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何颙(?-?),字伯求南阳郡襄乡县(今湖北省枣阳市)人,东汉末年名士、官员。

生平[编辑]

何颙年轻时到洛阳游学,虽然是晚辈学生,但是郭泰贾彪等人都与他友善,何颙因此在太学扬名,于是太傅陈蕃司隶校尉李膺都深深的与何颙交好。何颙的朋友虞伟高有父仇没报,病重将死,何颙前去看望他,虞伟高哭着把这件事告诉何颙,何颙被他的孝义感动,替他报了仇,把仇人的头送到虞伟高墓上祭奠[1][2]

陈蕃、李膺被党锢之后,何颙因为与他们交好,就被宦官陷害,何颙于是改名换姓,逃亡藏匿到汝南郡一带,所到之处都与当地豪杰互相亲近,在荆州、豫州地区很有声誉。袁绍仰慕何颙,私下与他来往,两人结为互相推崇的朋友。当时党锢之祸,天下贤士大多遭遇这场灾祸,何颙经常潜入洛阳,与袁绍一起商议,对那些穷困走投无路的人,为他们求情援救,来解除他们的忧患。有被追捕的人,就尽量为他们想办法能逃脱藏匿,依靠何颙保全生命免于祸难的人很多[3]。当时袁术也行侠仗义,与袁绍争夺名声,何颙从没有拜访袁术,袁术深深的怨恨他[4][2]

袁术经常在大庭广众中数落何颙的三项罪过,说:“王德弥是觉悟早于常人、才德杰出的耆老,名声德行高尚忠正,而何颙疏远他,这是一项罪过。许攸是个凶恶放荡的人,个性和行为不纯正,而何颙亲近他,这是二项罪过。郭泰、贾彪贫寒,没有其他资财产业,而何颙骑肥壮的马,穿轻暖的皮衣,在道路上光彩耀眼,这是三项罪过。”陶丘洪说:“王德弥是非常有道德才能的人,却在济世方面有缺陷,许攸虽然个性和行为不纯正,拯救危亡不害怕沾污了自己。何颙推荐德才兼优以王德弥为首,解救危难则尊奉许攸。而且何颙曾经为虞伟高亲手复仇,义气名声情绪高昂。何颙的仇人积累资产很多,骏马有四百匹,要让何颙乘骑瘦牛弱马,跌倒在道路,这是劈开他的胸膛借给仇敌刀刃。”袁术愤懑不平,后与南阳宗承在阙下相会,袁术发怒说:“何颙犯有违背仁德的恶行,我要杀了他。”宗承说:“何颙是才智杰出的人,您应该善加礼遇,将他的好名声传于天下。”袁术才停止[5]

党锢解除后,何颙被征召到司空府,每次三府一起开会,何颙擅于谋划,议事的人都认为不及何颙,何颙多次升迁到北军中候。等到董卓把持朝政,逼迫何颙担任长史,何颙推脱有病没有答应,就与司空荀爽司徒王允等人一起谋划对付董卓[6],遇到荀爽去世,何颙又与荀攸议郎郑太侍中种輯越骑校尉伍琼等人谋划说:“董卓暴虐无道,超过了,天下都怨恨他,虽然他有强大的军队,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匹夫。如果我们现在直接刺杀董卓来告慰百姓,然后占据崤山函谷关辅佐王命,号令天下,这是齐桓公晋文公的举动。”事情接近成功时被发觉,何颙和荀攸被董卓拘捕关进监狱,何颙忧虑害怕自杀了。当初何颙见到曹操,感叹的说:“汉朝将要灭亡,安定天下的一定是这个人。”[7]曹操因此称赞何颙。何颙又说过:“颍川荀彧,有辅佐君王的才干。”到荀彧担任尚书令时,派人到关西迎回叔叔荀爽的尸骨,把何颙的尸骨一起接回,安葬在荀爽墓旁[8][9][10][11][5]

参考资料[编辑]

  1. ^ 《后汉书·卷六十七·党锢列传第五十七》:何颙字伯求,南阳襄乡人也。少游学洛阳。颙虽后进,而郭林宗、贾伟节等与之相好,显名太学。友人虞伟高有父仇未报,而笃病将终,颙往候之,伟高泣而诉。颙感其义,为复雠,以头醊其墓。
  2. ^ 2.0 2.1 《三国志注·卷十·魏书十·荀彧荀攸贾诩传第十》:张璠汉纪曰:颙字伯求,少与郭泰、贾彪等游学洛阳,泰等与同风好。颙显名太学,于是中朝名臣太傅陈蕃、司隶李膺等皆深接之。及党事起,颙亦名在其中,乃变名姓亡匿汝南间,所至皆交结其豪桀。颙既奇太祖而知荀彧,袁绍慕之,与为奔走之友。是时天下士大夫多遇党难,颙常岁再三私入洛阳,从绍计议,为诸穷窘之士解释患祸。而袁术亦豪侠,与绍争名。颙未常造术,术深恨之。
  3. ^ 《资治通鉴·卷第五十六·汉纪四十八》:南阳何颙,素与陈蕃、李膺善,亦被收捕,乃变名姓匿汝南间,与袁绍为奔走之交,常私入雒阳,从绍计议,为诸名士罹党事者求救援,设权计,使得逃隐,所全免甚众。
  4. ^ 《后汉书·卷六十七·党锢列传第五十七》:及陈蕃、李膺之败,颙以与蕃、膺善,遂为宦官所陷,乃变姓名,亡匿汝南閒。所至皆亲其豪桀,有声荆豫之域。袁绍慕之,私与往来,结为奔走之友。是时党事起,天下多离其难,颙常私入洛阳,从绍计议。其穷困闭厄者,为求援救,以济其患。有被掩捕者,则广设权计,使得逃隐,全免者甚众。
  5. ^ 5.0 5.1 《三国志注·卷十·魏书十·荀彧荀攸贾诩传第十》:汉末名士录曰:术常于众坐数颙三罪,曰:“王德弥先觉隽老,名德高亮,而伯求疏之,是一罪也。许子远凶淫之人,性行不纯,而伯求亲之,是二罪也。郭、贾寒窭,无他资业,而伯求肥马轻裘,光耀道路,是三罪也。”陶丘洪曰:“王德弥大贤而短于济时,许子远虽不纯而赴难不惮儒足。伯求举善则以德弥为首,济难则以子远为宗。且伯求尝为虞伟高手刃复仇,义名奋发。其怨家积财巨万,文马百驷,而欲使伯求羸牛疲马,顿伏道路,此为披其胸而假仇敌之刃也。”术意犹不平。后与南阳宗承会于阙下,术发怒曰:“何伯求,凶德也,吾当杀之。”承曰:“何生英俊之士,足下善遇之,使延令名于天下。”术乃止。后党禁除解,辟司空府。每三府掾属会议,颙策谋有馀,议者皆自以为不及。迁北军中候,董卓以为长史。后荀彧为尚书令,遣人迎叔父司空爽丧,使并置颙尸,而葬之于爽冢傍。
  6. ^ 《后汉书·卷六十二·荀韩锺陈列传第五十二》:爽见董卓忍暴滋甚,必危社稷,其所辟举皆取才略之士,将共图之,亦与司徒王允及卓长史何顒等为内谋。
  7. ^ 《资治通鉴·卷第五十八·汉纪五十》:世人未之奇也,唯太尉桥玄及南阳何颙异焉。玄谓操曰:“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颙见操,叹曰:“汉家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
  8. ^ 《后汉书·卷六十七·党锢列传第五十七》:及党锢解,颙辟司空府。每三府会议,莫不推颙之长。累迁。及董卓秉政,逼颙以为长史,脱疾不就,乃与司空荀爽、司徒王允等共谋卓。会爽薨,颙以它事为卓所繫,忧愤而卒。初,颙见曹操,叹曰:“汉家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操以是嘉之。尝称“颍川荀彧,王佐之器”。及彧为尚书令,遣人西迎叔父爽,并致颙尸,而葬之爽之冢傍。
  9. ^ 《后汉书·卷七十·郑孔荀列传第六十》:南阳何颙名知人,见彧而异之,曰:“王佐才也。”
  10. ^ 《后汉书·卷七十·郑孔荀列传第六十》:乃与何颙、荀攸共谋杀卓。事洩,颙等被执,公业脱身自武关走,东归袁术。术上以为杨州刺史。
  11. ^ 《三国志·卷十·魏书十·荀彧荀攸贾诩传第十》:攸与议郎郑泰、何颙、侍中种辑、越骑校尉伍琼等谋曰:“董卓无道,甚于桀纣,天下皆怨之,虽资疆兵,实一匹夫耳。今直刺杀之以谢百姓,然后据殽、函,辅王命,以号令天下,此桓文之举也。”事垂就而觉,收颙、攸繫狱,颙忧惧自杀,攸言语饮食自若,会卓死得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