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土战争 (1877年-1878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俄土戰爭(1877–1878)
Plevna monument.jpg
設於莫斯科聖依利加廣場(St Elijah's Square)的普列文記念碑,記念在保加利亞的普列文之戰中陣亡的俄國士兵
日期: 1877年4月27日 – 1878年3月
地点: 巴爾幹高加索地區
結果: 俄國勝利,簽訂柏林條約
領土變更: 保加利亞領土被重新劃分;塞爾維亞、羅馬尼亞和門特尼哥羅獲得獨立
參戰方
Romanov Flag.svg 俄羅斯帝國羅曼諾夫王朝
羅馬尼亞 罗马尼亚联合公国
塞爾維亞 塞爾維亞公國
 蒙特內哥羅公國
Samara flag.png 保加利亞志願軍
Ottoman flag.svg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指揮官和领导者
Romanov Flag.svgMikhail Skobelev
Romanov Flag.svgMikhail Loris-Melikov
Romanov Flag.svgJoseph Gourko
Romanov Flag.svgIvan Lazarev
羅馬尼亞 卡羅爾一世
塞爾維亞 Kosta Protić
奥斯曼帝国 Ahmed Muhtar Pasha
奥斯曼帝国 Osman Pasha
奥斯曼帝国 Suleiman Pasha
奥斯曼帝国 Mehemet Ali
奥斯曼帝国 Veisel Pasha
伤亡与损失
54,016人以上被殺、受傷或被俘 151,750人以上被殺、受傷或被俘

俄土戰爭(1877年–1878年)是一場奧斯曼土耳其俄羅斯帝國及其盟友之間的戰爭。

這場戰爭源自於俄國希望打開通往地中海的通路,並且解放生活在巴爾幹半島,信仰東正教斯拉夫人保加利亞人、塞爾維亞人),使他們從鄂圖曼帝國獨立出來。

在1875年,黑塞哥维那地区发生反抗,反抗残暴统治的苏丹,是为黑塞哥维那起事。这次起事迅速蔓延至波斯尼亚及保加利亚境内。列强相信他们必须干涉,以免一场惨烈而血腥的战争在巴尔干半岛爆发。最先行动的是三皇同盟,同盟对于近东问题的态度可以体现于安德雷西文件(Andrassy Note,安德雷西为奥匈帝国的外交家)之中。这份文件,寻求避免大规模暴乱发生于东南欧、催促苏丹进行多项改革,包括基督徒宗教自由。另外组建基督徒及穆斯林混合委员会,以监督苏丹的改革。英法对此赞同,安德雷西文件递交予苏丹,苏丹于1876年1月31日同意文件的建议。然而,黑塞哥维那的反抗军领袖,却拒绝接受这份文件,指出苏丹曾经承诺进行改革,不过从未有履行。

三皇的代表再次于柏林聚会,他们达成了柏林备忘录(Berlin Memorandum)。为了说服黑塞哥维那人苏丹会切实执行其承诺,备忘录建议由列强领事监督在反抗省份的改革。在朴特同意这个备忘录前,奥斯曼帝国已经被内乱所震撼,苏丹阿卜杜勒-阿齐兹一世被废位。新的苏丹穆拉德五世,在3个月后因为精神问题也被废除,变成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继位。同时,奥斯曼帝国遇到更多困难,帝国国库已经空虚,而且反抗由波黑继续燃烧至塞尔维亚、黑山及保加利亚境内(又称四月起事)。然而奥斯曼帝国仍然在1876年8月将反抗镇压下去。这干扰了俄国的计划,因为她打算趁混乱期间,夺取奥斯曼帝国在东南欧的地区。

当起事被大规模镇压后,谣言指奥斯曼帝国对反抗省份居民施以暴行,谣言冲击了欧洲人的感情。俄国现在期望发动战争,加入反抗军的一方,因为她想趁机夺取奥斯曼帝国的土地。不过列强(英、法、俄、德、奥匈、意)代表召开君士坦丁堡会议,试图取得更大的和平。苏丹却拒绝允许外国领事监督波黑的改革进行。1877年,列强再次试图与奥斯曼帝国谈判,但建议再度被对方拒绝。

俄国于1877年4月24日对奥斯曼帝国宣战。俄国成功争取到奥匈帝国的中立,透过许诺战后与奥匈瓜分战时夺取的土地,即奥匈将取得波斯尼亚及黑塞哥维那。尽管英国仍然对俄国威胁她在南亚的殖民地,但却未有卷入战事中。但当俄国威胁到君士坦丁堡的安全时,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催促德国及奥匈帝国协助他。

1877年4月24日,俄军從巴爾幹半島及高加索兩地發動進攻。巴爾幹半島是主要戰場,俄軍主力進入羅馬尼亞後,6月及7月在不同地點渡過多瑙河,12月攻佔土軍重要據點普列文,次年1月逼近土耳其首都君士坦丁堡,土耳其被逼接受俄國提出的和平條件,是为《圣士提法诺條约》,条约建议建立包括亚得里亚堡萨洛尼卡大保加利亚,并使土耳其赔款2亿1,000万卢布。由於這會令俄國在歐洲的勢力坐大,各国均极力反对之。最後1878年歐洲列強在柏林舉行了柏林會議並以《柏林条约》取代《圣士提法诺條约》,保加利亚东鲁梅利亚改由土耳其保护,土耳其赔款2亿卢布

保加利亞及塞爾維亞在戰後脫離了土耳其的控制,兩國視這次獨立為第二次建國。這場戰爭也為羅馬尼亞王國完全獨立提供了機會,儘管羅馬尼亞從未像其它巴爾幹國家那樣被奧斯曼帝國所直接統治,他們仍將此戰視爲羅馬尼亞獨立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