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佈局 (電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佈局
Contratiempo
Contratiempo poster.jpg
基本资料
导演奧瑞歐·保羅西班牙语Oriol Paulo
监制華納兄弟
编剧奧瑞歐·保羅西班牙语Oriol Paulo
主演
摄影Xavi Jiménez
制片商
  • Atresmedia Cine
  • Think Studio
  • Nostromo Pictures
  • Colosé Producciones
  • Atresmedia
  • Habitación Cerrada, La
  • Institut Català de les Empreses Culturals (ICEC)
  • Instituto de la Cinematografía y de las Artes Audiovisuales (ICAA)
  • Movistar+
  • Televisió de Catalunya (TV3)
片长107分鐘
产地西班牙 西班牙
语言西班牙語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 2017年1月6日 (2017-01-06)(西班牙)
  • 2017年3月25日 (2017-03-25)(日本)
  • 2017年6月2日 (2017-06-02)(台湾)
  • 2017年9月15日 (2017-09-15)(中国)
  • 2018年1月25日 (2018-01-25)(香港)
预算€4,000,000(估計)
各地片名
中国大陆看不见的客人
香港死無對證
臺灣佈局

佈局》(西班牙語:Contratiempo)是一部2017年西班牙懸疑犯罪片。它是由懸疑片名導奧瑞歐·保羅西班牙语Oriol Paulo在《屍物招領英语The Body (2012 film)》之後執導的第二部长片。2017年因《看不见的客人》在中國大陸台灣上映後口碑不俗,男主角馬里奧·卡薩斯也因此受到華人觀眾知悉[1]韓國與神同行》監製元東淵宣布,即將於韓國翻拍本片[2]

劇情[编辑]

年少有為的亞德良·多利亞投身資訊業十年,創業有成,事業版圖擴及中國法國,成為被表揚的創業家。也有貌美嬌妻跟可愛的孩子,但一如所有雄心勃勃的商業鉅子,他還在外金屋藏嬌,與一位名叫蘿拉·維達的美麗攝影師發生婚外情,而他們兩人各自有家室,這綺戀使得他痛苦不堪。

某個冬日,亞德良捲入了一場兇殺案,他與蘿拉在一間僻靜的小旅館幽會,蘿拉被人用鈍器打死,身上灑滿了歐元鈔票。亞德良也被打傷,由於命案現場是一個密室,由於天冷,飯店將窗戶把手拆除,窗戶無法開啟,房內又上了門閂,亞德良無法解釋兇手如何脫逃,無論是輿論或者檢方的資料都對他相當不利。亞德良的私人律師腓力·萊瓦認為此案極難處理,於是在開庭前請來了一位推理精湛,邏輯準確的知名女律師惟真·古曼來幫助亞德良整理供詞,自己則去尋找有利的證人。

這位以執業三十年未嘗敗績而聞名全西班牙的「勝訴女神」惟真,由於發覺檢方已經獲得一位祕密證人,並要求法官迅速開始聽證會,特意提早一個小時,風塵僕僕地來到亞德良處。亞德良回憶起,自己被擊昏於一個旅館房間,醒來後他發現身旁竟然伴著蘿拉的屍體,他也因而被依謀殺罪起訴。

惟真發現亞德良的記憶非常朦朧,說詞更是含糊,且刻意迴避了本案的某些重要細節,這將會使亞德良百分百被判謀殺罪。惟真語重心長地告訴亞德良,為了免於鋃鐺入獄,一定要跟自己合作,首先就是必須講出所有真相,惟真恐嚇亞德良「沒有苦難,就沒有救贖;而你,沒有我聰明。」同時惟真更發現,亞德良不願透露真相的原因,不僅僅是令人難以啟齒的婚外情,更是因為亞德良先前的一場神祕車禍。

亞德良無奈之下,只好開始說出故事。

亞德良與蘿拉在一次幽會結束後,因為一晌貪歡延誤了時間,只好飆車抄捷徑,痛苦的亞德良在車上提出分手事宜。正當兩人分心時,車道突然衝出一隻鹿,他們嚇得偏離車道,撞上了對向來車,亞德良的寶馬名車也因此拋錨路上,對向來車的年輕駕駛丹尼則已經沒了氣息。

隨即一輛車經過,該司機疑心了一下,下來察看。蘿拉因羅敷有夫,怕兩人東窗事發,於是假裝自己與亞德良發生車禍,恰好丹尼的手機響起,蘿拉只好硬是把丹尼的手機塞到自己身上,打發走了該司機,蘿拉並要亞德良處理丹尼的車輛與屍體,自己留守等待拖吊車救援。亞德良將丹尼連人帶車沈入湖中時,卻看見一隻鹿又飛奔過去,並同時有奇怪的聲響,亞德良疑心有人尾隨在後。

第二輛汽車經過了蘿拉這邊,駕駛是湯瑪士·加里多,湯瑪士本為寶馬的資深工程師,退休後在家中開設小型修車廠,他好心地表示要幫助蘿拉,把車子拖回家中修理,蘿拉因為盛情難卻而同意了。湯瑪士在車上喋喋不休,說愛妻艾薇曾經是大學戲劇系講師,且與自己在劇團相識,艾薇現因養病,辭去教職,搬到郊區,偶爾才去旅館打工。但好巧不巧,蘿拉的夫婿的夫婿布魯諾·維達恰好在此時打電話給蘿拉,說要去接她,但蘿拉支支吾吾,期期艾艾,讓湯瑪士充滿疑惑。蘿拉到了湯瑪士家中,受到湯瑪士與艾薇殷勤的款待,卻發覺剛剛被撞死的丹尼就是湯瑪士與艾薇的獨生子,只好在湯瑪士尋子時,趕緊把丹尼的手機塞到湯瑪士家的沙發中。

亞德良將愛車私下賣給廢車廠,並到報警稱自己的愛車失竊,也和蘿拉兩人議定分手。然而湯瑪士還是察覺了其中的問題,他知道愛子可能已經遇難,於是到警局報案,失蹤案不久登上了新聞版面。警方斷定丹尼失蹤前曾發生車禍,湯瑪士記下了寶馬車號,由於車號是亞德良名下的,亞德良也被警察傳喚,但亞德良只說汽車已經失竊了,且自己人在巴黎出差,有不在場證明,在陪同偵訊的大律師腓力咄咄逼人護航下,警察也不敢多問,於是放走了亞德良。

不久後,新聞傳出了身為銀行職員的丹尼,被爆料侵佔了五萬歐元到自己的帳戶。蘿拉的夫婿布魯諾恰好是該銀行的主管,蘿拉乘布魯諾不注意時,盜用了丹尼的職員卡,並利用布魯諾的遠距辦公系統,嫁禍給了丹尼,如此一來,丹尼涉及監守自盜還畏罪潛逃,不再有外人懷疑他已死。亞德良更透過腓力對警方的施壓,讓丹尼失蹤案的警方結案報告中,完全剔除了亞德良的名字。

亞德良出席「傑出青商大會」,湯瑪士冒充記者求見,湯瑪士向亞德良表示,無意追究亞德良,只想找回丹尼的屍首,好讓愛子入土為安,也洗清丹尼貪汙跑路的惡名,並恫嚇似地把亞德良的打火機丟入水池,暗示自己知道亞德良已經將丹尼連人帶車沈入湖中,亞德良抵死否認,直到保全將湯瑪士請出門外。

亞德良不久之後被人恫嚇,他收到一張湖泊的照片,這是他棄屍的地點,看來是有人意圖勒索他和蘿拉十萬塊歐元,亞德良告訴惟真,這個勒索者應該是第一輛車的司機,因為看到了事情經過,想要趁火打劫。

惟真發現亞德良說話破綻百出,反質問道,如果兇手是是為錢而來的第一位司機,那為何大把鈔票都沒被劫走呢?與其說兇手是第一位司機,不如直接說是湯瑪士,湯瑪士一心要為子報仇,且湯瑪士的太太艾薇就在這家旅館工作,完全有可能接應湯瑪士,兩人合作之下,製造密室不無可能。惟真拿出了剪報,報上的照片中,艾薇確實在命案現場。依照惟真的推理,湯瑪士可以躲在衣櫃,等亞德良與蘿拉進門之後,打死蘿拉,打昏亞德良,再拿出工具,撬開窗戶逃出,並讓艾薇偷偷鎖上窗戶而脫身。亞德良大喜過望,他認為惟真果然才華洋溢,因為他老早就想說真凶就是湯瑪士了,只是測試一下惟真是否有這個火侯罷了。

惟真又讓要亞德良說出丹尼被棄屍的地點,她已經設計好,只要在丹尼的車上,放上蘿拉的隨身物品,就可以把丹尼命案完全嫁禍給蘿拉,屆時亞德良在法庭上只要說自己在巴黎出差,蘿拉已死,根本死无对证。惟真要亞德良標出棄屍的位置,屆時可以說是蘿拉一個人開車出遊並撞死丹尼,亞德良只是基於戀愛關係,協助蘿拉處理屍體;至於蘿拉的死,則是為子報仇的湯瑪士幹的,亞德良不涉及兩件謀殺罪,只涉及協助情婦棄屍的輕罪。亞德良說,只要檢方的祕密證人一來,這個故事根本沒有可信度。惟真冷靜地回應道,根本沒有所謂祕密證人,祕密證人一事根本是惟真胡謅的,惟真只是要亞德良吐實。

此時亞德良居然爆出了另外一個重大祕密,原來亞德良在把汽車推入湖中時,丹尼甦醒呼救,他依然將丹尼連人帶車沈入湖中,如果說是蘿拉撞死了丹尼,法醫就可以反駁,因為驗屍可以驗出丹尼是生前落水。此時惟真大怒,痛罵亞德良無良,根本就是殺人魔王,亞德良也激動大罵惟真,「拿人錢財,不能與人消災」。

惟真冷靜下來後,做出了另外一個推理,如果當初是蘿拉要求亞德良不要報案而棄屍的話,亞德良發現丹尼沒死,就應該救丹尼,但亞德良硬是溺殺丹尼,就知道亞德良是主導整件案件的主謀。且惟真查出蘿拉在丹尼車禍後就一直患有焦慮症,可見蘿拉是個好人。丹尼貪汙跑路的不白之冤,應該也是亞德良透過政商關係去誣陷的。她又推理出,應該是蘿拉想要補償湯瑪士夫婦,故意上演了一場「勒索戲」,想自導自演地逼亞德良拿出十萬歐元,這目的是補償飽受喪子之痛的湯瑪士夫妻。蘿拉並逼亞德良與自己一起去自首。亞德良獲悉之後,只好把蘿拉滅口了,又因為逃不出現場,只好演出了一場自己被敲暈的折子戲

惟真還告知亞德良,指向對面大樓的一戶民宅,湯瑪士就站在那裏。惟真說,湯瑪士一直都在跟蹤亞德良,也跟蹤到自己的事務所,於是惟真才反過來跟蹤湯瑪士,查出了亞德良案件中的這麼多細節。惟真還說,給亞德良看的剪報照片是合成照片,湯瑪士的太太艾薇根本沒有在現場,一切都是要迫使亞德良講真的,好幫忙辯護。亞德良只好承認自己殺了蘿拉。

這時腓力打了室內電話給亞德良。惟真要亞德良好好講電話,說自己已經想到了辯詞,但是太疲憊了,要到外面散步一下,要亞德良休息十分鐘,並準備好咖啡,以便繼續演練攻防,挑燈夜戰。

腓力說自己已經找出了丹尼車禍時,經過的第一輛車司機,腓力給了大筆現金買通他,讓他指稱亞德良不在丹尼車禍的現場,腓力還說亞德良手機已經關機。

亞德良這才發現手機在惟真碰過之後就關機了。自己的鋼筆居然一直漏水,拆開筆管,居然發覺鋼筆內裝了一個竊聽器,於是亞德良望向對面,惟真居然走到湯瑪士的居處,並且開始卸妝,撕開面具,原來惟真是湯瑪士之妻艾薇扮演的,真正的惟真·古曼在此時前來敲門,亞德良如夢初醒,也想起了剛才那位「惟真」一再提到的:「沒有苦難,就沒有救贖;而你,沒有我聰明。」

劇末,湯瑪士打電話到警局,揭開這個離奇案件的真相。

拍摄[编辑]

电影在加泰隆尼亚特拉萨巴塞罗那比斯开湾Vall de Núria英语Vall de Núria等地方拍摄。

票房[编辑]

台灣方面,全台票房為新台幣3930萬元,表現頗佳[3]

本劇的“官方微博”在2017年9月24日宣布,中国大陆票房突破人民币一亿元。《看不见的客人》也成为了史上首部在中国大陆票房过亿的西班牙电影[4]

参考资料[编辑]

  1. ^ 蘇詠智. 《西班牙神片「佈局」口碑超優 主角竟是當紅男神!》. 聯合報. 2017年6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9月30日) (中文). 
  2. ^ 《與神同行》幕後千萬推手 新作瞄準西班牙神作《佈局》. [2020-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2). 
  3. ^ 全國電影票房截至2017年七月前資訊 (PDF). 國家電影中心. 2017-08-07 [2019-07-2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2-14). 
  4. ^ 中国大陆票房过亿 2017.09.24 新浪微博“电影看不见的客人官微”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