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世界遗产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世界遺產標誌由米歇爾·奧里夫法语Michel Olyff設計,於第二屆世界遺產委員會通過[1]:141。圖案代表人類文化(內側方形)與地球自然(外側圓形)密不可分[2]:36

世界遺產(英語:World Heritage;法語:Patrimoine mondial;西班牙語:Patrimonio mundial)是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管理,由世界遺產委員會決議通過的地標或區域[註 1],其分為自然遗产文化遗产,以及兼具兩者的複合遺產。被列入世界遺產的地點,必須對全世界人類都具有「突出的普世價值」(Outstanding Universal Value)[註 2],在地理或歷史上具有可辨識與特殊的意義。世界遺產可以是古代遺址、歷史建築、城市、沙漠、森林、島嶼、湖泊、山脈、荒野地區。

世界遺產設置的目的,為後世子孫保護這些地點,以免因人類或動物入侵,非經授權、不受監控、行政疏忽等造成的破壞。世界遺產始於1972年11月16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會通過,1975年12月17日生效的《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日语世界遺産条約》。國際文化紀念物與歷史場所委員會國際自然保護聯盟作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協力組織,參與世界遺產的甄選、管理與保護工作。

截至2021年 (2021-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month!),總計有1,154項世界遺產,包括897項文化遺產、218項自然遺產、39項複合遺產。以區域畫分,歐洲和北美地區528項最多,其次為亞洲和太平洋地區277項。以締約國畫分,意大利58項最多,其次為中华人民共和国56項。

歷史沿革[编辑]

背景[编辑]

(左)搬遷中、(右)搬遷後的阿布辛拜勒神廟

文化遺產的概念最早起源於18世紀啟蒙運動時期,在旅遊業興起後,對於保留文化遺產的意願更加濃厚。1872年,美國成立黃石國家公園,之後在接下來的幾十年裡,國家公園的想法傳播到了世界各地。[4]

國際上保護文化遺產的運動一說起源於《1907年海牙公約》,該公約禁止在戰爭期間損壞紀念碑與文化設施,而後1935年的《洛里奇协定》與1943年的《雅典憲章》強調保護文化遺產的重要性[5]:2-5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於1945年成立時,其章程中包含「保存和保護世界的遺產[註 3]書籍、藝術作品和歷史和科學古蹟」,它還規定向有關國家推薦必要的國際條約。UNESCO於1951年成立「國際古蹟、藝術和歷史遺產及考古發掘委員會」,根據該委員會的建議,1959年於UNESCO大會上通過設立「國際文化遺產保護與修復研究中心英语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the Preservation and Restora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ICCROM),1965年依據《威尼斯憲章英语威尼斯憲章》成立「國際文化紀念物與歷史場所委員會」(ICOMOS)[5]:4-5, 13

此外,UNESCO在《1907年海牙公約》的基礎上,通過了《1954年海牙公約》,以強化當發生武裝衝突時對於文化財產的保護。UNESCO之後又陸續通過了一系列保護文化財產的建議和條約[7]:67-69

1954年,埃及政府決定建造阿斯旺水坝,估計落成後的水庫將淹沒尼羅河谷的大片區域,包含古埃及古努比亞的文化寶藏。1959年,埃及和蘇丹政府請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協助他們保護和拯救瀕臨滅絕的古蹟和遺址。196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起了拯救努比亞古蹟的國際運動[8]。這一呼籲促成數百個遺址的挖掘和記錄,數千件物品的恢復,以及幾個重要寺廟搬遷到地勢更高的地方。其中最著名的是阿布辛拜勒神廟菲萊神廟。該運動成功於1980年告一段落,為感謝為活動中做出特別貢獻的國家,埃及捐贈了四座神廟;丹铎神庙搬到了纽约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德波神廟搬到馬德里的西方公園英语Parque del Oeste塔菲神廟英语Temple of Taffeh搬到荷兰莱顿国立古物博物馆埃勒西亞神廟英语Temple of Ellesyia搬到到意大利都灵埃及博物館[9]

該活動耗費8,000萬美元(相當於2020年幣值的2.5億美元),並成功帶動了其他維護活動,例如意大利威尼斯和其潟湖巴基斯坦摩亨佐-达罗印度尼西亚婆羅浮屠。之後,UNESCO與ICOMOS共同起草保護文化遺產的公約草案[10]

《世界遺產公約》的制定[编辑]

《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
簽署日1972年11月16日
地點法国巴黎
生效日1975年12月17日
生效條件20個批准書
已批准方194個(190個聯合國會員國加上库克群岛教廷紐埃巴勒斯坦國
保存處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秘書處
語言阿拉伯語汉语英语法语希伯來語葡萄牙語俄語西班牙語
第二屆世界遺產委員會通過,世界遺產編號第1號加拉巴哥群島

1965年,美國倡議將文化遺產和自然遺產聯合起來進行保護,呼籲設立「世界遺產信託基金」,以保護世界上珍貴的自然風景區和歷史遺跡,供全世界各地的民眾、未來的子孫使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在1968年也提出了類似的建議,並於1972年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舉行的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中提交討論。[10]

1972年11月16日,在巴黎舉行的第十七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會通過了《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簡稱《世界遺產公約》),該公約在獲得20個批准書後生效,其於1975年12月17日達成。截至2021年 (2021-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month!),已有194個締約國批准,其中包括190個聯合國成員國,2個聯合國觀察員國(教廷巴勒斯坦國),2個新西兰聯繫邦库克群岛紐埃)。尚有三個聯合國成員國尚未批准該公約:列支敦士登諾魯、和圖瓦盧[11]

1976年11月,世界遺產公約第一次締約方大會召開,此會議每兩年召開一次,以選出世界遺產委員會的成員國,並確認每個國家需要向世界遺產基金捐款的金額[12][1]:53。第一次締約方大會選舉了第一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成員,通過了《世界遺產公約工作指南》,並於次年(1977年)召開了第一屆世界遺產委員會[7]:81-82

提名規則修正與世界遺產除名[编辑]

1994年11月,由日本政府、UNESCO、ICCROM,與ICOMOS共同籌辦「奈良會議」,會中依據《1964年威尼斯憲章》,針對「真實性」議題訂定《奈良真實性文件》,簡稱《奈良文件》,對於文化遺產的價值與真實性之定義達成更廣泛、客觀地評估[13]。《奈良文件》的主要觀點為「不完整的原物」遠比修護過「完整的非原物」更具有其真實性,因此並不鼓勵只求完整但忽略真實性的古蹟整修[14]

2000年第24屆世界遺產委員會上通過《凱恩斯決議》(Cairns Decision),限制已有較多世界遺產的國家申報數量,對沒有世界遺產的締約國的申報給予特別支持[15]。2004年第28屆世界遺產委員會上修正《凱恩斯決議》為《凱恩斯-蘇州決議》(Cairns-Suzhou Decision),希望貫徹世界遺產的全球性策略,追求世界遺產所應具備的全球代表性和平衡性,各締約國每年最多可提名兩項世界遺產,但其中有一項必須是自然遺產[16]

另一方面,已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中的項目,當失去「突出的普世價值」價值時,將會從《世界遺產名錄》中刪除。截至2021年 (2021-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month!),有3件曾經列為世界遺產的項目被除名,分別是2007年阿曼阿拉伯羚羊保护区[17]、2009年德国德勒斯登易北河谷[18]、2021年英国利物浦海事商城[19]松浦晃一郎認為,當出現世界遺產案例,可促進各國更重視已登錄為世界遺產項目的保護[20]:34

相關組織與世界遺產基金[编辑]

世界遺產委員會[编辑]

世界遺產委員會的職責為根據《世界遺產公約》,審查成員國提交的報告,決定可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和「世界遺產瀕危名錄」的項目;分配世界遺產基金,對締約國的遺產保護與修護工作給予財政援助。[21]

世界遺產委員會由批准《世界遺產公約》的締約國中選出21名代表組成。根據《世界遺產公約》規定,委員會成員的任期為6年,但目前各締約國均自願將其任期限制為4年,以便讓其他締約國有機會參與委員會,已成為慣例。委員會中選舉7名世界遺產委員會主席團,其中包括1名主席、5名副主席、1名報告員,主席團負責世界遺產委員會的協調工作,包括決定開會日期、會議的主持等。原則上委員會每年召開一次會議。[21]

世界遺產委員會敦請相關組織協助,以提供世界遺產委員會專業意見。包括國際文物保護與修復研究中心英语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the Preservation and Restora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ICCROM)、國際文化紀念物與歷史場所委員會(ICOMOS)和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21]

世界遺產中心[编辑]

世界遺產中心英语World Heritage Centre成立於1992年,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轄下組織,負責世界遺產的各項相關事務,其位於法国巴黎丰特努瓦广场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樓內[22]。世界遺產中心負責辦理世界遺產委員會及其主席團的年度會議、向締約國提供關於準備遺址提名的建議、世界遺產基金的管理、組織當世界遺產受到威脅時的緊急行動、更新世界遺產名錄和數據庫、開發教材以提高各界對遺產保護必要性的認識等[23]

世界遺產基金[编辑]

世界遺產基金根據《世界遺產公約》第15條,於1977年成立,以作為世界遺產中心運作、世界遺產審查、專家諮詢、教育宣導材料、活動舉辦,以及緊急援助活動的經費。世界遺產基金在2020-2021兩年期的經費為560萬美元,另外還有40萬美元用於向處於緊急危險(例如由於火災、洪水或戰爭)的場所提供緊急援助。[24]

世界遺產基金的主要來源為根據《世界遺產公約》第16.1條,世界遺產中心定期向締約國收取分攤費用。另外世界遺產基金也接受個人與組織指定特定用途、或是不指定用途的捐贈。[25]

世界遺產登錄[编辑]

一個國家需要首先對本國有價值的文化和自然遺產列出一份詳細的目錄,稱為預備名單,原則上沒有列入預備名單的遺產不能進行申報。之後,該國可以從預備名單中提名,世界遺產中心會對於如何準備提名表提供建議和協助。提交給世界遺產中心的提名表將先由國際文化紀念物與歷史場所委員會(ICOMOS)和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這兩個機構進行獨立審核,之後評估報告被送到世界遺產委員會。委員會每年舉行一次會議討論決定是否將被提名的遺產錄入到《世界遺產名錄》中。有時候,委員會會延期作出結論並要求會員國提供更多的信息,或者決議不予列入,被拒絕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中的提名遺產地將不得再次提出申請。[26]

預備名單[编辑]

預備名單為各締約國在登記為世界遺產前,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提交的名錄。各締約國在提名登記「世界遺產名錄」前,該項目至少需要在預備名單內超過一年,世界遺產中心鼓勵締約國至少每十年重新審查和提交其暫定清單,預備名單需要以英文或法文撰寫。[27]

原本不允許向世界遺產委員會登記和推薦不在預備名單上的項目,但2003年巴姆大地震使得巴姆古城受到嚴重損壞,之後在2005年修訂的《世界遺產公約工作指南》增列當不可預見的情況需要緊急註冊時,可以採「緊急登記建議」方式登記不在預備名單上的項目。[28]

當預備名單中獲得締約國提名的項目在世界遺產委會審議通過,該項目就會從締約國的暫定名錄中刪除。[27]

登錄基準[编辑]

提名的遺產必須具有「突出的普世價值」以及至少滿足以下十項基準的其中一項[26],其中(i)至(vi)項為文化遺產的基準,(vii)至(x)項為自然遺產的基準[29]

文化遺產基準[编辑]

  • (i)表現人類創造力的經典之作。
  • (ii)在某期間或某種文化圈裡對建築、技術、紀念性藝術、城鎮規劃、景觀設計之發展有巨大影響,促進人類價值的交流。
  • (iii)呈現有關現存或者已經消失的文化傳統、文明的獨特或稀有之證據。
  • (iv)關於呈現人類歷史重要階段的建築類型,或者建築及技術的組合,或者景觀上的卓越典範。
  • (v)代表某一個或數個文化的人類傳統聚落或土地使用,提供出色的典範-特別是因為難以抗拒的歷史潮流而處於消滅危機的場合。
  • (vi)具有顯著普遍價值的事件、活的傳統、理念、信仰、藝術及文學作品,有直接或實質的連結(世界遺產委員會認為該基準應最好與其他基準共同使用)。

自然遺產基準[编辑]

  • (vii)包含出色的自然美景與美學重要性的自然現象或地區。
  • (viii)代表生命進化的紀錄、重要且持續的地質發展過程、具有意義的地形學或地文學特色等的地球歷史主要發展階段的顯著例子。
  • (ix)在陸上、淡水、沿海及海洋生態系統及動植物群的演化與發展上,代表持續進行中的生態學及生物學過程的顯著例子。
  • (x)擁有最重要及顯著的多元性生物自然生態棲息地,包含從保育或科學的角度來看,符合普世價值的瀕臨絕種動物種。

提名流程[编辑]

《世界遺產公約工作指南》規定了世界遺產名錄登記所需的前提、審查流程和登記後的保護狀況報告。提名的流程如下所示:[26]

締約國政府從預備名單提名
世界遺產委員會敦請諮詢機構進行評估
國際文化紀念物與歷史場所委員會(ICOMOS)針對申請文化遺產項目進行實地調查、提出建議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針對申請自然遺產項目進行實地調查、提出建議
世界遺產委員會最終審議[註 4]
正式登錄

世界遺產統計[编辑]

世界遺產地點

世界遺產委員會將世界劃分為五個地理區域,分別為:阿拉伯國家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非洲亞洲和太平洋地區歐洲和北美地區

下表為五個地理區域至2021年7月統計數據:[31]

區域 文化遺產 自然遺產 複合遺產 合計 百分比 擁有世界遺產的締約國
阿拉伯國家 80 5 3 88 7.63% 18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 100 38 8 146 12.65% 28
非洲 54 39 5 99 8.49% 35
亞洲和太平洋地區 195 70 12 277[註 5] 24.00% 36
歐洲和北美地區 468 66 11 528[註 6] 47.23% 50
Total 897 218 39 1,154 100% 167

相關議題[编辑]

登錄國的不平衡[编辑]

2004年獲得登錄,世界遺產編號第1161號的皮通山保護區

部分國家擁有大量的世界遺產,但是仍有27個締約國沒有任何世界遺產日语世界遺産を保有していない国の一覧[32]。日本歷史學家羽田正表示,西亞地區世界遺產嚴重欠缺,其根源為現今文化財產保護的機制源至於歐洲,對西亞來說是一個新的概念,世界遺產的制度設計太偏向西方中心主義[33]:197-204

在2000年以前,世界遺產委員會由少數國家主導,有10個國家曾經三度擔任委員會成員國,特別是義大利被點名利用其長期在委員會,大量提名該國地點成為世界遺產。針對這個問題,後來《世界遺產公約工作指南》修正為,委員會成員國應「自願」將任期由6年縮短至4年,委員會中成員國最低配額為非洲4席;亞洲和太平洋地區3席;歐洲和北美地區、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阿拉伯國家各2席(最低配額合計13席,總席次為21席)[1]:139-140

對於部分經濟不發達的小國,登錄世界遺產為該國的大事,希望能帶動旅遊觀光,例如圣卢西亚積極推動皮通山成為世界遺產。部分人士認為世界遺產的登錄應該優先考慮尚未有世界遺產的國家,部分則認為世界遺產登錄不應對不同締約國有不同的標準[34]:4

對於小國而言,登錄世界遺產可能面臨兩個障礙,第一為資金,第二為語言。日本在推動琉球王國的城堡以及相關遺產群成為世界遺產的直接費用據說超過1億日圓[35]:221,周邊相關費用則高達數十億日圓[36]:9;另外,世界遺產的申請文件必須用英語或法語撰寫,對於部分國家可能會有困難[36]:11

遊說活動[编辑]

2021年獲得登錄,世界遺產編號第1591號的韩国滩涂

隨著世界遺產受到各國關注,遊說活動日益興盛,目的希望自己國家提名的項目被登錄為世界遺產。根據《世界遺產公約工作指南》,在諮詢機構(ICOMOS、IUCN)提出建議報告至世界遺產委員會最終審議之間,通常約有數個月的時間,此階段常有大規模的遊說活動,並使得諮詢機構提出的建議在最終審議時被推翻[37]:43-44。例如大韓民國提報的韩国滩涂原本IUCN建議為「退回重報」,2021年世界遺產委員會最終審議時卻翻盤為「入選」[38]

在第35屆世界遺產委員會舉辦時,IUCN表示對保護措施尚不完善的地點被列為世界遺產表示擔憂[39]:222-223。在紀念《世界遺產公約》通過40週年的會議上,前世界遺產中心主任伯恩·馮·德羅斯特(Bernd von Droste)對於世界遺產委員會由外交官而非專家主導的現象表示憂心[40]:7。在第41屆世界遺產委員會舉辦時,擔任主席的亞賽克·佩夏拉英语Jacek Purchla則表示,各國在世界遺產委員會中的發言時常為政治性考量[41]:29

過度商業化[编辑]

1997年獲得登錄,世界遺產編號第811號的丽江古城

超限旅遊(Overtourism,或譯為過度旅遊)在世界遺產出現之前就已存在,被認為是對於遺產的保護有所危害[42]

對於許多地方的政府與民眾而言,世界遺產為旅遊的金字招牌[43],可帶來豐厚收益,但是過度商業化卻可能帶來許多負面的影響,中華人民共和國丽江古城為一個案例。麗江古城保留了納西族人的傳統街道與風俗,在1997年登記為世界遺產前,1995年遊客人數約70萬人,2006年成長至370萬人,眾多遊客帶來的廢水未妥善處理,使得當地的水質明顯惡化。另一方面,隨著商業活動的急速擴大,漢人大幅增加,納西族人卻從1997年約16,900人減少至2005年6000人,納西族人的原始生活領域與傳統文化受到威脅[44]:204-210, 238-241

然而,亦有登錄為世界遺產,對於旅遊限制更嚴格的例子。日本「神宿之島」宗像·沖之島及相關遺產群原本因宗教理由禁止女性進入,在登錄為世界遺產後除神職人員以外完全禁止進入,限制較登錄為世界遺產前更嚴格[41]:7

ICOMOS在1976年發布《文化旅遊憲章》,呼籲保護文化遺產[45]。另一方面,世界遺產委員會於2001年開始制定「世界遺產與永續旅遊計畫」,讓貧困國家可在當地居民的經濟利益與遺產地保護之間取得平衡[46]

注釋[编辑]

  1. ^ 世界遺產專指「有形」的文化遺產,關於文化傳承之行為或表現,如民俗、文化、信仰、傳統、知識和語言等各種非物質形式的智慧財產,另有非物质文化遗产項目。
  2. ^ 所謂「突出的普世價值」,即超越國界,對現在與未來的全人類具有共同的重要性。[3]
  3. ^ 原文為英語:the world’s inheritance,法語:patrimoine universel[6]
  4. ^ 世界遺產委員會最終審議,由世界遺產委員會21個代表國以單純多數決方式決定。[30]
  5. ^ 世界遺產「乌布苏盆地」、「外貝加爾山脈景觀」橫跨蒙古国俄罗斯,其歸類於亞洲和太平洋地區。[31]
  6. ^ 世界遺產「勒·柯布西耶的建筑作品」橫跨歐洲和北美、亞洲和太平洋、拉丁美洲和加勒比三個地區,其歸類於歐洲和北美地區。[31]

参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東京文化財研究所. 世界遺産用語集 改訂版. 2017. ISBN 9784901794473 (日语). 
  2. ^ 日本ユネスコ協会連盟. 世界遺産年報2017. 講談社. 2016. ISBN 9784063899771 (日语). 
  3. ^ Outstanding Universal Value. 喬治亞州立大學.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英语). 
  4. ^ Aa, Bart J. M. van der, Preserving the heritage of humanity? Obtaining world heritage status and the impacts of listing, 格羅寧根大學, 2005 (芬兰语) 
  5. ^ 5.0 5.1 西村幸夫; 本中眞. 世界文化遺産の思想. 東京大学出版会. 2017. ISBN 9784130230742 (日语). 
  6. ^ UNESCO Constitution. UNESCO. [2021-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9) (英语). 
  7. ^ 7.0 7.1 松浦晃一郎. 世界遺産―ユネスコ事務局長は訴える. 講談社. 2008. ISBN 9784062147484 (日语). 
  8. ^ Monuments of Nubia-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Save the Monuments of Nubia.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5) (英语). 
  9. ^ The Rescue of Nubian Monuments and Sites.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5) (英语). 
  10. ^ 10.0 10.1 The World Heritage Convention.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7) (英语). 
  11. ^ States Parties Ratification Status.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6) (英语). 
  12. ^ 簡瑞榮. 文化政策. 臺北市: 五南. 2019-06: 89–92. ISBN 9789577634450 (中文(臺灣)). 
  13. ^ World Heritage Committee Eighteenth session (PDF). UNESCO. [2021-12-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04). 
  14. ^ 奈良真實性文件 1994. 臺灣世界遺產潛力點.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 [2021-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8) (中文(臺灣)). 
  15. ^ Cairns Decision. UNESCO. [2021-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1) (英语). 
  16. ^ Global Strategy for a representative, balanced and credible World heritage List. UNESCO. [2021-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30) (英语). 
  17. ^ Arabian Oryx Sanctuary. UNESCO Heritage Centre. [2021-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03) (英语). 
  18. ^ Dresden Elbe Valley. UNESCO Heritage Centre. [2021-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7) (英语). 
  19. ^ Liverpool-Maritime Mercantile City. UNESCO Heritage Centre. [2021-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7) (英语). 
  20. ^ ニューズウィーク日本版 2015年9月22日号. Newsweek LLC. 2015-09-22. 
  21. ^ 21.0 21.1 21.2 The World Heritage Committee.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0) (英语). 
  22. ^ World Heritage Centre.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3) (英语). 
  23. ^ World Heritage Centre.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10) (英语). 
  24. ^ World Heritage Fund.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16) (英语). 
  25. ^ Funding.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6) (英语). 
  26. ^ 26.0 26.1 26.2 The Operational Guidelines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World Heritage Convention.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14) (英语). 
  27. ^ 27.0 27.1 Tentative Lists.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01) (英语). 
  28. ^ Operational Guidelines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World Heritage Convention (2005 version) (PDF).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05-02-02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10-19) (英语). 
  29. ^ The Criteria for Selection.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2) (英语). 
  30. ^ RULES OF PROCEDURE.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6) (英语). 
  31. ^ 31.0 31.1 31.2 World Heritage List Statistics.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1-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5) (英语). 
  32. ^ World Heritage List. UNESCO. [2021-12-07] (英语). 
  33. ^ 羽田正. 佐藤信 , 编. 西アジアの世界遺産 世界遺産と歴史学. 山川出版社. 2005. ISBN 4634523515 (日语). 
  34. ^ 七海由美子. 世界遺産の代表性. 外務省調査月報. 2006 (日语). 
  35. ^ 佐滝剛弘. 「世界遺産」の真実 - 過剰な期待、大いなる誤解. 祥伝社. 2009. ISBN 9784396111854 (日语). 
  36. ^ 36.0 36.1 田中俊徳. 世界遺産条約におけるグローバル・ストラテジーの運用と課題. 人間と環境 (日本環境学会). 2009, 35 (1) (日语). 
  37. ^ 稲葉信子. 近年の世界遺産の傾向. 月刊文化財. 2017, (651) (日语). 
  38. ^ 韓國灘塗申遺成功 曾因面積不夠大被聯合國退回. 香港新聞網. 2021-07-27 [2021-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5) (中文(繁體)). 
  39. ^ 吉田正人. 世界自然遺産と生物多様性保全. 地人書館. 2012. ISBN 9784805208540 (日语). 
  40. ^ 文化庁記念物課世界文化遺産室. 世界遺産条約採択40周年記念最終会合および成果文書『京都ビジョン』について. 月刊文化財. 2013, (595) (日语). 
  41. ^ 41.0 41.1 世界遺産年報2018. 日本ユネスコ協会連盟 (講談社). 2018. ISBN 9784065095997 (日语). 
  42. ^ ウィリアム・アンダーヒル. 輝かしい世界遺産の不都合な真実. ニューズウィーク日本版 1464号. 2015-09-22 (日语). 
  43. ^ CNTV关于新增世界遗产的评价. [2019-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2) (中文(中国大陆)). 
  44. ^ 藤木庸介. 鈴木 , 编. エスニックツーリズムと文化遺産 - 麗江とタナ・トラジャ. アジアの文化遺産 - 過去・現在・未来. 2015 (日语). 
  45. ^ 1976 ICOMOS CULTURAL TOURISM CHARTER. ICOMOS. [2021-12-06] (英语). 
  46. ^ Sustainable Tourism UNESCO World Heritage and Sustainable Tourism Programme. UNESCO. [2021-12-06] (英语).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