sports). Macmillan Education Australia Pty Ltd . ISBN 978-1-4202-0583-1
  • Pitcher, Tony J and Hollingworth, Chuck (editors) (2002)Recreation Fisheries: Ecological, Economic and Social Evaluation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Wiley-Blackwell. ISBN 978-0-632-06391-8
  • Schultz, Ken (2004) Ken Schultz's Field Guide to Saltwater Fish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John Wiley and Sons. ISBN 978-0-471-44995-9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