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何來
HK Island Legco by-election 2007-11-25 19h58m02s SN206563.JPG
何來出席立法會補選論壇時
出生 1965年
 英屬香港
职业 表演藝術創作人

何來Loy Ho,1965年),香港本土行動成員,曾經和朱凱迪等人一同積極參與2006年保留舊中環天星碼頭事件2007年保留皇后碼頭事件,其後亦多次就香港規劃及發展等議題提出司法覆核

簡歷[编辑]

根據香港傳媒報道,何來非其本名,她僅為假裝忘記了自己的真實姓名。何來於香港中學會考僅有兩科合格──會計中國歷史。她於33歲懷孕,為單親媽媽,家住大嶼山,育有一女,於某國際學校就讀。

何來女士正職報稱是表演藝術創作人,是劇團「初生之犢」及《大嶼報》的創辦人,曾經在MyRadio網站開咪,反對香港政府的「行政暴力」,主張爭取香港都市發展要由人民作主。

事跡[编辑]

保衛兩個碼頭[编辑]

2006年保留舊中環天星碼頭事件衝突中,何來曾用界破地盤圍幕,事後刑事毀壞罪成,被判罰一百二十小時社會服務令

何來表示她割爛帆布是要引起工人注意即時停止清拆工程,而控方在庭上播出當日的片段所見,何來是先爬上棚架然後用刀割爛帆布。法官表示何來在警員面前進行破壞是目無法紀,指出她要保育也要用和平的方式。[1]

何來不服判決擬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但被駁回,並遭暫委法官潘敏琪斥責「捍衛理想為由,譁眾取寵為實」。[2]

2007年保留皇后碼頭事件,她與朱凱迪申請司法覆核,要求阻止政府清拆皇后碼頭,但敗訴。

參選區議會[编辑]

在原任區議員何秀蘭不競逐連任的情形下,何來決定出戰2007年香港區議會選舉觀龍選區,對手是2003年被何秀蘭擊敗的民建聯副主席葉國謙。何來一度獲何秀蘭支持其作為接棒人,但其後卻因不讓女兒上學一事遭撤回支持[3]。最後,何來和另一位獨立人士梁劍琴,都未能勝出。(得票:葉國謙2702票勝;何來315票;梁劍琴162票)

參選立法會補選[编辑]

何來的競選欄杆橫額

何來在2007年10月9日於舊中環天星碼頭遺址宣佈以獨立人士身份參加2007年香港立法會港島選區補選,成為繼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後,第三個宣佈有意角逐的人士。

她表示參選原因是因為對在10月7日的撐普選遊行當中,陳方安生中途離隊去理髮,感到傷心,故此決定參選,以期令市民有更多選擇。何來並承認此事可以說是對另一位候選人陳方安生在遊行中途離去恤髮的不滿,表示推動陳太參選的人士亦需負責[4]。而她的政綱是「一步一腳印」[5]

何來在補選中得1,593票落敗,在8名候選人排第4。她表示泛民動用告急策略,使投她的票流失給陳方安生,又聲言其女性化打扮成功招徠一些男性選民,為意外收穫[6]

委托聾啞老婦反對中環街市活化[编辑]

2013年,市建局計劃把三級歷史建築物中環街市活化為「漂浮綠洲」,最終採用創智建築師有限公司(AGC DESIGN LTD)的方案,在頂層加建大型玻璃屋,內設天台花園,令中環街市由原先23米增至40.5米,同年7月獲城規會批准加高,但有市民在同年10月入稟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推翻城市規劃委員會決定。原訴人鄭靄儀在自行撰寫的申請書指出,城市規劃委員會在審批計劃時,沒有顯示其審批過程曾經考慮中環街市的歷史古蹟的面貌、元素及結構的保護,而市區重建局在申請發展中環街市計劃中,引用「輕微放寬高度限制」的做法,及其申請所放寬的高度,做法違反城規條例。《太陽報》記者為深入了解申請人反對該計劃的原因,到申請人住所採訪,發現申請人為一名64歲的聾啞婆婆,她向記者透露,在背後協助她入稟的人是多次就規劃發展議題提出司法覆核的何來[7]

就《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申請司法覆核[编辑]

何來和本土行動秘書長譚棨禧透過法律援助署申請法律援助後,於2015年2月6日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指控《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法定環境影響評估未符合法定研究概要及技術備忘錄的要求,並且其結果是建基於無實據的假設,因此要求法院將之撤銷[8]

負面評價[编辑]

敷衍面對社會服務令[编辑]

何來參與「保衛天星」期間破壞地盤帆布,被裁定刑毀罪成判120小時社會服務令,但她以「無錢出城」及社署支援不足為由缺席遲到,並4次缺席會見感化官,被法庭通緝。

及後何來出庭解釋自己以6000元綜援為生,須支付屋租及償還銀行借貸5萬元,無法支付由大嶼山「出城」的100元車費,並強調自己的困境反映社會資源不足的問題。[9]

對於何來投訴社署「支援不足」,社署社會工作主任陳偉康無奈表示已「百般遷就」何來,如讓她做與環保相關工作,提供託兒服務及安排合適她的時間,但何來一直遲到缺席,何來自2007年6月以「忙於預備立法會港島區補選」、「照顧女兒」等理由遲到缺席,至2008年2月仍未能完成一半社會服務令,職員曾要求她每周兩日執行服務,惟何來稱因無法抽空而拒絕,署方只好通知法庭。[10]

而裁判官謝沈智慧亦批評何來「自打嘴巴」以及「要揀工做,又要政府畀交通費先肯做」,質疑她為何經濟有問題仍參與立法會選舉,沒有收入卻又可獲銀行批出12萬元貸款,並花費5萬元搬屋裝修,裁判官斥責她應懂得衡量輕重,並應將綜援金花在適當地方,而以參加立法會港島補選、忙於搬屋及照顧女兒等理由缺席,「好似小朋友咁,要人遷就」,都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並指社會服務令等同被判監,不容討價還價,而有關服務令正常應在18周內完成,警告若她不能完成就要收監。[11][12]

最後何來承諾盡快完成服務,才獲准繼續完成該社會服務令。

抗拒主流學校[编辑]

何來的女兒過去在國際學校就讀,學費由一名德國朋友支持,但何來表示對方近年因不再付費所以女兒未能繼續升學,唯有「安排導師在家教導女兒」,何來表示並不是她不讓女兒上學,而是要尊重女兒意願,並謂「個女好抗拒公立學校」,但又未找到「適當的學校」;何來稱,女兒沒有上學不等如沒有學習,相反「返學不等如有學習」,她又將問題歸咎於「學校選區有問題,建制不斷殺校,不再有好學校」。[13]

原支持何來參選區議會的何秀蘭曾勸她讓女兒上學,但不果,最終決定不再支持對方參與區議會選舉。

根據香港實施強迫性的九年免費教育,父母不讓子女上學已違反法例。

與梅窩的關係[编辑]

在「正生書院遷入梅窩的爭議中,何來表明反對正生進駐南約區中學,認為學額須要先照顧島上學童,並表示政府漠視了自己女兒的教育需要;但有反對聲音指出何來本身從來不願意讓女兒入讀主流學校,而梅窩亦有不少家長寧願子女出市區上學也不讓他們原區就讀,收生不足才是南約區中學遭到「殺校」的原因;另一方面,從前每當梅窩有動土工程,何來必然反對環境生態及寧靜被破壞,但在正生事件卻表示政府一直給予梅窩太少設施,使梅窩邊緣化。[14]

申領綜緩資格成疑[编辑]

就其女兒過去就讀國際學校,有博客及專欄作者均指出何來經濟其實不致於貧窮,實不應該無止境地要求別人接濟,作家李純恩曾在其報章專欄提到何來,批評她要友人「贊助」把女兒送進昂貴的國際學校,沒錢也堅持不入讀主流學校的做法和想法。[15]

另一方面,何來是失業綜援的受助人,但她在不同平台如網上電台發聲是不無收入的,而且能夠參與社運工作亦代表她是有工作能力,有意見認為何來應該自食其力積極求職而非申領綜援。

相關[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06 壓 軸 風 雲 人 物   死 守 鐘 樓 是 何 來] [1]

[文字及全部圖片來源: 883期壹周刊 (07年2月8日出版)] [2] [3] [4]

  1. ^ http://www.hkheadline.com/news/instant_news_content/200705/11/20070511a151606.asp
  2. ^ http://www.hkheadline.com/news/headline_news_detail.asp?id=48998
  3. ^ 不讓女兒返學 何來違法,大公報
  4. ^ 何來罵著要出來參選立法會港島區補選
  5. ^ 《2007年香港立法會港島選區補選 - 候選人簡介》
  6. ^ 何來 女性化招徠男選民,明報,2007年12月4日
  7. ^ 何來暗阻中環街市活化,太陽報,2013年10月20日
  8. ^ 三跑環評遇覆核挑戰 《東方日報》 2015年2月7日
  9. ^ 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photo.cgi/news/682681/m/photo/1.html
  10. ^ http://www.mingpaotor.com/htm/News/20080328/HK-gea2.htm
  11. ^ http://www.mingpaotor.com/htm/News/20080328/HK-gea1.htm
  12. ^ http://news.sina.com/hk/mingpao/103-101-101-101/2008-03-26/20442766901.html
  13. ^ http://paper.wenweipo.com/2007/10/10/HK0710100022.htm
  14. ^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3585
  15. ^ http://www.hkheadline.com/news/headline_news_detail.asp?id=35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