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罗奔尼撒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伯罗奔尼撒战争
Peloponnesian war alliances 431 BC.png
伯罗奔尼撒战争形势图
日期: 前431年前404年4月25日
地点: 希臘本土小亞細亞西西里
結果: 伯罗奔尼撒联盟胜利
領土變更: 提洛同盟解散
參戰方
提洛同盟
雅典领导
伯罗奔尼撒联盟
斯巴达领导
指揮官和领导者
伯利克里
克里昂
尼西亞斯
阿爾西比亞德斯
德摩斯梯尼
阿希达穆斯二世
布拉希達斯
呂山德
阿爾西比亞德斯
斯巴達重步兵的雕像
伯羅奔尼撒戰爭爆發前的希臘世界

伯罗奔尼撒战争(Peloponnesian War)是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之间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从前431年一直持续到前404年,期间双方曾幾度停战,最终斯巴达获得胜利。

这场战争结束了雅典的经典时代,也结束了希腊的民主时代,强烈地改变了希腊的国家。几乎所有希腊的城邦参加了这场战争,其战场几乎涉及了整个当时希腊语世界。在现代研究中也有人称这场战争为“古代世界大战”。

这场战争不但对古代希腊而且对历史学本身有重要的意义,其本身也是第一次被科学地、历史学地记录下来的史实: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460 BC - 395 BC)在他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详细地记录了当时的事件,该纪录到前411年冬中止。修昔底德分析了这场战争的原因和背景,他的分析对欧洲的历史学具有先驱作用。修昔底德之后,色诺芬在他的《希腊史》中延续了修昔底德的工作,记录了前411年后的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古希腊人并不称这场战争为伯罗奔尼撒战争,这个名称是后来的人取的。修昔底德本人称之为“伯罗奔尼撒人与雅典人之间的战争”:

雅典的修昔底德纪录了伯罗奔尼撒人与雅典人之间的战争。他在战争爆发时开始了他的纪录,他当时想到这场战争可能是非常重要的,可能比此前的战争都有历史意义。他这样想因为战争双方使用了它们所有的手段,而其它的希腊城市迟早参加了这场战争。这场战争深刻地影响了希腊和一部分野蛮人,可以说这场战争影响了整个人类社会。

——修昔底德,[1]

战争原因[编辑]

战前的情况[编辑]

位於蘇尼恩的波塞冬神殿,其面向愛琴海,即此場大戰的海戰主要發生地

提洛同盟希波战争中由希腊的自由城市自愿成立的一个同盟。希波战争50年后,这个同盟已经退化,成为雅典保持和加强其在爱琴海霸权的权力和强制工具。此外,雅典建立了一垛“长墙”,城墙将雅典与其海港比雷埃夫斯连在一起,使得这条对雅典来说儼如「生命之路」的地區不受陆上敌人的威胁。

斯巴达领导下的伯罗奔尼撒联盟,是提洛同盟的霸权的几乎唯一的对抗者。雅典和斯巴达之间的冲突早在前460年就开始了。觸發的事件是米加腊退出伯罗奔尼撒联盟,投靠雅典。这场冲突从前460年一直持续到前446年,被称为是第一次伯罗奔尼撒战争,一般被看作是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前奏。前446年,双方打了个平手,米加腊又回到了伯罗奔尼撒联盟。在签署和平条约时,双方觉得彼此力量均衡,故决定互相尊重对方的联盟,在冲突情况下由一个裁判来决定谁对谁错。“中立”的城市国家被排除在这和平条约之外,这后来被证明是一个大错。前430年代,在希腊世界的边缘,一根导火线被点燃,其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最后引导了战争的爆发。

军事力量的比较[编辑]

双方的军事力量按其地理环境而各有優勢。雅典领导的同盟主要由爱琴海中的岛屿和滨海城市组成,因此它们的强处在于海战。雅典作为最大的海上霸权,主要依靠它的海军和同盟。雅典的海军最主要的是它的三列桨战舰和爱琴海的地理。三列桨战舰是轻型战舰,实际上不能在深海中远航。假如天气变坏,它们必须立刻寻找避风港。最好的避风港是沙滩,但是爱琴海边上沙滩很少,大多数海岸是岩石和海礁,适当的避风港往往是港口城市,因此对于希腊的海军来说,同盟的港口是非常重要的。对雅典来说,提洛同盟对它的贸易和作战同样重要。

斯巴达的联盟主要由伯罗奔尼撒半岛和希腊中心地区的城市组成(科林斯是一个例外),它们是陆地国家,长处在于它们的方陣兵

雅典还有一个间接的强处:通过它的贸易的收入它比斯巴达的经济力量强一些。

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区别[编辑]

蘇格拉底,古希臘哲學家,亦參與了此場大戰

雅典此时正处于其文化的顶峰,其政治结构是民主社会(与今天的民主社会不同,当时的雅典只允许有财产的男性公民有公民权,穷人、女性和奴隶没有公民权)。斯巴达的政治形式是一个混合宪法。外交上斯巴达传统比较喜欢寡头政治。两个联盟的同盟者在政治形式上也有这个区别。两派之间的意识形式上的区别对双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斯巴达战胜后立刻在雅典引入了寡头政治。

通向战争的道路[编辑]

战争起因的关键在于与斯巴达联盟的科林斯。科林斯与斯巴达联盟,同时它也试图在两个联盟之外保持它对科林斯海湾的霸权控制。约前436年埃比达姆诺斯(今都拉斯)爆发了一场内战。“民主”派向科林斯求救,而贵族派则向科林斯过去的殖民地克基拉求救。这样这场内战就扩展为科林斯和克基拉之间争夺对爱奥尼亚海的统治权的外战了。科林斯一开始战败后着手建立一支庞大的舰队,雅典开始觉得這已經威胁了它海上霸权的地位。因此雅典於前433年夏与克基拉签署了一个防御条约。由於克基拉本身拥有次于雅典后希腊的第二大舰队。因此科林斯认为这个防御条约违反了雅典与斯巴达间于前446年签署的和约。

同年由於另一个冲突,因此雅典的公民大会决定对米加腊采取禁貿政策。米加腊是第一次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起因,因此那次战争结束后它与雅典之间就處於非常緊張的情況。同時,米加腊也是伯罗奔尼撒联盟的成员,所以它与科林斯一起要求斯巴达行动。一般认为这次禁止贸易的决定是战争的直接原因,因为斯巴达受限於經濟力量的弱勢而不得不行动。当时的人也抱持著相同的看法,例如当时的希腊剧作家阿里斯托芬便认为雅典的领导人伯里克利想通过这场战争来分散雅典内部的政治困难:

不幸的源泉是菲迪亚斯的丑闻

伯里克利怕他也会遭到同样的不幸
因为他害怕你们的愤怒和你们的无情
为了保护他自己,他投入了那颗小小的火星:米加腊法令
以此点燃了焚烧我们的城市的大火

——阿里斯托芬,《平安》,第605句,前421年首演[2]


第三个导火线是卡尔息底斯半岛上的波提得亚城。这座城市是提洛同盟的一员,但它与它的母城科林斯的关系也很好。当雅典要求它驱逐科林斯的官员和拆除它的护港城墙时,它拒绝了这些要求并退出了提洛同盟。但科林斯的帮助也未能防止提洛同盟在很短的時間中将它重新收歸己有。

就如修昔底德已经认识到和强调过的那样,这些都只不过是战争表面上的导火线,而战争的实际起因是另一个。修昔底德认为战争的实际原因是斯巴达对雅典强盛起来的恐惧。因此他认为这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前432年夏对当时的形式不满的伯罗奔尼撒的联盟者要求斯巴达行动。在斯巴达,国王阿希达穆斯二世呼吁大家应该理智行动,但他的意见未被采纳。首先斯巴达确认雅典违背了前446年签署的为时30年的和约,但是斯巴达与雅典的谈判未能达到任何结果:在雅典城中,菲迪亚斯特別抱持著与斯巴达開战的態度。

最后伯里克利决定冒险,他想强迫斯巴达承认提洛同盟的霸权;而斯巴达则怕它假如不行动的话它的同盟者会退出伯罗奔尼撒联盟,它不得不考虑它的同盟者的利益。这是战争的真正原因。

学术界对战争的罪魁的问题至今争议不休,可以确认的是,当时各国政治上不稳定,对外施行强力政策,以及过高的追求荣誉的意念造成了一种最终导致战争爆发的气氛。修昔底德是这样描写这个气氛的:

这边和那边对这场战争都抱有很大的希望,所有的人都想在战争中奋勇当先——这是可以理解的:开始的时候人人热情洋溢,在伯罗奔尼撒有许多年轻人,在雅典也有许多年轻人,他们还从未见识到过战争,所以他们都想参加战争。希腊的其它城市都关注着这两座城市之间的交兵……大多数人站在斯巴达的那一边,因为斯巴达将自己说成是希腊的解放者……大多数人恨雅典,部分希望摆脱雅典的控制,部分害怕落入雅典的控制。

真正的作战从前431年开始,斯巴达的同盟者底比斯于此年进攻普拉提[3]

战争过程[编辑]

戰爭形勢圖,紅色為雅典陣營、藍色為斯巴達陣營、灰色為中立陣營、綠色為非希臘世界、黃色為波斯帝國。

一般伯罗奔尼撒战争被分为三个阶段:

  1. 从前431年到前421年阿希达穆斯战争,这个时期是以斯巴达的国王和将军阿希达穆斯二世命名的
  2. 从前421年到前413年尼西阿斯和平
  3. 从前413年到前404年雅典战败的第二次战争

阿希达穆斯战争[编辑]

第一年[编辑]

相对于斯巴达而言雅典的陆军比较少,但它的海军很强。伯里克利的战略是避免陆上的冲突,让雅典的居民躲在“长墙”的后面而让雅典强大的舰队来攻击伯罗奔尼撒和对它们的海港实行封锁,用这个方法来慢慢地磨灭斯巴达(不过这个战略并不是伯里克利的发明,在第一次伯罗奔尼撒战争中雅典就采取了这个战略)。不过雅典也对米加腊进行过陆上袭击,但这些袭击的效果不大。前424年米加腊的两个海港被雅典占领,但在战争的最后几年里雅典又将它们丢失了。

斯巴达则以一支强大的陆军进入雅典的领地并以此劫掠雅典的周围地区,斯巴达希望以此来迫使雅典进行陆战,但雅典人没有上这个当。由於当时的攻城技术还无法攻破雅典的城市防御系统,因此斯巴达无法攻占雅典。在此戰略失敗後,斯巴达人另行一种消耗的战略:每年夏天斯巴达进入雅典的周围,将田野劫掠一空,过几周后他们又撤走了。由於為了维持其舰队和对波提得亚的围攻,需要耗費雅典大量的資源,所以有人对伯里克利的战略表示怀疑,伯里克利的战略家职务还一度被解除了。

雅典的“长墙坚守”策略有一个先前没有预计到的重大缺陷:疫病。当时的人没有意识到城市公共卫生的重要性,城市人口聚集后必然造成疫病流行。前430年在雅典爆发了瘟疫,约四分之一的居民死亡,伯里克利死于前429年。这可能是鼠疫,也可能是埃博拉炭疽伤寒

从伯里克利之死到斯发克特里亚战役[编辑]

伯里克利死后新一代政治家上台:克勒昂是极端民主和侵略性政治的支持者,尼西阿斯支持与斯巴达谈和,他更加代表富人的利益。不過两人都不是传统贵族的成员,比起貴族,他们更加强烈地将公民大会用做政治工具。由于雅典周围的居民此时都躲到长墙后面,因此极端民主派加强補助赡养费的要求也被通过。后来这些補助穷困社会成员的费用成为雅典的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

此后几年中也没有任何决定性的结果,但雅典得以封锁科林斯海湾,这样伯罗奔尼撒联盟的舰队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作用了。前428年勒斯波思岛上的米蒂利尼退出提洛同盟,但很快又被迫重新加入。前427年拉凯斯组织了雅典的第一次西西里远征,但它对战争的结果没有任何影响。

前425年雅典获得了一个胜利:一支雅典军队在德莫斯特尼斯的领导下在伯罗奔尼撒西岸的皮洛斯登陆,虽然他们未能围攻斯巴达,但在斯发克特里亚战役中他们俘虏了120名斯巴达贵族。克勒昂始终要求在皮洛斯斯巴达决战,因此这次胜利成为了他的胜利。由于斯巴达对他们被俘的贵族担心,因此它愿意与雅典谈和,但在克勒昂的影响下雅典向斯巴达提出了斯巴达无法接受的条件,因此和谈没有成功。

战争罪行和修昔底德所观察到的道德败坏[编辑]

修昔底德,其對伯羅奔尼撒戰爭的紀錄為研究該段歷史的重要一手資料來源。

修昔底德观查到战争时的道德败坏,作为例子,他提到了克基拉地區,战争爆发后那里很快爆发了一场血腥的内战。 此外,不論是雅典方抑或是斯巴達方都在战争中发生了战争罪行:受难的除了有叛离雅典的同盟者之外(BC427年米蒂利尼),也有中立的城市国家(比如前416年米洛岛)斯巴達則有围攻普拉提的罪行。雅典自豪的公民大会卻在對這些城邦的處理抉擇上起了糟糕的作用,除了决定提高同盟者的交费和加强对它们的组织之外,還常常被有心人士誘導,作出不理智的選擇。

布拉西达的远征和阿奇达默斯战争的结束[编辑]

由于斯巴达人担心雅典会对他们的俘虏采取报复行为,因此他们不敢再对雅典的郊区进攻。斯巴达建立一支自己的舰队的计划也没有成功,因此他们决定采取一个新的战略:进攻雅典的同盟者。

前424年非常出色的一位斯巴達将军布拉西达开始在色雷斯行动,他在作战中使用了斯巴达的黑劳士,他说,假如他们帮助他作战,他就给他们自由。布拉西达的口号是“自由和自主”,他与马其顿的国王佩尔笛卡斯二世达成了一个同盟。马其顿至此为止在作战双方间持中立。此外斯巴达人还占领了雅典在这个地区最重要的基地安菲波利斯。同年雅典在一场陆战中被底比斯的军队战败。布拉西达的远征击中了雅典的一个軟肋,因雅典的粮食、金、木頭是从今天的乌克兰进口的,而色雷斯是这个运输的必经之地。面臨此局面,雄心十足的克勒昂依然坚持他的强硬政策,而尼西阿斯则主张与斯巴达达成一个协议。最終双方虽然达成了一个停火协议,但谁也没有遵守的意願,因此協議成為了一張廢紙,战事又再次爆发。

前422年克勒昂死了,斯巴达虽然占领了安菲波利斯,但它最优秀的将军布拉西达也在这场战役中阵亡,由于双方的强硬派領袖都已逝世,和谈终于有了希望。这个和平条约是由尼西阿斯谈判得成的,因此被称为尼西阿斯和平

尼西阿斯和约——一个不可靠的和约[编辑]

前421年所签署的尼西阿斯和约的宗旨是保持双方的均衡:斯巴达的俘虏被释放,斯巴达放弃它在色雷斯占领的据点,同时雅典也放弃它在伯罗奔尼撒占领的据点,但雅典可以保存它所占据的米加腊的两个港口中的一个。然而,双方都没有完全实现这个和约的内容,斯巴达的驻军继续待在安菲坡里斯,而且斯巴达人根本不想将它还给雅典,而雅典也不愿放弃它在伯罗奔尼撒的据点皮洛斯。因此很快的,双方就又开始对对方表示不满。

除此之外,斯巴达的同盟者,尤其科林斯和底比斯也不满意和约的內容,它们的利益完全没有被提及。这在伯罗奔尼撒联盟内部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因此在尼西阿斯的调协下斯巴达与雅典达成了一个联盟,但实际上这个联盟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因为斯巴达的敌人阿尔戈斯,同样是一个民主城市,也与雅典达成了一个反斯巴达的同盟。雅典的政治家阿尔西比亚德斯来自雅典最老的贵族家庭,他积极准备与斯巴达作战,不断地打破尼西阿斯的和平努力。因此斯巴达再次加强它与底比斯和科林斯之间的联盟,这两座城市都没有加入阿尔戈斯的反斯巴达联盟。

这样一来斯巴达就有空来对付阿尔戈斯了,而雅典则正在喘息和着手解决色雷斯的问题。阿尔戈斯未能从斯巴达的虚弱阶段里获得任何好处,前418年它的军队在马提尼战役中被斯巴达击败,而雅典则于前416年加固了它对提洛同盟的控制。

阿尔西比亚德斯和西西里远征[编辑]

雅典遠征西西里路線圖

在这段彼此恢复的时间裡,阿尔西比亚德斯在公民大会上獲得越来越多的支持者,待時機成熟時,他提出了一个大膽卻也危险的计划:远征西西里岛,除了奪取岛上的粮食之外,也期望將提洛同盟的影响扩张到島上,此提案获得了大量贊同的聲音。此時赛格斯塔和岛上的其它一些城市国家正与岛上的霸权锡拉库萨作战,於是阿尔西比亚德斯利用其向雅典提出的求救作為藉口開起爭端。尼西阿斯認為此行動實在太危險而抱持反對意見,但即使他呼籲公民保持理智,最終阿尔西比亚德斯還是在群眾中獲得了足夠的支持以發動戰爭。然而,雅典的远征的开始就有不祥之兆:市里的赫耳墨斯神像被不明人士破坏,这个事件被看做是对雅典的民主的一次挑戰。有人怀疑这是阿尔西比亚德斯幹的事,但此論點毫無根据,因为阿爾西比亞并没有因此获得任何好处。最終雅典人决定不控告阿尔西比亚德斯,事情雖告一段落,但此事还是在人们的记忆中留下了一個疙瘩。

前415年,由阿尔西比亚德斯、尼西阿斯和拉凯斯的领导下,一支由134条三列桨战舰和约5000名长矛兵组成的庞大的舰队出发了。整个远征队有约32000人(6400陆军和25000多名划浆手)。雅典本身提供了100艘三列桨战舰和1500名长矛兵,这是一座城市所能組織的最大一支远征舰队了。然而,在雅典人获得了第一次激战后的胜利后,阿尔西比亚德斯還是因为损坏赫耳墨斯像的舊事被叫回雅典等待審判,同時他还被控犯了亵渎宗教的罪(据说他嘲笑了依洛西斯祕密儀式)。阿尔西比亚德斯因此逃亡到雅典的对手斯巴达那边,就戰爭的結果看來,強迫阿爾西比亞德斯倒戈成為了雅典灾难的开始。

接下來,雅典遠征軍围攻了锡拉库萨,但他们始終无法组成一个完整的包围圈。锡拉库萨雖沒有从斯巴达獲得多少資源的幫助,但派出了戰略家基里普斯此事最終被证明為正確的一步棋。尼西阿斯因此受到了挫敗,但因害怕公民大会上的民愤,他不敢返回雅典。前414年,雅典再派出了德莫斯特尼斯作为增援,因其於阿奇达默斯战争中表现出色。然而,於前413年锡拉库萨的海港戰役中,雅典人的舰队遭受潰敗,讓他們差点失去退路,对锡拉库萨的包围潰散,使雅典人不得不撤退,不過为时已晚。大多數的部队在撤退中被俘,大量的士兵死於俘虏营中,尼西阿斯和德莫斯特尼斯被处死。

对雅典来说,西西里远征是一次大灾难,畢竟,這場戰爭所需的資源远远地超出了它的能力。

第二次战争[编辑]

斯巴达与波斯的协议[编辑]

德克萊亞 (Dekeleia)

自从西西里远征的灾难之後,雅典的力量再也没有恢复过来。由於前414年時,雅典在無正當理由下对斯巴达主動袭击,讓斯巴达找到藉口,宣稱尼西阿斯和平被雅典單方面撕毁,因此斯巴達立刻採取进攻。在阿尔西比亚德斯的建議下,他们占领了雅典附近的德克莱亚,以此為據點,斯巴达的军队對雅典的郊区进行劫掠。此時的雅典实質上已遭到围困,也有上千的奴隶逃到斯巴达手中。然而,更严重的是雅典的牲畜供應遭受打擊,因雅典的牲畜主要在埃维亚,但由于陆路被斯巴達切断,这些牲畜只能从海路被运入,再加上城墙必须不分晝夜地守护,需要耗費大量人力,再再都在無形中增加了雅典居民心理壓力。

其次於同一年,雅典在小亚细亚支持了一场当地的叛乱,並因此与波斯帝国吵翻,就此時的局面而言無疑為严重的外交错误。波斯帝国因此与斯巴达開始外交折衝,最終双方达成协议,斯巴达将小亚细亚退让给波斯,作为交换,波斯每年向斯巴达付一定数量(但不多)的金錢資助。

许多提洛同盟的同盟者也利用了雅典这时的困难情况,于前412年开始,他們陸陸續續退出提洛同盟,缺乏力量的雅典對此再也無能為力。最終,斯巴达使用波斯的钱建造了一支自己的舰队,並在爱琴海中頗有勝绩,可惜仍未能击败雅典的舰队。

實際上,波斯并不十分忠于它与斯巴达达成的协议,作為一名旁觀者,波斯自然希望靠斯巴达与雅典之间的拉锯战中提取利益。据说是阿尔西比亚德斯鼓励波斯採取如此態度,因为他这时在斯巴达不再那么受到景仰(因有流言指控他勾引了斯巴达国王的妻子)。

雅典的寡头政变[编辑]

雅典面臨了危機,斯巴达的军队已經登陸了小亚细亚,此時的雅典不僅僅政治上的气氛非常緊繃、戰場上的形勢也不樂觀,再者,戰爭失利的同時也導致了经济困难,连留下来的最后储蓄都被动用了。

这是前411年寡头宪法政变之前的情況:多个以萨摩斯岛为基地的舰队的指挥官比较倾向于寡头政权,他们认为雅典的民主制度是西西里远征和其巨大损失的原因,因此他們組成了聯盟。阿尔西比亚德斯此时随著斯巴达的舰队在爱琴海行动,他也支持这些军官的看法。由于他在斯巴达的地位不稳,他打算再次易帜回到雅典。因此他試著让这些军官相信:假如一个寡头政权上台治理雅典的话,波斯也会同意与雅典达成协议。

这些政变者有組織地計畫行动,他们首先与雅典倾向寡头政权的贵族取得联系。讓这些贵族在公民大会上宣称当时的宪法不符合战争时代的需要。他们所传播的恐惧和不安最終使得公民大会同意建立一个编写新宪法的委员会。

如此一來,寡头派在前411年春成功的剥夺了公民大会的权利,並设立了一个由400人组成的议会,这个议会的目的是建立一个全新的宪法。在此宪法中只有5000人在公民大会中有表决权,此外,停發市民的赡养费。但此5000人的议会從未召开,因此事實上这400人的议会掌握了雅典所有的权力(前411年5月和6月)。由於斯巴达此时正於戰場处于優勢,因此它根本不想与雅典达成和平。这场政变最后既没有使波斯同意与雅典达成一个协议,也没有能够与斯巴达达成和平協議。

由于舰队里的划浆手仍大多數屬於民主派而非寡头派,因此这次政变很快就被抹平了。僅僅几个月后,这400人的议会就失去了它的权力,5000人的议会正式召开。前410年中民主制被重新建立,赡养费也重新发付。由于波斯没有与雅典达成协议,因此在萨摩斯岛上的寡头派放弃了阿尔西比亚德斯,但阿尔西比亚德斯投奔到民主派的阵营,成为了民主派在萨摩斯岛上的首领。

赖山德尔和战争结束[编辑]

阿尔西比亚德斯回到雅典之後,雅典又在戰場上获得了一系列胜利,比如前410年在基齐库斯,因此斯巴达又同意进行和平谈判了。但在此時於雅典,正好處於极端民主强硬派当权之時刻,因此雅典拒絕了斯巴达的建议。运气似乎又回到了雅典这一方:阿尔西比亚德斯成功的強迫许多离弃提洛同盟的同盟者回到同盟中,其中包括战略要地拜占庭,此外,雅典还与腓尼基签署了一个停火协议。阿尔西比亚德斯于前408年夏以胜利者的姿态凯旋雅典,虽然他曾经叛变雅典,但这时他被选为战略家,获得了无限制的海陆军指挥权。

前407年有经验的斯巴达将军赖山德尔被派到小亚细亚,他試著與駐在小亚细亚的波斯长官通讯,波斯终于放弃了它的坐等政策,斯巴达获得了它所需要的一切。同年,雅典在小亚细亚的军队被赖山德尔擊败。虽然此戰役並非由阿尔西比亚德斯指揮,但雅典人显然不再信任他,便將其撤職。

赖山德尔的任期此后不久就到期了,因此他也被撤回斯巴達。他的继承人与波斯之间的关系相對没有那么親密。即使如此,斯巴达人仍舊在勒斯波思岛将雅典的舰队围困住了,雅典聚集了所有的力量派遣了一支增援舰队,最終在阿吉纽西群岛,两支舰队进行决战。这是希腊人之间进行的最大的一次海战。雅典军队获得全胜。但由于一些雅典的落水的水手並未被营救,因此戰爭過後,雅典公民议会对八名将军开庭审判、追究责任,除两名将军逃走外,其余六名将军被处死,如此一來,雅典自己消灭了自己最有经验的军事家。

前405年雅典的舰队中了赖山德尔的圈套,在伊哥斯波塔米戰役中战败。从此,雅典在也没有完整的舰队了,赖山德尔控制了海洋。雅典城於戰敗後慌乱一片,此時的征服者成為了被征服者,雅典人害怕他們將同樣遭受過去他們對被征服者所施下的惡劣待遇。此時,只有萨摩斯岛还站在雅典這一边,其它的同盟者不是退出了同盟、就是被斯巴达征服了。赖山德尔派他的舰队到萨摩斯岛(萨摩斯岛的居民此时终于获得了雅典的公民权,然而已经为时过晚,雅典在此前对待它的同盟者就象对待被征服者那样)。其它斯巴达舰队則進軍比雷埃夫斯。在雅典城外两支斯巴达军队汇合。雅典城被彻底包围、城內又擠滿了難名。最后于前404年春,雅典投降。[4][5]

战争后果[编辑]

伯罗奔尼撒战争是一场非常残酷的战争,在战争期间,内政与外交息息相關。战争的結果雖使雅典丧失了其强国地位,但战争的结束也给人们带来了许多新的希望,尤其是經歷耗日費時的戰爭之後,人民對和平和自由的渴望。

色诺芬是这样来描述雅典的投降的:

雅典接受和平条约后赖山德尔进入比雷埃夫斯。那些被流放的人回到了他们的家园,在笛子音乐的伴随下,大家欣乐地开始拆除城墙,因为大家相信,从这一天开始希腊的自由开始了。

“长墙”被拆除,提洛同盟被解散。雅典的舰队除12条船外全部被交出。亲斯巴达的三十人僭主集团開始治理雅典(不过这个政权在前403年就又被廢除了)。在爱琴海上到处都设立了亲斯巴达的政府,斯巴达則在各处驻兵。虽然科林斯和底比斯希望摧毁雅典,但最終沒有實現,因为斯巴达不希望留下一个權力真空。斯巴达也有它自己的难處:它以自由和自主为口号介入战场,却向波斯出卖了小亚细亚的城市。如今它又不想将这些城市让给波斯了,因此它不得不与波斯作战直到前386年,事實上,波斯才是这场战争中最大的得利者。波斯与斯巴达的战争一直到前386年才结束。

这场战火从西西里岛到小亚细亚、牵涉了该地区所有国家的“古代世界大战”过后希腊的经典黄金时代也结束了。伯罗奔尼撒战争是希腊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希腊的城市国家此前就已经不稳定的均衡关系彻底被打破了。前4世纪雅典虽然能够重建提洛同盟,但这个同盟与第一个同盟相比就逊色多了。

但斯巴达的霸权也只持续了数十年,战前的形势始終未能复原。在這個時代的終了,出现了雄心勃勃的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

參看條目[编辑]

腳註[编辑]

  1. ^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1,1
  2. ^ Übersetzung angelehnt an Schulz: Athen und Sparta, S. 86.
  3. ^ Zur Ereignisgeschichte, die maßgeblich auf der Schilderung des Thukydides beruht (ergänzt durch andere Quellen), siehe auch Busolt, Griechische Geschichte, Bd. 3.2 sowie Kagans Darstellung (zusammenfassend in Kagan, The Peloponnesian War, S. 64ff.).
  4. ^ Kagan 2003, s. 476
  5. ^ Jona Lendering: Xenophon on the fall of Athens Livius.org. Viitattu 1. kesäkuuta 2007.

參考資料[编辑]

主要來源[编辑]

  • K. Brodersen und H. H. Schmitt (Hrsg.): Historische griechische Inschriften in Übersetzung. Bd. 1 (Die archaische und klassische Zeit), Darmstadt 1992, ISBN 3534022432.
    (Gute Übersetzungen, aber ohne Kommentar.) (德文)
  • Hellenica Oxyrhynchia, übersetzt und herausgegeben von Paul McKechnie et al, Warminster 1988, ISBN 0856683582. (德文)
  • Plutarch: Große Griechen und Römer. herausgegeben von Konrat Ziegler, 6 Bde., Zürich 1954. (Bibliothek der alten Welt, mehrere Nachdrucke, u. a, ISBN 3423059893) (德文)
  • Thukydides: Geschichte des Peloponnesischen Krieges. hrsg. von H. Vrestska und W. Rinner (Reclam), Stuttgart 2000, ISBN 3150018080 (德文)
  • Derselbe: Der Peloponnesische Krieg. hrsg. und übers. von Georg Peter Landmann, Düsseldorf 2002, ISBN 3760841031. (德文)
  • Xenophon: Hellenika. übersetzt von Gisela Strasburger, München 1970 (mehrere Neuauflagen), ISBN 3760816398. (德文)

其他參考文獻[编辑]

  • Bruno Bleckmann: Athens Weg in die Niederlage. Die letzten Jahre des Peloponnesischen Kriegs, Stuttgart 1998, ISBN 3519076489.
    (Detaillierte und quellennahe Darstellung der letzten Kriegsjahre.) (德文)
  • Victor Davis Hanson: A War Like No Other: How the Athenians and Spartans Fought the Peloponnesian War. New York 2005, ISBN 1400060958.
    (Hanson, ein angesehener Militärhistoriker, beschreibt vor allem, mit welchen Mitteln der Krieg ausgetragen wurde.) (英文)
  • Donald Kagan: The Peloponnesian War, New York 2003, ISBN 0142004375.
    (Wahrscheinlich die beste Gesamtdarstellung. Kagan hat ebenfalls ein vierbändiges Standardwerk zum Peloponnesischen Krieg verfasst, wobei dieses Buch eine für das breitere Publikum geschriebene Darstellung ist, allerdings auf hohem Niveau.) (英文)
  • Donald Kagan:The Outbreak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 Ithaca/New York 1969, ISBN 0801495563.
    (Erster Band von Kagans Tetralogie zum Krieg, die bereits als Standardwerk gilt.) (英文)
  • Donald Kagan:The Archidamian War, Ithaca 1974, ISBN 0801497140. (英文)
  • Donald Kagan:The Peace of Nicias and the Sicilian Expedition, Ithaca 1981, ISBN 0801499402. (英文)
  • Donald Kagan:The Fall of the Athenian Empire, Ithaca 1987, ISBN 0801499844. (英文)
  • Russell Meiggs:The Athenian Empire, Oxford 1972, mehrere Nachdrucke, ISBN 0198148437.
    (Detaillierte Darstellung des attischen Seereiches, einschließlich des Peloponnesischen Kriegs.) (英文)
  • Raimund Schulz: Athen und Sparta (Reihe Geschichte kompakt. Antike). Darmstadt 2003, ISBN 3534154932.
    (Intelligente und kompakte Darstellung, die zugleich die zentralen Forschungsmeinungen gut verständlich darstellt.) (德文)
  • Geoffrey de Ste Croix: The Origins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 London 1972, ISBN 0715617281.
    (Sehr gute Zusammenfassung über die Bedingungen, die zum Ausbruch des Krieges führten, allerdings mit einer anti-spartanischen Haltung.) (英文)
  • Karl-Wilhelm Welwei: Das klassische Athen. Demokratie und Machtpolitik im 5. und 4. Jahrhundert, Darmstadt 1999, ISBN 3896781170.
    (Hervorragende Detailstudie zur Entstehung der Hegemonie Athens. Dort auch zahlreiche Verweise auf die moderne Forschungsliteratur.) (德文)
  • Karl-Wilhelm Welwei: Sparta. Aufstieg und Niedergang einer antiken Großmacht. Klett-Cotta, Stuttgart 2004, ISBN 3-608-94016-2. (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