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体育政治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体育政治化(又称体育运动政治化)是指体育成為各國用來影响外交、社会和政治关系的手段。原因包括:现代奥运会提倡人类友谊而容易被外交利用、国歌和国旗等民族国家意识渗透比赛、体育列入官员的政绩、体育提倡反歧视、体育的人本主义精神与公民社会的关系,等等。各国研究普遍指出否认体育政治化是自欺欺人、体育和政治是相辅相生的。[1][2][3]

体育外交化[编辑]

现代体育提倡人类友谊,有些国家利用体育达成外交任务,连络两国关系。[1]例如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自誉为“小球转大球”的乒乓外交就是把体育政治化,[4][5]又例如2018年冬奧的朝韩聯隊等。奧运口号常常有国际关系的愿景(1988年奧運“和谐与进步”,2008年奥运“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可见奥运虽然本身不是政治活动,但它包含明确、高尚的政治目标。[1][3]“我们反对政治对体育的干扰也正是为了在更高的层次上实现这一崇高的政治目的”。[1]现代奥运会起初主张“体育非政治化”、“业馀主義”、“体育非商业化”,但这些主张随着20世纪人类社会的改变而变得不切实际。[1]

体育与国歌、民族国家意识[编辑]

2014年一场美式足球的开场仪式邀请预备役美军手持美国国旗进场,把体育政治化

有些体育比赛因为法律强制要求奏国歌、升国旗,此等渲染民族国家意识集体认同的仪式就是体育政治化的例子;去政治化的体育比賽,是沒有国歌、国旗、军队仪仗的。[1][6]为了抵抗国歌、国旗背后的价值观强加于體育之上,比赛场上不时有对国歌发嘘声的抵抗表现。

美式足球為例,赛前奏国歌源于第二次世界大战,被认为是仪式化地展示忠诚的集体表演,战后,谁在球场上不加入这场爱国集体表演,就会被自发巡逻的酒鬼喝骂。[7]纳粹德国也把奥运会视为宣传国家形象的机会。[8]又例如2008年北京奥运“聚集人气与凝聚民心的政治利益”,[1]掀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爱国主义,“关注奥运的大多不过是在体育运动中寻求某种集体认同”。[9]

体育与集权体制[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该国体育“是计划经济体制和集权政治体制的直接产物,...体育主要并直接服务于国家的政治目的”(国家体育总局语)。[10]举国体制下,“金牌至上”成为官员政绩指标,由此,运功员的选拔、项目资源的傾斜等都要服从各级党政官员的利益安排,以巩固官员的政治权力。[11][9]

例如在1990年的西雅图友好运动会,体操选手桑兰摔伤而瘫痪,赛委会否认管理过失。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参赛的原因是宣传自己形象,[12]成绩反倒是次要的,和美国赛委会打官司会“影响两个国家的体育外交大计”。[12]桑兰的瘫痪程度,获得几百万美元的医疗赔偿是有可能的,但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没有挑战赛委会的说法,也没有协助桑兰打官司。[12]

例如1958年《关于体育运动十年规划的报告》指出,“人民公社,是我国社会的基本单位,由于它实现了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就更有利于体育运动的开展,使体育和劳动生产、民兵组织紧密结合,更好为劳动生产和国防服务。”[13]

朝鲜[编辑]

罗马尼亚[编辑]

体育与反歧视[编辑]

现代奥运会标榜运动员在赛场内外都人人平等公平竞争,主办国和参赛国不得不保障人权和反歧视,体育就外延到政治领域了。例如2015年6月踢足球世界盃外圍賽时,中国足协发布海报嘲讽香港足球队使用归化的“黑皮”和“白皮”令球队显得“有层次”,露骨的中国种族歧视促使中国足协道歉,[14][15][16]但不获谅解,几天后在足球赛场奏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时,球迷报以嘘声[17]而且,如上段所讲,去政治化的体育比賽本身不该有国歌的。

纳粹德国原本不欲犹太人和黑人参加1936年奥运[8][18]因为受到歐美国家抵制奥运会的威胁时,纳粹允许黑人和犹太人参赛,并在德国队中增加了一名象征性的参与者——德国女性海伦·梅耶英语Helene Mayer。同时,纳粹党从柏林的主要旅游景点拆除了标有“犹太人不受欢迎”之类的标语。然而,为了“清理市容”,德国内政部授权警察局长逮捕了所有罗姆人,关押在柏林-马尔赞集中营[19]类似的清理市容政策在历届不同运动会时有發生。

体育的人本主义精神与公民社会[编辑]

体育的人本主义精神是体育政治化的根源。[1]200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國家體育總局教材《体育概论》定义“体育是以身体活动为媒介,以谋求个体身心健康、全面发展英语Holistic education为直接目的,并以培养完善的社会公民为终极目标的一种社会实践活动”,这定义远远超出了体育“強身健体”的原有意涵。[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乔玉成; 许登云. 论体育的政治化倾向——以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为例 (PDF). 体育学刊. 2009, 16 (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11-21). 
  2. ^ We need to separate sport and politics. But also recognise that they’re inseparable. The Guardian. 2021-06-13. 
  3. ^ 3.0 3.1 Boykoff, Jules. The Olympics are political. The IOC ban denies reality — and athletes their voice. NBC News. 2020-01-17. 
  4. ^ 刘俊千; 张春雨. 古代奥运会的衰落对当代竞技体育发展的启示. 文体用品与科技. 2012, (5): 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2). 
  5. ^ 解读桑兰之“殇”. CNTV今日谭. 2010-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1). 
  6. ^ Richman, Sheldon. TGIF: Flags, Football, and Begged Questions. Libertarian Institute. 2017-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5). 
  7. ^ Fisher, Anthony L. For the love of America, stop playing the national anthem before sporting events. Business Insider. 2021-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3). 
  8. ^ 8.0 8.1 Hitlerland. p. 188.
  9. ^ 9.0 9.1 曹林. 瓦解举国体制,从打破举国关注开始. 《中国青年报》. 2012-08-01: 02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8-04). 
  10. ^ 新时期中国体育改革与制度创新. 国家体育总局. 2007-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11. ^ 刘枭. 迟到的首金:中国正在告别举国体制. 财新网. 2016-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3) –通过新浪体育. 
  12. ^ 12.0 12.1 12.2 体育政治化是桑兰“杯具”的根源. 四川新闻网. 2010-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1) –通过中国网络电视台. 
  13. ^ 中共中央批转国家体委党组《关于体育运动十年规划的报告》. 2007-06-11. 
  14. ^ 中国足协官方号「中国之队」. 国足发布征战世预赛海报:不轻视任何对手!. 新浪体育. 2015-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1). 
  15. ^ 中国香港足总:中国足协已就争议海报事件道歉. 凤凰体育. 2015-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1). 
  16. ^ 翠红. 为什么国足海报涉嫌种族歧视. 凤凰体育. 2015-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9). 
  17. ^ 李启玮. 当国歌响起的时候…… 中国女排姑娘在香港表现被赞. 界面新闻. 2015-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香港球迷的嘘声主要是来自中国足协6月8日发布的官方海报 
  18. ^ David Clay Large, Nazi Games: The Olympics of 1936, p. 58.
  19. ^ The Facade of Hospitality. 美国大屠杀纪念博物馆. [2008-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0-09). In a move to "clean up" Berlin before the Olympics, the German Ministry of Interior authorized the chief of the Berlin Police to arrest all Gypsies prior to the Games. On 16 July 1936, some 800 Gypsies were arrested and interned under police guard in a special Gypsy camp in the Berlin suburb of Marza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