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信心銘》,禪宗著作,以頌偈體說明開悟的方法與境界。出自《景德傳燈錄》卷30,傳統認為它的作者是禪宗三祖僧璨

景德傳燈錄》中,有另一篇著作《心銘》,與信心銘內容相近,為牛頭宗初祖法融所做。近代學者相信它是《信心銘》的姐妹篇,可能同是法融所作。

作者考證[编辑]

最早認為《信心銘》為僧璨所做,為《百丈廣錄》,《景德傳燈錄》接受《百丈廣錄》的說法,以僧璨為《信心銘》作者。但更早的文獻如《歷代法寶記》、《寶林傳》、《續高僧傳》都沒有提到僧璨作信心銘,《楞伽師資記》引用《續高僧傳》,認為僧璨沒有文字著作傳世[1]

在《景德傳燈錄》卷30中,提出有《三祖僧璨大師信心銘》與《牛頭山初祖法融禪師心銘》兩篇。兩篇的主題相近,內容相近,文句相近,因此近代學者懷疑此兩篇著作的來源相同。

永明延壽作《宗鏡錄》中,以法融為信心銘的作者[2]。但在《宗鏡錄》引用的信心銘中,有部份文句是屬於《心銘》。印順法師認為,心銘與信心銘都是由法融所作,可能心銘是初傳本,而信心銘為後人的精治本[3]

日本學者認為是8世紀時的禪宗僧人,偽託僧璨之名所做。

歷史[编辑]

百丈懷海禪師是禪宗裏最早以《信心銘》來教授學徒的祖師,趙州禪師經常引「至道無難,唯嫌撿擇」來接引學人。 此後此書在歷代一直受到重視。

內容[编辑]

至道無難 唯嫌揀擇 但莫憎愛 洞然明白 毫釐有差 天地懸隔

欲得現前 莫存順逆 違順相爭 是為心病 不識玄旨 徒勞念靜

圓同太虛 無欠無餘 良由取捨 所以不如 莫逐有緣 勿住空忍

一種平懷 泯然自盡 止動歸止 止更彌動 唯滯兩邊 寧知一種

一種不通 兩處失功 遣有沒有 從空背空 多言多慮 轉不相應

絕言絕慮 無處不通 歸根得旨 隨照失宗 須臾返照 勝卻前空

前空轉變 皆由妄見 不用求真 唯須息見 二見不住 慎勿追尋

纔有是非 紛然失心 二由一有 一亦莫守 一心不生 萬法無咎

無咎無法 不生不心 能隨境滅 境逐能沉 境由能境 能由境能

欲知兩段 元是一空 一空同兩 齊含萬象 不見精麤 寧有偏黨

大道體寬 無易無難 小見狐疑 轉急轉遲 執之失度 必入邪路

放之自然 體無去住 任性合道 逍遙絕惱 繫念乖真 昏沉不好

不好勞神 何用疏親 欲取一乘 勿惡六塵 六塵不惡 還同正覺

智者無為 愚人自縛 法無異法 妄自愛著 將心用心 豈非大錯

迷生寂亂 悟無好惡 一切二邊 良由斟酌 夢幻空華 何勞把捉

得失是非 一時放卻 眼若不眠 諸夢自除 心若不異 萬法一如

一如體玄 兀爾忘緣 萬法齊觀 歸復自然 泯其所以 不可方比

止動無動 動止無止 兩既不成 一何有爾 究竟窮極 不存軌則

契心平等 所作俱息 狐疑淨盡 正信調直 一切不留 無可記憶

虛明自照 不勞心力 非思量處 識情難測 真如法界 無他無自

要急相應 唯言不二 不二皆同 無不包容 十方智者 皆入此宗

宗非促延 一念萬年 無在不在 十方目前 極小同大 忘絕境界

極大同小 不見邊表 有即是無 無即是有 若不如是 必不須守

一即一切 一切即一 但能如是 何慮不畢 信心不二 不二信心

言語道斷 非去來今

註釋[编辑]

  1. ^ 《楞伽師資記》:「按續高僧傳曰:可後粲禪師,隱思空山,蕭然淨坐,不出文記,祕不傳法。」
  2. ^ 《宗鏡錄》:「所以融大師信心銘云。欲得心淨。無心用功。」
  3. ^ 印順《中國禪宗史》:「現存的『心銘』與『信心銘』,可說是姊妹篇。思想相近,所說的問題相近,類似的句子也不少;『信心銘』要精練些。依延壽──江東所傳,『信心銘』有 不同的二本(即今『心銘』與『信心銘』),但都是牛頭法融作的。這可能『心銘』是初傳本, 『信心銘』是(後人)精治本。以『信心銘』為三祖僧璨所作,只是江西方面洪州宗的傳說。」