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何進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何進
東漢外戚
大將軍錄尚書事
朝代 東漢
主君 漢靈帝弘農懷王劉辯
遂高
封爵 慎侯
籍貫 南陽宛縣
出生 不詳
逝世 189年
洛陽南宮嘉德殿前
周曰校插图版《三国志通俗演义》中的何进设计谋杀十常侍

何進(?-189年),遂高,南陽宛县(今河南省南阳市)人,東漢末年外戚,官至大將軍,录尚书事,封慎侯。何进为了对付十常侍而召董卓率军队入京,成为東漢末年直至三国割据的重要事件之一,而自己也被十常侍杀死。

生平[编辑]

外戚入仕[编辑]

何进本屠羊户出身[1][2],因賄賂宦官[3],同父异母之妹何氏得以选入宫中,成为贵人,并受宠于漢靈帝。何進也因此雞犬升天,歷任郎中、虎賁中郎將潁川太守

熹平四年(175年),天下乾旱,何進參加一場由朝廷主持的祈雨活動[4][5]

光和三年(180年),何贵人被立为皇后,何进也因此而拜侍中将作大匠河南尹

中平元年(184年),由于爆发黄巾之亂,何进被任为大将军,率左右羽林军五营士驻扎于都亭,修理器械,以保卫京师。黄巾首领张角的部下马元义密谋在雒阳起兵,何进将其破获,因此功而进封慎侯。

中平二年(185年),何进的恩师杨赐去世,何进参加了杨赐的祭奠[6]

中平五年(188年),有術士認為京師將受到兵災,南北兩宮會發生流血事件,因此在大將軍司馬許涼、假司馬伍宕的建議下[7],何進上奏靈帝可以召集四方州郡兵,到平樂觀前進行大閱兵,來化解這次的血光之災。這個計畫得到靈帝的同意,而何進也得到率領四方軍隊的重任。

戚宦之爭[编辑]

何皇后生大皇子刘辩王美人生二皇子刘协。靈帝欲废长立幼,但由于自己病重,要宦官小黄门蹇硕帮助刘协,并设立西园八校尉分何进的军权。蹇硕也因此欲除去何进来立刘协为帝。
中平六年(189年),蹇碩和諸宦官就建議讓何進領兵前往涼州討伐作亂已久的邊章、韓遂,且得到了靈帝的同意。何進知道蹇碩的陰謀,於是就請求派遣袁紹前往徐、兗二州徵集軍隊,等到袁紹回來之後再行出發,但目的只是為了拖延時間。就在此時,靈帝驾崩,蹇硕计划在何进入宫时將其誅殺並擁立劉協為帝,但在蹇硕司马潘隐暗示下,何进称病不入。由于没有除掉何进,刘辩被立为帝,何皇后晉皇太后並臨朝,何进与太傅袁隗辅政,录尚书事。
何進知道天下皆痛恨宦官,又因為蹇碩意圖暗殺自己,於是打算藉機除掉蹇碩。袁紹也透過何進的親信張津建議[8]何進藉此將宦官一網打盡,何進接受了這項建議,也因為袁氏世代貴寵,於是厚待袁紹、袁術兄弟,又引進了智謀之士如逄紀何顒荀攸鄭泰等,做為自己的智囊。
蹇碩也想到何進會反擊,因此並把蹇碩的傳信給趙忠宋典等人商議[9],打算關閉宮門,下詔逮捕何進並立即誅殺。但中常侍郭勝因跟何進同鄉,而站在何進這一邊,他跟趙忠討論後,決定拒絕蹇碩的提議,並把蹇碩的信給何進看。於是何進逮到藉口,命黃門令逮捕蹇碩,誅殺,且把蹇碩所掌控的軍隊控制在自己手中。

驃騎將軍董重當時與何進爭權勢,宦官依附董重為其黨羽。董太后每次想干預朝政,何太后都加以阻止。董太后十分惱怒,於是罵何太后:“你現在敢如此囂張,還不是靠你的兄長何進!我若想讓董重砍了何進的腦袋,簡直易如反掌。”何太后聽到後,將其話語告訴何進。五月,何進和三公一同上奏:“董太后派遣前中常侍夏惲等人與州郡互相勾結,到處搜刮財寶並將其都存放在其住所。依照漢家慣例,藩王后妃不能留在京師;請把她遷回封地。”漢少帝准奏。[10]後來何進舉兵圍董重府邸,逮捕董重,免去董重官職,董重被迫在獄中自殺。董太后則在不久後暴崩,民間謠傳為何太后所殺。[11][12]

蹇碩和董重死後,袁紹再度建議何進將宦官全部誅殺[13],何進先向何太后建議將中常侍全數免職,以三署郎代替。何太后以古例不可廢婉拒,何進退而求其次,請求誅殺幾個比較跋扈的宦官,但舞陽君、何苗知道何進的打算,都近宮來勸阻何太后接受,何太后對何進的提議也不太支持[14],甚至何進自己因為對宦官一向尊敬畏懼,也沒有辦法當機立斷,只能讓事情懸在這裡。
由於何進沒有膽量獨自發動,袁紹又建議召集四方猛將率軍向京城挺進,用來迫使何太后就範,何進深以為然,但主簿陳琳[15]侍御史鄭泰[16]尚書盧植[17]都表達反對,認為這樣是小題大作,反而引狼入室,不會成功,只會引起大亂,何進都不接受。於是何進使前將軍董卓進逼京師、府掾王匡騎都尉鮑信回故鄉泰山郡募兵、東郡太守橋瑁進駐成皋(今河南省鄭州市滎陽市汜水鎮)、武猛都尉丁原火燒孟津(今河南省洛陽市孟津縣東),皆以「誅殺宦官」作為號召。即使如此,何太后仍然不接受何進的提議。何苗還勸阻何進,今日的地位都是靠宦官提拔,應該要跟宦官和睦共處。[18]
久而久之,何進日漸狐疑,袁紹怕何進改變主意,於是再度進言[19],於是何進任命袁紹為司隸校尉,假節,專命擊斷。從事中郎王允河南尹。袁紹督促董卓入京,董卓也揚言進駐平樂觀,何太后這才感到害怕,於是罷黜所有中常侍、小黃門。被罷黜的當權宦官,都去晉見何進,請求何進寬恕,何進建議宦官們回到自己的封國,而袁紹建議趁機把宦官們一網打盡,何進不接受。[20]但袁紹仍然假傳何進命令,使州郡逮捕宦官們的家屬。
何進的陰謀日漸洩漏,宦官們大為恐懼,於是張讓透過兒媳何氏、舞陽君和何太后說情,何太后於是下令再讓宦官們進宮服侍。

伏诛[编辑]

八月,何進前往長樂宮晉見何太后,請求誅殺全體中常侍。宦官們對於何進稱疾不去送葬,但現在身手矯健地跑來長樂宮,因此大起懷疑之心,偷聽了何進和何太后的對話,才得知何進竟然想要誅殺全體宦官。於是張讓、段珪畢嵐等在殿門內埋伏,等到何進走出殿門後,又詐稱何太后有事召見何進,何進不疑有他,走入殿門,遭到張讓等埋伏,張讓先痛斥何進,認為當初何太后幾乎被廢,都是多虧宦官們求情,現在何進想殺掉他們,實在是太過心狠手辣。[21]於是尚方監渠穆便提劍而上,當場擊斬何進。並立刻研擬詔書,任命親近宦官的樊陵為司隸校尉、許相為河南尹,尚書得到這項任命,都十分懷疑,希望何進能出來共同商議。中黃門便把何進頭顱仍過去,大喊:「何進謀反,已經誅殺!」

後事[编辑]

何進部曲吳匡張璋聽到何進喪生,便和袁術等人攻入皇宮,張讓裹脅皇帝劉辯、陳留王劉協逃跑,何太后則為盧植所救。袁紹跟袁隗則矯照誅殺樊陵、許相,並和何苗攻入北宮,對宦官進行地毯式屠殺。吳匡等人怨恨何苗一向不跟何進合作,於是和奉車都尉董旻共殺何苗。
這些變動造成第一次宦官時代的結束,而何苗之死也讓何進遺留下來的權力真空無法繼續被外戚何氏掌握,都為董卓入京造成了有利局面,也對東漢王朝造成幾乎是毀滅性的打擊,自此東漢皇帝僅成傀儡,中國也進入了群雄割據的時代。

家族[编辑]

[编辑]

  • 何真,本屠户,追封车骑将军、舞阳侯。

继母[编辑]

  • 後母:兴[22],与朱氏生子朱苗后嫁给何真生女何皇后,被封為舞陽君。

兄弟姐妹[编辑]

  • 妹(同父异母):靈思皇后(何太后),少帝之母。
  • 妹:张让儿子張奉之妻,何后之妹。
  • 弟(异父异母):何苗[23],舞陽君兴与前夫朱氏之子,原姓朱,何后同母兄,擔任車騎將軍。

[编辑]

  • 子:早亡,一说名何咸,或作何苗子
  • 媳:尹氏,后为曹操妾
  • 孙:何晏,尹氏所生,或作何苗孙

评价[编辑]

  • 谢承:“何进借元舅之资,据辅政之权,内倚太后临朝之威,外迎群英乘风之势,卒而事败阉竖,身死功颓,为世所悲,岂智不足而权有余乎?《传》曰:‘天之废商久矣,君将兴之。’斯宋襄公所以败于泓也。”
  • 曹操:“沐猴而冠带,知小而谋疆。”
  • 慕容皝:“窦武、何进,好善虚己,贤士归心,虽为阉竖所危,天下嗟痛,犹有能履以不骄,图国亡身故也。”(《全晋文·卷一百四十九》)
  • 范晔:“生蛇祥,进自屠羊。惟女惟弟,来仪紫房。上惽下嬖,人灵动怨。将纠邪慝,以合人愿。道之屈矣,代离凶困。”(《后汉书·卷六十九·窦何列传第五十九》)
  • 王勃:“向使何进纳公业之言而不追董卓,郭汜弃文和之策而不报王允,则东京焚如之祸,关右乱麻之尸,何由而兴哉?至使乘舆蒙尘于河上,天子露宿于曹阳,百官饥死于墙壁,六宫流离于道路,盖由何公之不明,贾诩之言过也。”
  • 陈普:“龙骧虎步反狐疑,解事陈琳却似痴。灭火不关千里草,汉家社稷付屠儿。”
  • 郝经:“戚官并为乱本,耦伤汉室矣,一旦相更屠并必两毙而后已,理势然也。故窦武、何进倚母后、恃元舅、握兵柄、操大权、总揽豪杰、登庸名士,欲粪除阉秽,卒之身死而族灭,以乱除乱,神明不与也。进复愎谏违众,卒召外防,疣溃身殚遂沦鼎命。”“进本屠割,冯借椒掖。智小谋大,身夷族赤。自我致防。死有余责。”(《续后汉书》)
  • 罗贯中:“汉室倾危天数终,无谋何进作三公。几番不听忠臣谏,难免宫中受剑锋。”
  • 李贽:“毕竟袁本初、曹孟德辈是英雄,若何进者,犬彘耳,何足与议大事哉?”
  • 钟敬伯:“何进卤莽,不用善言,死固不足惜,然亦鸩杀董后之报。”
  • 康熙帝:“宦官张让等恣行不法,何进若止,奏诛首恶,则可矣。乃必欲尽杀而后快,斯为巳甚,太后所以不许也。赋召外兵以速乱,则又至愚极谬,宜其祸不旋重。”(《制文集阅史绪论》)
  • 毛宗岗:“西汉则外戚盛于宦官,东汉则宦官盛于外戚。惟其外戚盛也,故初则产、录几危汉祚,后则王莽遂移汉鼎。而宦官如弘恭、石显辈,虽尝擅权,未至如东汉之横。是西汉之亡,亡于外戚也。若东汉则不然,外戚与宦官迭为消长。而以宦官图外戚,则常胜,如郑众之杀窦宪、单超之杀梁冀是也。以外戚图宦官,则常不胜,如窦武见杀于前,而何进复见杀于后是也。是东汉之亡,亡于宦竖也。然窦武不胜,止于身死;何进不胜,遂以亡国。何也?曰:召外兵之故也。外戚图之而不胜,至召外兵以胜之,而前门拒虎,后门进狼,国于是乎非君之国矣。乱汉者,宦竖也。亡汉者,外镇也。而召外镇者,外戚也。然则谓东汉之亡,亦亡于外戚,可也。”
  • 卢弼:“何进之谋诛阉官乃与黄门蹇硕争权,欲藉以除之耳,非真有扫清奸秽之志、为国家去毒贼也。蹇硕既诛,中常侍郭胜等又亲信何氏,故其计久不决,绍谋亦不用也。”(三国志集解)
  • 蔡东藩:“何进之谋诛宦官,反为所害,其事与窦武相同,而情迹少异。武之失,在于轻视宦官;进之失,则又在重视宦官。轻视宦官,故有临事出閤之疏,为人所制而不之觉;重视宦官,故有驰檄召兵之误,被人暗算而不之防,要之皆才略不足,优柔寡断之所致耳。”

艺术形象[编辑]

《三国演义》[编辑]

三国演义中的何进与史书描述出入较小。

演义书何进本為屠夫,因為其妹入宮為皇后,以外戚身份入仕。漢靈帝在位時為大將軍,率兵讨伐黄巾军。靈帝死後,立刘辩为帝,并執掌朝政。因宦官蹇硕欲杀何进,被何进发现,将蹇硕杀了。后又由于权力之争,鸩杀了董太后。对于是否杀掉当权宦官,犹豫不决。在袁绍建议下,决定除去十常侍,但不听众人劝告,召董卓帶兵入京。宦官们知道外兵入京要对付自己,十常侍之首張讓设计让何太后召何進入宮,并埋伏了刀斧手五十人于长乐宫嘉德门内,何進中了埋伏,被斬。袁紹袁术曹操等人聞何進被殺,入宮殺盡宦官宦戚相爭的局面結束。但是隨後董卓進京,掌握朝政,造成山東諸侯的不滿,因此開始了軍閥混戰的時期,最後造成漢朝的覆亡。

動漫[编辑]

影视[编辑]

注释[编辑]

  1. ^ 《后汉书·何进传》:(何)进自屠羊。
  2. ^ 《后汉书·何皇后纪》:家本屠者。
  3. ^ 參考《後漢書》〈何進傳〉:「中常侍郭勝,進同郡人也。太后及進之貴幸,勝有力焉。」
  4. ^ 《水經注》卷5:上有夷齐之庙,前有二碑,并是后汉河南尹广陵陈导、雒阳令徐循,与处士平原苏腾、南阳何进等立,事见其碑。
  5. ^ 《續漢書》志第十三五行一劉昭注引蔡邕<伯夷叔齐碑>:「熹平五年,天下大旱,祷请名山,求获荅应。时处士平阳苏腾,字玄成,梦陟首阳,有神马之使在道。明觉而思之,以其梦陟状上闻。天子开三府请雨使者,与郡县户曹掾吏登山升祠。手书要曰:『君况我圣主以洪泽之福。』天寻兴云,即降甘雨」也。
  6. ^ 《太尉杨赐碑》:于是门生大将军何进等,瞻仰洙泗公丧之礼。
  7. ^ 參考《後漢書》〈何進傳〉:「大將軍司馬許涼、假司馬伍宕說進曰:「太公六韜有天子將兵事,可以威厭四方。」進以為然,入言之於帝。」
  8. ^ 參考《後漢書》〈何進傳〉:「袁紹亦素有謀,因進親客張津勸之曰:「黃門常侍權重日久,又與長樂太后專通姦利,將軍宜更清選賢良,整齊天下,為國家除患。」進然其言。」
  9. ^ 參考《後漢書》〈何進傳〉:「蹇碩疑不自安,與中常侍趙忠等書曰:「大將軍兄弟秉國專朝,今與天下黨人謀誅先帝左右,埽滅我曹。但以碩典禁兵,故且沈吟。今宜共閉上閤,急捕誅之。」」
  10. ^ 《資治通鑑/卷五十九》:驃騎將軍董重,與何進權勢相害,中官挾重以為黨助。董太后每欲參干政事,何太后輒相禁塞,董后忿恚,詈曰:「汝今輈張,怙汝兄耶!吾敕票騎斷何進頭,如反手耳!」何太后聞之,以告進。五月,進與三公共奏:「孝仁皇后使故中常侍夏惲等交通州郡,辜較財利,悉入西省。故事,蕃后不得留京師;請遷宮本國。」奏可。
  11. ^ 《資治通鑑/卷五十九》:辛巳,進舉兵圍票騎府,收董重,免官,自殺。六月,辛亥,董太后憂怖,暴崩。民間由是不附何氏。
  12. ^ 《後漢書/孝靈帝紀第八》:五月辛巳,票騎將軍董重下獄死。六月辛亥,孝仁皇后董氏崩。
  13. ^ 參考《後漢書》〈何進傳〉:「袁紹復說進曰:「前竇武欲誅內寵而反為所害者,以其言語漏泄,而五營百官服畏中人故也。今將軍既有元舅之重,而兄弟並領勁兵,部曲將吏皆英俊名士,樂盡力命,事在掌握,此天贊之時也。將軍宜一為天下除患,名垂後世。雖周之申伯,何足道哉!今大行在前殿,將軍宜受詔領禁兵,不宜輕出入宮省。」進甚然之,乃稱疾不入陪喪,又不送山陵。」
  14. ^ 參考《後漢書》〈何進傳〉:「遂與紹定籌策,而以其計白太后。太后不聽,曰:「中官統領禁省,自古及今,漢家故事,不可廢也。且先帝新棄天下,我奈何楚楚與士人對共事乎?」進難違太后意,且欲誅其放縱者。紹以為中官親近至尊,出入號令,今不悉廢,後必為患。而太后母舞陽君及苗數受諸宦官賂遺,知進欲誅之。數白太后,為其障蔽。又言:「大將軍專殺左右,擅權以弱社稷。」太后疑以為然。」
  15. ^ 參考《後漢書》〈何進傳〉:「主簿陳琳入諫曰:「易稱『即鹿無虞』,諺有『掩目捕雀』。夫微物尚不可欺以得志,況國之大事,其可以詐立乎?今將軍總皇威,握兵要,龍驤虎步,高下在心,此猶鼓洪爐燎毛髮耳。夫違經合道,天人所順,而反委釋利器,更徵外助。大兵聚會,彊者為雄,所謂倒持干戈,授人以柄,功必不成,秖為亂階。」」
  16. ^ 參考《資治通鑑》〈漢紀〉:「侍御史鄭泰諫曰:「董卓強忍寡義,志欲無厭,若借之朝政,授以大事,將恣凶欲,必危朝廷。明公以親德之重,據阿衡之權,秉意獨斷,誅除有罪,誠不宜假卓以為資援也!且事留變生,殷鑒不遠,宜在速決。」」
  17. ^ 參考《後漢書》〈盧植傳〉:「植知卓凶悍難制,必生後患,固止之。進不從。」
  18. ^ 參考《後漢書》〈何進傳〉:「苗謂進曰:「始共從南陽來,俱以貧賤,依省內以致貴富。國家之事,亦何容易!覆水不可收。宜深思之,且與省內和也。」」
  19. ^ 參考《後漢書》〈何進傳〉:「紹懼進變計,乃脅之曰:「交搆已成,形埶已露,事留變生,將軍復欲何待,而不早決之乎?」」
  20. ^ 參考《後漢書》〈何進傳〉:「諸常侍小黃門皆詣進謝罪,唯所措置。進謂曰:「天下匈匈,正患諸君耳。今董卓垂至,諸君何不早各就國?」袁紹勸進便於此決之,至于再三。進不許。」
  21. ^ 參考《後漢書》〈何進傳〉:「讓等詰進曰:「天下憒憒,亦非獨我曹罪也。先帝嘗與太后不快,幾至成敗,我曹涕泣救解,各出家財千萬為禮,和悅上意,但欲託卿門戶耳。今乃欲滅我曹種族,不亦太甚乎?卿言省內穢濁,公卿以下忠清者為誰?」」
  22. ^ 《后汉书》〈何皇后紀〉:后母兴为舞阳君。
  23. ^ 《后汉书·五行二》:皇后兄何进,异父兄何苗。

参考资料[编辑]

  • 後漢書》卷十下〈皇后紀第十下〉
  • 《後漢書》卷六十四〈吳延史盧趙列傳第五十四〉
  • 《後漢書》卷六十九〈竇何列傳第五十九〉
  • 資治通鑑》〈漢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