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何攀
西城侯、揚州刺史、兗州刺史
主君 司馬炎司馬衷司馬倫
惠興
出生 244年
蜀郡郫縣
逝世 301年
西晉洛陽
諡號 桓公

何攀 (244年-301年),字惠興蜀郡郫縣(今四川省成都市)人。漢司空汜鄉侯何武潁川太守何顯後裔。[1]

生平[编辑]

刺史皇甫晏,稱何攀:「王佐才也。」並任命何攀為主簿[2]泰始八年(272年),刺史皇甫晏被牙門張弘殺害,誣陷皇甫晏謀反。當時何攀正為母親守喪,於是到梁州上奏章,證明皇甫晏沒有謀反。皇甫晏的冤情得以申雪。[3]

劉禪長子劉璿鍾會之亂中喪生,應立次子劉瑤為繼承人,但劉禪偏愛六子劉恂,立劉恂為繼承人,文立勸諫,不聽,劉恂襲為安樂公。劉恂驕橫暴虐,梁州、益州的人士都想上表廢黜他,文立阻止他們說:「他只損害了自己的家族,不殃及百姓。」後來劉恂淫亂無道,何攀與上庸太守王崇、涪陵太守張寅作書進諫指責,要他思量文立所言。[4]

滅吳之戰[编辑]

王濬擔任益州刺史,徵召何攀為別駕。王濬謀劃伐吳,派何攀帶奏章到中央口述計謀,詔令第二次接見,令張華與他籌劃討伐事宜。並派他拜訪羊祜,陳述伐吳之策。何攀善於傳達命令,受司馬炎喜愛,任命為郎中,下令讓他參與王濬軍事,當時何攀尚未娶妻,司空裴秀覺得他很有才能,便將女兒嫁給他。[5][6]

咸寧三年(277年),羊祜安排王濬造船後,奉詔解散屯田兵,大量建造舟艦。何攀建言:「屯田兵不過五六百人,建造船艦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如果人數太少,只怕後面的船尚未造好,前面的船就已經腐爛了。應該要召集各郡士兵湊足萬餘人造船,這樣一來年底前就能完成。」 王濬覺得有理,打算奏報朝廷大舉徵募船工,被何攀勸阻:「朝廷突然聽到要召一萬多名士兵,必然不聽從,不如獨斷獨行。萬一被拒絕了,我們早已經開工,已經無法中止。」聽完何攀的諫言後,王濬決定先斬後奏,由何攀主持造艦工程。於是大艦做成,船身長度大約一百二十步,能容納二千多人,船面以堅木為堡,堡上築有瞭望台,四邊有能夠進出的門,船上能騎馬奔跑。[7]

咸寧五年(279年),王濬上疏說:「孫皓荒淫凶逆,最好趕快討伐他。一旦孫皓去世,吳國換了一位賢明的君王,必將成為我們的強敵。臣造船已經七年,每天都有船因腐爛而毀壞;臣年已七十,離死亡已經不遠了。這三點只要有差錯,伐吳將難以完成。希望陛下不要錯失這次機會。」司馬炎於是決心伐吳。此時安東將軍王渾上表說孫皓打算率軍北上,吳國邊境戒備森嚴。朝廷於是又商議明年再出發。何攀這時正在洛陽,何攀上疏說:「孫皓必然不敢出兵,應當乘著吳國戒備深嚴突然襲擊,如此一來更容易拿下吳國。」[8]中書令張華要何攀住在他家,設了不少難題,何攀都順利解決。何攀又說: 「王濬性情忠義剛烈,接受命令必定會成功,應該加封他的職權。」於是司馬炎下詔升任王濬為平東將軍,督益、梁兩州事務。[9]

太康元年(280年),孫皓後向王濬投降後,王渾卻因為王濬不等他到就先接受孫皓投降而不悅,甚至想要攻打王濬。何攀勸王濬將孫皓交給王渾,自此化解矛盾。[10]吳國被平定後,何攀被封關內侯。王濬入拜輔國將軍,何攀則為司馬。何攀上《論時務》五篇,被任命為滎陽令。

何攀任廷尉平時,廷尉諸葛沖因何攀是蜀中人士而輕視他,直到共同審理疑難案件,諸葛沖才開始佩服他。[11]

楊駿秉政[编辑]

永熙元年(290年),晉惠帝司馬衷即位,太傅楊駿輔政,楊駿想效仿魏明帝即位時的先例,多數親屬,厚封賞,來討好眾人。時任散騎侍郎的何攀與散騎常侍石崇一起上奏[12]給惠帝認說:“陛下正式立為太子有二十多年,道化宣流,萬國歸心。現今繼承宏業,是天意所授。但賞賜封爵比武帝泰始革命初期的將領們還豐厚,這是第一點令人不安;今日施加恩澤的封賞,高於滅吳功臣,這是第二點令人不安;今日封賞的爵位和制度,會傳於後世,如果沒有差別,有爵位就晉升,那幾代以後,就沒有人不是公侯了,這是第三點令人不安,即便不能遵循以前的典制,也應依我朝舊制。”但他們的意見沒有被採納。[13]

帝室政衰[编辑]

永平元年(291年),賈南風設計讓晉惠帝下詔書,宣稱楊駿謀反,洛陽全城戒嚴,令楚王司馬瑋領軍保衛皇宮,圍攻楊駿府第。太傅主簿硃振勸楊駿燒雲龍門,斬賊首,開萬春門,引兵擁太子入宮。楊駿膽小懦弱,事件發生時謀而不決,不願讓魏明帝功業被燒毀,[14]最終逃到府中馬廄,結果被殺。其三族也被誅滅,株連而死的共有數千人,至此楊駿政治勢力被消滅。何攀當時被任命為翊軍校尉,領熊渠兵,因參與謀劃除掉楊駿有功勞,被封為西城侯,一作西城公,[15]封賞食邑一萬戶,絲絹一萬匹,弟弟何逢被封為平卿侯,哥哥的兒子何逵被封為關中侯。何攀堅決推辭,讓出食邑和絲絹各半,剩餘分給親戚,沒留給自己。[16]

帝室政衰,多害忠直。諸王迭起,好結黨徒。朝廷徵用何攀為東羌校尉。任東羌校尉時舉薦李流為東羌督。[17]西方外族侵略邊境,何攀派遣長史楊威前往征討,楊威違背何攀指令,因而失利。徵還,領越騎校尉武庫發生火災,百姓官員皆救火。何攀領兵保衛皇宮。獲得賞賜絹五百匹。[18]後任揚州刺史,在位三年,升任大司農。後改任兗州刺史,加封鷹揚將軍,何攀堅決不就職。太常成粲、左將軍卞粹勸他就職,何攀卻聲稱自己有病而不接受。直到司馬倫篡位,派人召見何攀,何攀卻真的已經病重。司馬倫發怒,想要殺他,何攀不得已而帶病應詔。在洛陽去世。時年五十八,[19]華陽國志則是享年五十七。曰桓公。[20]

性格[编辑]

何攀居心平允,為官時嚴肅,喜愛鑑賞人物,敦儒愛才。任梁州、益州中正時,引薦被埋沒的人才。巴西陳壽、閻乂、費立都是西州的名士,被鄉里誹謗,評議了十多年。何攀明辨曲直,洗刷了他們的冤屈。何攀雖然身居要職,家中卻很清貧,寒素,沒有侍妾也沒有擅長歌舞的女藝人,只把幫助困苦的人當作重要的事。[21]

親屬[编辑]

[编辑]

[编辑]

[编辑]

評價[编辑]

  • 皇甫晏:王佐才也。
  • 晉書》:攀申明曲直,咸免冤濫。攀雖居顯職,家甚貧素,無妾媵伎樂,惟以周窮濟乏為事。
  • 司馬衷:攀受命奮討,兇逆速殄,忠烈果毅,朕甚嘉焉。《封何攀為西城公策》

資料來源[编辑]

  1. ^ 《華陽國志·卷十一》:何攀,字惠興,蜀郡郫人,漢司空汜鄉侯武弟潁川太守顯後也。
  2. ^ 華陽國志·卷十一》:刺史皇甫晏,稱攀:「王佐才也。」以為主簿。
  3. ^ 《晉書·何攀傳》:刺史皇甫晏為牙門張弘所害,誣以大逆。時攀適丁母喪,遂詣梁州拜表,證晏不反。故晏冤理得申。
  4. ^ 華陽國志·卷十一》:安樂思公世子早沒,次子宜嗣,而思公立所愛者,文立諫之,不納。及愛子立,驕暴。二州人士皆欲表廢。立止之曰:「彼自暴其一門,不及百姓。當以先公故得爾也。」後安樂公淫亂無道,何攀與上庸太守王崇、涪陵太守張寅為書諫責,稱:「當思立言。」
  5. ^ 《華陽國志·卷十一》:詔以濬為龍驤將軍,除攀郎中,參濬軍事。攀頻奉使詣洛,時未婚,司空裴公奇其才,以女妻之。
  6. ^ 晉書·何攀傳》:王濬為益州,辟為別駕。濬謀伐吳,遣攀奉表詣台,口陳事機,詔再引見,乃令張華與攀籌量進時討之宜。濬兼遣攀過羊祜,面陳伐吳之策。攀善於將命,帝善之,詔攀參濬軍事。
  7. ^ 《資治通鑑·卷七十九》:詔濬罷屯田兵,大作舟艦。別駕何攀以為「屯田兵不過五六百人,作船不能猝辦,後者未成,前者已腐。宜召諸郡兵合萬餘人造之,歲終可成。」濬欲先上須報,攀曰:「朝廷猝聞召萬兵,必不聽;不如輒召,設當見卻,功夫已成,勢不得止。」濬從之,令攀典造舟艦器仗。於是作大艦,長百二十步,受二千餘人,以木為城,起樓櫓,開四出門,其上皆得馳馬往來。
  8. ^ 《資治通鑑·卷八十》:益州刺史王濬上疏曰:「孫皓荒淫凶逆,宜速征伐,若一旦皓死,更立賢主,則強敵也;臣作船七年,日有朽敗;臣年七十,死亡無日。三者一乖,則難圖也。誠願陛下無失事機。」帝於是決意伐吳。會安東將軍王渾表孫皓欲北上,邊戍皆戒嚴,朝廷乃更議明年出師。王濬參軍何攀奉使在洛,上疏稱:「皓必不敢出,宜因戒嚴,掩取其易。」
  9. ^ 華陽國志·卷十一》:五年秋,攀使在洛。安東將軍王渾表孫皓欲北上,邊戍警戒。朝議征,卻須六年。攀上疏:「策皓必不敢出。宜因今戒嚴掩取,甚易。」中書令張華命宿下舍,設諸難,攀皆通之。又〔言〕:「濬性在忠烈,受命必果,宜重其位號。」詔書遷濬平東將軍,督二州事。
  10. ^ 《晉書·何攀傳》:王濬為益州,闢為別駕。濬謀伐吳,遣攀奉表詣台,口陳事機,詔再引見,乃令張華與攀籌量進時討之宜。濬兼遣攀過羊祜,面陳伐吳之策。攀善於將命,帝善之,詔攀參濬軍事。及孫皓降於濬,而王渾恚於後機,欲攻濬。攀勸濬送皓與渾,由是事解。
  11. ^ 《晉書·何攀傳》:除廷尉平,時廷尉卿諸葛衝以攀蜀士,輕之,及共斷疑獄,衝始嘆服。
  12. ^ 《資治通鑑/卷082》:散騎常侍石崇、散騎侍郎何攀共上奏
  13. ^ 《晉書·卷三十三》:元康初,楊駿輔政,大開封賞,多樹黨援。崇與散騎郎蜀郡何攀共立議,奏於惠帝曰:“陛下聖德光被,皇靈啟祚,正位東宮,二十餘年,道化宣流,萬國歸心。今承洪基,此乃天授。至於班賞行爵,優於泰始革命之初。不安一也。吳會僭逆,幾於百年,邊境被其荼毒,朝廷為之旰食。先帝決獨斷之聰,奮神武之略,盪滅逋寇,易於摧枯。然謀臣猛將,猶有致思竭力之效。而今恩澤之封,優於滅吳之功。不安二也。上天眷祐,實在大晉,卜世之數,未知其紀。今之開制,當垂於後。若尊卑無差,有爵必進,數世之後,莫非公侯。不安三也。臣等敢冒陳聞。竊謂泰始之初,及平吳論功,制度名牒,皆悉具存。縱不能遠遵古典,尚當依準舊事。”書奏,弗納。
  14. ^ 《晉書·卷四十》:太傅主簿硃振說駿曰:「今內有變,其趣可知,必是閹豎為賈後設謀,不利於公。宜燒雲龍門以示威,索造事都首,開萬春門,引東宮及外營兵,公自擁翼皇太子,入宮取奸人。殿內震懼,必斬送之,可以免難。」駿素怯懦,不決,乃曰:「魏明帝造此大功,奈何燒之!」
  15. ^ 華陽國志·卷十一》:太傅楊駿謀逆,請眾官。攀與侍中傅祗、侍郎王愷等往。惠帝從楚王瑋、殿中中郎孟觀策,戒嚴,誅駿。駿外已匆匆,攀與祗踰牆,得出侍天子。天子以為翊軍校尉,領熊渠兵,一戰斬駿,社稷用安。封西城公,邑萬戶。
  16. ^ 《晉書·何攀傳》:以豫誅駿功,封西城侯,邑萬戶,賜絹萬匹,弟逢平卿侯,兄子逵關中侯。攀固讓所封戶及絹之半,餘所受者分給中外宗親,略不入己。
  17. ^ 晉書·李流傳》:東羌校尉何攀稱流有賁育之勇,舉為東羌督。
  18. ^ 華陽國志·卷十一》:西虜寇邊,遣長史楊威討之,違攀指授,失利。徵還,領越騎校尉。武庫災,百官皆赴火。攀獨以兵衛宮。復賞絹五百匹。
  19. ^ 《晉書·何攀傳》:遷翊軍校尉,頃之,出為東羌校尉。征為揚州刺史,在任三年,遷大司農。轉兗州刺史,加鷹揚將軍,固讓不就。太常成粲、左將軍卞粹勸攀涖職,中詔又加切厲,攀竟稱疾不起。及趙王倫篡位,遣使召攀,更稱疾篤。倫怒,將誅之,攀不得已,扶疾赴召。卒於洛陽,時年五十八。
  20. ^ 華陽國志·卷十一》:天子愍悼,追贈司農〈疑當作空,說在註。〉印綬,謚曰桓公。
  21. ^ 《晉書·何攀傳》:攀居心平允,蒞官整肅,愛樂人物,敦儒貴才。為梁、益二州中正,引致遺滯。巴西陳壽、閻乂、犍為費立皆西州名士,並被鄉閭所謗,清議十餘年。攀申明曲直,咸免冤濫。攀雖居顯職,家甚貧素,無妾媵伎樂,惟以周窮濟乏為事。
  22. ^ 《華陽國志·卷十一》:父包,字休楊,察舉秀、孝,皆不行
  23. ^ 《晉書·何攀傳》:子璋嗣,亦有父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