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图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佛图澄
Buddhacinga Fotudeng.png
出生232年
龟兹国
圓寂348年
邺城邺宫寺
别称竺佛图澄、佛圖橙、佛圖磴、浮圖澄、大和尚
徒弟與學生法首法祚法常法佐僧慧道进道安僧朗竺法汰竺法和竺法雅

佛图澄(232年-348年),又称竺佛图澄佛圖橙佛圖磴浮圖澄,本姓西域人,西晉十六國時期高僧。

生平[编辑]

佛图澄為西域[1],少年時在乌苌国出家[2],後至罽賓從學[3]

他深入經藏,深明佛理[4],同時又擅長方技咒語[5]

晋怀帝永嘉四年(310年),79歲的佛圖澄到西晉首都洛陽,原準備在此建立寺院,但因為發生永嘉之亂而不能成功[6]

永嘉六年(312年)2月石勒屯兵葛陂,准备南攻建康。其部下郭黑略為佛图澄弟子,引佛圖澄見石勒。佛圖澄以神通得到石勒的信任,在清水中變出青蓮,並劝其少行杀戮。当时本将杀戮之人,大多获救[7]。石勒、石虎等人都尊重竺佛图澄,并諮以国事[8]

后赵建武十四年(348年)竺佛图澄於鄴宮寺圆寂,享壽117岁[9]

影響及貢獻[编辑]

佛圖澄在亂世之中,以神通力,吸引統治階級的崇信,再利用宗教力量來安定人民,推展佛教,是漢傳佛教早期極為重要的宣教家[10]

他注重戒律,平生「酒不齒,過中不食,非戒不履」,為僧團立下良好的傳統[11]。他的德行與學識,為佛教義理的傳入展開新頁[12],下啟鳩摩羅什與道安[13]

轶闻[编辑]

佛图澄据传可以通过在手掌上涂上油和灰即可洞察千里以外的事情,就像在对面看一样,同时还能够听佛塔上的铃声来预言,没有不灵验的。例如在建平四年(333年)四月,无风的一天,佛塔只有一个铃铛发声,便预言道“国有大丧,不出今年矣。”当年,石勒病死[14]

石勒死后,石虎对佛图澄的礼遇甚厚:上朝时尊称为大和尚,并命令群臣起立以示尊敬,并命令李农每天拜访、太子以及官员每五天朝见一次[14]

佛图澄与石虎父子[编辑]

由于佛图澄无所不知,邺城人在一起时都互相告诉对方,“不要动歪脑筋,和尚(佛图澄)知道你的心思。”佛图澄在的地方,没人敢向其方向吐口水大小便的。同时,对其弟子背后议论师傅的进行劝诫。后赵建武三年(337年)石虎的第一任太子石邃不满父亲欲图弑父,想先扣下能预知的佛图澄然后杀了,翌日,佛图澄在其徒弟僧会的帮助下没被石邃留住,躲过了一劫。并委婉地告诉了石虎,直到石邃作乱,石虎才明白[14]

建武十四年(348年)七月,石虎的第二任太子石宣与其胞弟石韬不和将要互相残杀,佛图澄在寺内为石宣解铃音,對石宣说“胡子洛度”。石宣脸色大变,说:“这话说的是什么?”佛图澄撒谎道:“我这个老胡人身为道士,不能像山居之人那样不说话,又受到这么优厚的待遇,难道这不是洛度吗?”。瞅着后到寺的石韬,并解释道,其身上有血腥味。后来佛图澄对石宣和石韬的母亲杜珠说,堤防贼人,杜珠反问到“你老糊涂了,哪有贼人?”,佛图澄改口说,“人所有的六情,都是贼。老的自然难免,只要少的不糊涂就行。”。后来石宣准备在石虎办丧的时候弑父,结果在佛图澄的帮助下石虎躲过一劫。石宣最后被捕,佛图澄闻讯前来劝说石虎:“陛下若慈恕此罪,福泽绵长;如果就此虐杀了石宣,石宣的冤魂将会化成彗星下扫邺宫。”[14]

弟子[编辑]

竺佛图澄的弟子有法首法祚法常法佐僧慧道进道安僧朗竺法汰竺法和竺法雅等人[15]

佛圖澄的弟子極多,有遠從天竺、康居來從學的[16]。弟子之中,泰山僧朗,安令首尼,皆是重要的弘教人才。但是在他弟子之中,最重要的則是道安

评价[编辑]

支遁:(佛图澄同石勒、石虎等石家人交往,)“他这是把石虎当作海鸥鸟啊。”引用比喻来说明佛图澄一心只想宣扬佛法,没有趋炎附势之心[17]

參考文獻[编辑]

  1. ^ 趙明誠金石錄》卷二十:「天竺大國附庸小國之元子也。」
  2. ^ 魏書》〈釋老志〉:「石勒時,有天竺沙門浮圖澄,少於烏萇國,就羅漢入道。」
  3. ^ 《梁高僧傳·卷九·佛圖澄傳》:「自云。再到罽賓受誨名師,西域咸稱得道。」
  4. ^ 《梁高僧傳·卷九·佛圖澄傳》:「少出家,清真務學,誦經數百萬言,善解文義。雖未讀此土儒史,而與諸學士論辯疑滯,皆闇若符契,無能屈者。」
  5. ^ 《梁高僧傳·卷九·佛圖澄傳》:「善誦神咒,能役使鬼物。以麻油雜胭脂塗掌,千里外事皆徹見掌中,如對面焉,亦能令潔齋者見。又聽鈴音以言事,無不劾驗。」
  6. ^ 《梁高僧傳·卷九·佛圖澄傳》:「以晉懷帝永嘉四年,來適洛陽。……欲於洛陽立寺,值劉曜寇斥洛臺,帝京擾亂。澄立寺之志遂不果。迺潛澤草野,以觀世變。」
  7. ^ 《梁高僧傳·卷九·佛圖澄傳》:「勒喜曰。天賜也。召澄問曰:佛道有何靈驗。澄知勒不達深理,正可以道術為徵。因而言曰:至道雖遠,亦可以近事為證。即取應器盛水燒香咒之,須臾生青蓮花,光色曜目。勒由此信服。……勒甚悅之。凡應被誅餘殘。蒙其益者。十有八九。」
  8. ^ 《魏書》〈釋老傳〉:「後為石勒所宗信,號為大和尚,軍國規謨頗訪之,所言多驗。」
  9. ^ 「高僧传」卷八「义解论」∶「释道安资学於圣师竺佛图澄,安又授业於弟子慧远,惟此三叶,世不乏贤,并戒节严明,智宝炳盛;使夫慧日馀辉,重光千载之下,香吐遗芬,再馥阎浮之地,涌泉犹注,实赖伊人。」
  10. ^ 《高僧傳》卷九:「妙解深經,傍通世論。講說之日,止標宗致,使始末文言,昭然可了。加復慈洽蒼生,拯救危苦。當二石凶強,虐害非道。若不與澄同日,孰可言哉。但百姓蒙益日用而不知耳。」
  11. ^ 道安「比丘大戒序」∶「我之诸师始秦受戒,又之译人考校者勘,先人所传相承谓是,至澄和上多所正焉。」
  12. ^ 《高僧傳》卷九:「澄自說。生處去鄴,九萬餘里。棄家入道,一百九年。酒不踰齒,過中不食。非戒不履,無欲無求。受業追遊常有數百,前後門徒幾且一萬。所歷州郡,興立佛寺,八百九十三所。弘法之盛莫與先矣。」
  13. ^ 「高僧传」∶道安初到邺地,入中寺遇佛图澄,澄一见安便加以赏识,相语终日。众人见安形貌不称,全都轻怪。澄告众说∶此人远识,非尔等可比。安因事澄为师。澄讲学时,安每复讲。众人纷纷提出疑难,道安挫锐解纷,行有馀力,四座都震惊。於此显示澄对道安授以心传和教学的善巧。致使道安所证的经义和後来罗什译出的经旨符合,因而使佛法大显於中土。
  14. ^ 14.0 14.1 14.2 14.3 s:太平广记/卷第088
  15. ^ 乱世佛教宣传家竺佛图澄[永久失效連結]
  16. ^ 《高僧傳》卷九:「佛調、須菩提等數十名僧,皆出自天竺康居。不遠數萬之路,足涉流沙,詣澄受訓。」
  17. ^ s:世说新语/言语》:佛图澄与诸石遊,林公曰:“澄以石虎为海鸥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